阅读历史

第二十六章 奴隶山洞

蜘蛛惊悚悬疑

他们一边走一边观察,岸上这片人迹罕至的原始丛林里到处都是蕨类植物,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笼中树,笼中树是由于树藤缠绕死亡后而形成。罗格将军在一棵橡树下的苔藓中发现一些黑乎乎的东西,看上去像某种动物的粪便,还有苍蝇围绕着飞舞,邋遢博士将那团东西拿起来仔细端详,然后品尝了一口,众人纷纷作呕,邋遢博士惊喜地说道:“这是松露。”
痛苦之王感觉不到疼痛,他将那人夹在腋下,跳下树,大踏步地走过来。
前面出现了一片密林,马岛缟狸似乎很惧怕这片树林,远远地止步不再追赶。
众人回头一看,痛苦之王被挂在了树枝上,衣服已经被树枝撕扯成了碎片,样子滑稽可笑。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在那棵巨型的含羞草树上,竟然还有一个人。
邋遢博士面带恐惧地看着周围的树林,树林里寂静无声,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痛苦之王拍了一下树干,疑惑地说:“怎么了?”
走到尽头,众人找到机关,开启一道沉重的石门。
挪威雪人说:“女神归我,可以吗,我要和她跳脱衣舞。”
一行人当即在附近展开搜寻,生火做饭,他们用树枝插着找到的松露在火上烧烤。
典狱长说:“这肯定是那些人的巢穴。”
痛苦之王拔出焰火刀,横向一挥,紧接着从上而下猛地一劈,两道火焰呈十字形划向洞内,一些受到惊吓的蝙蝠纷纷从洞内飞出。众人打起火把,痛苦之王在前面开路,蝙蝠惧怕火光,不敢发动袭击。
他们看到先是一棵树动了起来,随即整个树林都动了起来。
吉斯大叫一声快跑,他们慌不择路地在灌木丛里跑起来,一群马岛缟狸在后面紧追不舍。痛苦之王抽出焰火刀,转身一甩,一道弧形的火焰逼退马岛缟狸,然而,它们很快又追了上来。
邋遢博士轻声说:“这里还是母系氏族社会吗?”
罗格将军说:“应该是奴隶社会!”
淫魔岛主远远地看到那只猫,脸色大变,他下令射击,一瞬间,枪炮齐发,硝烟弥漫。
热带丛林有一种巨型含羞草,和树木一样高大,叶子带刺,一旦人和动物闯入,枝叶迅速蜷曲,整个树林都像怪物一样张牙舞爪,粗壮的带刺树枝铺天盖地袭向人和动物,根本无处躲藏。
典狱长看着那些在地上爬的男人说道:“我要解放这些奴隶!”
令人不解的是—那些自杀的人都是心甘情愿的。
邋遢博士拿过小巴尔的那串松露,看了看说道:“你这个不是松露,是大便。”
原来,霍桑和朵拉在一个向导的带领下来到淫魔岛寻找陨石,他们遇到马岛缟狸,躲进了一棵笼中树,向导用猎枪杀死一只马岛缟狸,争取到一点时间,他们逃出笼中树,马岛缟狸也追了上来,在逃跑的过程中,三人失散了,霍桑跑进了这片含羞草树丛,被树枝卷起撞在树干上昏了过去。吉斯简单介绍了霍桑的一些事迹,邋遢博士也对霍桑闻名已久,他们俩告诉典狱长,如果霍桑能够帮忙,他们会很快找到陨石的。典狱长点点头,命令挪威雪人背起昏迷不醒的霍桑,一行人沿着一条小溪向山上走去。
邋遢博士说:“法国的猎人牵着母猪寻找松露,因为松露内含有让母猪兴奋的物质,不用经过训练,母猪就能准确地找到松露。”
在淫魔岛主的火力攻击下,典狱长掉转船头,假装逃跑,驶离淫魔岛之后,从远处绕了个弯子,又悄悄回来,在淫魔岛背面的偏僻处登陆。
这种吸血蝙蝠不仅能在空中飞,还能在地上迅速跑动,它的拇指特长,后肢强大,甚至能短距离跳跃。更奇特的是,它看上去是一只蝙蝠,其实是由两只蝙蝠组成。在交配的时候,雄性蝙蝠紧紧裹住雌性蝙蝠,两只蝙蝠从此就依附在一起,直到幼仔出世才会分开。
鲁力高拍拍自己的肚子说:“应该把他放在这里,我连籽都不吐出来。”
邋遢博士说:“哦,这是吸血蝙蝠。”
走了没多久,山腰上出现一个黑黝黝的山洞。
典狱长他们虽然见多识广,每个人都有过非同寻常的经历,但是眼前的景象还是令他们感到惊心动魄。
里面灯火通明,回廊曲折,洞穴像迷宫一样道路繁多。众人沿着人工开凿的台阶向上走,过了一会儿,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一个非常大的洞厅,他们躲藏在角落里偷偷观看。洞厅内,两排赤身裸体的男人跪在地上,身后各有一个女人在鞭打他们,淫魔岛主端坐在中间的一把花岗石椅子上,神态威严。
痛苦之王悄悄问道:“这个女人,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小巴尔抬头看了一眼,禁不住头皮发麻,山洞顶部的岩壁上黑压压挂着的都是吸血蝙蝠。
荷兰稻草人恶狠狠地说道:“该死的,我要把那个人做成皮划艇。”
鲁力高舔了下嘴唇,对典狱长说:“动手吧,我也等不及了。”
邋遢博士看到是一个老人,已经昏迷过去了。
典狱长拿起一把M134重机枪,这种机枪多配备于直升机和护卫舰上,最高射速高达每分钟6000发,被称为世界上射速最快的机枪。典狱长开火,那些向他们飞过来的蝙蝠纷纷中弹坠落。岛上又出现一排手拿来福猎枪的人,淫魔岛的主人推出一辆海岸防卫炮,将炮口对着典狱长他们,双方互相射击,一枚炮弹击中了舰船身后的那艘幽灵之船。
他们闯进的就是一片巨型含羞草丛林,等到出来的时候,每个人都变成了刺猬,身上伤痕累累,典狱长呲牙咧嘴地拔下身上的刺,随后他清点人数,发现痛苦之王竟然不见了。
邋遢博士说:“这不是普通的吸血蝙蝠,这是双翼蝙蝠。”
在欧洲,有些人将这种双翼蝙蝠作为宠物,据说16世纪的印加帝国皇帝就饲养过双翼蝙蝠。
两个小丑自告奋勇进去探路,一会儿,两人大喊大叫跌跌撞撞的走出来,他们的身上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蝙蝠。这场面非常吓人,众人后退几步,两个小丑倒在了地上。蝙蝠散尽,地上只剩下两具皮包骨的尸骸。
吉斯回答:“埃及艳后,或者奥林匹斯女神。”
众人跑得气喘吁吁,典狱长弯着腰大口喘气。
临风依然被关在舰船的货舱,其余人全部上岸,这群无恶不作的亡命之徒本来想烧杀淫掠一番,却遭到了淫魔岛主的反击,这令他们大为恼火。
邋遢博士说:“和你一样丑陋,长着一张只有自己的妈妈才会喜欢的脸,还有,这种动物的嗜好和鲁力高一样,喜欢将人先杀后奸。”
约克郡屠夫说:“我更喜欢那些穿警服的女人。”
幽灵之船上的那只黑猫受到惊吓,窜上了桅杆。
挪威雪人说:“那个人可真变态,竟然饲养蝙蝠,还是在自己的衣服里。”
他们冲了上去……
小巴尔哇哇地吐起来。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邋遢博士突然喊道:“大家都别动,千万别动!”
小巴尔咬了一口,吐出来说道:“真难吃。”
这个奴隶王国的阵容非常强大,洞厅周围分布着一些小的洞窑,那些小洞窑里关押着犬奴、马奴,还有猫奴、厕奴、脚奴等等。他们好像在举办什么仪式,一些空姐装扮的女人优雅地走来走去,她们各牵着一个男人,男人像狗一样跟在后面爬,还有一群女警直接骑乘在男人身上,几个法国贵妇,气质雍容华贵,手持长鞭,不时鞭打着拉车的男人。中间的空地上是一辆豪华的玫瑰花车,十几个男人拖着锁链跪在前面爬,一个带着孔雀面罩的女人站在花车上,她身穿白色雪纺曳地长裙,长发披肩,典雅而不失妩媚,举手投足皆有万种风情。
吉斯看着那老人的脸说道:“我认识他,他叫霍桑。”
希腊历史学家普卢塔赫认为,松露是泥土受闪电撞击而成,异常珍贵,可以与雪莲、灵芝相媲美。松露是一种真菌类植物,生长在地下,很难用眼睛发现,即使是露出地面的夏松露,也会隐藏在厚厚的苔藓或落叶丛之下。
众人听到这句话惊慌地站了起来,警惕地向四周观看,典狱长发现队伍里的东南亚抠肠者不见了,他应该是刚才在附近寻找松露一直没有返回。伊贺指了指上面,小巴尔抬头一看,吓得大叫一声,一只灰色的像豹子一样的动物正叼着东南亚抠肠者爬上树,东南亚抠肠者的头和肠子都耷拉在空中。这个画面令人毛骨悚然,他们悄悄地后退,这时,从树丛里窜出一只马岛缟狸扑了过来,典狱长开枪,丛林里又惊起几十只马岛缟狸的身影。
垃圾桶问:“马岛缟狸是什么,什么模样?”
邋遢博士继续说道:“如果我没看错,这是马岛缟狸的粪便。”
淫魔岛主名叫威尔森,具有英国贵族血统,10年前租赁下此岛用于动物保护,同时他也是一个国际虐恋俱乐部的发起人,每年招募大批会员,淫魔岛是这个俱乐部的秘密活动基地。一些邪恶的组织常常鼓励别人自杀,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天堂大门”邪教的三十九名教徒集体服毒自杀而死;瑞士“太阳神殿”邪教的二十三名教徒在弗里堡的郊区集体自杀;历史上自杀人数最多的事件发生在圭亚那,两百九十四名教徒在森林内集体自杀。
典狱长说:“你们吃过蝙蝠肉吗?”
淫魔岛上的这个俱乐部也是个秘密的邪恶组织,会员自杀后被装进木桶,抛进大海,那艘幽灵之船就是用来运送尸骸的。幽灵之船遇难沉没,龙卷风使其再次浮出水面,淫魔岛主看到船上的那只黑猫,所以脸色极为惊恐,因为他就是那艘幽灵船的主人。
连体人捡起自己的右腿作为武器—那是一个钢化假肢。
临风、伊贺、痛苦之王、伯巴铃四个人看着暴戾王,不知道他会杀掉谁。
主持人:“你来自非洲贫民窟,一直生活在贫穷和饥饿的阴影中,我知道你有时也走入大自然和狮子老虎抢夺食物,我们有理由相信你会为自由和荣耀而战,因为只要获得冠军,你就会一跃成为你们国家的首富,听说你有6年时间,以捕捉毒蛇为生,所有的毒蛇见到你都会绕道而行,你捕捉毒蛇有什么秘诀吗?”
临风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一旦被泰拳王的双膝击中,会死得很惨。他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特种部队教官,他所学习的不是华丽的功夫,也不是制胜的武术,而是血淋淋的杀人技巧。临风顾不上讲究什么武术章法,求生的本能使得他在危急时刻踢出一脚,这一脚正好蹬在泰拳王的裆部……
弟弟说:“哥哥,我肚子疼,我们退出比赛吧。”
接下来的几轮比赛中,临风战胜了跆拳道世界冠军、极真空手道大师、国际自由搏击金腰带获得者……一路过关斩将闯进了本届世界格斗大赛的十强。
非洲死拳传人:“很简单,我出手比蛇还快,这也是非洲死拳的特点。我生活在一个被上帝遗忘的城市里,那是一个贫民区,充满着饥饿,如果有个天使飞过,我们会吃掉天使。”
主持人介绍说,这个魔鬼既是一个人,也是两个人,他们是一对连体兄弟,共同生活了25年,他们的性格各走极端,哥哥脾气暴烈,弟弟胆小懦弱,医学手术可以让两个人分开,不过他们始终认为两人同时存在才会有完整的感觉。
临风将朵拉推开,欲言又止,朵拉伤心地哭起来。
格斗场内的观众一片哗然,起哄声响成一片,随之而来的是潮水般的掌声。
比赛开始之后,在观众的呐喊助威声中,五个人迅速攀爬上武士刀搭建起来的高塔。最初,他们争先恐后,然而,跑在最前面的也是最危险的,因为背后的人可以将武士刀当成标枪投掷出去。塔分三层,每一层,他们都展开了激烈的搏杀。最终,五个人几乎同时登上平台。身手敏捷的伊贺刚把枪拿在手里,伯巴铃一脚踢中伊贺的手腕,枪飞在空中,正好被暴戾王一下抓住。
主持人:“中国功夫博大精深,流派众多,能否告诉观众你依靠什么闯入十强?”
朵拉说:“你要我吧……我还是处女,我怕你死了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伊贺不说话,观众席上所有的人都屏声静气等待回答,然而忍者保持着沉默,5分钟过去了,主持人很尴尬,继而采访下一位。
十强赛分成五组,格斗场内燃起熊熊大火,只留下中间一片圆形的空地。首先出场的是痛苦之王与印第安擒拿手,两人在空地上经过一番殊死搏斗,痛苦之王抓住了对方的手,随着清脆的骨折的声音,痛苦之王从容冷静地将对方的手指一根根掰断。接着出场的是美国拳王和黑市拳冠军伯巴铃,伯巴铃像一枚炮弹一样冲过去将美国拳王撞进火海。然后,伊贺对战非洲死拳传人,这个来自非洲的死拳传人意想不到的是—伊贺的出拳竟然比他还快。接下来的比赛中,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暴戾王击败了巴西柔术教练,最后,临风对战泰拳王。
暴戾王说:“都别动!”
99lib•net痛苦之王握紧拳头,朝着自己的脸重重地击打了几拳,每一拳都让观众看得惊心动魄,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的是他又将自己的一颗眼球挖了出来,这眼珠是硅胶做的,他将眼珠扔到地上,眼珠反弹到主持人胸部又弹回到他手中。痛苦之王将眼珠放回眼眶,“我没有痛苦,为了参加这次比赛,我让世界第一流的医生切除了我的痛觉神经。”
哥哥说:“混蛋,我可不想放弃,我自己和他打。”
临风也曾学习过泰拳,自然懂得,他使出一招前敬酒,这也是中国长拳中的起手礼!
泰拳王并没有为了拖延时间而消极防守,他又发动了一轮立体式进攻,拳、脚、肘、膝,以惊人的速度挥舞,一点也不吝惜体力。泰拳以凶狠著称,进攻即防守。很快,临风被泰拳王一记霸道的侧旋踢踢倒在地,接着,泰拳王一个前空翻,借助旋转和身体下垂的力量,以双膝凌空跪地的姿势击向临风的胸部,这也是泰拳中的必杀技。
观众屏住呼吸,空气似乎凝固了!
印第安擒拿手:“我的五个手指就是杀人的武器,只需要把一根手指戳入对方的胸部,我就赢了。”
主持人:“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是杀手吗?”
连体人单腿蹦跳着扑向临风。临风闪出一个空当,一记侧身垫步腾空侧踹,惊人的爆发力排山倒海般击中连体人胸部,连体人身体横飞着摔到了拳台外面。很快,连体人以假肢当成拐杖,再次登台,临风使出李小龙式三连踢,又把连体人踢出了拳台。
临风两腿着火,咬牙忍住痛,他加速跑,也使用泰拳中的凌空膝击、旋转肘和连续侧踢,两腿就像风火轮一样,逼得泰拳王没有还手的余地。临风使出南拳中的扎花环,这是一虚招,泰拳王后退,临风出其不意,弯下身体,左脚踢中泰拳王的下巴。泰拳王身体后仰,临风两手撑地,双脚将泰拳王踢向天空,未等泰拳王落地,临风在空中一记盖腿,将其重重地踢到地上。
几天之后,格斗场的四周立起防弹玻璃,场内用日本重握武士刀搭建起一个高塔平台,台子上放着一把手枪,枪中只有一粒子弹,这一场比赛的规则是最先抢到手枪的那个人有权用枪淘汰掉一个人,剩下的四个人将产生冠亚军的争夺者。
观众席上,朵拉对霍桑说:“爷爷,这肯定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深情最直接的爱情表白。”
暴戾王说:“有一个人特别讨厌。”
暴戾王扣动了手枪扳机,子弹射向了临风……
两个人站在空地上,周围烈焰升腾。
霍桑说:“也是最肉麻的。”
泰拳王俯身45度,低拳击颌,这是泰拳中的拜须弥山,向临风致敬的意思。
主持人:“你的擒拿有多厉害?”
泰拳王开始拜拳,双手合十举于额际,向四周而转,然后屈膝跪地埋首不动,默默祈祷。在泰拳比赛中,选手在赛前都有祈祷仪式,头戴圣圈,形如花环,这个圣圈在泰语中被称为“望功”。泰拳非常凶残,很多比赛是致死方终,惨烈的格斗使泰拳手们不得不寄托于神灵,拜拳仪式非常神圣,这是交手前的礼仪,可以保佑胜利和平安,也是对祖先的膜拜。
世界格斗大赛的十强之战结束,临风、伊贺、痛苦之王、伯巴铃、暴戾王五个人取得晋级资格。
主持人:“你为什么叫痛苦之王?”
十强之战开始了!
双方迅速站起来,转为防守,借此恢复体力。临风两腿着火,根本坚持不了多久,所以必须速战速决。
临风打量着面前的这个魔鬼。
这十强分别是:中国特种部队教官临风、日本伊贺忍者、美国拳王、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暴戾王、来自十字丛林的黑市拳冠军伯巴铃、巴西柔术教练、非洲死拳传人、泰拳王、所罗门痛苦之王、印第安擒拿手。
另一个头说道:“那就让他下地狱吧,那也是我们来的地方。”
临风先出手了,瞬间击出两拳,泰拳王双肘一横一竖护住胸口和面门。接下来,泰拳王以背肘、平肘、旋转肘、连续侧肘、正正合肘、反合肘、凌空飞肘发动一轮持续攻击,临风左躲右闪,以太极拳和咏春拳的勾离手防御化解对方的攻击。泰拳王飞身而起,双膝夹住临风的头,一招迅猛无比的下击肘,击向临风的天灵盖。如果这一记肘击打中临风,临风必死无疑,危急之中,临风双手垫住头部,挡住了这致命一击。
泰拳王刚一落地,一招翻天膝迫使临风后退,然后泰拳王连续使出两个360度飞踢,接着一个腾空720度飞踢。世界上能连续使出这几招的不会超过三个人。临风接连后退,忘记了身后的危险,一下退到了火海之中。
临风说:“我学过很多功夫,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此刻有个人在看着我,朵拉,我想现在有很多人都在听,你也在听我说话,在看着我,我想告诉你,朵拉,我要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我很想要你,除非是我受到严刑拷打,或者是生死攸关,否则我不会说出来,昨天晚上我拒绝了你,可是,我的心也在受煎熬,我想要你,每一天,每天都要,就这样一辈子。”
临风身上伤痕累累,朵拉每次为临风包扎伤口都泪流不止。她和霍桑吵架,无数次要求放弃比赛。临风告诉她,没有人喜欢战争,但是自己是一个军人,所以不得不走上战场。在十强之战的前夜,朵拉穿着临风的衬衣走来走去,一会儿,她脱得一丝不挂,扑到临风怀里。
连体人向临风冲了过来,临风后退到拳台的角落,连体人的四个拳头如同密集的雨点打在临风身上。哥哥攻击头部,弟弟攻击腹部和肋部,临风招架不住,倒地打了个滚,像蝎子一样倒立起来两脚蹬向连体人,接着一招形意拳中的落叶掌砍中连体人的左腿,顺势抓住右脚腕,用力一掰,只听得咔嚓一声,临风将连体人的右腿掰断了。临风以为连体人会痛得大呼小叫倒地认输,然而对方的拳头依旧如暴风骤雨般袭来,临风再次退回角落。
魔鬼开始说话了,一个头对另一个头说:“哥哥,我不想回到马戏团里去。”
弟弟按住了哥哥的手,哥哥愤怒地甩开,给了弟弟一巴掌—这对连体兄弟在台下打了起来。观众一片哄笑,临风站在台上无奈地摊开双手。
主持人:“只有身经百战,才能成为人们心目中的英雄,现在我们来采访一下本届世界格斗大赛的十位英雄。”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