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十五章 巨螯之蟹

蜘蛛惊悚悬疑

邋遢博士说:“秦始皇陵里的这把刀是一种未知物质,地球上从未有过,这把刀由陨石打造,陨石可能来自于太阳。”
伊贺说:“也许被黑猫给吃了,连骨头都没有剩下。”
约克郡屠夫说:“祖国是再也回不去了,我们是一群通缉犯,任何一个国家要是知道我们越狱的消息,整个国家的老百姓都会做恶梦。”
小巴尔疑惑地说:“螃蟹有那么可怕吗?”
罗格将军说:“没有祖国,我们就创造一个祖国。”
典狱长说:“好吧,拯救世界之前,我得先拯救自己。”
典狱长问道:“谁懂旗语?”
挪威雪人说:“我们的监狱已经被占领。”
罗格将军用伊贺给他的那把锯齿小刀锯开了锁,然后打开了所有的牢门,典狱长命令士兵进行镇压,那些穷凶极恶的囚犯手拿各种武器开始抵抗。有十几个犯人退守在公共卫生间里,除了大便,再也没有任何别的武器。士兵很轻松地杀死了那些扔大便的囚犯,罗格将军躺在地上装死,幸运地躲过了一劫,并且杀死一个落单的士兵夺得了枪支。罗格将军重新组织进攻,他让囚犯们牢牢占据监狱餐厅、卫生间、囚房,利用一切有利地形展开游击战。经过几轮激战,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亡命之徒渐渐掌握了主动权,他们突破重围,占领了更多的阵地,夺取了更多的枪支。双方死伤惨重,所罗门监狱血流成河。最终,罗格将军在狱长办公室劫持了典狱长,吉斯和痛苦之王站在了罗格将军这边。
典狱长缓缓说道:“回不去了。”
小丑回答:“这座岛屿属于私人领地,请勿靠近。”
典狱长站在船头,拉响了舰船上的汽笛,淫魔岛上出现了一个穿风衣的男人,旁边一个女随从打着旗语。
典狱长说:“为什么?”
邋遢博士说:“我们的定位应该是拯救世界,秦始皇陵的竹木简上就是这么说的。”
邋遢博士说:“不过,你很可能活不过10年。”
罗格将军说:“我们现在是一支军队,典狱长仍然是我们的首领。”
这突然的变故使得典狱长和罗格将军结成了同盟,他们一同面对蜘蛛蟹的进攻。黑压压的螃蟹群根本不惧怕子弹,痛苦之王手拿焰火刀,挥出一道道火焰,逼退螃蟹,他们冲出一条路,登上了停靠在码头上的舰船,离开了这座岛,在海上行驶了没有多久,就遇到了这艘幽灵之船,然后发现了船上的临风、伊贺、小巴尔三人。
罗格将军对典狱长说:“加入我们吧,你干的坏事不比我们少,再说,你也活不了几年了。”
所罗门监狱的这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临风三人,他们都不敢相信会在这里遇到对方。临风心里暗想,这群人为什么离开监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吉斯说:“你可真是个疯子,艾滋病是人类无法治愈的绝症。”
两个辫子结在一起的小丑说道:“我们俩以前当过水手。”
邋遢博士说:“你也患有艾滋病!”
典狱长说:“是的。”
两个小丑也拔下舰船上的旗帜,挥舞了几下。淫魔岛上的那个男人迎风站在一块石头上,冷漠地看着众人,他解开风衣,几只蝙蝠从怀里飞了出来。
典狱长说:“20年。”
临风被关进了舰船的货舱,他似乎麻木了,只能任凭命运被人摆布。典狱长和邋遢博士每天都要抽取两杯血液,他们俩妄图治愈所患的艾滋病。临风面黄肌瘦,身体越来越虚弱。三天之后,小巴尔送饭的时候告诉临风:我们的船就要靠岸了。
典狱长说:“好吧,告诉对方—我要侵略你们!”
小巴尔和伊贺看着临风,眼神中表现出一种无奈。
吉斯相机里的照片引起了邋遢博士的好奇,他对吉斯拍下的秦始皇陵里的竹木简很感兴趣,用了几天时间破译出了那些蝌蚪文,并且对焰火刀做了检测。
临风说:“但是船长又在哪里呢?”
小巴尔说:“太好了,我们现在是一伙的了。”
吉斯说:“邋遢博士破译出了秦始皇陵竹木简上的文字,我们要寻找剩下的两块陨石。”
邋遢博士说:“螃蟹!”
小巴尔着急地说:“别开枪,我再也不越狱了,我跟你们回去。”
邋遢博士劝典狱长投降,并且问他:“你在这座岛上待了多久?”
就在现场僵持不下的时候,成千上万的蜘蛛蟹登陆了,它们在夜间上岸产卵。蜘蛛蟹是一种奇特的海洋动物,体型硕大,外壳坚硬,配上两只强壮有力的巨螯,让它的模样看起来又凶又蛮横。它是个爬树高手,甚至能够攀爬上笔直的椰子树,而且它可以用强壮的双螯夹断坚硬的椰子,更为奇特的是蜘蛛蟹不仅能在树上结网,还可以在海底结网。
小巴尔发现了墙壁上的一行字,很显然,这行字是船长危急之中留下的,他们凑上前,看到上面写着:“我们受到了螃蟹的攻击,船就要沉没了。”
这时,头顶的甲板上又传来猫的惨叫,然后是一片嘈杂的声音,好像是很多人登陆上了这艘幽灵之船。三个人面面相觑,小心翼翼地离开船长舱,经过水手舱和货仓,翻开入口的盖板偷偷地观看。刚一露头,一把枪就顶住了他们的脑袋。
伊贺说:“接下来,我们要干什么,做海盗吗?”
典狱长问:“对方在说什么?”
痛苦之王说:“只有我们几个逃了出来。”
典狱长回头对众人说:“知道吗,我一直都想说出这句台词,平时,只会在电影里听到。”
临风一动不动,用眼角的余光去看,因为光线很暗,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趴在自己肩膀上。那个黑乎乎的东西突然转过头看着他,眼睛绿幽幽的,然后它开始啮咬临风肩膀上受难之树的树桩,临风举起手里的叉子,猛地一刺,那东西哇的惨叫一声跳了下来,猛地向门外逃窜。众人看清楚了,原来是一只黑猫。
所罗门监狱关押过一个泰国人妖,邋遢博士将其变成了一个女人,她生下痛苦之王之后就死去了。那个人妖就是死于艾滋病,邋遢博士和典狱长也就是那时被传染上的。艾滋病病毒在人体内的潜伏期平均为10年,少数人在十几年或者20年之后才会出现明显的临床症状。潜伏期为无症状感染期,外表看起来跟健康人一样。邋遢博士做过多次实验,试图攻克艾滋病,他将耐辐射球菌和氧化硫杆菌植入植物的细胞,然后栽培到临风身上,这两种奇异的细菌可以生活在深海的火山口以及核辐射的恶劣环境里,如果能够在人体内成功存活,从理论上来说,它们有可能杀死艾滋病病原体。
邋遢博士说:“我患有一种罕见的血液传染性疾病,属于艾滋病的变种。”
典狱长让小巴尔用电脑搜寻出了地球上陨石的分布图,其中90%的陨石都已经被发现,剩下的10%再去除近代落下的陨石,然后将历史上未被发现但有记载的陨石落点绘制成图,这样大大缩小了寻找范围。他们选择了距离最近的一个陨石落点—淫魔岛,淫魔岛和所罗门群岛都位于南太平洋西部。
痛苦之王说:“我很好奇,另外两块陨石具有什么神奇的力量。”
邋遢博士说:“我们要拯救世界,反正也无处可去,如果竹木简上的预言是真实的。”
蜘蛛蟹在产卵之前首先要填饱肚子,它们成群结队地寻找食物,此刻监狱里正发生激战,对此毫无防备,蜘蛛蟹先是爬进了监狱的储藏室,吃光了所有的食物之后,就沿着走廊继续寻找。一个士兵开枪向蜘蛛蟹射击,但是无法阻止蜘蛛蟹的前进,潮水般汹涌的蜘蛛蟹瞬间就吞没了他,只剩下一具骷髅倒在地上。
邋遢博士说:“这就是我在临风肩膀上种植受难之树的原因。”
越来越多的蜘蛛蟹疯狂地涌入监狱,如同洪水般将沿途遇到的一切吞噬掉。千万不能小看动物对人类制造的灾难。澳洲南部地区,三分之二的土地曾被野兔占领;以色列南部地区曾经遭受过蝗虫的袭击;18世纪,鼠疫传播了32个国家,致使百万人丧生。
典狱长下令把临风捆绑上,这是一个尴尬的时刻,因为典狱长接纳了伊贺和小巴尔,唯独对临风粗暴对待。邋遢博士拿出一个针管,当场抽取了临风的一管血液,然后倒进两个杯子里。典狱长举起杯子对邋遢博士说道:“为了我们的健康,干杯!”
临风、伊贺、小巴尔三人越狱的那天晚上,监狱发生了暴动。
墙壁上和房顶上都密布着抓挠过的痕迹,令人触目惊心,看来这个房间里一定发生过惊心动魄的事情。
典狱长沉思不语。
小巴尔说:“这只猫也许是船长的宠物。”
这艘沉入海底一个月的船上竟然有一只活的黑猫,他们感到太不可思议了。检查了船长舱之后,谜团也随之解开。密封的船长舱很干燥,没有进水的迹象,所以猫能够存活下来。
邋遢博士说:“你至少要在这里再待10年,才可以退休。”
典狱长说:“你知道吗,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期待着这一天,踏上人生的冒险之旅,想去哪,就去哪,还有,我们缺什么,就抢什么,在大街上强奸漂亮女人,杀光一切我们讨厌的男人,为所欲为的犯罪,很荣幸认识你们,各国的犯罪精英,如果我们不能征服世界,那么我们就毁灭世界好了。”
典狱长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伊贺问道:“被谁占领?”
一艘舰船停靠在旁边,舰船的大铁锚挂在幽灵之船的船舷上,幽灵之船的甲板上站着一群人,他们是:典狱长、吉斯、邋遢博士、痛苦之王、挪威雪人、东南亚抠肠恶魔、约克郡屠夫、荷兰稻草人、食人魔鲁力高、披头乐队主唱垃圾桶、小丑、罗格将军。
秘鲁的沙漠地区,生长着一种会移动的植物—步行仙人掌。这种仙人掌生命力极其顽强,它们在缺水的时候萎缩成一团,有时,很多仙人掌组成一个巨大的圆球,随风滚动,移动很长的一段路程寻找水源……一个考古队员也因此发现了沙漠中的一个水下陵墓。
“谁能够胜任队长?谁比你更有资格?”
“还缺少什么?”
驻守在当地的军队立即设置军事禁区,骊山周围严防一切人员进入,那个废弃的井口也派重兵把守。很快,各国记者蜂拥而至,官方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次发现的秦始皇陵的入口,很可能是秦始皇陵地宫的一个排水口,我们将在全世界范围内召集全球顶尖的科学家、考古专家、历史学家、土木工程专家,成立秦始皇陵科考队,这支考古队将率先进入秦始皇陵地宫,考古队的组建工作由陆离教授负责。
陆离,中国考古学界的权威专家,中国历史文物博物馆馆长,亚洲考古研究院荣誉院长。
俄罗斯有一种烟囱树,这种树长在废弃的烟囱之中。一些鸟雀在烟囱顶端筑巢,鸟雀的粪便中夹带了树的种子,种子发芽,出于对阳光的渴望便极力生长,树冠部分最终露在烟囱之上。这种奇特的烟囱树是由很多树种构成的,例如白桦树、橡树、云杉,它们生长在一个圆形的狭小的空间里,枝干交错,融为一体。一个植物学家推测土壤中含有丰富的养分,后来在一棵烟囱树下的土层中发现了欧洲最大规模的奴隶墓葬群。
中国骊山附近有一片竹林,到了冬天,最寒冷的时候,竹叶上会挂满冰凌,所有的竹子会不堪重负而弯下腰。竹林深处,最密集的地方,弯腰的竹子形成了梅花状的图案,似乎地下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在竹林附近还有一片桃林,春天,开白色的花,夏天,结黑色的果,就连桃树的树叶也是灰色的。当地人介绍,因为此处靠近秦始皇陵,秦始皇陵里有大量的水银,使得地面上的植物产生这种奇异的现象。有一天,一个游人掉进了野外的一口废井里,同伴立刻组织营救,他们发现了井下有一个巨大的溶洞走廊。随后,当地的地质勘探部门和文物保护部门联合派出了一个调查小组。小组成员共有四人,三人死亡,一人生还。那个人胳膊上和大腿上的伤口触目惊心,他被送进医院紧急抢救,但他拒绝抢救。他先是打算报警,随即放弃,然后又拨通了上级文物管理部门的电话,犹豫一会儿把电话挂断了,最后他联系上了当地驻军,要求和最高长官通话,这个奄奄一息的人宣布了一个震惊世界的消息:
“已经邀请了世界顶尖的专家学者,配备了最先进的仪器设备,中国新闻协会的菊师傅担任摄像工作,中国特种部队教官临风担任考古队护卫,世界卫生组织也派出了一名华裔医疗人员担任队医。”
“秦始皇陵考古队组建好了吗?”
陆离教授介绍说,古埃及金字塔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上王陵,中国秦始皇陵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下皇陵。秦始皇陵从公元前246年开始修建,共动用七十余万人,历时38年。这个地下陵墓规模之大,随葬之丰富,世所罕见。大家所熟知的秦兵马俑坑并不是秦始皇陵的核心区域,仅仅是这个外围的兵马俑在1974年就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我们此次将走进人类历史上最神秘莫测的秦始皇陵地下城,沉睡两千多年之后,这座超出任何人想象的宝库将公之于世。
“我们还缺少一个队长。”
“他是谁?”
各国记者纷纷提问,陆离教授避而不谈。几天后,陆离教授向有关领导作出了秘密汇报。
“我的老师!”
我们发现了秦始皇陵地宫的入口!
“霍桑!”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