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十四章 幽灵之船

蜘蛛惊悚悬疑

他们发现这艘古怪的船甲板上部舱室的窗户全用木板钉死了,右舷扶手上有深深的斧头痕,伊贺在甲板的缝隙里发现了一把锈迹斑斑的斧头,他捡起来,拎在手里。临风拨开桅杆上的海藻,小巴尔一抬头,吓得叫起来,桅杆上的笼子里竟然吊着一具骷髅!
临风说:“我也宁愿死在自己手里,不愿被大海杀死。”
伊贺挨个打开木桶,每一个木桶里都装着骷髅。
临风握紧手里的那把叉子,伊贺举着甲板上捡到的斧头,两人小心翼翼走上前。他们转动舱门的把手,门缓缓地开了一条缝,密封的舱内传出难闻的腐烂气息。临风壮着胆子走进去,船长室内竟然空无一物,只有墙壁上显现出一些抓挠过的痕迹。
海水已经到了齐腰深的位置。
人类的航海史中,幽灵船的故事让世人既惊又怕,同时也百思不得其解。幽灵之船是无法解释的鬼魅一样的船只,它们通常是失踪或已沉没的船只,但却不知为何再次出现。某些幽灵船则是无法合理解释全体船员失踪再出现的无人空船。
小巴尔拿起一个指南针说:“奇怪,这个指南针,不指南,也不指北。”
他仰起脖子,准备将药片放入口中,临风突然用手打掉了药片,药片落入水中。
小巴尔战战兢兢地说:“门后面是人还是鬼啊?”
小巴尔从舱内的壁上拿起一把奇形怪状的铁叉子,问道:“这个是做什么的?”
临风演示完之后,小巴尔说道:“这个小叉子可以治好驼背,还能够让人类中的任何一个招供。”
伊贺说:“谢谢你们俩陪我走完这段旅程!”
小巴尔打开一个木桶,吓得又叫起来,木桶里装着满满的骨骼—人的骨骼!
鲸鱼仍然在下沉,三个人感到绝望,伊贺将药片分成三份,分发给他们,小巴尔最后一次举目张望,周围的海域没有一艘船的影子。
临风向伊贺和小巴尔介绍了其他的酷刑装置。
伊贺问:“船在哪里?”
一对度蜜月的新婚夫妇遇到过一艘幽灵船,该船仪器正常却空无一人;一个水手报告说看见已沉没27年的Valencia号蒸汽船出现于温哥华岛附近;最著名的幽灵船当属漂泊的荷兰人,这艘船在17世纪沉没,几百年来不断被目击者报道,有人声称这艘船如幽灵般尾随其他船只,然后突然消失。
临风大声说道:“等等,我好像看到了一艘船。”
临风说:“在水下!”
三个人打开密封的货舱盖板,舱底一片狼藉,已经积了不少的水,因为隔壁是厨舱,所以,锅、勺、碟、盘也全在水上漂着,舱底有很多木桶浸在水中,看来木桶里装着一些重物,才没有使得它们浮在水上。
伊贺问道:“那它指向哪?”
小巴尔失望地说:“毒药,你倒是挺大方,我可不想吃。”
伊贺说:“不管是什么,都要去看看,因为咱们也无处可去。”
他们进入后舱,里面一片寂静,借着几缕光线可以看到后舱存放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小巴尔结结巴巴地回答:“你……你肩膀上……趴着什么东西……”
临风转过身,他看到伊贺和小巴尔脸上的表情惊恐万分,临风惊慌地问道:“怎么了?”
伊贺捡起一双铁质的鞋,鞋内竟然竖着一根钢针。
那扇门后面似乎隐藏着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又传来一阵抓挠的声音。
临风说道:“这或许是一艘海盗船!”
龙卷风的力量巨大无比,海里的沉船有时也会被卷入空中,这艘像幽灵一样的沉船就是被龙卷风从海底卷起来的。船身是木质的,在水下不知道沉睡了多久,海龙卷搅动清除船身上覆盖的泥沙,沉船就慢慢地浮出了水面。
小巴尔说:“我更相信,这是一艘鬼船,谁会穿这样的鞋子呢?”
临风、伊贺、小巴尔三人登上的就是一艘神秘的幽灵之船!
伊贺剥开蜡丸,里面是一个蓝色的小药片。
他们低头观看,海水之下竟然隐隐约约有一艘船的轮廓,那船缓缓地向上升起,就在他们身边哗的一声浮出了水面。确切地说,这是一艘三桅船的残骸,船身上布满各种藻类和贝壳,这使得它看上去更加丑陋和恐怖,就像是一个海怪,突然跃出水面,水淋淋地浮在他们面前。
三个人来不及多想,立刻跳了上去,因为他们脚下的鲸鱼就要沉没了。
三个人全神贯注地去看指南针,这时,突然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就像是人的手在抓挠一扇门。
三个人只觉得毛骨悚然,侧耳倾听,寂静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这声音很像是一个人发出来的,他们听得清清楚楚,吓得后退一步。
吊笼里有很多尖利的木棍,关在里面的人只能保持站立的姿势,看来那具骷髅是站在吊笼里活活累死的,或者饿死的,这个过程可能需要一周的时间。
临风接过铁叉,将下端放在自己的两根锁骨之间,然后用力向后昂起头,将叉子的三个尖端顶在自己的下颌上。
伊贺说:“这个能让人立刻死去,并且没有痛苦,我可以分成三份。”
他们对视了一眼,表示自己都听到了,然后将目光一起转向船长室的那扇门。
伊贺和小巴尔向四周环视,海面风平浪静,什么都没有。
临风说:“怎么回事,什么都没有。”
临风仔细查看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认出这是一些古老的刑罚装置,军队里的专家曾经讲解过刑罚方面的知识。那双鞋也叫做惩治鞋,常常结合手枷一起使用,犯人穿上后只能靠脚趾支撑住身体,否则,鞋后部的钢针就会刺入脚跟。
他们用工具打开密闭的水手舱,所有的东西都是潮乎乎的,不过家具完好无损,帆布吊床也绑得牢牢的,桌子上放着一本航海日志,因为潮湿,日志上面的字体已经难以辨认,只能依稀看到最后一页的日期是一个月以前了。水手舱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们又打开隔壁大副的住舱,那儿的舷窗关着,一切摆设也都井然有序。
临风:“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
临风闭上眼睛,多少往事,一幕一幕像电影在眼前闪过,有些事他还能记起,有些事却永远存在于遗忘中了。他想起小时侯,院里的雪花洋洋洒洒地下,石榴树孤零零的,他对着窗玻璃哈气,那一个个小小的圆,很快被冷气凝固了,终于消失了,不见了,一如这过去的岁月。
朵拉:“你怎么了?”
在飞机上,朵拉对霍桑说:“爷爷,你相信特异功能吗,昨晚,我看到一个人会隔空打物。”
临风说:“师傅,传我气功吧。”
临风:“是的,我们走吧,我已经没有家了!”
临风说:“他什么都没有教。”
军区首长拍着临风的肩膀说:“我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少年时期我踢过一场足球比赛,对方是高中生,而我们是初中生,天空下着大雨,闪电划空,我们在泥浆里疯跑,最终我们赢了,那场比赛让我终生难忘,我们站在操场上声嘶力竭地呐喊,每人都是一身泥巴,但是这泥巴是男人的象征,是光荣的象征……你即将踏上一条九死一生的路,随时都可能倒下,死去,然而,这条路登向世界之巅,登向世界之巅的光荣。”
霍桑说:“有些神秘的事物是科学无法解释的,并不能全部否认,科学无法解释是因为科学没有发展到能解释的地步。人的常识往往会影响人的正确判断。一个下水道井盖上怎么可能站下二十个人,但参加一次拓展活动后会发现真的可以做到。蚊子的嘴能够刺穿水牛的皮,树木可以从石块下面长出来,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都蕴涵着强大的能量,普通人只有在某种特定的时刻才会激发生命中的巨大潜能,例如一个母亲掀起卡车拯救车轮下的孩子。1900年的人不会相信人类可以登上月球,古代传说中的千里眼和顺风耳变成了现在的可视电话。人类有很多潜能都没被开发出来,例如人的智慧、记忆能力和第六感。”
临风发动汽车引擎,朵拉说:“那包里装着什么,是一本修炼气功的秘籍吗,为什么不现在打开看看?”临风摇了摇头。
朵拉问:“你师傅教过你什么?”
临风点头说:“是的,师傅,我需要你的帮助。”
朵拉拍掌喝彩!
临风打开怀里的油布包,里面只放着一张纸。临风看到纸上的字,不禁苦笑起来,霍桑和朵拉也凑过来看,那上面写着一行字:我是个骗子。
瞎子老头让老婆婆将一块砖放在几米之外的一个案子上。
霍桑说:“隔空打物又算什么,我亲眼见过一个人腾空穿越玻璃,还有透视,瞬间移动,用一个小水杯倒出来一盆水,然后用意念把一盆水分开—这些只是魔术而已。”
霍桑说:“你的这个师傅其实用心良苦,他并不是什么都没传授于你,至少,他教给了你两个字:自信。你和那些参加世界格斗大赛的选手一样,都是血肉之躯,你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瞎子老头说道:“20年前,你只有10岁,你在我家门前跪了一天一夜,当时还下着大雪,你可记得我对你说过什么?”
瞎子老头说,“不传!我收你为徒时就说过了,不会教给你任何东西。”
临风说:“师傅,我想学气功。”
临风和朵拉在路口下车,来到一处农家小院,一个老婆婆正在院里喂鸡,临风走上前问道:“陈师傅呢?”老婆婆说他在屋子里看书。
临风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飞机一阵颠簸,临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乘务员在广播中安慰大家说,飞机在海洋上空遭遇强气流,请大家系好安全带。机身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临风透过窗户看到飞机正在穿越乌云,突然,朵拉大叫一声—他们看见一道闪电击中了机翼,接着,飞机头朝下倾斜,急速向海面坠落!
朵拉说:“求求你,教给他吧,临风哥哥要去参加世界格斗大赛。”
陆离教授和军区首长挥手告别。
朵拉说:“爷爷,特异功能真的不存在吗?”
瞎子老头挽起袖子,站在院子中间,双手运气,朗声说道:“以心行意,以意导气,以气运身,无处不是圈,无处不是圆,妙手一着一太极,行气如九连环,无微不到,运劲如百炼钢,何坚不摧。”
车驶进县城,在一个胡同口停下来,临风下车,望着胡同愣愣地出神。那些老房子,那些向北的窗户,使他产生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确信这情景在以前的梦里多次出现,他也曾在梦里多次回到这里。
临风说:“我有过十几个师傅,没想到这个师傅竟然是个沽名钓誉的骗子,他撒了一辈子的谎,到头来却和我说了实话。”
临风回答:师傅,你说可以收我为徒,但是不会教我任何东西。
霍桑说:“科学实验表明,人类除了有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五个基本感觉外,还有第六感。第六感是一种神秘的感知事物的能力,不同的人会有程度不同的反应。例如,曾经做过的梦在现实中竟然发生了。例如,到一个从未去过的新地方,却发现非常熟悉那里的景物。例如,常有正确的预感,会不时听见无法解释的声音。”
朵拉:“你家在这附近吗?”
临风小心翼翼接过油布包放到怀里,和师傅道谢告别,走出了院子。
瞎子老头看着天空,思忖良久,最终摇头叹了口气。他走回屋子,要临风和朵拉站在院里等着,过了一会儿,他拿出一个油布包,对临风说道,这是我守了一生的秘密,你们走吧,永远也别再来,还有,千万记住,这个包要等到明天天亮的时候再打开!
临风和朵拉看着那间屋子,屋子里漆黑一片。两个人走进去,在这间黑暗的落满尘埃的屋子里,窗帘拉上了,没有一缕光线照进来,竟然有一个老头在看书。临风拉亮电灯,朵拉注意到这老头是个瞎子,看的是盲文。临风喊了一声师傅。老头叹口气说,已经好几年没人来看他了。老头合上书,对于一个瞎子来说,他看那些书,用手触摸那些凸起的盲文,也许不是为了摆脱孤独,恰恰相反,而是保持孤独。
老婆婆将断砖拿给朵拉看,朵拉目瞪口呆。
第二天黎明时分,临风和朵拉赶到了西安机场,在这里,他们和霍桑会合后将直接飞往日本。军区首长和陆离教授前来送行,离别时刻总是令人难过,陆离教授握着霍桑的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位老人相识多年,这次秦始皇陵考古更是让他们结下了深厚友谊,此去一别,不知何时再次重逢,又想起霍桑还要踏上寻找焰火刀的征途,茫茫世界,不知道还要经历多少磨难和艰险,陆离教授不由得黯然神伤,道声珍重,便扭过了头去。
瞎子老头大喝一声,转身推掌,几米之外案子上的那块砖应声而倒,断成两截。
瞎子老头赞许道:“不错不错。”
瞎子老头挽起袖子,又将两块砖先后抛向天空,也许是他眼神不好,有一块砖扔得很远,眼看着就要落到院墙外面,瞎子老头使出陈式太极拳中的上步七星,然后一招独立托掌接住一块砖,以转身摆莲姿势将手中的砖头扔出,只听砰的一声,正好击中那块落向院子外的砖。
朵拉伸了伸舌头,对临风说:“现在该打开那个包了吧。”
临风对朵拉小声说:“注意看,师傅要表演隔空打物。”
邻座上的一个乘客说:“什么是第六感?”
瞎子老头走到院子里,临风和朵拉也跟着出来,瞎子老头说道:“我看看你现在的功夫怎么样了。”话音未落,他从门前拿起两块砖,先后扔向空中,临风纵步上前,没等砖头落地,一个直拳紧接着一个侧踢,将两块砖打碎。
临风和朵拉驱车一天,赶到河南省温县陈家沟,这里是太极拳的发源地。太极拳有两大分支,一支传承于武当派武术之中,另一支最早传习于河南省温县陈家沟陈姓家族中。车驶进一个村庄,小路上的羊群正在归家,暮色苍茫,炊烟弥漫。
瞎子老头回过头来,惊讶地问道:“你要去参加世界格斗大赛?”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