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十三章 海龙之卷

蜘蛛惊悚悬疑

原来,伊贺三人进入鲸鱼的肺部,然后从鲸鱼的喷水孔潜水钻了出来,由于鲸鱼腹部朝天,喷水孔浸在海水里,所以他们三人没有被士兵发现。伊贺将那个士兵拽进水里并杀死,临风捡起枪射击,也顾不上瞄准,打光了子弹之后,那些士兵也全部死掉了。
他们看清楚了,那是一条铲鼻鲨,高耸的脊鳍像刀子般划破水面,水从它身上向两边直泻,鲨鱼绕了个圈,猛地张开大嘴,吞下去一只海龟。
临风说:“不过我可不想坐第二次了。”
小巴尔突然说道:“快看!”
临风三人呼吸着令人作呕的浊臭,意识到自己躲藏不了多久就会被活活闷死,鲸鱼腹内像蛛网一样密布着巨型的血管,他们攀爬上一根血管,摸索到一个很大的器官,这大概是鲸鱼的肺。鲸鱼用肺呼吸,左右各有一叶肺,肺的重量高达1000多公斤。
伊贺说:“但愿这辆马车不会漏水。”
临风惊呼道:“海龙卷!”
这座关押着世界各地罪犯的孤岛在他们的视线里渐渐地远离,三个人既紧张又兴奋,他们背靠背坐在一起,周围都是惊涛骇浪,黑暗之中,狂风暴雨似乎在为他们送行,闪电划空,照亮了他们茫茫未知的旅程。
三个人站起来,不禁看得目瞪口呆。
伊贺说道:“快,钻到鲸鱼肚子里。”
临风三人感觉到自己正在缓缓地下沉。
三个人从鲸鱼肚子里出来,小巴尔向着旭日的方向张开双臂。
岸上的士兵等待地有些不耐烦了,一个狂躁的士兵跳到礁石上,向鲸鱼的头部射击,突然,有人抓住了他的脚腕,他掉进了海水里,再也没有站起来。
小巴尔惊呼道:“鲨鱼!”
海龟划动四肢,不知疲倦,一刻不停地游着。
鲨鱼的出现不是偶然的。这只鲸鱼一直在滴着污血,当那血迹在海里下沉并扩散的时候,鲨鱼在很远的地方就闻到了,它从水底深处上来,嗅到了血腥气的踪迹,全然不顾一切,顺着路线一直追踪过来。一会儿,其他鲨鱼闻到了血腥味,成群结队地游了过来。
墨汁似的黑云从天边翻滚而来,海面静得出奇,顷刻间,狂风大作,天空一刹时乌云密布。平静的海平面翻涌出很多气泡,黑云越压越低,一个大气泡升起,破裂后在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海水开始快速旋转。一股细细的黑色云柱从乌云中向下伸展,底部下垂的漏斗状云柱渐渐与旋涡相接,水面砰的一声响,逐渐形成水柱冲天,与黑云相连在一起。
龙卷风是一种强大的风暴,它与低气压和旋转的风向有关。当地表和海面的空气被加热,柱状空气从积雨云风暴的上部下降,龙卷风发展的迹象就变得非常明显—空气低压区域开始剧烈旋转。
他们面临着两个选择,死在鲸鱼的肚子里还是死在士兵的枪口之下?
鲨鱼终于吃饱了,慢慢地散去。鲸鱼被撕咬得惨不忍睹,骨架裸露在染红的海水里,只剩下一些内脏器官,那些膨胀的器官尽管充满气体,但也难以承受骨架的重量。
海上的龙卷风可引起海龙卷,水中的鱼虾、礁石,甚至搁浅的沉船都会被卷入空中,沿海的居民有时会看到奇怪的景象,海龙卷过后,鱼从天而降,落在他们家的院子里。
伊贺大声喊道:“那边还有一个!”
突然,十几只海龟全部浮到了海面上,它们在水里似乎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惊慌失措,只想四散奔逃。临风和伊贺仔细观察,看到水下有一条可怕的阴影游过,阴影渐渐变大,它拐了个弯,慢慢升到了水面。
那旋转的海龙卷竟然向他们这边移动过来了,三个人只感到万分恐惧,但是又毫无办法。
伊贺沉默不语,从胳膊的肌肉里挤出一个蜡丸。
他们用同样的办法又钓上十几只海龟,绳子不够用,就编织海藻为绳子。他们把绳子拴在鲸鱼的尖齿上,另一端系住海龟的脖子,放回海水里,十几只海龟像骡子和马那样拉着鲸鱼在海中慢慢前进,海龟正处在产卵期,它们会凭借本能以最快的速度游向陆地。
临风和伊贺都不说话,各自想着心事。
龙卷风的中心是平静的。
临风说了一声:“糟糕!”
临风说道:“上一个蜡丸里装着一把锯齿小刀,这一个,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呢?”
小巴尔肩膀耸动着,他哭了起来。
一个人捡起他的枪,扫射过去,岸上的士兵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中弹倒下了。
由于龙卷风中心的气压极低,所以造成中心的气温急剧下降,水汽就会结晶成雪花。
临风扔掉枪,小巴尔迅速地解开缆绳,他们跳到鲸鱼的身上,鲸鱼缓缓地滑入了大海。
临风、伊贺和小巴尔三人捏着鼻子钻进鲸鱼的腹内,触手摸到的都是滑腻腻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只觉得腥臭无比。鲸鱼体内的腐败气体含氧量稀少,用不了多久,他们会因为吸入过多的有害气体而窒息死亡。
小巴尔说:“这辆马车真不错。”
天边又出现一个海龙卷,从东南方向缓慢移动,它的上端与雷雨云相接,下端直接延伸到海面,很快,两个海龙卷慢慢接近,巨大的能量使上空的云层打转,云的转动也带动了空气的转动,海龙卷越转越快,一瞬间,两个海龙卷合二为一,一个巨大的海龙卷出现了,旋转飞舞,气势汹汹,周围的云层释放出闪电,海龙卷的根部四溅着如蛇的水花,场面惊心动魄,非常壮观。
三个人刚钻进鲸鱼的肚子,海龙卷就汹汹而至,瞬间吞没了这只鲸鱼,鲸鱼开始在海面上打转。要不是因为这只蓝鲸体形巨大,他们会连同鲸鱼一起被卷上天空。
几只蝠鲼从水中跃起,又落在海面,随即一只体型很大的蝠鲼拍击水面,跃过小巴尔的头顶,展开双鳍,在离水一人多高的上空滑翔,落水时,声响犹如打炮,波及数里,非常壮观。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观而又恐怖的场面,人在大自然面前显得太渺小了。
龙卷风的风速极大,很快就离开了鲸鱼,渐渐消失于天际的云层,暴雨夹着冰雹倾盆而下。30分钟后,雨停了,乌云散去,天空一片蔚蓝。
鲨鱼群很兴奋,开始撕咬鲸鱼,就像是一群饿昏了头的猪奔向食槽,它们张大了嘴扑上来,直撞在鲸鱼身上,咬住之后闭上两颚,猛地一甩头,一大块白色的鲸鱼肉就被撕咬了下来。
伊贺在水中捞出一簇黄色的马尾藻,把它抖抖,一些小虾就掉下来,蹦跳着,甩着脚,像跳蚤一般。伊贺用拇指和食指掐去它们的头,连壳带尾巴嚼着吃下去。临风用绳子绑住一只大点的虾,放到海水里,一会,钓上来一只海龟。龟类是一种非常贪吃的动物,他们咬住食物就不松口,所以即使没有鱼钩他们也能钓上海龟。
巨大的海龙卷像一条孽龙似的在海面上缓缓移动,呈现一种惊心动魄的情景。
伊贺说:“海龟可以帮我们找到陆地。”
最后一条鲨鱼转了个身,钻到鲸鱼底下不见了,它用嘴拉扯着鲸鱼,临风三人觉得整只鲸鱼都在晃动。
临风从鲸鱼肚皮的缝隙中抬头观看,不禁看得呆了,他们正处在海龙卷的中心,周围的水流环绕着流向天空,圆形的瀑布中还可以看到大型鱼类的身影。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这个圆形的帷幔之中竟然有些雪花旋转着向上飞舞。
用不了10分钟,他们就会连同这只鲸鱼的残骸一起沉入海底。
很快,十几只海龟都被鲨鱼吃掉了。
临风说:“现在上帝也救不了我们了!”
临风三人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鲨鱼把鲸鱼吃掉。
小巴尔说:“我真希望这是一场噩梦,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监狱牢房的床上。”
暴雨如注,典狱长命令士兵在岸上守候,自己先回到了监狱营地。剩下的几个士兵浑身都湿透了,冷得直哆嗦,一个士兵建议钻进鲸鱼的肚子里搜索击毙逃犯,但是遭到了其他人的反对—进入一具动物尸体的肚子实在是件令人畏缩的事情。
黎明时分,暴雨停了,天空依然阴霾。
吉斯说:“你本来就是个疯子。”
伊贺说:“越狱需要三种东西,锯子、绳子、还有船。”
临风说:“我差点掐死自己。”
临风说:“那三样东西都准备好了?”
临风思索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临风苦笑着说:“我们现在只有绳子,就在我身上绑着呢。”
伊贺瞪了小巴尔一眼。
典狱长像绅士般伸出手,对着大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他命令所有士兵放下枪,全部回到监狱营地。
典狱长对邋遢博士说:“你应该研究一下这把刀,究竟是什么物质做成的。”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胆敢越狱。
吉斯对邋遢博士说:“你发明的什么鬼东西,一个肩膀上插着扫帚的粽子?”
小巴尔突然说道:“你们要越狱吗,算我一个吧,带我离开好不好?”
小巴尔说:“是的,是鲸鱼。”
伊贺回答:“某种海洋动物发出的声音。”
临风对伊贺说:“我们带上他吧,现在我们是三个人一起越狱。”
伊贺说:“我可以打开。”
临风说:“但是,我们即使逃出监狱,也逃不出这座岛。”
小巴尔说:“最有钱的地方在哪里?在瑞士。世界上约有1/4的个人财富被存放在这里,各国政要、商界巨子和演艺明星都把存款放在瑞士而感到放心,这也造就了瑞士闻名于世的银行业。我大学主修的是计算机专业,我用黑客技术入侵了瑞士商业银行的电脑系统,偷取了几十万,本来不会被发现的,可是我搞了个恶作剧,重新洗了一下牌,将那些大富翁的钱转账给了穷人的账号……我就被抓到这里来了,幸运的是未婚妻获救了,我觉得值。”
小巴尔说:“我们的船呢?”
伊贺说:“你选择了C。”
这滑稽的样子让典狱长和吉斯哈哈大笑起来,他们正在烤鱼,典狱长把焰火刀抽出半截刀鞘,然后把生鱼片蘸上辣酱放在刀身上,鱼片发出咝咝啦啦的响声。
小巴尔说:“我有点害怕,我可不想变成腊肉。”
小巴尔最后说:“C,犯罪。”
邋遢博士说:“很多年前,西班牙人赛尔维特发现血液可以在人体内循环,被当做异教徒活活烧死,如果我的实验成功,大家会不会认为我是个疯子?”
伊贺咳嗽了一声,轻轻地问道:“睡了吗?”
小巴尔说:“他把船藏在他的胃里。”
小巴尔问道:“你们知道他把气垫船藏在哪里吗单色书?”
所有的人都不明白典狱长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个犯人吓得战战兢兢地说:“我知道,我一转身,你们就会开枪。”
众人凑上前看到墙上赫然两个血红的大字:截肢。
伊贺说:“在这里。”他从胳膊的肌肉中挤出一个蜡丸,蜡丸里装着一把钨钢折叠小锯。
小巴尔说:“好吧,不带我也没关系,别杀我灭口,我就当没有听到你们说话。”
那个越狱的犯人饿得奄奄一息,他被士兵撕成了碎片,像布条一样挂在监狱围墙的铁丝网上,他的鼻子距离脚趾起码有30米之远。
伊贺说:“是的。”
吉斯送给临风的那张照片拍摄于秦始皇陵地宫,画面上的朵拉笑吟吟地拿着一串红玉荔枝,旁边的霍桑和陆离教授欣喜欲狂地看着秦始皇鎏金塑像。
临风回答:“没有。”
伊贺说:“在沙滩上。”
小巴尔停顿了一下接着说:“B,买彩票。”
伊贺说:“今天晚上。”
第二天,伊贺对临风和小巴尔说:“现在,我有了一个越狱计划。”
临风说:“什么时候越狱?”
小巴尔告诉临风和伊贺,一旦越狱失败,就必死无疑。所罗门监狱曾经发生过一次越狱,有个犯人爱吃塑料制品,没有人怀疑他的这个怪癖,因为世界上有一些异食癖患者,有的爱吃玻璃,有的爱吃泥土。这个犯人用几年的时间耐心准备,一点点收集各种塑料,单*色*书然后他做成了一张简易的气垫船,这船很丑陋,不如说是一个可以充气的气球。
空荡荡的沙滩上,那个犯人把气垫船扔进海里,然后爬上去,他在大海中漂流了几天几夜,最终又漂回到了这座岛上。邋遢博士解释说,这是因为岛屿周围有环绕的海流,只依靠个人的力量不可能战胜大海。
临风愣愣地出神,这不是他心里想说的话,不明白究竟是谁的意愿在主宰着这一切。
小巴尔开始讲起自己的故事。他在剑桥大学读书,爱上了一个女同学,他很痴情,每天下午6点都会在校园的长椅上坐着,只是为了偷偷看她一眼。后来,他们相爱了,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两个人毕业后,正筹备婚礼的时候,她患上了白血病,需要骨髓移植,治疗费用高达数10万元,并且还要在一个月之内弄到,否则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未婚妻死掉。
小巴尔对临风和伊贺说:“这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艰难的选择,如何才能在一个月之内搞到几十万,这道选择题回答错误,我的未婚妻就要死。”
临风说:“如果我是你,我想我可能也会这么做的。”
那天夜里,这个犯人用自制的塑料钥匙打开牢门,悄无声息地杀死一个士兵,换上士兵的衣服,突破监狱的重重岗哨,一路上很顺利地来到海边。他在沙滩上呕吐,把气垫船从胃里吐出来,然后像吹气球一样充气。他的这个越狱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然而却被大海打乱了,就在他扎紧气垫船准备扔向海里的时候,海面上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这声音非常巨大,令人恐惧。
临风说:“我这里有绳子,锯子在哪?”
临风和伊贺耐心地听着。
伊贺说:“有个办法。”
临风问道:“你到底是犯了什么罪进来的呢,你还是个孩子啊。”
到了夜里,尽管临风已经睡着了,但是他的手却依然醒着,时而轻轻地挠墙,时而抓弄临风的头发,像个顽皮的孩子一样折腾了半夜才渐渐地安静下来。凌晨的时候,这只手大概是睡醒了,突然给了临风一记耳光,然后死死地掐住了临风的脖子。临风猝不及防,猛地惊醒,急忙用自己的左手抓住右手腕,可是右手的力量很大,临风感到呼吸困难,挣扎着身体,在同室狱友伊贺和小巴尔的帮助下,才得以挣脱。
他们透过监狱围墙的铁丝网向沙滩上看去,然而沙滩上没有一艘船,只有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临风和小巴尔疑惑地看着伊贺,不明白他所说的船在哪里。
伊贺压低声音说:“监狱房顶的那个窟窿是我们越狱的唯一出路。”
典狱长对所有囚犯说:“你们现在找到答案了吗?”
临风面无表情接过照片,在士兵的押解下走出了典狱长的办公室。
当天晚上,临风躺在床上失眠了,他将照片紧紧贴在胸口,那单_色_书照片似乎散发着芬芳,仿佛胸口开放着千朵万朵的花儿。其实,在无数个黑夜里,他只要一闭上眼就看到朵拉的身影。他想起在机场的时候,第一次和朵拉见面,朵拉怯怯地像一只小鸟;他想起在地下溶洞的时候,他和朵拉牵着手走向地下之湖;想起在秦始皇陵的时候,地宫塌陷,他抱着朵拉飞跃水银之河……
吉斯看着临风说:“如果咱俩还能够用人类的方式进行交流的话,我想告诉你,你现在变成这样,全是我造成的,我一点都不感到抱歉,你恨我吧,这里,我有一张照片要给你,上面也许有你想见到的人。”
临风说:“囚房的铁门怎么打开?”
在典狱长办公室里,典狱长和吉斯、邋遢博士正在喝酒。临风提出自己需要一条绳子,典狱长听取了邋遢博士的意见之后就应允了,他警告临风不许上吊也不许吊死别人,临风点点头,当场用那条绳子将自己的右胳膊和身体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
一只座头鲸突然从大海里冲过来,搁浅在沙滩上,挣扎着身体,呜呜吱吱地大叫,叫声引来了巡逻的哨兵。那个犯人被发现了,一排士兵举枪就要射击,睡梦中惊醒的典狱长打着哈欠说道:“放他走吧!”
小巴尔说:“除了截肢,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
小巴尔说:“A,借钱。”
小巴尔问道:“那个死去的越狱犯人把船藏在肚子里,你把船藏在了什么地方呢?”
小巴尔问道:“知道这声音是怎么回事吗?”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