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十章 受难之树

蜘蛛惊悚悬疑

神甫来到临风的牢房门口,小巴尔已经睡着,伊贺看着监狱房顶的那个窟窿发呆,临风走到神甫面前跪下,低着头说道:“我很想她。”
这株血红色的海柳长势良好,邋遢博士又注入了一种激素,没过多久,海柳就长出了毛毛虫似的花絮。邋遢博士用力一吹,红色的柳絮就在监狱里飘扬起来。邋遢博士在空中抓住一朵柳絮,放在嘴巴里咀嚼了两下,“味道不错。”
毒枭说:“那就让他看着,看我把你磨成粉,吸进肚子里。”
挪威雪人说:“我现在是在地狱里吗?”
神甫说:“男人大都有过,说实话,我也不例外。”
临风说:“你母亲多大?”
临风肩部种植的是一株海柳,因为吸收血液为养分,海柳的枝叶都变成了红色的。
临风是这样回答的:“我不敢!”
邋遢博士说:“我给他移植了一双眼睛,一双白鳍豚的眼睛。”
临风说:“什么都没有看到。”
临风的肩膀顶着一棵血红色的树,除了伊贺和小巴尔,其他犯人都对临风敬而远之,挪威雪人向典狱长要求更换牢房,理由是这棵移动的树让他感到害怕,典狱长就把伊贺调换了进去,并且叮嘱伊贺说:“你现在的身份是园丁,应该照顾好这座岛上唯一的一棵树。”
邋遢博士说:“不,他看到了天堂。”
邋遢博士说:“你猜他看到了什么?”
临风说:“他肯定瞎了。”
毒枭气急败坏,隔着牢房的铁栏,猛地抓住神甫的领子,士兵慌乱地开了一枪,毒枭倒在血泊里,神甫叹口气,画了个十字。
邋遢博士拿起一针麻醉剂,恐惧使得临风闭上了眼睛,邋遢博士在临风耳边说道:“我做过一个人兽杂交的试验,让一个犯人和海豹交配,诞生了世界首例人兽混合胚胎,可惜只存活了三天。还开发过一种喷气式背包,可以让人在天上飞。还有,我是世界上第一个人工制造出龙卷风的人。我是一个科学家,从石器时代就是,现在我要用你做一个实验,如果成功将会轰动整个世界。”
神甫走过挪威雪人的牢房,挪威雪人说:“等一下。”
痛苦之王笑着说:“也可能是魔鬼。”
邋遢博士将这两种细菌植入植物的细胞,寄生有细菌的植物再栽培到临风身上。自然界的动物、植物、微生物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临风说:“废话。”
邋遢博士说:“手,也可以有自己的思想。”
神甫说:“没有。”
邋遢博士:“感到疼痛吗?”
邋遢博士说:“她已经死了。”
邋遢博士解释说,“异己手综合征”是一种非同罕见的神经紊乱疾病,这种患者的手好像不受主观意识支配,自己有了思想。该症状是由大脑内侧前区的运动神经受损引起,通常在经过手术、中风或某种传染病后会患异己手综合征。
邋遢博士患有一种罕见的血液病,他要杀死一个人的话,只需要咬破自己的舌头,将带血的唾沫吐到对方脸上,对方就会感染。临风肩膀上种植的那株树苗,根系与临风的血管和神经连接在一起,这使得临风不敢轻举妄动。
邋遢博士示意临风将手拿开,然后他把自己的右手伸到火苗上面去。他开始烧自己的右手,意志非常的坚定,没有闪躲,一动不动,临风看到他的手被烧得皮开肉绽,冒起难闻的青烟,邋遢博士依然无动于衷,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被烧,然后他对临风说:“我也疼,我的这右手啊,该烧,该惩罚,为什么呢,因为它写信,它违背了我的意愿,给母亲写了封信。”
临风说:“我的手,怎么了?”
神甫说:“她就在你的心里。”
挪威雪人欲言又止,想说什么但又犹豫不决。
临风说:“你心肠不坏。”
地球上有很多奇异的细菌,例如耐辐射球菌和氧化硫杆菌。耐辐射球菌,在核辐射垃圾桶里繁殖,第一次被发现是在1956年。氧化硫杆菌可以存活在硫酸之中,这是一种惊人的细菌,也是唯一可知的能存活在硫酸中的细菌,深海的火山口也生活着这种生物,毫无疑问,这种细菌也可以存活在木星或者火星那种恶劣的环境中。
神甫说道:“这只手属于上帝。”
邋遢博士说:“上一次躺在这手术台上的人已经死了。”
神甫说:“天堂的大门已经为你打开!”
临风说:“什么?”
邋遢博士说:“你的手也许会成为一件杀人工具,无意识地刺杀别人,或在睡梦中杀死自己。”
邋遢博士在实验室里点燃了一盏酒精灯,命令临风将自己的手放在火苗上。
毒枭说:“你做过爱吗?”
神甫说:“如果你想忏悔,请你跪下,天父会宽恕你的罪过。”
临风试图用左手按住右手,制止这种不可思议的疯狂行为,但是右手根本不听使唤,直到鲜血迸出,然后,临风惊讶地看到自己的右手蘸着鲜血在墙上写下了两个字。
临风肩膀上种植的这棵树苗长势良好,每隔一个星期,邋遢博士就做一次检查。临风的忍气吞声让大家感到惊讶,小巴尔曾经问过临风,你为什么不把它拔下来呢?伊贺也问起临风,为什么不把那个邋遢老头捏死?
邋遢博士说:“可能是你肩膀上的这棵树,替换了你成了新的主人。”
在手术台上,邋遢博士将临风固定住,他对临风说道:“你知道吗?”
临风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右手,说不出话来。
临风的右手开始击打囚室的墙壁。
毒枭说:“你可以帮我弄到海洛因吗?下次带来,我有很多钱,多到你无法想象。”
毒枭说:“你的性高潮乘以1000倍获得的快感就是吸毒的感受。”
神甫走在前面,痛苦之王和邋遢博士陪同他,还有两个士兵跟在后面负责护卫,因为上一个神甫被劫持杀害了。他们走到一个牢房门口,如果有犯人向神甫跪下,那就表示愿意忏悔。大多数犯人对神甫恶语相加,只有少数人会跪下忏悔自己的罪过。
临风说:“我的手不受控制,那么,是什么在控制我的手呢?”
临风说:“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我觉得自己快要活不下去了,可是我每天都在想她,无时无刻,如果能让我再看她一眼,即使是让我立刻去死,我也愿意。”
邮差和神甫来的时候,一场飓风摧毁了监狱的电力设施,监狱房顶也破了个大窟窿,风停了之后,每个牢房里都点燃了蜡烛,这些蜡烛是一个公益学校的孩子们捐助给监狱的。犯人们享受着烛光,聆听着彼此的呼吸,没有人说话,整个夜晚都很安静。
神甫又来到一个毒枭的牢房前面,这个毒枭的头发被烧光了,他是和临风、伊贺一起被送进所罗门监狱的。痛苦之王向神甫简单介绍了毒枭所犯的罪行,神甫问毒枭:“吸毒是什么感受?”
邋遢博士说:“我往他的眼睛里倒了一勺热油。”
毒枭说:“那你手淫过吗?”
临风的右手突然向神甫的肚子上重重地击打了一拳,神甫痛得弯下腰,临风急忙站起来解释自己根本没有冒犯神甫的意思,只是自己的手突然不听使唤了。神甫身后的士兵举起枪,邋遢博士按住枪说:“我早就预料到了,这确实不是他的错。”
神甫指着临风肩膀上的那棵树,轻声地询问邋遢博士这是怎么回事。邋遢博士告诉神甫,这棵树也是十字架的象征,如果成功存活,将会救赎很多受苦受难的人。
神甫说:“这也是魔鬼的诱惑。”
挪威雪人想了想,恶狠狠地说道:“滚吧。”
神甫说:“邪魔附身?”
神甫说:“慈悲的天主在冥冥之中正注视着你。”
邮差每隔一个月就会来到所罗门监狱,与此同来的还有教会派来的一个神甫。所有犯人在这一天都会变得很安静,他们阅读自己的信件,聆听神甫的祷告。邋遢博士从来没有收到过回信,也许他所寄往的那个小村落早已不存在。
神甫说:“她是谁?”
典狱长说:“好吧,我看看这棵树开什么花,结什么果。”
患有这种神经紊乱疾病的人,既不能控制“异己手”的运动,也不清楚自己的手将会做什么。存在这种症状的人经常觉得身体和手没有连接在一起,感觉到自己的手不是身体的一部分。因此患者意识不到异己手有时产生的一些奇怪的动作,例如做各种手势,将衣扣解开,或着殴打自己或别人。医学界一直都没有找到治疗“异己手综合征”的方法,最无奈的办法就是给这只异己手提供一个可以把玩的东西,让它分神,避免做任何对患者有害的事情。
邋遢博士说:“这只手很可能不再属于你了。”
临风问道:“怎么死的?”
邋遢博士说:“其实这不是一株草,而是一棵树。”
邋遢博士说:“科学的解释,叫做—异己手。”
邋遢博士为临风做了一次全面的体检,临风身体健康,除了感到手臂麻木不听使唤之外,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纳努克说:“和你们的上帝一样。”
霍桑问道:“纳努克他们猎到什么?”
霍桑对纳努克说:“北极星距离我们约400光年。”
过了两天,考核期限到来之前,大家累得筋疲力尽回到了训练营。
古特船长伸出四个手指,“全人类几十亿人,只有四个,只有四个人做到了。”
两人一个雪橇,每个雪橇负重60公斤,霍桑和爱斯基摩人纳努克担任头橇,还配备了六只赫斯基犬,在北极探险活动中,领队的作用非常大。
经过几天的休息,北极的冬天终于来临,惨淡的太阳挂在地平线上,只出现一会儿就消失了,一天之中大部分时间都是黑暗,大地一片苍茫,洋面上万里冰封。在启程之前,古特船长和霍桑临时决定,让纳努克也加入进来。大家将探险装备装上船,除了朵拉之外,所有人都担任船员和水手,古特船长负责掌舵,他大声喊道:“出发,我们的方向是向北,一直向北,我们的目标是—世界的尽头!”
破冰船迎着呼啸的寒风在黑暗中启程了……
典狱长说:“剩下的路程必须徒步行走?”
雪地上那十几条隆起的线慢慢缩小了包围圈,他们被围拢在中间,罗格将军做手势要大家准备好,等到包围圈越来越小,罗格将军下令射击,十几支猎枪同时迸发,子弹穿透地面的积雪,潜伏在下面的动物纷纷中弹,惨叫着跃出地面。
古特船长严肃地说道:“第一个到达北极极点的人用了23年,在无后援的情况下,抵达极点的人只有二十六个,在冬季穿越北极成功到达极点的人,知道有多少吗?”
古特船长说:“我不去,在船上等你们,我可不想送死。你们找到水晶后,大家均分。一路上你们会遇到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不要指望有什么后援队,这句话就是说,你们遇到任何危险,即使快要死了,我也无法去救你们。”
临风和朵拉两人拉着一个雪橇。朵拉没有力气,累得在雪橇上睡着了,临风拖着雪橇,每隔两个小时就叫醒她一次,在北极这种严寒的环境里,如果睡得时间太长,就会永远地睡去。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号叫,众人看到雪坡上站着一只特别大的白狼,对着月亮仰天长嚎。从个头上可以看出,这是一只狼王。
纳努克说:“这片冰雪森林的主人叫做虚空之神。”
雪橇队上路了,他们艰难地在冰原上跋涉了整整一天,而那块巨大的绵延上百公里的浮冰实际上在向相反的方向漂浮,20小时后,他们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起点。霍桑和纳努克绕开浮冰,翻过冰冠,他们追寻着北极星的方向继续进发。
古特船长开始采用极端的方法训练大家的胃,他告诉大家,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生理准备还没做好,他要求大家吃生肉,每天至少摄入1.2万卡路里的热量,才能抵御北极的严寒。每日的食谱包括1.8公斤巧克力、数斤坚果和大量的油脂,还特别要求每个人在早晨将一升橄榄油一饮而尽。
这个消息让大家唉声叹气,古特船长把纳努克叫了过来,爱斯基摩人世世代代以捕猎为生,让人输得心服口服。古特船长又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纳努克他们捕捉到一只鲸鱼,但是其他十几个队员掉进了冰缝,营救上来后皆有不同程度的冻伤,都住进了医院,这也意味着霍桑一行人尽管输了但是依然可以踏上北极之旅。
典狱长说:“我们死了一个人,捉到十二只北极狼。”
临风选择了主动出击,他拿起枪,小心翼翼地搜索周围的地面,他停下脚步,似乎发现了狼王的藏身之处,弯下腰开了一枪,地面溅起雪花,然而积雪太厚阻挡住了子弹。痛苦之王说:“用这个。”他将焰火刀扔过去,临风伸手接住,拔刀出鞘,焰火刀升腾着火焰,刀身立刻烧成了红色。狼王突然从背后的雪地中跳出来,临风来不及转身,倒地一滚,狼王跃起向他扑过去,临风挥刀一刺,灼热的刀身就像捅进一块黄油那样捅进了狼王的肚子。
大家将所有的装备都搬下船,这些装备包括冰镐、折叠锹、强力绳、冰爪、防滑鞋、八字环、锁扣、枪支、炸药、矿产探测仪器、GPS纬度定位仪、Iridium卫星电话、帐篷、衣物、食品、药品、生活用具等等,加起来一共500公斤。
霍桑解释道:“也就是我们看到的是400年前的北极星发出的光芒。”
冰冻的海面被劈开,船身保持着笔直的航线。破冰船上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个图书馆,精选了1200本图书,还有一架大型手摇风琴,休息的时候,朵拉为大家献上了美妙的音乐。餐室中摆放着精美的陶瓷餐具,雕花玻璃高脚酒杯放在桌上,吉斯提议喝一杯,古特船长拒绝了,一向嗜酒如命的古特船长启程以后就滴酒未沾。
临风说:“不能这样束手待毙!”
纳努克说:“我不太懂这个。”
霍桑说:“你打算和我们一起吗?”
周围的雪地上寂静无声,谁也不知道狼王会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众人不敢站在原地,纷纷后撤,披头乐队主唱垃圾桶突然脚下一空,跌落进一个雪坑,那只狼王一下就咬住了他的咽喉,狼王一击之后立刻隐蔽起来,大家将垃圾桶拖出雪坑,他已经死了。
穿过冰雪森林,大家惊讶地看到雪地上有一个巨大的冰球,地上有滚动的痕迹,很显然,这个圆球是从冰雪森林里一路滚过来的。
朵拉问道:“这雪地下面到底是什么?”
北极冬季探险被称为探险界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漫长黑夜中开始北极之旅是人类历史上挑战大自然的极限,对于环境恶劣的北极,很多人认为选择深冬出发,简直是灾难性的决定。
霍桑感叹道:“大自然的杰作。”
巨大的冰球通体透明,看上去神秘而又诡异,大家围在一起观看。
典狱长指着冰球问道:“这是什么?”
众人看到这是一群白色的狼,它们挣扎着身体,血液染红了雪地。
霍桑回答:“应该是某种会钻地的动物。”
典狱长说:“这么说,我们做出了一个震惊世界的举动!”
朵拉数了数,地上一共躺着十一只北极白狼,大家怕它们不死,又补了几枪。
沿着冰冠下来之后,他们进入了一片冰雪森林。
这片冰雪森林是一个在梦中才会出现的美丽世界,很多巨大的冰柱立在地上,奇形怪状的枝丫在冰柱上纵横交错,这是雾气不断积聚冻黏的结果,冻雨和雪花使其不断生长。他们拖着雪橇走在这晶莹剔透的森林之中,宛如徜徉在如诗如画的仙境,抬头看到的是玉树琼枝,低头看到的是碎玉遍地,周围的每一棵树都反射着晶莹的星光。
古特船长:“这次捕猎,你们收获如何?”
典狱长喊道:“大家小心,站在原地别动。”
典狱长抗议说:“能不能不喝橄榄油?”
霍桑和邋遢博士都无法解释这个冰球是如何形成的,首先排除人为因素,因为这附近没有发现人的踪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很难将冰雪雕琢出一个完美的圆形,众人议论纷纷,朵拉隐隐约约看到冰球的中心有着什么东西。
霍桑问道:“什么是虚空之神?”
狼王转过身,看着众人,狼的眼睛很少有人敢于对视,两道凶狠而又精亮的寒光让人噤若寒蝉,背后凉风直冒。狼王的尾巴立起,这是发动攻击的前兆,它咆哮一声冲了过来,众人慌乱之中举起枪,只见那头狼王高高跃起,一头扎进雪中,不见了踪影。
古特船长:“纳努克捕捉到一条鲸鱼!”
纳努克解释道:“他们不听我的……”
典狱长说:“不知道。”
纳努克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无奈,古特船长拍拍他的肩膀,纳努克是个伟大的猎手,但肯定不是个优秀的领导者。
典狱长问:“是什么?”
古特船长说:“是的。”
这种北极特有的狼全身都是白色的,只有头和脚呈浅象牙色,在雪原中无疑是最完美的保护色。北极白狼是体型较大的一种,身长近2米,重70公斤,有巨大的头和锋利的爪子,它们的奔跑速度极快,还可以像袋鼠那样直立起来蹦跳。任何狼都是挖洞高手,雪质疏松,北极狼在雪中更是穿行自如,它们捕食的时候往往从地下潜行,悄悄地靠近猎物。
古特船长:“很遗憾,最后的考核,你们输了。”
出发之前,古特船长和大家挨个拥抱,每个人都沉默不语,大家知道此次北极之旅肯定会有人一去不复返。
几天之后,破冰船停止了航行,古特船长在冰冠和冰原的交界处选择抛锚停泊的位置。他站在船头用电子夜视望远镜查看着什么,望远镜的显示屏上可以看到时间,与目标间的距离,角度,坡度等。古特船长告诉大家,破冰船无法到达极点,因为那周围全是拥挤的冰山,船一旦被卡在冰山夹缝中,只能等到明年春天才能返回。
古特船长说:“什么时候,你将橄榄油喝下去,它连颜色都不变地从你的另一个出口排出来,这时候,你的身体已经做好准备。”
几千年来,爱斯基摩人尽管一生都为食物而奔忙,但是他们在内心深处从来都没有真正放弃过自己古老的信仰,他们认为万物有灵,石头、冰雪、风、太阳,世间的一切都有生命和灵魂,支配这一切的是虚空之神。
霍桑不以为然,他向纳努克灌输无神论思想,两人争论了半天,谁也无法说服谁。
纳努克惊恐地说道:“北极巨蛋!”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