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九章 邋遢博士

蜘蛛惊悚悬疑

有些事情是需要在隐蔽中进行的,例如做爱和越狱。
因为泰国小妖的女性生殖系统完好,所以她怀孕了,生下一个儿子。因为交配次数过多,泰国小妖患上了艾滋病,最终死掉被扔进了大海。
“我发明了一个动物,一个流七天血但不会死的动物,这个动物的名字叫做—女人!”
伊贺说:“这是一个孤岛。”
临风指指盘子里的鱼问道:“难道这不是鱼吗?”
小巴尔说:“很多人都是,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最受欺负的倒霉蛋是哪一个。”
临风看着痛苦之王:“这么说,你是一个杂种。”
痛苦之王放下抢,狱警手持电棍冲上去,很快,临风倒在了地上,被戴上了重型镣铐。
小巴尔:“这不是你的,你得把鱼送给邋遢博士,你是新来的,不懂规矩,如果他高兴,会把鱼头赏赐给你。”
临风说:“你有什么办法吗?”
临风问道:“你有几个父亲?”
所罗门监狱原先有一个泰国人,外号小妖,入狱前是国际绑架卖淫集团的首领,小妖生下来是个女的,但后来做了变性手术,成了男人,邋遢博士又成功地将小妖变回女人。这个女人的出现改变了监狱的生活,或者说,改变了监狱里性生活。监狱里各山头的老大像野兽那样争夺配偶,爆发多次战争之后,终于达成一致,按照日期顺序挨个和泰国小妖上床。当然,典狱长和邋遢博士拥有特权,随时都可以插队。那段时间,泰国小妖一天到晚只穿一件内裤,内裤上还写着一行字:“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几天之后,临风重新出现在监狱餐厅,他赤裸的上身伤痕累累,看来吃了不少苦头,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临风的肩膀上被种植了一棵小草。所有的囚犯都对临风避之不及,因为上次邋遢博士找了个倒霉犯人试验新型病毒,那犯人的背上长出了一个篮球那么大的肿瘤,犯人不堪忍受痛苦,自己刺破了肿瘤自杀了,臭味弥漫了整整一个月。
临风说:“我也不受任何人的欺负。”
临风说:“我们只是演戏而已,我不是同性恋,你不会是想……”
伊贺突然脱掉上衣,裸露着上半身,临风疑惑地看着他。
一个警察说:“动作很熟练嘛。”
典狱长:“那你告诉我,这株草有何用处?”
临风和伊贺坐在房子里看着大海,远处有一群飞鱼掠过海面,一只剪嘴鸥在空中突然坠落,扎进水里,叼起一只鱼,扑腾着翅膀重新飞向天空。
痛苦之王在所罗门监狱出生,长大,他有十几个父亲,邋遢博士是其中的一个。
伊贺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这个疯子回答:“是啊,我又不是第一次被捕了。”
在没有入狱之前,邋遢博士有失眠症,一天到晚都处在精神恍惚的状态,这种状态持续几天,直到自己昏沉沉地睡去,他常常在不同的地方醒来:街头、公园、电影院。有一次,他醒来发现自己在监狱里。他的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因为他患有精神分裂症。
这个儿子就是痛苦之王,他在所罗门监狱长大。痛苦之王有十几个父亲,但是他只称呼两个人为爸爸:典狱长和邋遢博士。
小巴尔对临风说:“你喜欢吃鱼吗?”
邋遢博士:“这是我最新的一项试验。”
临风回答:“还可以。”
典狱长失望地说:“一朵鲜花左躲右闪还是插在了大便上。”
挪威雪人身后刷地一下站起来好多人,一场群殴马上就要爆发,邋遢博士拨开人群走过来,向临风颤巍巍地伸出手,给了临风一记耳光。临风根本没有躲闪,因为面前的这老头已是风烛残年,打人没有任何力量。邋遢博士从地上捡起盘子碎片,当做凶器,他的手捏着碎片哆哆嗦嗦地划向临风的脖子,临风嗤之以鼻,抓住他的手腕,向前一拧,那盘子碎片就架在了邋遢博士的脖子上。
有一次,一群警察包围了邋遢博士,还没等到警察说话,他就双手抱头,趴在了地上,连鼻子也贴在地上,只将屁股对着警察。
伊贺说:“这里有军队驻守。”
临风说:“我,不接受任何人的保护。”
伊贺点点头,表示同意。
临风问道:“哦,生意怎么样?”
痛苦之王也说出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的父亲之一。”
伊贺说:“没有。”
临风摇摇头说:“你别逼我和你打架。”
临风问:“谁?”
监狱生活枯燥乏味,典狱长心情好的时候,会让犯人殴斗,用他的话来说:一群傻子打另一群傻子。如果监狱里人满为患,典狱长就会想办法清理一批犯人。办法就是让一排老年犯人站在墙边,有的头顶白菜,有的头顶萝卜,有的头顶西红柿,典狱长命令士兵练习枪法,瞄准射击。每次练习,都会有大批犯人死去,典狱长在汇报给上级的时候是这样总结死亡原因的:自然死亡!
伊贺说:“你真的不想摸一下吗?”
典狱长:“你改行当行为艺术家了吗?”
小巴尔回答:“是我。”
然而,这却是他最后一次被捕,他这次上的是军事法庭,罪名是组单-色-书建非官方核反应堆工作室。在此之前,这个疯子还做了一些非法试验,例如“克隆与器官移植”、“从土壤中提取毒品”,他是一个精神间歇性失常,但具有巨大天赋的疯狂科学家。
临风惊喜地问道:“蜡丸里是什么东西?”
痛苦之王从狱警手中拿过一把枪,拉动枪栓,临风将邋遢博士挡在身体前面,然而邋遢博士身材瘦小,痛苦之王可以从容地击毙身材高大的临风。
典狱长看着伊贺,等待着他的回答。
小巴尔说:“那你只能吃大便了。”
伊贺说:“我的胳膊里藏着一个蜡丸,或许能帮我们离开这鬼地方。”
所罗门监狱每当有囚犯成为伴侣,就会被安排到海边钓鱼,这是监狱里的一种度蜜月的方式。他们在海边情意绵绵地说话,海边的木桩上搭建着简陋的房子,他们爬进房子,拿着钓鱼杆,向大海抛出一个漂亮的弧线。首先,在木桩上的房子里钓鱼是为了防止鲨鱼袭击,其次,是为了避免被沙滩上持枪的士兵看到。
痛苦之王率领着一群狱警冲进来,餐厅里的囚犯都靠墙站好,狱警将枪口对着临风。
邋遢博士喊出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话:“不要把我体内的魔鬼释放出来。”
小巴尔:“很遗憾,你在这里永远都吃不到了。”
他被捕过十几次,每一次他都对警察说:“我会无罪释放的,不信的话,我们打赌。”
痛苦之王说:“我给你讲个故事。”
挪威雪人说:“这是规矩,你不想缴税是吗?”
伊贺说:“你摸一下我的胳膊。”
小巴尔说:“很多人喜欢我,这是片淫荡的土地。”
临风说:“如果我不同意呢。”
挪威雪人看着临风。
监狱内部也划分了很多势力,这些罪行累累的犯人根据地域和趣味来划分地盘,污秽和污秽汇集在一起,渣滓和渣滓聚合到一块,各种光怪陆离的景象同时出现,在白天也给人带来黑暗的气息。尽管臭味相投,但是每天都要爆发殴斗,所罗门监狱的生存法则和原始丛林的弱肉强食一样。
每个周末,监狱改善伙食,开饭的时候,盘子里会有鱼、蔬菜和米饭。
小巴尔拽拽临风的衣角,示意临风也将自己的盘子递过去。
临风看到站在墙角的伊贺,临风说:我选择他。
这里是一座孤岛,对于禁锢在这孤岛上的囚犯来说,典狱长扮演着双重身份:上帝和撒旦。
临风说:“难道我们要老死在这里?”
临风面无表情,用力将自己的盘子摔在地上,当啷一声脆响,监狱餐厅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这边。
临风又问道:“谁是这里的老大?”
邋遢博士突然说:“我需要一只小白鼠。”
痛苦之王说:“故事讲完了,你也该睡了。”
伊贺抓住临风的手放在自己的胳膊上,临风怒不可遏,挥拳欲打,然而他突然感觉到伊贺胳膊的肌肉中有什么东西,好像是一个圆滚滚的小球。
小巴尔又补充道:“当然,也可以交易,这里也有市场,现在的行情是四根香烟换一条鱼,去年来了一个老烟鬼,他是国际金融诈骗犯,被四个国家悬赏通缉,他来了之后,市场就乱了,因为他用脸盆当烟缸,每天都是烟不离手,这使得物价上涨。有时我也会通过卖淫,弄几根香烟来抽。”
邋遢博士60多岁,大概有20多年没有洗过澡了,头发垂到腰部,已经板结,这是因为他的头发就是他的枕头,有时心情好的话,他会一边撒尿一边用自己的尿洗手。牢房里臭气熏天,没有一个犯人愿意和他住在一起,最后一个同室狱友向典狱长报告中提到—“自己无法忍受和一个移动的垃圾堆待在一起。”
典狱长:“他会不会飞走?”
他在法庭上声称:“我不是精神病患者,我只是在精神病院出生。”
临风说:“我们得离开这里。”
邋遢博士:“我在他肩部种植了一株草,而不是嫁接了翅膀。”
临风和小巴尔端着盘子,走到监狱餐厅的尽头,这儿围着一群人正在分配食物,人群之中坐着一个老头,正在吃鱼,他就是邋遢博士。狱卒将食物分发给囚犯之后,囚犯们会将食物主动交给各自的老大,然后重新分配一次。小巴尔将盛着鱼的盘子交给挪威雪人,挪威雪人还给他一个空盘子。
关押进所罗门监狱之后,他并未放弃自己的科学试验,先是帮助监狱制造了淡水处理设备,又用一堆废铁建造了简易的风力发电场,所罗门监狱地处荒岛,这两项发明创造可谓是解决了多年的燃眉之急。典狱长非常赏识邋遢博士,视其为挚友,在监狱里特意为他建造了实验室。邋遢博士的又一项发明创造震惊了监狱里的所有囚犯,他是这样宣布的:
朵拉说:“好的。”
陆离教授说:“哪里安全?”
朵拉说:“是的,我很想对你这样说,嗨,我们要走了,要回美国了,再见,可是我做不到,我想我会哭的。”
霍桑说:“我们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得到,如果是你,你会选择从秦始皇陵带走什么?”
朵拉说:“我喜欢这种感觉。”
临风说:“抱住我。”
陆离教授说:“不用,这上面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最高机密,虽然现在我不知道上面记载着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秦始皇陵里的这卷竹木之简,应该可以称为一部天书,中国曾经发现过仓颉书、大禹书、峋楼碑、巴蜀符号,因为扑朔迷离无人能识而被称为四大天书。”
陆离教授说:“什么?”
霍桑:“放心吧,你临风哥哥总会想到办法的。”
朵拉说:“好。”
朵拉的心怦怦直跳,她抱住临风的脖子,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与男人相拥,两颗心是如此接近。临风揽住她的腰,要她抱紧一些,她十指相扣,将头靠在临风的肩膀上。朵拉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她拥抱着的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英雄,几乎无所不能。她闭上眼睛,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她在心里自言自语地说:“呀,我的脸红了。”然后,她感觉自己飞了起来,他们飞在空中,水银之河缓缓地流动着,两千年的地宫坍塌成废墟,在这废墟之上有一朵花悄然绽放,这朵花层层叠叠如玫瑰花蕾。
朵拉说:“因为……也许这就是永别,再也不会见面了。”
朵拉低下头,有些伤心,“可是我知道,这种感觉也许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霍桑说:“我们已经把竹木之简带出来了。”
朵拉睁开眼睛,他们已经到了岩壁的凹处。
陆离教授说:“在哪?”
三天过去了,陆离教授连一个字都没有破译出来。
石亭轰然倒下,随即,上方的封土层垮塌了,整个地宫被掩埋了起来。考古队四人躲避在岩壁的凹处,幸免于难。他们抬头看到星空,巨大的封土堆全部坍塌了,秦始皇陵已经变成了一个天坑。
陆离教授和霍桑回头望着秦始皇陵,一声长长的叹息。
陆离教授坐在椅子上,他想站起来,却摔倒在房间内的废纸堆里,临风上前扶起他,他推开临风,走了两步,感到一阵晕眩,竟然精神恍惚起来。他自言自语,浑浑僵僵地走出门,对着天空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又低下头愣愣地出神,过了一会儿,他竟然像个白痴一样,一边走一边笑,笑着笑着,眼泪流了下来。
临风向军区首长汇报了考古的整个过程,首长下令官兵组成四个搜捕分队,牵着警犬,全面搜捕盗墓贼吉斯,由临风担任搜捕总指挥。
陆离教授说:“我们什么都没有得到。”
陆离教授说:“蝌蚪文是先秦时期的古文,是一种深奥难懂的古老文字。”
陆离教授说:“可以,但需要时间。”
霍桑说:“祖龙玉玺和那把神秘的黑刀,都是绝世珍宝,不过还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东西,你似乎忘记了。”
陆离教授说:“秦始皇陵的抢救性发掘工作还得由你带领大家。”
陆离教授废寝忘食,常常一连几个小时看着投影墙上的蝌蚪文发呆,然后迅速拿起笔记下什么,接着再次陷入长时间的思索中。这三天以来,临风带着官兵展开了大规模的搜索,然而盗墓贼吉斯无影无踪,搜捕行动宣告失败。霍桑和考古人员开始对秦始皇陵进行抢救性挖掘,霍桑要临风帮忙照顾朵拉,因为朵拉只要一离开军事禁区,就会有数以百计的记者像苍蝇一样包围着她,他们想从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口中打听到秦始皇陵的第一手资料。
临风说:“闭上眼睛。”
霍桑拿出朵拉的照相机说:“在这里!”
朵拉说:“怎么过去呢,除非我们像鸟儿一样飞过去。”
陆离教授说:“可惜,那竹木之简被压在了封土下,即使挖掘出来,也面目全非,字迹难辨了,菊师傅的摄像机也被埋在了里面。”
陆离教授说:“祖龙玉玺。”
临风说:“为什么哭呢?”
石亭摇摇欲坠,上方的封土裂开了一条缝,抬头可以看到夜空,周围的地宫围墙全部垮塌了,岩壁裸露出来。亭子下面,水银缓缓地流动着,石块泥土中夹杂着玉石铜器,地宫已经不是原来的模样了。
临风说:“也许吧。”
霍桑说:“这些文字像蝌蚪一样。”
霍桑说:“你能破译出来吗?”
临风发射出一支信号烟花,烟花在空中绽放,过了一会儿,他们听到螺旋桨高速转动的声音,夜空中,一架迷彩直升机飞了过来。直升机放下救援绳梯,十分钟后,直升机载着四人缓缓降落在秦始皇陵军事禁区的空地上。气浪压得夜色中的草起伏不平,霍桑、陆离教授、临风、朵拉四人从直升机上下来。
临风说:“什么问题?”
朵拉没有继续问下去,那些往事或许和另一个女人有关。
首长说:“这不怪你,我们会抓到他的。”
临风说:“就是这个问题吗?”
霍桑说:“多久?”
临风说:“有过。”
两千年来,这封土山上花开花落,地下寂静无声。如蝗的箭矢穿过楚河汉界消失于光阴之中,三国的铁骑在两晋的菊园旧梦中渐行渐远。两千年来,是谁在山上的亭子里弹琴,杏花纷纷,纷纷落在地上变成尘埃。又是谁在山下千里送君,大雪铺满归来时的道路。雨水不停地冲刷,朔风不停地吹拂,曾经映着星星也映着战火的河流早已干涸。现在只有清风悠悠,碧草青青,一如两千年前一样。
照片连夜冲洗了出来,然而朵拉的拍摄技术并不高明,照片中竹木之简上的文字看上去很模糊,陆离教授使用VSC2000文检仪放大一万倍,然后用薄层扫描仪做画面清晰处理,再把每一个字都投影到背景墙上按照原先的顺序排列。
临风拿出一卷捆仙索,安装好钨钢箭镞,使用弹射器发射出去,箭镞拖着长长的捆仙索射进前方的岩壁,临风将捆仙索的另一端系在石亭的柱子上,这样也就做好了一条悬空的吊索。霍桑和陆离教授使用轮滑装置先后滑了过去,亭子摇晃了一下,塌了半边,时间紧迫,这座亭子随时都可能倒塌。
数天之后的一个凌晨,陆离教授发出了一声尖叫,这声音在寂静的凌晨听起来毛骨悚然。霍桑、朵拉、临风,还有军区首长都从睡梦中被惊醒了,他们从各自的营房里迅速穿衣起床,跑到陆离教授的临时研究室里,他们简直不敢相信—陆离教授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
陆离教授说:“也许几天,也许几年。”
陆离教授点点头。
霍桑说:“告诉我们吧,那竹木之简上究竟记载着什么?”
临风说:“那我们就飞过去。”
朵拉说:“这些天,陆叔叔在看着那些蝌蚪发呆,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
临风说:“我也没什么办法,我只知道这里很危险,我们应该尽快换个安全的地方。”
朵拉整天闷在军事禁区之内,她要临风带着她到处游玩,临风可以徒手杀死一只熊,然而对这个小姑娘却感到束手无策。他们跋山涉水,在一处红叶飘飞的树林里,朵拉和临风坐在一棵树下。
霍桑说:“秦始皇书案上放着的竹木之简,那上面记载着什么,其中肯定有深刻的含义。”
枫叶落了一地,厚厚的像是地毯,两个人躺在地上,临风看着天空说:“你知道吗,你让我想起了很多往事……”
军区首长说:“虽然我是个军人,但我也相信天数,有些事不是我们能够把握的。”
霍桑说:“你终于破译出竹木之简上面的蝌蚪文?”
首长说:“那上面到底记载着什么,怎么把你折磨成这样?”
霍桑说:“我很抱歉,吉斯夺走了黑刀。”
朵拉说:“我希望爷爷挖得慢一些,如果很快就挖完了,我和爷爷也要离开了,可是我还没想好怎么和你告别。”
首长说:“要不要召集全国的古文字专家帮助你一起破译?”
临风对她微微一笑。
朵拉:“爷爷,计算机显示我们生还的几率为825比1。”
临风向四周观看,他指着前方一处凹下去的岩壁说:“那里。”
朵拉说:“你有女朋友吗?”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