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八章 世界监狱

蜘蛛惊悚悬疑

吉斯的嘴角动了两下,没有说什么。
临风左手举起挪威雪人,右手一记重拳打在挪威雪人的眼眶上,另外几个犯人趁机也来打挪威雪人,公共卫生间内乱成一团,狱卒按响警报,持枪的狱警冲过来,所有犯人背靠墙壁立正站好,典狱长了解事情经过之后,看着临风缓缓说道:“你要么娶一个人,要么嫁给一个人。”
挪威雪人被捕的时候正在和邻居下棋,警察破门而入,挪威雪人推倒棋子,说了一句:“这一局,算是我输了。”
痛苦之王站在海边,他抽出那把黑刀,使出全身的力量横向一甩,刀身竟然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火焰。火焰向前延伸出去,一只飞翔的红嘴海鸥躲闪不及,被烧焦了羽毛落在海里。
临风和伊贺被安排在监狱重刑犯人A区。
临风说:“让我做同性恋吗,如果我拒绝呢?”
典狱长说:“你要在这个监狱里度过余生,剩下的生命还很漫长,所以,找个伴吧。”
临风穿上了囚衣。
临风:“放手,否则我打烂你的脸。”
挪威雪人:“我要是松开手,你的裤子就掉下来了。”
临风说:“你好。”
挪威雪人的最终被捕可以说是一场意外,他在酒后扬言要把同事的耳朵和上司的鼻子放在一起,同事报警,警察在他家里发现了肢解的工具,审判之后将其送进了所罗门世界监狱。
随后几年里,这样的人体雪人接连出现,贝尔根城市广场在圣诞节之夜竟然出现了三个雪人,人们感到极大的恐怖和震撼,凶手被命名为挪威雪人,谁也不知道凶手是谁,那几年,晚上没有人敢出门。警方一筹莫展,不得不寻求国际侦破专家帮助。
临风说:“是铁皮和石板。”
少年说:“这屋顶之上是太平洋。”
典狱长说:“现在就开始挑选你的夫人或者丈夫吧,我为你们主持婚礼。”
临风无奈地摇摇头,他感到恶心,随即,他想到了朵拉,一阵心酸。
挪威雪人愤怒地冲到临风面前,“你知道什么是雪人吗,你竟然没有听说过我的杰作?”
临风嗤之以鼻,将羽毛扔在了地上,“没有听说过。”
痛苦之王拎着刀,打量着沙滩上的四个铁柜子,柜子中的临风、伊贺、毒枭、东南亚抠肠者目光惊恐地看着痛苦之王。痛苦之王挥刀一甩,一道火焰划向毒枭,毒枭大叫一声,头发燃烧起来,典狱长解开裤子,一边尿在毒枭的头上一边对吉斯说:“这把刀归我了!”
所罗门监狱关押着世界十大变态杀人狂魔,虽然挪威雪人于数年前落网,但他的罪行依然令人闻风丧胆,在斯瓦尔巴群岛和扬马延岛一带,他的名字可以吓哭小孩。挪威雪人第一次犯罪就震惊了世界。当时,挪威北部遭遇30年不遇的大雪,天空中落下的雪花如同纸片那么大,一个早起的渔夫看到街道的垃圾桶边多了一个雪人,渔夫以为这雪人是孩子们堆的,也不以为异,等到天色大亮以后,渔夫才发现这个雪人的五官十分奇怪,仔细一看,几乎吓得魂飞魄散,原来这雪人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均系用活人的器官组装而成。巡警赶到现场之后,勘察发现,雪人的四肢也是用活人肢体做成的,初步判定,这是一起极度凶残、变态的恶性凶杀案件。法医的鉴定结果显示,这个雪人至少是由六名被害者的肢体和器官拼凑而成,该案件的恶劣程度可以说是世所罕见。
少年说:“知道头顶上是什么吗?”
狱卒:“你这辈子穿的最后一件衣服。”
狱卒:“好了,穿上吧。”
典狱长说:“这里都是成双成对的。一旦你有了伴侣,才不会被人骚扰。”
所罗门监狱每天放风三次,每次半个小时,囚犯可以单_色_书在电网围墙内的院子里活动。临风在公共卫生间撒尿的时候,挪威雪人手里拿着一片羽毛,另一只手抓住了他。
临风苦笑着,眼光环视着周围的囚犯,心里踌躇不定,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挑选谁。
少年说:“我叫小巴尔。”
临风说:“什么?”
另一个胳膊上刺满了文身的光头眯着眼睛看着临风,光头从枕头下拿出一片羽毛送给临风。小巴尔说这里的犯人用海鸟的羽毛当做情书,同性恋在这里非常普遍。随后,小巴尔向临风介绍了光头,光头外号叫做挪威雪人,世界十大杀人恶魔之一。
典狱长说:“找个人试试。”
临风疑惑地说:“我不明白。”
少年说:“铁皮和石板上面呢?”
典狱长说:“那就立刻枪毙你,我可不想大家为了你争风吃醋闹出什么事来。”
所罗门世界监狱关押着五百多囚犯,每个囚犯都是由各国选送的罪大恶极的人,这里是一个真正的地狱,剩余刑期就是剩余生命,终生不得保释。没有人可以越狱,只要是来到所罗门监狱的犯人就得死在这里。按照典狱长的话来说,即使屁眼里藏着一艘船也无法逃跑,岛屿周围遍布礁石,还有旋涡和暗流。岛上的那道电网围墙不是为了防止越狱,而是用来预防劫狱。四周的海水才是真正的围墙,每天都有卫兵在海岸上巡逻,或者说散步,这也成为孤独的象征,每隔两个小时,就有另一个士兵替代他站在沙滩上。
临风:“什么?”
临风说:“不知道。”
潮湿狭小的囚房内还关押着两个犯人,一个光头,胳膊上刺满了文身;另一个还是个少年,不到20岁,脸色苍白,委靡不振。
古特船长哈哈大笑起来:“这生意不错,现在很多爱斯基摩人都使用冰箱了。”
临风劝道:“你不要喝醉了。”
霍桑问道:“你的破冰船可以前往北极啊。”
格陵兰岛是世界上最大的岛,地处北极圈内,那里气候严寒,冰雪茫茫,80%的土地被冰层覆盖,海岸多年来堵满了难以逾越的冰块,在那里,会看到一种奇特的自然景象—结冰的海浪。临风和朵拉第一次站在结冰的浪花上,感到非常的惊奇,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一路上,他们历经艰辛,在马绍尔群岛遭遇过海盗,在夏威夷见过十米高的巨浪,在白令海峡与冰山擦肩而过,经过十几日的航行,他们终于抵达了格陵兰岛。
罗格将军说:“你可以把他们分成几组,进行竞争考核,采取优胜劣汰的方式。”
古特船长说:“是的,小姑娘,这个冰下城市简直像童话一样美丽。”
古特船长说:“走吧,我们先去坐电车,找个酒吧,一边喝一边说。”
古特船长带着大家走向冰原上的一个小木屋,屋顶压着厚厚地白雪,看上去很孤单。朵拉感到纳闷,这小木屋中怎么会有电车。走进木屋才明白,这里是一个入口,他们注意到向下的台阶都是冰砌成的,整个隧道都位于冰层之中。
霍桑和典狱长交换了一下眼色,很显然,这个水晶洞和他们要找的陨冰应该在同一个地方。
临风说:“好吧,不过,我怕……忍不住。”
临风说:“是的,只有死亡才能让我们分开。”
古特船长是爱斯基摩人和欧洲人的单色书网混血后裔,身材魁梧,眯着一双小眼睛,他在港口见到霍桑,哈哈大笑起来,先是握手,然后拥抱,最后用自己又大又红的酒糟鼻磨蹭霍桑的鼻尖—磨蹭鼻尖是爱斯基摩人最传统的礼仪。
朵拉说:“不管,我要你陪我一起喝。”
典狱长接过话:“我们要向爱斯基摩人推销冰箱。”
霍桑说:“和你喝酒,会有生命危险,我还记得上次你把我灌得大醉。”
典狱长说:“我喜欢这样的人,和我很像,不过,如果他让我们吃屎,我们也答应吗?”
古特船长给大家每人要了一杯威士忌,并且加上冰块,大家惊讶地看到冰块在杯中迅速裂开。古特船长介绍说,格陵兰盛产万年冰,冰层平均厚度为2300米,这种冰块的年龄超过上万年,冰块内含有大量汽泡,放入酒中,就会发出持续的爆裂声。
古特船长说:“欢迎来到格陵兰岛独有的冰下城市—世纪营。”
临风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说:“是的。”
临风苦笑:“我也想君子一些,可是控制不住。”
到了明年春天,整个城市会逐渐融化。
朵拉闭上眼睛,心跳得厉害,临风吻住了她……
古特船长的训练营位于格陵兰岛的最北端,每年都有大量的探险爱好者在此集训,任何人在进军北极之前,必须接受十分严格的特训,否则就是去送死。瑞士阿尔卑斯冰川、挪威萨米人居住区,以及俄罗斯新西伯利亚群岛,也存在着这样的极地训练营。
霍桑问道:“你刚才提到的水晶洞,能详细说说吗?”
古特船长说:“是的,正因为如此,我的训练营里人满为患,他们都报名想去。”
古特船长说:“那些训练营里的队员也交了很多钱,这么说吧,名额已经满了,船票早就卖光啦,我正为这事发愁呢,这些人来自世界各地,其中有爱好冒险的大学生、考古专家、想发财的无业游民、新闻记者,甚至还有一群来自赤道的游客,他们只在电视里见过冰雪,人太多了,都交了钱,而我只能选择一少部分,看来,我只能当一个骗子了。”
朵拉说:“北极是不是很冷?”
霍桑告诉典狱长,几年前,他和古特船长组织了一个北极科考队,准备向极点冲刺,然而遭遇了暴风雪,只有他和古特船长活着回来,其他队员全部殉难。古特船长在格陵兰岛开设了一个极地训练营,他们必须先到达训练营,然后搭乘古特船长的破冰船前往北极。
朵拉说:“不管在哪,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霍桑说:“是的。”
古特船长说:“好办法,明天就开始分组集训,我要展开魔鬼训练,只有优胜者才可以乘坐我的船去北极,这样,剩下的被淘汰者也没什么怨言。”
朵拉说好冷,临风抱住了她,过了一会儿,朵拉觉察到什么,轻轻地问道:“什么东西……那么硬?”
朵拉小声威胁道:“不许你再硬。”
霍桑说:“古特船长是个脾气古怪的人,无论他说什么,都要绝对服从。”
临风说:“我们可以互相温暖。”
他们坐上电车,穿过一个广场,来到一个冰屋酒吧。酒吧的墙壁上饰有华丽的冰雕,并配以多彩的灯光,有几根冰柱支撑着拱形屋顶,当然,屋顶也是冰砌成的,透气孔正滴着水。酒吧里客人很多,声音嘈杂,很多人都认识古特船长,纷纷和他打招呼。
朵拉笑着说:“呵呵,你是个坏蛋。”
朵拉问道:“大鼻子叔叔,你是说整个城市都是在冰层下面?”
朵拉说:“我要和你一起睡,即使爷爷不同意。”
临风抱紧她,不说话。
古特船长告诉大家,格陵兰的冬季来得很早,他的训练营位于最北端,所以当地气候更为严寒。漫长的冬季来临的时候,格陵兰人在巨大的冰层中间挖掘出一个城市,在雪地下面有警署、邮局、酒吧、旅馆、艺术画廊、冰雪迷宫和滑道,居民们乘坐一种小型的有轨电车在冰层隧道中往来穿梭。
典狱长说:“我们可以交纳费用,租用你的船。”
古特船长告诉霍桑,有个探险爱好者在极点附近掉进了一个冰洞,在冰洞下面意外发现了一个水晶洞,带回来一些罕见的红色和紫色水晶,但是他受到了什么惊吓,回来后就疯了,人们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也不知道那个水晶洞的具体坐标,然而这个水晶洞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前来寻找,找到水晶洞也就意味着会成为世界顶级富豪。虽然北极的冬天已经到来,但是北冰洋还飘着很多浮冰,海面尚未冰封,雪地摩托和狗拉雪橇不能够行驶,所以,很多人都滞留在这个冰下城市。
古特船长说:“老伙计,我们几年没见了吧,我要请你喝一杯。”
朵拉和临风碰杯,“这是我第一次喝酒,太好玩了。”
舰船驶离了淫魔岛,临行前,典狱长大发慈悲,释放了淫魔岛主。这帮穷凶极恶的人对临风和伊贺的救命之恩心存感激,临风也不计前嫌,他与吉斯的关系缓和了很多,寻找北极陨冰使他们结成了同盟。其实,对于恋爱中的人来说没有仇恨,一切事物都变得美好。
古特船长说:“你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也是为了寻找水晶洞吗?”
当天晚上,他们住在这个冰下城市的旅馆里,旅馆房间里的床都是由大块大块的冰做成,冰块上铺了木板和软软的防潮床垫,墙壁上点缀着五颜六色的灯。朵拉喝了几杯酒,脸红扑扑的,眼神朦胧,她醉醺醺地跑到临风的房间,像小兔子一样钻进临风的睡袋。
罗格将军说:“如果是这样,我们也加入训练营,和他们展开公平竞争。”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