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七章 地狱之门

蜘蛛惊悚悬疑

狱警使用切割设备打开铁柜子,吉斯的裤裆湿了一片,顺着裤脚有水流出来。两个狱警将吉斯拖到监狱围墙的拐角,一声枪响,吉斯发出一声惨叫,然后是手脚抽搐的声音,临风和伊贺面面相觑,不敢言语。
痛苦之王说:“吉斯没有杀死你们,看来,你们俩要再死一次了。”
典狱长摇摇头说,“为什么他要戴个口罩呢?”
临风和伊贺都明白了,吉斯和痛苦之王本来就是一伙的,按照世界格斗大赛的规则,临风和伊贺两个人都死去的话,冠军归第三名所有,在半决赛中伯巴铃当场死亡,所罗门痛苦之王名列第三,痛苦之王便指使吉斯制造恐怖袭击,本意是想杀死临风和伊贺,没想到两人都活着,按照大赛规则,痛苦之王依然名列冠军,获得了本届格斗大赛的巨额奖金和赌注。为了使警方不怀疑痛苦之王,吉斯便投案自首做出伪证,嫁祸给临风和伊贺。
向导开了一枪,丛林里窜出更多的马岛缟狸。
吉斯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警长说:“为什么要自首?”
吉斯详细地说起恐怖袭击案件中使用的火箭弹型号以及另外几枚定时炸弹的特征,这些细节只有警方内部才会掌握,警察用车内的对讲机向警署做出汇报,初步确认了吉斯就是通缉犯。
吉斯说:“良心发现吧。”
吉斯说:“是的,同伙向我索要酬劳,我付不起,于是他们就追杀我。”
吉斯说:“怎么来这么晚?”
典狱长虽然见多识广,但也吓了一跳,过了一会儿,缓缓地说:“现在,我只知道,我不太想强奸他了,我见过的猪屎都比他漂亮。”
朵拉看着画像说,“这个人,很面熟。”
所罗门世界监狱关押着各国臭名昭著的罪犯,这里是真正的地狱,汇聚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恶魔。每个罪犯都恶贯满盈,杀人这个词在这里会让人感到鄙视,杀人犯不配来到这个监狱,只有屠杀人类者才有资格。
警察说:“一个流氓。”
警长说:“谁追杀你?”
向导:“不是,吃人并不恐怖,恐怖的是这种动物喜欢侵犯人类。”
警长说:“如果你现在站在大街上,肯定会吸引那些杀你的人,他们像苍蝇一样,而你像个臭鸡蛋,他们只要一出现,我们就会捉住他们,你愿意戴罪立功吗?”
痛苦之王的手中还拿着秦始皇陵里的那把黑刀。
吉斯说:“樱花格斗场恐怖袭击案的通缉犯就是我。”
朵拉说:“你刚才说的喜欢强奸人类的是什么动物呀?”
典狱长看着伊贺,伊贺戴着一个树脂做的面具。
三人走在原始丛林里,向导背着猎枪,手持一把柴刀在前面开路,灌木丛中生长着很多笼中树。笼中树的形成非常奇特,最初,树的周围生长出一些藤蔓,将树包围,密密缠绕,直到树死亡,而后藤蔓中间形成一个天然的笼子,这也是古代亚马孙土著囚禁囚犯的所在。
典狱长说:“我今天心情好,我决定枪毙你。”
霍桑说:“继续寻找另外两块陨石。”
典狱长对着五个犯人讲话,身后站着一排持枪的狱警。
朵拉说:“我想再见他一面。”
吉斯吓得瑟瑟发抖:“别这样,我一看到枪就害怕。”
犯人的交接仪式在所罗门世界监狱外的沙滩上进行,临风、伊贺、吉斯三人都被装到一个铁柜子里,只露出一个头,铁柜子上所有的缝隙都被焊死了。这样的铁柜子一共有五个,除了临风、伊贺、吉斯三人外,剩下的两个铁柜子里装的是另外两个国家送来的罪犯,一个是世界著名的毒枭,还有一个是骇人听闻的“抠肠恶魔”,此人在东南亚一带臭名远扬。
霍桑说:“听凭上帝的旨意吧。”
“这么说,你是个商人。”典狱长问下一个,“你呢,都干过什么坏事?”
霍桑、朵拉、向导三人登陆的时候正是清晨,雾气弥漫,丛林里一片寂静。向导告诉霍桑,这个岛至少有30年没有人来过了,自己还是小时候和舅舅一起来岛上盗猎过袋狼,这岛上有一座山,山顶坠落过一块陨石。
典狱长对吉斯说:“老兄,干的漂亮,这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犯罪案件,几乎天衣无缝。”
当时正在举办一个歌星的演唱会,数以万计的狂热崇拜者高声呼喊着歌星的名字,人声鼎沸中夹杂着歌迷的尖叫。吉斯跑进了会场,几个凶神恶煞的人在会场门口守候着,看样子吉斯正在被人追杀。吉斯挤在狂热的人群中,大汗淋漓,一旦演唱会结束,吉斯意识到自己就小命难保。他急中生智,冲上台强吻歌星,保安将其拽住,以为吉斯是狂热的歌迷,也没有提高警惕。吉斯鼓起勇气,再一次冲上台,掀起歌星的裙子,在她大腿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女歌星的惨叫通过高分贝的麦克风传遍了全场,每一个观众都被这变故惊得目瞪口呆,吉斯被一群保安拖到后台,一会儿,警察就赶来了。
淫魔之岛位于南太平洋西部,岛上遍布着原始丛林,丛林里生长着一些巨型蕨类植物。
朵拉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尖叫起来,一只肮脏的灰色的马岛缟狸正跟在后面。
典狱长点点头,“你很招人喜欢,其他犯人会喜欢你的,你会有机会亲吻到自己的肠子。”
吉斯说:“除了监狱,我哪也不去。”
警长说:“你没想到两个人都没死。”
狱警将枪口对着吉斯,只等典狱长一声令下就扣动扳机。
霍桑说:“他是我们的老朋友,吉斯。”
吉斯说:“好吧,我说,有人追杀我。”
警长说:“为了逃命,所以你打算把自己送进监狱。”
抠肠恶魔说:“我愿意做小猫咪。”
抠肠恶魔说:“我喜欢把别人的肠子活活地从肛门里抠出来。”
临风面无表情看着吉斯,目光中带有愤怒的火焰。
警察说:“天,不敢相信是真的,今天可是我第一天上班啊。”
典狱长看着吉斯说:“我不喜欢有胡子的男人。”
吉斯说:“你他妈小心点,我可是贵重物品。”
警察说:“你是我逮到的最有趣的人。”
朵拉说:“难道临风哥哥要老死在那里?”
朵拉号啕大哭起来:“临风哥哥,你在哪里,快来救我们呀……”
吉斯说:“我真的不是坏人,我是被冤枉的,什么坏事都和我无关,你见到过尿裤子的坏人吗?”
所罗门世界监狱是一个孤岛,位于太平洋西南部。
狱警上前把面具揭开,禁不住尖叫起来:“哦,上帝啊。”
吉斯被带进警署接受警长的审问,警长看着吉斯,吉斯悠悠地吐出一口香烟。
典狱长说:“下面,我很想看看这把刀有什么神奇之处。”
霍桑说:“它们是动物界的淫贼。”
伊贺说话了:“我怕吓着你。”
典狱长说:“没问题,不过要从你的报酬里扣除一小部分。”
因为吉斯的证词,临风和伊贺一同获罪,三人的刑期累计高达600多年,终生监禁,不得保释。按照当地的法律规定,临风、伊贺、吉斯三人将被放逐到所罗门世界监狱,各大媒体都报道了此事。
朵拉:“吃人的动物吗?”
向导说:“我们会被咬死,然后被强奸,最后被吃掉。”
临风和伊贺看到这个人竟然是格斗大赛中的痛苦之王。
警长说:“你要是不老实,我们就把你放了,说你逃跑,然后我们开枪打死你。”
吉斯说:“你们俩买过彩票吗?”
一个狱警悄悄问典狱长:“你打算强奸他还是揍他一顿?”
朵拉说:“没有人能从那里出来吗?”
霍桑说:“吉斯真是一派胡言,不知道他做伪证能获得什么好处。”
吉斯说:“那好吧,我告诉你们,你们俩中奖了。”
吉斯对临风说:“老伙计,我没想到你会参加格斗大赛,这把黑刀真的值得你这样做吗?”
吉斯说:“有香烟吗?”
警察说:“贵重物品?如果你是个花瓶,你会变成碎片,等着进监狱挨揍吧。”
霍桑:“这座岛为什么叫做淫魔之岛?”
吉斯说:“你们俩是英雄,欢呼吧!”
典狱长:“你们好,小猫们,欢迎来到地狱,我只想讲一点,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现在都要变成小猫咪。不要企图建立什么秩序,在这里,我就是秩序。都干过什么,说吧,别不好意思。”
警察说:“你倒是挺能扯淡的,我买过,没中过。”
向导说:“是一种喜欢强奸妇女的动物,当然,它们也强奸男人。”
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废除了死刑,纵观整个人类刑罚的历史,各国的刑罚都是由苛酷到轻缓,由残酷到人道,这与人类文明的发展是相适应的,死刑的废除也是历史的必然趋势。人的寿命很少超过百岁,而在很多国家,竟有刑期大大超过了人生的极限。西班牙的两名恐怖分子制造了一起汽车爆炸案,致使二十一人死亡,四十五人受伤,因该国无死刑,法院只好处以1588年的徒刑。美国的戴维斯被古斯卡鲁兹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万年。邮递员布里埃尔·格兰多斯保持着世界上徒刑最高的纪录,据该国法律规定,丢失一封信判9年,他在9年中总共丢失信件4万多封,总刑期为384912年。
霍桑说:“从来都没有人成功地越狱过。”
吉斯说:“我的本意是杀死其中的一个,无论是谁都行。”
吉斯向警方声称他和临风是老朋友,一起参加过中国秦始皇陵的考古,格斗大赛决战前夕,临风和伊贺就奖金赌注一事进行协商,没有达成协议,临风就让吉斯杀死伊贺。在刺杀的时候,吉斯失手,伊贺出了更高的价钱要吉斯杀死临风,决战之际,吉斯伙同几个亡命之徒制造了这起恐怖袭击事件。
吉斯说:“我的同伙!”
吉斯点点头说:“我得在这里躲几个月,等过了风头,我再离开。”
三人慌不择路,在丛林中奔跑,马岛缟狸在后面紧追不舍,三人爬上一株巨大的笼中树,顺着树藤滑下来,这个藤蔓编织的笼子看上去并不怎么牢固,三人在笼子里束手无策,十几只马岛缟狸包围了过来。
过了一会儿,吉斯从拐角后笑嘻嘻地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两个警察将吉斯反手戴上手铐,按着脑袋塞进警车。
霍桑说:“关押在那监狱里的不是罪犯,而是恶魔!”
痛苦之王看着临风和伊贺:“欢迎来到我的家,这监狱就是我长大的地方”。
向导:“岛上有一种恐怖的动物。”
警察说:“看了。”
吉斯说:“这几天的报纸头条没有看吗?”
警长说:“你被无罪释放了!”
警方根据樱花格斗场的监控录像以及目击者的描述做出了模拟画像,向场内施放火箭弹的是一个中年男性,大胡子,30多岁,看上去像是意大利人。警方悬赏通缉,各大新闻媒体都发布了模拟画像。
另一个警察说:“哈哈,是吗?”
朵拉说:“我们怎么办?”
警长说:“那你就将事情的经过讲清楚吧。”
另一个警察说:“有。”
毒枭说:“我卖大麻。”
霍桑一再劝说朵拉不要相信小报上的新闻,朵拉还是感到悲痛欲绝,谣言很快被澄清了,警方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临风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等待下一步调查。案情僵持不下,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起恐怖袭击事件是临风和伊贺奖金协商未果引发的报复行为。如果临风和伊贺一旦获罪,两人将被判终生监禁。
向导说:“马岛缟狸!”
另一个警察说:“即使你是市长唯一的私生子,你也等着进监狱吧。”
向导介绍说,马岛缟狸是一种濒临灭绝的猫科动物,浑身长着浓密的短毛,背部颜色褐黄,有四道黑色纵纹,外形像是豹子,却是狮子的远方亲戚。马岛缟狸拥有所有猫科动物中最大的阴茎。一只成年马岛缟狸身长一米左右,生殖器官却足有18厘米左右,差不多是体长的1/6。马岛缟狸的交配时间最长可持续8个小时,像家猫一样,马岛缟狸的生殖器长有倒刺,让拔出这个动作变成一件痛苦而又漫长的苦差事。发情期的马岛缟狸极度危险,雄性马岛缟狸一旦找不到配偶,就会袭击猩猩、河马,甚至人类,咬死之后叼到树上进行交配。
另一个警察拿起报纸,将模拟画像和吉斯做对比,半信半疑地说:“还真有点像。”
朵拉说:“所罗门世界监狱很可怕吗?”
吉斯说:“求你了,别这样,让我待在监狱里吧,我喜欢监狱,我一出去就会被杀死。”
这是一张恐怖的脸,没有皮肤只有肌肉,因为天热的缘故,还有蛆从肌肉里钻出来。
几天以后,吉斯被捕了,确切地说他是自首的。
霍桑说:“我们就是去寻找这块陨石。”
典狱长对临风说:“你应该谢谢他,我现在没有性欲了。”
临风的肩膀顶着一棵血红色的树,除了伊贺和小巴尔,其他犯人都对临风敬而远之,挪威雪人向典狱长要求更换牢房,理由是这棵移动的树让他感到害怕,典狱长就把伊贺调换了进去,并且叮嘱伊贺说:“你现在的身份是园丁,应该照顾好这座岛上唯一的一棵树。”
临风说:“你心肠不坏。”
邋遢博士说:“上一次躺在这手术台上的人已经死了。”
神甫说:“慈悲的天主在冥冥之中正注视着你。”
邋遢博士拿起一针麻醉剂,恐惧使得临风闭上了眼睛,邋遢博士在临风耳边说道:“我做过一个人兽杂交的试验,让一个犯人和海豹交配,诞生了世界首例人兽混合胚胎,可惜只存活了三天。还开发过一种喷气式背包,可以让人在天上飞。还有,我是世界上第一个人工制造出龙卷风的人。我是一个科学家,从石器时代就是,现在我要用你做一个实验,如果成功将会轰动整个世界。”
毒枭气急败坏,隔着牢房的铁栏,猛地抓住神甫的领子,士兵慌乱地开了一枪,毒枭倒在血泊里,神甫叹口气,画了个十字。
痛苦之王笑着说:“也可能是魔鬼。”
神甫说:“天堂的大门已经为你打开!”
临风说:“他肯定瞎了。”
神甫说:“没有。”
神甫指着临风肩膀上的那棵树,轻声地询问邋遢博士这是怎么回事。邋遢博士告诉神甫,这棵树也是十字架的象征,如果成功存活,将会救赎很多受苦受难的人。
邋遢博士说:“不,他看到了天堂。”
邋遢博士说:“科学的解释,叫做—异己手。”
神甫说:“这也是魔鬼的诱惑。”
邋遢博士说:“你猜他看到了什么?”
神甫说:“她是谁?”
神甫说:“邪魔附身?”
邋遢博士说:“这只手很可能不再属于你了。”
神甫说:“男人大都有过,说实话,我也不例外。”
邋遢博士为临风做了一次全面的体检,临风身体健康,除了感到手臂麻木不听使唤之外,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在手术台上,邋遢博士将临风固定住,他对临风说道:“你知道吗?”
毒枭说:“你可以帮我弄到海洛因吗?下次带来,我有很多钱,多到你无法想象。”
临风的右手开始击打囚室的墙壁。
患有这种神经紊乱疾病的人,既不能控制“异己手”的运动,也不清楚自己的手将会做什么。存在这种症状的人经常觉得身体和手没有连接在一起,感觉到自己的手不是身体的一部分。因此患者意识不到异己手有时产生的一些奇怪的动作,例如做各种手势,将衣扣解开,或着殴打自己或别人。医学界一直都没有找到治疗“异己手综合征”的方法,最无奈的办法就是给这只异己手提供一个可以把玩的东西,让它分神,避免做任何对患者有害的事情。
临风肩膀上种植的这棵树苗长势良好,每隔一个星期,邋遢博士就做一次检查。临风的忍气吞声让大家感到惊讶,小巴尔曾经问过临风,你为什么不把它拔下来呢?伊贺也问起临风,为什么不把那个邋遢老头捏死?
邋遢博士说:“你的手也许会成为一件杀人工具,无意识地刺杀别人,或在睡梦中杀死自己。”
神甫说:“如果你想忏悔,请你跪下,天父会宽恕你的罪过。”
地球上有很多奇异的细菌,例如耐辐射球菌和氧化硫杆菌。耐辐射球菌,在核辐射垃圾桶里繁殖,第一次被发现是在1956年。氧化硫杆菌可以存活在硫酸之中,这是一种惊人的细菌,也是唯一可知的能存活在硫酸中的细菌,深海的火山口也生活着这种生物,毫无疑问,这种细菌也可以存活在木星或者火星那种恶劣的环境中。
神甫走在前面,痛苦之王和邋遢博士陪同他,还有两个士兵跟在后面负责护卫,因为上一个神甫被劫持杀害了。他们走到一个牢房门口,如果有犯人向神甫跪下,那就表示愿意忏悔。大多数犯人对神甫恶语相加,只有少数人会跪下忏悔自己的罪过。
邋遢博士解释说,“异己手综合征”是一种非同罕见的神经紊乱疾病,这种患者的手好像不受主观意识支配,自己有了思想。该症状是由大脑内侧前区的运动神经受损引起,通常在经过手术、中风或某种传染病后会患异己手综合征。
临风问道:“怎么死的?”
神甫来到临风的牢房门口,小巴尔已经睡着,伊贺看着监狱房顶的那个窟窿发呆,临风走到神甫面前跪下,低着头说道:“我很想她。”
挪威雪人欲言又止,想说什么但又犹豫不决。
邮差每隔一个月就会来到所罗门监狱,与此同来的还有教会派来的一个神甫。所有犯人在这一天都会变得很安静,他们阅读自己的信件,聆听神甫的祷告。邋遢博士从来没有收到过回信,也许他所寄往的那个小村落早已不存在。
神甫说道:“这只手属于上帝。”
神甫又来到一个毒枭的牢房前面,这个毒枭的头发被烧光了,他是和临风、伊贺一起被送进所罗门监狱的。痛苦之王向神甫简单介绍了毒枭所犯的罪行,神甫问毒枭:“吸毒是什么感受?”
典狱长说:“好吧,我看看这棵树开什么花,结什么果。”
邋遢博士说:“我给他移植了一双眼睛,一双白鳍豚的眼睛。”
毒枭说:“你的性高潮乘以1000倍获得的快感就是吸毒的感受。”
邋遢博士示意临风将手拿开,然后他把自己的右手伸到火苗上面去。他开始烧自己的右手,意志非常的坚定,没有闪躲,一动不动,临风看到他的手被烧得皮开肉绽,冒起难闻的青烟,邋遢博士依然无动于衷,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被烧,然后他对临风说:“我也疼,我的这右手啊,该烧,该惩罚,为什么呢,因为它写信,它违背了我的意愿,给母亲写了封信。”
临风是这样回答的:“我不敢!”
挪威雪人说:“我现在是在地狱里吗?”
毒枭说:“你做过爱吗?”
临风说:“什么都没有看到。”
临风的右手突然向神甫的肚子上重重地击打了一拳,神甫痛得弯下腰,临风急忙站起来解释自己根本没有冒犯神甫的意思,只是自己的手突然不听使唤了。神甫身后的士兵举起枪,邋遢博士按住枪说:“我早就预料到了,这确实不是他的错。”
临风试图用左手按住右手,制止这种不可思议的疯狂行为,但是右手根本不听使唤,直到鲜血迸出,然后,临风惊讶地看到自己的右手蘸着鲜血在墙上写下了两个字。
临风说:“什么?”
邋遢博士说:“可能是你肩膀上的这棵树,替换了你成了新的主人。”
邋遢博士:“感到疼痛吗?”
邋遢博士在实验室里点燃了一盏酒精灯,命令临风将自己的手放在火苗上。
临风说:“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我觉得自己快要活不下去了,可是我每天都在想她,无时无刻,如果能让我再看她一眼,即使是让我立刻去死,我也愿意。”
邋遢博士患有一种罕见的血液病,他要杀死一个人的话,只需要咬破自己的舌头,将带血的唾沫吐到对方脸上,对方就会感染。临风肩膀上种植的那株树苗,根系与临风的血管和神经连接在一起,这使得临风不敢轻举妄动。
邋遢博士说:“她已经死了。”
邋遢博士说:“我往他的眼睛里倒了一勺热油。”
挪威雪人想了想,恶狠狠地说道:“滚吧。”
邮差和神甫来的时候,一场飓风摧毁了监狱的电力设施,监狱房顶也破了个大窟窿,风停了之后,每个牢房里都点燃了蜡烛,这些蜡烛是一个公益学校的孩子们捐助给监狱的。犯人们享受着烛光,聆听着彼此的呼吸,没有人说话,整个夜晚都很安静。
临风说:“废话。”
临风说:“我的手不受控制,那么,是什么在控制我的手呢?”
毒枭说:“那你手淫过吗?”
神甫走过挪威雪人的牢房,挪威雪人说:“等一下。”
邋遢博士说:“手,也可以有自己的思想。”
临风肩部种植的是一株海柳,因为吸收血液为养分,海柳的枝叶都变成了红色的。
临风说:“我的手,怎么了?”
这株血红色的海柳长势良好,邋遢博士又注入了一种激素,没过多久,海柳就长出了毛毛虫似的花絮。邋遢博士用力一吹,红色的柳絮就在监狱里飘扬起来。邋遢博士在空中抓住一朵柳絮,放在嘴巴里咀嚼了两下,“味道不错。”
毒枭说:“那就让他看着,看我把你磨成粉,吸进肚子里。”
邋遢博士说:“其实这不是一株草,而是一棵树。”
临风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右手,说不出话来。
邋遢博士将这两种细菌植入植物的细胞,寄生有细菌的植物再栽培到临风身上。自然界的动物、植物、微生物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神甫说:“她就在你的心里。”
临风说:“你母亲多大?”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