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四章 刀山火海

蜘蛛惊悚悬疑

临风、伊贺、痛苦之王、伯巴铃四个人看着暴戾王,不知道他会杀掉谁。
主持人:“只有身经百战,才能成为人们心目中的英雄,现在我们来采访一下本届世界格斗大赛的十位英雄。”
朵拉说:“你要我吧……我还是处女,我怕你死了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霍桑说:“也是最肉麻的。”
主持人:“你的擒拿有多厉害?”
泰拳王开始拜拳,双手合十举于额际,向四周而转,然后屈膝跪地埋首不动,默默祈祷。在泰拳比赛中,选手在赛前都有祈祷仪式,头戴圣圈,形如花环,这个圣圈在泰语中被称为“望功”。泰拳非常凶残,很多比赛是致死方终,惨烈的格斗使泰拳手们不得不寄托于神灵,拜拳仪式非常神圣,这是交手前的礼仪,可以保佑胜利和平安,也是对祖先的膜拜。
临风两腿着火,咬牙忍住痛,他加速跑,也使用泰拳中的凌空膝击、旋转肘和连续侧踢,两腿就像风火轮一样,逼得泰拳王没有还手的余地。临风使出南拳中的扎花环,这是一虚招,泰拳王后退,临风出其不意,弯下身体,左脚踢中泰拳王的下巴。泰拳王身体后仰,临风两手撑地,双脚将泰拳王踢向天空,未等泰拳王落地,临风在空中一记盖腿,将其重重地踢到地上。
弟弟按住了哥哥的手,哥哥愤怒地甩开,给了弟弟一巴掌—这对连体兄弟在台下打了起来。观众一片哄笑,临风站在台上无奈地摊开双手。
弟弟说:“哥哥,我肚子疼,我们退出比赛吧。”
观众席上,朵拉对霍桑说:“爷爷,这肯定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深情最直接的爱情表白。”
临风先出手了,瞬间击出两拳,泰拳王双肘一横一竖护住胸口和面门。接下来,泰拳王以背肘、平肘、旋转肘、连续侧肘、正正合肘、反合肘、凌空飞肘发动一轮持续攻击,临风左躲右闪,以太极拳和咏春拳的勾离手防御化解对方的攻击。泰拳王飞身而起,双膝夹住临风的头,一招迅猛无比的下击肘,击向临风的天灵盖。如果这一记肘击打中临风,临风必死无疑,危急之中,临风双手垫住头部,挡住了这致命一击。
伊贺不说话,观众席上所有的人都屏声静气等待回答,然而忍者保持着沉默,5分钟过去了,主持人很尴尬,继而采访下一位。
临风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一旦被泰拳王的双膝击中,会死得很惨。他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特种部队教官,他所学习的不是华丽的功夫,也不是制胜的武术,而是血淋淋的杀人技巧。临风顾不上讲究什么武术章法,求生的本能使得他在危急时刻踢出一脚,这一脚正好蹬在泰拳王的裆部……
临风也曾学习过泰拳,自然懂得,他使出一招前敬酒,这也是中国长拳中的起手礼!
主持人:“中国功夫博大精深,流派众多,能否告诉观众你依靠什么闯入十强?”
主持人介绍说,这个魔鬼既是一个人,也是两个人,他们是一对连体兄弟,共同生活了25年,他们的性格各走极端,哥哥脾气暴烈,弟弟胆小懦弱,医学手术可以让两个人分开,不过他们始终认为两人同时存在才会有完整的感觉。
临风说:“我学过很多功夫,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此刻有个人在看着我,朵拉,我想现在有很多人都在听,你也在听我说话,在看着我,我想告诉你,朵拉,我要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我很想要你,除非是我受到严刑拷打,或者是生死攸关,否则我不会说出来,昨天晚上我拒绝了你,可是,我的心也在受煎熬,我想要你,每一天,每天都要,就这样一辈子。”
连体人单腿蹦跳着扑向临风。临风闪出一个空当,一记侧身垫步腾空侧踹,惊人的爆发力排山倒海般击中连体人胸部,连体人身体横飞着摔到了拳台外面。很快,连体人以假肢当成拐杖,再次登台,临风使出李小龙式三连踢,又把连体人踢出了拳台。
主持人:“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是杀手吗?”
泰拳王刚一落地,一招翻天膝迫使临风后退,然后泰拳王连续使出两个360度飞踢,接着一个腾空720度飞踢。世界上能连续使出这几招的不会超过三个人。临风接连后退,忘记了身后的危险,一下退到了火海之中。
泰拳王并没有为了拖延时间而消极防守,他又发动了一轮立体式进攻,拳、脚、肘、膝,以惊人的速度挥舞,一点也不吝惜体力。泰拳以凶狠著称,进攻即防守。很快,临风被泰拳王一记霸道的侧旋踢踢倒在地,接着,泰拳王一个前空翻,借助旋转和身体下垂的力量,以双膝凌空跪地的姿势击向临风的胸部,这也是泰拳中的必杀技。
魔鬼开始说话了,一个头对另一个头说:“哥哥,我不想回到马戏团里去。”
双方迅速站起来,转为防守,借此恢复体力。临风两腿着火,根本坚持不了多久,所以必须速战速决。
泰拳王俯身45度,低拳击颌,这是泰拳中的拜须弥山,向临风致敬的意思。
99lib•net痛苦之王握紧拳头,朝着自己的脸重重地击打了几拳,每一拳都让观众看得惊心动魄,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的是他又将自己的一颗眼球挖了出来,这眼珠是硅胶做的,他将眼珠扔到地上,眼珠反弹到主持人胸部又弹回到他手中。痛苦之王将眼珠放回眼眶,“我没有痛苦,为了参加这次比赛,我让世界第一流的医生切除了我的痛觉神经。”
主持人:“你为什么叫痛苦之王?”
暴戾王扣动了手枪扳机,子弹射向了临风……
格斗场内的观众一片哗然,起哄声响成一片,随之而来的是潮水般的掌声。
暴戾王说:“都别动!”
主持人:“你来自非洲贫民窟,一直生活在贫穷和饥饿的阴影中,我知道你有时也走入大自然和狮子老虎抢夺食物,我们有理由相信你会为自由和荣耀而战,因为只要获得冠军,你就会一跃成为你们国家的首富,听说你有6年时间,以捕捉毒蛇为生,所有的毒蛇见到你都会绕道而行,你捕捉毒蛇有什么秘诀吗?”
十强赛分成五组,格斗场内燃起熊熊大火,只留下中间一片圆形的空地。首先出场的是痛苦之王与印第安擒拿手,两人在空地上经过一番殊死搏斗,痛苦之王抓住了对方的手,随着清脆的骨折的声音,痛苦之王从容冷静地将对方的手指一根根掰断。接着出场的是美国拳王和黑市拳冠军伯巴铃,伯巴铃像一枚炮弹一样冲过去将美国拳王撞进火海。然后,伊贺对战非洲死拳传人,这个来自非洲的死拳传人意想不到的是—伊贺的出拳竟然比他还快。接下来的比赛中,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暴戾王击败了巴西柔术教练,最后,临风对战泰拳王。
印第安擒拿手:“我的五个手指就是杀人的武器,只需要把一根手指戳入对方的胸部,我就赢了。”
非洲死拳传人:“很简单,我出手比蛇还快,这也是非洲死拳的特点。我生活在一个被上帝遗忘的城市里,那是一个贫民区,充满着饥饿,如果有个天使飞过,我们会吃掉天使。”
几天之后,格斗场的四周立起防弹玻璃,场内用日本重握武士刀搭建起一个高塔平台,台子上放着一把手枪,枪中只有一粒子弹,这一场比赛的规则是最先抢到手枪的那个人有权用枪淘汰掉一个人,剩下的四个人将产生冠亚军的争夺者。
临风将朵拉推开,欲言又止,朵拉伤心地哭起来。
世界格斗大赛的十强之战结束,临风、伊贺、痛苦之王、伯巴铃、暴戾王五个人取得晋级资格。
哥哥说:“混蛋,我可不想放弃,我自己和他打。”
十强之战开始了!
连体人向临风冲了过来,临风后退到拳台的角落,连体人的四个拳头如同密集的雨点打在临风身上。哥哥攻击头部,弟弟攻击腹部和肋部,临风招架不住,倒地打了个滚,像蝎子一样倒立起来两脚蹬向连体人,接着一招形意拳中的落叶掌砍中连体人的左腿,顺势抓住右脚腕,用力一掰,只听得咔嚓一声,临风将连体人的右腿掰断了。临风以为连体人会痛得大呼小叫倒地认输,然而对方的拳头依旧如暴风骤雨般袭来,临风再次退回角落。
另一个头说道:“那就让他下地狱吧,那也是我们来的地方。”
这十强分别是:中国特种部队教官临风、日本伊贺忍者、美国拳王、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暴戾王、来自十字丛林的黑市拳冠军伯巴铃、巴西柔术教练、非洲死拳传人、泰拳王、所罗门痛苦之王、印第安擒拿手。
临风打量着面前的这个魔鬼。
临风身上伤痕累累,朵拉每次为临风包扎伤口都泪流不止。她和霍桑吵架,无数次要求放弃比赛。临风告诉她,没有人喜欢战争,但是自己是一个军人,所以不得不走上战场。在十强之战的前夜,朵拉穿着临风的衬衣走来走去,一会儿,她脱得一丝不挂,扑到临风怀里。
接下来的几轮比赛中,临风战胜了跆拳道世界冠军、极真空手道大师、国际自由搏击金腰带获得者……一路过关斩将闯进了本届世界格斗大赛的十强。
暴戾王说:“有一个人特别讨厌。”
连体人捡起自己的右腿作为武器—那是一个钢化假肢。
观众屏住呼吸,空气似乎凝固了!
两个人站在空地上,周围烈焰升腾。
比赛开始之后,在观众的呐喊助威声中,五个人迅速攀爬上武士刀搭建起来的高塔。最初,他们争先恐后,然而,跑在最前面的也是最危险的,因为背后的人可以将武士刀当成标枪投掷出去。塔分三层,每一层,他们都展开了激烈的搏杀。最终,五个人几乎同时登上平台。身手敏捷的伊贺刚把枪拿在手里,伯巴铃一脚踢中伊贺的手腕,枪飞在空中,正好被暴戾王一下抓住。
挪威雪人头戴木枷跪在地上,一个穿护士装的女人手里拿着一个粗的针筒,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罗格将军找到那把M134重机枪,痛苦之王也将焰火刀拿在手里,这时一群手拿来福枪的男人冲了进来,罗格将军开火,他们纷纷倒在血泊之中,山洞里那些女人吓得大叫起来。
朵拉和霍桑失散之后,被几只马岛缟狸追赶到海边。马岛缟狸步步逼近,朵拉跳进海水里,心里想着自己宁愿淹死也不愿被畜生糟蹋。靠近岸边的海水中生长着一种大叶海藻,名叫海洋百合,是分布在太平洋及南极地区的巨藻属,叶大如席,每片叶子下面都有一个浆果,浆果实际是空心的气囊,可以使叶子浮在水面。海洋百合一生只开一次花,花非常大,洁白无暇,盛开在海面上,带有气囊的根须深入水中,每次开花会持续一天,早晨开放,傍晚凋谢。
临风活动一下胳膊说:“我会,不过我们不能逃走。”
穿护士装的女人说道:“给你免费灌肠。”
过了一会儿,冰雪喷泉渐渐停歇,白色的雾气从洞口弥漫出来。
临风笑着回答:“是的。”
临风焦急地问:“朵拉在哪?”
临风拿着焰火刀跑到海边,在此之前,痛苦之王有点不好意思地感谢临风的救命之恩,并且把刀借给了他。
霍桑和邋遢博士看着山顶的一块大石头,这块石头就是他们寻找的陨石,霍桑和邋遢博士做了检测,结果很失望,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石铁陨石。
众人全部惊呆了。
邋遢博士看着星空说:“我小时候常常数星星,有一次,我数到了3804颗,我当时就知道,我是这个世界上数星星数得最多的人,没有人比我更多,你觉得,宇宙有多大?”
朵拉心里感到绝望,双手紧扣,低着头。夕阳照着海水,波光粼粼中可以看见彩虹七色,晚霞已经布满了天边,这朵海洋百合就要凋谢了,用不了多久,花瓣就会脱落下来,飘散在海中,朵拉也会被大海吞没,她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嘴唇吻在临风送她的戒指上。
痛苦之王被铐在一个十字架上,蒙着眼罩,一个穿皮靴的女人正在鞭打他。
这两个人就是临风和伊贺,他们潜入山洞,杀死淫魔岛主的两个随从,换上衣服,伊贺伺机将淫魔岛主劫持。淫魔岛主不敢轻举妄动,他的脖子上被锋利的刀刃划出了一道血痕,临风迅速将典狱长、邋遢博士、痛苦之王等人一一解救出来。
淫魔岛主说:“你们愿意加入会员吗,当然,得缴纳一定的费用,我们从不免费虐待。”
挪威雪人抓住虐待他的那个女护士的头发,对典狱长说道:“老大,给我半小时的时间。”
霍桑和邋遢博士面面相觑,两人都惊呆得说不出话来。
霍桑虚弱无力地说,“在海边,救救她。”
淫魔岛主说:“是的,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其中有企业家,有普通的公司职员,有邮差,有医生,什么人都有,但是在这里,他们只有一个名字—奴隶!”
朵拉睁开眼睛问道:“我们是在天堂吗?”
典狱长说:“难道有人喜欢受虐?”
挪威雪人惊恐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邋遢博士的手脚被固定住了,嘴里还咬着一个口塞,他趴在铁床上,口水直流,四个穿学生校服的女孩站在他身上踩踏,一边踩一边骂:“你这只臭哄哄的老狗。”
海岸上的几只马岛缟狸向临风扑了过来,临风拔刀,等到马岛缟狸靠近身边,他先是使出六和刀中的唐斩,紧接着一招日本剑道中的炎龙杀,然后进手连环,转身一记威猛迅狠的旋风车,最后跳起来,使出少林刀中的翻身砍,刀身带着烈火划破天空,顷刻之间,几只马岛缟狸倒地毙命。
众人目瞪口呆。
霍桑缓缓地睁开眼睛。
典狱长说:“有点难以理解。”
淫魔岛主说:“痛感也会带来快感,我让你尝试一下电刑的滋味吧。”
罗格将军被锁在一个狭小的笼子里,一个穿军装的女人严厉地审问他,并且将蜡烛滴到他的背部。
霍桑回答:“关于宇宙,我只知道—我知道得很少。”
两个小时后,伊贺跑回舰船,临风看到他身上多处受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伊贺简单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他告诉临风,淫魔岛主早有防备,一直等着他们自投罗网,他们冲上去之后就掉进了陷阱。伊贺趁人不备,施展忍术中的缩骨功,挣脱开手铐从笼中逃了出来,其他人都被锁在了奴隶山洞。
淫魔岛主问典狱长:“你们从哪儿来?”
淫魔岛主招了招手,两个头戴斗篷的随从抬过来一块锂离子蓄电池,淫魔岛主接好电源,准备把电夹放在典狱长身上的时候,其中的一个随从突然扣住他的手腕,反拧到背后,一把匕首顶在他的咽喉处。
典狱长说:“你是说,这些人,缴纳很多费用,就为了来这岛上做奴隶?”
典狱长坐在一个椅子上,手和脚都被铐住了。其余人都捆绑在一起,戴着脚镣,脚镣上还拖着铁球,霍桑躺在角落,因为昏迷不醒,所以只给他戴了一副手铐。
约克郡屠夫向那四个穿学生校服的女孩走去,他狞笑着说:“我大概需要一个小时。”
典狱长把淫魔岛主铐在椅子上,他拿起电夹,模仿淫魔岛主的语气说:“痛感也会带来快感。”
典狱长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洞里到底有什么?”
临风听到霍桑在巨型含羞草丛林里获救,和典狱长他们关在一起,朵拉应该也在这岛上,他当即决定去救他们。伊贺被捉之后,受尽了凌辱,他也想要报仇。两人商量了一下计策,从船上找了两把水手刀,抄近路返回奴隶山洞,淫魔岛主正在对典狱长他们拷打审问。
伊贺解开临风身上的绳子,问道:“你会开船吗?”
典狱长说:“我们都是科学家,做一些岛屿测绘工作。”
霍桑注意到山顶上青草遍地,唯独在这块陨石的周围没有任何植物生长,邋遢博士也感到难以解释。他们俩找了个简易的杠杆,所有人都过来帮忙,大家一起发力,撬开陨石,陨石下面显现出一个黑黝黝的洞。
马岛缟狸很有耐心,一直守候在岸边,看着自己的猎物。
临风跳进海中,向着海洋百合游去,他抱起朵拉。
当天晚上,众人在山顶宿营,临风和朵拉坐在角落里,两人久别重逢,自然有无数的话要说。典狱长已经控制了奴隶山洞,淫魔岛主沦为阶下囚,其他人都在大吃大喝,餐桌上摆满了龙虾、石斑鱼、象拔蚌、鲍螺等海鲜品。
朵拉爬到海洋百合之上,坐在又大又厚的花瓣之中,呜呜地哭了起来。
临风打开霍桑的手铐,霍桑的肋骨断了几根,脑震荡使他一直昏迷,临风心急如焚,将一桶水浇在霍桑头上。
淫魔岛主说:“哦,科学家,欢迎来到我的奴隶王国。”
邋遢博士想要探头去看,突然,砰的一声,一股白色的气体从洞内冲了出来,紧接着,冰块和雪花不断地从地下喷涌而出,喷到离地面几百英尺的高空,就像是一个白色的冰雪喷泉,蔚为壮观。此时正值初秋时分,看到冰雪,大家都感到不可思议。
一颗流星划过夜空,消失于天际。
鲁力高捡起一个冰块,随后哎呦一声,赶紧扔在了地上,那冰块冒着白烟,很快就消失了。鲁力高看着自己的手,手上起了几个水泡,手掌竟然慢慢变黑了。
雪花混合着雨从空中飘落,冰雪喷泉仍旧喷涌不止。
吉斯的双手反绑,被绳索吊在空中,他的上身赤裸,乳头上被几根针穿。
典狱长说:“狗屎。”
淫魔岛主说:“这里,所有的奴隶都是自愿的。”
邋遢博士和霍桑坐在一起,一堆篝火燃烧得正旺。霍桑的伤势并无大碍,邋遢博士还为临风做了手术,清除了他肩膀上残留的受难之树。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