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三章 丛林之战

蜘蛛惊悚悬疑

朵拉泪如泉涌……
两百多个勇士摩拳擦掌,丛林之战开始了,众人发一声喊,跑到池塘边,池塘里有几只鳄鱼像枯木似的浮在水面。一个人跳进池塘,身手敏捷,看来是个游泳健将,快要游到岸边的时候,一只潜伏的鳄鱼咬住了他,水花四溅,其他鳄鱼也包围过来,鲜血迅速染红了水面。
狼群散开,很快形成包围之势,慢慢走过来,临风和伊贺再次大吼,然而这次只是将狼群吓退了几步,一旦狼群意识到这两个人不具备攻击性,它们就会冲上去将临风和伊贺撕咬成碎片。
暴戾王高声对众人说:“我们大家参加这个比赛,公平的竞争,可是我发现了有两个坏人,两个人竟然想不劳而获,悄悄抢走我们大家的胜利果实,在这种情况下,圣诞老人也会发怒,怎么会有这么坏的小朋友呢,并且,他们俩对我们接下来的游戏造成了威胁,现在,我决定把这两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清理出我们的队伍。”
临风的床头有一个花瓶,他将瓶中的花拿出来。
临风问:“为什么?”
临风和伊贺手持最原始的武器走进灌木丛,来到一片老虎出没的丛林。他们时不时趴在地上查看着什么,通过脚印可以辨别出人群的方向,一些蛛丝马迹也能说明老虎出没的范围。
暴戾王说:“你们有两种选择,一、被鳄鱼吃掉;二、被狼吃掉。”
伯巴铃摇摇头说道:“你们不是很强大吗,我们这边也不欢迎你们。”
“用烟熏。”伯巴铃说道。
“还有你,”暴戾王指指伊贺忍者,“我不喜欢你们俩。”
两个人看着山顶的祭坛,祭坛中间的水晶球在阳光之下发出炫目的光芒。
临风对朵拉说,“这束野花是我在山顶采到的,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我敢说,从来都没有人见过这么漂亮的花,所以我想给花起个名字,这么美丽的花,我想,只有一个名字可以配得上,那就是—朵拉!”
临风说:“好吧,我选择第二种。”
看着大屏幕的观众发出一阵欢呼!
伊贺说:“没人会来救我们。”
伊贺说:“肯定是你。”
伊贺说,先干掉最大的那只狼。
临风用脚勾过来一段树枝,踩成两段,他用脚趾夹住一段树枝,插到伊贺腰部捆绑着的树藤之中,用两只脚慢慢搅动、旋转,这是简单省力的办法。一个野战部队里的司机知道如何拖出一辆陷在泥潭里的卡车,一个窃贼也知道如何用湿毛巾拧弯两根钢筋。伊贺很快明白了,他也按照临风的方法,用脚夹起树枝,搅动捆绑在临风身上的树藤。
伊贺说:“你救了我一命,但我并不领情。”
临风用冷杉的树枝做了两支标枪,伊贺选取大叶桑树的枝干做了一把弓,然后用蛇皮做弦,使用石片将荆条削尖成箭。弓和标枪经过烟熏火烤之后更加坚韧耐用,枪头和箭头都涂抹上了蛇毒,最后,两人用树藤做了一张网。
伊贺说:“上帝在哪里……”
伊贺说:“有没有第三种选项?”
快要走出丛林的时候,临风和伊贺看见前方草间卧着一只色彩斑斓的老虎,老虎正在啃咬着一具尸体,临风只觉得惨不忍睹,将头扭向一边。旁边的山涧里还有几只跌落的老虎,很显然,前面的人群利用地势巧妙地设置了一个陷阱。
众人纷纷附和。
丛林中隐蔽的摄像机也记录下了这一切,沸腾呐喊的观众看着大屏幕,朵拉攥着拳头,手心全是汗。
临风说:“我只是不想让你死在狮子手里。”
临风和伊贺看着另一边的伯巴铃。
一只狼从灌木丛中悄悄走近,猛地扑向伊贺,伊贺大吼一声,那只狼吓得一哆嗦,逃窜向灌木丛深处,其余的狼蹲在灌木丛里,用红红的眼睛观察着他们。
“你,别和我们在一起。”暴戾王对临风说。
伊贺忍者一个冲刺步,闪电般踢出两脚,暴戾王侧身躲过,临风也愤怒地使出少林罗汉拳中的折凤凰,扣住了伯巴铃的手臂,然而,众人一拥而上,拳脚相加,几分钟后,临风和伊贺被打倒在地,几个人七手八脚地用树藤将他们俩捆绑上。
洞里黑黝黝的,泛着凉意,临风也跟着人群向前走,蛇群虽然散尽,但仍然有零星的毒蛇发出咝咝的声音,不时有人被毒蛇咬到,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走出一个矿井式的出口,前面出现了一片灌木丛。
几天之后,临风胳膊上的伤口并未痊愈,还打着绷带,然而十强赛的争夺战开始了。临风的第一个对手竟然是个魔鬼,这个魔鬼有两个头,四只手。
主持人声嘶力竭的声音传遍全场,现在将上演原始的厮杀,真实地再现远古时代的生活。
临风说:“在这里!”
伊贺说:“好,我们一起想。”
两百多位勇士经过安全通道走进了格斗场中的原始丛林。
临风和伊贺被绑在了两棵树上。众人手拿树枝和石块,一路吆喝着走进灌木丛,几只狼的身影从灌木丛中掠过,它们似乎惧怕人群,其中一只狼看到了绑在树上的临风和伊贺,它发出一声嗥叫,率领几只狼向临风和伊贺慢慢逼近。
暴戾王说:“没有,选择一,你们俩将被扔进下面的池塘里,当然,你们俩身上会被绑上大石头。选择二,你们俩会被绑在树上,等着狼把你们吃掉。”
临风说:“快想办法,否则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主持人极其兴奋地喊道:“下面,我们将目睹狼是怎样进食的……”
临风手持标枪,助跑几步,猛将标枪投掷出去,标枪破空,插在那只狼的肚子上,其余的狼纷纷逃窜。
他是一个连体人!
主持人介绍说,丛林之战还没开始,就有一半的人临阵逃跑,退出了格斗大赛。剩下的这两百多位勇士是猎人还是猎物,他们赤身裸体走进丛林之中,没有任何武器,对手是凶猛的野兽,究竟谁会被吃掉?他们要打一场赢不了的战争吗?很多人会倒下,这里是长途旅程的尽头,这里是一个终点。然而,这里也是一个起点。对于真正的勇士来说,这片地狱丛林会让他们找到回家的感觉。
临风说:“我们要生死与共,肝胆相照。”
临风说,我来,我要报仇!
因为很久很久以前,人们就是这样生存的……
临风和伊贺蹑手蹑脚越过山涧,准备爬上山坡。突然,三只狮子从山坡上冲下来,伊贺手脚并用敏捷地爬上了一棵小树,临风拼命地跑,丛林里的那只老虎跃起来将他扑倒,然而狮子很快就赶到了,两只狮子和老虎撕咬在一起,另一只狮子张开血盆大口咬向临风,临风打了个滚,转身一记回马枪,标枪正好插在狮子的咽喉里。狮子狂吼一声,将头一甩,继续向临风咬了过去。临风急中生智,一招飞身头触,用自己的头顶在标枪的底端,标枪穿透了狮子的脖子,狮子踉跄几步倒下了,临风趁机跑开。
老虎败下阵来,一只狮子追赶着老虎跑进了灌木丛。
暴戾王命令一个人前去探路,那人畏缩不前,暴戾王威胁道:“你要不进去,我们就把你的尸体扔进去。”那人战战兢兢走进洞里,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那人跌跌撞撞地跑出来,浑身上下挂满了毒蛇,他倒在地上,身体抽搐几下死掉了。
当天晚上,朵拉为临风包扎伤口。
伊贺说:“你错了,我们只是互相利用。”
狼群慢慢逼近,临风和伊贺也加快了速度。一只恶狼冲过来,一口咬住了临风的胳膊,撕下一小块肉迅速跑回灌木丛,临风痛得大叫一声,其余的狼吓得止步不前。临风忍住痛,用力搅动木棒,狼群包围过来,一只狼在树后将爪子搭在了伊贺肩膀上,伊贺大喝一声,临风腰间的树藤应声而断。临风挣脱束缚,捡起附近一根尚未熄灭的火把,狼群怕火,纷纷后退。临风帮助伊贺解开了树藤。
观众欢呼沸腾起来,朵拉拿着望远镜寻找临风,她的脸红了,那两百多位勇士全部一丝不挂,朵拉放下望远镜,深呼吸,很快又举起望远镜,她的心狂跳不止—她看到了赤裸裸的临风。
几个人钻木取火,一会儿,浓烟滚滚飘进洞里,很多五颜六色的蛇从洞口蜿蜒爬出,众人纷纷折断树枝将蛇打死,然后在树枝上涂抹柏油松脂,做成火把。点燃火把的时候,两派人马爆发了一场殴斗,殴斗很快又平息了,众人打起火把,走进洞里。
临风说:“你觉得,咱们俩谁会被狼先吃掉?”
危急时刻,临风将树藤做成的网撒出去,正好网住狮子,狮子裹成一团在地上翻滚着,渐渐地没有了力气。
众人面面相觑,看来依靠个人的力量很难冲出这片丛林。很快,参赛人群划分出两个阵营,一边是以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暴戾王为首,另一边为首的是来自十字丛林的黑市拳冠军伯巴铃。两派人马各显神通,伯巴铃率领大家弄倒了几棵树,在池塘上搭建了简易的浮桥,暴戾王和另一部分人用石块砸死了很多鳄鱼,双方渡过池塘,来到蛇洞之前。
伊贺在树上向另一只狮子射出几箭,正中狮子的脖子,狮子被激怒了,跑到树下转起圈来,虽然箭头淬有蛇毒,但是狮子具有天生的免疫力,蛇毒也不会立即发作。伊贺手中的箭很快就要射光了,发怒的狮子猛地向树干拍了一巴掌,狮子力大无比,伊贺踩着的树枝咔嚓一声,他掉了下来,与此同时,狮子高高跃起,想在空中咬住伊贺。
临风说:“是啊,我们得自救。”
临风点燃了一堆篝火,狼群依然在周围虎视眈眈。
临风将刀入鞘,看着朵拉,目光中满是赞许之意。
一支箭嗖地飞来,射在一棵树上,羽毛颤抖着。
半夜时分,霍桑神色慌张地将临风和朵拉叫醒了。
在小矮人的攻击下,很快,土著人全部被打跑了。
突然,对岸又出现了一群印第安土著人,和那些小矮人不同的是,这些印第安土著人身材高大,他们披着树皮,身上插着树枝树叶,长得宽额高鼻,深目高眉,身上以红白两种主色调画着稀奇古怪的图案,诡异的脸上也布满红白皱纹。彩虹之剑有着瞬间冰冻的神奇力量,但是亚马孙气温湿热,很快就会融化,那些被冰冻的小矮人纷纷解冻,他们重新拿起弓箭。
朵拉站在船头,将手中的彩虹剑横向一挥,一道白色凛冽的光芒卷着漫天的雪花向前袭去,前方所有的树木顷刻之间结冰,组合成巨人的小矮人也被冻成了一座冰雕。朵拉又挥了几下,寒光阵阵,一波一波地击向敌人,周围安静了下来。朵拉将剑尖放在沼泽的水中,水面以剑尖为中心,辐射开来,整片沼泽都结成了冰。
箭矢如雨,一个白胡子的矮人牵着一只大青蛙指挥战斗。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青蛙,亚马孙雨林特有的奇异物种—南美巨蛙。体重有4公斤,若是将它的两腿拉开,身长可达1米多,弹跳能力很强,可以跳到5米多高。
白胡子小矮人把篝火上烧烤的食物递给临风,临风这才意识到饥饿,吃了两口,觉得食物有些古怪,他疑惑地问霍桑:“他们不吃人吧?”
他们听到怪异的声音从沼泽深处传来,这是骨笛的尖利声音,这种骨笛通常是用人骨做的,好像战斗的号角,越来越近。沼泽岸边的树上出现了很多黑皮肤头插羽毛的小矮人,他们的身高和儿童差不多,应该是亚马孙丛林中的一个侏儒民族。
霍桑确定了行进路线,只需要穿过一片森林,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他们行走在世界上最大的热带丛林之中,周围全是苍天巨树,枝丫相连,遮天蔽日,每一棵大树都被藤蔓植物所缠绕,垂落地面的气根也挂着丝状藤萝,密林深处不时地传来一两声不知名的动物叫声。临风在前面开路,跋涉了整整一天,三个人都累得筋疲力尽,朵拉说自己实在走不动了。
霍桑看看天色已晚,决定宿营。他们在树木之间悬起三张吊床,离地很高,这样可以避免大型食肉动物的攻击,为了不让从树洞里出来的害虫爬上吊床,吊床绳都涂抹了杀菌驱虫的酚油。
霍桑等人无处躲藏,僵持下去只能束手就擒,临风拔出焰火刀,朵拉抽出彩虹剑。
朵拉对这种露天宿营的方式感到很新鲜。临风悄悄对她说,今晚,你只能一个人睡了。朵拉瞪了临风一眼,用指甲掐他,临风装作很痛的样子,两人都笑起来。
朵拉说:“帮小黑人吧!”
很显然,这是亚马孙丛林中的两个食人族,他们爆发了战争。那艘船上的无头人应该就属于身材高大的印第安土著人,被小矮人割掉了头颅,现在,他们来找小矮人报仇雪恨。
霍桑三人被夹在中间,一边是身材高大的印第安土著人,另一边是亚马孙小矮人。
霍桑点燃一堆篝火开始做饭,但是出现了一点意外,三只火烈鸟从天而降,一头扎进篝火中,它们的羽毛燃烧起来,然后一头扎进水坑,身体光秃秃地跑走了。霍桑说,这种鸟用不了多久,会重新长出羽毛,它们和蛇蜕皮一样,用这种方式加快生长。
霍桑笑着回答:“并不是每个土著部落都吃人的,他们不吃人,喜欢割头。”
霍桑又点起一堆火,然而,这次是被一棵树给灭掉了。
樟柯树是一种奇特的灭火树,生有许多馒头大小的圆球,看似果实,只要树下有烟或者火,圆球就会喷出白色的液体泡沫,使火顿时熄灭。
临风愤怒地站起来,挥刀斩向那群以蛇为武器的土著人,刀身带着烈火划破天空。临风横向侧向用力甩了几刀,一道道火焰延伸飞出,顷刻之间,对岸的树木燃烧了起来,那些土著人身上也着了火,一个个抱头鼠窜。
这个木屋建造在一棵又高又大的树上,整个房间就是挖空树干建成的,临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站在高处,差点失足而坠,下面的情景更让他目瞪口呆。朵拉正在和一群小矮人手拉手跳舞,霍桑和那个白胡子小矮人坐在篝火旁打着手势交谈,周围的地上散布着一些茅草屋,墙上都挂满了飞镖吹筒、长矛、弓箭和漂亮的虎豹皮,看来这里是亚马孙小矮人的部落。
临风醒来时,他置身在一个木屋之中,木屋没有门,只有一个圆形的窗户。
临风笑了,“这么说,我们的敌人是一株大蘑菇?”
这些人被割断了头颅,从体貌特征上来判断,应该是印第安土著人。也许是亚马孙食人族杀死了他们,故意安排了这么一个血淋淋的叫人毛骨悚然的展览,让他们沿河示众,杀鸡儆猴。霍桑提醒临风和朵拉,目前已经进入了食人族的领地。
两边的土著和小矮人也亮出了武器,土著使用吹筒,小矮人使用弓箭。诡异的是,土著们装到吹筒里的并不是箭,而是绿色的小蛇;另一边的小矮人的箭头上也扎着红色的青蛙。霍桑恍然大悟,随即不寒而栗,土著人放在吹筒中的绿色小蛇叫做细盲蛇,体型很小,可以盘在一枚硬币之上,然而这种蛇的毒性足以杀死20万只老鼠;小矮人弓箭上装备的红色青蛙则是大名鼎鼎的美洲十大剧毒之箭毒蛙,体型小巧,剧毒无比,箭毒蛙的毒性冠于一切蛙毒之上,取其毒液一克的十万分之一即可毒死一个人。
霍桑用一种严肃的语气说:“咱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否则,它就要发动进攻了。”
朵拉问道:“爷爷,怎么回事,附近有什么危险吗?”
白胡子侏儒身材矮小,所以他牵着的这只巨蛙体型显得格外的肥大。
朵拉说:“我们知道有毒,不会碰的,放心吧,爷爷。”
一条小蛇落在船里,这是被土著人从吹筒箭中吹出来的。朵拉吓得躲藏在一边,临风捏着蛇的尾巴想把它扔出去,霍桑大喊别碰,然而,小绿蛇还是咬住了临风的胳膊。临风以特种部队教官的敏捷身手抽出匕首,将蛇斩断,然后划开胳膊,让蛇毒流出。
霍桑、临风和朵拉趴在船底,巨蛙怪叫了两声,很多毒蛙似乎听到了命令纷纷浮出水面,它们鼓胀起肚皮,最终爆炸,见血封喉的毒液四溅开来。岸上的小矮人五人一组并肩站在一起,然后站上去四个,接着又爬上三个,二个,一个。他们迅速组合成一个金字塔形状的巨人,纷纷搭弓射箭,投掷标枪。
临风和朵拉迅速地抽出焰火刀与彩虹剑,一场恶战难以避免。
临风问道:“我们帮谁呢,还是两边都打?”
临风血液中的野性被唤醒。他跳下船,趟水走过沼泽,一个身上着火的土著人在地上惨叫着打滚,临风一刀斩下去,然后提着那人的脑袋。临风大吼起来,声音像野兽般穿透丛林。
临风站在岸上,身体晃晃悠悠,这是蛇毒发作的迹象,尽管他用匕首划破了胳膊,让蛇毒随着血液流出,但还是有少量的毒素在体内蔓延开来。他努力想让自己保持清醒,然而还是感到头晕目眩,只看见大地迎面而来,接着便额头碰地失去了知觉。
有一个身材特别高大的土著人悄悄向临风接近,因为他的身上伪装着一些树枝,临风毫无防备,被那土著人拦腰抱住,眼看着长矛就要插中临风的脖子。临风临危不乱,攥起拳头,只伸出食指,使出全身的力气插入土著人的眼睛,接着转身一掌削中对方的咽喉,将焰火刀刺进了那土著人的胸膛。
霍桑、临风和朵拉走下船,站在冰面上。
第二天,临风完全恢复了健康,他们告别了亚马孙小矮人,重新上路了。
临风看着周围的小矮人,小矮人都笑起来,露出白色的牙齿。朵拉走过来说这是鬣蜥肉,已经吃了三天了,这三天以来,还吃过鳄鱼蛋,蜂蜜裹着的千足虫。临风这才知道自己昏迷了整整三天,那种蛇剧毒无比,若不是小矮人救治,临风只怕永远都醒不来了。
霍桑说:“前方树林里有一个蘑菇!”
霍桑满身白沫,狼狈不堪,临风和朵拉笑起来,没有火,三个人只好吃了点压缩食品,爬上吊床,沉沉地睡去了。
这些小矮人是亚马孙丛林中的一个部落,他们时常被其他部落欺负,领地被侵占,只好聚居在这片沼泽之中,尽管一再退让,有个部落仍然想赶尽杀绝。临风杀死的那个土著人就是对方的部落首领,小矮人表示感激,就将临风救起,一起回到了他们的村落。
朵拉看到了临风,笑着挥手。临风顺着一根树藤滑下去,小矮人发出嗬嗬的欢呼声,他刚一落地,就被小矮人围住了,俨然是一个英雄。小矮人拥簇着他走到篝火旁,坐下后,霍桑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一遍。
朵拉不好意思地说:“爷爷,看来我们得步行了。”
临风和朵拉不知道这两种毒物的厉害,霍桑还没来及提醒他们,两边的战争开始了。土著人鼓起腮帮,用力地吹出吹筒中的小绿蛇,小矮人也纷纷将刺有箭毒蛙的箭射出去。幸好两帮人互相射击,无暇顾及霍桑三人,然而,夹在中间就成了靶子,霍桑拼命地将临风和朵拉两人拉上船,警告他们趴在船底,不要乱动。
临风第一个念头就是被食人族活捉了,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被剥皮,想到自己被吃掉的情景,然而发现自己并没有被捆绑上,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心里开始担忧霍桑和朵拉。临风挣扎着站起来,推开窗户,然后,他惊呆了。
此时的临风,一脸凶神恶煞之相,在野外生存,唯一适用的就是丛林法则。人和动物一样,强者生存,如果心慈手软,就会被对方杀死,成为食物。朵拉对临风的血腥残忍也心感一悸,但更多的是关心他的安危。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