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一章 特异功能

蜘蛛惊悚悬疑

第二天黎明时分,临风和朵拉赶到了西安机场,在这里,他们和霍桑会合后将直接飞往日本。军区首长和陆离教授前来送行,离别时刻总是令人难过,陆离教授握着霍桑的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位老人相识多年,这次秦始皇陵考古更是让他们结下了深厚友谊,此去一别,不知何时再次重逢,又想起霍桑还要踏上寻找焰火刀的征途,茫茫世界,不知道还要经历多少磨难和艰险,陆离教授不由得黯然神伤,道声珍重,便扭过了头去。
朵拉伸了伸舌头,对临风说:“现在该打开那个包了吧。”
在飞机上,朵拉对霍桑说:“爷爷,你相信特异功能吗,昨晚,我看到一个人会隔空打物。”
临风发动汽车引擎,朵拉说:“那包里装着什么,是一本修炼气功的秘籍吗,为什么不现在打开看看?”临风摇了摇头。
临风回答:师傅,你说可以收我为徒,但是不会教我任何东西。
朵拉说:“爷爷,特异功能真的不存在吗?”
朵拉问:“你师傅教过你什么?”
瞎子老头走到院子里,临风和朵拉也跟着出来,瞎子老头说道:“我看看你现在的功夫怎么样了。”话音未落,他从门前拿起两块砖,先后扔向空中,临风纵步上前,没等砖头落地,一个直拳紧接着一个侧踢,将两块砖打碎。
军区首长拍着临风的肩膀说:“我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少年时期我踢过一场足球比赛,对方是高中生,而我们是初中生,天空下着大雨,闪电划空,我们在泥浆里疯跑,最终我们赢了,那场比赛让我终生难忘,我们站在操场上声嘶力竭地呐喊,每人都是一身泥巴,但是这泥巴是男人的象征,是光荣的象征……你即将踏上一条九死一生的路,随时都可能倒下,死去,然而,这条路登向世界之巅,登向世界之巅的光荣。”
临风:“是的,我们走吧,我已经没有家了!”
瞎子老头挽起袖子,站在院子中间,双手运气,朗声说道:“以心行意,以意导气,以气运身,无处不是圈,无处不是圆,妙手一着一太极,行气如九连环,无微不到,运劲如百炼钢,何坚不摧。”
临风说:“师傅,我想学气功。”
朵拉:“你怎么了?”
车驶进县城,在一个胡同口停下来,临风下车,望着胡同愣愣地出神。那些老房子,那些向北的窗户,使他产生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确信这情景在以前的梦里多次出现,他也曾在梦里多次回到这里。
临风说:“我有过十几个师傅,没想到这个师傅竟然是个沽名钓誉的骗子,他撒了一辈子的谎,到头来却和我说了实话。”
临风对朵拉小声说:“注意看,师傅要表演隔空打物。”
临风说:“他什么都没有教。”
瞎子老头看着天空,思忖良久,最终摇头叹了口气。他走回屋子,要临风和朵拉站在院里等着,过了一会儿,他拿出一个油布包,对临风说道,这是我守了一生的秘密,你们走吧,永远也别再来,还有,千万记住,这个包要等到明天天亮的时候再打开!
邻座上的一个乘客说:“什么是第六感?”
临风:“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
瞎子老头大喝一声,转身推掌,几米之外案子上的那块砖应声而倒,断成两截。
瞎子老头说道:“20年前,你只有10岁,你在我家门前跪了一天一夜,当时还下着大雪,你可记得我对你说过什么?”
临风和朵拉看着那间屋子,屋子里漆黑一片。两个人走进去,在这间黑暗的落满尘埃的屋子里,窗帘拉上了,没有一缕光线照进来,竟然有一个老头在看书。临风拉亮电灯,朵拉注意到这老头是个瞎子,看的是盲文。临风喊了一声师傅。老头叹口气说,已经好几年没人来看他了。老头合上书,对于一个瞎子来说,他看那些书,用手触摸那些凸起的盲文,也许不是为了摆脱孤独,恰恰相反,而是保持孤独。
瞎子老头赞许道:“不错不错。”
临风和朵拉驱车一天,赶到河南省温县陈家沟,这里是太极拳的发源地。太极拳有两大分支,一支传承于武当派武术之中,另一支最早传习于河南省温县陈家沟陈姓家族中。车驶进一个村庄,小路上的羊群正在归家,暮色苍茫,炊烟弥漫。
临风打开怀里的油布包,里面只放着一张纸。临风看到纸上的字,不禁苦笑起来,霍桑和朵拉也凑过来看,那上面写着一行字:我是个骗子。
瞎子老头说,“不传!我收你为徒时就说过了,不会教给你任何东西。”
朵拉:“你家在这附近吗?”
临风闭上眼睛,多少往事,一幕一幕像电影在眼前闪过,有些事他还能记起,有些事却永远存在于遗忘中了。他想起小时侯,院里的雪花洋洋洒洒地下,石榴树孤零零的,他对着窗玻璃哈气,那一个个小小的圆,很快被冷气凝固了,终于消失了,不见了,一如这过去的岁月。
临风小心翼翼接过油布包放到怀里,和师傅道谢告别,走出了院子。
瞎子老头挽起袖子,又将两块砖先后抛向天空,也许是他眼神不好,有一块砖扔得很远,眼看着就要落到院墙外面,瞎子老头使出陈式太极拳中的上步七星,然后一招独立托掌接住一块砖,以转身摆莲姿势将手中的砖头扔出,只听砰的一声,正好击中那块落向院子外的砖。
瞎子老头让老婆婆将一块砖放在几米之外的一个案子上。
霍桑说:“隔空打物又算什么,我亲眼见过一个人腾空穿越玻璃,还有透视,瞬间移动,用一个小水杯倒出来一盆水,然后用意念把一盆水分开—这些只是魔术而已。”
霍桑说:“科学实验表明,人类除了有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五个基本感觉外,还有第六感。第六感是一种神秘的感知事物的能力,不同的人会有程度不同的反应。例如,曾经做过的梦在现实中竟然发生了。例如,到一个从未去过的新地方,却发现非常熟悉那里的景物。例如,常有正确的预感,会不时听见无法解释的声音。”
临风和朵拉在路口下车,来到一处农家小院,一个老婆婆正在院里喂鸡,临风走上前问道:“陈师傅呢?”老婆婆说他在屋子里看书。
霍桑说:“有些神秘的事物是科学无法解释的,并不能全部否认,科学无法解释是因为科学没有发展到能解释的地步。人的常识往往会影响人的正确判断。一个下水道井盖上怎么可能站下二十个人,但参加一次拓展活动后会发现真的可以做到。蚊子的嘴能够刺穿水牛的皮,树木可以从石块下面长出来,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都蕴涵着强大的能量,普通人只有在某种特定的时刻才会激发生命中的巨大潜能,例如一个母亲掀起卡车拯救车轮下的孩子。1900年的人不会相信人类可以登上月球,古代传说中的千里眼和顺风耳变成了现在的可视电话。人类有很多潜能都没被开发出来,例如人的智慧、记忆能力和第六感。”
朵拉拍掌喝彩!
临风点头说:“是的,师傅,我需要你的帮助。”
临风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飞机一阵颠簸,临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乘务员在广播中安慰大家说,飞机在海洋上空遭遇强气流,请大家系好安全带。机身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临风透过窗户看到飞机正在穿越乌云,突然,朵拉大叫一声—他们看见一道闪电击中了机翼,接着,飞机头朝下倾斜,急速向海面坠落!
瞎子老头回过头来,惊讶地问道:“你要去参加世界格斗大赛?”
临风说:“师傅,传我气功吧。”
霍桑说:“你的这个师傅其实用心良苦,他并不是什么都没传授于你,至少,他教给了你两个字:自信。你和那些参加世界格斗大赛的选手一样,都是血肉之躯,你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陆离教授和军区首长挥手告别。
老婆婆将断砖拿给朵拉看,朵拉目瞪口呆。
朵拉说:“求求你,教给他吧,临风哥哥要去参加世界格斗大赛。”
霍桑说:“不出所料,他们也来了,看来,要请教一下专家。”
临风小心翼翼地划桨,不敢惊动它们,一会儿,小船就驶进了亚马孙河。到了主河道,亚马孙河变得像大海一样宽阔,他们的小船犹如一片树叶,在惊涛骇浪之中沉浮。岸边的景色也变得美丽缤纷,令人眼花缭乱。
霍桑租用了一艘印第安人造的独木舟,船体是用一段圆木挖空而成,长度大约是20英尺,宽处两英尺,这船正好够装三至四人和他们随身携带的物品。
临风呵呵一笑:“别说蝴蝶,逃离所罗门群岛的时候,我还有过驾驶鲸鱼的经验。”
小船驶过的沼泽水面趴着各种各样的青蛙,这里简直就是青蛙的王国。很多青蛙见到船都纷纷逃跑,只有一种黄褐色的蟾蜍趴在浮萍上无动于衷,它们身上长着毛,看上去丑陋无比,等到船接近的时候,它们竟然将自己四肢的骨头折断,像爆豆一样发出啪啪的声音,露着白色的骨茬,企图吓退入侵者。
霍桑拨了一个电话,对方告诉他,电子地图上那些虚线的意思是未经考察,那是绘制者从未到达的地方,一个隐藏在森林中的神秘未知世界,卫星地图和电脑上也没有查询到任何相关资料,也许,地球上只有这一个地区,在其腹地隐藏了这么多的秘密。
近处的河岸上长满鲜花盛开的树木,一株株盛开的花树,姹紫嫣红。水鸟栖息在树上,鸟儿种类繁多,颜色各异,啼鸣婉转,错落有致,它们使大森林生机盎然。一株高大的花树就是鸟的天堂,最令人惊叹不已的是美洲的热带巨鹳,这种巨鸟有一人多高,像滑翔机一样张开翅膀飞下来,气质尊贵优雅地在河岸上踱步。
一片粉红色的云彩在河流上空飘过,接着,一片绿色的云彩也从他们头顶缓缓飘过。
朵拉惊叹着,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爷爷,瞧,那片粉红的云,还有绿色的。”
三人登上独木舟,临风划桨,这里是亚马孙河的支流系最繁多的地段,星罗棋布的河流遍布其中,两岸风光秀美,鸟语花香,朵拉情不自禁地哼起歌来。
临风仔细打听了那些人的相貌,说道:“这五个人很可能是典狱长他们。”
霍桑说这种蟾蜍叫做骨折蛙,遇到威胁时,会将自己的骨头折断。有些动物采用自残的自卫方式,例如壁虎自断尾巴、火蜥蜴让肋骨穿透皮肤。这时,沼泽上有一艘木船像幽灵似的顺流飘来,船上坐着七个黑人,但没有一个人划桨。他们一动不动,临风不由得提高警惕,将焰火刀紧紧握在手中。隔着水面,也听不到他们的说话声。那艘船悄无声息地慢慢接近,一股寒气顺着血管蔓延,霍桑三人被一种莫名的恐惧震慑着。离得近了,临风擦擦眼睛,仔细观看,那几个人仍旧纹丝不动,沼泽中的雾气越来越浓,临风睁大眼睛,这次他看清楚了,朵拉也尖叫起来—那七个人都没有头。
霍桑说:“是蝴蝶,整整上亿只蝴蝶,这种蝴蝶还会步行。那种绿颜色的云,是长尾小鹦鹉排列而成的。亚马孙丛林中,什么颜色的云彩都有—红的,黄的,甚至还有七彩的,等你们看到鹦鹉云和鵎鵼云就知道了。你们会以为一幅色彩斑谰的画,在空中浮动,不过,我们最好不要见到黑颜色的云彩。”
霍桑说:“世界地图上的北纬5度至南纬20度,西经80度至西经50度是亚马孙河流域,打开亚马孙河流域的地图,也按照这个十字坐标,依次缩小范围,最终就会缩小成一个点,那也是上帝指引我们要去的地方。”
小船被浪头卷起,继而被平滑地送进一片沼泽。
这种沼泽是河水漫过堤岸形成的,树木全都浸在水中,沼泽深处万籁俱寂,藤蔓植物爬满大树,有时要用手分开垂下来的紫色花藤,一个池塘连接着一个池塘,每个池塘都碧绿如玉,清澈见底,河底的小鱼一览无余。
临风划得筋疲力尽,但是岸上的风光又令他心旷神怡,朵拉突然指着前面,霍桑喊了一声糟糕,一个大浪如城墙那么高卷了过来,与其说是大浪不如说是海啸更恰当。这种浪潮雄伟壮观,一堵白墙迅速推移过来,涌潮来到眼前,有万马奔腾之势,锐不可当。
寂静的沼泽中,突然传来一声蛙鸣,随即所有的青蛙都叫了起来。这片沼泽中,亿万青蛙和癞蛤蟆的齐鸣同样令人毛发倒竖,简直震耳欲聋,它们的叫声一会儿像雷声轰隆,一会儿像呜咽呻吟,一会儿又尖锐刺耳,此起彼伏,连绵不断。
霍桑告诉他们,这种小鱼生性贪婪凶残,叫做锯齿鲑,还有一个骇人听闻的名字叫做食人鱼。不管是动物还是人,只要在水里擦破点儿皮,锯齿鲑嗅到血腥味,马上就会扑过去,这种鱼身子很短,仅一英尺,看上去像河鲈一样温良驯顺;一旦张开嘴,便露出两排半圆形的牙齿,凶相毕露,牙齿像剃刀一样锋利。无论是鳄鱼还是森蚺,若是跑得慢了,就会变成一副骨架。不止一个独木舟划手,把锯齿鲑从水里捞出来时,被它们把手指齐嚓嚓地咬掉。只需要咬一口,切割手指的手术就完成了,锯齿鲑上下颌的力量之大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霍桑只有苦笑,把电话递给临风,临风听到的是陆离教授的声音,这使得他像个孩子似的高兴起来,分别后,一直没有对方的音讯,彼此心里都很是挂念。陆离教授在电话中告诉临风,秦始皇陵博物馆已经建成,等着他们凯旋归来。朵拉也在电话里向陆离教授问好,陆离教授说,不管世界末日是真是假,目前已经找到两块陨石,剩下的最后一块陨石也要尽快找到。
朵拉说:“我讨厌他们,希望他们被丛林里的食人族捉住,爷爷,食人族是什么样的呀?”
七个无头人坐在船上,这艘怪异的船和霍桑等人的船擦肩而过。
一些人跪了下来,张开双臂,看着空中的雪花喃喃自语。
临风说:“相当于中国的三分之二的国土面积,这么大的范围,怎么寻找?”
霍桑经过简单计算,用PDA手写笔在亚马孙河流域的电子地图上点了一下,那个点随即被放大,但是只能看到一些虚线,没有任何相关资料。霍桑询问租船的印第安老者,老者摇摇头,表示自己从来没有去过那地方,还告诉霍桑,一个小时前,有五个凶神恶煞的人也打听过那里。
朵拉说:“闭嘴,我自己会,就好像你常常驾驶蝴蝶似的。”
霍桑打开卫星电话上的电子地图,确定方位之后,他们在沼泽中捕捉到几只大蝴蝶,用绳子系在船头,让它们拖着小船前进。临风告诉朵拉,如何牵引绳子,引导蝴蝶按照正确的方向前进,其实和驾驶马车没什么区别。
霍桑打开Iridium卫星电话上的电子地图,说道:“亚马孙河流域面积622万平方公里,约占南美大陆面积的35%,包括巴西、玻利维亚、秘鲁、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委内瑞拉等国大部或部分领土。”
临风和朵拉看得触目惊心,一条蟒蛇吞没了一只鳄鱼,但是瞬间又被小鱼吃掉了。
从基多旧城搭乘9个小时的班车就到了普图马约。这里是一个小城,映入眼帘的是破败的砖房,灰白的马路,小城周围就是亚马孙热带雨林。以前,每逢汛期来临的时候,河水就会漫过城镇,这里也就成了一座空城。自从哥伦比亚政府在这一带发现了石油之后,就加高地势,建造防洪堤坝,小城慢慢地发展起来,但是取而代之的是森林的减少,生态体系的破坏。号称地球之肺的亚马孙雨林涵盖了地球表面5%的面积,制造了全世界20%的氧气和30%的生物物种以及地球表面1/5的淡水,由于遭到盗伐和滥垦,亚马孙雨林正以每年7700平方英里的面积消退。
霍桑说:“不知道典狱长那帮人在什么地方,他们肯定也在路上。”
挂了电话之后,霍桑说:“必须要抓紧时间,我能想到的,邋遢博士也能想到,要赶在他们前面到达上帝坐标的位置。”
独木舟驶进一条水巷,岸上芳草萋萋,一只绿色的角蜥在水面跑过,停在芦苇之上,桨声阵阵,角蜥以为遇到了什么危险,眼睛喷出鲜血,可以喷一米之远,连续喷射六次。临风看到前面一截大圆木挡住了去路,等到小船驶近,才发现这是一条绿色的亚马孙森蚺—全世界最大的蛇,有十米之长,粗如成年男子的躯干。水流缓慢,临风将小船停在岸边,等待大蛇游过去,但是大蛇俨然不动,原来它在伺机捕猎凯门鳄。一只倒霉的鳄鱼从岸上游回水中,亚马孙森蚺张开血盆大口,咬住凯门鳄,扭转着身躯将其缠绕,吞下去之后,水面泛起阵阵涟漪,大蛇看上去有些慌乱,试图尽快游走,但是它刚吃下一只鳄鱼,身躯巨大,动作迟缓。水底游上来一群鱼,成群结队地在水面蹦跳着,它们露出牙齿,向着亚马孙森蚺蜂拥而至,只用了10分钟,这条世界上最大的蟒蛇连同刚刚吞到肚子里的鳄鱼都变成了骨架,缓缓地从河面沉下去。
朵拉挤出人群,临风挽住了她的手,和霍桑一起离开了旧城广场。
霍桑对这把彩虹之剑,做过科学检测,但是没有一种仪器能测出彩虹之剑有着多么低的温度,仪器只要接近彩虹剑就会冷冻结冰。宇宙中最低的气温—绝对零度。太阳系没有一个地方有这个温度,人类也不可能制造出来这个温度,只能无限接近。绝对零度在太阳系之外的宇宙中是存在的,在星际空间的深处,在人类未知的地方,有着温度极低的冰冻天体,霍桑推测,彩虹剑很可能是冰冷天体的内核,经过漫长的光年旅行,陨落在地球之上。
所有的人都抬着头,这是令他们终生难忘的奇异景象—彩虹剑发出夺目的光芒,寒气逼人,上方的空气冷凝结晶,雪花纷纷洒洒飘落下来。这些生活在赤道上的人,一生都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雪花,就连主持人和刚才那几位幻术表演者,脸上也满是惊讶的表情。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