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章 溶洞怪物

蜘蛛惊悚悬疑

临风粗暴地将朵拉推进水里,朵拉拼命游了起来,一边游一边关切地回头看。临风站在湖中间的岩石上,将一块大石头举过头顶,看来他想把章鱼的脑袋砸烂,但是,那只章鱼竟然不见了。
霍桑的声音颤抖,好像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这,不可能。”
朵拉对临风说:“你很了不起,我早就想对你说了,可我不好意思。”她语速很快,眼中还闪烁着泪花。
有一种动物具有很高的智慧,可以像人类一样用两只脚走路,在水里还会拟态成海蛇、狮子鱼、珊瑚,并且能够根据周围的环境变换身体的颜色,有时攻击船只,即使是鲨鱼也难逃它的魔掌,这种动物的名字叫做章鱼。
然而,奇迹发生了。就在章鱼准备将临风塞进嘴巴的一瞬间,临风拔出那把插在章鱼眼睛中的匕首,然后刺向章鱼的另一只眼睛,这为他争取到了一点时间,他将刀尖刺进章鱼那扁平的黏糊糊的头部,向四周挖出一个圆圈,他割下了它的头。
章鱼开始进攻了,两根触须像鞭子似的猛然抽了过来,临风使出了一招极真空手道中的凌空舍身踢,踢开一条触须,然而,朵拉被另一条触须卷在空中,眼看着章鱼就要把她拖向水里,临风的手一扬,军用匕首飞出去正中章鱼的眼睛,章鱼吃痛,松开朵拉,爬回到岩石的另一面。
霍桑问:“你相信有怪物吗?”
吉斯对临风称赞道:“我一直以为你是个白痴呢。”
走上一处天然的悬空石桥,朵拉从地上捡起什么东西,“爷爷,我有发现,这是一根价值几亿美元的翡翠筷子吗?”
他们看着半掩在水中的那扇门。
临风点点头,用牙齿咬住军用匕首,两个人走进湖里,慢慢地向前游。游到一半的时候,身后水波汹涌,不知道是什么怪物从后面跟了上来,它的速度非常快,临风和朵拉爬上湖中间的一块大石,看到身后有一个很大的黏糊糊的物体浮出水面,又圆又扁的脑袋上有两只邪恶的大眼睛,这双眼睛正看着他们。
朵拉说:“不。”
朵拉说:“吉斯叔叔,它们真的不吃人吗?”
吉斯大声喊道:“它在上面。”
众人低头观看,桥下的每个潜水洞里都有一堆东西,在航标灯的照射下,看上去就像是一堆堆紫葡萄,它们浸泡在水中,晶莹而透明。盗墓贼吉斯向桥下扔了块石头,石头落在一堆“紫葡萄”之中,除了水花四溅,再也没有任何动静。吉斯对朵拉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长,哪有什么大舌头?”话音刚落,无数个潜水洞中都吐出了红色的舌头在空中舔了一下。
巨型蝾螈呲牙咧嘴,它的舌头已经舔到了考古队员的脚,女队医吓得跳了起来,危急时刻,临风挺身而出,巨型蝾螈发出吼声,张开大嘴咬向临风的腿,临风一个漂亮的侧空翻避开攻击,刚一落地,巨型蝾螈的尾巴又卷了过来,临风这次没有躲避,而是顺势抱住蝾螈的尾巴,转身将它从桥上甩了出去。
这时,从洞中纷纷爬出一些像蜥蜴又像鳄鱼似的动物,它们看上去奇丑无比,腹部有不规则的桔红色斑块,用四肢爬行,吐着长舌头。蝾螈是一种水陆两栖动物,全世界大约有400种,中国比较常见的有红腹蝾螈和蓝尾蝾螈。这种动物一般不具有攻击性,在日本,常被作为玩赏动物。
临风抬头观看,章鱼的一条须抓着顶部的钟乳石,其余七条须突然攻向临风,临风没有躲避,因为他知道自己躲避不了。
朵拉说:“你会被吃掉的。”
霍桑拿过来一看,笑了,“这只是一根普通的塑料筷子。”
考古队沿着下水通道前行,通道像迷宫一样,没有尽头。秦始皇陵地下城庞大而复杂的排水系统令人叹服。陆离教授用声纳检测仪器找到了一个出口,出口位于一条通道的上方,已经被砖封死了。吉斯看着那个出口说:“很明显,两千多年前,这儿应该有一把梯子,修建下水道的工人就是从这里下来。”
陆离摇摇头说:“不清楚,这个洞穴里肯定有什么怪物,大家小心一些。”
陆离教授说:“应该是一个地质勘探队员掉落的,要知道,他们很辛苦,风餐露宿,背包里都带着吃饭的家伙,有个调查小组来过这溶洞,三人死亡,另外一人死在医院。”
考古队游过落水洞,在一处溶潭浮出水面,奇特的溶洞景观再次让他们目瞪口呆,地面耸立着一大片石林,洼地中有穴珠,石林中间有很多垂丝结网的荧光生物,像满天星辰一样闪耀。霍桑队长介绍说,并不是只有蜘蛛会织网,南美洲的园丁鸟、非洲大陆的蝴蝶都会织网,这种奇异的荧光生物叫做小真菌蚋,成虫外形像一只大型蚊子,它们生活在洞穴中,垂丝筑巢,依靠独特的自身荧光诱捕昆虫。
朵拉筋疲力尽地游到门前的台阶处,霍桑扶起她,他们一起回过头看。章鱼吊在钟乳石上,触须紧紧缠绕着临风,这是一副恐怖的画面。吉斯说,不要相信什么奇迹出现了,因为章鱼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奇迹。朵拉扭过头,不忍再看,她哭了起来。
临风警惕地向桥下观望,那只巨型蝾螈并没有摔死,它爬起来,像壁虎一样游走在岩壁上。吉斯发一声喊,大家落荒而逃,只有临风站在桥上,那只巨型蝾螈显然非常愤怒,它从岩壁上凌空而起,扑向临风,临风先是一个垫步,然后飞身一记迅猛凌厉的侧踹,踢中了它的肚子。巨型蝾螈落在桥上,踉跄着后退两步,倒地死掉了。
临风说:“你快走,我来对付它。”
从桥上下来,地势渐渐平坦,溶洞内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湖,靠近岩壁的湖面上有一扇门若隐若现。考古队每个人都激动起来,这扇门通向秦始皇陵地宫,通向世界上最伟大的坟墓。菊师傅扛着摄像机默默地记录着这一切,霍桑和陆离教授商议着怎么涉水而过,朵拉蹲在湖边,用手拨弄着水,突然,她吓得尖叫起来——水底有一张脸正在对她微笑。
其余人在下面,不知道霍桑究竟看到了什么……
悬空石桥是由地面坍塌而形成,暗河的水不断侵蚀,桥下冲刷出无数个潜水洞,声音在这里显得非常怪异,考古队一行人不再说话,默默地继续向前走,朵拉向桥下看了一眼,大叫起来,霍桑问她怎么了,朵拉指着桥下说:
考古队打通出口,霍桑第一个钻了上去。
众人感到毛骨悚然,陆离教授说:“应该是某种洞穴动物,那些葡萄状物体是它们的卵。”
吉斯苦笑道:“它们不吃人,只是会咬人。”
这只大章鱼爬上岩石,它像鬼魂似的发出绿幽幽的光,然后换成了像岩石一样的红色,八条长长的触须,每一条都像是一条妖蛇,能够将猎物紧紧缠绕,每根触须底下都有平行的两排吸盘,如果将人缠住,那个人会看到透明状触手上的吸盘慢慢变成红色,那是他自己的鲜血。
临风平静地说,“这没什么。”
一只蝾螈爬上石桥,发出青蛙似的叫声,随之所有的蝾螈都叫了起来,洞穴中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声音中似乎带着某种愤怒,越来越多的蝾螈爬上石桥,阻断了后路,突然,叫声戛然而止,一只巨大的火红色蝾螈出现在石桥的前方,考古队一行人被困在桥的中间,进退两难。
临风说:“别管我。”
霍桑和陆离跑到湖边,水里沉着一具尸体,死者应该是四人勘探小组中的一位。
霍桑说:“你会相信的!”
没有头的章鱼依旧舞动着触须,渐渐失去了力气,临风扔掉章鱼头,顺着一条触须从空中滑落,他一口气游到众人身边。
临风没有说话,只是将一把军用匕首紧紧地握在手里。
现在,他们走了进去!
那扇门通向坟墓。
临风答:“不信。”
他们看到像房子一样大的蘑菇,那蘑菇是石头的,还有像楼一样高的莲花岩,层层叠叠,顶端像是一个平坦的莲花盆,盆中有水溢出。继续前行,渐入佳境,映入眼帘的是一道壮观的石头瀑布,溶洞顶部垂下来密密麻麻的钟乳石,细的如藤,粗的如柱,每一根钟乳石都滴着水,水中游动着罕见的盲鱼。这种盲鱼在光的照射下,细长的身体粉红而透明,可以清楚地看到体内的脊椎和内脏,犹如一条条玻璃小鱼。盲鱼都是瞎子,长期生活在黑暗中,眼睛退化,依靠许多细小的敏感须游动。光,对它们来说意味着危险。
朵拉对临风说:“我可以和你一起吗?”
那只巨大的火红色蝾螈足有三米长,它露出邪恶的眼神,像蛇一样吐着信子,步步逼近,考古队的身后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蝾螈,桥面变得拥挤起来。霍桑毫无惧色,但也无计可施,一行人不断后退,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撕咬成碎片……
霍桑仔细辨认着那些卵,说道:“是蝾螈,咱们快走。”
霍桑队长下令出发,没有闪光灯,没有人送行,只有旷野的风徐徐吹来,然而这却是考古史上最伟大的奇迹,人类首次进入尘封两千年之久的秦始皇陵。一行人穿上防化服,从荒野之井下降到溶洞底部,沿着地下河前行。
吉斯说:“它们不吃人,放心吧,我吃过它的肉,是咸的。”
霍桑说:“快走,现在是蝾螈的产卵期,母鸡下蛋时也会啄人,更何况这种食肉动物。”
霍桑说:“确实没什么,因为真正的危险还在前面。”
临风和朵拉这时候的感觉是无法形容的恐惧。
他们进入的是一个下水通道,陆离教授非常激动,他跪在地上,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地面。地上铺砌的砖和秦长城的砖是一样的,有些砖上面雕刻着一些图案。朵拉问这些图案是什么意思。陆离教授说:“这是秦朝的大篆字体,中国最古老的文字之一,这八个字是‘持满有道,富之四海。’”
石头掉在地上,两只触须缠住了临风,这种触须又平又滑,坚韧如橡胶,冰冷如寒夜。第三条触须又伸了过来,鞭打临风的肋部,然后牢牢地贴住了。临风感觉好像有无数的嘴唇紧贴在他的身上,要喝他的血。章鱼的三条触须将临风紧紧缠绕,卷在空中,然后准备塞到它的肛门里去。因为它的肛门也是它的嘴巴,正如它的手也是它的脚。乐观主义者认为章鱼需要五分钟就可以将一个人吃掉,而悲观主义者认为两分钟就足够了。
“我看到一条血红色的大舌头!”
霍桑说:“死因是什么?”
在一处崎岖狭窄处,霍桑队长带领大家潜水而行,他们看到水中有一种蛇鳚,在光的照射下,蛇鳚就在水底盘成一团,还有很多盲鳗鱼,以为遇到危险,纷纷吐出水泡,然后将身体钻进水泡之中。
湖面非常平静,然而每个人都意识到湖中有着无法预知的危险,不知道有什么怪物正潜伏着,刚才的巨型蝾螈使他们惊魂未定,现在又要面临新的考验,想要到达那扇门,必须从湖中游过去。没有一个人退缩,霍桑身先士卒,紧接着,吉斯和陆离教授游了过去,随后,摄像师菊师傅和女队医涉水而过,到达了那扇门的台阶上。
霍桑说:“还有一个更难的问题,也是人类有史以来探索了几千年的问题,达尔文死的那一年,爱因斯坦已经3岁,人类文明总是在不断地持续进步,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人类是由猿进化而来的,按照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宇宙是由时间和空间组成的,我想请教一下,地球上的生命,包括地球,是如何起源的?”
胡安疑惑地问道:“你说什么?”
邋遢博士问道:“谁?”
院长大叫一声住嘴,刺激一个精神病患者并不是件理智的事情,有可能使多年的治疗功亏一篑。院长上前安慰胡安,大家以为胡安听到这个消息会精神崩溃,没想到胡安仅仅是愣了一下,随即淡淡地说:“我知道。”
邋遢博士惊讶地问:“你知道,你不存在?”
典狱长追问道:“是谁要你等待的,是谁创造了你?”
典狱长说:“太荒唐了。”
胡安说:“是的,我存在的全部意义,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
凝视着向太阳凋谢的鲜花/即是上帝的目光所在/无边的征途像从前一样/待到来自远方的英雄走遍大地/历经磨难与生死的考验/英雄手执自然之笔/以诸神的旨意谱写尘封之书/怀着勇敢的心找到失落之城/属于人类的荣誉圣殿会再次开启/那也是打开未来之门的钥匙/那也是唤醒远古文明的道路/那也是通向虚空之境的阶梯/那也是预知日月星辰的摇篮。
众人站在山顶,看到谷底地面上的石头竟然会自己移动,并在河床上留下滑行痕迹。
霍桑说,这是美国死亡山谷独有的奇特现象,石头的确是在地面上滑行的,虽然死亡谷里存在着风,却不足以将这些石头吹动,更为奇特的是这些移动的石头有时还会拐弯,他们并不是完全按照笔直的路线进行移动,到目前为止,这种奇异的现象仍是一个谜团,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对移动之石都无法做出合理的令人信服的解释。
典狱长说:“我们精神都很正常,而你只是盘踞在一个陌生人的体内。”
峡谷怪石林立,似乎没有尽头,众人累得筋疲力尽,气喘吁吁地坐下来休息。
典狱长拿出一叠照片给胡安看,这些照片都是在古特船长的破冰船上拍摄的,他们偶然发现水晶头骨浸没在水中,头骨隐藏的玛雅文字才会显现出来,他们就用相机将十三个水晶头骨上的文字记录了下来。
胡安点点头,过了一会儿,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用一种坚决的语气说道:“我要看看他。”
胡安回答:“我也不知道。”
看到这封信,黑人老头的眼神突然变得神采奕奕,过了一会儿,他缓缓说道:“是的。”
胡安也不去看谷底,用一种不以为然的语气说道:“很简单,死亡山谷低于海平面86米,是全美洲最低的陆地,也是西半球陆地的最低点。这里是世界上地心引力最弱的地方,而死亡谷的地理位置又是地壳运动最为频繁的地方,当地壳运动时会产生强大的磁场,磁场又能减弱地心引力,甚至消失,从而达到减轻石头的重量。人们总是喜欢拿大地,就是面积大的东西来作参照物,当人们看到地面的滑痕时,便顺理成章地把大地看成参照物,变成了石头在移动了,其实石头并没有移动,而是大地在移动。”
典狱长威胁道:“那就离开这个黑老头的身体,小鬼,否则就把你关进黑屋子。”
警笛声很快在身后响起,大家慌不择路地进入一条大峡谷,峡谷边尽是悬崖峭壁,光秃秃的连一棵树都没有。众人不敢停歇,跑了很久,警笛声渐渐听不到了,这条峡谷行人罕至,地势凶险,想必是院方的警卫放弃了围追。
邋遢博士说:“古特,早已不是医生了,他现在是一个船长,你认为这封信是上个星期写的,但是已经过了好多年,你出现了记忆空白,而这段没有记忆的时间,是另外十七个人轮流主宰着你现在所控制的躯体,你那么聪明,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霍桑说:“这个还有印象吗,你写的信,看,你的笔迹还认识吗,胡安先生,醒醒。”
胡安看着天空,夜空中没有星星,月亮也躲进了云层,他缓缓说道:
典狱长说:“很明显,我们选择后者。”
典狱长从背包中拿出一个水晶骷髅,黑人老头独坐在石头上发呆,典狱长将水晶骷髅的眼窝对着黑人老头的眼睛,老头依然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反应。霍桑建议用另一种办法,他拿出古特船长的那封信,在黑人老头面前晃了晃。
吉斯插话说道:“好家伙,这又是一个哑谜,一个梦中的人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人让你把这些告诉我们,是这样吗?”
这个被劫持的老人突然用女孩的腔调说话,大家都吓了一跳。
霍桑说:“像一首诗,也像是谜语,这些就是水晶头骨上记载的文字含义?”
邋遢博士看着他说:“你是不存在的人,你是别人精神分裂后的产物,就像活在梦中。”
这时,女童的稚嫩声音再次响起:“你们是带我去找爸爸吗?”
罗格将军说:“现在只有两种选择,一是真的资助这家医院,打消他们的怀疑,二是劫持这个神经病。”
当天晚上,他们在一个山洞里宿营。
罗格将军走上前,胡安骨瘦如柴,所以罗格将军也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胡安夹在腋下,众人抢出房间,痛苦之王手持焰火刀冲在前面,惊慌失措的医生和护士们纷纷躲避,众人穿过走廊,来到后院。院长带着几位警卫正好赶来,痛苦之王将刀一甩,火焰划空,院长和一名警卫身上着火,惨叫着倒地打滚,其他警卫掏枪射击,混乱之中,鲁力高和小巴尔中弹倒地。典狱长开枪还击,临风和伊贺想去救小巴尔,但是对方的火力很猛,众人不敢停留,翻过后院的铁丝网,从侧门乱哄哄跑出了病院。
邋遢博士也上前说道:“腾出位置让胡安先生出来,我们需要他的帮助。”
邋遢博士想要下去看看,霍桑阻止了他。
霍桑说:“美国死亡山谷,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你看看谷底的盆地,那些移动之石是怎么回事?”
胡安说:“梦中的人,他要我耐心等待,有一天会有人找到我,让我把这些说出来,他还告诉了我这个—”
朵拉好心地拿出一面化妆用的镜子,想要递给胡安,院长一把夺过,将镜子摔在地上,他愤怒地对朵拉说:“你们这样做会毁了他,你们是不是来捣乱的?”临风上前推开院长,院长开始质问典狱长等人的身份,房间里乱成一团,院长一边大喊警卫一边从房间里冲了出去。
典狱长说:“我们试试能不能召唤他出来。”
典狱长说:“他们会怎么报案,一群疯子劫走了一个疯子?”
邋遢博士迫不及待地说:“快告诉我们,这些古怪的玛雅文字有什么含义?”
胡安说道:“如果把这个问题放大,宇宙中的生命,包括宇宙,又是怎样起源的。人存在于地球,地球存在于太阳系,太阳系存在于银河系,银河系存在于宇宙,宇宙又源于何处呢,按照大爆炸的理论,宇宙起源有点像地球上沸水中的泡泡,按照有神论,上帝创造了宇宙,上帝在创造宇宙之前,又存在于何处?现在已经接近答案了,我们从何处而来,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胡安站起来,大家都不知道他要去哪,他看了看众人,目光中隐含着告别之意,却又没有任何留恋,他走到山顶的一处峭壁之上,纵身跳了下去。
胡安说道:“和我猜想的一样,谢谢你,你第一个告诉了我真相,我也一直期待着今天。”
借着月光仔细观看,最初以为是野兔之类的动物,等到看清楚之后,临风和朵拉都感到不可思议,两人叫醒大家。
胡安说:“我要看看我寄居的这个人体的样子,看看他的脸—给我镜子。”
霍桑赞叹地说:“你这些知识是从何而来?”
邋遢博士说:“胡安先生,你终于出来了,这封信的内容你还记得吗?”
邋遢博士说:“向一个虚无的人请教也许是件荒谬的事情,不过我们真的需要你的帮助,这也是我们寻找到你的目的,告诉我们这些神秘的玛雅文字是什么意思。”
邋遢博士说:“如果胡安先生在的话,或许会有答案。”
胡安笑着说:“也许,你们是活在一部电影中,或者一篇小说里面,和我一样都是不存在的,都是从虚无中被创造出来的,好了,既然完成使命,我就该走了。”
夜晚十分安静,月光如水,四周怪石嶙峋,令人压抑。临风和朵拉站在山巅,静静地看着这荒凉的山谷,谷底寸草不生,光秃秃的就像火星表面的景象。谷底突然出现了异常的现象,朵拉用手一指,临风也看到了,谷底干涸的河床上有什么东西在缓缓地移动。
胡安说道:“当然记得,这封信是我上个星期写的,写给古特医生,内容是—我叫胡安,玛雅文化研究者,我住在艾里奥的身体里!”
典狱长面前的老人吓得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过了许久,仍旧保持这个姿势,眼神也变得暗淡无神,邋遢博士叹了口气,大家都不知道胡安的人格什么时候出现,休息了一会儿,只好继续前行,一行人跋山涉水,崎岖而行,打算尽快穿越这道峡谷,那个老人浑浑噩噩地跟着,有时会站着发呆,痛苦之王就将他背在身上。
胡安看完照片后摇了摇头,又点点头,“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胡安用手指在地上画了个“十”字,然后在十字的上面写了个数字“5”,下面写了个“20”,左右分别写着“80”和“50”。
女童的声音回答:“不认识。”
胡安说:“我能意识到自己不存在,你们呢?”
邋遢博士说:“怎么办?留在这里等待警卫对我们盘问,然后告诉他们我们是从所罗门监狱跑出来的?”
典狱长走到老人面前,弯下腰说:“小姑娘,能否敲敲你隔壁的门,我们要找胡安先生。”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