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章 盗墓之王

蜘蛛惊悚悬疑

临风面无表情。
霍桑哈哈大笑,向陆离教授介绍了朵拉。
最后,陆离教授重点展示了本次考古队的防化服,无菌玻璃罩里放着一套白色的衣服。陆离教授介绍说,密闭头盔中有无线通话和供氧装置,衣服一共三层,内衣层又轻又软,配备有生理监控系统的腰带,可测定心率、体温等生理情况,内衣上排列有大量的聚氯乙烯细管,由背包上的生命保障系统来调节控制温度;中间是密封的约束层,一个成年人每天需要吸入氧气750克,约束层可以提供2500克的压缩氧气,足以使考古人员在没有氧气的地方待上三天;外层由一种叫“特氟隆”的合成纤维制成,防水、隔热、抗辐射。
接下来,陆离教授展示了一种航标灯,这种灯也具有光线测量的功能,还有一种叫做“捆仙索”的绳子,配有“回”字扣、弹射器和岩钉。防水袋里是考古必备的装备:千斤顶、撬棍、平铲、毛刷、指北针、匕首、纸笔、胶袋。
陆离教授微微一怔,随即改口道:“队长!”
那人:“我叫汉森,去年我叫谢尔盖,三年前我叫菲尔雅克。”
陆离教授:“看上去很珍贵。”
大家议论纷纷,很多人开始小声嘀咕起来,陆离教授急切地说:“老师,不,队长,你再考虑一下,朵拉什么都不了解,让她参加不太合适。”
军官:“来这里做什么,这里是军事禁区。”
朵拉说:“我相信,穿上这件衣服,可以在北极冰层下面的海水里睡觉。”
霍桑走到临风面前,从背包里拿出一包东西:“定向爆破炸药,据说这种炸药可以炸出一个规则的圆形?”
然后,陆离教授打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拿起一个遥控设备,一只金灿灿的机器蜜蜂从盒中飞起,飞出窗户,又从门内飞进来,盘旋几圈,落进盒子里。这只机器蜂携带有危险气体探测仪和无线摄像头,它会探明墓穴里的情况,并且将图像显示在立方体计算机屏幕上,确定没有危险后考古人员再进入。
陆离:“但是如何保证这个盗墓贼不偷东西?”
盗墓贼吉斯哈哈一笑,“老伙计,我们有三年没见了吧,我做过整容,可是你还是认出了我。”
中国历史上有过一个叫“夜郎”的国家,“夜郎自大”这个成语就是从此而来,陆离教授邀请国际专家学者组团进行考察,霍桑当时就是专家团队的领导者,在双方共同努力下,“夜郎”国文化遗址被首次确认。
陆离教授考虑良久,说:“你是队长,你来决定。”
霍桑看着陆离教授说:“你今年50岁了吧,如果我不让你进入秦始皇陵,你会不会恨我?”
朵拉开始着急起来,小声地说,“爷爷,还有我。”
霍桑对大家说:“这是朵拉,一个外行,她对文物一窍不通,对考古也是什么都不知道,我打算让她参加,希望各位不要有什么意见。”
陆离教授:“霍桑老师……”
陆离教授说:“你是队长,由你挑选吧。”
霍桑说道:“即使你变成一个女人,我也能把你认出来。”
霍桑说道:“现在!”
陆离教授和霍桑正好这时走进审讯室,霍桑看着那人微微一笑说道,“你认识吉斯吗?盗墓贼吉斯?”
霍桑提高声音说:“各位,博物馆游人稀少,门可罗雀,人们对那些遥远的事物越来越不关心,他们更喜欢去酒吧,去参加各种舞会,对于考古学来说,还有什么能比一个孩子牵着爷爷的手参观博物馆更令我们感到欣慰的呢,正是因为她不知道,所以我们才要她知道,她所代表的是大多数,我们没有理由拒绝大多数。”
陆离教授对霍桑说,“走,我们去看看。”
霍桑一下飞机就看到了一辆军用越野车,陆离教授从车中走出来,两个鬓发泛白的老人的手握在一起。
霍桑说:“还差一个。”
审讯室内,一个军官正在审问那个人。
临风弯下腰,从地上捏起一只苍蝇,霍桑感到难以置信,这个人竟然可以一拳打死飞在空中的苍蝇。
霍桑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他拍了拍女队医和摄像师菊师傅的肩膀,女队医和菊师傅高兴地欢呼起来,考古过程中的影像资料极其珍贵,此次考古危险重重,队医也必不可少。
霍桑:“两箱泥土!”
陆离教授:“是什么?”
霍桑问:“这种防化服共有几件?”
陆离教授说:“史记记载秦始皇陵‘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我们也探测到‘汞异常’现象,这件防化服可以保证我们的安全。”
霍桑说:“恭喜你找回自己。”
朵拉笑起来,“爷爷,他在击打空气吗?”
那人:“天上。”
临风回答:“是。”
那人急忙说道:“好吧好吧,我就是吉斯,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叫这个名字了。”
霍桑对陆离小声说:“我认识吉斯很多年了,他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有时,很疯狂。”
吉斯说:“我想参加秦始皇陵考古队,但是门口的警卫不让我进来,我就找了条捷径。”
那人回答:“吉斯?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不过他大名鼎鼎,谁人不知。”
霍桑:“那是80多个国家的泥土样本,我采集了很多年。”
那人:“其实,我是来盗墓的。”
霍桑和陆离教授相识于几年前,那时,他们在一片麦苗青青的农田里用小铲子挖掘,一个当地的小孩问,你们找什么呢?
吉斯猜到霍桑和陆离教授在门外窃窃私语,所以他故意大声说道:“让我加入吧,从地宫上来后,我可以赤裸裸地接受检查,并且让你们喂我吃泻药,那样即使吞下一枚戒指也会拉出来的,还有X光透视,实在不行就把我解剖,我不会偷东西的,我只想看看秦始皇长什么样,看看这个从13岁就开始修建自己坟墓的孩子现在长什么样了……”
霍桑拍拍他的肩膀,“中国特种部队教官,名不虚传,算你一个。”
军官说:“你为什么要跳伞?”
军官:“很好,很坦白,你叫什么?”
霍桑:“我救过他的命,并且你可以让临风看住他。”
吉斯说:“所以我向你们进行正式的自我推荐,吉斯,意大利人,国际盗墓专家,一个人顶得上一个考古队,吹嘘自己的辉煌经历毫无必要,不过除了我自己,还有谁能一个人盗窃埃及艳后水下陵,亚历山大王墓和巴比伦太阳墓,我进过监狱,但我捐献的国宝以及撒给乞丐们的硬币足以抵消我犯过的错……”
朵拉说:“陆叔叔,你的司机力气好大!”
陆离教授看了霍桑一眼,一起走到审讯室外面。
霍桑的目光扫过众人,每个人都跃跃欲试,对于这些各领域顶级的专家来说,进入秦始皇陵是梦寐以求的事。女队医背上医疗急救箱,摄像师菊师傅扛上专业的摄像器材,临风也将自己的背包放在面前,大家自觉地排成一队等待挑选,没有人说话,每个人脸上的神情既紧张又激动。
越野车绝尘而去,秦始皇陵越来越近,那是封土形成的一座山,每过一年,就矮一点,车内的四人都看着那座山沉默不语。车子进入军事禁区,经过三重岗哨,在秦始皇陵山下的博物馆前停下,考古队地面指挥中心设在这里,十几位顶尖的科学家、历史学家、土木工程学家、文物修复专家严阵以待。在一个简短的欢迎仪式上,陆离教授向霍桑展示了此次考古的高科技设备。
正在这时,军事禁区内的警报响起,官兵纷纷乱做一团,临风走到门外问哨兵怎么回事,哨兵回答刚才有个人跳伞,被巡逻兵捕获,现在正在审问,因为担心空袭,所以拉响了警报。
陆离教授回答:“七件!”
霍桑又取下临风肩上的枪,“这把枪是你自己改装的吗,M16突击步枪枪托,伽利尔弹鼓,L85A1枪管,样子有点丑陋,但是兼容了世界几大名枪的优点。”
陆离:“他听你的?”
小孩得到的回答是:我们在找一个国家!
霍桑:“陆教授,那两个箱子就是我送你的礼物。”
陆离教授犹豫了一会儿,“好吧,我没意见。”
陆离教授说:“我们并没有邀请你。”
临风问:“还有什么疑问吗,队长。”
霍桑对军官说,“我建议立即将这家伙驱逐出境。”
临风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他主动向霍桑问好,并且和朵拉握手。朵拉感到自己的小手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握住了,她皱了皱眉,赶紧将手缩了回来。
陆离教授又拿出一双鞋,这鞋底其实是T形探针,可以探测土壤、水、岩石的数据、然后传递给计算机进行分析。
一个戴墨镜的男人,穿着迷彩服,肩上没有军衔,他一只手拎起两个行李包,另一只手提起两个沉甸甸的铝合金密码箱,放到车上。陆离教授介绍说:“临风,中国特种部队教官,担任我们此次秦始皇陵考古队的护卫。”
霍桑:“即使他是一只疯狗,我们也需要他敏锐的嗅觉,这次邀请的专家有谁能够一个人盗窃埃及艳后水下陵,还有亚历山大王墓和巴比伦太阳墓,你,我,都做不到。”
军官:“你是谁?你从哪来?”
陆离教授拿出一个手表形状的东西,这是一个立方体计算机,可以戴在手腕上。
陆离:“我们不需要疯子,吉斯就是个疯子,并且名声很坏,考古学界谁不知道他呢。”
霍桑:“他听我的。”
霍桑说:“这也意味着我们的队员是七个人,其他人只能待在地面的指挥中心。”
霍桑摇摇头,将枪和炸药包扔进了墙角的垃圾篓,“我们是去考古,不是抢劫银行,我宁可不进入秦始皇陵,也不愿看到这座伟大的坟墓有任何损坏。没有了武器,你还能做什么,看来我应该考虑一下考古队是否需要一个护卫,除非你愿意露一手。”
霍桑:“你叫我什么?”
临风说好吧,他缓缓地环顾四周,突然上前一步,左手微抬,右手向空中迅速地击出一拳,这一拳简直如闪电般快。
霍桑走进审讯室,看着吉斯说:“欢迎盗墓贼吉斯加入秦始皇陵考古队。”
吉斯长吁一口气,说:“咱们什么时候进入秦始皇陵?”
陆离教授说:“老师,我会的,因为您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刚过完70岁生日。”
世界格斗大赛终极决战的规则就是胜者生,负者死。如果两个人都活着,那么冠军将归第三名所有,如果两个人都死去,本届格斗大赛的冠军将归第三名所有,所以,这是一场生死决战。这场决战吸引了全球数百家电视媒体现场直播,赌注金额也达到历史高峰,获胜者足以富甲天下。
朵拉抱住临风大哭起来,泪水打湿了临风的肩头。
临风和伊贺坐在十字街头,身边车流穿梭,两个人相对无言,默默地喝酒。
别了,我的朋友,
十几个壮汉拽着两个大风筝步入场内,观众仰头观看,随即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喝彩声,高空中的风筝上竟然有两个人,只见临风和伊贺两人抓着绳子从风筝上滑落,这种匪夷所思的出场方式令观众大饱眼福。
临风向水面抽了几鞭,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池塘边查看,伊贺突然在水底射出一箭,临风毫无防备,正中肋部,手中的软鞭掉在地上。伊贺在池塘中跳起,水花四溅,劈头一刀,临风向后急闪,一脚踩在伊贺事先埋下的撒菱之上,撒菱是忍者的暗器之一。
我们是光荣的樱花,
临风向后躲避,没想到背后是一棵树。
魂归尘土,如樱花散落,
临风躺在病床上,依旧昏迷不醒。
朵拉去临近的酒馆用樱花之刃换了一些日本清酒,这种酒的牌子叫做“上善如水”,日本语意即“尊贵好饮的感觉就像奔流的水一样向四面八方流传”。
临风一动不动。
琴声急促起来,激昂荡气,平静如水的心律,被突然唤起,澎湃似浪,狂烈似风,凄厉有如潇潇剑气,琴声越来越急,热血被撩拨得沸腾起来,随即戛然而止,四周万籁俱寂。
临风和伊贺都明白决战的时刻到了。
两个身经百战的英雄,历经千辛万苦,一路过关斩将,有一个人将倒在这片樱花树林里。
两个人站在樱花树林里,花瓣如雨,落英缤纷。临风穿中国传统对襟长衫,飘逸俊朗;伊贺全身黑色装束,只露出一双眼睛。这场比赛可以自选三种冷兵器作为武器,伊贺选择的是一把村正忍刀,一枚撒菱,还有他制作的那把桑木弓;临风自选的武器是一把轩辕剑,一根炎龙软鞭,一把军用匕首。村正忍刀也称为村正妖刀,是日本历史上的名刀,传说曾经斩杀千人依旧锋利无比。临风选择的那把轩辕剑,相传是众神采首山之铜为黄帝所铸,后传与夏禹,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
伊贺跳上岸,趁势出击,临风忍住痛拼力招架,刀光剑影中,兵器响成一片。很快,临风手中的轩辕剑被伊贺击飞,临风拔出匕首,伊贺后退几步,疾奔向前,迎风一刀,斩向临风的头部。
朵拉在临风脸上吻了一下,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吻竟是永别!
观众翘首以待,不知道临风和伊贺何时出场。
伊贺说:“我若败了,只有死!”
箫声停了,十三弦古筝婉转响起,弹奏的正是日本古典音乐《樱花雨》。
风渐渐大了,朵朵花瓣随风卷起,每一片都烂漫轻盈,翩然如蝶舞。
朵拉自言自语:“你送我的戒指,我会一直戴着。”
将回到母亲的膝下再次开放!
第二天,各大新闻媒体都头条报道了这起恐怖袭击事件,警方初步断定这起恐怖袭击事件并非反政府武装所为,据发言人透露,两位冠军争夺者在决赛前夕曾经秘密接触,就奖金赌注一事进行协商,格斗场内几枚未引爆的炸弹上也发现了临风和伊贺的指纹,警方有理由怀疑,这是双方因奖金协商未果,互相引发的报复行为。另一家媒体报道了两位冠军争夺者的伤势,目前两人都被警方隔离治疗,伊贺经过手术取出了数枚弹片,临风昏迷不醒,生命垂危。
临风淡淡地说:“拿去换酒!”
临风握紧樱花之刃,晚风吹来,飘下几片树叶。
伊贺突然唱起歌来:
临风预感到自己的死期到了,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根本来不及细想,他破釜沉舟,猛地向前一步,将匕首刺向伊贺的胸口,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樱花的花瓣仍然在飘落,
几天之后,朵拉在街头买了一份报纸,上面赫然一行大字:世界格斗大赛冠军争夺者临风抢救无效身亡!
樱花漫天飞舞,纷纷坠落。
终极决战选择在夜间举行,樱花格斗场内座无虚席,十几万观众人声鼎沸,随着悠悠的箫声传来,场内灯光暗淡,观众也安静了下来,终极决战开始了。
临风仔细观察,注意到水面波光晃动,这说明伊贺潜伏在池塘里。
月光如水,照着一片樱花树林,箫声呜咽,有着像雾一般散淡的惆怅!
临风明白伊贺只接受死亡,不接受失败,临风向伊贺举起酒,两人一饮而尽。
伊贺一直潜伏在水底,这是因为忍者刀的刀鞘头部是可以摘下来的,于是刀鞘就成了一个管子,可以让忍者当做水下呼吸器长时间潜伏。刀鞘里有时也装上烟灰或辣椒粉,忍者抽刀,周围顿时一团烟雾,等烟雾散尽,忍者也踪迹皆。
伊贺赞一句:“这是一把价值连城的好刀!”
伊贺手里的那把妖刀已经出鞘,远远地向临风挥出一刀,这一刀从地面斜划而上,观众不解其意,因为伊贺距离临风很远,刀锋根本伤害不到临风。
临风知道朵拉已经囊中羞涩,把钱都押在了明天的决战上。
朵拉想不明白炸弹上为什么会有临风的指纹,霍桑怀疑有人栽赃嫁祸,但是苦无证据。通过木村馆长的交涉,警方同意让霍桑和朵拉探望临风。
他迎着风斜劈一刀,刀锋划出一道弧线,路边的一棵树应声而倒,树枝砸断了电线,整条街上的灯光都暗了下来,那盏灯笼也熄灭了。
眼看着两人就要同归于尽,突然,一枚炸弹在身旁爆炸了,强大的气浪将两人掀到空中,临风身上多处中弹,然而他并未感到丝毫疼痛,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地,然后看到大地迎面而来。
樱花格斗场乱成一团,谁也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观众席上也响起爆炸声,血浆冲天,残肢乱飞,十几万观众一窝蜂似的向出口跑去,践踏拥挤,死伤者众多。
临风未敢轻举妄动,而是站在原地耐心等候,10分钟过去了,池塘水波如镜,没有一丝涟漪,很快,20分钟过去了。临风感到很奇怪,一个人的肺活量再大,也不可能在水中潜伏20分钟以上。加拿大人福斯特曾经创下水中憋气13分42秒的世界纪录,后来立陶宛男子阿尔维达斯打破记录坚持了15分58秒。
伊贺想要收回攻势已经来不及。
我们马上就要开始最后的决战了,
伊贺一击不成,立刻全身而退。他爬上树,像猿猴一样攀援飞跃,一会儿,竟然不见了。
临风说:“明天,必须要有一个人死吗?”
临风如临大敌,单掌掩面,一个侧空翻避开攻势,然后亮剑在手。他明白伊贺是以刀刃拨起地上的沙粒,自己正好站在下风的位置,一旦被风沙迷住眼睛,必死无疑。
伊贺拖刀上前,一连使出九招斩击,这九招正是日本剑道中的精华,分别为唐竹、袈裟斩、逆袈裟、左雉、右雉、左切上、右切上、逆风、刺突。临风识得厉害,一连向后退了九步,随即脚踩七星,马步连环,瞬间击出三剑仙人指路、腕花挫、滴水穿云。这三招是中国武术套路中剑术中最基本的三招,看上去平淡无奇,实则威力无比,临风幼年时期不知道练习了多少遍,技法娴熟,这三招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伊贺避开了两剑,被最后一招滴水穿云刺中了肩膀。
临风环顾四周,樱花树林里弥漫着一丝淡雅的若有若无的香气,树林中间有一个池塘,池塘边有一堆一堆的花瓣,伊贺突然从一堆花瓣中站起来向临风射出一箭,临风敏捷地躲过,那支弧形之箭竟然在空中画了个圆,最终回到伊贺面前,伊贺伸手抓住。未等伊贺射出第二箭,临风抢步上前,抽出炎龙软鞭,手腕一抖,鞭子夹着风雷抽向伊贺,伊贺倒地一滚,扬起漫天樱花,等到樱花散尽,临风发现伊贺又不见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