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一章 神秘之门

蜘蛛惊悚悬疑

“我们还缺少一个队长。”
“霍桑!”
驻守在当地的军队立即设置军事禁区,骊山周围严防一切人员进入,那个废弃的井口也派重兵把守。很快,各国记者蜂拥而至,官方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次发现的秦始皇陵的入口,很可能是秦始皇陵地宫的一个排水口,我们将在全世界范围内召集全球顶尖的科学家、考古专家、历史学家、土木工程专家,成立秦始皇陵科考队,这支考古队将率先进入秦始皇陵地宫,考古队的组建工作由陆离教授负责。
陆离,中国考古学界的权威专家,中国历史文物博物馆馆长,亚洲考古研究院荣誉院长。
各国记者纷纷提问,陆离教授避而不谈。几天后,陆离教授向有关领导作出了秘密汇报。
我们发现了秦始皇陵地宫的入口!
“还缺少什么?”
“已经邀请了世界顶尖的专家学者,配备了最先进的仪器设备,中国新闻协会的菊师傅担任摄像工作,中国特种部队教官临风担任考古队护卫,世界卫生组织也派出了一名华裔医疗人员担任队医。”
秘鲁的沙漠地区,生长着一种会移动的植物—步行仙人掌。这种仙人掌生命力极其顽强,它们在缺水的时候萎缩成一团,有时,很多仙人掌组成一个巨大的圆球,随风滚动,移动很长的一段路程寻找水源……一个考古队员也因此发现了沙漠中的一个水下陵墓。
中国骊山附近有一片竹林,到了冬天,最寒冷的时候,竹叶上会挂满冰凌,所有的竹子会不堪重负而弯下腰。竹林深处,最密集的地方,弯腰的竹子形成了梅花状的图案,似乎地下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在竹林附近还有一片桃林,春天,开白色的花,夏天,结黑色的果,就连桃树的树叶也是灰色的。当地人介绍,因为此处靠近秦始皇陵,秦始皇陵里有大量的水银,使得地面上的植物产生这种奇异的现象。有一天,一个游人掉进了野外的一口废井里,同伴立刻组织营救,他们发现了井下有一个巨大的溶洞走廊。随后,当地的地质勘探部门和文物保护部门联合派出了一个调查小组。小组成员共有四人,三人死亡,一人生还。那个人胳膊上和大腿上的伤口触目惊心,他被送进医院紧急抢救,但他拒绝抢救。他先是打算报警,随即放弃,然后又拨通了上级文物管理部门的电话,犹豫一会儿把电话挂断了,最后他联系上了当地驻军,要求和最高长官通话,这个奄奄一息的人宣布了一个震惊世界的消息:
陆离教授介绍说,古埃及金字塔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上王陵,中国秦始皇陵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下皇陵。秦始皇陵从公元前246年开始修建,共动用七十余万人,历时38年。这个地下陵墓规模之大,随葬之丰富,世所罕见。大家所熟知的秦兵马俑坑并不是秦始皇陵的核心区域,仅仅是这个外围的兵马俑在1974年就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我们此次将走进人类历史上最神秘莫测的秦始皇陵地下城,沉睡两千多年之后,这座超出任何人想象的宝库将公之于世。
“秦始皇陵考古队组建好了吗?”
“谁能够胜任队长?谁比你更有资格?”
俄罗斯有一种烟囱树,这种树长在废弃的烟囱之中。一些鸟雀在烟囱顶端筑巢,鸟雀的粪便中夹带了树的种子,种子发芽,出于对阳光的渴望便极力生长,树冠部分最终露在烟囱之上。这种奇特的烟囱树是由很多树种构成的,例如白桦树、橡树、云杉,它们生长在一个圆形的狭小的空间里,枝干交错,融为一体。一个植物学家推测土壤中含有丰富的养分,后来在一棵烟囱树下的土层中发现了欧洲最大规模的奴隶墓葬群。
“我的老师!”
“他是谁?”
罗格将军简单地安排了一下,他让典狱长、霍桑、朵拉、邋遢博士、小巴尔等人站在中心,其他人排在外围,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方阵。
比赛开始了,两队人马站在训练营的空地上,双方不准使用武器,任何一方的队员全部倒在地上就算输。古特船长有点担心霍桑,霍桑让他放心,并且告诉他,我们这队有三个队员参加过世界格斗大赛。不出所料,这场比赛毫无悬念,临风、伊贺、痛苦之王三人为大家上演了一场精彩的表演,他们拳打脚踢,战斗力惊人,典狱长等人甚至没有机会动手出击,对方的成员就全部趴在了地上。
朵拉攥着拳头急得快要哭出来了,临风自言自语地说:“我们肯定会被淘汰。”
雪地上放着一大堆杂物,大家可以看到有树枝、木板、猎枪、牛皮纸、油毡、凸透镜、棉布、剪刀、绳子等东西。
众人起哄,一些人高声回答:“听不到。”
经过几天的修整,剩下的两支队伍进行了最后一次考核:野外捕猎。
古特船长说:“孩子们,动作快点,教会你们怎么穿衣服之后,还要教给你们怎么打电话,怎么吃饭,在北极,很多事情都和在别的地方不太一样。”
大家都非常疲倦,在雪屋里昏沉沉地睡着,只有罗格将军很警觉,他发现雪地上有十几条隆起的线形成包围之势逼近过来,他立刻叫醒了大家。
古特船长在训练营的空地上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大约有七十多人,这些参加极地训练的人来自世界各地。
典狱长、邋遢博士、吉斯等人一致推选霍桑为队长,很快,另外四个队长也选好了,古特船长一声令下,五个队长冲向那堆杂物。霍桑毕竟是70岁的老人了,根本就跑不过他们,霍桑还滑倒摔了一跤,等他站起来后,另外四个队长已经抢先选好了取火的东西。
霍桑为了不让古特船长为难,表示自己愿意同大家一起参加特别训练。
这番话让大家群情激愤,一个人高声喊道:“不公平,这不公平。”
第二个队长挑选了猎枪和棉布。
古特船长拿出一截干巴巴的狗屎,他用极其严肃的语气说道:“每个人都闻一下,记住这粪便的味道。虽然不用学习布里斯托大便分类法,但是研究一下大便,也是很有必要的。”
两个队伍都选择了向北,向着人迹罕至的地方,这次捕猎,为了保障生命安全,都配备了猎枪、匕首、鱼叉等装备。
朵拉和小巴尔按照学到的野生动物辨识方法,追踪脚印,查找粪便,发现了一群驯鹿的踪迹,然而,他们奔波了一整天却一无所获。
古特船长说:“你输了,滚,滚回赤道,你这个白痴。”
吉斯说:“保护好老人、妇女、儿童,我也应该站在中间,野蛮人的游戏不太适合我。”
几天之后,古特船长举行了第二场考核。这期间,剩下的四个队伍已经掌握了基本的野外生存技能,包括在各种气候、地形环境下的适应性训练,还学会了查看一些简单的陷阱和辨别可能碰到的未知危险。古特船长告诉大家,在这次科考活动中会遇到各种困难,防身格斗也是必不可少,因为探险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北极熊,饥饿的时候还要赤手空拳杀死一只海象。
典狱长说:“来得好,不管是什么。”
古特船长夺过凸透镜,摔在地上,愤怒地说道:“白痴,北极的冬天,没有太阳!”
古特船长对霍桑说:“好吧,你们和他们一起公平竞争,如果遭到淘汰,那我也没办法。”
古特船长说:“首先,大家要有个心理准备,接下来几天,我会以残忍的训练方式,对你们进行地狱式培训。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你们好,在此之前,不知有多少支专业的探险队伍去过北极,他们的野外生存能力、团队配合能力、专业考古知识,不知道要比你们强多少倍,但是,很多人都失败了,所谓失败……在北极,失败就意味着死亡。我们此次是以贫穷的名义进行科考,我们的目的是找到水晶洞,每个人都会是世界富豪。”
第三个队长选择了剪刀和油毡。
第一个队长抢到了树枝和木板。
一个队员喊道:“作弊,这个老头作弊!”
整整一天,古特船长进行了理论培训,耐心讲解了关于户外安全、急救、北极野生动植物辨识、考古基础理论,以及气象和地理学知识。第二天的实践就从简单的开始,诸如攀爬基础,简单器械加工制作。理论结合实践的培训结束之后,古特船长进行了第一场考核比赛:雪地取火!
众人纷纷作呕。
霍桑说:“究竟是我们要捕杀它们,还是它们已经把我们当成了猎物?”
古特船长说:“打火机就在牛皮纸的下面,是我放在那儿的,只要细心找就能发现。”
古特船长想对霍桑格外照顾,他对众人说道:“这位老人,到达过南北极,攀登过珠峰,所以我认为他就不用参加特训了。”
古特船长将大家分成五个队伍,霍桑一行十五人正好一队,五队人展开公平竞赛,采取优胜劣汰的方式,最后胜出的那一队才能踏上北极之旅。
吉斯对这两个队员笑着说道:“你们俩现在最好把姓名写下来,贴到自己的屁股上,我敢保证,你们回家后,妈妈认不出来你们。”
古特船长拿起麦克风,问道:“能听见吗?”
古特船长告诫众人,在北极,一定要像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打火机。用猎枪弹药取火的那个队长已经点燃棉布,过了一会儿,钻木取火和铁器撞击取火的两个队长也先后点火成功,古特船长走到那个使用凸透镜聚焦引火的队长面前,他认出此人是来自赤道的游客之一。
霍桑对这次考核毫无把握,他知道任何一个爱斯基摩人都是伟大的猎手。
霍桑将牛皮纸卷成桶状,从地上捡起一个东西给大家看,临风、朵拉等人哈哈大笑起来。
典狱长说:“好吧,我和你交换位置,我早就想找人公平地打一架了。”
古特船长宣布了比赛规则,每个队伍推举出一个队长,五个队长进行野外取火,队员不得帮忙,不管使用什么方式,将火点着就算是成功,最后一个点着火的将遭到淘汰。古特船长特别强调:野外取火只能挑选两样东西。
很多队员都在为自己的队长加油,只有霍桑这队的成员默不作声,一个个神情沮丧。
大家站成一圈,将枪上膛。
比赛规则是以三天的时间为限,在训练营周围一百公里内捕猎,哪一方获得的猎物重量最多哪一方就算胜出,负者遭到淘汰。这次考核对大家的极地生存能力是一个考验,古特船长告诉霍桑,另一个队伍的队长叫做纳努克,一个土生土长的爱斯基摩人。
霍桑面前只有一张牛皮纸,他回过头,无可奈何地看着大家。
一个助手拿出专业的防寒服装,他示范大家如何穿上这一套厚重的科考装备。
一张牛皮纸不可能被点燃,其他四个队长幸灾乐祸得看着霍桑,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第一个队长选择钻木取火,这也是野外最广泛的取火方式;第二个队长将子弹的大部分火药倒在棉布上,然后撕下一小块棉絮塞进弹壳,对着棉布射击就可引火;第三个队长把剪刀掰成两片,刀背撞击迸出火星,也会引燃油毡;第四个队长采取的是凸透聚焦取火的方式。
古特船长说:“现在,我要教你们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穿衣服!第二次世界大战,既不是俄国人也不是美国人打赢的,而是西伯利亚的严寒,很多年前,拿破仑的五十万大军也败给了俄国的冬天,北极的冬天会特别冷,冷到你难以想象的程度。”
“列队!”古特船长大声说道,大家乱纷纷站在几排,一些人呵呵地笑。
霍桑叹了口气,捡起那张牛皮纸,随即,他的眼睛一亮。
众人鼓掌欢呼起来!
拿着凸透镜的队长一脸茫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个队员用挑衅的眼光看着霍桑说:“老头,趁早回家,我可不想打飞你的假牙。”
第四个队长拿到了绳子与凸透镜。
四个正在取火的队长目瞪口呆,霍桑已经举着一支火炬像打量野蛮人那样看着他们,他摊开手,手中有一个银白色的打火机。
北极的冬季长达6个月,越是接近极点,极地的气象和气候特征越明显。即使在仲夏时节,太阳也只是远远地挂在地平线上,发着惨淡的白光。到了冬季,北极的极夜来临,接近半年时间是完全看不见太阳的日子。
当天晚上,霍桑教给大家搭建雪房子,他们宿营在一块平坦的雪地上。
另一个队员对朵拉高声说道:“喂,小美人,你准备好手帕了吗,真舍不得把你打哭。”
古特船长说:“第二场比赛是竞技格斗,说明白点,就是打群架,四个队伍进行格斗对抗,胜出的两个队伍进行下一轮考核,只有强者才有资格踏上北极。”
古特船长说道:“说实话,在北极,你们看到这狗屎就会像看到亲人一样,雪橇犬就是你们的上帝,你们要记住上帝的味道,这样,你们和雪橇犬失散之后就能重新找到它们。”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