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章 金鳞鲤

张牧野网络玄幻

张小辫儿见时机到了,对孙大麻子使了个眼色,手中攥住那块狐玉,二人跳出圈外,快步朝门外走去。野猫们怔了一怔,却都还想再看看那狐玉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便在金玉奴的带领下从后尾随而来。队伍拖拖拉拉,足有一条街长,在清冷的月色之下,数百只野猫缓缓向着塔王寺古井逶迤而行。
张小辫儿不敢说出林中老鬼泄露天机,只谎称他自幼勤奋好学,多曾拜过名师,得过高人传授。俗话说“井淘三遍好吃水,人从三师技艺高”,不单只学过相猫之术,更随一位老道长学过憋宝,通晓天下种种宝物的出处来历,以及取宝的不同手段。
张小辫儿心里虽然没底,表面却装作了坦然自若不以为意的模样,也不对孙大麻子明言,只是吹嘘道:“想想以前在金棺村的时候,那些个乡下的愚夫愚妇,谁肯把咱们正眼相看?不过当日穷困失意,乃贤士之常,却不知咱们兄弟是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时来运到时,皆显出为将为相之才。除了颠倒乾坤,还什么事是做不成的?齐家、治国、平天下,统统的不在话下。”
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稀里糊涂地被传到南门,尚不知是有哪桩着急的事体,等马大人将他们招至身边,便指点着面前那团形如古塔的白色浓雾说起缘由。
后来这座灵州古塔毁于战火,从此不复存于世,成了一件连本地人也大多没听过的旧时传说。马大人通晓许多地方志,所以知道在前朝时,确实曾有这等光怪陆离的奇异景象,但是虽有明文记载,其中提及的原因却不足为信。这种现象就如同山海幻市,因为塔王高得出奇,一旦有日光将灵州古塔的塔影投射在云层上,随着空中聚集的云气变幻不定,所以塔影也随之变化,才产生了民间盛传的“塔见”异象。
张小辫儿找人买来些面饼馒头,带在身上径直前往猫仙祠。他和孙大麻子两人来到庙中,先给猫仙爷叩了几个头,上了两炷香,就地坐下来收拾整顿。
张小辫儿当众夸下了海口,心里却顶多只有三分把握,听马大人话里话外的意思,竟是给自己立下军令状了,做成了万事皆好,做不成就得提头来见,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只好求猫仙爷务必灵应则个,好教张三爷马到成功。
马大人说道:“好胆识!但现在不比以往,正是平乱之时,咱们军中无戏言,倘若你能做成此事,本官今后必然抬举重用于你。”随即他吩咐下去,派兵把守四周,闲杂人等不得近前,又拨了一哨团勇,专听张牌头调遣,然后便自行带人去巡视城防了。
张小辫儿精明油滑,不等把话听完,已然心下明了,事到如今,万难推托,非得着落在自己头上不可,与其等马大人点将下来,还不如三爷充回好汉,主动挺身而出,于是连忙上前请命。
张小辫儿当下禀告马大人,这个涌出白雾的地洞,以前的的确确曾是灵州塔王寺旧址。古塔毁坏后,地底的塔基至今还在,不过这座塔底下并没有地宫,而是有口深井,井底藏着口风雨钟,是件青铜铸造的传古之物。每当风雨来临之际,风雨钟便能够嗡然自鸣,屡验不爽,当年一直供在寺庙里享受香火,后来塔王寺里的僧人们为避兵祸,就将此物藏在了塔底。现在白雾幻化凝聚,乃是井中有宝气蚀天,不出两日,就能自行消散。
先说本回开话的垫场词,有道是:“广知世事休开口,纵会人前只点头;倘若连头也不点,一生清静乐逍遥。”这是说人生在世,有数不尽的烦恼辛苦,都是自己找寻来的,正所谓“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所以劝诸位,任凭阁下胸中是如何广博,也轻易不要在人前卖弄手段,免得招惹来无穷无尽的是是非非。
孙大麻子对张小辫儿单枪匹马取了神獒首级之事,已自佩服得五体投地,刚才见他应了马大人吩咐的差事,不知他又有什么妙计,心下老大稀罕,一时未敢骤然说破,此时才问起来要如何行事。有道是“官无三日急,倒有七日宽”,一天一夜之内取出风雨钟是否有些操之过急?按理该当从长计议,还是去讨一个不拘时日的活限为好。
只因张小辫儿先前在荒葬岭设计弄死了鞑子犬,回来后对众人好一番夸耀,吹嘘了许多自家的得意手段。他毕竟年轻浅薄沉不住气,更不知道公门里的规矩,结果等于是把自己推在了风口浪尖之上,如今灵州城里显出云雾幻化的异象,众官吏自然要推举张牌头去探探究竟是何物作怪。
张小辫儿对着群猫作了一揖,口中说道:“小人张三,向来最尊猫仙爷爷,今天要有劳诸位猫爷猫奶,摆出猫儿阵来相助一臂之力,事关重大,万望帮衬扶持则个。”说完从怀中取出那枚狐玉,托在掌中,放到金玉奴面前给它看了一看。狐玉属阳,猫眼属阴,应了物性相吸之理,群猫难免对此物大为好奇,纷纷围拢过来看个不住。
张小辫儿禀道:“恩相有所不知,这口井底的水中还有两尾金鳞鲤鱼,专门守着风雨钟,不容旁人近前。它们活得久了,已然成了些气候,寻常的兵勇进去了,也只能枉自送命。小的不才,愿和孙牌头两人,带上几十只灵州花猫下井,拼着九死一生,定能设法取出风雨钟,在明天天亮之时,献到恩相堂前。”
眼下的事情却不比以往了,前天粤寇炸城未遂,反倒把城中几处相连的房屋给震塌了,恰好就是当年的塔王旧址所在。那废墟底下裂开了一条地缝,从中有茫茫白雾升腾而上,云雾似乎是有形有质,浮在半空凝幻为高塔形状,久久不见有消散的迹象。
马天锡对张小辫儿说,这座云雾高塔约有一十六层,与古时被毁的塔王形制一般不二,就好似是当年那座古塔的塔灵显圣。此等反常异状,理不可晓,使得满城军民人人惶恐,人心危骇之际,流传讹言,纷纷不一,现在又正值粤寇围城相攻,万事大意不得,本官想找几个眼明手快、胆识出众的好汉,去那云雾下的地洞里追根溯源一探究竟……
张小辫儿此前在猫仙祠里,第二次遇到林中老鬼之时,又得了许多指点。当时林中老鬼曾告诉张小辫儿,要想飞黄腾达,必须甘冒奇险,在灵州城做下几件常人不能为的大事。所谓“出生入死无他求,只图英名四海传”,只要有了名头,将来才能有机会封侯拜相,若是前行怕狼,后行怕虎,一辈子畏头畏尾、缩手缩脚,只能永远做一介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
其中最稀奇的,还要属“塔见”奇观,传说一甲子中仅出现五次,以往每隔十二年,灵州城附近的山上就会升起白雾,日光照到上面,便随即显现出无数古塔的影子。云中的塔影大小不一,倏忽万状,前边一座消失隐去了,下一座才会紧接着出现。塔影最多的一次,只在半个时辰之内,就陆续出现六十四座宝塔的身影,传说那是数百里之内的各处名塔有灵,都在按期前来朝见塔王。
张小辫儿背过《猫谱》,一看之下,就知道庙中野猫多是产于灵州的名品,诸如什么长面罗汉、千文钱、过桥金、薄耳将军、绝鸡种、圆尾虎、灶上懒、睡神炉、夜明灯、毛毡子……虽然各有形态习性,都属品相极佳的花猫。
张小辫儿逞了一番口舌之快,说要养精蓄锐,先自倒头大睡起来,直至天色渐晚,养足了精神气力,吃些干粮填饱肚子,起身穿起猫仙爷留下的黑蝉夜行衣,脑袋上顶了猫儿脸。他让孙大麻子也赶紧收拾利落了,带上绳索、哨棒、灯烛等一应之物。
这正是:“刚在山中擒凶神,又去井底钓金鳞。”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马大人听出他言过其实,对此将信将疑,但又见他言之有物,想必自有手段应对,于是表面上不露声色,只微微点头称赞道:“张牌头真乃奇人也!”随即问他,“你可敢带些人手下到井底,把那风雨钟打捞出来让本官开开眼界?”
据闻灵州城在几百年前曾有座宝塔,壮伟辉煌,高可入云,被视为天下群塔之王,塔中又常有精怪藏纳,屡屡发生一些耸人听闻的异事。
此时天色大黑,猫仙祠中的野猫已经越聚越多,张小辫儿经常带在身边的月影乌瞳金丝猫也混在其中。灵州花猫中以金玉奴为首领,除了那些散处在各条街巷中的家猫,几乎都已云集至此。只见群猫中胖的瘦的、高的矮的、凶的善的、美的丑的、馋的懒的、公的母的、大的小的,几乎什么模样的都有,一时观之不尽。
马大人闻言称奇不已,万万想不到张小辫儿这个专在街上寻些空头事来做的游侠之辈,竟能如此博古通今。据典籍所载,风雨钟是确有其物,可塔王寺早已毁了几百年,谁会知道有东西藏在塔底的古井里边。
这几件举动,事关张小辫儿一世荣华富贵的成败兴衰。第一件便是到荒葬岭擒杀神獒,如今此事已经做成了,那颗獒头已连夜被官家悬挂在街头示众;而第二件事,正是与古时的塔王有关,也绝非是等闲小可的勾当,好在林中老鬼已经交代好了大致脉络,剩下的就得凭他自己见机行事了。
张小辫儿在舢板上看得真切,想起自己先前曾在荒葬岭见过此狐。当时它被野狗追得走投无路,被迫吐丹逃生,随后张小辫儿诱杀鞑子犬的时候,顺手从恶犬腹中剖出了狐玉。这枚玉丹是那老狐吞吐日月精华多年所得,岂肯轻易失却?它此时渡水前来,多半是想向张小辫儿讨回狐玉。
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两个外行,不知为何满营都吹雁哨,正待要问,就见周围的芦苇水巷深处,忽然涌出无数竹排,排上之辈,多是头插雁翎,身披蓑衣的猎户打扮,而手中所持,尽是杀人的利器,无非是土铳、竹标、渔叉、梭标、雁翎刀。
先前张小辫儿曾给雁营兵勇们分过一些金洋钱。金洋钱是民间的称呼,其实就是异域海外的金币,虽然在大清国里不能正式流通,但确实是货真价实的真金白银。又铸造得格外精致考究,谁见了不喜爱?所以往往要价极昂,远远超出了金洋钱本身的市值。雁民们听了粤寇身边携有金银财宝这些消息,果然群情振奋,纷纷表示愿效死力杀敌。
且说风雨钟凝聚的云气引得江洪暴发,城郊四野低洼之处,都被大水淹没。雁营的舢板队离了灵州城,隐匿了行踪,从水路奔着黄天荡而行,途中满目所见,尽是洪荒浩劫过后的凄凉景象。
张小辫儿暗道一声:“惭愧,想我张三也能得有今日的名头?”当下厚着脸皮对众雁民说道:“也不知前世烧了多少高香,使得这辈子能结交到这么多兄弟,真不枉小弟我为人一世了。我张三是个一刀两断的性子,从不学那粘皮带骨拐弯抹角的腔调,今日前来,正是要在这黄天荡里与粤寇厮杀一场,还望各位好汉鼎力相助。有道是‘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与其自甘埋没在尘埃草莽之中,何不轰轰烈烈做回好汉,若能立下一场平寇定乱的不世奇功,必能千秋万古,传颂不朽,也好让后世知道天底下曾有过咱们雁营的字号。”
人心之中的善恶,原本只在一念之间,不管是在暗室之内,还是在造次之间,一动恶念,凶鬼便至;反过来也是,倘若你善意萌生,自然就有福神跟随。张小辫儿难得生出一念之仁,让雁排李四放过了三眼老狐,自以为是积德行善的举动,却未能辨明妖邪善恶,此事究竟是吉是凶,还留着一段后话要说,眼下暂且不表。
张小辫儿虽然是个好管闲事的祖宗,专撞没头祸的太岁,但眼下军情紧迫,当务之急是要去黄天荡设伏。他一生荣华富贵的成败都系于此战,哪敢掉以轻心,自然不肯为了一枚狐玉旁生枝节。念及此处,他赶紧拦住雁排李四的弓箭,说那是狐仙也未可知,大凡物之异常者,绝不可轻易加害,否则必然招灾引祸,不妨留它一条生路。
原来当初老雁头为了在乱世中谋条生路,带着许多雁民去灵州做了团勇,但荡子里仍然留下了不少雁户。这些人里边虽然不乏老弱妇孺,但真要全伙出来,其中能够提刀杀人的,也足有不下两千之众,至今还是在黄天荡里做些月黑杀人、风高放火、有肉同吃、无粮同饿的勾当。
雁营舢板队又行出十余里,遥看前方水面浩大,丛丛生长的芦苇渐行渐密,总算是进入了黄天荡地界。船到荡中,四望无际,一阵阵朔风吹过,使得散碎芦絮漫天飘飞。灰蒙蒙的天空中,偶尔有几只离群的孤雁哀哀而过,也不知是投奔何方,正是“水近万芦吹絮乱,天空雁阵比人轻”。
雁营兵勇都是黄天荡里的子弟,双方相见,俱是欢喜,大伙闻听老雁头阵亡的消息,念其往日恩情,不免尽皆哀叹,咬牙切齿地要为老首领报仇雪恨,待到悲愤之情稍止,雁排李四便为一众雁民响马们引见张小辫儿。李四说张三哥是个义气过人、手段慷慨的好汉,荒葬岭神獒、筷子城老鼠和尚、躲藏在提督府的白塔真人,都被三爷亲自擒杀,真是为民除害,人皆称快。不仅如此,这位张三爷更学了一身猫仙谭道人留下的本领,深得巡抚大人的赏识,如今咱雁营兄弟们都追随着他杀贼立功。
好在雁排李四曾随着老雁头久经战阵,只因他们雁民雁户多为响马出身,虽然被收编成了灵州团勇后屡立战功,却仍有一世洗刷不掉的案底,始终难以取得官府的信任,但他与营官张小辫儿结为了异姓兄弟,自然要竭尽所能相助。他泰然自若地说:“三哥不必忧虑,兵来将挡,水来土埋,这股长毛中的精锐不过十之一二,其余都是裹卷而来的乌合之众,根本不堪一击。何况这黄天荡是雁营老巢,水路错综复杂,外人绝难识得。到了咱这一亩三分地,管教那些粤寇有来无回,来一个咱宰一个,来两个咱杀一双,我只愁他人马来得不够多。”
另外雁排李四还与周边的一些响马惯有勾结,安排人传出飞雁令,把附近能召集来的响马子都找来。眼下战乱连着天灾,各处都没了活路,见有这能发横财的勾当,都肯铤而走险,一天之内就聚集了三五千人马,水旱两路分为数队,各有雁营中的哨官统辖,又预备下土铳土炮,多削竹枪乱箭,乘在雁排上到处埋伏。
雁排李四是老雁头之后,论起武艺见识来,他更是数千雁户里一等一的好汉。那些雁民听他是如此说的,无不信以为真,都争着过来与张小辫儿结拜。
雁排李四听得分明,奇道:“原来如此。”只得把雁头弯弓收了。就见张小辫儿从怀中摸出狐玉,放在掌中一招,那老狐遥相望见,也似是有灵有识。它本来躲在荒山穷谷之地,大水一到,山里边有无数走兽都被淹死,这老狐为躲洪荒,才骑着南瓜浮水避祸,侥幸得以逃脱性命。它也不知挣扎着漂流了多少时日,没想到天数偶然,机缘凑巧,竟能遇着雁营取回了玉丹,真是“水中失宝宝再回,海底捞针针已得”。那狐待到近前,一口衔了玉珠吞落腹中,随后再也不向雁营众人多看一眼,自以狐尾拨水,乘在瓜上去得远了,不多时转入一片山坡背后,不见了踪影。
雁排李四为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指点地势:“这片荡子本是片半涸的湖沼,历来都是野雁南北迁徙的必经之地。北近大江,南压六州,覆着不知多少里数,形势果是险恶。荡中更有无数水鼠衔草结泥筑成的天然堤坝,形如三环套月。鼠坝造化奇绝,能够调节湖水涨落,所以不管外边有多大的洪水经过,荡子里的水位也不会变化,一年到头,总是半水半泥。雁民自古就在这黄天荡里捕鱼猎雁为生,识得各处坑洼沼泽和水面深浅。”
雁排李四说完,抬手命众团勇停住舢板,营中每个兵勇都带着一只雁哨。这哨是用野雁脑壳打穿了制作而成,吹响了呜呜咽咽,曲声极尽哀愁凄苦,还可模仿雁鸣雁啼,此刻同时吹动起来,四野皆闻。
等到第二天天刚破晓,就有探子来报,已经望见太平军大队人马浩浩荡荡而来,军卒密密麻麻犹如蝼蚁一般,队伍铺天盖地,见头不见尾,数不清究竟有多少人马。雁排李四命各队人马分散到芦苇荡里隐藏行迹,听得雁哨为号,便一齐出来厮杀,眼见一场血战在即。这正是“杀气横空红日冷,征尘遍地白云寒”。欲知后事如何,且听《金棺陵兽》下回分解。
围攻灵州的太平军没有水师接应,如今断了粮草供给,只能从陆路向南撤退,但是附近的官道多被洪水毁坏,太平军连日激战,始终打不下灵州城,再拖下去就会陷入进退无路的绝境,所以他们不得不从黄天荡中的水鼠堤上南逃。
张小辫儿更知雁民都是穷苦出身,所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对这伙人单单晓以大义,说什么忠君爱国、青史留名的空头话可不顶用,于是又信口胡编说:“自从粤寇作乱以来,从南到北冲单色书州撞府,席卷了不知多少金银财帛在身,这些非分所得,可比过往的贩货行商之辈肥得多。而且据说这股粤寇的首脑,曾是个有名的大海盗,在海上劫过不少洋人货船,身上有大把的金洋钱在,另外想必那些做过海盗海匪的人物,也必定探寻过龙宫海藏,所获之物自然都是奇珍异宝。珠是夜光珠,玉是盈尺璧。现在朝廷上不分大事小情,无不以平贼定寇为先,只求各地尽早剿灭粤寇,而那些长毛的贼赃所得,谁有本事有胆子拿了,就他奶奶算是谁的,往后官家绝不追究。”
谁知行到半途,忽然遇到一只三眼老狐。那老狐胯下骑着个南瓜,远远地渡水而来,转眼间就到了众人身边。雁排李四见这老狐行迹诡异,不知主何吉凶,当下动了杀机,张弓搭箭就要将其一举射杀。
当年唐太宗李世民救了一条赤炼红蛇,从而登基坐了江山;医圣孙思邈年轻时治过井底的老龙,才有幸得授四卷奇书,从此医术大进,可见凡是非常之物,大多有其灵性。倘若不曾为祸人间,都不应该随便坏了它们的性命,积德者遇福,种祸者埋怨,冥冥之中因果关联,往往都有吉凶报应跟在后头。
身为雁营营官的张三爷,可对行军打仗、排兵布阵之事一窍不通。想那粤寇来势极大,自己这边只不过一营弟兄,往多了说还不足千人,相差十分悬殊,大战来临之际,不免有些担心难以应对。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