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章 云中塔影

张牧野网络玄幻

众官吏赶紧连连称是,这张牌头深藏不露,果然是有些真本事,又都借机称赞马大人是慧眼识英雄,能够广辨天下奇人异士,选拔人才更是不拘一格,吾辈望尘莫及。今天先是大破粤寇,又为灵州城除去了一桩大害,实是可喜可贺,圣上闻知必然重用,看来马大人荣升之期指日可待了。
原来灵州城里出了一件奇事。头天傍晚粤寇在城外炸塌了地道,虽然没有损坏城墙,但南城边上的一片房舍被震塌了几处,清理废墟的时候,扒开碎石乱瓦,见地下被震开一条大缝,不断往外喷涌了许多白茫茫的云雾。初时也未见怎样,可随着白雾越来越浓,那云气凝聚变幻,久久不散,逐渐形成了一座古塔的影子。虽然只是轮廓,但一十六层的八角玲珑宝顶,每一层都真切异常,甚至连椽檐崩毁剥落之处,也清晰可辨。
城上守备的团勇仍是用劈山炮、抬枪、火铳、弓箭、灰瓶、砺石相击。但这股太平军都是粤西老营里的精锐之师,从南到北身经百战,不是拂晓时攻城的乌合之众可比,早把高大厚重的皮盾藤牌结成阵势,将头顶遮得密不透风,盾牌上多是包有铜皮,挡住了狂风骤雨般袭来的矢石枪弹。
当先爬城的太平军兵卒,都是些身手矫捷不输猿猱的少年之辈,个个精瘦黝黑,矢石敢当先,生死全不惧,攀梯登城如履平地,只要他们上了城头,形成与敌军短兵相接的混战,这灵州城多半就守不住了。
马天锡虽懂兵法,毕竟不是武将,先前被地底的爆炸震得遍体酥麻,由身边的随从们抬到城楼里,缓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此时听得城头上一片大乱,急忙起身从箭孔中向外张望,一看这阵势他就知道攻城的是粤寇精锐,灵州团勇虽然凭借火器犀利,舍生忘死地与敌军恶战,但已失了先机,眼瞅着就挡不住了。
至于太平军在灵州城下遭受重创溃败之后,城中军民是如何如何休整戒备的,自然不在话下。单说张小辫儿裹了神獒的狗头,在当天拂晓时分从荒葬岭回来,恰好遇到粤寇攻城,他见势不好,急忙掉头躲进了山沟。只听灵州城的方向杀声震天,也不知战况如何,不敢轻举妄动,直等到黄昏了,见到大批太平军溃退下来,枪炮声也渐渐没了,他才敢在入夜后潜回城下。
马天锡确实是个临危不乱的帅才,他急忙命人在城楼上挑起一串红灯笼。这是以红灯为号,告知各营团勇,要同时使用“殇水”御敌,这正是“运筹帷幄元帅事,冲锋陷阵将士功”。
城上守军泼下滚沸的殇水,立时烫死烫伤了无数太平军,已攀云梯上的也纷纷惨叫着翻落下来,拥至城下的部队也乱了阵脚,死在殇水下的太平军不计其数。大队人马不得不向后退却,灵州团勇趁机在城头用火器轰击,又使太平军留下了一大片尸体。
张小辫儿志得意满,领受了赏银,同孙大麻子回到宿处,吃足了酒肉,也不管天南地北了,倒头便睡,接连做了一夜升官发财的美梦。他正睡得如同身在云端,梦中只觉天高地广、无拘无碍,却忽然被两个做公的从床上硬生生揪了起来,说是马大人要他火速前去听令。
城下的无数太平军将士,见那先锋营顷刻间就上了城头,都道是城破在即,顿时士气大振,发了狂似的举着刀枪呐喊起来:“进城杀尽清妖!杀尽清妖享太平!”喊杀声好似山呼海啸,吞没了一切。
厚盾重牌虽能挡住滚木碛石,却挡不住有质无形的流质。人体肌肤只要沾上滚烫的殇水,立时就会生出一大片燎泡,迅速溃烂流脓,噬肌腐骨,直至露出白花花的骨头。倘若是手足被烫伤,还可以让同伴及时用刀斧斩断肢体保存性命,可一旦是身躯和头颅碰到个一星半点,连神仙下凡、华佗在世也救不回来了,最是歹毒无比。
那孙大麻子在城头上苦等了一天一夜,其余的公差早逃散了,但即便是同太平军打到最激烈的时候,他也始终留在城墙上,唯恐错过了张小辫儿的信号,眼看天都大黑了,还以为张小辫儿必是死于乱军之中了,正想找个由头出城去寻他尸体,却在这时听到响箭破风,赶紧放下竹筐把张小辫儿接了上来。世人的交情大多是“利”字当头,黄金不多交不深,不图利的也多半只是口头交情、酒肉朋友,但他二人是一同逃难出来的生死患难之交,自非寻常可比,此时见对方脸上全是血污,却幸好都还活着,各自欣喜不已。
由于暗道中的火药实在太多,爆破的威力非同小可,震得城基都跟着颤了三颤,又摇了三摇。南城中距离城墙较近的房屋也被震倒了一片,压死了许多灵州军民。
张小辫儿施过了礼,把背上的包袱解开,让众人观看那颗狗头,并把来龙去脉简要说了一遍。他知道凭自己的口舌瞒不过马大人,不敢信口雌黄,此去的经过多是如实说了,唯独没提及林中老鬼只言片语。
张小辫儿同孙大麻子稍稍整顿衣衫,便一同前去拜见巡抚马大人。粤寇大军溃退后,在几十里外收拢兵甲,此时仍然紧紧围困着灵州城。马大人也没敢歇着,一直忙着清点伤亡,以及向各处部署调遣兵勇,听闻张小辫儿从荒葬岭回来了,未知此去成败如何,急忙传他们进来。
白雾幻化成的古塔高上青天,大逾常制,从地底缓缓升起,一动不动地浮在半空,此时红日高悬,浮云净扫,四周碧空无际,如镜如洗,唯有那团形如高塔的云雾聚而不散,显得奇诡难言。城中纵有见多识广之辈,也不知何以有此异象。
整日的激战过后,灵州城各门紧闭,张小辫儿摸着黑来到城门前,见城下的死尸是一层压着一层,中枪带箭的、缺胳膊没脑袋的、肚破肠流的……怎么死的都有,连壕沟里也全给填满了,野猪、野鼠们争相而食。不免看得他触目惊心,急忙把一支响箭射到半空,让城头的人放下竹筐来接应。
话说自古两军交锋,向来是兵不厌诈,太平军中的掘子营,昨晚趁着夜色挖开了一条地道,白天佯攻了半日,下午又不断遣兵骂阵,要引官兵出城决战,实则都是虚晃一枪,暗中早已把地道挖得又深又阔,并往里边运送了大量火药,打算等到入夜后点燃引线,一举炸毁灵州城坚固高大的城墙。
但灵州城里也有高人安排,把城防布置得如同铜墙铁壁一般,而且知道太平军惯用穴地炸城的伎俩,故此事先有所防范,在城根前的地下暗藏了许多五雷开花炮。太平军对此没有丝毫防范,果然有军卒无意中触发了暗炮的炮信,并且引爆了己方运入地道的火药,当场就有一千多人被炸为了齑粉,纵有侥幸没死的,也都给崩塌的土石埋在了地下。
马大人虽然表面看起来慈眉善目,实则一向心狠手辣,是个贪杀的阴险性子,眼见城下尸积如山,他连眉头也不曾皱得半下,只是暗恨此时好不容易打得粤寇主力溃不成军,却没有大队官兵在外围劫杀,否则定可将其一举扑灭,成就一场不世的奇功。
只有马大人显得喜出望外,他抚掌称快,赞叹相猫之术果然不是等闲的手段,竟能驱使猫子盗灯偷油,迷倒了神獒,这教逢强智取,真是匪夷所思。至此更是对张小辫儿另眼相看,他又告诉众人以前有个比喻,说是居住在海里的老鳌见了海天广阔,就欺负井底之蛙最多只见过巴掌大的天,它却不知道佛祖驾前的金翅大鹏鸟,只在一展翅之间,便能够飞到了天涯尽头。所以才说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海水难以斗量,凡人不可貌相,须知韩侯、蒙正这些古代的大人物,早先也有困顿不遇的时节,休要将肉眼俗眉来看待英雄踪迹。
灵州城是座千年古城,历来属于兵家必争之地,在城墙后设有多处藏兵洞。马知府头天晚上就已安排了许多兵丁,在藏兵洞里搭起炉灶大锅,烧沸了一锅锅的殇水。这殇水是用热油,混合以粪便、石灰加以熬制,煮熟了无数来回,此时正自烧得滚开,用木桶装了,自女墙后一桶桶递上城墙,再从城头上整桶整桶地泼洒下去。
其实堂上聚集着许多官吏,大伙在碎剐潘和尚的刑场上都是亲眼见过荒葬岭神獒是何等凶恶,想不到竟会被张小辫儿这小子独自擒杀,不免全都咂舌不下,谁也不敢相信这事会是真的。
官军只好不断用劈山炮和虎蹲臼炮轰击,虽然也杀伤了许多敌人,但那些太平军来得好快,犹如一股股猩红色的飓风。先锋营奋不顾身地抢到前边,用沙袋填平了深壕,后边的大军一队接一队拥过深壕,攻到了火炮射击不到的城根死角里,随即竖起云梯,争先恐后攀向城头。
马大人当下嘉勉了张小辫儿一番,赏了许多钱物,让他暂且去好好歇息。张小辫儿终于在人前显了些手段,虽还算不上扬眉吐气,仍不免暗自得意,只道自己是困龙遇水,离大请大受的发迹光景已不远了。张三爷生来就不是凡夫俗子,不搏他一番远乡异域尽皆知闻的不朽名声,就太对不起咱身上这点儿本事了。古人说:凤栖于梧,龙跃于渊,物有所归,人各有命。岂是做白日梦的妄想?
这时集结在南门外的粤寇,趁着城上守军混乱,在一阵阵鼓角声中调动大军,举着密密层层的重盾,架起云梯向灵州城猛攻而来。
连城外的太平军也全都看得目瞪口呆,人人遥相观望,个个心下骇异,还以为是城里的清妖使出了什么邪法,只得暂时罢了攻城的念头。灵州城里也是一时间人心惶惶,谣言四起,有的说是震开了什么妖洞、鬼府,有的说那是地底怪蟒吐雾。众说纷纭之下却谁也不敢下去探明真相,还有人给巡抚马大人出谋献策,说这云中塔影来得古怪,不知到底主何吉凶,料其根源必在地下,咱们府衙里做公的有“三班四快”,其中顶数张牌头艺高人胆大,出了众的眼明手快,而且更是怀有异术在身,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何不就此遣他下去一探究竟。
这正是:“水底丢针水中寻,海里失宝海中捞。”欲知后事如何,且听《金棺陵兽》下回分解。
倘若落在荒郊野岭,身边没有房屋瓦舍,就想办法钻山洞子,钻树窟窿,总之要藏在仰不见天之地。躲进去之后,不管外边山崩地裂,还是房倒屋塌,纵然有天大的动静,也要不闻不问,只管坐住了不动,不到时辰绝对不能出来,否则横祸立现,当场就会死于非命。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你的这条小命。
雁铃儿奇道:“天底下哪有不食荤腥的猫儿,这罗汉猫可真怪了,它似是在担心什么?青螺镇瓦罐寺里是不是要出什么大事了?”
二人听不到岭子上的交战之声,心知雁营多半已经杀退了粤寇,这一阵又不知折了多少兄弟,雁铃儿黯然不语。张小辫儿见到窗外的天光隐隐放亮,耳中隐隐听得金鸡唱晓,不觉竟已到了黎明时分,急忙去看九尊铜铸的小猫,发现猫儿眼里嵌的荧石色泽如灰,都变得暗淡无光了。
正说着话,一道闪电掠过,映得殿中雪亮雪亮,跟着就是炸雷霹雳之声响起,震得屋瓦梁柱都跟着颤动。一时间电闪雷鸣,就好像在半空中,擦着头皮子滚动。张小辫儿和雁铃儿都抬头向上观瞧,见殿顶是个穿心独梁的结构,古刹年久失修,在震雷暴雨之中,好像随时都会轰然倒塌。
张小辫儿也有同感:“今天的雨也下得邪了,倾盆倒海般地下个不停,先前地底的群蛙蜂拥而出,也是个极为反常的征兆。不过青螺岭地势独特,周围三十里并无江河,故此从来不遭山洪侵害,想来还不至于有大水冲入镇中。”
随后张小辫儿席地而坐,周身上下披挂整齐,洋枪短刀就放在手边,守着九只荧石铜猫,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地苦挨起来。这时天还没黑,但青螺岭里狂风骤雨,虽是在白昼里,却如同暗夜一般,风雨交作之声虽然猛烈,仍然掩盖不住古镇外边杀声阵阵。
张小辫儿借机充了好汉,命手下都出去助战,并且告之全营,自古“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只偷生”,张三爷就留在青螺镇中,半步不退,与全营兄弟共存亡,要是打退了粤寇,大伙一同回去请功邀赏,银子要多少有多少;倘若被粤寇杀败,咱就精忠报国,豁出去不要性命了,拼一个够本,拼俩赚一个。当初雁营的弟兄们都曾结义为盟,说好了同生死、共富贵,今天就应了前誓,死也要死在一处,埋也要埋到一起。
话说林中老鬼为张小辫儿留下了扭转乾坤的回天之策,这个法子可邪了,只待罗汉猫对着主子开口出声,劫数也就到眼前了,此时一定要回避风雨,怎么躲?有宅的进宅,没宅的进洞,不管是寺庙道观,或是民房客栈,赶紧进去把门关上,等到第二天天光一亮,这场要命的劫数就算躲过去了。
张小辫儿和雁铃儿两人也都慌了手脚,手拨脚踢,总算是把殿内的虫鼠蛇蚁都赶散了。说着话就已是后半夜了,天上雷声渐收,山里的大雨也止住不下了,由于战况险恶,驻守在瓦罐寺里的兵勇都被派去助战,偌大个庙宇中只剩他们二人一猫,除了殿外偶尔有几声蛙鸣,四周再也没有半点儿响动,静得连根头发落在地上都能听得真真切切。
这九只铜铸的小猫,是唐代皇宫大内里司掌时辰的古老器物,《九猫换命图》中描绘的猫子,都是依此铜猫为原型,端的灵验非凡。那猫儿眼里嵌有荧石,亮若曙星,能随着日月轮转,会在夜里依次产生明暗变幻之异;等到来日天亮之时,九对猫儿眼都会变得暗淡无光,那时就说明劫数已过,今后的荣华富贵,不求自来,高官厚禄,唾手可得。
可张小辫儿刚刚走到庭中,就猛然发觉事有蹊跷,恍惚之状荡然无存,心里边也清醒过来了,这天色何曾亮了?外边浓云墨染,天黑得跟锅底似的,几乎是伸手不能见掌。
张小辫儿自道捡回了性命,虽然吃了些惊恐,却终归是死里逃生了,脑中的这根弦子都快绷断了,至此方才长出了一口大气,自言自语道:“都说人是苦虫,看来这话是半点不假,活人只有享不了的福,却没有受不住的罪,这一夜过得好不艰难,总算是被三爷熬到头了。”他也惦念着雁营里的一众弟兄,心里翻翻滚滚的感慨万分,也说不上是喜是忧。他伸了一个懒腰,收起洋枪和寸青短刀,张口吹熄了棺材上的蜡烛,随后抱起那长面罗汉猫,叫上雁铃儿,一脚踢开房门走到外边。
却不知张小辫儿心里正自慌得打鼓,他是想借着酒劲儿以壮胆气,又盼着喝多了昏昏沉沉睡上一夜,等醒来满天的乌云也都散了,有道是“饮得春夏秋冬酒,醉倒东西南北人”。可他心中没底,酒喝下去也都穿肠而过了,反倒是越喝脸色越白,满头冷汗淋漓,连半分醉意也没有。以前只道是光阴迅速,容颜易老,谁想眼下的光阴,会是恁般难熬。
张小辫儿虽然口上用强,也不免暗中忐忑,思量平生所为,绝没犯过该遭雷击的罪过。自从受了督抚大人提拔,为官从军以来,披星戴月,早起晚眠,从没有半日轻闲,带着雁营一众兄弟出生入死,立下了许多汗马功劳。摸着良心想想,虽然从来没做像什么斋僧布施、盖塔造寺、修桥补路、惜孤念寡、敬老怜贫之类的大善举,但张三爷自问也没做过真叫人皱眉切齿的缺德事。在自己手底下了结的几条性命,无不是大奸巨恶之辈,要说不敬天地、不孝父母、毁僧谤佛、糟蹋良女这些天怒神怨的恶行,可是没有半点儿瓜葛。张三爷满腔子都是仁义心肠,专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见不得别个受难,见了就必要出手相助,倘若今日果真躲劫不过,身遭横死暴亡,兀的不屈煞我了。
张小辫儿自在棺材上饮酒,扔了块肉脯在地上,要与那长面罗汉猫吃,可罗汉猫却显得焦躁不安。它不饮不食,对地上的肉脯看也不看一眼,猫尾来回摆个不停,时不时地呜呜哀叫。
张小辫儿又怕自己是“前生注定今生案,天数难逃大限催”,那冥冥之中的事,谁能猜想得到?他被那一个接一个的炸雷,唬得心惊肉跳,但自道张三爷以前混得好不落魄,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只在寒窑破庙里容身,若不是得遇林中老鬼,哪有今时今日的作为?眼下只当这条小命是捡来的罢了。
雁铃儿听这雷声响得不善,担心殿阁被雷火击中,就劝张小辫儿到别处躲避,可张小辫儿认准了林中老鬼之言,抵死也不肯挪窝,眼看着已经入夜了,现在出去肯定要功亏一篑。这天象虽然反常,但只要不离开瓦罐寺后殿半步,穿心梁砸下来也落不到三爷头上,再说身上穿着官服,还会惧怕闪电霹雳不成?三爷是铁石打成的心性,今夜索性就拿身家性命当作乾坤一掷,不等到那九尊铜猫的猫儿眼都灭了,绝不走出后殿,是死是活都认了,所谓“世事变化不定,英雄能屈能伸”。胳膊虽粗,却拧不过大腿,凡人别跟老天爷过不去,到底是生是死,只好听天公任意摆布了。
张小辫儿全身如触寒冰,颤了一个不住,霎时间三魂缥缈,七魄幽沉,嘴里叫声“见鬼了”。他知道劫数根本未过,急忙抓住雁铃儿的手,转身就往回跑,不料刚一回头,就发现在身后的黑暗中,悄然无声地戳着一个人影,距离近得几乎是脸贴着脸了。那身影如鬼似魅,绝然不是活人,好似阴魂附体般紧跟在背后,半点生气也无,若不是张小辫儿猛然转身向后,哪里能够亲眼得见。如此一来,可就把他回天保命的退路给断了,这正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想到这里,张小辫儿狠下心来,端起海碗来,“咕咚咚”灌了两口烧刀子,耳根子发热,胆气顿生,再不去理会响彻云霄的霹雳雷鸣。这阵炸雷声刚刚从头顶响过,就听殿堂神龛里一阵耸动,似乎在暗中有个什么物事,正自寒寨率率地移动。
张小辫儿见是老鼠,就放下心来,称赞道:“六妹真不愧是我雁营第一神手,看来这硕鼠……”他话音未落,就见从那神龛、殿柱、墙缝、屋梁间,钻出无数虫鼠蛇蝎,其中连少见的黑头蜈蚣和夹板子也有。也不知这些东西平时都藏在哪里,更不知此刻是为了哪般,它们就好似预感到大祸临头一样,没头没脑地只顾往殿外逃窜,把那长面罗汉猫也吓得不轻,避之唯恐不及,立刻腾起身形,无声无息地跃上了棺材。
张小辫儿说罢,就命雁铃儿把随军携带的酒肉取出,摆出一副泰山崩于前而目不瞬的架势。他神色自若,坐在棺材板子前,背后依着庙里的泥神塑像,自斟自饮起来,竟像是对四周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充耳不闻。那些在他身边的团勇见了,无不钦服,赞叹营官高义过人,今时罕有,哪晓得他还另藏了一副肚肠在心里,只是觉得张大人如此胆魄气度,视贼兵犹如无物,真显出了几分“月黑风高英雄胆,杀人放火壮士心”的绿林本色,我等在阵前交战,怎敢不用命杀敌。
欲知瓦罐寺中究竟生什么变故,且听《金棺陵兽》下回分解。
雁铃儿发觉有异,回过头去就是一箭射出,随后举灯察看。原来殿后有尊执掌《生死簿》的判官泥像,脑袋都已没了,一只比猫子小不了多少的老鼠,被雁翎箭射个对穿,活活钉死在了泥簿的册页上,鲜血滴落地面,染红了好大一片。
张小辫儿把那竹筒里的事物,反复看了三五个来回。他是死中得活,真好比是月被云遮重露彩,花遭霜打又逢春,心想自打出了灵州城,一路上赶前赶后,阴差阳错,恰好落脚在这瓦罐寺千年古刹之中。看来张三爷果然是命不该绝,只消在此间躲到天明,何难之有?即便是皇帝老儿下旨来传,三爷也要横了心肠一步不挪。
张小辫儿是市井间的泼皮光棍出身,除却一条性命之外,再无别般牵挂,他顽劣的性子发作起来,抗旨不遵的事情也是真敢做的。心中打定了主意,他便把后殿的空棺摆好,当作一条案子,在上点了灯烛,又将那九只铜猫,按照大小模样,依次放在灯下。
有许多传递军情的团勇,走马灯似的赶来飞报。原来青螺镇四周环山,只这两条道路可通岭外,雁营事先扼险据守,太平军本想趁着雨势偷袭端营,结果都被打退了下去。双方互有死伤,在战况最激烈的时候,两军在风雨中以白刃相搏,杀得分不清敌我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