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九章 铜盏油

张牧野网络玄幻

张小辫儿刚想抽身离开,但想起来还有些事要在天亮前做完,眼看时辰不早了,赶紧着手行事。他常在山野中走,识得许多野菜野草,他看剑炉附近生长着几丛七步断肠草,这是当地比较常见的一种毒草,就顺手摘了,再将没头的鞑子犬尸体切割剔剥,从肚肠内掏出了那枚狐丹,贴身而藏,随后连狗血都一发收拾了,都堆在地炉当中。
折腾得正欢,忽听底下的鞑子犬好似牛鸣般低嚎了一声,惊得那黑猫的四个猫爪子一齐发软,顿时趴在摇晃不定的铜灯上,岂料晃得太过厉害,身子一打滑就往灯下滚落,黑猫“喵呜呜”一声惨叫,索性扒住了灯口边缘。它唯恐掉下去被神獒咬死,竖着猫尾巴,几个猫爪子向上蹬,这一来不要紧,坠得那铜灯不再摇晃了,反倒是在半空打了个斜,铜盏中的灯油立刻从中淌出。
那黑猫捡了条命,哪里还敢不从,急忙使出浑身解数,在星星盏上一阵折腾,将铜盏中的灯油一点点倾倒下来。神獒自在下面伸着舌头接住,不曾错过半滴,舔了好一个舒服畅快。
话说张小辫儿躲在石梁上,正想设法把黑猫从房顶上引下来,不料却失手将鱼肉馒头掉了下去,惹得那鞑子犬狂怒起来,卷着一股阴风,从地下腾身蹿到半空,要把梁上的野猫扑下来撕成碎片。
神獒虽然警觉狡猾,可哪里会想到野猫敢给自己下套,又加上正值心火大燥,所以难免一时大意了。它把灯油吃得口滑,也不问多少,只顾要吃,不料那灯油虽然非药非毒,却不能多吞,俗话说“狗肚子装不下二两香油”,吃多了就得掉胯跑肚,即便是硕大凶恶的巨犬,蹿上三泡稀屎之后,也会全身绵软无力,变得还不如一只绵羊。
鞑子犬见机奇快,它身在半空,忽见灰尘碎瓦自上落下,便凌空一个转折闪在一旁,硕大的身躯飘叶般落在地上,随即仰起头来观看殿顶动静,月影之下双目如电,凶芒毕露,显得怒不可遏。
有道是狗急了跳墙、猫急了上房,这时候只求生路,哪还管他行得行不得,黑猫在铜灯上用力摇晃,只盼着离另一个星星盏越近越好。它使出了全力,摇得油灯剧烈地来回摆动。
原来是那黑猫蹲在屋顶上,看张小辫儿手中的鱼肉馒头看得入了眼,身子向下探得太过,竟是踏在虚空之处,碰掉了几块碎砖和一片灰尘,它也翻着筋斗滑落下来。
只见那黑猫想蹿上石梁逃掉,奈何无从攀爬,它想跃下地面,却见那神獒不住盯着它龇牙低吼,不由得心慌意乱,又怕又急,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片刻也立脚不住,只好在星星盏上不住打转。
虽然张小辫儿手脚利落,也足足忙活了一个多时辰,最后见那大锅中的肉汤,已经一阵阵冒了出来,知道大事已定,急忙带着黑猫躲回殿顶。
最后它看到三个铜灯盏在半空一字排开,最边上那盏铜灯旁边,紧临着一堵有缺口的破墙,正可从中逃出剑炉。可星星盏之间离得甚远,无法直接蹿跃过去。
这正是:“刀枪耀眼日光寒,摇动旌旗蔽天荒。”欲知后事如何,且看《金棺陵兽》下卷分解。
那千年灯油细腻香滑,为世间罕有,引得鞑子犬不由自主地张开嘴伸出长舌,在星星盏下接着灯油来舔。它当晚活吃了狐狸心肝,一团燥火正炽,舔了几口灯油,不仅满口留香,更觉滑爽舒畅了许多。
星星盏铜灯被锁链悬吊在半空,那黑猫好不容易才攀到了灯盖上,它战战兢兢探头向下一望,见鞑子犬虎视眈眈地抬头盯着上边,吓得立刻又把脑袋缩了回去。黑猫将身子蜷缩在悬空的铜灯盏上无路可逃,饶是它善于攀墙爬树,也没得施展。
此时一人一猫一犬,一个躲在石梁上胆战心惊,一个趴在铜灯上心惊胆战,还有一个守在殿内怒目瞪视,恰好分处在剑炉石殿的上、中、下三处,却谁也没有轻举妄动,只剩下星星盏铜灯嘎吱吱地来回摇晃。
张小辫儿眼见大功告成,心里却是恍惚如梦。他以前偷鸡吊狗的事做多了,杀几条野狗的勾当自然并不放在意下,只是感叹林中老鬼真有未卜先知之能,看来张三爷时来运转的造化到了。可有道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今天只不过是百十条野狗,一想到自己今后飞黄腾达的峥嵘时节,还不知要连累多少人跟着舍身丧命,难免有些心虚,那就不知是福是祸了。
此时皓月西沉,东方将动,荒山野岭陷入了破晓前的黑暗,张小辫儿虽然心中忐忑未定,也只得尽快赶回灵州城,于是匆匆背上鞑子犬的狗头,拔草寻路离了山谷,堪堪快到城门了,天色也已亮了。忽听得一声炮响,只闻野地里杀声震天,就见有无数头裹红巾的太平军,正在一片片喊杀声中,铺天盖地般压向城墙,兵锋极盛,旗幡刀矛密密麻麻。
张小辫儿和黑猫没敢动,多是因为心中惊骇欲死,而那鞑子犬一动不动,却显得格外异常,一反它平日里嗜血贪杀的常性,这又是为何?
不多时,在荒葬岭附近游荡的大群野狗们,便被肉汤的香味引了过来。它们都知道石殿是神獒的巢穴,山中野狗无不忌惮它神威凶猛,谁也不敢越雷池半步,但肉香愈来愈浓,更是教它们难以抵挡。
张小辫儿本以为自己这会儿早见阎王爷去了,没想到没被神獒咬中,反倒是身上落了许多灰尘,急忙屏住呼吸,挥动手臂驱赶烟尘,这时就听得殿中铜链晃动,睁开眼睛往下一张,只见那黑猫并没有直接从屋顶摔到地下,它仗着身体轻灵敏捷,两只前爪扒在星星盏边缘上,两条猫腿凭空乱蹬,把青铜星星盏坠得似秋千般来回打晃。
原来事有蹊跷,那储存天火的铜灯盏被黑猫一阵扑抓,积压在上面的灰尘掉了大片,立时从灯口里传出一阵异香。犬类嗅觉灵敏,一嗅之下就发觉大不寻常,铜灯里的灯油胜过香油百倍,不免一时疑心起来。
七步断肠草的药性一发,凡是吃过肉喝过汤的野狗,顿时都被药翻在地,真好似“一块火烧着心肝,万把枪攒刺肚腹”,疼得遍地打滚,还不到一炷香的工夫,就死了个尽绝。
张小辫儿借着月色看得清楚,暗道一声猫仙爷爷显灵了,张三爷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常言道“时来弱草胜春花,运至泥土变黄金”,看来时运一到挡都挡不住,也该着是这神獒杀业太重,命中注定要丧身于此,接下来就看月影乌瞳金丝猫在油灯上如何施展了。
整个荒葬岭石殿分作三进,中间的地炉形如大鼎,底下有火眼火膛,山中又有的是枯树枝,他匆匆忙忙收了几捆,用火点了些干柴,从后殿取了些山泉,连同几丛七步断肠草,熬起了一大锅香肉汤。
张小辫儿大喜,骂道:“饶是你这恶狗奸猾似鬼,也教你吃了张三爷的洗脚水。”随即从殿中石柱上溜下来,壮着胆子在鞑子犬身上踢了两脚,见果然睡得如同死狗一般了,嘿嘿一笑,叫声:“这是一报还一报,你就别怪张三爷心黑手狠了。”须知“容情趁早别下手,下手岂能再容情”,当下伸手从身上拽出寸青短刀,将神獒那颗狗头活生生切割了下来,用石灰掩洒,裹在几层厚油纸中,外边则用块破布卷了,打个扣子当包袱缚在背后。
终于有两条贪嘴不要命的野狗熬不住了,横下心来钻进了石殿,群狗见有带头的,哪还顾得了许多,立刻流着口水在后蜂拥而入,互相间你争我夺,把地炉中的肉汤吃了个涓滴无存,又各自抱了块肉骨头就地埋头乱啃。
这时那黑猫的猫爪子碰到灯油,顿时从铜盏上滑脱了,直直落向地面。神獒正吃得兴起,却突然断了供给,不免心中发怒,也不等黑猫落地,就在半空里一口将它衔住,牙关上不曾用力,一甩头便又把黑猫抛上星星盏,瞪目低吼,逼迫那黑猫再依前法施为。
那神獒的来势凌厉迅猛,张小辫儿大惊失色,他想躲都来不及了,只好闭目等死。谁知就在鞑子犬还未扑至石梁的一瞬间,却听得殿顶轰隆一声,塌下一堆碎砖败瓦,一股烟尘陡然而起。
张小辫儿躲在石梁上,看见鞑子犬倒地,忍不住心头一阵狂喜,但还不敢大意,随手摸到两块碎石,从高处投在它身上。那神獒满肚子灯油,心神昏聩迷惑,纵然是泰山崩在近前也浑然不觉了。
这神獒尚未来得及跑肚蹿稀,先自被油蒙住了心,东西南北多已认不得了。它隐隐觉得不妙,在地上打了两个转,越发糊涂了,晕晕沉沉地一头撞在墙上,能撞棺板的狗头坚硬无比,一脑袋便将破墙撞塌了半壁,就势卧地不起,嘴角拖着长长的馋涎,鼾声如牛,竟然昏睡起来。
三个人动了馋虫,也都顺便想去开开眼界,自然说走就走,于是带着黑猫,一路打听着前往八仙楼。那八仙楼位于城南最繁华的一条大街上,这条街的两边酒肆茶舍林立,灵州经商贩货之流最多,尽是些富室大户,虽然城外打着仗,此地依然是笙歌处处、热闹非凡。
那能够驱役群鼠的怪僧,突然被一对充血的猫眼逼视,也自受惊不小,他猝不及防之下,猛然尖叫一声,仰面向后就倒。
按张小辫儿以前的性子,肯定会心存好奇,忍不住要搅些事端出来,但此一时彼一时,只道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因为现在张三爷的身价不同了,有钱人的命最是金贵,岂能再去涉险闯祸?如今那桩一等一的大富贵已然到手,此时该做的,只是想办法把大批银子带出城去远走高飞才是正理,再不肯旁生枝节。
孙大麻子和小凤没进过大饭庄,他们自惭形秽,只顾四处打量,被跑堂的伙计问起,也不知该吃什么。只有张小辫儿是财大气粗,拍案骂道:“你奶奶的,敢欺三爷囊中无钱是怎么着?三爷要吃清汤寡水的阳春素面岂能上你这店里来?”说着拍出两锭大银子,大咧咧地说:“今天三爷做东,请两个朋友吃饭,你个没带眼的力巴子,还不快给三爷报报你家店里都有什么拿手好菜。”
张小辫儿耳朵尖,路上听到茶馆里有说书的声音,脚底下就挪不动了,看看天色尚早,去八仙楼吃饭还不是时候,就带着孙大麻子和小凤进了茶馆,点了上好的茶水点心,学着有钱人的模样,坐下喝茶听书。
筷子城中的大群老鼠失了主子,顿时犹如大梦初醒,不待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动手,便已争先恐后地逃出城去,四下里鼠洞甚多,眨眼间就已逃了个干干净净。
两人一拍即合,当即先裹了沉甸甸的一包银子带在身上,钻地洞从原路返回,又把槐园里的暗道口遮盖了。等都忙活完了,天上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到了猫仙祠找到小凤,三人给猫仙爷重新叩了几个响头,就在巷口等候打更寻夜的老军铁忠。
三人计议已定,就到街上沽衣铺里买了几套新衣服,又到熟食铺里称了十几斤酱肉,回到猫仙祠,把身上肮脏不堪的破衣烂衫换了,将面饼卷肉吃了个饱,剩下的酱肉都分给庙里的野猫们吃了,随即躲在神龛后边,倒头便睡。
小凤被他气得大哭了一场,越想越是委屈,这真是“得意的狐狸强似虎,败翎的凤凰不如鸡”,以前在金棺村里,谁将这偷鸡摸狗的张三小贼看在眼里。他一个没父没母的野孩子,还不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谁知今日此人摇身一变成了财主,连孙大麻子都成了他的狗腿子,自己却是家破人亡无依无靠,将来只得忍气吞声地伺候张三爷了。
等听够了书,也快到饭口的时辰了,三人就直奔八仙楼,还没到门口,就已闻到楼中一阵阵酒肉混合的香气直往鼻子里钻。三人谁也没进过这么气派的酒楼,但囊中有钱,胆气就壮,迈步进去,立刻就有跑堂的伙计过来招呼。
张小辫儿三人左等右等,就是不见铁忠老汉来取槐园的钥匙,只好亲自到松鹤堂药铺去还钥匙。谁知到了药铺前,发现店门上着板,都快晌午了也没开业,向店中伙计一打听,才知道早上起来就不见了铁掌柜的人影,铁家的老仆铁忠也一直没回来,松鹤堂药铺里乱作了一团,正忙着四处找人,店里的生意只好停了。
张小辫儿心中隐隐觉得不妙,铁公鸡好好在家待着,怎地就突然无影无踪下落不明了?许不是与他收了瓮冢山的僵尸美人有关?但此事隐情极深,张小辫儿根本不清楚铁公鸡要美人盂意欲何为,他便是猜破了脑袋也想不出究竟,只好不去理会,打算入夜后就去槐园搬运银子。
孙大麻子感激不尽,对张小辫儿千恩万谢:“生在这天灾人祸不断的乱世中,每天能有口饱饭吃就心满意足了。承蒙贤弟不弃,周全了俺孙大麻子一场,今后愿意给张家牵马坠镫,贤弟但有哪厢使用,俺是全凭差遣,水火不辞。”
三人在巷口嘀咕了许久,先商量今夜如何来运银子,又商量钱到手了如何花用,直商量到张小辫儿愿和孙大麻子要将这桩财富二八分账。因为张小辫儿在金棺坟幸遇林中老鬼,得了仙家的指点,才知灵州城槐园里埋着银钱。按理说这桩富贵都是张小辫一人的命中横财,可张小辫自称仗义,也承孙大麻子出力不小,便分给他两成。
张小辫儿大惊失色,忙叫道:“上下牌爷们高抬贵手,小人是进城来贩虾蟆的,并非粤寇的细作,可是拿错人了?”孙大麻子也大叫:“天大的冤枉!我等俱是良民!”
张小辫儿道:“这厮死在此地,总算是报应不爽了。咱们兄弟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如今筷子城中所藏的金银财宝,多已是咱们的囊中之物了。三爷从金棺坟遇鬼时起,千难万难,受了多少挫折,吃了多少惊吓,最后总算是得了正果,从今往后的日子苦尽甘来,就只剩吃香喝辣、穿金戴银的受用了……”说到得意处,不禁忘乎所以,却不知世间之事,向来反复无常,命里得来非分内,终有一日要偿还。
张小辫儿等人多没听过,也不知那些南北大菜都是什么,等把那伙计耍弄够了,最后才告诉他三爷吃饭从不问价钱,只管将八仙楼里拿手的好菜,掂配着上来十几道就是。不多时那跑堂的就将酒菜流水般传送上来,七大碟子八大碗,把桌上摆得满满当当,灵州八仙楼的菜肴名不虚传,果然是色、香、味俱全。
那伙计专与客人打交道,看一个大麻脸和一个乡下丫头低着头四处乱看,好像眼睛都不够用了,而另一个小厮则是满脸泼皮无赖相,就知道多半是没见过世面的穷鬼,但又看三人虽是蓬头垢面,身上衣服却也整齐光鲜,不太像是要饭的乞丐,心想这时生意正好客人众多,犯不上连打带骂地将他们赶出去,吃过饭若是没钱结账,剥了他们身上这几件衣服也抵得过了。
孙大麻子和小凤连声称好,他们早就听过灵州八仙楼的名头,方圆几百里之内,谁不知那是城里最大最奢遮的酒楼。灵州是处千古繁华的名城,八仙楼也是几百年的老招牌、老字号了,去那儿吃酒用饭的,多是达官贵人和南来北往的富商巨贾,他们乡下穷人哪里有福消受?连做梦都梦不到八仙楼里有些什么山珍海味。
于是那伙计招呼张小辫儿等人落了座,他是店大欺客,半没好气地问三位客官想吃些什么,又说咱这八仙楼可不卖阳春面的。
本想睡到晚上动手,可身上有钱了烧得难受,翻来覆去如睡针毡,只觉这天过得异样漫长,太阳迟迟不肯落山,张小辫儿恨不得学做古时后羿,张弓搭箭,一箭将那天上的太阳射将下来,最后实在耐不住性子了,便对孙大麻子他们说:“闲日难熬,反正咱们现在有的是银子,与其在庙里枯坐,不如让三爷带你们去八仙楼吃回大菜,吃饱喝足了,晚上好做活。”
且说那只名贵异常的月影乌瞳金丝猫惊骇至极,被张小辫儿揪着猫耳朵拎在半空,恰好与那怪僧脸贴着脸,四目相对之际,两只猫眼儿充起血来,周身毛发森森俱竖,犹如被厉鬼所凭,与平日里判若两猫。
馆中说书的先生正讲着《水浒传》。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最喜欢听这套书,尤其是喜欢听打虎好汉武二郎的事迹,要是拿现在的话说,这两人都是武松和燕青等好汉的“超级铁杆粉丝”。他们听到张都监陷害武松,英雄落难这一段,就气得咬牙切齿,拍桌子、砸板凳;等听到武松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把仇人满门良贱杀得一个不剩,又同时抚掌称快,没口子地大声喝彩。
张小辫儿就爱听别人讲他义气,但对小凤却始终心有不满,一文钱也不想分给这拖后腿的乡下丫头。不过念在都是乡里乡亲,就让她今后给张三爷当个听使唤的下人,苦活累活都交给小凤来做,一天早晚两顿饭。逢年过节的时候,要是赶上三爷心气儿顺了,备不住一高兴还打赏她两件小花褂子穿。
这正是:“人心似铁非是铁,官法如炉真如炉。”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孙大麻子抹了抹脸上迸溅的血水,对张小辫儿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上头有满天神佛,当中有官道王法,底下还有阎罗鬼判,怎能全都是睁眼瞎?这老鼠和尚偷拐人家小孩来吃,实是天理难容,却原来不经打,俺只一棍子便结果了这厮的狗命,实在是太过便宜此贼了,就应该活捉了解送到衙门里发落,一场碎剐是免不了他的。”
张小辫儿惊魂初定,忙把黑猫抱在怀里,对孙大麻子说道:“此番真是造化了,全仗猫仙爷爷显灵保佑;也幸亏三爷急中生智,拿黑猫破了妖僧的邪术;又有麻子兄一身英雄的手段、豪杰的见识相助,才得以将这老鼠和尚了账。”
二人想起这怪僧刚才吃清蒸活人的恶心情状,兀自有些恨意难消,又在那老鼠和尚的尸身上踢了几脚,随后摩拳擦掌来到筷子楼前。那楼中银积如山,端的是动人眼目。两个人四只手,如何搬得过来这许多银子,稍一商量,张小辫儿脑瓜一转,便想了个歪点子出来:估计这会子天快亮了,不如暂且回去,向铁掌柜交还了槐园的钥匙,同他扯个谎,说这凶宅里实是闹鬼闹得厉害,根本没敢进去过夜,然后等到晚上,推了驴车到后园门口,翻墙进来搬运银子。这条街根本没人居住,如此行事方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稳妥之策。
小凤独自在破庙里提心吊胆地躲了半夜,又听二人添油加醋地说起槐园中老鼠筑城,偷小孩煮来分食的种种诡异之事,不免更是心惊肉跳。三人都猜测不出那个能驱使群鼠偷银的怪僧究竟是什么来历。
自古道是“开店的不怕大肚子汉”,既然吃饭的有银子,那开店的绝没替他省钱的道理,只见跑堂的伙计忙前忙后斟茶倒水,然后站在旁边唱起一路路菜牌。
大凡做惯了迎来送往的店伙,多是见钱眼开的势利之徒。那伙计听张小辫儿开口就骂,正想动怒,却又见了银子,满腔火气顿消,立刻换了一副嘴脸,眯着眉眼赔笑道:“是是,您老教训的是,小子确是有眼无珠,还请贵客多多海涵。咱这八仙楼里,请的都是各地名厨,专做诸路南北大菜,号称千古名城第一楼。甭管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山里长的、水里游的,想吃什么有什么,那真是应有尽有,且听小子给三位报上菜名。”
张小辫儿此前被王寡妇这对贼母女欺负得很,如今才算出了这口恶气,正要让小凤给自己捶背捏腿,却忽然担心起来:“不好了,看天上日头出得比山高了,为何打更的铁忠还不来拿钥匙?那老儿莫不是当作咱们已经死了?”
也该是猫鼠物性相克,加上此人天生惧怕黑猫,只见那怪僧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短小粗壮的四肢不住抽搐,竟似发了羊癫一般,胸99lib•net肺间的一口气息再也转不回来。
张小辫儿三人撸胳膊挽袖子,举箸运气,正待放开手脚一通大吃海喝,但还没来得及动筷子,就忽听得八仙楼外一声呐喊,暴雷似闯入几十名公差。这伙人行似虎、动如狼,进到酒楼中踢翻了几张桌案,更是不由分说,如鹰拿雀一般,将张小辫儿、孙大麻子、小凤三人按倒在地,抖出绳索来,捆成了四马倒全蹄。
孙大麻子还想叫冤,却见那伙公人中为首的一位牌头点手喝骂道:“你们这三个杀剐不尽的贼人还敢多言?趁早闭了嘴,老老实实地跟爷爷们回去见官,还可少受些皮肉之苦。一场天字号的官司,够你们打得过了。”
孙大麻子趁机从地上翻身跃起,抡起手中棍棒迎头砸落。他是虎力熊心之辈,一条棒子使得发了,卷得劲风呼啸,照着怪僧头顶砸个正着,直打得血肉横飞,将其当场毙在了棍下。
店里的伙计和扎柜们议论纷纷,都说铁掌柜一向习惯在家守财,入夜后足不出户,现下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好生蹊跷,便有人主张去衙门报官。也有人认为可能铁掌柜夜里去寻哪个小相好的,宿醉未归,用不着大惊小怪,为此事报官不妥,众人人多嘴杂,乱糟糟的不得要领。
其中一个做公的捕快闻言大怒,抡起手来,左右开弓,各抽了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十几个耳光,打得二人天旋地转,眼冒金星,口鼻中都流下血来,牙齿也掉了几枚。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