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一章 神偷盗魁

张牧野网络玄幻

这神偷本家姓谭,平时在街上只充做走街串巷卖野药的破衣道士,所以人称谭道人。他自幼懂得相猫之术,到各处偷金窃银,全凭身边的四耳花猫。此猫机灵非凡,擅能攀壁过墙。古时候的大户富室,无不院深墙高,除了看家护院的家丁,还会养着恶犬,一旦听得些许人声动静,就会狂吠扑咬,可这都奈何不得谭道人。
四耳花猫躲路逃脱,它却不太识得皇宫路径,只顾翻墙越殿地奔着一个方向逃窜。宫中侍卫虽多,却都在忙着保驾搜寻刺客,谁会想到要去捉一只野猫?
马大人常对谭道人的事迹欣羡不已,感叹古术奇异,竟能控猫为盗。残唐五代时有“红线盗盒”之事,至今被称作神妙无双之技,想来也不过如此神通罢了。只可惜当年官府里无人识得这番异术,就任其流落进盗贼之流中去了,否则收做公家之用,把这一番本事用于为间做谍,偷营劫寨,必定能建立些大功劳出来。
孙大麻子生性耿直,喜的是说强夸胜,自称好汉。他听马大人所言正是触着了豪杰襟怀,当即跪拜下去:“造畜之贼天理难容,既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的举动,俺孙大麻子凭爷吩咐,愿出死力擒贼。”
那四耳花猫进到院子里,就会先将护宅的恶犬骗到一边,诳它吃了迷魂药。药翻了恶狗之后,花猫便会潜到后门,用猫爪子拨去门闩,放外边的群贼进来行窃。谭道人就凭着此法做下了许多大案,无往不利。
马大人看出他的意思,知道这两小子皆是市井出身的草莽之辈,只有晓以忠义,或是许以重利,才能够笼络得住,便对二人说:“以往国家任用贤能,最看重科举出身,除此之外,任凭你有什么奢遮的手段,也是一概不用。只此一个门槛之下,就不知埋没了多少奇谋巧智之士。可如今粤寇作乱,朝廷正值用人之际,你们都是有些本领的,何必自甘落入平庸凡俗之中,到头来与草木同朽。世上虽有屠龙的宝剑射雕的弓,可也需有人使用才得施展。你们俩算是命里遇着贵人了,本官慧眼识珠,见你们果是有些胆识,可以提拔起来酌宜使用,故此愿意抬举携带你们一场,只要能将造畜的妖邪之徒一网打尽,绝不吝惜重金犒赏。”
马大人极有野心,想趁着粤寇之乱,显些真实的本领出来,以便得到朝廷的赏识重用。他生性坚忍,向来通晓兵机,这一年多来在灵州主持经营团练乡勇,着实同粤寇恶战了几场,双方互有胜www.danseshu•com败,渐渐使他深感孤掌难鸣,所以不分高低贵贱,到处网罗能人异士收为己用。
灵州百姓们感念谭道人劫富济贫的恩德,就造了祠堂供奉,只因官家戒盗,不能明说祠中供的是当年的神偷谭道人,便皆称其为猫仙爷。后来才渐渐形成拜猫仙的风俗,祠中时常显出许多灵验来,各种野闻逸事也随之越来越多,传来传去往往难辨真伪了。
如此潜行至作案的大宅之外,先自伏在墙根里悄然不动,由谭道人抓住四耳花猫的后颈,对准了墙头用力抛出。那贼猫轻盈矫捷无比,一撞上墙壁,就能伸出猫爪,无声无息地悬挂于壁上,随后借着力,曲身弓背,一跃蹿过高墙。
谭道人并不通猫语,无法听四耳花猫讲述经过,只是事后探听到宫中失窃的情形,推测得知,不免对此事追悔莫及。他和四耳花猫如兄似弟,多年来彼此之间没有形迹可分,自己受浮名所累,为着一时意气用事,非要盗取皇宫重宝,却险些因此坏了四耳花猫的性命,现在想来,要那些虚空的浮名何用之有?
话说那巡抚马大人,为官的心机最深,胸怀韬略,腹有良谋,而且眼光不凡,高瞻远瞩,做起事来当机立断。他唯恐夜长梦多,详加推审之后,便决定尽快处决了老鼠和尚,当即命手下将此贼挑断手筋脚筋,拿铁锁穿了琵琶骨,戴上重枷打在死囚牢里,由牢禁狱卒们好吃好喝地喂养着,并且严密封锁消息,等到三天后押赴市曹碎剐凌迟。
静夜深宫里,就听爆竹嘣的一声巨响,吓得太后老娘娘和宫女们魂飞天外,连滚带爬地纷纷躲藏,也不知究竟出了什么乱子,还道是有人行刺,又或是天降异象,震雷击宫,慌慌忙忙地呼唤侍卫羽林前来护卫。
张小辫儿却心想:“也不知你这老大人是慧眼识珠,还是牛眼识草,为何偏偏看中张三爷相猫的本事?但此时就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先想办法谋了官家的重赏,到时候看情形不好,三爷再抽身溜撤不迟。”打定了主意,当下便跟着孙大麻子一同领了差事。
其实这只不过是个酒后说笑的话头,可谭道人最是要强好胜,偏要与洞庭湖盗魁争这口气,跟谁也没打招呼,就独自带了四耳花猫前往皇宫。恰好赶上元宵灯节,皇帝陪着太后出宫来观灯,百姓们挤作了人山人海,争相一睹龙颜。谭道人就藏身在万民当中,与四耳花猫看清了老太后的相貌,但想那大内禁地,守卫何等森严。谭道人的胆子再大,也不敢进去盗宝,只好给他的四耳神仙猫拜倒磕头,求它务必进宫盗出夜明珠,给灵州群贼争些脸面回来。
然后马大人又把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带入后堂,先让人给他们松了绑缚,用过压惊的酒饭,再次当面细细盘问。原来这马大人善于识人,深知天底下寸有所长,尺有所短,各有各的用途,即使是在鸡鸣狗盗之徒中,也往往都有可堪大用的奇才。
其实当年的猫仙爷,并非是什么神仙道士,此人只不过是一位能够飞檐走壁的神偷。那神偷是灵州世家出身,常把一只四耳花猫带在身边,专门偷窃为富不仁之辈,把所获之物救济贫苦穷困,其手段高明至极,多不是常人所能想象出的神异妙术,往来绝无踪迹,连捕盗的军官也拿他无可奈何。
老太后百忙之际仍没忘了她那颗夜明珠,忙让宫娥们将她搀到凤榻下,从暗格中取出宝匣,打开来看去,顿时现出满室精光,才晓得夜明珠并没有随着天雷飞化归天,这才长嘘了一口气,稍稍安下心来。
于是谭道人也不去与洞庭湖的盗魁相见,随手把四耳花猫偷来的夜明珠投入江中。他为了躲避官府追拿,收拾起手段再不使用,只靠贩卖能治疑难杂症的猫儿药度日,不久后,更是隐埋了姓名www•99lib•net,远走江湖,云游四海,最后再也不知所终。
张小辫儿能得活命,已是满口念佛不止了,万没想到这场天大的官司,不仅与自己再没一丝牵涉,更得到官家抬举,可以做个捕盗拿贼的牌头。这在往日里也就罢了,但是现在正是天下大乱,贼寇横行的时节,漫说什么官家的王法了,就连那封疆的大吏,也有被贼人砍去了脑袋的,自己这点本事岂能顶用?夹在黑白两道里可不是好受的,稍有闪失就得搭上这条小命。
但也有失手的时候,有一次谭道人与洞庭湖的盗贼魁首喝酒,两人喝多了打起赌来。那盗魁说谭公神术是人所共知,天下谁不佩服,盗取世上宝物只如探囊一般。可你本事再大,有一样东西却未必偷得到手。据说在宫中大内,有藩国进贡来的一枚夜光宝珠,大如龙眼,精气灿然,夜里灭了灯烛,此珠可以光照百步开外,乃是皇家至爱的宝物,向来由太后亲自收藏,连皇帝都不知道它放在哪里。谭公若能施展手段,取了这颗明珠让我等开开眼界,咱们五湖四海的响马盗贼,都应尊谭公一声“盗中魁星”。
那四耳花猫心有九窍,是最通灵性的猫子,能懂得主人心意。它猫眼一眨,便已闪身出了落脚的客栈,一连几日在宫中探路,认明了太后起居行止的规律。也不知这猫是怎么想出的鬼点子,它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先找地方偷了支花炮叼在嘴里,然后趁夜色越墙潜入皇宫,寻到太后的寝宫,窥探那老太后入睡,外边捧灯的宫娥们也打上瞌睡后,它就顺着抱柱悄然溜下,将那花炮放到宫灯旁引燃了,然后躲入暗处潜伏不动。
谭道人行窃并非独来独往,他的同伙向来不少,是灵州群贼的首领。群贼多是在夜间出没,穿着夜行衣,鞋底里垫着草灰,走路绝无声响,脸上还蒙了面,嘴里衔枚,免得出声说话。
而且在槐园里捕获老鼠和尚之后,才发现灵州附近竟有造畜的奸徒活动,看样子要图谋不轨,想偷窃朝廷的库银。这伙人行踪诡秘,手段更是奇异,绝难以常法追查。所以马大人就想收买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一是看重他们有相形辨物的本事,二是看这两人满身泼皮气质,怎么瞧也不像官府做公的,又兼言语便给,为人灵活机敏,无论是派其刺探情报还是跟踪盯梢,都容易掩人耳目。所以要保举他们破例先到捕盗衙门做个牌头,再拨一伙眼明手快的公差,随时听候他们两人调用,专门缉捕老鼠和尚的一众同党。
谁知那四耳花猫躲在柱后看得清楚,它动如快箭离弦,从暗处一扑上前,将太后手中的夜明珠抢在口里含住了,随即翻身逃窜,真个是“来去如风雨,出没似闪电”,只在倏忽之间,便已逃得无影无踪,殿中只剩下目瞪口呆的太后和一众宫女。
但张小辫儿看这马大人也是位心狠手辣的人物,哪敢不从他的意思。他暗暗盘算着,不如权且应了差事,瞅个机会溜出城去,这教“天地纷扰争战时,恰似英雄一盘棋”,其中的输赢成败,不知要耗费多少无辜性命,张三爷是穷怕了只图富贵,可从不想参与什么英雄的事业,也绝不想当官府的走狗和棋子。
这回也是该着出事,四耳花猫误走误撞,竟来到了皇帝的寝殿外边。当时世上盛行方术,在御驾前的侍卫当中,就有一个精通剑术的高手在内。那人瞅见离身边不远的墙头上,正有一个黑影窜动,奇快如风,而且还裹着一道精光,似是知道大花猫口含夜明珠,知道事有古怪,便放出飞剑击杀。
马大人在得知张小辫儿懂得相猫古术之时,便猛然想起一件事来,灵州自古就有拜猫仙的风俗,但很多人说不出猫仙爷的来历,纵有知道的,所传也多为道听途说,未必全然属实。他家祖辈未发迹时,曾在前朝做过响马,多与天下盗贼相通,所以知道此事的根由。
饶是那四耳神仙猫机敏警觉,察觉到危险袭来,躲避得极快,也不免被宝剑削去了一只猫耳和半片头皮,受伤着实不轻,顿时血流如注,幸得此猫矫捷轻灵,才舍命狂奔得脱。
这正是:“要图平贼定寇事,预备擒龙伏虎人。”毕竟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说。
一对鼍鱼虽是疑心正盛,但抵不住腥,赴水游到近前,一口咬住了渡水葫芦猫的尾巴。那葫芦猫刚被毒虫蜇了一通,皮肉间都是毒质。鼍鱼体内同样有七个毒囊,遇毒后自然而然也要运毒抵御,两条老鱼咬住猫尾不放,不多时竟已吐净了鼍毒。老鼍吞噬有剧毒的水蛇水蛛,才会每隔数十年能结出一个毒囊,是它自身精气所在,散尽鼍毒后,不由得全身虚软脱力,半分也动弹不得。
原来葫芦猫皮糙肉厚,耐得住剧毒。它被蜈蚣、蝎子咬中,便开始从头到尾虚肿起来。而那些毒虫在吐毒之后则翻滚扭动着死在附近,看得躲在一旁的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急忙拜谢,不过张小辫儿脑袋里却另有盘算。林中老鬼在猫仙祠指点了他几件大事,如果都做成了,自然是平步青云。那几件事一是去荒葬岭擒杀神獒;二是引着群猫在塔王寺古井里捞出风雨钟。这些事情一件紧连着一件,件件都有关联,而今这第三件事,就是要缉拿造畜邪教的教主白塔真人。
大凡为人处世,切不可有私心,私心一起,常会做些不计后果的勾当出来。幸亏此时天下扰乱,赋役繁重,没有人肯出钱来买青铜古物,所以张小辫儿只得罢了这个念头,又寻思着只要把相猫之术学得精熟了,要聚来天下奇珍异宝也只如探囊取物一般,张三爷是宰相器量,何必目光短浅只在乎这一尊风雨钟。
众团勇都是灵州本地人,这几天以来,亲眼见到张小辫儿屡立奇功。张小辫儿又专会夸口,上吹天,下吹地,中间吹空气,哪怕芝麻大点儿的事情,只要放到了他嘴里一说,也变得惊天动地,翻江倒海,加上言语便给,口若悬河,那些没影子的事,都能够说得绘声绘色有鼻子有眼。所以团勇和公差们无不佩服于他,都赞叹张牌头果然是手段了得,如此奇才伟略,可堪大用,将来必定被朝廷提拔封赏,到时候可别忘了照应兄弟们些许。
渡水葫芦猫的猫尾分作九节,按《猫谱》上来讲,猫尾贵长,尾节贵短,就是说猫尾巴越长,而且摆动的频率越高,这只猫就越敏捷,能够捕鼠不倦。可葫芦猫的这条大猫尾巴又粗又圆,是个贪懒贪睡之尾,沉到水里就如同是条船舵一般。
所以有的猫擅能捕鼠镇宅,有的猫则专门会些偷食摸雀之道,更有许多罕见罕闻的奇异能为,不在本回话下。本回单表在隋唐年间,秦王李世民率军东征西讨,有一天他单骑探营,结果暴露了行踪,遭遇大队敌军追杀,逃到了黄河边上,眼看着走投无路,就要被生擒活捉了。但他是真龙天子,免不了有百灵相护,正在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就见黄河里有一只形如葫芦的大花猫,随波逐流起起浮浮,从上游漂了下来。
这正是:“双手撒开金线网,从中钓出是非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金棺陵兽》下回分说。
马天锡看过了风雨钟,更是对张小辫儿刮目相看,真想不到此人办事如此得力,千难万难只如等闲,于是也不隐瞒,把实情告诉给了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他要这风雨钟无用,只是镇守灵州的富察图海提督苦求此物。此人是上三旗出身,家族在朝中党羽满布,称得上是有根基、有脚力,他到此地赴任,全家亲眷也都带在城中。老图海有个女儿,向来视作掌上明珠一般,所以名字叫做富察明珠,现今年方十六,生得如花似玉,美冠一方,可惜她自从来到灵州之后,就生了一种怪病,到处医治无果。据说有个名医给过一个秘方,需要用风雨钟接够了雨水,再烧热了用来洗澡,才能痊愈,正苦于遍寻不着,如今幸得你们从塔王寺古井里捞出此物,老图海知道这件事以后,少不了要有番重酬厚赏,到时候本官也会趁机抬举你们。
灵州城里的野猫们,在塔王寺古井里吃了亏,倘若在平时也只好罢了,毕竟野猫没办法下水捉鱼,可那深潭中的金鳞鼍鱼是婆罗甘孜国的珍异生灵,吃了可以延年益寿。群猫嗅到了鱼腥便再也按捺不住,打定主意要吃这两条井底金鳞。
那小凤在马府做了丫鬟,总算过了几天安稳日子,她见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都已当上了灵州捕盗衙门的牌头,也不禁替他们欢喜,但马大人急着要问话,无法容她过多叙谈,只得规规矩矩地立在一旁伺候着。
秦王李世民情急之下落到水里,两手揪住了猫尾巴,挣扎着游到了对岸,终于摆脱了敌兵的追击。事后连他自己都觉奇怪,世上怎会有能渡河的猫,便以此事询问部下。秦王驾前有个徐茂公,是个广识方物的奇人,他先说此乃我主“吉人自有天相”,然后讲起有种渡水葫芦猫。
人是如此,猫也一样,譬如猫能捕鼠,那就好比是人会张口吃饭,是其与生俱来的本事,不足为奇。普天底下的家猫野猫,除了捕鼠爬树,更是根据其品相种类不同,也自是有千支万派的能为,哪能够一模一样。
孙大麻子赶紧劝他道:“三弟你可千万别打邪念头,此宝岂是寻常人家收得住的?还是尽早献给官府,倒是兄弟你的一场功劳。”
常言道得好:五个手指头尚且不是一般长短。可见普天下的人,虽然都是俩肩膀顶着一个脑袋,但若比起美丑善恶、高矮胖瘦、文武技艺,却实在是有万般差异,从不能一概而论。
说着话这就来到了马大人府门前,虽然正是后半夜,但粤寇围城甚紧,全城戒备森严。马大人是外松内紧,夜里根本睡不安稳,闻报后就吩咐让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到后堂相见。
水中那两个金鳞老鼍,守着风雨钟活得年头久远了,都是有些个道行在身的,等闲的渔网钩饵自是不会放在它们眼里,可忽然见那水中有条猫尾巴,都不知那究竟是个什么物事,有些像水蛇,可显得太过笨拙了些,若说是水草之类的,又为何有股奇异的腥味?
此时铜钟出水,从井口中喷涌升腾的白雾渐渐消散,全都在高空凝聚成了积雨云,一时间乌云压顶,雷声翻滚隆隆闷响不绝,但还没有下雨,只是遮蔽了冷月孤星。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二人,招来在上边候命的一哨灵州团勇,让他们裹了风雨钟,直接抬回去交给知府马大人发落。
灵州群猫如风卷残云一般,把那两条金鳞鼍鱼吃了一个痛快,果然是鲜活味美。野猫们个个心满意足,早把那枚奇怪的狐玉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当下簇拥着金玉奴和那只渡水葫芦猫,“喵呜呜”叫了几声,摇摇摆摆地径自去了。
脏兮兮的葫芦猫全身受尽毒蜇,自己觉得差不多了,就哼哼叽叽地爬到潭边,将它那条长得出奇的猫尾巴浸入水中。猫的威风全在尾巴上,登房上树更是要凭着猫尾调风,以便掌握平衡。有的大户人家养猫只作观赏之用,并不需要它们捕鼠,为了防止它到处乱窜,便特意将猫尾裁去一截,那猫就会变得老实乖巧,再也翻不了天了。
就见那葫芦猫拖着笨拙的身躯,一摇一摆地来到水潭边。它并没有直接渡水,而是找了一块极阴极湿的地方,用爪子拨开地上砖石。这井底下终年阴晦潮湿,养肥了许多蜈蚣、蜘蛛一类的毒虫,红黑斑斓,奇毒无比。它们发觉失了藏身所在,便纷纷游走出来,对那只胖大的渡水葫芦猫乱钻乱咬。
张小辫儿用指节试敲一下,声音铮然动听,晓得正是那件宝物,心中好生得意,哈哈一笑,对孙大麻子道:“果然是灵州重宝,竟是如此晃人眼目,看来这都是猫仙爷爷保佑,才能有咱们的造化机缘,不如就此裹了风雨钟逃出城去,下半世哪里还用得着发愁吃喝穿戴?”
野猫们见那水中鼍鱼厉害,真的是难以对付,群猫中为首的金玉奴最为精明多智,也不知它们是怎么商量盘算的,竟出去找来了渡水葫芦猫相助。
这种葫芦猫,说是猫,其实不是猫,体形比常猫大出许多倍,应该是深山里的一种狸猫,体态浑圆,尾长毛长,习性反常,能够潜渡长江大河。在水里靠着捉小鱼小虾为食,它可以七天七夜都不上岸。
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闪身从石佛后边钻出来,在地上死鱼残骸里找到链子,合力拖动,缓缓将水中的风雨钟拽上岸来。那铜钟只不过尺许长短,遍体青绿,蚀透了朱砂水银之色,铸满了饕餮鱼龙波浪的纹路,从中渗出缕缕轻烟薄雾,好似祥云缭绕。
于是张小辫儿禀告马大人,富察明珠小姐的病症不在药引,而是源于提督府里躲藏着妖邪鬼祟之物,若不尽早剿除,恐怕将要为祸无穷。
葫芦猫趁机使出怪力,用尾巴将两条老鼍拖拽上岸,其余的野猫红着眼睛一哄而上,团团围在四周。但那两条老鼍自知落入险境,使尽最后的力气,掉头摆尾就想逃回水中,但鱼背上的锁链被葫芦猫胖大的身躯死死压住,真是“肥猪拱入屠户门,自投死路命难逃”,只得任凭野猫一片片扯脱鱼鳞,露出血淋淋的鲜活肉身。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