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讲 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冲击

郎咸平政治经济

请各位想一想,我们GDP的35%就是这样被别人吸收的,在这种情况之下,欧美各国的防火墙一旦破裂,这种冲击将使我们的出口受到沉重打击,那是占GDP35%左右的打击,你能想象得到吗?那对我们中国的冲击是不可小视的,这是第一个冲击。
所以高盛为什么被誉为最好的公司?它不是最大的,可是每一次危机来临,它都能够侥幸逃脱,为什么?因为风险管理做得好。试想一下,四大天王为什么每一家的负债比例都是20%?不是平均,而是每一家都是20%。否则成不了四大天王。我曾经问过他们其中一位的经营哲学,我想他的回答可以给我们所有企业家一个很好的借鉴,那就是保守,进的时候不忘记退。对于我们老百姓而言,我们也应该有一个认识,那就是在大衰退的时候,不要梦想能够赚钱,能够不赔钱就不错了。连李嘉诚、巴菲特、比尔R26;盖茨都赔钱,你赔点钱是可以理解的。对于我们普通股民、普通老百姓来说,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来理财呢?我清楚地告诉你:你投什么亏什么,不要抱有幻想。
今天我要告诉我们的政府官员,以及全国的企业家,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工商链条时代,所谓的救市,它的本质意义就是设立防火墙,斩断工商链条。如果不斩断,工商链条一旦崩溃,其他的实体经济马上就会受到打击。所以楼市和股市泡沫产生的根本原因就是我们没有设立防火墙,而在泡沫产生之后我们还是没有设立防火墙,因而造成楼市衰退、股市衰退。你再不设立防火墙,还会冲击老百姓的信心,消费就会受到影响,继而生产就会受到影响,包括内销企业在内都要面临倒闭的风险。举个例子,我们最典型的内销企业是什么?是桑拿、洗脚、按摩,绝对不是出口的,是纯粹以内销为主的,在我讲的工商链条的冲击之下,它们跟国际金融关系不大。根据我最近做的实际调查,我特意跑去洗脚,我问他们,老板最近生意如何?老板说别提了,最近生意少了20%、30%。这说明什么?我们的内销企业也产生了危机现象。而这个危机现象之所以产生,是因为整条工商链条的崩溃,因为我们想救市,却不太会救市。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股市泡沫、楼市泡沫的本质是什么?首先我给各位一个新的观念,中国从10年前开始,已经从过去的农耕时代进入了今天的工商链条时代。当一个部门产生问题之后,它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美国、欧洲政府为什么要救市?它们的目的就是设立防火墙,以直接帮助金融机构,来斩断工商链条。否则金融危机下一步导致消费危机,信心危机,销售危机,生产危机,再到消费危机……形成恶性循环。
你想一想AIG是什么水平?AIG这种公司都扛不住系统风险。连AIG都扛不住的系统风险,你要求我们的保险公司来扛,这本身就是一个危机。请大家再想一想,你认为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不了中国吗?在此我必须告诉各位,你错了。

四、会做风险管理的公司才是好公司

顺着这个思路,我请大家想一想,股市泡沫、楼市泡沫有没有可能是第二张骨牌?那么,第一张骨牌是什么?那就是中国的制造业危机,中国的危机跟其他国家不一样。我们今天不但有国际金融危机的压力,我们本身还有制造业危机,而这种制造业危机在欧美各国是没有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股市表现这么差,别人涨我们涨得比别人少,别人跌我们跌得比别人凶,就是因为我们的问题比别人多。而我们的股价和楼价为什么这样下跌?原因是我国经济的基本面出现了问题。是什么问题?我告诉各位,我们的楼市泡沫、股市泡沫之所以产生,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在制造业产生危机的时候斩断工商链条,设立防火墙。我在2007年就提出了这个理论,今年都得到了验证,那就是我们制造业所面临的投资经商环境不断恶化,因此,我们的企业家将很大一部分应该投资于制造业的钱没有用于投资,而是拿出来炒楼、炒股去了,从而造成了股市泡沫和楼市泡沫。
我说过一句话,现在已经得到证实,楼市泡沫和股市泡沫的本质只是制造业的回光返照,因此不可能持久。并不是由于经济发展更好了,老百姓更富裕了,所以有更多的钱去炒楼、炒股。不是这样的,实际情况是由于制造业的危机挤压出大量的资金,进入楼市和股市,从而造成短期的泡沫现象。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再呼吁大家赶快抛股票,原因就在这里,因为这是短期的回光返照现象。那么为什么股价和楼价持续下跌呢?因为股价和楼价的真正决定因素是我们的经济基本面,而我们的经济基本面是70%以制造业为主的基本面。如果制造业持续衰退,事实上,到2008年年中为止,广东、浙江的制造业企业倒闭比例已经高达30%,而且这个数字还在继续攀升。到10月中旬,广东东莞何俊制鞋也倒闭了,6000名工人失业。我们已经发现大型制造业也开始受到冲击,这种冲击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演愈烈。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救市观念。那就是问题出来之后,寻找前面的根源,斩断工商链条,设立防火墙。这就是为什么2008年3月份我呼吁政府解救股市,原因就在这里。你不救股市,下一步是什么?下一步是信心危机,之后消费危机、生产危机都开始出现了。政府有没有救呢?有,而且救市的力度还挺大,包括修改政策、保证投资等等。可是为什么越救,股市越跌?并不是因为政府做错了什么,而是整条工商链条的崩溃会带领楼市和股市下跌。还有媒体朋友问我,郎教授,你看楼市会不会跌到成本价?我说你把经济衰退看得太简单了,如果只是跌到成本价的话,你大可以放心。我告诉你,香港的楼市一跌,一家伙就跌掉了60%、70%多,跌到成本价以下。楼市跌起来是没有底的。我们今天就怕这种现象发生,因为楼价下跌的下一步是什么?各位想一想,断供。工作都没有了,你拿什么还贷款?而且楼市下跌这么多,就算你把房子卖了去还贷款,也还不起。比如你是100块钱买的房子,现在跌到了40块钱,你的贷款是70块钱,就算你把房子卖了,也只能拿回来40块钱,还欠30块钱的贷款。

二、中国救市必须斩断工商链条

因为真正的货币定价权操控在美国政府的手中,所以你不要问我黄金会不会涨价,黄金会不会涨价要看美国政府怎么运作。你也不要问我欧元会不会涨价,那也不是欧洲经济好不好的问题,而是要看美国政府怎么做。美国政府只要来一次大动作,比如说大量发行货币,搞不好美元就会下跌。如果来一次听证会,整治油价背后的炒作者,使油价从147美元一桶跌到60多美元一桶,美元就坚挺了,美元坚挺,全世界的其他货币都要跌。那么你可能又要问了,美元什么时候坚挺呢?让我告诉你,我的水平有限,美国政府却是人才济济,他们比我聪明得多得多,他们做完之后我看得懂,至于他们想做什么,我没有这个水平预测。在今天中国这个社会,能够认识到自己有不足的人已经很少了,我们今天什么都不多,就是牛人特别多。
当然了,有没有可能一切都很美好?比如说防火墙生效了,而且美国人对于“三聚氰胺”无所畏惧,继续高负债消费,这当然是最好的情况了。但是,对于企业家而言,对于我们的政治家而言,不能假设最佳情况,你要假设最坏的情况。等到这个时刻来临,就会从金融业直接冲击到我国制造业的实体。而且你不要忘记,我们的制造业本来就有危机。可是工商链条没有斩断的结果,导致这个连锁反应冲击到其他部门。再加上国外防火墙可能破裂,以及负债消费形态的改变,这是我们即将面对的现实情况。我想请问你,你紧不紧张?在这种现实情况的压力之下,你该怎么办?我想给我们的企业家,以及我们的股民、我们的老百姓提出两个方案。
我们每一个人都承认我们改革开放的成功。我们也对我们每一年10%的经济增长率给予极高的评价,我本人也是如此。但是我们不能够逃避问题,不能够活在过度乐观的幻想当中。未雨绸缪一向是治国的经典原则。我们情愿把情况设想得最糟糕,也不能过于乐观。因为最糟糕的情况万一出现怎么办?把事情往坏处想是不会错的。
请大家想一想,为什么我们2007年会有股市泡沫和楼市泡沫?你以为这是因为我们经济发展很成功,老百姓更富裕了,因此去炒楼、炒股,所以造成的泡沫?也就是我们很多学者所谓的流动性过剩,什么叫流动性过剩?手上的钱太多了,钱太多以后就拿去炒楼,于是产生楼市泡沫,去炒股,于是产生股市泡沫。所以宏观调控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把过剩的流动性收回来。当然我们这两三年来对这个问题一直有不同的看法,我们中国政府最近从2008年10月份开始,整个宏观调控的思路已经有很大的转变,我不否认这里面有我的影响,对这一点,我是乐观其成的。

三、真正的冲击来自消费形态的改变

一、泡沫的本质——制造业的回光返照

欧美金融危机对我们的冲击开始了吗?刚刚开始,真正的冲击还没有开始。让我告诉各位这是为什么,因为欧美金融危机会对我们造成两大冲击。第一个冲击,如果它们的防火墙失败怎么办?如果它们的防火墙失败,它们的工商链条全线崩溃的结果是信心危机产生,消费减少,破产,失业,信心危机,消费再减少。而消费减少这一部分将直接冲击到我国经济。请各位想一想,我国经济跟欧美国家挂钩有多紧密,你知道吗?我们中国的经济存在生产过剩,各位又知不知道?在整个GDP当中,我们本国的消费只占35%。而我们中国制造业的产能是多少?占GDP的比重是70%。也就是说,我们还有另外35%的产能,叫做什么?叫做生产过剩,也就是我们消化不了的产品。这部分生产过剩由于欧美各国传统的负债消费形态,而帮我们吸收掉了。比如,美国家庭负债消费比例占其GDP的95%以上,这种靠借钱消费的模式,把我们中国35%的过剩产能吸收掉了。因此我们的出口就能够成为经济发展的一驾马车。
回头分析一下,我们可以发现,第二张骨牌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如果两年之前我们就能够像欧美政府一样,在制造业出现问题的时候立刻切断工商链条,设立防火墙,用我们最大的能力和资源,就像我们政府现在所做的一样,包括提高退税比例,给予融资优惠以及各种税收减免,让问题在制造业内部得到解决,只要能够解决制造业的问题,这笔资金就不会流出来冲击楼市和股市,也就不会有这么严重的泡沫现象,不会有那么多股民被套牢,不会有那么多中产阶层被“消灭”。这一切问题的原因是什么?是我们的政府没有搞清楚救市的观念。我们还停留在哪里出问题救哪里的观念,比如说楼市出问题救楼市,股市出问题救股市,这还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法,这是错误的。
这种制造业衰退的现象,就是我国楼价和股价从回光返照趋于所谓正常的一种反映,什么叫正常?那就是股价和楼价随着经济的持续下滑而下滑。而这也正是为什么在2008年5月份的时候,我在媒体上发言,呼吁全国股民不要相信奥运行情。各位要知道,敢讲没有奥运行情,不但需要两把刷子,还需要胆识。为什么呢?因为历史上所有奥运主办国的股市都在奥运会之前大涨,奥运会之后大跌。为什么我敢肯定地说中国的股市在奥运之前必跌呢?原因就在于楼市和股市的所谓回光返照现象,既然是回光返照,必定是短期的,长期一定会因为作为中国经济主体的制造业的衰退而随之衰退。
因此很有可能就会发生像深圳那样的断供现象,大家索性不还了。再加上这种工商链条的崩溃会产生大量的失业,工作都没有了,哪里还有能力去还贷款。那么下一步是什么?下一步就是跟美国一样,房地产泡沫导致的金融危机就来了。因此我再重复一遍,中国是由制造业危机引发的楼市泡沫和股市泡沫,导致楼价和股价大跌,失业严重,使得断供现象发生,造成金融危机,金融危机又跟美国挂钩。因此我们是制造业危机加上金融危机,还有国外的金融危机。这就是我们的股市表现如此之差的原因所在,因为我们的危险要比美国多得多。在这个时刻,竟然有很多人很乐观地说,我们不会有问题,我们应该去帮助美国,我们应该投资美国,帮助美国,帮助欧洲,我们很牛。帮这个,帮那个,我建议大家先帮自己是真的。多存点钱准备过冬,因为就算没有国际金融危机,我国的制造业危机本身就足以让我们的工商链条整个断掉,而且这已经发生了。
第二个冲击,就算欧美国家的防火墙成功地截断了工商链条,欧美经济开始复苏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欧美各国经济体系中的“三聚氰胺”会产生什么效果?想想我们自己对牛奶的消费,你有没有发现,“三聚氰胺”事件过后,虽然我们政府出面解决了问题,重建老百姓的信心,可是你去喝咖啡的时候,你还是几乎不敢加奶精,你甚至不敢喝奶茶了,甚至你的小孩也不敢喝我们自己生产的奶粉了。我们对于奶粉的消费会由于“三聚氰胺”的影响而下降。同理类推一下,欧美各国,会不会因为金融系统中的“三聚氰胺”,而使得消费形态本身发生改变?什么样的改变呢?大家不再负债消费,而开始量力消费。如果这样,那就完了。你知道这将减少多少消费吗?欧洲人就不讲了,我们就看美国人,美国人将减少0.7万亿美元的消费支出,这是什么概念?中国的整个出口不过1万亿美元。你担不担心?消费形态的改变是第二个冲击,2008年11月11日左右,美国财长保尔森突然宣布7000亿美元将要救助信用卡、消费贷款和学生贷款的单位,很明显这些都是负债消费的主要群体,显然他们也出问题了,而且似乎也是“三聚氰胺”的问题。可以想象在“三聚氰胺”的冲击之下,未来美国人的消费形态极有可能改变。
先说企业家,我们中国的企业家只有个人艰辛的奋斗历程,而缺乏大衰退的洗礼。因此大多数人积极性有余,保守性不足。我举个例子,我们上市公司的平均资本负债比例是多少?100%~300%。所谓资本负债比例,是负债除以资本,不是资产。当然这里面有上市条例的影响,这个我们也不能否认。我们对比一下香港地区的四大天王,以李嘉诚为首的四大天王。这些人经历过无数次大衰退,而且四大天王基本上都是搞地产的,你知道他们的资本负债比例是多少?是20%。你以为李嘉诚借不到钱吗?你借不到钱是有可能,他不可能借不到钱,那他为什么不借?因为他经历过大衰退的洗礼,知道有进有退。真正伟大的企业家不是看你能赚多少钱,而是在大衰退的时候能做最好的风险管理,这才是真正一流的企业家。
在上一讲的结尾,我给各位提了一个醒。那就是在2008年10月份,当全球股市大跌的时候,我们中国的股市跌得更凶,别人跌一天,我们跌三天。而到10月中旬全球股价大涨的时候,我们比别人涨得少,别人涨三天,我们涨一天。这是为什么?似乎我们整个舆论还认为老神在在,好像金融危机是别人的事一样,我们好像没什么事,过得还挺轻松,有点像1997年时的感觉,日子过得挺好。你相不相信“山雨欲来风满楼”这句话?你相不相信“黎明前的黑暗”这句话?我们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
观众:早就听说郎教授的口才非常好,今天面对面地倾听,的确非常了得。郎教授刚才忠告我们观众的这些话,也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大家不要当儿戏。我想今天次贷危机从美国的星星之火,发展到全世界的燎原之势。就像郎教授所说的,美国可能是从次贷危机爆发,殃及投行之后再到保险公司,最后可能会危及实体经济。那么我想,中国好像有点异样,在国外洪水滔滔的时候,中国好像有一点岿然不动的感觉。可能目前在江浙地区、珠三角,甚至香港地区,有一些外向型的企业,倒闭风潮愈演愈烈。在我们中国,这种风潮是不是会从实体经济开始,逐渐蔓延到金融机构,甚至金融机构背后,国家的体制?就像郎教授说的,国外现在尝试着社会主义模式,这个我也看了一个报道,好像是说最近国外马克思的《资本论》非常畅销。因为我是做养老金的,像郎教授说的,建立在一种信托模式下的养老产品。我就想问一下郎教授,美国五大投行倒了,类似AIG这样的大型投保机构接下来会不会被波及?而我们国内的保险机构会不会被波及?
根据某网站的报道,95%的网友对房地产的交易现状是不满的。
你们有没有痛恨过索尼的电脑?你们痛恨过三星吗?你们痛恨过比尔·盖茨的微软吗?好像不会。
难道你们会对制造业这样痛恨吗?
老百姓不一定看得懂这些,他们的直觉反应是:地产是暴利行业。其实暴利本身并不是罪恶,比如高科技有没有暴利?有的有。微软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垄断企业,这种垄断性企业所创造的暴利绝对在地产行业之上,为什么你不恨它呢?因为它的财富都是用技术、资金、人才创造出来的,它做了事,赚了钱。因此你没话讲。可是地产行业就不同了,地产行业的财富基本上都是来源于整个社会的进步,这就造成了制造业和地产业的本质差别。那么我们中国有没有伟大的人看清楚这一点?有,就是孙中山。

五、打破资本短视的困境

三、地产业的暴利来自哪里

中国的富豪一半都是地产商,这就表示我们的产业结构产生了重大的偏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曾经几次谈到,今天中国的经济并不是像大家所想的那样过热,而是同时存在过热和过冷。
资本短视对俄罗斯经济所产生的危险性影响令人震惊。你知道到俄罗斯改革的后期,整个俄罗斯的国家财富是多少?当时整个俄罗斯的GDP与中美洲的一个小国家墨西哥相当,你能相信吗?这就是资本的短视性造成的后果。
为什么人们对地产商总是存在或多或少的敌意呢?
潘石屹曾经讲过一句话,他说房地产业之所以有这样的负面形象,主要有几点理由:第一,财富排行榜上大概有一半的人都是地产商。第二、大家普遍认为地产是暴利行业。第三,腐败的官员通常与地产开发项目有关。
当这些人拥有整个俄罗斯之后,资本短视性的危机就出现了。他们发现,制造业是非常麻烦的,他们甚至连地产都觉得麻烦、还要盖房子。他们走到了一个极端,把俄罗斯卖了。矿产挖出来,不加工,全部卖掉;石油一开采出来,不加工,全部卖掉;任何东西,包括树,整棵树卖掉,连切都不切,切都嫌麻烦……为什么?因为这样最简单。
地产行业繁荣的背后既隐藏着资本流入的秘密,也包含着土地这种特殊社会资源的价值秘密。因此,当资本的短视与特殊的土地资源结合在一起,房价的高涨与地产业的暴利也就不可避免。
根据某网站的报道,95%的网友对房地产的交易现状是不满的。总而言之,大家对地产商都很痛恨。
所谓“休克疗法”是哈佛大学的斯莱佛教授和他的一位同事帮俄罗斯政府搞的一个改制。斯莱佛说,俄国的企业都是国营企业。怎么变成像美国那样的大众持股公司呢?他的办法很有意思。每个人发几张兑换券来换股权。全国老百姓每人发100张兑换券,怎么换股权呢?举一个A企业为例,假设A价值10000张兑换券、你拿100张去兑换A的股票,就可以兑换1%的股权,如果每个人都去兑换,一夜之间,全俄罗斯的国营企业不就都变成大众持股公司了吗?
这就是今天我们中国的富豪排行榜上一半都是地产商的原因所在,因为他们处在一个过热的部门,目前整个国家的资本从制造业大量转移到了一个畸形的房地产行业,而这是与国际完全不接轨的,因为在世界500强企业当中,大部分都是银行以及制造业,只有中国的情况是极其特殊的,因为在这种二元经济环境之下,我们的地产业过度发展。你们可能要问了,过度发展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嘛!也是个行业嘛!你为什么骂它呢?你说呢?你们为什么骂它呢?这就是因为地产行业的特殊性了。我可以告诉各位,你们不骂制造业,是因为制造业需要靠资本、靠人力、靠技术才能赚钱,而地产业不是,地产业几乎什么都不需要做,就可以赚钱。
为什么我们中国人的焦点和目标总是针对地产商?
我们过去对资本的理解是不够的,我们把资本看得太简单,总认为民营企业家的资本应该受保护,具有流动性。我今天告诉各位一个不同的观念,资本是需要被控制的,资本是需要依靠国家的力量、政府的力量来让它归于正途,否则资本的短视性将会给这个国家的未来带来严重的后果,俄罗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潘石屹那句话讲得太到位了。中国一半的富豪都是搞地产的,而世界500强企业里面大部分企业都是制造业和银行,地产行业不敢说没有,很少。

一、我们为什么痛恨房地产商

孙中山先生在一百多年前提出了一个理论,叫平均地权,涨价归公。当然他当时讲得比较极端,就是说,你如果卖一块地或房子,原本是100块钱买的,300块钱卖的,中间200块钱的差价一律充公,叫涨价归公。为什么?因为房地产的价值之所以上升与个人无关,而是来源于整个国家、社会的进步,因此涨价的这部分要还给社会,就是取之于社会、还之于社会,这就是孙中山平均地权的意思。今天我们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就是这个问题,我们是涨价归自己而不是归公。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造成了极大的社会矛盾。
你们会对制造业这样痛恨吗?你们有没有痛恨过索尼的电脑?痛恨过三星吗?你们痛恨过比尔·盖茨的微软吗?好像不会,为什么我们中国人的焦点和目标总是针对地产商?
到底是民众的仇富心理作祟?还是地产商为富不仁?
1991年底,苏联解体,俄罗斯联邦独立。面对原苏联大量半死不活的企业,庞大的内债和外债,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西方经济学家的指点下,干1992年1月2日起正式实施“休克疗法”。结果,俄罗斯在两年间消费物价上涨了244倍,“休克疗法”以失败告终。
当前的中国,资本大量地从制造业转移到了房地产业,这种转移对于我们整个国家而言是极其不利的。为什么不利?你千万不要迷信自由经济,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自由经济,如果你放任资本如此流动的话,到最后,我们国家的经济会产生重大问题。我们通过俄罗斯的休克疗法来看一下资本短视性后果的可怕。

四、不要迷信自由经济

我举个例子,某一个开发商,他拿到一块地,比如说一亩价值60万元的地,他放在手上,什么事都不需要做,三年之后价格就有可能涨到200万元。从60万元一亩,到200万元一亩,这个差距是哪里来的?是谁创造出来的?是你们,是全社会的老百姓。由于经济发展,使得土地增值,但是这个增值的成果被谁享受了呢?房地产开发商。可是土地价值的上升与开发商完全无关。
你可能要问了,就算变成私人的,又有什么错?我告诉你,你把问题看得太简单了。资本最可怕的地方是追逐利润,而且利润追逐的过程越简单越好,利润越高越好,而这也正是中国的资本从制造业转移到地产业的原因所在。
可悲的是,老百姓对于当这种1%的小股东没有什么兴趣,他们情愿拿这个兑换券去换一点酒喝或者吃麦当劳。当时有7个很聪明的俄罗斯人,他们勾结了俄罗斯的国有银行,勾结了地方财政部门,用国家的钱去收购全国黑市上的兑换券,之后拿兑换券去换了所有国营企业的股权。于是,俄罗斯的国营企业一夜之间从国营企业变成了这7个人的私营企业。
一个国家是否强大,基本上要取决于它的制造业。亚洲比较强大的经济体是哪几个?日本。以制造业为主;还有韩国,以制造业为主,中国台湾这个小地区,也以IT制造业为主。
哪些部门过冷?中国大部分的制造业是过冷的,萧条的。哪些部门过热?与地方政府推动GDP工程有关的部门是过热的,比如地产行业就是过热的。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现象?那是因为资本的短视行为。我们最近不断地进行宏观调控,提高利率,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你知道会造成什么冲击吗?会使得处在过冷部门的制造业的企业家更不想干了,因为日子艰难。那怎么办呢?他们就把制造业的资金拿出来,去过热的部门炒楼了,于是造成房地产需求的上升。
你们买房的人是不是一样呢?我们在批评开发商之余,自己是不是一样呢?比如说你在北京买了一个楼盘,五年前买的,当时是6000元一平方米,现在价格涨到3万元了,你把它卖出去。我请问你,你做了什么事?为什么你的房子可以从6000元涨到3万元呢?是社会进步的结果让你赚到这笔钱。所以对开发商而言,对购房者而言,你的财富之所以增加,除了少部分是因为你个人的努力之外,大部分是因为社会的进步,而让你享受到了独占的好处,这才是社会仇恨的根源。

二、到底是民众仇富,还是地产商为富不仁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