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序 你的未来不是梦?

郎咸平政治经济

那么,什么叫次级债呢?就是原本不够资格贷款买房子的人,也让他们贷款买房子。财务报表不过关,家庭收入不足,税单也没有,怎么办呢?这些人要贷款的时候,中介机构就说,这样吧,我提供给你一笔贷款,但是你必须在一般的浮动利率之外再加几十个基点来付按揭,但因为现在的利率水平非常低,所以你还是能还得起。这样,金融机构放出了高息贷款,而且回头就可以把贷款风险通过前面所讲的方法完全转嫁出去,所以这笔生意对它们来说简直是求之不得;而那些本来买不起房子的人也可以大量买房了。看起来好像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如果你认为问题就出在金融领域,那么好吧,就让我们安心做实业吧。可是很快你会发现,你还是逃不掉。中国中铁公告称,截至2008年9月30日,中国中铁H股募集资金除已使用的9.07亿元外,其余额折合人民币172.38亿元均存放在中银香港募集资金专户上,H股剩余募集资金的净亏损额为19.39亿元人民币。类似的,中国铁建2008年三季度汇兑损失为3.2亿元人民币。而这些数字在中信泰富150亿~200亿港元汇兑亏损面前简直就不值一提。一笔“结构性存款”就能毁掉中铁募集资金的1/10,与汇丰银行及法国巴黎银行签订的几份“累计杠杆式外汇买卖合约”就能烧掉中信泰富一半以上的股本!可是,你知道什么叫“结构性存款”,什么是“累计杠杆式外汇买卖合约”吗?
但是隐患在于:万一利率走高怎么办?第一,不良贷款率上升,比如美国次级贷款的不良贷款率从2.5%升到了5%左右的水平。但是这对于金融机构来说是无所谓的,因为信贷风险已经通过前面所讲的方法完全转嫁出去,所以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家银行的损失是由于直接发放次级贷款造成的。第二,顺势绑架大多数老百姓,因为数据表明,绝大部分的美国老百姓还是在忍气吞声地为金融机构买单。
这对这家收购贷款的机构有什么好处呢?首先,它不用开设一家分行,就可以涉足商业银行业务。换句话说,它在获得同样信贷收益的同时,却不必建立如商业银行一般庞大的风险稽核机构和柜台业务。更重要的是,它不是商业银行,所以不需要受到商业银行那样的严格监管,自然也就无需维持那么高的资本充足率。可是问题在于,它从哪里筹集到那么多资金去收购银行贷款呢?
那么保险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承担什么职责呢?就是为这些1000美元一张的债券提供担保,担保其会支付。而且这个担保的保单很有意思,保单还可以再卖,还可以再到金融市场上去卖出。
金融机构对这一切心知肚明,但还是经不住诱惑,故意放水,制造出大量的次级贷款。并且自始至终,那些可怜的美国老百姓从来没有被告知过,利率会高到什么程度。美联储对此却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长期刻意保持低利率,希望以房地产市场来刺激经济。大家都在天真地幻想一种情形:第一,房价会持续上升,所以“把房子卖掉再用按揭买回来”这种迅速获得大量可支配收入的方法,对个人来说实在是妙不可言,对银行或购买房地产抵押债券的机构来说,反正有持续增值的资产做抵押,没什么好怕的;第二,总会有足够多的因素让利率一直维持很低的水平。
所以我觉得非常有必要从“金融工程”(Financial Engineering)讲起,因为这是整个金融创新的基石和起点。我们先想想什么叫“工程”,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土木工程师在修高速公路时都做了什么?用铲装机和载重卡车把大量的土石方从高地移到洼地,然后再一层层填上石头、砂石、石灰等各种材料,每一层还要用压路机夯实,最后再在路面上铺一层柏油。简单说来就是,把原本在不同地方的材料以新的结构和组合填到别的地方去,结果就是高地变低,洼地变高。
以前大家是怎么借钱的呢?一群信用良好的人想借钱,比如要买房子或者买汽车,想借一万美元。他们需要通过中介机构来借,中介机构要做什么?要负责收集材料,包括申请人的收入证明、税单等等,看你够不够资格借款。中介机构负责进行第一关的审核,它如果认为申请人够资格借款的话,就会把资料拿到下一关去,那就是银行。银行根据这些资料,再进行第二关的审核,如果审核通过,银行就会把一万美元贷给借款人,完成这个手续。在中国贷款的话就到此为止了,但美国不同,在美国还有后面的环节,也就是我们前面介绍的金融创新。
这样对银行有什么好处呢?银行把自己有限的资金盘活了,同时利润被急剧放大:比如以前要拿出10亿元资本金来发放一批个人贷款,必须要等上30年才能再收回来;而有了这个机制以后,即便打九折出售,现在就可以收回九亿元,拿出去继续放贷,并且这九亿元的贷款还可以再卖出去,再换回8.1亿元……这样循环下去。通过等比数列的知识,我们可以知道,有了这个机制,这10亿元的资本金就可以发放100亿元的贷款,这样银行就可以把利息收入放大10倍,在资产规模不变的条件下,盈利水平会急剧上升。而实际上,金融工具越是创新,这个折扣就越小,这个机制能够放大的倍数就越大。
“人在睡觉时,突然感到仿佛有千斤重物压身,朦朦胧胧的喘不过气来,似醒非醒、似睡非睡,想喊喊不出,想动动不了。人们感到不解和恐惧,就好像有个透明的东西压在身上一样,再配合梦境,就被赋予了一个形象的名字——鬼压身”。我特意使用“鬼压身”这个词,并不是因为我迷信,而是因为我相信大家读完上面这段绘声绘色的定义后,都会联想到自己对“次级债”和“国际金融危机”的感觉。明白了这一点,问题的关键就清楚了:那种不解和恐惧,就让我们感觉好像有个透明的东西压在身上一样。
后面是什么呢?那就是银行借出一万美元,它就减少了一万美元的资金,它就不好运作了。但是美国有非常发达的金融市场,所以银行可以把这一万美元转化成债券卖掉,卖给谁呢?可以卖给投资银行,像美林等,或者卖给房利美和房地美。以房利美和房地美为例来说,房利美和房地美,简单地讲就是美国政府的事业单位,就是帮助美国老百姓买房子的。因此当银行把一万美元债券卖给房利美和房地美之后,房利美和房地美就会再把它分割成面额1000美元的债券,叫做房地产抵押债券。听起来很不错,很漂亮,这种债券是由房地产做担保的。而且真正的房地产贷款只有七成,相当于用十成的房地产来担保七成的债务,你还担心什么?好了,一万美元的贷款可以分割成10张债券,每张面额1000美元,然后再卖出去。卖给谁呢?卖到美国的金融市场,外国政府可以去买,老百姓也可以去买。
分享当然有各种不同的方式,我可以跟大家详细地讨论“结构性存款”,也可以就“累计杠杆式外汇买卖合约”从最基本的定价公式讲起,不过,仅仅一个最简单的(而且因其假设条件有瑕疵,导致其结果有一定局限)Black-Scholes期权定价公式,没有个十来页纸也推导不完。并且,说实话,如果那样就理论谈理论的话,对我的写作来说也更容易,但是我相信这对你阅读和理解这些基本问题帮助有限。所以我将继续用一种简单明了的语言与大家分享我对当前这些迫切问题的看法和观点。这也正是我写作本书的初衷。
可是商业银行好不容易把贷款放出去了,难道会给你提供更便宜的贷款?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向市场发行债券。但是问题在于,对于这种业务模式风险如此之高的企业来说,它筹集资金的成本怎么可能比收购商业银行的贷款还低呢?其资产的本质就是那些贷款啊。所以,它发行债券的成本最起码要比贷款的平均利率高吧?不过,你小看了信誉的价值,特别是美国政府信誉(或者换个更准确的说法,金融霸权)的价值。在美国,从事这一业务(学名叫“资产证券化”,不过其行业本质没有这名字本身专业)的机构中,最大的两家就是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它们不是政府部门,也没有美国政府部门提供担保,相当于我们中国的事业单位。所以我虽然身为金融学博士,可是到今天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同意把中国那么多的外汇储备用来买这种企业发行的伪国债。
“你是不是像我在太阳下低头,流着汗水默默辛苦地工作”?你是不是也曾经像这代人一样心怀一个简单而淳朴的梦想:只要努力打拼,就能“追求一种意想不到的温柔”?为此,你“就算受了冷漠,也不放弃自己想要的生活”。
第一个来源当然是自有资本,不过问题在于,如此高风险的企业,其资产的本质就是形形色色的贷款包,你还能期待它们创造出高于平均利率的回报吗?那怎么办呢?资金成本公式(资金成本等于贷款利率和股东要求回报率之加权平均数)告诉我们一个捷径,就是能不能得到更便宜的贷款?
可血淋淋的现实摆在你面前:企业倒闭,百业萧条,更可怕的是过去那种简单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了!我们35%的经济产出都要依靠外贸出口,而这些产出所依赖的终端消费形态,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的一步步恶化已经昨日不再。美国次贷危机对我们的冲击是有限的,还没有开始,真正的开始会是什么时候?就是美国的防火墙破裂之后。美国的防火墙一旦破裂,冲击到美国的消费市场,由于美国进口的减少,使我们的出口受到影响,从而打击到我们经济的基本面。
简单地说,这种金融工程就是大家认购某一家机构的债券,这家机构拿钱去把个人住房贷款成批买回来,然后把每个月收到的利息作为其发行债券的利息分给大家。那么具体是怎么运作的呢?什么是次级债呢?次贷危机爆发后,我们又为什么谴责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呢?
解梦一:“鬼压身”——什么是次级债?为什么次级债的“传染性”这么强?
不必沮丧,其实你的同事可能也完全搞不清楚什么叫“次级债”,大多数老百姓,甚至包括那些主流经济学家们可能都是第一次听说“结构性存款”、“累计杠杆式外汇买卖合约”这些名词(我们不用关心这些名词)。郎教授我也没有那么聪明,只不过我在美国沃顿商学院读博士时修的就是金融学,所以此时此刻面对此情此景,我觉得我有责任把我知道的与大家分享。
前面的梦醒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加令人迷惘的梦境。那就是,这些年在大洋彼岸究竟悄悄地发生了什么变化?昔日不可一世的金融大鳄们,为什么转眼间好景不再,堕入深渊?一直向全球输出金融服务、制定行业游戏规则的美国为什么反而会被伤得最深?更神奇的是,为什么忽然间一个远在天边的小国冰岛会全面破产?你如果也人云亦云地认为都是金融创新的错,那么我想当我告诉你下面这些事实时,你大概除了惊骇,就是惊骇了:冰岛的三大商业银行其实并未持有次级债,也没有参与那些金融衍生工具产品的交易。其实,你一直不好意思开口问同事或同学的问题可能就是:什么叫“次级债”啊?
梦醒了吗?没有!我相信很多人都有一种迷惘的感觉:看遍了报纸,看完了电视,却基本上不知所云。很多讲华尔街问题的报道或电视节目,我看了以后,只有摇头叹气的份。第一,怎么发生的,没说清楚;第二,怎么处理的,没谈明白;第三,对中国有什么影响,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我相信很多老百姓都是一头雾水,只知道了一个名词,叫次贷危机或者国际金融危机。
金融工程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就拿按揭来说吧,通常是银行向个人发放贷款,然后在30年里面按月收取利息,那么,如果把同期类似的几万笔个人贷款全都一次性卖给某一个独立机构,那这个机构实际上就跟买债券差不多:一次性付出一笔本金,然后分30年按月收取利息,最后一次性收回本金。
可是为什么次级债的“传染性”这么强呢?前面不是说信贷风险都转嫁出去了吗?怎么这么多金融机构还是中招了呢?贪婪啊,贪婪!它们发现用这些衍生金融工具赚钱的速度比传统业务快得多,于是纷纷成立业务部门来参与这种交易。以往封闭在一家坏银行里的坏账,现在充斥了整个市场,而其风险却随着金融衍生工具产品的广泛零售而加速放大。至于原因,前面已经提到了:首先,它不用开设一家实体分行,就涉足了商业银行业务。换句话说,它在获得同样信贷收益的同时,却不必建立如商业银行一般庞大的风险稽核机构和柜台业务。更重要的是,它在获得这种收益的同时,却无需维持那么高的资本充足率,并且可以使用杠杆性融资进一步放大利润。铁的事实就是:拖垮拥有11.6万名员工的全球最大保险公司——美国国际集团(AIG)的罪魁祸首,竟然是该集团只有377名员工的伦敦子公司——AIG金融产品公司(AIGFP)。过去七年,AIG金融产品公司支付给员工的薪水总额达35.6亿美元,员工的平均年薪超过100万美元。而根据资料披露,在这波金融海啸中侥幸逃过一劫的高盛,竟是AIG最大的商业伙伴,假如AIG不保,高盛可能要蒙受200亿美元的损失。
梁启超不但这样讲,他还指出了股份有限公司的问题所在。宣统二年,也就是在中国的股票市场第二次崩溃的时候,1910年,梁启超写了一篇文章,谈股份有限公司的问题,睿智得不得了。

炒股者不问公司业绩

林觉民就义之后,家人把祖宅卖了避难,买主叫谢銮恩,他有个孙女后来也很出名,叫谢冰心,冰心长大了后曾经写文章追忆过自己的这个故居。林觉民有个堂哥林长民,后来也生了一个很有名的女儿,叫林徽因。林觉民的故居一直受到妥善保护,不过据传最近被一个来自香港的地产商强行拆迁了一小部分,当地居民以身体对抗推土机,浴血保卫了林英雄的故居。
清末戊戌变法让人们记住了梁启超的名字。在戊戌变法失败之后,梁启超没有停止对于中国前途、出路的探索,在政治、经济领域多有建树。1917年,为了国家的前途命运,反对张勋复辟,梁启超不惜顶着巨大的压力,与老师康有为决裂。“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梁启超的这篇《少年中国说》鼓舞了无数国人,让他们将寻求少年中国作为自己的人生理想。
中国的股市崩盘有三次:第一次,1872年;第二次,1910年;第三次,1921年。美国在我们之后,1929年。
1922年,疯狂的交易热潮终于落下了帷幕。随着门庭若市迅速变为门可罗雀,难以维系的交易所纷纷破产,最终存活下来的交易所只剩下六家,信托公司也只剩下两家。中国进入了证券交易的冰河期。然而,在惨痛的现实面前,中国当时已经有睿智的思想家提出了世界级的解决方案,而日后美国、英国的证券市场正是按照这种解决方案的思路完成了股市的重建。那么,如此睿智的中国思想家是谁呢?是梁启超。
梁启超怎么说?“是信,多数之有限公司互相联合,而以其全权委托少数之人为众所信用者。”也就是说,由少数有信用的人来经营企业。什么是信用?就是信托责任。他认为当时的股市缺乏信托责任。
到了1921年,钱庄看不下去了,它们和欧洲银行一样,也是贷了大笔款项出去,多到什么地步呢?到最后什么实业都不做了,钱也不借给实业家去开公司了,都拿去炒股了。到了1921年,不知道它们哪根筋不对了,觉得风险太大,开始收回贷款,于是造成了中国的第三次金融危机。

以牛顿炒股事件为戒

到这里,你可以发现,中国的问题和欧洲是一样的,而且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都是利用股份有限公司随意炒作,然后银行参股,火上浇油。而这种股份有限公司的问题,加上银行的问题,在欧洲,1720年就已经解决了,不准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不准银行成立。但是我们不知道,我们继续炒作。
梁启超怎么说?“是信,多数之有限公司互相联合,而以其全权委托少数之人为众所信用者。”也就是说,由少数有信用的人来经营企业。什么是信用?就是信托责任。他认为当时的股市缺乏信托责任。这种智慧之言,很可惜没有流传下来。其实他讲的话和我今天讲的话是一样的,我的水平也就是这样。可是我告诉你,我是受过西方教育的,我拿到沃顿商学院的博士学位之后,才有这种水平,他可没有,可见这个人有多聪明。

四、郎咸平最佩服的男人

此外,梁启超还谈到股市泡沫。他称之为气泡,谓其张至极大时,即将散之时也。

一、股票市场起源于白条

第三次股市崩盘发生在1921年,也就是民国成立之后。因为改朝换代,1918年,在北京(当时叫北平)成立了第一家股票交易所。第二年,也就是1919年,在上海成立了交易所。到了1921年,仅在上海就有140家交易所。除了股票之外,还有什么交易呢?什么都可以交易。布、麻、煤油、火柴、木材、麻袋、烟、酒、沙土、水泥,什么都交易,市场一片兴旺。

三、伟大的经济学家梁启超

钱庄收回贷款导致股市崩盘

台湾同胞曾经在1980年拍过一部电影《碧血黄花》,林青霞姐姐扮演陈意映,非常美丽端庄(该片获金马奖6项提名,包括林姐姐的最佳女主角提名)。童安格为林觉民写了一首歌《诀别》,泪珠和笔墨齐下;而齐豫则为陈意映写了一首歌《觉》,站在女人的角度,问林觉民“谁给你选择的权利这样离去”。两首歌都非常感人,令人热泪盈眶。少年不望万户侯,林觉民根本不稀罕荣华富贵。

五、全世界第一个提出金融危机解决方案的人

他说,“华人不善效颦,徒慕公司之名,不考公司之实”。也就是说,我们中国人学不像,我们只是仰慕公司的名字就开始炒股,而不考察公司的实际基本面。这是他的原话,多厉害,他可是在一百多年之前说的。还有,他认为当时的中国股市出了什么问题?缺乏信托责任。
这是郎咸平先生在最新著作中谈到的,大家都知道,林觉民有一个遗腹子,他的夫人陈意映在生下这个遗腹子叫林葭番,后来成为台湾大学的客座教授。秉承父志,成为一位学者,郎咸平教授就曾经听过林教授的课。林觉民在遗言中就是希望如果是男孩,就像他一样成为一名学者,成为一个平平凡凡的学者,多伟大。
白条打了之后还是要还的,可是仍然还不起,于是就发明了股票市场。Stock原本的意思就是白条。
当时媒体是这样批评此事的,说“可异者市中尚有不知橡皮为何物者”,简单来说就是,当时很多炒股的人连什么是橡胶都不知道,照样炒。那么股价是怎么上涨的呢?这家兰格志公司,1909年4月4日,它的股价是780两,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涨到了1160两。一年之后,涨到了1475两。帮忙炒股的除了中国的钱庄之外,还有汇丰银行。到1910年7月,橡胶本身的价格太高了,全世界使用橡胶的国家开始压低价格。此后,像中国股市这样以橡胶概念为主的股票市场,就在1910年7月全面崩溃,这是我们的第二次金融危机。
让我们看看梁启超怎么说。这一次他讲的是白话文,1910年写的文章,他说,股份有限公司必须在强而有力的法制国家才能生存。看到没有,法制建设,因为严刑峻法才能让你不敢没有信托责任。他说,而中国则不知法制为何物。虽然当时的中国已经有公司法,在清光绪二十九年,我们就已经有公司法了,当时叫做公司律。律文鲁莽、灭裂、毫无价值,也就是说,条文粗糙得很,没有什么价值。就算是律文完善,也不会实行。
你肯定要问我了,欧洲不是在1720年就解决问题了吗,那不是比他更早?不是的,欧洲在1720年只是简单地禁止有限公司运作,禁止银行运作,他们提不出真正的解决方案。全世界第一个提出解决方案的人就是我们中国的梁启超。
梁启超说,股份有限公司必须有责任心很强的国民,才能够成功。也就是说,必须有信托责任。他认为,英国人之所以以商业雄踞天下,就是因为信托责任。其灵魂与美国1929年股市崩盘之后,在1934年所拟定的《证券交易法》的精神是相同的。
中国人对于股票市场的理解,在很久很久以前是非常到位的。我们中国人和欧洲人、美国人同时经历了三次金融危机,你相信吗?
林觉民出生在如今福州最昂贵的地段,三坊七巷。十三岁参加科举考试,小林同学在考卷上题了“少年不望万户侯”七个大字,扬长而去。老爸很着急,孩子不愿意参加高考,那就只能送出国自费留学了。那会儿还不流行去英联邦国家,许多猛人都去了日本,于是林觉民也去了。当时日本正是同盟会的大本营……
我们在一百多年之后的1840年,引进了这种股份有限公司。1872年,诞生了中国第一家股份有限公司——招商局。随后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从一家变成了三十家,包括招商局开的煤矿、上海机械织布局,还有很多其他行业的公司,包括牛奶、电灯、铜矿、保险、铁路等,有三十多家。
第一次,1872年9月2日股市崩盘的时候,上海《申报》发表了一篇评论,它说,“今华人之购股票者”——就是我们买股票的人,“则不问该公司之美恶”——就是不管该公司业绩的好坏,“即可以获利与否”——也不管这个公司能不能赚钱,“但有一公司新创,纠集股份,则无论如何,尽往附股”——也就是说,人们不管这个公司是做什么的,只要股票上市了就去买,不管它的经营状况好坏,也不管它能不能赚钱,就是一头热地去买。你们有没有发现,1872年《申报》的这些话和我们2007年的评论是一样的。

二、中国证券市场的三次崩盘

第二次,很有意思,股市崩盘与国内因素无关。那是20世纪初期,由于汽车工业的发展,需要大量的轮胎。轮胎是用橡胶做的,所以当时就有一家英国公司兰格志在上海利用橡胶这个概念来发行股票。
林觉民在广州起义中是受伤被俘的。当时传言,抓获一个剪短发、穿西装的美少年。指的就是林觉民林帅哥。时任两广总督的张鸣岐和水师提督李准会审林觉民。林觉民不会说广东话,就用英语回答问题,慷慨陈词,满庭震动。两广总督张鸣歧叹道:“惜哉,林觉民!面貌如玉,肝肠如铁,心地光明如雪”。当时有人劝总督大人为国留才,而张总督认为这种英雄人物万不可留给革命党,遂下令处死。林英雄殉国时,年仅24岁。
欧洲在17、18世纪,尤其是在17世纪的时候,连年征战。因为当时的欧洲国家有很多殖地,它们打非洲、打南美洲、打亚洲,各国打得人穷财尽,怎么办呢?于是它们就开始发行战争债券,还不起就开始打白条。
此外,梁启超还谈到股市泡沫。他称之为气泡,谓其张至极大时,即将散之时也。
第一批人被骗了,买了,价格拉高了,再骗第二批。第二批又被骗了,价格拉得更高了,再骗第三批,就这样一直骗下去,骗到最后一批,股市崩盘了,而且连续崩盘三次。到了1720年,各国拟定了“泡沫法案”。因为每一次都是价格炒得太高,形成泡沫,然后崩盘,所以“泡沫法案”就禁止这些上市公司(当时叫股份有限公司)运作,时间长达100年之久,甚至禁止银行运作。法国的银行禁令长达150年之久,因为很多人向银行借钱炒股,结果造成了泡沫的出现。这是欧洲股市的情况。
什么叫泡沫?就是股价拉到很高的时候,比如说上证综指升到6000多点的时候,它就会开始下跌。梁启超都知道气泡。他当时给出了一个很有趣的数据,他说康熙五十六年,当时英国股票市场搞得很兴盛,股票价格涨了好多倍,他说你知道当时有谁在炒股吗?牛顿。牛顿炒股,是怎么炒的呢?他说,牛顿写信给他的朋友,请朋友代他买股票。结果买到以后这家公司就倒闭了,可见我们的牛顿同志也跟你们是一样的水平,也被套牢了,不过他比你们更惨,不但被套牢了,而且公司还倒闭了。因此梁启超说,把这封牛顿写给朋友委托代买股票的信,“藏之于国家大书楼,视为鸿宝,以为商务中人戒”。所以说牛顿这人也是很倒霉的,如果生在今天的话,肯定会被媒体追得要死,你为什么炒股啊,当时是什么心态啊,等等。梁启超说,像这种信要收藏在国家图书馆里面,当成镇馆之宝,让你们这些炒股的人引以为戒。这就是梁启超讲的话。

股市必须有信托责任

买橡胶股不知橡胶为何物

梁启超不但这样讲,他还指出了股份有限公司的问题所在。宣统二年,也就是在中国的股票市场第二次崩溃的时候,1910年,梁启超写了一篇文章,谈股份有限公司的问题,睿智得不得了。
1840年,随着西方的坚船利泡打开中国的国门,清帝国被迫对外开埠通商,股份制公司以及股票交易就这样踏上了东方的土地。由于最初没有证券交易所,股票交易大多在茶馆中进行。那时,每天早上,股票经理会来到一些著名的茶馆,与买家一边聊天、喝茶,一边完成交易。随着股份制潮流涌动,上海、北平、天津、广州、武汉先后掀起了设立交易所的热潮。到1921年最高潮时,中国的交易所数目已接近两百家,位居全球第一。然而,畸形的发展却让早期的中国证券市场经历了三次大崩盘。
四年之后的1911年,林觉民从日本回国参加广州起义,临行前回家探望了父母和妻子陈意映,跟家人说学校正在放樱花假。当时陈意映已经怀孕。林觉民在离家去广州的路上,深夜里在手帕上写下了《与妻书》。有些人可能觉得这封信写得似乎有点啰嗦,不过我们要想到的是,林觉民写信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它会成为语文教材。广州起义失败之后,林家躲到乡下避祸,有一天发现有人偷偷地把林觉民的遗书塞进门缝(其实有两封,一封是《与妻书》,另一封是写给父亲的),一直保留至今。
他当时给出了一个很有趣的例子,他说康熙五十六年,当时英国股票市场搞得很兴盛,股票价格涨了好多倍,他说你知道当时有谁在炒股吗?牛顿。牛顿炒股,是怎么炒的呢?牛顿写信给他的朋友,请朋友代他买股票。结果买到以后这家公司就倒闭了。因此梁启超说,把这封牛顿写给朋友委托代买股票的信,“藏之于国家大书楼,视为鸿宝,以为商务中人戒”。
白条市场,就是欺骗股人,把白条卖给股人。这是欧洲人做的事,我们把它翻译成了股票。通过股票市场给了它一个新的概念。什么概念?这些白条是很有价值的。价值在哪里呢?那就是白条带来的未来的现金流。东印度公司从中国以及其他国家掠夺来的黄金白银,这就是你未来的财富。因为你买了白条之后,有东印度公司将来掠夺的财富,这些白条就有价值了。
你们知道郎咸平这一生最佩服的男人是谁吗?林觉民,林觉民真的太伟大了。就是曾经给太太写了一封信《与妻书》,他在黄花岗起义之前的一个晚上“泪珠和笔墨齐下”写的。林觉民对妻子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去死吗?因为我爱你。
欧洲经历的股市崩盘是从18世纪初开始的,而我们是从19世纪开始的。在这一点上,我们没有比美国和欧洲落后太多。我们的水平甚至跟美国差不多。
你可知道,当时中国伟大的经济学家是谁?是梁启超。他是当时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你看他说过什么话:“华人不善效颦,徒慕公司之名,不考公司之实”。也就是说,我们中国人学不像,我们只是仰慕公司的名字就开始炒股,而不考察公司的实际基本面。这是他的原话,多厉害,他可是在100多年之前说的。梁启超没有在沃顿商学院念过任何一天的经济学课程,完全凭自己的悟性。还有,他认为当时的中国股市出了什么问题?缺乏信托责任。这个批评放到今天来用,都是非常适合的。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