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一节 女性内衣——多面佳人

郎咸平政治经济

本章导读
现代的女性是幸福的,她们有权选择并打造属于自己的形象。但事实上,这种自由直到几十年前女性才开始拥有。在此之前,女性的理想形象必须服从于时代的洪流:或者是性感妩媚,从属于男性的温柔女人;或者是高举“女权主义”大旗,事事要求男女平等的铁娘子。时代的变迀决定了女人的一切。
女性的理想自我形象是什么?每个人的答案都会各不相同。但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发现,理想的自我是由“性感”与“女权”两种力量相交织构成的。某些阶段性感占绝对优势,某些时刻女权处于上风,而今时今日,这两种力量和谐地共处,勾勒出了理想的现代女性形象。
提起内衣的发展史,多数人都会联想到西方的束腰。但从束腰演变成今天款式丰富的文胸,并非是一蹴而就的。下文中,我们会将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一战至20世纪20年代、20世纪30年代到二战前、二战期间、二战之后等阶段的内衣特色一一作个介绍,并配合解释相应历史时期的女性理想自我,从而证明女性内衣品牌必须吻合女性心目中理想的自我形象,方能攫取女性的芳心。
反观中国国产内衣品牌,多数仍然深陷价格战与功能战的苦海,品牌构建中未能突出女性的理想自我。不过我们也留意到,猫人、爱慕等内衣品牌开始有意识地贴合女性的理想自我形象。但它们能否成功突围,还有待进一步讨论。
女性的理想自我形象经历过数次巨变,有一件商品也自始至终忠诚地跟随着这些变化,它就是女性的内衣。内衣仿佛是她们最贴心的闺蜜,女性向东,它绝不向西;又仿佛是一面镜子,反映出女性心目中理想的自己。因此,女性内衣品牌若想突出重围,必须要精确地把握时代脉搏和女性心理,扮演好“闺蜜”和“镜子”的角色,才能成为女士们的心头所好。
本文以女性内衣的发展历史及国内外品牌为主要研究对象,通过案例分析得出了女性内衣业的行业本质。女性内衣若想获得女人的钟爱,其品牌形象必须与女性理想的自我形象相一致。而且,因为女性的“理想自我”会随时代而变,所以内衣品牌的打造也需要“与时倶进”。
对于国内外的内衣品牌,我们不仅仅会揭晓“维多利亚的秘密”这一内衣界当红炸子鸡的上位秘籍,还会讨论欧巴德、Calvin Klein、媚登峰等其他国际知名品牌。事实表明,这些成功的内衣品牌都在发展过程中,或多或少地把握住了女性的理想自我,并在塑造品牌时,充分体现了女性理想自我所包含的元素,从而令内衣消费者趋之若鹜。
很多人都看过由朱德庸漫画改编的电视剧《粉红女郎》,剧中的结婚狂、男人婆、万人迷、哈妹四个女人,性格各异,她们代表了生活中四种类型的女人。但若要问一问女性观众,最想成为里面的谁,恐怕十之八九都会告诉你,不想成为其中任何一位,因为她们都太极端了。的确,现代女性的理想自我是一个多面体。她们既羡慕万人迷的性感美艳,又欣赏男人婆的独立能干,也会被结婚狂纯真的梦想所打动,还喜欢哈妹甜美可爱的个性。同时,茜茜公主、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利等名门淑媛所流露出的贵族气质,也是女人们渴望拥有的。所以说,女性在自我形象方面是非常“贪心”的。
这样说,似乎太笼统了。不如让我们沿着历史的河流追根溯源,看一看女性内衣曾经展现了多么华丽的一场演变。

五、迪奥

迪奥的历史更为久远,自成立以来一直都是高端女装的典范。在中性化浪潮的推动下,迪奥也在2001年秋天,推出了副牌Dior Homme。设计师Hedi Slimane也是同性恋,他和香奈儿的首席设计师KariLagerfeld的忘年交扑朔迷离。前面说圣罗兰的例子时我们知道Karl Lagerfeld也是一个同性恋,并且被圣罗兰抢走了男伴。Karl Lagerfeld为了穿Hedi设计的衣服特地在一年内减肥40公斤。到底Karl是为了穿衣服而减肥还是为了衣服的设计师而减肥我们不得而知。但是,2007年Hedi离开迪奥转行做摄影后,Karl就不再穿这个牌子,而且Karl也开始开个人影展了。我们还是看看他的衣服到底是什么样的吧。
首先是阿玛尼,这个率先在男装市场掀起中性化浪潮的擎天巨擘。
同时阿玛尼还保持着比女性还吹毛求疵的一面:店内衣架之间的距离、庆典时的桌布和摆设、模特的走台方式、T型台上裙摆的褶皱以及前后摆幅都是他精心设计好的,甚至连模特的化妆都要亲自动手去弄。塞尔吉奥?加莱奥蒂去世,阿玛尼没有再找任何男伴。我们不难看出他的深情与执着。
皮埃尔·贝尔热对圣罗兰事业一往情深的支持常人难以想象,即使圣罗兰交了新的男友也依然如故。他是在圣罗兰得抑郁症时唯一去探望的人,几十年来他打理着圣罗兰的事业,他扮演着阿玛尼男友相同的角色,给天才的圣罗兰自由的创作空间,不为凡尘俗事浪费精力。在圣罗兰自甘堕落后,他又四处找寻新的设计力量维持品牌生命。葬礼上,他为圣罗兰扶着灵柩,发誓要把这个品牌经营下去。没有圣罗兰就不会涎生这个品牌,没有皮埃尔·贝尔热,这个品牌就没有办法延续。同性恋们的世界总是充满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奇迹。
Hedi利用对中性男装的另类演绎在时装界掀起了轩然大波。阿玛尼的男装,虽然说中性,但绝对是健康的中性。迪奥就完全不同了,首先是舍弃高大阳刚的男模,找寻女性化特质很强的男孩儿。加上他设计的窄版贴身外套和修长的裤子,男人拥有了无比细腻的外表。孱弱的身材,忧郁的眼神、清一色的骨感,将男人的形象彻底打破。从2001年到2007年,Hedi推出的迪奥男装几乎成为21世纪的男装指标。也是从那时起,男装模特开始纤柔、骨感。
相比阿玛尼的爱人离世,圣罗兰的跌宕起伏,范思哲的英年早逝,华伦天奴可谓幸福多了。50年来得到爱人Giancarlo Giammetti在工作上和情感上无尽的支持。Giancarlo Giammetti是华伦天奴的经纪人、保护者,并旦甘愿活在华伦天奴的影子里,为其默默奉献。他专心打理公司上上下下的业务,让华伦天奴能够去专心做他的设计。

二、圣罗兰

如果读者对时尚女装稍有涉猎,肯定对普拉达的女装不陌生。那是典型的商场中的女强人,没有丝毫的女人味。当然,这也是她想要打造的女人形象——强势。普拉达的设计师不同于前面几位大师,她是唯一的女人。我们无从得知她是不是女同性恋,但我们知道她眼中的男人是娇小妩媚的,是女人的附属品。1978年之后,普拉达创始人的孙女Miuccia Prada执掌并担任设计。她本人有着透彻入骨的女权思潮,风格强调“被阉割的父权”,旗下男装也沦为强势女性主义的俘虏。普拉达男装的灰暗、裸透以及西服长裤无疑是充当普拉达女性铁蹄下的效忠者,满足其对男性的奴役心理。
他们之间的亲密在纪录片《华伦天奴:最后的帝王》(Valentino:The Last Emperor)的制作过程中表露无遗。Giancarlo Giammetti热烈地参与后期制作,务求观众只看到爱人最美好的一面。华伦天奴在这个好帮手的护荫下充分发挥了自己对于服装细致的追求。在华伦天奴的工作室内,没有缝纫机器,你能看到的是超过120名女工正手工缝纫一件礼服。也只有华伦天奴,一个拥有完美爱人的设计师才能有余暇为服装作繁复的点缀,也只有华伦天奴才能用如此奢华的方式来演绎完美的服装。他的衣服不求多么新奇,他对服装的细致超乎想象。他的男装,我们会自然地把它们和贵族、高雅、时尚联系在一起。

三、范思哲

前面我们提到的男装世界里的女装普拉达,有一部电影《穿Prada的恶魔》把普拉达女装诠释得非常完美,其中女主角梅丽尔?斯特里普有一幕出席慈善晚会的黑色晚装。就是华伦天奴专门为她设计的,虽然这不是男装我仍旧想提一下。她能把一个将近60岁的老女人演绎出如此完美的曲线,相信没有人能做得更好。
华伦天奴的色彩并不像范思哲那样华丽,但是裁剪是绝对的完美。华伦天奴把每一件衣服都当成艺术品去雕刻。恐怕只有牮伦天奴的工作室、120名女工的纯手工制作才可能诞生如此美妙的艺术品吧。模特虽然瘦弱却不病态,感觉是健康的瘦身。同时也受到中性风的影响,阳刚之气略显不足。
阿玛尼2008年服装秀上,男模的深V领已经开到了肚子上,完全露出胸部线条;还有下身穿着像裙子一样的宽大裤子,女士围巾女士T恤更是十分自然地披在男模身上,中性概念十分明显。这些衣服甚至可以直接给女人穿。此类的例子数不胜数,每年的时装发布会都是中性化潮流向前迈进的印证,设计师们在一天天试探着人们接受的底线。
2010年米兰时装秀更把这种潮流推向了极致,男模巳经毫不避讳地以裙装示人,更加出现了男模手拉一个小男孩儿的造型,彻底颠覆男人形象。雌雄同体恰似男装表达的最高境界吧。
20世纪七八十年代,战后出生的一代步入中老年,成为主要的消费群体。这群年轻时轰动世界的一代老了也不甘心循规蹈矩。于是,以中性化为核心设计理念的男装品牌阿玛尼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这不仅仅成就了一个如今享誉全球的时尚品牌,更标志着男装行业走出了背离传统阳刚威猛男性形象,转而探索男性内心深处温柔细腻的内在人格的第一步。之后的30年中,他依然占据着T型台。
与阿玛尼的执着不同,伊夫·圣罗兰和皮埃尔·贝尔热的故事可谓跌宕起伏。1961年他们共同创立了“Yves Saint Laurent Couture House”。1976年圣罗兰和皮埃尔·贝尔热分手,因为他喜欢上了现任香奈儿设计师Karl Lagerfeld的男伴、法国贵族Jacques de Basche。圣罗兰和Karl从十几岁时就是好朋友,但是为了那个男人他们决裂了,即使是圣罗兰的葬礼Karl也没有参加。但那段感情并没有持续长久,当时,Jacques23岁,圣罗兰37岁。他带给圣罗兰的,是无尽的噩梦,Jacques鼓励他纵欲纵酒,最后圣罗兰住进了精神病院,几乎断送了他的设计师之路。是皮埃尔·贝尔热陪他走完了最后的曰子。圣罗兰没有阿玛尼的深情和专一,也没有阿玛尼对事业的投入和用心,他就像一个对生活没有任何概念的孩子,他单纯、随性、敏感、执着。
1980年以后在事业上蒸蒸曰上的阿玛尼,甚至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一时间风光无限。就在此时,阿玛尼痛失爱侣。公司注册时他们俩都是股东,而事实上是加菜奥蒂一个人负责公司里里外外的事务。如今阿玛尼需要孤独地面对这一切,阿玛尼坚强地挺过来了,因为这里面有自己爱人塞尔吉奥·加菜奥蒂的一切。他变得顽固和孤僻,20多年来不近烟酒,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走到哪里都只说意大利语,他继承了塞尔吉奥·加莱奥蒂的一切。男人的偏执与执着在他身上展露无遗。
1966年,32岁的阿玛尼和建筑师塞尔吉奥·加莱奥蒂坠入爱河。1970年两人合办公司。1972年,加菜奥蒂卖掉了自己的汽车,辞掉了建筑师本行开始全力支持阿玛尼做自己的牌子,自己在后面默默地支持。在阿玛尼全心全意为设计“power suit”时,加莱奥蒂将引见大明星、拉拢经销商、公司运营上的事情全部包揽,让阿玛尼得以专心做自己的设计。
普拉达能否引领另一个潮流。我们拭目以待!
也许圣罗兰对待爱情的态度不值得借鉴,可是他对服装的贡献必将永远被大家铭记。圣罗兰主要影响是在女装的设计方面。当然,他的男装也同样精彩,一样抓住了时代的脉搏,那就是——近代西方社会解放了的男性需要的中性化倾向。

四、华伦天奴

无论你认不认可阿玛尼中性风格的服装,他都巳经在西方社会流行了近30年并旦愈演愈烈。为什么他能够引领时尚,创造出这些能在西方社会大卖却又惊世骇俗的作品呢?这和他的性格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首先他是一名同性恋,兼有男女性的特质,能够充分把同性恋者天赋及对于美的追求通过服装表达出来。
请想象一下,四五十年代男人穿的是连几颗扣子都有限制的标准男装,六七十年代又碰上了美国的性解放运动,当时的嬉皮士和摇滚歌手穿的那些东西,在今天看来是绝对穿不出去的。阿玛尼就是在这样一个青黄不接的背景下诞生的。这种中性化的主线在西方得到了发扬光大,直到今天。
在阿玛尼男装上我们看到了前所未有的解放:柔美的线条、大大的翻领,完全颠覆了之前男装的标准模式。可能今天我们看到那些套装不会觉鎝怪异,因为今天的西服仍旧是以它为样。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说,阿玛尼至少引领了三十年的西服潮流。
其他大牌男装也相继跟随毫不落后。和阿玛尼同时期的还有范思哲,他是一名公开的同性恋者,长期生活在对同性恋比较包容的城市迈阿密。因为范思哲的存在,他使迈阿密变成了美国时装业的中心之一。虽然范思哲和阿玛尼都来自意大利,但范思哲在中性化上走得更远。蛇发女巫美杜莎的商标代表的正是范思哲的哲学:图案性感、风格妖娆、性情张扬、色彩艳丽。
如果你认为这就是男装中性化的极限,那你就错了。他们都比不上后起之秀普拉达,我没有看到过任何比普拉达更女性化的男装了。它已经远远超越了中性,甚至超出了阿玛尼所开创的这个圈子,成为一个另类的舞者。
为什么他们能够崛起,并取得大众的认可。我们认为,这群伟大的同性恋设计师他们击中了当时欧美社会的集体人格。
这个率先在男装市场掀起中性化浪潮的阿玛尼直到今天仍然是美国销量最大的欧洲设计师品牌。
如今的男装时尚界,能数得上来的牌子中,绝大多数都诞生于这次同性恋解放运动之中。在这些时尚巨头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共性:近30年来男装时尚品牌都是同性恋设计师在主导。从过去的克里斯汀?迪奥到华伦天奴,从圣罗兰到如今的D&G,还有堪称左右人们审美的乔治?阿玛尼以及华丽无比的范思哲。他们无一不是同性恋。

一、阿玛尼

服装设计是设计师个性和思想的主观表达,设计师可以把自己的情感在作品中潜移默化地表露出来。同性恋者的思维既有男性的理性,又有女性的细腻感性。这两种视野的结合使许多同性恋者具有得天独厚的艺术天赋。正是由于这种天赋,他们对于中性美、阴柔美的把握比男人更加到位。能够把年轻人压抑已久的欲望表达出来——抓住了集体人格。因此,他们创造了一个时代。
首先看他的成名之作1980年的《美国舞男》。电影中男主角,混迹上流社会的牛郎“李察基尔”的“power suit”全部出自阿玛尼之手。从当时的剧照可以看出,线条柔美的“power suit”毫无保留地展示出男演员的随性与风流,完全不同于之前男装的刻板。阿玛尼用中性风来抒发男人的内心。
2004年,斯特凡诺·派拉帝(Sefario Pilati)成为YSL的设计总监,毫无意外,他也是一名同性恋者。他说:“我从小在一个女性世界里长大,我很敬畏两个妲妲,从不反抗她们。因此我变成了同性恋者,这对我很有帮助,让我有机会更加深入地了解男人的世界。”2004年6月,斯特凡诺·派拉帝推出第一个圣罗兰男装。他的男装以“深U形”的裹胸款式为主打,追求优雅而洒脱的效果,显得飘逸而宽松,又有点漫不经心。颇有阿玛尼的风范。

六、普拉达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