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九章 看不见的敌人

倪匡科幻小说

我沉声道:“为甚么?”杰克道:“直觉,老友,我感到他在。”
杰克呆呆地站了一会:“卫,我忽然想到了一些头绪。”
如今在我书房中的是王彦还是燕芬?还是他们两个人都在?我又准备跨了出去,可是我还未曾起步,我又看到了我书桌上的一枝钢笔,突然自己凌空而起,旋转了起来。
杰克慢条斯理地道:“请原谅,我要更正你的话,我是不会害怕的。”
我握著枪,竭力想看到勃拉克究竟在甚么地方,要看到他本人,自然是没有可能的事,但是我却想著他是不是在走动,或则他的视力,正如我和杰克所估计的那样,不是十分好,那么,他在行动之际,或者会碰跌甚么东西,我就可以发现他的所在了。
那透明人在我的椅子上,坐了并没有多久,便站了起来,他一站了起来之后,我便不知道他在甚么地方了。
我站起身来,准备告辞。杰克中校忙道:“你准备走了么?”我耸了耸肩,道:“我不走又怎么样?”杰克中校道:“你还是和我们在一起安全。”
“老板”当然是杰克中校的代号了。我不多说甚么,跟在他们两人的后面,到了一排文件柜面前,其中一个人轻轻一推,便将文件柜推了开来,现出了一道暗门,他在一个按掣之上,轻按了三下,那扇暗门,便打了开来,我已看到杰克中校,在一张巨大的写字台后站了起来。那两个男子退了开去,我走了进去,暗门已无声地关闭。
我当然不知道那是甚么人,因为我根本看不到他,一个人身上有几十亿细胞,那个透明人的每一个细胞,都不反射光线,在我的眼前,根本甚么也没有,但是却有一个人在!
杰克中校一声不出地望著我,我额头的汗珠滴了下来,弄得我眼睛也睁不开来。
他在阳台上作些甚么,我看不到,过了七八分钟,门又打开,他回来了,我看到一朵黄色的玫瑰花,在半空中缓缓地转动著。
杰克又道:“我不以为你作为透明人,会十分好过,想想看,到了冬天你怎么办?”
“欢迎,欢迎!”杰克中校刚才的声音还是冰一样冷,但是一听得我要去,声音却热情得有点像夏威夷的少女。
杰克点了点头,道:“所有国家的警方,都有勃拉克的笔迹的影印本,那是几封他写给一个女子的情书,信不信由你,所有的人都叫他冷血的勃拉克,但是那几封情书,却是十分缠绵热情。”
我几乎笑了出来,那的确是十分滑稽的事,因为那几乎不像是事实上会发生的事,杰克的话,就像是在梦呓一样。
而我的神经,还能够镇定下来的原因,是因为勃拉克显然未曾带著武器。
我拔起了拆信刀,将纸折好,放入袋中,我拿起电话,拨了杰克中校的电话号码。
我看到我的椅子坐垫,又凹陷了下去,同时,一张纸自动移过,钢笔竖起,在纸上簌簌地移动著,那一切,就像是在看著一部由极佳的特技所摄制成功的神秘电影一样。
我一面说,一面已从袋中取出了那制作得精巧之极的尼龙纤维面具来,一个转身,将面具戴上,再转过身来:“你还认识我么?”
因为,那钢笔在转动的情形,和一个枪手在转动著他的左轮,是没有甚么分别!我不相信王彦和燕芬两人,会有这样习惯性的小动作,也就是说,我知道:在我的书房中的透明人,不是王彦,也不是燕芬。
杰克冷冷地道:“你认为不可能么?”
我耸了耸肩,道:“如果他在的话,那么我们的朋友,或者要我们放下手中的武器,才肯和我们交谈了。”
我吸了一口气:“先告诉我,你们那情报员是怎样跌下来死的?”杰克中校伸手骚了骚头,取出了一页文件来,道:“你自己看,这是他从大厦顶楼跌下来时,还未断气时的话,完全是照原来他所说的一个字,记录下来的。”
我神经质地怪叫了一声,立即向后退出了一步,杰克也听到了那“拍”的一声,他的面也青了,他呆了一呆,立即抓起一瓶蓝墨水,向前抛了出去,“叭”地一声,蓝墨水瓶跌在地上,墨水洒了一地。
他们一齐低声说:“老板在等你。”
我不知该怎么办,我只得在暗门后等著。
我也望著他,过了好一会,他才道:“卫斯理,他是完全透明的么?”
杰克的面色灰白,道:“但是,科学家已经证明,真正的隐身人是不可能有的,他的一只眼珠一定要被他人看到,如光线能通过他的眼珠,那么他也就看不到东西了。”
我也苦笑了一下,道:“你相信了?不然我为甚么要来找你?”
门既然已被杰克的属下打开,杰克也停止了放枪,我们俩人,互望了一眼,我道:“他一定已经中了乱枪么?”
街道上的情形,和往日绝没有不同,我当然完全看不到那个透明人了。我这才缩回身来,看著桌上那张纸。
杰克呆了一呆,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放下枪,那实在太危险了!因为勃拉克随时可以抢到武器向我们开火的。
如果这朵玫瑰花是在那透明人的鼻端的话,那么这个透明人的身子可说是高得出奇了。
杰克中校道:“不,我知道他在。”
没有人回答。杰克道:“勃拉克,你不要以为你一出声,我就会开枪,我绝不想杀你,因为你来远东的任务,根本无法完成。”
我点头道:“我同意你的说法,到目前为止,勃拉克还只是一个普通的透明人,至于他会不会成为四度空间的怪物,使我们不但看不到他,而且碰不到他,那我却不得而知了。”杰克中校道:“就算你所说的全是事实──”
那个一进来便伏在地上的情报员,这时才站起身来,睁大了眼睛,道:“谁?谁走了?”
我答道:“完全透明的,当他在我的书桌上留下这张字条之际,我只看到一枝笔在动,看不到任何东西。”
我大声道:“不知道,我若是知道的话,可能我也成为隐身人了。”
更多的人涌向门口,杰克厉声道:“快退出去,快退出去,将门关上。”
“你准备有关勃拉克的资料,我立即来。”
杰克不以为然地道:“我不知道你为甚么这样害怕,卫斯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
这人无异是一个其极优秀的特种工作人员,他到临死,还念念不忘他的任务。
杰克仍是望著我,过了好一会,他才道:“卫斯理,我未曾和你合作过,但是听说你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为甚么这一次,你退缩得这样厉害。”
纸上的字,令我触目惊心:“你逃得过这一次,绝逃不过下一次了!”没有称呼,也没有署名,那两句话中,却是充满了杀气!
“大老鼠,甚么事?”
杰克显然也给吓慌了,他多年特种工作所养成的镇定,也不知去了哪里,他慌张地放著枪,有一枪,几乎射向我这边来。
打开房门的当然是勃拉克了,我和杰克两人,立即举枪向著房门,可是我们两人,却都没有放枪,因为房门一开,杰克属下的许多情报员,全在我们两人的手枪射程之内。
由杰克主持的秘密工作组,绝不是在戒备森严的地方,而是在一座商业大厦的顶楼。门口的招牌是一家进出口公司,以前只到过这里一次,这次是第二次来了。我推开了玻璃门──那是世界上最好的防弹玻璃,两个人立即迎了上来。
杰克一挥手,以手中的枪柄,将那只水晶玻璃的镇纸挡了开去。
有一个人在我的书房中,我可以肯定他的存在,但是我却看不到他,一点也看不到他,这个人是甚么人呢?透明人!隐形人!
我出去之后,吩咐老蔡立即离开我的住所,到我的朋友家中去暂住。
他讲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四面看了一看,然后向我发出一个苦笑。
我看不清纸上写的是甚么字句,但是我却可以看到,纸上写的是英文,接著,我的一柄西班牙剑仔形的拆信刀,飞了起来,“拍”地一声,穿过信纸,插在桌上,剑柄在抖著。
他显然仍难形容出我们两人心中真实的感觉,因之他讲到了一半,便摇了摇头,不再向下讲去。我也静默了半晌,才道:“勃拉克东来的任务是甚么?”
我知道,杰克中校事实上,已经相信我的话了。他刚才的行动,意思十分明显,那等于是在说:“如果有一个隐身人在我们的旁边的话,我们又怎能知道?”
那是西方人才有的身材,这个透明人难道是西方人么?
杰克手抵在额上,戏剧性地叫道:“哦,卫斯理,我不是要你供给我幻想小说的题材,我要──”
随著一声断喝,我向前“砰”地射出了一枪,我那一枪,射中了一只文件柜,而一只水晶的镇纸,则向杰克的头部飞来。
杰克中校道:“是的,他的一对眼珠,你可看得到?”我肯定地道:“看不到,甚么都看不到。”杰克中校将背靠在椅背上:“我以为我们在说的透明人,是实际上存在的一个人,只不过人类的视线看不到他而已,并不是存在于四度空间,不可思议的怪物,是不是?”
因为他如果带著武器的话,那我们便应该可以看到一柄枪在悬空游荡了。
我也从他的面色上看出了他正想出了甚么,我忙问道:“你有甚么办法可以对付勃拉克?”杰克道:“如果勃拉克已成为一个透明人的话,我不认为他身上是穿著衣服的。”
他道:“我觉得有人在跟著我……但是我却看不到他……他离得我极近,我甚至可以感到他的气息,他突然推我……我不知道和谁抵抗才好,我根本看不到对手,但是我却被一股大力推了下来,告诉……杰克中校,我……没有完成跟踪勃拉克的任务……”
我打开了那张纸:“那么,这两句话是谁的笔迹?”
我道:“关于这一点,我倒是知道一些的,但是因为与我的两个朋友的秘密有关所以我不能讲给你听,我可以告诉你的,只是一点,那就是他之所以变成隐身人,和现代科学,并没有关系,是因为一件数千年的古物之故。”
那个闯入我书房的透明人,是杀人王勃拉克!
我不明白,反问道:“两个黑点?”
杰克在抽屉中取出另一柄枪,抛了给我,我接在手中,靠墙而立,可能勃拉克就在我的身边,但是我靠墙而立,至少可以使他不在我的身后。
杰克又呆了半晌:“他是怎么会变成一个透明人的呢?”
我吸了一口气,道:“杰克,他不在了。”
杰克自嘲地笑了起来:“甚么古物,是有咒语的指环么?”
我连忙又到了通向阳台的门前,躲在窗帘之后,向下面的街道看去。
“你不敢不欢迎的,老狐狸!”我收了线,从后门走出去。
那些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杰克和我们两个人是不是发了疯,使他们终于还是服从了命令,退了出去,将门闭上。
杰克道:“正是,那个国家的独裁者,最近批准了一笔为数甚大的外汇,那当然是用来付勃拉克之用了,我已经发出警告,劝那位元首。还是在他自己的国家中不要妄动,可是──”
我摇头道:“不怕,我可以改变我的面貌。”
“杰克中校么?我是卫斯理。”
我点头道:“我也认为。”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我连忙从暗门中出来,将门拉开一道缝,向外看去,不到两分钟,只见大门也打了开,又砰地关上,接著便是老蔡从厨房中出来,望著大门,满面皆是不解的神色!
而就在我们这一犹豫之间,我们看到外面一问的门,又自动被打开。这时,杰克的属下,都望著我们,所以并没有发现那扇门自动打开的怪事。
然而,在我手臂可以碰到的范围之内,根本没有人,根本没有任何东西!
杰克道:“是暗杀,东南亚一个新国家的元首,在他的出国访问中,将要经过本地,勃拉克当然是准备将他在这里暗杀。那个新国家有一个十分希望她国内发生混乱的邻国!”
我冷笑一声,道:“那是你不知道勃拉克如今已怎样了的缘故。”
我呆了半晌,道:“是的,我过去不曾怕过甚么,我甚至和土星人作过对,但是我可以看到土星人,如今,我看不到勃拉克,我根本看不到他!”
那当然是那个透明人在转著那枝钢笔,也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我决定不出去了。
而如果靠徒手肉搏的话,那我相信,勃拉克绝不是我的放手,因为我是受过严格中国武术训练的人,我双臂用力一振,将那张古老的木椅,拉成了两半,何前抛了出去,同时叫道:“放枪!”
如果我和杰克两人放枪,那么很可能打不到勃拉克,反倒伤了自己人。
那柄拆信刀绝不锋利,但是这时,插入桌子很深。我又多知道一点:那个透明人是一个腕力强得出奇的人。
我不用自己的车子,而且,转换了几次交通工具,才到了秘密工作组的总部。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在跟踪我,而我也根本没有法子去弄清楚这件事,极可能跟踪我的是透明人,那我怎能发觉他呢?
杰克也屏住了气息,注视了五分钟之久,还是一点结果也没有,我先开了口,道:“杰克,他可能已趁刚才开门的时候走了,你要知道,勃拉克本人,没有甚么值得可怕的,厉害的是他自己发明、自己制造的那些武器,如今,他为了使人家看不到他,当然不敢带武器,那么,他怎敢留在这里?”
仍是没有人出声。
杰克又大声道:“勃拉克,你在这里也好,不在这里也好,有几句话,我必须向你说一说,人家虽然看不到你,但是,你的职业凶手生涯,也从此完了,因为你不能穿衣服,你穿了衣服之后,就成了一个怪物,你也不能携带武器──”
杰克中枝道:“甚至没有两个黑点。”
杰克沉默了一下:“你也害怕,可是么?”
我取了过来,只见那记录果然十分详细,那位情报员,显然是想用他最后的一分精力,讲出他的遭遇来,但如果是不明情由的人看来,却仍然完全不能明白他的意思。
我一面说,一面激动地挥著手,忽然,“拍”地一声,我的手碰到了一样甚么东西,在我的感觉,那像是一个人的手臂。
杰克道:“勃拉克!我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了。”
他连忙拔枪,我则举起了一张椅子。
有人坐在我的椅子上!但是我却见不到任何人,我没有变瞎,我可以看到书室中的一切,但就是看不到那个人!
我和杰克互望了一眼,都不由自主松了一口气,道:“他走了。”
杰克中校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可以毫不犹豫地相信他的话,我的恐怖的想像被证实了,我坐在一张沙发上,托著额头,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杰克沉默了片刻,才道:“人类的一个大缺点,便是词汇的不足,我不是害怕,我相信你也不是,而是那种莫名其妙,不知所以,像是身在梦境之中,绝无依靠,传统的机智、勇敢、胆量全部失去了作用……”
杰克中校将眼睛睁得不能再大,望著我。
杰克打完了电话,坐了下来,抹了抹汗,拾起头来,道:“卫,刚才我错怪你了。”
杰克不以为然地看著我。我道:“不错,在地上铺上沙,让隐身人在沙上走过,根据足印判断他在何处,然后给他一枪,于是隐身人倒地死去,是不是,但是这只是小说中的情节。”
杰克连忙将门关上,面色十分严重,他接连打了几个电话,我不知他打给谁的,只听得他向电话说的话,全是那几句:“事情十分严重,绝不可以妄动,否则,对他的安全,我们不能负责。”
一开始之际,我的脑中,混乱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然而,我立即镇定了下来。我已经知道目前发生的是甚么事了。
我那时,已经变成了一个面目黝黑,饱经忧患的中年人了。
那朵玫瑰当然是被那透明人摘下来的了,那种缓缓转动花朵的动作,是普通人将花朵放在鼻端嗅花香时常有的。
也就在这时,我们看到,房门陡地被打开。
杰克张开了两臂,作欢迎状,道:“是甚么使你改变了主意?”
那透明人走了!
我大声地打断他的话头:“我所说的一切,全是事实。”杰克摆了摆手,道:“你大可不必那样大声,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看完之后,将文件还给了杰克中校,杰克中校急不及待地问我:“你看,这些话是甚么意思?”我摊了摊手:“他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推他下去的人,是一个隐身人。”
我道:“当然可能,但首先你要发现他,知道他的所在,其次,要他站著不动,更不用他那在一秒之内可以放射十发子弹的快枪!”
杰克疾问道:“他怎样了?”
我点了点头,道:“我明自了,勃拉克就是受那个邻国所收买的?”
在那瞬间,我反倒镇定了许多,因为我知道,勃拉克在这间房子中,他当然是一直跟著我,所以才会来到这里。
我抬起头,道:“害怕?本来我并不害怕,只是不准备和勃拉克交手而已,但如今,不但我害怕,你也要害怕了。”
我耸了耸肩,自袋中取出那张纸来,道:“你们这里有冷血的勃拉克的笔迹么?”
我不等他讲完,便打断了他的话头,道:“我不是在供给你幻想小说的题材,我是在告诉你事实,而且,我知道那个透明人是谁,他就是冷血的勃拉克,如今是隐身的勃拉克了!”
接著,我看到通向阳台的门被打了开来,他到阳台上去了。
杰克也站了起来,瞪著我:“那只是困难,不是不能!”我道:“是的,只是困难,你试试上天下地,去我一个根本看不到的人吧!”
勃拉克是危险之极的人物,而他变成了透明人之后,危险的程度,增加了岂止一万倍?本来已是神出鬼没的勃拉克,如今简直已是神,已是鬼了!
我看到书房的门被打了开来,又“砰”地关上。
在我的书房中,有著一个看不到的透明人,我忽然之际,又想到:究竟是一个还是两个?老天,就算我的书房中,挤满了人的话,我也是看不到他们的,只要他们全是透明人的话!
我脑中乱成一片,杰克中校也叹了一口气,道:“卫斯理,我们遇到真正的难题了。”我并不出声,当然,那是不用杰克再加以说明的事,当然,那是前所未有的难题。
杰克才讲到这里,我便大声喝道:“小心!”
我摇了摇头,道:“可是勃拉克却是可以看到东西的。”我想起了燕芬和王彦,他们两人的眼珠,我看得到。我又想起了勃拉克闯进我书室之后的行动,一切行动像是十分缓慢,但是他当然是可以看到东西的。或许他所看到的一切,十分模糊,所以才使他的行动,十分缓慢么?
而听到枪声,推门进来时,他的属下更差一点成了枪下的冤魂。
他将中指和拇指,用力一扭,发出了“得”地一声:“如果我们用浓厚的颜色液汁,喷向他的身上,那么他的原形毕露了。”
杰克也和我一样,他开始讲话,道:“勃拉克,你还在么?”
我吃了一惊,道:“中校,你以为这是在任何场合都可以公开讨论的事么?”
“当然不是。”他的面上,仍然毫无表情。我的心中忽然想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我觉得,杰克中校和勃拉克,其实是同一类型的人。燕芬和王彦不是以“和石头一样的古怪男子”,来形容勃拉克么?
“没有甚么了,祝你快乐。”那面竟准备就此结束谈话。
直到这时,我还想不出那推门而进的究竟是甚么人来。因为那是情理所无的事情,有甚么人会那么大胆呢?我侧著头,那样,我就不必等那人现身,只要门一打开,我就可以从门缝中向外望出去,看到站在门外的是甚么人了。
杰克中校在警界的地位之高,是人人皆知的,这时,我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脚将他踢倒在地上,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动作,向我望来。
我坐了下来,耸了耸肩,道:“中校,我不认为我们的相会是偶然的巧合。”
杰克显然在我的面上,看出了我的怒意,他冷冷地向驾驶员一指,道:“在他的面前,我们用不著保守甚么秘密。”
“砰”地一声,我们两人几乎是同时摔下了电话筒的。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又回绝了他。激怒他是最好的办法,因为我绝不想接受他的邀请,去和勃拉克交手。
“好了,这不值得再讨论。”那面忽然叹了一口气:“我只是在想,如果纳尔逊在世上的话,你会作怎样的决定?”
我转过身来,和他的大手相握。
我冷冷地道:“不必多说了,你们那宝贝情报员,是怎样从大楼上跌下来的?”
门外面没有人!
这时,我突然感到,有一股凌厉的目光,向我射了过来,我转过头去,以那种目光在望著我,正是那个年轻的情报员。
我拿著听筒,呆了一会,那面传来了一个十分沉著的声音,先报了一个姓名。我一听得那个名字,便吃了一惊,道:“原来是阁下。”
“我希望你快乐。”
杰克中校怒道:“你是一头──”
“噢,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希望你再和杰克中校联络一下,向他问一问,他属下的那位优秀情报员,是怎样跌下高楼来的。”
我准备好了应用的一切,正待跨出书房之际,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我话一讲完,便转身向外走去,有几个警官,显然表示不服,还想拦路,但是在杰克中校的阻止之下,他们都没有甚么动作。
这个直升机场,是本地警方专用的。这时在机场上有著不少人员在,有的是高级警官,更多的是普通警员。
我心中在暗骂杰克这头老狐狸,居然讨救兵讨到巴黎去了。
“是的,他也向你说了么,我也有更正,我这一脚,踢得并不重。”
我狠狠地回答他:“我也会记得你刚才那句话的。”
我的心中,感到了一丝寒意。我沉默了片刻之后,已有点明白杰克中校赶来和我相见的原因了。
罗教授已经到埃及去了,勃拉克已经为警方注意,那么,这神秘物体有没有变换了地方呢?我想了片刻,觉得还是应该再到罗教授的住处,去看一个究竟,才能有所定论。
我一拿起话筒,便听到一个悦耳的女性声音,道:“请你准备接听来自巴黎的长途电话。”
我面上变色,道:“你胆敢骂我?”
我比他先开口:“看前面的仪表,不要看我的脸,否则,不等勃拉克来找你,你就要没命了,年轻人!”
我向那驾驶员望去,这才发现,今天的驾驶员,已换了一个。那是一个一望便知是倔强得过了份的年轻人,这时正紧抿著嘴,一声不出。
杰克中校松开了我的手,“呸”地一声,转过身去。我实是忍无可忍,一个箭步,窜了上前,对准了杰克的屁股,便是一脚!
看年轻人的神情,我自然可以知道他心中在想些甚么和准备说甚么。
“我想不会的了。”那面的声音始终如一,绝不激动,也绝不再缓慢,说来总是带有那么一种令人不可抗拒的力量。
杰克中校斜眼看著我:“卫斯理,你在害怕么?”
直升机翼的轧轧声,有规律地响著,机舱中没有人再说话。
“于是你便重重地踢了他一脚?”
“是,卫斯理!”他早知道我会打电话给他的了。
我身子一闪,闪到门旁。
我屏住了气息,在书房的门被关上之后,甚么动静也没有,我的心中,又不由自主地想,难道那真正的是一阵怪风么?
我疑心自己是眼花了,连忙揉了揉眼睛。
如今,杰克中校既不讲理,又一语道中了我的弱点,我如何能不怒?
而且,在我的书房中,这个地位更是有利,因为就在门旁,有一道暗门,那道暗门可以通到我的卧室,而且,暗门上还有一个十分巧妙的装置,使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书房中的一切,而在书房里看来,我的藏身之处,只不过是一道墙壁而已。
我憋了一肚子气,出了直升机场,又走了一段路,才唤到了一辆的士,回到家中,倒头便睡。
在杰克中校和勃拉克之间,所不同的只是一个做著非法的杀人勾当。而一个是做著合法的杀人勾当而已!
杰克中校讲到“失足堕下”之际,特别加重了语气。那位情报员当然不是真的“失足堕下”,而是遭到了勃拉克的暗算。
我大摇其头:“不,我自己有十分重要的事,可能立即要远行,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可好?”
杰克中校沉声道:“不错,我知道你将会在这里附近的海面登上直升机,所以特地来向你道谢的。”
那么,这神秘的,能使人体的肌肉组织变为透明的物体,极有可能是在罗教授的住宅之中了。
不一会,直升机已缓缓地降落了,当我和杰克,先后跨出机舱时,我立即准备离去,但杰克中校却将我叫住:“卫斯理,你不和我握手道别么?”
这时,门已被推开了一大半了,我从门缝中向外望去,外面的一切,全可以看得清楚。
我已经说过,我不喜欢和勃拉克这样的一个冷血动物周旋(当然,说“不喜欢”实则是我心中对勃拉克的一种害怕),所以,我才将这个情报通知警方秘密工作组的。
我连忙道:“慢,你打长途电话来,就是为了祝我快乐么?”
但是我的想法,立即被我眼前的事实所推翻了,怪风能够令得我写字台的椅子,发出“吱”地一声,而坐垫当中,陷下去么?没有甚么“怪风”可以造成这样的情形,然而我如今却看出了这样的情形!
我连忙向后退出了半步,以背脊顶开了暗门,不到一秒钟,我已经置身于暗门之内了,但是我仍可以从一块特殊的玻璃窗中望出去,看到书室内的情形,同时也可以听到书室中的声音。
我道:“不能,在电话中说!”
我没好气地道:“杰克并没有邀请我做甚么,他只是骂我是一头卑劣的大老鼠。”
我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好,我会和他联络的,希望他不要再惹起我的怒火。”
在门锁被扭开之后两秒钟,门便被渐渐地推了开来,门已被推开了尺许,我所站的地方,侧头看去,门缝也已有半指宽窄了。
如果世界上有甚么人,天生下来就是做特务,间谍的话,那么杰克中校就是了。
而不等杰克爬起身来,已经有三个身形高大的武装警员,向我冲了过来。我身形微微一矮,准备大闹一场,但是杰克中校却已站了起来,喝止了那三个警员,向我冷笑一下,道:“卫斯理,我会记得你这一脚的。”
但是我也有拒绝的理由的。王彦和燕芬两人,亟需我的帮忙,我要设法使他们复原,或是索性使他们彻底地成为隐身人。
我一背靠墙站定,便已轻轻地按了打开暗门的按钮,以便必要时,立即可以了无声息地进入那道暗门。
我摇了摇头道:“我是一个普通的平民,这不关我的事。”
我的断然拒绝,显然使他们两人,十分失望。
他有著一副普通之极的面孔。奇怪的是,他是澳洲的地道英格兰移民,但是他即使混在东方人中,你也不能认出他来。他的相貌,几乎可以混在任何人中间而不被人认出来。而如果不是你先开口的话,他也永远不会出声,只是毫无表情地望著你!
我不是容易发怒的人,但这时却遏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一般来说,一个人发怒,或是由于对方蛮不讲理,或是由于自己的弱点被对方一语道中。
我绝不是胆小的人,这时我也不是害怕,而是那种诡异之极、神秘之极的气氛,使我体内的每一根神经,都如同绷紧了弓弦一样,紧张到了极点。
我又追问道:“不是偶然,那自然是有意的了?”
杰克冷冷地道:“你不是平民,你是持有国际警方的特种证件的,你是一头卑劣的老鼠!”
我转过身来,然而,我一转过身来,我不禁呆住了。
他还心有不甘,补充道:“大老鼠!”
我一口回绝了他,道:“既然你们那么多聪明的头脑,都认为是不可思议,我也一定认为是这样,不必再说了。”
我这才开始思索,那黄铜箱子中的神秘物体,究竟给王彦放到甚么地方去了。照我的料想,当晚,王彦一定只带著那物体去找罗蒙诺教授的。
当然我不是划回家去,这个小岛离市区十分远,我怎能划得回去?我只要在海上飘到天明,直升机自然会来接我回去的。
我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之内,已经作出了决定,先躲了起来再说!
然后,我跨上了橡皮艇,慢慢地在海上划著。
这兜屁股的一脚,我是以脚背踢出的,当然不会踢伤他,但是却令他向上腾起了两三尺,然后又重重地跌在地上。
一觉睡醒,已是下午时分了。
那是一个十分烜吓的姓名,在国际警察部队中,他的地位,犹在我已故的朋友纳尔逊先生之上。
然而,外面的确是没有人。
我默然不出声,我在悼念我的好友,心情变得十分沉重。
第二天天明时分,我听到了直升机的声音,我已经到了看不到那小岛的地方,我放出了一枝信号枪,直升机发现了我的所在,放下长绳,将我拉上了直升机中。出乎意料之外地,负责秘密工作的杰克中校,居然在直升机中!
我看到我书房的门柄,正慢慢地在旋转著。有人要进来了。
我听得出杰克的声音在忍受著极大的怒意,道:“你能来总部听取详细的报告么?”
这种告密,杰克中校当然应该为我严守秘密,绝不应该胡言乱语的。如今,虽然是在直升机上,但是至少还有驾驶员在,我实在想不通一个老练的情报工作者,竟会这样不检点。
我不等他讲完,便道:“卑劣的老鼠!”
我不禁觉得十分奇怪:“向我道谢?”
杰克中校道:“那位情报员坠地之后,并没有立即死去,而讲了几句话,那几句话,在我们听来,是不可思议的。”
我不禁从心底升起了一股怒火!
杰克中校点了点头,道:“不错,因为你向我们提供了有关勃拉克的情报。”
我不等他开口,便摇了摇头,道:“不,你不必希望我会参加你们的工作,我自己有自己的事,而且,特务情报工作,是一国政府的事,我是平民。”杰克中校慢慢地道:“我们秘密工作组,不是特务机构,只不过是隶属于警方的一个工作组而已!”
那是甚么人?老蔡绝不会不出声便自己开门的,如果说有甚么人在进行著非法活动的话,刚才我在打电话,声音如此之大,难道那人竟是聋子,听不到我的声音,还是有恃无恐,公然来与我作对?
“你还希望我作甚么?”我几乎在吼叫。
他直视著我,道:“你不想知道勃拉克为甚么到东方来么?”
“那有甚么分别?”
这需要极其努力的工作,我又怎能去兼顾杀人王勃拉克呢?
我放下电话,然后,拨著杰克中校的专用电话。
我呆了一呆,巴黎来的长途电话,自从纳尔逊先生死了之后,我在巴黎并没有甚么特别的熟人,会打越洋电话给我的。
只要门一开,我的身子,便会被门遮住,踏进门来的人,也不可能立即看到我。
当我作好了准备之后,门已被人扭了开来。
那是因为,我根本不喜欢杰克中校的为人。
杰克中校继续说道:“他是我们工作组中最优秀的情报员之一。而且,他的哥哥,昨天因为调查勃拉克的行踪,而从一间大厦的天台上,失足堕下!”
我一躲了进去之后,便看到书房的门完全被打开了,但是仍然没有人,我心中的疑惑,到了极点,正想从暗门之中,跨了出去。
“听说你拒绝了杰克中校的邀请。”那位先生的声音很稳、很沉,他讲出了这句话,使我确信他的身份。
电话一通,我便不客气地道:“是杰克么?”
杰克中校不再出声。
这时候,在直升机中,他便是这样毫无表情地望著我,像电车中的陌生人一样。
然而,就在这时候,书房的门,突然以极快的速度,“砰”地合上,那情形就像有人用力地将门关上一样,但是,没有人,我绝看不到有甚么人!
那年轻人给我堵往了口,不再言语,转过头去。
我心中的寒意,越来越甚,那股寒意,迅即传遍了我的全身,如果不是我极力地克制著,说不定我上下两排牙齿,已在得得发震了。
那玻璃是特制的,从一面看来,完全和普通的玻璃无异,但是从另一面看来,却又和我书房中的墙纸,完全没有分别。
我和杰克中校见面的次数并不多,面对面所讲的话,加起来大约也不会超过三句。
那是一个十分有利的地位,当日我能够在那储物室中,躲开勃拉克所发射的近五十发子弹,便是占据了这个有利地位之故。
“不,他说你是一头卑劣的老鼠,并没有说是大老鼠。”
在那一刹间,我完全糊涂了。是风么?甚么风的力道可以扭开门柄呢?我绝不知道目前所发生的究竟是甚么事,但至少我却可以知道,如今我所经历的,是我一生之中从来也未曾遭遇到过的怪事。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