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章 探访疑凶

倪匡科幻小说

小郭向我做了个鬼脸,将电话交了给我。
我的话还未讲完,杰克中校已然吼叫了起来,道:“你这卑鄙的家伙,你竟敢威胁我?”
我的话才一出口,自贝兴国的口中,便发出一下怒吼声,他向我直冲过来,双手向我的头际疾插!从他指节所发出的那种“格格”声听来,如果我的头颈被他插中,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我颈骨扭断!
“我绝不是威胁你,我只不过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和见一见贝兴国。还有,裴珍妮还要我陪她来认尸,这是一定要的手续!”
杰克中校又威胁著我:“他在特别看管之下,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我警告过你别去见他,如果你因之而发生了意外,我们绝不负责。”
我冷冷地道:“中校,我知道你不让人见到贝兴国,一定是有原因,但是我决计不认为你那样的做法很聪明。你知道我和报界的关系,也知道报界正因为得不到这件案子的消息而感到焦躁──”
我总觉得杰克中校太紧张了,贝兴国是一个知识分子,就算是他行凶杀害了裴达教授,那也必然另有原因,他看来不像是一个疯子,又怎会无缘无故,加害一个素不相识,怀著好意来探望他的人?
他抬起头,就以那种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眼神打量著我,然后,用一种听来十分疲倦的声音,向我发问:“你是甚么人?”
我呆了一呆,杰克中校倒不是胡言乱语的,的确是有过那样一件事,那件事,详细记叙在题为“不死药”的故事中。
我吓了老大一跳,我和各种各样的人动过手,其中不乏武术高手,可是却从来没有人向我张口便咬的!
我走前几步:“你被捕后,除了警方人员之外,没有别人能和你接触,我是裴珍妮请我来看你的。”
我的话,杰克中校无法辩驳,闷了片刻,才道:“那样吧,你先到我的办公室来,我们面对事实,商量一下。”
我接过了电话:“你好,中校,我们很久没见面了。”
杰克中校分明是用电视机在注意著囚室内的情形,我一叫,门便打了开来,但是我向后退出之际,贝兴国又向我扑来!
“你错了,”我立时回答他:“正关我的事,我受疑凶的未婚妻委托,要和疑凶见面,而且,我还受死者的妹妹委托,要来认尸。中校,你知道,这两项,都是正当的法律程序!”
杰克中校对我的印象一定十分深刻,可能他还时时刻刻想到我,将我大骂一顿,要不然,怎么我才讲了一句话。他就立刻认出那是我的声音了呢?
杰克中校冷笑著道:“是她想知道,还是你自己想知道?”
我在放下了电话之后,转过身来,向裴珍妮道:“请给你的地址,我好和你随时联络。”
他不但忽然之间,变得那样可怕,而且,还发出粗重的喘息声来,厉声道:“别在我的面前,提及他的名字,记得,别再提及!”
因为,若不是恨极了一个人,决计不会听到了那人的名字之后,现出如此狞恶可怕,凶狠骇人的神态来的。
杰克中校开门向外走去:“跟我来,他一直被扣押在总部的拘留室中。”
那警官叹了一声:“卫先生,这是世界犯罪史上从来也没有过的犯罪案,凶手所使用的手段之残忍,是难以形容,我们深恐真相公布出去,对社会有极其不利的影响,是以我们才严守秘密。”我立时道:“我也可以保守秘密。我是受裴珍妮的委托前来的。裴珍妮和死者、疑凶都有著密切的关系,死者是她的哥哥,疑凶是她的未婚夫,难道也不能知道此事真相?”
我感到好笑:“当然是,你认识我也不止一天了,甚么时候我会轻易改变我的决定?”
我转过身去,将他的身子推开了些,望向那具电视机,我只见贝兴国正从地上,慢慢地爬了起来,他瞪著门,虽然在电视机上,但仍然可以看出他的双眼之中,充满了恶毒的神色!
我虽然不怕他对我袭击,可是突然之间,他从一个沮丧、憔悴的人,而变得如此凶相,也使我为之骇然。
我并不是第一次来杰克中校的办公室,但是这一次,气氛却多少有些不同。
如果我是陪审员,一看到贝兴国在提及裴达教授的名字后,便现出如此狞恶可怖的神态,即使警方的证据薄弱,也会认定他是凶手!
所以,我只是耸了耸肩,向门口走去。我走到了门口,那警员恰好打开了锁,他神情紧张地道:“进去,快进去!”他打开了门,我一闪身,便走了进去,我才一进去,门又被锁上。
我连忙一缩脚,避开了他那一咬,我只听得他上下两排牙齿相碰时的那“得”的一声,我跳到了门边,叫道:“快走开!快走开!”
我特地那样说,是怕调查的结果,贝兴国真是凶手时,她会受不住打击!
二十分钟之后,我已和杰克中校隔著他那巨大的办公桌,面对面地坐著。
在那扇门前,一共有四个警员守著,看到了杰克中校,一齐行敬礼。
杰克中校气得讲不出话来,一个警官走过来打圆场:“卫先生,请你原谅,这件案子,警方目前感到十分扎手!”
我呆了一呆,但是我随即道:“裴达教授是一个好人──”
我背著门站著,贝兴国仍然坐在那囚铺之上,但是他却不再用双手撑著头,而是抬起头,向我望来,他神情憔悻,面色苍白,眼神散乱。
一个警员回答道:“他很平静。”
我立时答应:“可以。”
一个守卫的警员,将钥匙伸进了锁孔,杰克中校道:“你在门口等著,门一开,你就闪身进去,我们立时要将门关上!”
我不禁吸了一口凉气,失声道:“天,他和裴达教授之间,究竟有著甚么深仇大恨?”
我满以为我一掌将他掴得跌倒在地,那可以令得他较为清醒一些,但是,意料不到,贝兴国一倒地之后,竟突然张口向我的小腿咬来!
我跟著他走出了办公室,搭升降机到了地下室,一到地道走廊,来到了一扇门前。
那人低著头,双手一齐按在额上,一动也不动,看来像是正在沉思。从电视萤光幕上看来,他的脸面,看得不怎么真切,但是我还是一眼便认出他正是贝兴国!
杰克中校问道:“他怎样?”
我此际站在贝兴国的面前,就感到他屈成钩状的手指,随时可以向我的颈际插来!
杰克中校并不回答我的话,只是招手令一位警官走了过来。当那位警官来到了他的身前之际,他伸手翻开了那警官的衣领。
贝兴国一定不止是恨裴达教授,而且,那种仇恨,一定还毒怨之极、深刻之极!
杰克中校的话,使我觉得十分不耐烦,我拍著他的肩头:“中校,甚么时候起你变成喋喋不休的老太婆了?打开门,让我进去!”
杰克中校沉声道:“那你必须明白,由于他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人,在你走进去之后,我们仍然要将门锁上,在囚室内,究竟会发生甚么事,我们一概不负责!”
另一个警员移开了墙上的一扇木门,现出一只电视机来,他按下了一个掣。电视萤光幕上门了杂乱的线条,接著便看到了一个人,坐在一间小小的因室中。
我和她一起走出了小郭的事务所,在我们分手的时候,我又说了一句:“请你放心,我一定尽我所能查出真相来。”
“我接受你的邀请,立即就到!”我放下了电话。
我来此的目的,是要见贝兴国,只要能见到他,任何恐吓的话不能将我吓倒,所以,对于杰克中校的话,只是毫不在乎地耸了耸肩。
而我在一闪之后,便已经转到了他的背后,在他的肩头上拍了一拍。
“我绝不想和警方作对,但是我却想知道警方是不是有权改变现行的法律!”
那一脚,正踢在贝兴国的胸口,令得他的身子,猛地向后仰去,而我也趁著那一刹那的时机,缩出了门,用力将门推上!我才推上了门之后,手按在门口,想起刚才的事,还在不住喘气。
老实说,我在那时,对贝兴国杀害裴达教授这一点,没有多大的怀疑,但是我总觉得,事情总多少还有一点蹊跷的地方!
他如果死在乱枪之下,那么事实的真相,也就永难为人所知了!
我是故意那样说的,我之所以故意那样说,是想看看贝兴国对裴达教授的怀恨,究竟到了甚么样的程度?
杰克中校也注视著萤光幕,他看了一会,伸手关掉了电视,转过头来问我:“你仍然坚持要去见他?”
杰克中校狡猾地笑了起来:“那么,你有甚么保证,可以保证你不再受人胁迫呢?我们认为这件案子的疑凶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人,在警方调查时期,他不适宜见任何人。”
杰克“哼”地一声,颇有我不知死活,他将眼看著我吃亏的神情。
我转过头去,又向杰克中校叙述看我和贝兴国会面的情形:“我只不过在他面前提起了裴达教授的名字,他就几乎要将我扼死!”
杰克中校突然站了起来,看他的神情,像是想重重地击我一拳。
裴珍妮道:“我住在青联会的宿舍,四楼,白天,我在一家中学教音乐。”她把那家中学的名称告诉了我。
从那样的神情看来,他心中对裴达教授的恨意,难以形容!
我知道是绝不能让贝兴国冲出囚室,他如果一出了囚室,会向警员袭击,而向警员袭击的结果,必然是死在乱枪之下!
但是,他无可奈何。虽然有大套理由,但我的要求,是极其正当。所以,他恶狠狠地瞪了我好一会,才道:“好的,但是你见贝兴国的时间,不能超过十分钟。”
我还想再问甚么,但是已听得小郭故意在大声道:“杰克中校,请你等一等,有一个老朋友,要和你讲几句话,你一定喜欢听到他的声音的。”
而且,如果是贝兴国行凶的话,那么不让他接受法律的审判,而让他死在乱枪之中,也决不公平。所以,为了阻止他冲出囚室来,我飞起左足踢向他!那一脚,踢得他向后直跌了出去!
“根据监狱方面的纪录,有一次,你去探访一个即将行刑的死囚,结果,你是去帮助死囚越狱的,你和他一齐逃出了监狱!”杰克中校讲得振振有词。
我早有了准备,就在他向我冲来之际,我身子向旁一闪,便已避了开去。而他向前冲来的势子实在太急,以致令得他的双手。“砰”地一声,重重地撞在门上!
他那样问我,使我有点愕然:“裴小姐认为你无辜,我受她所托,来弄清事情的真相,当然,我首先想知道,当天晚上的情形,只有你和裴达教授──”
我奇道:“疑凶已然就逮了,还有甚么扎手的?”
杰克中校的声音,在我身后,冷冷他传了过来:“你现在相信我的话了?”
杰克中校的声音很粗:“这不关你的事。”
但是我立时抗声道:“中校,你错了,如果我协助死囚逃狱,我现在应该在监狱中,这件事,我是受胁迫的,后来已证明是清白了!”
他倏地转过身,我用力一掌,那一掌,向他脸上掴去,那一掌,掴得他的身子一侧,向地上跌下去。
我本来是想说“只有你和裴达教授住在一起,所以那天晚上凶案的发生情形,也只有你能详细地叙述”的。可是,我才讲出了“裴达教授”四个字,贝兴国突然站了起来!
我笑了笑,开门见山地道:“是我,中校,裴达教授的案子,由你主理?”
我和杰克中校之外,另外还有好几个高级警官在。我一坐下,杰克中校便道:“卫斯理,你不能见贝兴国。”
杰克中校“飕”地吸了一口气:“卫斯理,和警方作对,你不会有甚么好处。”
“先看看他。”杰克吩咐著。
我连忙后退了一步,贝兴国面上的肌肉,也开始扭曲。这时候,他看来简直是一头狼,一条毒蛇,或是别的甚么野兽,而不是一个人!
杰克中校的理由,好像很充分,但我却非见到贝兴国不可!
他仍然坐著:“你来有甚么目的?”
“卫斯理,是你这──”他叫了起来,但是却未叫出“你这”甚么来,可知他虽然对我没有好感,可是却也不敢得罪我。
她显然明白我的暗示,勇敢地点了点头:“我明白。”
在一刹那间,他整个人都变了样,只见他的双眼之中,射出了凶狠之极的光芒,他的双手也扬了起来,他的十指可怕地钩著,他的手指是如此的出力,以致他的指骨骨节,在格格作响。
“法律根据是甚么?”我有恃无恐地问。
我也冷冷地道:“她想,我也想。”
我的声音有些发颤:“有这可能?”
杰克中校见我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他的神情也轻松了不少。他拍著我的肩头,像是根本没有发生甚么争执一样:“好,那我们就开始进行搜索,分头还是集体?”
我在他向我望来的时候,吸了一口气:“中校,一定要生擒‘亚昆’,你同意这个原则?”
村长和村民的神情,都半信半疑。
绳子的活扣,已紧紧地箍住了“亚昆”的颈际,我用方一拉,想将“亚昆”拉得跌倒在地。
“亚昆”显然是听懂了我的话,因为他的脸上,开始现出了一个十分笨拙的笑容。
他将一副猿脑,植进了“亚昆”的脑壳中,代替了他原来的白痴脑子!
“未必,‘亚昆’的尸体,应该小心存起来,请有关方面的专家来解剖,别忘记检查‘亚昆’的尸体之际,通知我一声!”
显而易见,“亚昆”在一时之间,绝无法了解,何以刚才还是对他笑脸相迎的人,忽然之间,会用绳子套住了他的脖子。
电话打到杰克中校的办公室,出乎我意料之外,中校居然已回来了,我连忙将我的发现向他说一遍,杰克立时说派大队人员来,并且授权我指挥就近警署中可以动员的力量,先去找寻“亚昆”。
“亚昆”虽然死了,但是“亚昆”刚才的凶相,却还令得所有人呆立在原来的地方,根本没有人移动。在我站了起来,踉跄向前走出了两步之后,杰克中校才向我奔了过来:“你没有事?”
中校点头:“对,你说得对。”
杰克给我冷不防那样大声一喝,果然紧抿著嘴,不再出声。
那警官道:“你太不近人情了,我们总不能不防万一,对不对?”
也正因为贝兴国终于参加了裴达教授以活人做实验的计划,是以在变故发生之后,他内疚悔恨自己是帮凶,而且,因为他未曾坚持原则,使得裴达教授间接被害,所以他才觉得自己有罪,终于自杀!
所以,我只是苦笑:“杰克,我绝没有责怪你的意思,真的,请相信我,我只不过感到心中不舒服而已,我想你心中一定有同样感觉?”
我摇头道:“中校,现在不是争面子的时候,你是一个很好的警官,但是在身手灵活方面……”
然后,才具一个警官开了口,他道:“喂,卫斯理,你不是也有妻子的么?”
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中校,第一流空中飞人,宁愿跌死,也不用保险带,我们不是超人,绝难有在性命危险之际不使用枪械的那种克制力!”
我向“亚昆”接近了一步。
我的话讲完之后,足有一分钟的沉寂。
我再吩咐了他们几句,例如万一见到了“亚昆”,千万不可激怒他,更千万不能碰到他的头部等等。
但是这时,杰克却紧张得可以,他之所以紧张,是和我这时紧张的原因一样,因为我和他都知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都知道“亚昆”是怎样的一个人!
但杰克中校却不明白这一点,他只是在强调警员不受伤害!警员全是经过挑选的,身手敏捷的,只要他们趋避得宜,他们可能会有危险,但是却不会致命!
我苦笑著:“我为甚么还不走?”
“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定是一项极之伟大,震惊世界的计划。”
我用十分柔和的声音道:“‘亚昆’,你下来。”
我那几句话,令得这七个人,都现出程度不同的吃惊的神色来。
跟著我和他两人就要爆发一场大战了,一个警官连忙打圆场:“卫斯理,我看这样吧,我们带著枪,但是保证不用。”
有几个村民已经相信了我的话,立时拉住了他们的孩子,村长也点著头。
第二天上午,我得到了杰克的通知,赶到了一所规模宏大的医院的剖验室之中,我和几个警方的高级人员,全是高处向下看著,和我们坐在一起的还有好几个脑科专家和生物学家。
他成功地进行了人类第一次脑移植的手术!
我抬头向上望著,我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亚昆”,但是我却无法知道他究竟是一个甚么样的怪物,他究竟为何有那样超人的能力!
三名专家在手术床上从事剖验工作,其中的一个将“亚昆”的头顶上的螺丝弄开,将那块塑胶板移了开来。
另一名警官也奔了过来:“我们围住他了,很多人看到他窜进林子中去。”
他过分地提醒我,令得我不耐烦起来,我转过头来叱道:“闭上你的鸟嘴!”
而就在那千钧一发间,枪声响了。
我看到以村长为首,大约七八人,拿著竹杆、斧头等武器,奔了过来,大声呼喝著,一看到了我,村长忙问道:“甚么事?甚么事?”
他道:“少废话,我们要起飞了。”
“在甚么地方?”我立即问。
又过了十分钟,我遇到了三个搜索队员,我们交谈了几句之后,又分头去寻找,约莫过了三十分钟,我的无线电对讲机中,突然传出了一个紧张的声音:“我看到了他,我看到了他,他在树林的右角,近山坡处,他爬在树上!”
他答道:“有的,事实上裴达教授已做到了这一点,他的手术十分成功,以致令得猿的性格也进入了亚昆的体内。他克服了许多困难,可惜他实验笔记全不见了。但一定会有人再做同样的事。人不会死,知识不会消失,那是何等样的成就!”
告辞出来之后,夜已很深,我回到了家中,又和白素作了很长时间的讨论,作了很多不同的假设,但是却没有一个假设接近事实,只得快快睡去。一连数天,都化在拜访著名的生物学家和脑科专家之上。
他简直是在大声呼喝了,他叫道:“你要我们解除武装,那对我们来说,简直是莫大的侮辱,如果必要的话,你可以退出,我们懂得如何进行。”
我们都知道生擒“亚昆”的重要性,但是我们同时却也知道要做到这一点,是如何的困难,因为“亚昆”是一个如此动作敏捷,力大无穷的人!
我叹了一声,他们都不明白“亚昆”的重要性,这是难怪他们的。
杰克中校的声音更大:“你要我们牺牲性命,也不可伤害‘亚昆’?”
他推上了眼镜,因为我这个问题很正经,是以他的神情也十分严肃:“是的,那是因为大脑皮肤的构造失常,影响了脑下垂体中的几个内分泌腺,这个人无法保存记忆,也就是说,也无法获得知识,所以他是一个白痴,而他的四枝,也因为内分泌不正常,所以发育异常,这种病例全是先天性的,父母梅毒的遗传,就会造成那样的白痴儿童。”
我冷笑道:“既然保证不用,带枪作甚么?”
“对,我同意这原则,但是那绝不是放弃武器,我们可以备而不用的,那就像……就像空中飞人……的演员扣上保险带。”
我道:“二叔,你认识裴达教授?”
但是,结果却使“亚昆”成了一个半人半猿的怪物,发生了那样的惨剧,那就是裴达教授所绝料不到的了。
杰克道:“可是……他却死了,我们没有照计划将他活擒。”
我点头道:“那我不反对,还有一点,在你挑选你的属下之际,必须声明,那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任务,参加者必须自愿。”
因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生物学家之一,裴达教授曾在“亚昆”的身上做了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使“亚昆”生存著,对人类一定有益处。
我最后的那句话,显然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是以一时之间,那七个“志愿军”和杰克中校都瞪著我,一声不出。
杰克中校因为过度的紧张,竟有点手足无措。他是一个非常精明干练的警务人员,虽然他有时过分自信。但是警务人员必须有良好的判断方,而良好的判断力,又有赖于充分的自信。所以那也不算是甚么缺点。
“你放心,我的属下没有怕死鬼!”杰克已将命令传达了下去,不到五分钟,至少有二十名警员或警官,奔了过来。
因为我们的计划,只不过是纸上谈兵,一和“亚昆”接触,完全被打乱,从“亚昆”自树上跳了下来之后,一切的变化,全是如此之迅雷不及掩耳,我们的计划,一点用处也派不上!
我又道:“而为了某种极其重要的原因,我们必须生擒这个人,这个人的力大如牛,行动灵敏如猿猴,你们之中谁要退出的,绝没有人非难,因为这是一项危险之极的任务,我希望各位之中,有家属的人,郑重考虑退出。”
“亚昆”仍然神情迟疑地望著我,在经过了约莫十分钟之后,(或许没有那么久,因为我这时,根本紧张得没有时间概念了),“亚昆”才有了移动身子的意思,他的身子略动了一动,然后,他沿著树身,向下迅速地攀了下来。当他向下攀来的时候,他是背对著我的。
我也气得涨红了脸,用同样大的声音回敬他:“别不知羞!你懂得如何进行?谁告诉你‘亚昆’在这附近?我在这里看到‘亚昆’的时候,你做梦也没有将乡村受破坏的事和‘亚昆’联系在一起,你只知道贝兴国是一个危险的人物,可是却连想也未曾想一想贝兴国沉重的心理负担!”
我摇著手:“现在不同了,我和你们说不明白,你只要记得我的话就行了,‘亚昆’极其危险,随时会杀人,他已经杀过人,你们快带著孩子回去,我立时去通知警方。”
我的计划是,由我抛出那股有活结的绳索,将“亚昆”的身子束住,然后,其余人再一涌而上,将他制服,我握住了那绳索,才发觉我手心中的汗,多得惊人。
“那么,你也不明白他的计划是甚么?”
杰克中校就是从直升机上跳下来的,搜索的范围几乎广达一平方哩,但是一直到天黑,却找不到“亚昆”究竟在甚么地方。
他摇著头:“这不是一种病,病是可以医治的,那是一种病态,是由发育不全所造成的,自然无法医治,那是无可补救的缺憾。”
“当然!当然!”他立即回答:“这个原则必须肯定,那太重要了!”
杰克中校的神色十分紧张:“肯定他是在林子中,没有出来?”
我哈哈笑了起来,突然之间,紧张的神情一扫而空,顿时觉得豪气干云,大声道:
但是,裴达教授不是取得了成就了么,为甚么他的结果又如此悲惨?我迷惑了!
我根本连走避的机会也没有,他才一落地,便向我撞了过来,我的肩头被他撞中,我向外翻了出去。而“亚昆”的身子,向下略蹲一蹲,突然抱起了一块足有七八十斤的大石,连人带石,一齐向我扑过来!
我的那位父执紧锁著他的双眉:“你的问题,我实在很难回答,照你所说的看来,裴达教授显然曾在他的脑部做过一些工作,但是据我所知,即使改变了一个人的内分泌,也是难以达到那样结果的,何况内分泌系统的秘密,人类所知极少!”
直升机飞得十分低,我看到在飞过的那山坡之后不久,有许多警员,围住了一片林子,直升机在一个草地上停了下来,我和杰克一齐跳出机舱,一名警官奔了过来,喘著气:“他在林子中,他在林子中!”
但是“亚昆”却站立著,并没有跌倒,他的脸上,现出了一种极其迷惑不解的神色,一对小眼睛,在不住地眨动。
当我到达他的家中之后,他正戴著老花镜,在书房之中翻阅最新的医学文献,他吩咐我坐下,定定地望著我,等我开口。
那活结还扣在他的颈际,而我也还紧抓绳子的另一端,是以他一向上跳了起来,令得我的身子,也被带得不由自主,向前跌出了一步。
杰克来到了我的背后:“是的,我用了枪,是我将他打死的,但是我应该怎么办?难道我不应该将他打死,应该让他将你打死?”
我又问道:“那样的儿童,如果进行脑部手术,是不是可以医治?”
我尽量放轻脚步,在开始时,我还可以看到其他的人,但是五分钟之后,我却发现只有我一个人了。我小心翼翼地向前走著,同时注意看四周围的情形。
我苦笑了一下,我的问题如果要说得明确一些,那得化很多的时间,但是我还是非说不可,因为我需要他专家资格的回答。
他立时叹了一声:“认识的,他是一个极出色的生物学家,可惜得很,他竟被他的助手所杀死。”
而在这个可怕的循环中,贝兴国是一个无辜的牺牲者曰又过了六天,事情才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我接到了杰克中校的电话,他在电话中叫嚷道:“我们找到了‘亚昆’,将他围住了,你立即来!”
他十分有兴趣地坐直了身子,我便将这些日子来,我在受了裴珍妮的委托之后,所作的调查,和目前的发现,向他详细地说了一遍。
我又重复了一遍:“所有的人,都将佩枪解下来,不准带枪去执行任务。”
我双手用力在地上按著,慢慢地站了起来。
最后,我道:“裴达教授将他在‘亚昆’身上所做的工作叫合成计划,你能猜想出他究竟做了些甚么来么?”
“亚昆”仍然蹲在树上,他异样的目光集中在我的身上。
“亚昆”蹲在树上,目光灼灼地看著我们,他离地大约有十二呎高,我们离他栖身的那株树,约有五码,杰克中校和别人,还是第一次看到“亚昆”,是以当他们向“亚昆”注视著的时候,他们的脸上,都现出一种难以形容,恐怖莫名的神色来。
我感到我的喉咙乾得冒出烟来,要不断地吞咽口水,保持著咽喉的润湿,才能够继续讲话,我不断地说著:“‘亚昆’,你下来,我们一齐去玩,那边的山溪上有许多蝌蚪,已经生出四条腿,很快就会变小青蛙,你下来,我们一齐去玩。”
我们各自散了开来,用十分轻灵的步子,走进了林子之中。那片林子是松树林,地上全是跌落下来的松果,脚踏上去,发出“卡卡”的声音。
我喝著他倒给我的浓咖啡,又问道:“那么,如果一个人,他将一个十六岁的那样的白痴的脑盖骨揭开,他是想做甚么呢?”
(全文完)
杰克点著头:“是的,我知道你并不怪我,可是我,唉,我们失败了。”
我苦笑道:“在我车后,至少有五个以上的交通警在追逐我,你还要我怎样快?”
他说:“那是极伟大的工作,如果人类纯熟地掌握了脑移植的方法,那么,在某种情形下而言,人不会死,没有死亡。我们都知道中国的伟人孙中山死于肝癌,如果那时有脑移植的手术,那就可将他的脑子移到另一个人的身上,人类的一切行动都是由脑来主宰的,那么他也就仍活在世上了。”
我的估计不错,裴达教授之所以要在“亚昆”头顶上加上螺丝,是因为便于观察他脑部的情形,因为那块塑胶板一移开,就看到了“亚昆”的整个脑。
我放下了电话,便奔了出去,横冲直撞,冲到警局。我才一到,杰克已等得不耐烦了,道:“你怎么来得那么迟?”
“我们的计划……”我苦笑著再也说不下去。
不但进行地面搜索,而且有两架直升机参加了空中的搜索。
也就在那时,那三个从事剖验工作的专家,一齐抬起头来。他们中有两个,不及拉下口罩,便叫了起来:“天,那不是人脑!”
大规模的搜寻工作开始了!
我被他撞跌在地,眼前阵阵变黑,全身发软,是以我虽然眼看著他连人带石向我扑了过来,也明知我被那块大石砸中的后果,可是我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但是我根本不想去弄清楚他究竟要说些甚么,我只是点著头:“是的,‘亚昆’,我们一齐去玩,玩你最喜欢玩的东西!”
他摇著头:“不能,我很难以想像,我是一个医生,而他是一个生物学家,我们两人研究的方向完全不同。”
而在一刹那间,他给我的印象,使我实在不当他是一个人,而只当他是一只猿猴。
我又呆了片刻,我的拜访,没有甚么收获,只是在枝节问题上,得到了一些答案,在整个大问题上,甚么也未曾获得。
在那时,我可以肯定我的假定是十分接近事实。正因为裴达教授是在拿活人做试验,所以贝兴国在一开始就反对这个计划。
然而我的收获加起来,也不会比我第一次拜访我的父执时收获更多,我在裴珍妮处,总算已有了交代,因为我已证明了贝兴国不是谋杀裴达教授的凶手。
杰克中校也苦笑著:“你看,我必须将他射死,我只好连发三枪,如果我只将他射伤,一样救不了你,你当然明白。”
我来到了树下,抬起头来,除非我爬上树去,不然我已不能和“亚昆”之间的距离再拉近了。
我用十分缓慢的调子道:“好,你既然同意了,那么请你在你的属下,挑选五个至七个受过严格柔道或是中国武术训练的人。由我带领著前去。”杰克中校呆了一呆:“不,应该由我带去!”
甚么是“合成计划”,真相大白了:裴达教授的确进行了一项人类史无前例的工作。
因为我至少有两三年未去看他了,突然在晚上去拜访他,自然知道我有重要的事。
他望著我:“我不明白你那样问是甚么意思,你的问题,能不能说得明确一些?”
但如果他们佩戴著枪的话,那么,作为一个警员,在受到袭击时,最本能的动作是甚么?
杰克狠狠地咬著牙,向我扬著拳,我也不甘示弱,同样向他扬著拳。
裴达教授毫无疑问,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但是他如果拿一个活人来做试验,那么,他同时也是一个疯狂的科学家!
我现出了一个苦笑来:“中校,多谢你救了我,多谢你。”
“事情和你想像的略有不同,二叔,我可以将经过情形,详细告诉你。”
那警官瞪著我:“是啊,那么你自己为甚么不考虑退出,回家逗女儿去?”
人自然是世上最狡滑的动物了,因为人懂得一面装出笑脸,一面心中却对对方不怀好意,而其他任何动物,当对对方不怀好意之际,总是现出一副凶相来,至少好令得对方有所堤防。
他如果自树上疾跃而下,向我袭击,我再在医院中躺一个星期,可以说是最幸运的结果。
我在一刹那间,只觉得无比的疲倦,而且,在这个问题上,实在无法和杰克争论。
我和家中通了一个电话,并不回去,却驱车去拜访一位十分著名的脑科专家,他是我的父执,虽然已经退休,但还在进行尖端的研究工作,是好几家大医院的脑科顾问。
我心中十分乱,不知该如何开口才好,是以我想了一会,才道:“林二叔,一个白痴,四肢都比旁人来得短而粗壮,是不是先天性的脑部缺憾带来的?”
我循著枪声望去,杰克中校握著枪,枪口还在冒著烟。我再转头向“亚昆”望去,“亚昆”的胸口中了两枪,颈际中了一枪,当然死了!
我连忙转向右奔去,不到五分钟,我们九个人,每一个人都来到了那地方,我们九个人,也每一个人都看到了“亚昆”。
他们听著我的话,散了开来,我则慢慢地向前走去,杰克不断地提醒我:“小心,卫斯理,千万要小心,要小心!”
我和他们一齐离开,我来到了车旁,驾著车,驶到了最近的警署,我没有说明我的来意,我只是说要和杰克中校通电话。
“好的,没有人退出,我还有几句话,各位必须记得,我们一定要生擒‘亚昆’,而在单对单的情形下,绝不要和他硬拼,我们要和他群斗,单打绝不是他的对手,好,解下各位的佩枪来!”
因为如果由我来请求派人去搜寻“亚昆”,警署中的人一定以为我是神经病的。
我和他一齐向一架直升机奔去,我们才一登上直升机,直升机便已起飞,飞出了市区,向上次发现“亚昆”的地方飞去。
而那时候,七名警员,已然一涌而上,“亚昆”对于穿著制服的警员,可能有一种特殊的敏感,也有可能,他已然意识到自己受到伤害了,是以自他的口中,发出了一阵十分难听的叫声来。
杰克中校和警方人员是执行者,我一个既然没有力量捉住“亚昆”,自然只好服从他们的意见,所以在叹了一声之后,我便放弃了原来的意见:“既然你们不愿意放弃手枪,那么请接受我一个劝告:千万别用它!”
杰克点头答应著,他不再拦阻我,我脚步沉重地进了车子,驾车回去,一切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他几乎在一秒钟之内,便到了地上,然后,他向我望著,我仍然竭力在脸上维持著笑容,那使我看来,对他似乎并没有恶意。
是以,我再次郑重吩咐他们:“千万别将我的话当耳边风,在我未曾回来之前,你们甚至不要去找‘亚昆’。‘亚昆’刚才还在这里的,一定是听了你们的声音才逃走,而我因为想起了一些事,太出神了,竟不知他逃向何处。”
我望著“亚昆”的尸体,心中感到难以形容的沉重,我慢慢地转过身,慢慢地向前走去,杰克在我的身后叫我:“卫斯理,你为甚么走?”
各人都点了点头,在这一点上,他们显然都同意了我的意见。
“你到警局来,我和你一起去!”杰克回答。
那一蹲一跳之间,那两个抓住了他手臂的警员,向外疾跌翻了出去,又撞倒了另外两名警员,而“亚昆”已跳高了六七呎,伸手抓住了一根树枝。
我又问道:“那么,在甚么情形下,一个白痴忽然会狂性大发,忽然会行动如此灵敏,气力如此之大,可是他的脑部起了甚么特别的变化?”
我吸了一口气道:“‘亚昆’,‘亚昆’刚才和他们这些孩子在一起!”
我吸了一口气:“‘亚昆’现在藏匿在林子中,我们要设法去接近他,而不是赶他出来,因为如果将他赶出来的话,他一定因为受惊而狂性大发,那时候,就可能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我立即道:“中校,要生擒‘亚昆’,这是一个极其重大的原则,你同意的!”
我吸了一口气:“分开来好些,人太多了,会刺激‘亚昆’,好在我们每人都有无线电对讲机,任何人发现了‘亚昆’之后,立时站定,切勿接近,然后通知别人,等我们将他包围之后再动手。”
我抹著额上的汗:“当然,我明白,他的来势如此猛,而根本没有躲避的可能!”
村中的孩子,逐个被叫来询问,问他们谁知道“亚昆”匿藏的所在地,就可以有巨奖。但是所有的孩子,却个个摇头,都说不知道。刘寡妇看到那么多的人来搜寻她的儿子,吓得除了哭之外,甚么也说不出来!
事后,我和进行剖验工作的一位专家谈起裴达教授的工作来。
我也不明白,我不能确切地向他们说明保持“亚昆”生存,对人类有重大的意义,我只不过是深信这一点而已,因为我知道一个伟大的生物学家,将他加诸“亚昆”身上的实验,称之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个计划!
他并且组成了两个巡逻队,进行彻夜不停的巡逻搜索。等到他安排好了这一切,我才和他一起回到了市区,我和他是在警局门口分手的,那时已经是九点钟了。
杰克中校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我曾经和他有好几次的合作,但是每一次合作都是以不愉快而告终的,看来这次也不能例外了!
我的手心沁出冷汗来。
自“亚昆”的口中,发出了一些模糊不清的声音来,他粗短的双臂也挥动著,像是正要表明些甚么。
如果有那样的一天,那自然是极伟大的成就。
凶手既然是“亚昆”,而“亚昆”之所以会成为凶手,是裴达教授型造出来的,那是一个可怕的循环。
我的右手在身后招著,一个警官迅速向我接近,将一根已扣了活结的绳索,交到了我的手中。
枪声连响了三下,枪声就在我的身后响起。三下枪声过后,“亚昆”倒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几下,双手松开,他抱著的那块大石,也自他的怀中滚了出来。
我觉得我非争到底不可,是以我仍然坚持:“不行,不能带枪,我们可以避免自己受伤害,然而,一定要保存‘亚昆’的生命。”
我用简单的方法,试验了他们的反应的灵敏程度和气力之后,留下了七个人,而我特别选择柔道段数较高的人。因为“亚昆”的蛮力大,如果被他大方冲撞,在柔道上有较高造诣的人,便不容易受伤。
杰克叫了起来:“那太过分了。”
那的确是太可怕了,我只不过是猜想到了这件事,也不禁全身发冷,几乎不知身在何处,直到许多人的呼喝声,传进了我的耳中,我才陡地惊起。
我点头道:“是的,不但有妻子,还有一个十分可爱的女儿。”
杰克不等我讲完,忙道:“那么,至少我也要参加这个搜索小组!”
当他们七人被决定下来之后,我简单地讲了几句,我道:“我是卫斯理,你们一定知道我是谁,而我,不久以前,就会被我们现在要去对付的人,打断过两根肋骨,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
而刚在他的脸上现出了笑容之际,我的手突然扬起,绳索的活结,向“亚昆”的头顶上疾套了下去。我的计划,本来是希望能将“亚昆”的手臂一齐套住的,但这时他的手臂却在挥舞著。
是的,那不是人脑,那是一副人猿的脑,连我这个对生物学只有肤浅认识的人,也可以分别出人脑和猿脑的不同,在“亚昆”的脑壳中,是一副猿脑!
我望著他,他虽然在这个问题上还未曾弄得通,我们必须不可以令“亚昆”受到伤害,这绝不是为了要保护“亚昆”,而是为了全人类。
那时,已有两名身手十分敏捷的警员,扑到了他的身边,那两个警员,一面一个,伸手便去扭“亚昆”的手臂,他们已抓住了“亚昆”的手臂,但是“亚昆”的身子突然向下一蹲,又向上陡地跳了起来。
而且,由于我太心急扯动绳子的活扣,是以那股绳子的活结,实际上是套在他的脖子上,而我也无法不继续抽紧活扣,因为这机会如果一消失,可能再也不会有同样的机会了。
而“亚昆”在抓住了那树枝之后,身子一晃,又向上荡了起来,他向上荡起的力道是如此之强,以致我如果不放开绳子的话,整个人非被他的一荡之力,吊起来不可,就在此际,“亚昆”的身子,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势子,向下扑来。
搜索工作一直进行到天黑,几乎每一个人可以匿藏的地方都找遍了,但就是找不到“亚昆”的踪迹。杰克中校留下了一部分警员在附近守卫著,告诫附近的各乡村,有一个极其危险的白痴,可能随时会出现,一发现他的踪迹,应该立时向警方报告。
村长的神情十分恼怒:“先生,我已和你说过,‘亚昆’不会害人。”
他已解释得十分详细,“亚昆”正是那样一个白痴儿童。
我沉声道:“大家散开来,圈子最好再扩大些,他从树上跃下来,可能一下子便跃出了我们的包围圈。”
也正因为裴达教授是拿活人做试验,所以后来出了意料之外的变故,贝兴国才说他罪有应得。
“是的,”好几个警官一齐回答,他们陆续奔了过来的。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