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一章 满洞宝石

倪匡科幻小说

但丁睁大了眼:“没有看到甚么光环。”
那等于在告诉我们,去路打通了。
但丁震动了一下,一脸不相信的神色。我向前走出了一步,我只不过走出了一小步,可是但丁却立时尖声叫着,向后跳出了一大步,那副戒备我向他攻击的神态,真令我啼笑皆非。
我极快地连问了三遍,但丁用手比着:“好多光,从你的头部发出来,不,也不应该说是光,只是很多光线……你头上,像是在冒着火焰,而从你头上冒出来的火焰之中,又有很多光线,错综复杂地环绕着,看来像是一个甚么图案。”
但丁又很困难地抛出了一块小石块来,喘着气:“当然不会一直用这个办法,但少一块石头阻塞去路,也是好的。”
我在他忙碌的时候,也一样没有闲着,只不过和他不一样,我并没有将宝石聚成堆,只是一颗一颗拾起来,把它们放在强烈的电筒之前,用光照射着。光线透过那些宝石,我得微眯起眼,因为反射出的光芒实在太强烈。
但丁发出了一下十分怪异的声音,这时,我可以看清他的样子,我看到他神情惊恐已极,还带着极度的愤怒,身子半弯着,一副准备决斗的样子,盯着我,身子在发抖,面内在抽搐。
我和但丁都不住叫着,尽管我不财迷心窍,可是我还是不断地叫着,那种莫名的兴奋情绪,超过了一切。但丁大叫着,张开双手,整个人,突然向地上扑了上去。
我在想:是不是可以让我看到一些奇异的现象?这种心情,倒颇有点像夏夜,在旷野之中,等候不明飞行物体带着外星人降落在眼前。
药引在着火之后,“嗤嗤”地向前烧着,我们的心中都很紧张。不过这时的情形是,就算有错误,也来不及改正了。
我用心听着,可是却没有法子听懂他的形容,不禁气恼道:“你在胡说八道些甚么?”
我第一个想法是,但丁忘了将照明设备熄掉,所以才有光亮透出来。
刚才,我看到的光亮,会不会是那种神秘的光环发出来的?
但丁吞了一口口水:“你……你是说……”
我又是一呆,我刚才说甚么了?我刚才不过说,我不想和他分那些宝石,话只不过讲到一半,他就用电筒向我照射了过来──我陡然明白他为甚么会这样子了。他,老天,完全误解了我的意思,他以为我不想和他分享,是为了要独吞。
我怔怔地看着,在一片蔚蓝之中,我不禁又想起了金特的话:人的灵魂是在宝石之中?如果是的话,人的灵魂在进入了宝石之后,也一定冻凝而不再活。再照金特的说法,灵魂只是一种反生命的形态,根本不能用“活”字来形容,那么,进入了宝石之后的灵魂,又是一种甚么形态呢?
也就在那一霎间,我面前的影子消失。我留意到,但丁极度惊讶的神情,也变得十分疑惑,用手搓着眼睛,我转过身去,身后甚么也没有。
但丁在车边伫立着,一口又一口吸着烟,大口喝着温热的罐头啤酒、衣服因为汗湿而贴在身上,满身污秽,他那种情形,和出入一流酒店,一副花花公子模样的但丁相比较,简直换了一个人。
我只好苦笑,他急到这种程度,很值得同情。我叫道:“出来吧,别浪费时间了。”
但丁有点粗暴地打断了我的话头:“可是我们现在已经找到了它。”
但丁像是根本没有听到我的话,他双手合十,身子在不住发着抖,连带讲起话来,都是声音颤抖的,他正在喃喃自语:“求求你,别让我失望,别让我失望,求求你。”
我呆了一呆:“但丁,你不舒服?”
我不禁吓了一大跳,以为山洞之中忽然多了一个极其凶恶而我还没有发现的敌人,我立时机警地四面看,可是山洞之中,除了我和他之外,根本没有别人。
好几次,我想转过头去看上一看,但是又怕一转过头去,它就消失,所以我只好仍然向前走着,不一会,我已经来到车子前面,但丁躺着的地方了。
当天的工作更辛苦,每当满身是汗,挤出山缝,等候炸药爆炸,我和但丁在烈日之下互望,都只好苦笑,但丁说了好几次他没有选择错伙伴,一副衷心感激的样子。这一天,有一点小意外,有一队土耳其士兵经过,给但丁用流利的土耳其语打发走了,但丁自称是政府派出来的勘察人员,没有露出甚么破绽。
然后,我向山缝走去,亮光一直自山缝中传出。我到了离山缝口极近处,光亮忽然熄灭了。我陡地呆了一呆,自然而然地问:“甚么人?”
我骇然,大声道:“但丁,如果你用这个方法清理堵塞的石块,我估计需时两千万年。”
石屋上果然有一道十分狭窄的山缝,山岗面向东。朝阳正升起,光线恰好照进山缝,可以极清楚地看到,山缝只不过两公尺深,之后,就被许多石块堵塞着。
他挤进了两公尺之后,自然无法再向前去,我看到他一面叫着,一面在狭窄的山缝之中,困难地抓起了一块小石块,向外抛来。
我道:“没有这些宝石,我也过得很好。而且,我相信这些宝石,落在你的手里,比在任何人手中都好,你不会轻易出售,也不会令它们损毁,更何况,你是鄂斯曼王朝的唯一传人,这个宝藏,本来就是你祖上的。”
我的思绪越来越混乱,突然之间,我激动起来,用力将手中的那块纯蓝碧玺,向洞壁上扔去,我也不知道它是不是被我摔裂了,我顺手又拣起一块琢磨成四方形,足有我手掌四分之一大小的祖母绿,用同样的方法观察它。
但丁总算肯挤了出来,但在他出来的时候,还是带出了两块小石头。他的嘴不够大,要不然,我想他会用口叼出一块石头来。
我虽然同样感到紧张,但是看到他的这种神情,还是觉得可笑:“先检查一下照明设备,不要好不容易,进了里面,像你祖母一样,甚么也看不到,随便捞两把东西出来!”
天色黑了,我们疲倦不堪,我上了车,放下了前面的座椅,躺了下来。我向但丁道:“你一定要休息,不然,要不了两天,你就会脱力而死。”
我在呆了片刻之后,摘下悬在腰际的电筒,向山缝内照去。
我只记得,突然之间,我们的身边,已全是宝石的夺目光彩,我们己身在山洞之中了。
用电筒直射向另一个人的脸,这十分不礼貌,我一面用手遮向额前,一面向旁退去。一面道:“你干甚么?”
但丁的脸色青白,喃喃地道:“为甚么?为甚么?”
但丁也挤了进来。我的距离不远,要是两个人都伸直手臂的话,手可以碰到手。
他说着,手指互相扭在一起。看他的样子,痛苦莫名。但丁本来很快乐,他拥有不少珠宝,而且,他对于各种珍宝的专家级的知识,也使他有极高的社会地位。像他这样的人,在全世界范围而言,都是上层人物。
我忙做着手势,令他镇定一些:“你听着,你完全误会了,我说过不想分,是真的,我不会和你分……”
然后,他不断地笑着,在地上爬着,做着同样的动作,直到把山洞中所有的宝石,都堆成了小堆,总数约有二三十堆之多。
一想到这一点,我不禁大是兴奋。我一直期待看遇到这种神秘光环,如果是它,那真是太好了。我在山缝口,又等了一会,仍然未见有任何光亮,我只好压低了声音:“你刚才曾出现过,希望你再出现,我想和你交谈。”
我感到了窒息。早已期待会在那个山洞中找到珍宝,在那一霎间,我还是无法想像那些光彩是甚么东西发出来的!但丁用一种极其尖锐的声音叫道:“天,你看那些宝石!你看那些宝石!”
这种情形,真令我震呆:在我的身后,有光线射出来。
我屏住了气息,等着,药引烧进了山缝,紧接着,“轰”地一声响,浓烟迷漫,将整个山缝口,全都遮住了,一时之间,甚么也看不到,只听到连续不断的石块滚动声。
当我一觉睡醒,睁开眼来,天色相当昏暗,转头一看,但丁并没有在车上,我探出头去,看到他睡在地上,睡得很沉。当地白天相当热,但是晚上气温相当低,我拿起了一条毯子,想下车替他盖上,就在我一坐起身来之际,我突然看到山缝之中,有亮光在闪动。
一天的工作,又打通了十公尺左右,爆炸声已相当空洞,明天大有希望可以进入那个山洞。
我用了很长的时间,注视着一颗相当大的纯蓝色的碧玺,这种被称为“碧玺”的宝石,我知道并不是太名贵的宝石,可是我从来也未曾见过那么大,颜色这样纯蓝的一块蓝碧玺。
但丁这样的动作,结果是令得他自己的身子,整个重重仆在地上,这一下摔得极重,可是他却完全不觉得,他把自己的身子,紧紧贴着地面,双手则用力扒拨着,将他双手所能及到的范围之内的大大小小各色宝石,都抓到身边来。
我道:“我说的话,就是我的心意,这许多宝石,全是你的,或许我需要其中的一颗,带回去给我的妻子,其余,我完全不要。”
我这样说,只不过想开开玩笑,可是但丁却极不耐烦地转过身去:“你在胡说八道些甚么?”
但丁尖叫着:“你要独吞?”
我吸了一口气,想了并没有多久,就道:“但丁,当你提及宝藏的时候,我根本不相信……”
这一次,他总算形容得具体了些,但仍然不可思议。刚才我头发根根倒竖了?
那也就是说,我一转身,山缝中的光线又亮起来了。
可是,我向前走了好几步,地上影子的长短,完全没有变化,这令得我又惊又喜:证明光源是移动的。而据我所知,那神秘光环,也会移动。这时,极有可能,那神秘光环,就在我的身后。
我和但丁,都不是爆炸专家,也无法估计我们所放的炸药是不是恰到好处,只是靠盲目的估计,然后,把药引拉到了车子附近,但丁的手一直在发抖,无法点燃药引,我自他的手中夺过打火机来,点着了药引。
爆炸的结果,正是我们预期的结果:塞在山缝中的大小石块被炸松了,有许多,已经因为松动,而滚泻到了山缝之外,令得山缝看起来更深。
我用了最简单的话,使他明白我的心意,但丁的神情变得极其激动,他突然发出像哭泣一般的声音:“卫,原谅我!”
亮光从山缝里面透出来!
但丁摇了摇头:“我应该看到甚么?我想一定是太疲倦,眼花了。”
在那短短的几十步路程中,我心中不知转了多少念头,想的全是如何才能使那光环不要离开我,好让我和它作交谈,但是我却想不出甚么办法来。
和前两日一样,吃了些罐头食物,再度开始工作,在当天的第二次爆炸,清理了石块之后,但丁在前,我在后,一起向山缝中挤进去,已可以强烈地感到,前面有一股相当清新的气流,向我们涌过来。
我看到了这种情形,不禁凉了半截。山缝很长──根据但丁祖母的叙述,如果全被石块堵塞了,两个人的力量,即使但丁带了炸药,也是没有法子清理。
但丁把车子一直驶到石崖前停下。
我又好气又好笑:“你在找我作你的伙伴之前,一定会很好地了解过我,如果我要向你攻击,你能对付得了?”
我一问之下,但丁用一种震耳欲聋的声音尖叫道:“你,你刚才说的话,是甚么意思?”
我得不到回答。我感到了一股寒意,连忙后退了两步,山缝中仍然一片漆黑。
但丁兴奋得大口吸着气,不断问我道:“你感到没有?你感到没有?”
我呆了一呆,但丁没有理由撒谎的,那么,他看到了甚么东西?
我摊开了双手:“我分到的宝石?”
我抬头向上望,星光稀落,天已快亮了,我道:“该起来工作了。”我一面说,一面直起身子来,却又不由自主,伸手在头上摸了摸。
我这句话才讲到一半,但丁整个人都震动起来,他霍然转过身,手中的强烈电筒直射向我,以致令得我在刹那之间,甚么也看不到。
我只好道:“请你再详细说一遍。”
但丁也随着我站了起来,他突然道:“对了,刚才,你的头发,根根直竖,每一根头发都有火光冒出来,所以,你看来,才像是整个头上,有一蓬火焰。”
我大力摇着头:“不是,全给你。”
我等不及但丁站起身来,忙蹲了下去:“但丁,你刚才看到了甚么?”
但丁更紧张得不等浓烟消散,就想进去,我用力才能把他拉住。他急得像是恨不得向山缝中大口吹气,好令浓烟早一点消散。
我道:“我想说,我根本不想和你分……”
但丁道:“就是这样。”
在我这样想的时候,但丁已大叫着奔向前,挤进山缝。
我不禁苦笑,我一直以为那神秘的光环跟在我的后面,原来不是。至于我头上冒起“火焰”,那更不可想像。
我点头,拿着强力电筒,侧身向山缝中挤进去,连日来,在这狭窄的山缝中挤进挤出,已经不知多少次。
当我来到了但丁的身前之际,我停了一停,我的影子。投射在但丁的身上,就在我仍然不知道如何才好之际,但丁忽然醒了过来。
但丁又说了一遍,比较详细了些,但还是差不多。刚才,我头上有“火焰”冒起来,自“火焰”上,有许多环状的光线射出来,像是一个图案。
我没有法子管他,太疲倦,一闭上眼,已经睡着了。
这种情形,令我发怔,但丁一直在祈祷,我也不知道他信奉的是甚么宗教,他将他叫得出来的神灵,全都叫了出来。好不容易,自山缝中冒出的浓烟,渐渐消散,但丁向我望来,我点了点头,但丁犹豫了一下:“你……你先进去。”
当晚,我仍是倦极而睡,但午夜时分就醒来,希望再看到有亮光,然而一无所见,等了一小时,再度入睡,等再醒来时,天已亮了。
可是这时他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痛苦,真叫人吃惊。
他先是略动了一动,然后,睁开眼来。当他初睁开眼来之际,他还是十分疲倦的样子,可是,就在不到百分之一秒的时间内,他刷地坐了起来,眼睛瞪得极大,一副惊讶之极的神情,望着我。
我笑了一下:“一般来说,在小说或电影中,当两个合伙人,千辛万苦,找到了宝藏之后,总不会有甚么好结果。”
他道:“我会睡,你别管我。”
在电筒的光芒照耀下,我们都看到了难以形容的光彩。真是难以形容!光彩突然间从地面上迸射出来,那样夺目,那样艳丽,超越了人的视力所能接受的地步。
祖母绿并不是那么纯净,在它的内部,有着薄纱一样的裂纹。这种被内行人称为“蝉翼”的裂纹,由许多极其精细的图案所组成。只怕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美术家,可以把图案形状的变化,表现得如此之复杂。把那些组成图案的线条扩展开来,那就像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宇宙,一种超乎我们生存的世界的另一世界。
在我向旁退开之后,电筒的光芒照不住我,可是双眼刚才受了强光的刺激,一时之间,还是甚么都看不到。我的喝问,也没有回答,只是听到但丁发出浓重的喘息声。
我大是愕然:“原谅你甚么?”但丁向我走来,一面走,一面伸手入袋,当他再伸出手时,我看到他的掌心,托着至少方鸽蛋大小的一颗钻石。
我当然可以感得到,在石块和石块堆叠的隙缝中,有相当强的气流在涌出来,我们又安上了一支小炸药,然后,退出山洞,引爆,浓烟冒出,我的心情紧张。
越来越接近那个山洞,突然之间,我和但丁两人,都不由自主,发出了一下惊叫声来。
我的行动告一段落,我发现地上的所有宝石,都被但丁集中起来,但丁也挺直了身子,望着我:“卫,我们两人,是世界上拥有宝石最多的人。”
我们两个人合作,大约花了半小时的时间,就装好了炸药。
我一连讲了好多遍,可是一点反应也没有,这令我十分失望,只好缓缓转回身去。这时,天色十分黑暗,突然之间,我看到自己的影子,出现在我面前的地上。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该如何才好,转回身去?我想那神秘的光线,一定又会消失,所以,我决定甚么也不做,只是吸了一口气,继续慢慢向前走。
我听得他这样说,知道他一定是真的看到了甚么,又问道:“是光环?那种神秘的光环?你祖母遇到过的那种?刚才在我的身后?”
我奔到山缝前,向内看去,可以看到,至少有十公尺左右,可以供人很吃力地爬进去,一次爆炸而可以有这样的成绩,理想之至。
我下车,将毯子盖在但丁的身上,但丁睡得像死猪。
那一大片夺目的光彩,映入眼睑,看不清那是甚么,这时,定了定神,仍然看不清那么一大片,每一种光彩,都是闪耀的,流动的。但至少已经可以看出来那些光彩,由许多不同颜色的发光体发出。那些物体,本身不会发光,光芒照射上去,它们反射出令人心惊目眩的光彩,全是各种各样的宝石:大颗的红宝石、绿宝石、钻石,和许许多多颜色艳丽,看得人连气都透不过来的宝石,满地都是。
这样的感觉,令人不免有点伤感,那么美丽的宝石,没有生命,在感觉中,我已经进入了这颗宝石,那种纯净透澈的蓝色,可以令得一切生命,都为之凝冻,成为宝石的一部分。美丽是美丽极了,但丝毫没有生命的成分在内。
这一带,正是中亚细亚地震最频繁的地区,极轻微的地震,也可以将山石震下来,堵塞了山缝,那倒不足为奇。
但丁的祖母说得十分明白,当她离开之后再想回去时,有一阵震动,震跌下许多石块,将石缝堵住了。
各种宝石聚成了两小堆,就像是儿童在沙滩上堆积起来的沙堆。
我并不是做作,对着那么多的宝石,我没有不动心的道理,但是我从来也没想到过“分”这回事。但丁一听得我这样问,怔了一怔:“当然是分,这里一共是二十四堆,我们一人一堆,你先拣好了。”
我点了点头:“恐怕是。”
我忙道:“但丁,发生了甚么事?”
但丁忽然笑了起来:“卫,求求你,别把你分得的宝石一下子就全卖到珠宝市场去,不然,只怕要跌去九成价钱了。”
当天,我们一直工作到日落西山。包括了另外两次的爆炸,和将大小石块,通过了一条临时搭配起来的运输带运出去。由于山缝十分狭窄,把石块从山缝中弄出来的时候,身子连转动一下都不能。这种工作环境,令我想起中国的采石工人,在端溪的坑洞之中采端砚的原石。
全副心神都被山洞中的景象所吸引,在艳丽夺目的光彩之下,所联想到的,是这些宝石,每一颗在世界珠宝市场中的价格,和它所代表的大量金钱。根本没有任何余地再去注意究竟过了多少时间!宝石本身的美丽,实在是在次要的地位,真正的美丽,是它所代表的大量金钱。
但丁握紧我的手,浓烟过了好一会才散开,看清了爆炸的结果,我和但丁都发出了一下欢呼声。
当我在向前走看的时候,我留意地上影子的变化,如果影子越来越短,那就说明背后的光源,没有移动过。
电筒的光芒,一直可以射到山缝还被石块堵住的地方,绝对没有人,也没有看到任何可以发光的物体。我熄了电筒,思绪混乱,陡然想到了一点:那光环,那神秘的光环。
我们生存的世界,也由各种各样线条组成,祖母绿内部的那些线条,就组成了另一个世界。我抛开一块,又取起一块,在每块不同的宝石之中,都看到了异乎寻常的景象。我也知道,我不单欣赏它们的美丽,而且也对宝石的内部,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探索,那是受了金特那番话的影响。我也想在宝石之中找出人的灵魂来?
不多久,我就发现我们最后一次的爆炸,十分成功,碎石被爆炸力量震散,前面是一个山洞。
电筒的光芒透过这块宝石,我闭着一只眼,令睁开的眼睛尽量接近它,然后,我整个人,一下子就被那种纯蓝色所包围,像是全身都浸在最清澈的海水之中。而这片海水又是那样清纯,不含任何杂质,清纯得完全没有生命。
如果可以,人还有没有灵魂?人性中究竟是不是有良善美好的一面存在?
灵魂——人性中善良美好的一面。
两者之间,是不是可以划上等号?
这,是不是可以说已经解答了这个问题呢?
在许多故事中,都突出地球人人性中丑恶凶诈自私贪婪的一面,在这个故事中,也不例外。但也照例,并不一笔抹煞人性中的优点,藉卫斯理的言和行来表达。
通过曲折的故事,奇特的设想,“搜灵”这个故事所反复讨论的,就是这个问题。“主题”特出之极,可以符合一切严肃文学的要求。但是“搜灵”始终只是一个幻想故事,因为事实上,灵魂如果就是人单色书性中良善美好的一面,人才不会在乎它的存在与否!
“搜灵”在近期作品中,相当特出,这次删改的也比较多,令主题更突出,文字更简洁。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