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一章 鄱阳湖神秘事件

倪匡科幻小说

(后来,我知道白老大对这件事研究过,正是因为他有一个朋友就在当地领导一股游击队,和日军有过许多次接触,且曾打过神户丸主意之故。)
鄱阳湖北端,是江西、湖北、安徽三省的交界处,地形和人文关系都复杂无比,也正是游击队很是活跃的一个所在。
我道:“我知道——是‘捉字’。可是,在鄱阳湖中发生过甚值得注意的神秘事件,只怕你说不上来!”
我不等他说完,已接了上去:“是,他是一个出色,不,极出色的潜水人,希望你们合作愉快,能揭开这个谜团。”
我感到好笑:“是吗,那你以为在哪里?”
关于鄱阳湖神秘事件,我所知道的大概,就是如此这般。
由于我说得很是郑重,加上这一句话又大是突兀,所以他为之愕然,呆了片刻才问:“为甚么?”
我笑着挥手:“考你一考,鄱阳湖发生过甚么神秘的事件?”
他苦笑了一下,又长叹一声,道:“我多年来对鄱阳湖作了很周详的研究,搜集了不少资料,也作了很多的资料,也作了很多的假设,本来想和你一起研究一下的,阁下既然拒人于千里之外,我也只好遗憾了。”
白素拍手:“又措词不当了,神秘有甚么大小之分。”
在这样千创百孔的情形之下,一艘在内河航行的运输船沉没了,真正是小事一桩,完全不值得认真对付的。
我不禁也有点后悔,但是却不肯表现出来,反倒道:“我不相信他会有甚么新的发现,如果有,他也不会以为成吉思汗墓在鄱阳湖底了。”
我在这样说的时候,以为白素真的说不上来了,可是白素随即嫣然:“不就是‘神户丸’的事么?”
我道:“你说话喜欢这样兜来兜去,若不早立遗嘱,临死之时,要是有甚么重要的事,肯定来不及吩咐。”
他点头:“是,我知道,你在故弄玄虚,让人以为一个流动的湖,是一个‘海子’,而且暗示是在蒙古。可是那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
日本方面这种异常的行动,自然引人注目,于是,传说就纷纭而至。在最后,传说归于两类。一个说法是:船上有极重要的人物在。第二个说法则是:船上有极重要的货物在。
可是,日本方面却采取了异乎寻常的行动。非但调来了大量兵力,封锁当地,而且,还从海军调来潜水人员,进行搜索。
这人不懂得别人是在讥讽他,甚至当面损他,除非所用的语言,连三岁小孩都明白,不然,对各种形式的暗示,他一概不明白。上海人打话,所谓“触霉头当补药吃”者是。
我叹了一声:“你一定要早一点立好遗嘱才行!”
船在湖上不见了,当然不会设想它飞上了天,而是设想它沉到湖底。
我把我所知的说了出来,白素也没有甚么补充,因为她知道的也只不过如此。
白素道:“所以,你不应该把客人赶走,你没听见他说,他下了一番研究功夫么?或许他有新的发现。”
我的忍耐力本来已到了极限,一听得他又这样夹缠不清,就更是无明火起——我最讨厌自以为是,好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的人,石亚玉可以算是这人的典型了。
有了武器,才有大规模的残杀——当然,也只有武器,才可以对抗大规模的残杀。所以说,人类的行为非常复杂,看来只是一个简单的行为,但内容却变化多端,丰富无比,这是人类的行为有异于其他生物的行为之处。
他作出了这样的提议,我有点啼笑皆非,就很结实地提醒他:“不必了吧,你和我的年纪都不少了,加起来肯定超过一百岁。”
石亚玉毕竟是好脾气的人,他并不发怒,只是失望,他一面向外跨出了一步(老大不情愿的),一面道:“就算我料错了,难道你对发生在鄱阳湖的神秘事件,一点兴趣也没有?”
石亚玉这才坐直了身子,可是神情仍是神秘兮兮的,眨着眼:“你说的那个成吉思汗墓,我知道是在哪一个湖泊的下面。”
可是这一来,却把我对鄱阳湖神秘事件的兴趣,大大地勾了起来。
齐白在介绍他的时候,语意和态度也不是很尊敬。我记得,他第一次介绍那人的时候,态度甚至很是轻佻,他双脚交缠地站着,一只手拍着人家的肩头,一只手挥动着,向我道:“这位是石亚玉教授,人不怎么样,可是还不讨厌,可以认识一下。”
我随便答应了一声,道:“世界上神秘的事情太多了,无法一一深究——”
这位教授这才算是品出了我话中的一些味道,讪讪地笑了一会,才道:“我知道,你在《水晶宫》这故事中,所写的一切全是真的!”
每一个故事,都例必有一些开场白。也必然,无论开场白是动听或不动听,都不可以太长,不然,必惹人厌,所以就此打住,直接叙述故事。
说着,石教授已取出了名片,我接过来一看,是一家位于阿拉伯地区的大学的“考古系主任”。尽管那家大学名不经传,但他是考古学家,那可不是“算是”,而是真的。
神户丸失踪事件的大概是,一九四五年四月十六日,一艘名叫神户丸的日本运输船——并不是一艘小船,而是达到二千级吨的船只,共有船员以及身份不明的来客超过二百人。
人在互相残杀之时,不但使用制造出来的武器,而且武器也越出越是精良——“精良”用在武器上的意思,就是一经使用,杀起人来更多更快,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从原始人时代起,直到至今号称的“文明”,自相残杀一直是人类行为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看来人与人之间,若是不自相残杀,便过不了日子。
我笑:“确然,这件事距今近五十年了,早已被人遗忘,能知道一个大概也算不错了。”
我这样说了,他仍然不明,出声道:“不!三国时代,周公瑾和诸葛孔明商量怎样对付曹孟德的八百万大军,两人就各在掌心上写了字,摊开手来对比。”
所以,神户丸的失踪,使日军首先想到的是:遭到了游击队的袭击。
其时,虽然日军和它所组织的伪军,还控制着中国相当大的地区,在世界范围内,日本的侵略行动,已经遭到了彻底的失败,到了日暮途穷的地步。
石亚玉忙道:“可是——”
他兴致勃勃:“我们一齐把湖名写在手心上,然后数一二三,大家摊开手来看,看我是不是料中了。”
我把名片向齐白扬了扬,齐白笑:“我没说他不是考古学家,不过他胆子小,虽对各种古墓极具兴趣,可是从来也不敢进去考察一下,只是纸上谈兵,所以,只能‘算是’考古学家。”
我怔了一怔:“你知道?”
我沉下脸来:“好,那你就和他们慢慢猜吧!”
倒是重要的货物,引起了人们很大的兴趣,因为货物不坏,譬如说黄金、在水中百年千年,依然是黄金,价值不变。
白素笑道:“看你说得多累赘——‘找说话中的岔子’,粤语中有词汇,只用三个字,就可以表达同样的意思了。”
我忍住了气:“好,神秘程度最高的那一桩,你可说得上来?而且,别再找我说话中的岔子了。”
但念在他是一个老实人,所以我还是耐着性子道:“在那个故事中,我倒是提到洞庭湖——传说中柳毅代龙女传书,就是下了洞庭湖。”
石亚玉震动了一下,望着我想说甚么又没有说,我已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生物之间,互相残杀时所使用的武器,其中一种是使用身体自然生长以外的武器的。不少生物都会使用工具,但不会把工具转化为武器,像海豹拿石头砸死另一只海豹的。
那是敌我双方拼个你死我活的年代,除了正规军队之外,活跃的抗日游击队,在热血的中华儿女努力之下,也到处给入侵的兽军以严重的打击。
我的那个客人和我并不熟,只是在和齐白交往的时候,见过两次,在有关我和齐白的故事之中,他甚至没有出过场,这就证明他无足轻重。
这艘船最后一次被人看到,是在鄱阳湖西北的水面之上。
白素笑道:“你这个问题,发问得不当,鄱阳湖中有过许多神事件发生,我如何一一作答?”
我呆了一呆,一时之间,实在难以把成吉思汗这个蒙古皇帝的墓,和鄱阳湖扯在一起,所以有几秒钟不知如何反应才好。
石亚玉望着我,现出大是不以为然的神情,隔了好一会,才叹了一声,沮丧地道:“是我的不是了,我和你相交不深,你自然没有必要把这种关系重大的秘密告诉我。”
日军作如是想,自然很合理,可是事后日军的大规模搜索行动,却不是很合情理。
我自认对世界各地所发生的神秘事件,都有相当程度的研究,而且“段数”甚高。像最近,中国贵州地区有巨型飞船出现,低飞时且摧毁了大批林木一事,我早在一连串有关苗疆的记述中,已肯定过贵州山区早就有外星人出没,其中有的外星人,甚至还成了我故事中很具关键性的角色。
可是她却补充道:“爹曾在那一带活动过,也曾对这件事作过探索。不过我知道,他老人家活动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寻找沉船,而是联络那一带的江湖人物。”
这句话更是迫着他,只见他迟迟疑疑的,一直走到了门口。
但是,神户丸在下午时分,风清气朗,湖上水波不高的情形下,突然消失无踪。
石亚玉长叹一声:“那我只好找美国人合作了。”
他一点也不见怪,自己摸着光头,笑道:“人老了,头发也舍我而去,难怪卫先生你不认得了。”
一直到他驶到看不见了,我才松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却见白素站在身后,看样子已站了很久了。
石亚玉又望了我半响,像是希望可以有转圜的余地,但是我一点也不显露出有任何意图。他只好连连叹息,走向车子,上了车之后,又坐了好一会,才驾车离去。
它消失得极其彻底——一下子就不见了,不但未曾到达目的地,而且,再也未被人看到。船不见了,船上二百多人也不见了。
我很是不好意思,请他进屋,寒暄已毕,正想问他的来意,他已很神秘地凑近身来,还压低了声音:“我看了你最近记述的那个题为《水晶宫》的故事!”
我道:“请便——你既然来找我,买卖不成仁义在。你准备找哪一个美国人合作,说来听听,或者我可以提供些意见。”
我身子向后略仰:“是吗?你——这里没有人会偷听,你就照平常说话的声调说好了。”
我最不耐烦和这种说话想三转四,把一件简单的事,弄得复杂无比的人打交道,所以我又不客气地道:“不!不!你错了,那些全是假的,全是我在故弄玄虚!”
齐白的这种气焰,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可是看那石亚玉教授,像是并不以为忤,反而对齐白的介绍感到满意,早已向我伸出手来,口中一面还道:“哪里!哪里!”
本来,我认人的本领也不至于如此之差,却是由于他的外型有了重大改变,不见几年,他的头秃了一大半,所以样子变得厉害。
唯一的例外,是人。
白素说得坦白:“只知大概——爹曾作过特别研究,但即使在事情发生的当时,能得的资料也不是很多,所以,你不必咄咄迫人。我想,你一定也只知道一个大概。”
其时,正是中日战争的后期(五个月之后,第一枚原子弹就投到了广岛),也正是天亮前后,正黑暗的时期,日本军在中国的侵略行为,趋于疯狂,当然,所遇到的反抗,也同样升级。
我呆了一呆,白素说中了,但我还是不服:“细节你也知道?”
他看到我一副茫然的神情,连忙自作介绍,报了姓名,我这才恍然。
我这才定过神来,真想点头认了,免得和他再纠缠下去。但继而一想,他若是认了真,真的到鄱阳湖找成吉思汗墓,那却是一个可以令他身败名裂的大玩笑,我开他这样的玩笑,未免太缺德了!
所以我正色道:“你料错了,《水晶宫》这个故事,和鄱阳湖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在门口站定,一时之间,像是不知道如何开门。我看到这种情形,索性走几步跨到门口,打开了门,一言不发。
可是,却也一无所获,因为日本军队的封锁网极其严密,根本无法接近现场,只好望洋兴叹。
他说到这里,又顿了一顿,神情再度大是神秘。
我想考白素,反被她“将了军”,但我并不气馁,又道:“当然是问你最大的那桩。”
我早就说过,这个人脾气好。脾气好的人,有许多优点,也有许多缺点。
不多久(四个月后),日本在吃了原子弹之后,无条件投降。中国的局势,重又陷入另一个大混乱之中。虽然这件事有许多传说,但也渐渐被人遗忘了。
石亚玉这次总算红了红脸,这才肯把他要说的话说了出来,一面说,一面仍在神情上把话当成是最高的机密。
石亚玉眨着眼,摇着头,一副不相信的神态——照他这副神态,我真是不想再解释下去了。
一言未毕,石教授也未曾来得及回答,齐白却已然轰笑起来。这无疑是绝不礼貌,就算石亚玉和他极熟,也不该如此,所以我瞪了他一眼。
我仍然冷着脸,一言不发。
白素这样说,我自然同意,所以她一面说,我一面点头不已。
我知道:“所谓江湖人物,就是湖上的水匪。”
我断然道:“还有更多、更不同的事,所以只好放弃一些!”
传说中比较吸引人的,还是关于船上的“贵重货物”,有说是黄金,有说是许多中国的古董、国宝。在传说中,事情总是越来越夸大,最后到了听到的人,总忍不住哈哈大笑为止。
所以,当石亚玉一提及“发生在鄱阳湖的神秘事件”时,我就知道他指的是哪一件事。
白素对我的态度不以为然:“你可以随便怎样称呼他们,可是不能否认,他们之中,有的是铁铮铮的好汉子,热血的儿女,为了抗战,他们没少流了血,为民族存亡出的力,远超过了官面上的那些所谓大人物。草莽湖汤之间,有的是可歌可泣的仁侠义迹。”
遇上这种情形自然难堪,他再老实,也知道自己不受欢迎,所以站了起来。我再加了一句:“走好,不送。”
那时,船的航行位置,离一个叫作“老爷庙”的小镇不远,有若干渔民都见过这艘船在行驶,看来一切都正常无异。
石亚玉大摇其头:“非也非也,全是真的,你只不过在地点上玩了一些小花样而已,那个湖泊其实是——”
一直到若干时日之后,再和他相遇,才有了较长时间的交谈,一谈之下,令人刮目相看。这位“算是考古学家”对于中亚一带的历史,熟稔无比,而且,在寻索不达米亚平原以及两河流域的古迹发掘上,大有贡献。上次齐白对他无礼,看来是由于他脾气好,才遭人欺侮之故。
太平洋逐岛战,日军和盟军的激战,已经肯定盟军的胜利——在三月十四日,硫磺岛战役结束之后,形势已经十分明朗。
这种情形看在石亚玉的眼中,他以为自己已料中了,高兴得手舞足蹈,欢呼连连:“如何?给我料中了吧!给我料中了吧!”
那时的日本海军,自身已经如同风中残烛,朝不保夕,但仍然派出了超过三十名的潜水专家,去搜索失踪了的神户丸。
后来,我和他也没有来往,几次和齐白有重大事故商讨,也没有提及他,所以,当他忽然登门求见时,我根本认不出他是谁来。
所谓“鄱阳湖神秘事件”,正如白素所说,发生在鄱阳湖的神秘事件不少,但对神秘事件有兴趣的人,一提到鄱阳湖神秘事件,就知道指的一定是“神户丸”失踪事件。
我略打量了他一下,大约三四十岁,属于面目模糊,在人海之中,不易辨别出来的那一种。我和他握手之际,倒颇为他的态度热情而动容,就顺口问了一句:“石教授的专业是——”
我又打断了他的话头:“虽然我生性好探索一切奇事,但是生命有涯,我只能在同类性质的奇事之中探索一桩,把时间留给其他不同性质的神秘事件。”
对于重要人物,人们的兴趣不大,因为人物再重要,船沉了之后,也必然变成了死尸一具。死人没有甚么用,生前再重要,死后也不过是一团腐肉而已。
这次,我已解释得够详细了,石亚玉低下头,想了一回,才道:“虽然你曾探索过不少神秘事件,但是每一桩神秘失踪事件,都是不同的啊!”
这一天,家里来了两个人——我不说“我有了两个客人”,是因为其中的一个并不是我的客人,先把那一个搁一搁,却说我的那个客人。
白素没有和我争下去,只是淡淡地道:“说得也是。”
日本的本土,也正连续不断地遭受盟军猛烈的轰炸。日本的国力,在几年的侵略战争之中,耗费殆尽,几乎已经失去作战的能力了。
这个人的脾气,竟然好到了这种程度,也真令人佩服,当下便说了几句,后来有事岔了开去,以后也没有在意。
石亚玉道:“皮尔·艾德,皮尔,他是一个——”
所以,一时之间,当地的游击队也好,湖匪也好,都睁大了眼盯着,看日本人能从水中捞起点甚么来。
石亚玉腼腆地笑:“这种……毛病,我会努力克服,真的,我只好‘算是’考古学家。”
所以我根本不想再和他说下去,只是挥了挥手:“是啊,所以,阁下请便吧!”
说那是人的天性,也未尝不可。当然,各种残杀的武器,也日新日新又日新地在进步,成了“文明”的组成部份。
他道:“那湖泊是中国的四大湖泊之一的鄱阳湖,对不对?”
齐白却一点也不以为然,一扬眉:“他的专业,算是考古。”
我和白素都没有出声——这反应也在白老大的预算中,官子又道:“你们不信,也不要紧。这四大金刚却全是女性,水性自然一等一,这才成了帮中的重要人物。”
所以,听得白素那么说,我忍不住道:“那些金银,不见得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吧!”
但是,我仍然难以想像这样柔弱的一个小姑娘,是如何会跟白老大这样的大豪杰扯在一起的。
白素道:“当年,爹一定搜集到了不少资料,有兴趣的话,可以问问他。”
一时之间,我和白素都难以会过意来,不知道“白老先生”所指为何。红绫则已在一旁拍起手来,叫道:“官子是外公派来的!”
当时,官子在冷笑了两声之后,又道:“整艘船连人带船,不见踪影,你们知道多少——不算‘天国号’。”
这一句话,她是用日语说的,声音柔软动听,一如其人。虽然她的出现可算突兀,但人的外表在人际关系上,占了很重要的部份。以她的模样,可以说,在人际关系上,必然无往而不利。
白老大真是料事如神,他不但知我不知道金秀四嫂其人,也知我没有兴趣听不相干的事,所以特别提醒。
虽然小女娃已好好地回来,但是我们听得红绫这样说,还是大吃了一惊。小女娃极其聪明,答道:“红绫姐姐带我上了山,好玩得很。”
我不禁有点不服气:“不能随便提一个日本人的名字出来,就要我们知道他是甚么人。”
官子沉声道:“山下堤昭少佐——是我的祖父——请原谅,另一位山下大将也和我们家有亲属关系。”
白素笑着,拉住了她的手,向红绫道:“你是甚么时候认识了那么可爱的一个小朋友的?”
一听得要“考”我们,白素就笑:“只管出题。”
我疑惑不已,向白素望去,白素也现出茫然不解的神情,表示不明之理。
她一开口,我和白素就立刻知道何以白老大要她用这种方式传话了,因为她那模仿他人的特殊本领,简直不可思议之至。
本来,在她和白老大之间,可以说全然没有相同之处,但是她开始和我们对话之际,全身的每一个动作,甚至包括神情在内,无处不维妙维肖,以致在恍惚之间,使人感到白老大如附身在她的身上一样。
红绫咧嘴在笑:“可爱之极了,是不是?她不是我的小朋友,她是来找爸的,爸和你都不在,我就带她出去玩一会儿。”
官子继续道:“不错,你居然还记得,当年事情发生之后,各方面都认为是金秀四嫂干的事——这个女豪杰的名字,你们不会陌生吧?”
当下,山下官子换了个姿势一站,扬声道:“这个日本小女娃有一些事要你们帮助,别欺负人家,总要尽力而为。”
说到这里,可以说已接近正题了,我和白素一起向官子望去。
而且,白老大又提到了“天国号”事件。天国号是一艘巨船,有两千多个官兵神秘死亡,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大奇事。这件奇事,我在《搜灵》这个故事之中,有十分详尽的记载。
这时,我淡淡地应了一句:“那可以说是军人世家了。”
我愕然间,官子已道:“对不起,我是想到老爷子说,讲到这里,卫叔你必然不耐烦。果然如此,我才忍不住笑的。”
我听了这段话,也不禁呆了半响,一来,江湖人物的匪号,千奇百怪,叫甚么的都有,四大金刚之类,可以说是最普通的了。但一般能被称为四大金刚的,多半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彪形大汉,怎么会和“梅兰竹菊”这和丫头片子的女性化名字扯在一起。
白素向我道:“这金秀四嫂是一个甚么样的人,很难分类——”
这样一个看来一口气就会吹化了的女娃,和红绫站在一起,对比强烈之至,令我和白素为之愕然,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反应才好。
官子是在“代”白老大回答的,看来,我们之中,只有一人估到了山下堤昭和山下官子之间有关系,所以他人虽然不在,回答却也丝丝入扣。
我吸了一口气:“专门到法国去找他老人家?要是这样,还不如先听听石亚玉有甚么新发现的好。”
江湖上各色人等,成千上万,多有一生轰烈,但名不经传的。白老大父女却穿游全国,和江湖人物联络,所以,只要略有头脸的,他们就无所不知。
这扁毛畜牲如此嚣张,当然是仗着它主人之势。鹰儿一现,红绫自然也立即会出现,我自然而然皱起了眉头,以便在她撞到了甚么家具陈设之后,立即表示不满之意。
这正是白老大的神态和口气,白素自然而然地答道:“是,怎么会欺负人家的小姑娘。”
红绫已笑了起来:“外公是老顽童,他要官子学他的口气和你们对话,官子不好意思那么做,所以感到很是为难。”
白素道:“你可别轻视他们,这金秀四嫂手下有八百多人,个个都是不怕死的亡命之徒,他们聚啸山林,在湖泊中讨生活,过手输送给各方部队的金银,不知有多少。”
白素道:“你只管说,好久没有他老人家的音讯了。”
这一点,倒颇出乎我和白素的意料之外——尤其是她的祖母,那一时期的日本军人,全把大和民族的优越感当作生命,极少和异族通婚的例子。
白老人却要求她以他的身份来和我们对话,这对于一个一向谦恭有礼的小姑娘来说,当真是大大为难之事。
官子苦笑了一下:“我的祖母是中国人,我的母亲也是中国人,所以在血源上,我是四分之三的中国人。”
官子的脸上,现出惊讶的神情——这神情也是代白老大现出来的,表示白素居然一下子就答中了,他感到意外。
她道:“伯伯,伯母。”
我们都不出声,官子又道:“日本海军的搜索队,人数众多,配备精良,队长是木村效良大佐,副队长的名字就叫山下堤昭。”
我道:“她和那神户丸的失踪,又有甚么关连?”
官子道:“金秀四嫂行事,从不偷袭,她要打甚么东西主意,必先有行动,当然,她不会通知神户丸,但江湖上都会知道。她要是向神户丸下手,别人就是也别想打它主意,也没有人敢去和她抢生意。所以,既不是她下的手,那神户丸如何会失踪,更是古怪。当时,我又问她一句:‘你难道没去追究是怎么一回事?’我和她见面,已是事情发生后的一年了,她也已收了山,洗了手。照说,江湖上的是非恩怨,都已一笔勾销,她没有甚么不可以说的了,可是我一问,她不但立时脸上变色,连她身后的两大金刚,也立时间像吞了生鸦片一样——”
官子的神情更是为难,偏头向红绫望去,像是有难言之隐。
我这时已经料到,官子和白老大之间,必然有相当不寻常的联系。但是不等我进一步发问,白素已道:“好,你有甚么事,只管说。”
来找我的各色人等都有,但这样的一个小女娃却未曾有过,白素仍然握住了她的手,她道:“我叫山下官子,请多指教。”
后来,官子对白老大佩服得五体投地:“老爷子真是神仙,你们说的每一句话,他都早料中了。”
白素笑道:“是!”
白素略停了一停,叹了一声:“这些人,这些事,全都淹没了,历史记载的,往往如此。”
我吸了一口气:“继续往下说吧——为甚么一问之下,她们会脸上变色?”
因为几分钟之前,我和白素还因为石亚玉的前来,提到了鄱阳湖神秘事件,讨论神户丸为何离奇失踪的事,现在白老大就托官子来问这样的一个问题。那实在是太巧了。
官子忽然伸手掩嘴一笑——这纯是日本小姑娘的动作,白老大要是有如此神态,那成了妖怪了。
翁婿多年,白老大自然深知我的脾气,当然知道我会抗议,所以官子立时以两下冷笑声来作回答。
这个人是和红绫手拉着手,一起走进来的。我第一眼是看到两只握在一起的手,两只都是女性的手,可是却截然不同,真叫人难以相信那同是地球女性的手,难以相信这两只手的主人会是同类。
官子神情感激,可是在开口之前,还是脸红了好一会,这才忽然神态一变,连声音也变了。
官子笑得妩媚之至:“他老人家好极了,壮健如神仙,我从来也没有见过那么可爱的老人家。”
官子和我们说话的时候,只要是说日语,用的就是“敬礼”,就算说中国语,态度也属恭谨,完全是晚辈对长辈应有的礼数。
白素知道我虽有好奇心,但还不至于对这种十划没有一撇的事穷追不舍,所以她一摆手:“那就等机会再说好了。”
这个故事一开始,我就说过,家里一下子有两个人来访,一个是石亚玉,已经交待过了,另一个就是此时在红绫身边的那个人了。
白老大竟能料到眼前的情形,因为官子接着道:“素儿,你和他说说有关金秀四嫂的事,事情会很有趣。”
一听得白老大忽然问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来,我和白素简直惊愕之至。
官子又道:“这小女娃是一个孝女,她要做的事——等一下再说,先考考你们!”
世间事,巧起来,真是无话可说。我们正说到这里时,“呼”地一声,大门被打开,一阵劲风卷了进来。刹那之间,客厅之中,当真有风云色变之象,虽无九级地震之天崩地裂,但也俱七级台风之催枯物转。
我正在想着,白素已沉声道:“有一桩,一艘叫神户丸的船曾在鄱阳湖失踪,当年,你老人家曾下过功夫研究过。”
白老大在要官子传话之际,竟也料到我会有此一问,因为官子立时接上了回答:“这又是奇事一桩。金秀四嫂手下的四大金刚,梅、兰、竹、菊,也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响当当的人物,顿一顿脚,鄱阳湖上,无风也要起三尺浪。可是奇怪的是,其中竹、菊二人突然消失,竟没有人知道去了何处,金秀四嫂和梅、兰二人,也绝口不提,亦无人敢问。”
白素对于“江湖豪杰”有一份特殊的感情,那自然是她自小就和这类人物一起长大之故。我却始终有点不以为然。
红绫和小女娃已来到了我们近前,红绫道:“我爸,我妈。”
她虽然说得很模糊,但是我知道,那所谓“另一位山下大将”,是指日军中的着名将领山下奉文大将。日军向全亚洲发动侵略,恶名昭彰,所以官子脸有羞惭之色,要说对不起。
白素皱着眉,和我面面相觑——对于这个日本名字,我不必启动记忆,就知道对他一无所知。白素也摇了摇头,但是她却说了一句:“是小姑娘的甚么人?”
我再一抬眼,就看到玉手的主人,那是一个不高不矮,窈窕柔弱,肤色赛雪,大眼黑发的小姑娘,看来大约只是十六七岁的少女。
我也感叹:“在大时代的动乱中,人和事能否备在历史记载之中,往往也靠机缘,难说得很。”
这个人在故事之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所以,应该形容得详细一点。
却不料这一次我们的宝贝女儿并不是横冲直撞的杀将进来,而是斯斯文文的走进来,非但是一步接一步的走进来,而且,脚步还十分轻巧。
官子略停了一停,又道:“这一点,日本人也想到了。四月中出的事,日本海军的搜索队五月初就到了,七月,日本人出了惊人的赏格,只求和金秀四嫂见一见面,但没有结果,可知日本人也认为她知道些甚么特别的秘密,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白素已经在问:“官子,你来找我们有甚么事?”
当然,这时,我也已想到“白老先生”者,白老大是也。
白素说到这里,官子又以白老大的语气,接了下去:“她说:‘老大,别问我这事,再过五十年,我也不会说,我只能说,我是打过那鬼子船的主意,可是,我没有动手。’我问她:‘那是谁动了?’她说:‘我要是他奶奶的知道就好了!’这事就更怪不可言了!”
就这一句话,我已经看得呆了,白素也不由自主伸了伸舌头,红绫则作了一个鬼脸——她显然是早已领教过官子的模仿本领了!
官子这时又道:“金秀四嫂的手下,男女都有,她用人不论男女,不论亲信、只论水性好坏——他们全伙都在湖中讨生活,没有超人的水性,如何混得下去?金秀四嫂自身,水性之佳,已是出神入化,有人说她简直不是人,是湖中的鲤鱼化身。《水浒传》上说的浪里白跳张顺,可以在水中伏几日几夜,人们以为是小说家的夸张,殊不知小说家写人间的奇事,只是千中之一,万中之一而已,真正的奇人奇事,岂是小说家笔口所能尽述!这金秀四嫂,别说在水中伏上几日几夜,就是说她能伏上成年累月,我也不会丝毫起疑。”
我对于知道日本当年这一段侵略史而生有羞惭之心的日本人,一向持原谅的态度——这笔账,当然不能算在官子这样的小姑娘身上。对于一点没有羞惭之心的日本人,则鄙视之,认为他们的疯狂行为的因子仍然潜伏,有朝一日,可能发作。
白素点了点头,我却摇了摇头。
我伸了伸舌头,没有再和她争下去。白素过了一会,才恢复了平静:“有好几次,各方面都想招揽她的人马,委任状上甚么少将司令等等的名衔都有,但是她坚持原则,不为所动。这个人的出身是个谜,只知道她叫金秀,甚么连何以有‘四嫂’的称呼也不知道,因为在她身边并无四少其人。”
这少女的外表,是如此之文静,以致她看起来不像是个真人,而像是精工细瓷所制造出来的一样。
这真是我和白素一个前所未有的经历——后来,更知道这小姑娘的了不起,她的记忆力惊人,我们之间的对话相当长,她能把白老大要说的那部份,说得一字不差,后来据白老大说,只和她“练习”了一遍,这种超人的记忆力,未曾见过有第二个人及得上她的十分之一。
历史上,连人带船的神秘失踪事件颇多,但白老大借一个日本人之口来问,事情当然和日本有关,莫非问的就是神户丸一事?
幸好我和白素都不是拘小节的人,一听之下,反觉有趣,齐声道:“既然是老人家的吩咐,你照做就是,我们绝不见怪。”
白素道:“一个是他女儿,一个是他女婿,有甚么料不中的。”
白素一瞪眼:“当然不是,有的是来自为富不仁的土豪劣绅,有的是来自祸国殃民的汉奸狗官,取不义之财,行救国救民之壮举,何等慷慨激昂!”
我口快,问道:“不是四大金刚么?怎么变成了两大金刚?”
一股黑影随着风势卷将进来,正是红绫的那头神鹰,看它的势子,直把卫家狭窄之客厅,当作了高峰上的苍穹一般,肆无忌惮之至。
白素道:“金秀四嫂的人马,纵横鄱阳湖,甚至在皖、鄂、赣三省,她也叫得开。神户丸出事的所在,正是她势力范围之内,而且,在早几天,有人看到她和手下的四大金刚曾在老爷庙出现,所以,便想到事情是她的所为。由于船上有两百多名日本人都消失无踪,眼看是喂了鱼,这真是大快人心之事,所以各种传说也特别多。可是,爹后来问过她,她的反应,奇特之至——”
红绫由于长期过着野人的生活,所以一双手,粗糙无比,其皮若柴,其指若铁。这时和她相握着的那只手,却是盈白如玉,看来柔若无骨,是一只真正的纤纤玉手。
我已忙道:“我会用心听。”
我道:“越扯越远了,正题是甚么?”
官子美丽的脸庞上,忽然现出了为难的神色来,她道:“我确然有事相求,可是白老先生说,见了两位,先要把他的话带到。”
这时,我们全然不当自己是在和一个纤弱的小姑娘对话,简直就如同白老大亲临一样。
我奇道:“何以‘更怪不可言’?”
官子答道:“是小姑娘的祖父,你们没听说过,真是孤陋寡闻之至。”
她的声音放得再粗,当然也不会像白老大,可是由于语气的神韵实在太相似,以致接下来的对话,也和白老大亲身对话无疑。
像这时,白老大借官子口中所说出来的金秀四嫂,我就闻所未闻,不过,能被白老大称之为“女豪杰”的,自然也不是寻常人物了。
白素吃了一惊,失声道:“他老人家——”
一听得红绫那样说,我和白素不禁失笑,心想白老大确然给了官子一个难题——日本人的尊卑长幼之序分得十分清楚,甚至在语言上,也是甚么样的身份,说甚么样的话,一点也错乱不得。
这时,白素更是高兴:“你是如何见到我父亲的?他老人家可好?”
她才说了一句,我就笑:“我知道,总之,统称为江湖豪杰就是。”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因为白老大的弦外之音,竟大有事隔五十年,仍然想找这位金秀四嫂出来问个究竟之势!
官子恢复了白老大的神态:“我也不知道,当下金秀四嫂过了好一会,神色才缓了过来,道:‘你再也别问,我们仍是朋友!’这话说得十分重,我自然问不下去了。告辞之后,我也没再作甚么调查,但是我始终认为,金秀四嫂在神户丸失踪事件上,是一个关键性人物,就算不是她令得事件发生她必然知道若干他人不知的秘密。”
小女娃立时双手放在膝旁,向我和白素鞠躬,虽然她一口说的是中国话,但是她那种行礼的姿态,一看就知道是日本人。
这一来,不但是我,连一向遇变镇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白素,也大是惊讶。但她毕竟胜我一筹,在我还未曾定过神来之际,她已经碰了我一下,那令我注意到了,红绫并不是一个人进来的,她身边还有一个人在。
官子接下来说的话,更令得我和白素目定口呆,大大出乎意料之外,她道:“是白老先生吩咐我来找两位的。”
二来,这四大金刚若是女性,当然也有出色的技艺,如何会突然消失?
官子道:“你们对山下堤昭这个日本人,有甚么资料可以提供?”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