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序言 “份”和“分”

倪匡科幻小说

请千万注意,是“身份”而不是“身分”。
这个故事叫作“未来身份”。
所以不能混淆,弄错了就会闹笑话。
有一句成语:“食古不化”,形容的就是那些人。
“份”和“分”是两个不同的字——不但意思不同,连读音也不同。如果“身份”变成了“身分”,那么这个故事就和身份无关,变成了和身子分开或者分离有关,和以前叙述过的“支离人”的内容重复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些人认为“身份”的“份”,应该用“分”,理由是古时候就是那样的,真是滑稽——这些人为什么不干脆使用甲骨文?又为什么不钻木取火?岂不是更古得可爱!
我更强烈地感到,那些人的遗传因子中,一定有太多的昆虫基因在,所以才无法接受变化和进步。
当然,昆虫有昆虫的道理和自由,不过请不要强迫人也接受。
所以,是“份”而不是“分”——是有“人”的!
倪匡 三藩市
望了她好一会,我才道:“那要假设你来世一出生就会说话,还要假设你说的话会转达到我这里,更要假设当我看到你的时候你还保有前生的记忆,能告诉我你是何艳容,更要假设你来世的监护人不会吞没你的财富……还有更多的假设,只要其中一个出了差错,你的安排就付诸流水,白费心机了!”
她竟然说得如此肯定,真是岂有此理,我懒得答理,向门口走去,她任我身后道:“到时候有人来告诉你,有一个婴儿说‘找卫斯理’,你难道会不去看一看那个婴儿?”
我立刻道:“这正是我想告诉你的——没有用!即使一个婴儿会说话是奇迹,可是也不会得到何艳容的身份!”
我又好气又好笑:“我绝不会为了争夺财富而和人打官司,你应该知道在如此庞大的财富之前,人性会暴露出多么可怕的贪婪!”
我没有出声,等她说下去。
她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我不禁暗暗心惊——刚才我虽然说了愿意尽量帮助她,可是我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可做,而她竟然如此认真,看来像是早就有了打算。若是她向我提出我难以做得到的要求,我该怎么办?
她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故事不说下去,显然是要我猜一猜,她要说的是一句什么话。
我好端端干干净净的一个人,为什么要和这种骯脏的事情扯在一起。
我又望了她好一会,才道:“要是那个婴儿总不出现呢?何以见得我不会比你早死?”
万夫人笑:“是,只要我在遗嘱中清楚写明,你就成为唯一可以动用我遗产的人。”
万夫人立刻问:“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万夫人也感到自己实在无法真正跪下来,所以只好放弃,而我对她要下跪的诚意,毫无怀疑。
我一面说,一面留意万夫人的反应,只见她神色凝重,不住点头。显然她早已经想到过这些,所以才对我的话表示完全同意。
我当然不愿意去趟这个浑水!
万夫人欠了欠身:“愿闻其详。”
万夫人看得起我的程度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道:“我知道这个故事。那位科学家之所以会有这样悲惨的遭遇,是因为他不认识你,没有你的帮助之故。”
万夫人仍然神情殷切地望着我,我只好道:“我说无法帮助你,你不相信,那么请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我答应你,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去做!”
万夫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又笑咪咪地道:“现在你说不理,到时候你一定会改变主意。”
我只好连连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不必行此大礼!”
万夫人这才大大地喝了一口酒,然后一字一顿:“找——卫——斯——理!”
我听得她这样说,除了苦笑,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万夫人学找,也耸了耸肩,姿态怪异莫名,她道:“就算我这样说了,你以为会有用吗?”
她既然如此,我也只好撒赖,我嘿嘿冷笑:“随你怎么说,我就是不答应,看你能奈我何!”
除了何艳容的签名之外,至少还有十个以上律师的签名,是一份完整的法律文件。
我吸了一口气,缓慢而认真地道:“我答应你,何艳容女士,做你的遗产执行人,在适当的时候,把这笔财富交给你的来世。”
我正想开口,万夫人又道:“还有一个更出色的灵魂自由式存在状态的例子是黄老四。”
我本来想不看,可是又敌不过好奇心,就瞄了一眼,只见纸上的文字简单之至,只有一行字:“立遗嘱人何艳容,在证人之前立此遗嘱,将本人所有遗产,统归卫斯理、白素夫妇全权处理。”
我觉得我这个拒绝的理由充分之至,而在我说了之后,万夫人的反应十分奇怪,她笑咪咪地望着我,居然十分肯定地回答:“会!一定会!百分之百会!”
万夫人提出了黄老四这个例子,实在不足为取,所以我又很自然地摇头。
这个问题牵涉到了极复杂的灵魂学,一时之间我无法回答,只好打趣地道:“应该是如此,凭坚强无比的意志,忍住了不喝那碗‘孟婆汤’,就不会忘记前生的事情了。”
所以万夫人举的这个例子可以接受。
在这里,可以看出这位何艳容女士的行事作风之把稳和仔细,我已经答应了她,可是她显然并不满足,直视着找,要敲定我答应她的具体内容。
然后她移动庞大的身躯,来到了我的身前,把一张纸直送到了我的眼前。
这种情形如果只是偶然和间歇性地发生,俗称“鬼上身”,虽然不算普遍,可是也常有发生。
万夫人能够这样说,证明她对这个问题考虑已久。
不等她发问,我就解释我摇头的原因:“用身体存在方式的人,对于灵魂这种存在方式,可以说一无所知——陈长青曾经努力向我们解释,可是我们还是一点都不明白。而灵魂进入他人身体的过程如何,成功的机会有多大,也完全是未知数,相信不是每个灵魂都可以进入他人身体——要不然,每个人都会被占据了。所以如果想试用这个方法,成功的机会极少,大约是万万分之一,我不认为可以尝试。”
她继续道:“如果一直没有我的信息,那就算了。反正这一生完结,这一生的一切也就烟消云散,我也没有损失,你也没有责任。财产动用权在你的手里,你爱怎么用就怎么用。若是你也死了,那就自然撒手,到时候谁还去理会这笔财富怎么样了!”
我怒道:“别考验我,以前我没有做过这种事,是因为没有机会!”
我进一步道:“就算把握了这万万分之一的机会,成功进入了别人的身体,怎知道那人的身体是怎么样的,像黄老四那样,变成一个小女孩,比做孤魂野鬼还要糟糕。”
万夫人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我耐心听她说。她道:“自由式是灵魂的一种存在方式,以这种方式存在的灵魂不转世,也不归入阴间,就以游离状态存在,自由自在,所以我称之为自由式。在你的叙述中,属于这种存在方式的灵魂,陈长青是一个典型。”
我叹了一口气,万夫人对我的记述,真的比我自己还要清楚,她这时候“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倒令我有点无法招架。
我呆了一呆:“想,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当然会去看那个婴儿,因为这是研究前生、来世的最佳资料,我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这可恶的胖女人,不反驳我的话,只是望着我笑。又更是恼怒,大声道:“好,就算我不会把你的财富据为己有,我是出了名的花钱大王,我会把你的财富都花光!”
万夫人居然要考我的思考能力,她扬了扬眉:“照你来看,我提出了自由式的灵魂,我是想做什么?”
万夫人解释:“对不起,还借用了尊夫人的名字。正如你所说,在庞大的财富面前,人性会变得很可怕,到时候只怕会有人冒充卫斯理。冒充卫斯理有可能,但是绝无可能冒充一个有妻子叫白素的卫斯理。所以这文件万无一失。”
陈长青毫无疑问,是由普通人的生命形式变成了灵魂的存在方式。至于他是用什么刀法达到此一目的,我完全不知道。而我肯定他现在是属于灵魂的存在状态之中,是因为我和温宝裕都曾经和他有过精神上的接触,这种接触类似通灵,在接触中,陈长青曾经清楚告诉过我们他的状态。
我很认真地想了一会,缓缓摇头。万夫人立刻问:“这条路走不通?”
对我的话,万夫人看来一点也不觉得有趣。她表情严肃无比,道:“我也不必记得前生所有的事情,我只要在投生之后,记得立刻说一句话就可以了。”
我想了一想,还是摇头:“这个例子更是少之又少!自有人类历史以来,不会超过十宗。而且这个例子是由于其人前生含有极端的冤屈,精神状态异常,才会出现这种情形。”
我完全明白她的意思了!
我早已想到了她想干什么,所以我立刻回答:“两个例子都不可取。”
我没好气:“我有办法之至——我根本对你的话不加理会就是最好的办法。”
黄老四的情形,十分特殊,他的灵魂进入了小女孩的脑部,而这小女孩的脑部结构出了问题,以致他进去之后无法出来,也就是说,他变成了一个小女孩!这种遭遇对黄老四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土匪来说,实在是最大的惩罚,黄老四也深以为苦,可是却没有办法改变。
我也想到了万夫人举出这个例子的目的是什么。
万夫人皱着眉,想了好一会,又喝了不少酒,才点了点头。
万夫人道:“天下只有卫斯理会做这种滑稽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非要把事情交到你手上的缘故。”
不但如此,而且在一个古怪的机会之中,他的灵魂竟然进入了一个小女孩的脑部!于是过去一个穷凶极恶的土匪,就变成了现代的一个乖乖女孩!
万夫人又道:“你提到的灵魂,有几种不同的存在方式,其中有一极,你没有加以名称,我称之为‘自由式’。”
我听得目瞪口呆,她简直是在撒泼!寻常女性撒泼,匹夫尚且难以抵敌,何况眼前这位何艳容是一位只有超级智能的女士,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才好。
她喘着气,总算坐了下来,又过了一会,才道:“要知道自己的未来身份,有两条路可以走。”
我不禁大奇,看来她对我的记述比我自己还要熟悉,而什么叫做“自由式”的灵魂存在方式,更是匪夷所思至于极点,连我自己也莫名其妙,不知所云!
我摇头:“你不必给我戴高帽,我说不理就不理。”
而且我也想到万夫人有这样的想法,一定已经很久,或许她有可行的办法,是我从来未曾想到过的,听她说说,可能对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会有突破。
我点了点头,表示确然如此。
这样的说法,说得明白之极,万夫人感到满意,而且神情极其感激,站起来张开双臂,想来拥抱我。可是胖人有很多动作是做不到的,拥抱他人就是其中之一,因为手臂不够长,全部伸出来,手指也未能超过自己的胸口,如何去拥抱他人?
万夫人挥着手:“在找你之前,我曾经和最好的律师团商量过,结论是请你担任我遗产的执行人,可以完全不必你的同意!”
我耸了耸肩:“这句话,是不是立刻向所有人宣布,你就是万何艳容!”
我哼了一声,根本不去理睬她,她笑了一下,低声批评我:“真没有风度!”
我越想越觉得整件事滑稽之极,忍不住笑了起来:“天下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上百亿美元,交给人会被人拒绝!”
万夫人不等我回答,又道:“见到了那婴儿,婴儿对你说‘我是何艳容’,你难道不会把财富交给我?对你来说,只不过是签一个字而已,除非你准备吞没我的财富,不然你一定肯做。”
万夫人竟然点头微笑:“好,花出去,去起医院,去起学校,去建立科学研究基金,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奖学金……只管敞着怀去花,条件只有一个,所有花出去的钱都要冠以何艳容的名字。”
万夫人深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点头,表示她正打算如此。
我苦笑:“老实告诉你,我是实在不愿意把这件事揽上身,所以才诸多推搪!”
万夫人举手表示同意我的话:“所以我要说的,不是这一句话!”
万夫人只好放下手臂,不住道谢。
不等她说完,我就打断了她的话头,“——然后等待机会,进入他人的身体。”
她说着,站了起来,走向一面墙,打开了保险箱,取出一份活页夹来,向我道:“请来看!”
我也吸了一口气,可是却用力摇头。
万夫人也苦笑:“实在我要你做的事情十分简单,只要我来世有了信息,你就在适当时候把我的遗产交还给我就可以了。除此之外,你根本什么也不必做,何必推搪?”
我连连冷笑:“亿无一失都没有用,我根本绝不会管理你的财产!”
我虽然想到了她要我做什么,可是却也没有想到这一点。
万夫人略想了一想,就点头同意了我的说法:“像陈长青那样,一直做孤魂野鬼,确然非我所愿。而我的意思是,暂时处于自由式灵魂状态——”
我的话略为复杂,可是万夫人是聪明人,当然会明白我的意思。当人的生命形式变成了灵魂状态时,所有人间的一切都毫无用处了——灵魂不会享受金钱带来的乐趣,也根本不能享受金钱带来的乐趣,也根本不必享受金钱带来的乐趣。
我再次冷笑:“天下竟然有这样的奇事!”
所以我一面剧咳,一面忙不迭摇头,不但摇头,而且摇手,尽一切可能表达我的意见。
她从小客厅一直在说谢谢,说到了大客厅,还没有住口。
足有两分钟之久,她才静了下来,然后她竟然来到了我的身前,动作十分古怪,一时之间我弄不清楚她想干什么。只听得她口中不住道:“太感谢了,谢谢,谢谢,真想不到你会对我那么好,这是真正的‘再造之恩’!谢谢,太谢谢了!”
我做了一个手势:“请说,第一条路是什么?”
万夫人十分不耐烦:“卫先生,你对每一件事情都会这样婆婆妈妈地顾虑这个、顾虑那个吗?好象从你的记述中了解的卫斯理并非如此。”
我定了定神,问:“自由式的灵魂是怎么一回事?”
万夫人提高了声音:“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照你来说,是什么都不行的了?”
万夫人哈哈大笑,她是真的感到有趣,所以笑得很是认真,全身都在动。古人形容女性的这种情形,称之为“花枝乱颤”,而万夫人出现了这样的情形,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才好。
她的这番话说得潇洒之至,相形之下,我反而显得扭扭捏捏,十分小器。而且我再也想不出拒绝她的理由,所以我爽快地点头:“好,我答应你。”
万夫人提到了这个黄老四,使我暗暗心惊,感到很不安,所以站了起来,走动几步才坐下,想说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万夫人走过去,拉住了她的手,温妈妈受宠若惊,喜极流泪。而和万夫人并在一起,温妈妈简直娇小玲珑,自我认识她以来,以这一剎那,最为可爱!
我想了一会,不得要领,只好摇头。
我摊了摊手:“确然如此。”
这个黄老四,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江湖人物,曾和白老大结拜。奇怪的是,他被仇家所杀之后,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他的灵魂以“自由式”存在。
等到缓过气来,我已经想好了拒绝的理由,我急急忙忙道:“没有用,没有用!就算婴儿的监护人听明白了,也找到了我,你想,你的遗产执行人会不会肯把一百亿美元的庞大财富交给我,再转交给一个婴儿?”
万夫人的回答很出乎意料之外,她摊了摊手:“就算白费心机,我又有什么损失?我死了,本来就应该什么都没有了,现在可以有一线希望,有什么不好?”
我迅速地想了一想,虽然在我大量的记述之中,确然有几个故事涉及前生来世,可是我却想不出有哪一个故事足可以令人知道自己未来身份的。
像她那样的体形而有这样的动作,实在十分骇人。我不由自主也站了起来,返到了小客厅的一角,以避其锋。
万夫人已经完全镇定了下来:“第一条路,是向藏传佛教的活佛请教——他们在圆寂之前,可以留下寻找他们转世灵童的线索,由此可知他们知道自己来世会在何处、何种情形下托生,从他们那里可以学到知道自己未来身份的奥秘。”
我想告诉她主要原因是由于她这个人讨厌之极,所以我不想和她发生任何联系。可是转念一想,和她谈了那么久,她又似乎并不怎样讨厌,所以这话在喉咙里打了一个转,就没有说出来。
我道:“陈长青的例子,是他以灵魂的方式存在。灵魂和身体最大的分别是身体属于人间,而灵魂不属于人间。所以人间的一切对灵魂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享受庞大财富是身体在人间的行为,如果为了保留拥有庞大财富,必须以有身体的方式存在,而不是以灵魂的方式存在。”
我和万夫人至少说了一小时以上,到了大客厅,看到温妈妈居然还在等,她看到了万夫人不住向我道谢的情形,欣羡之极。
我回答:“那要看你准备想做什么而定。”
而更令我吃惊的是,我终于弄清楚她古怪的动作竟然是想向我下跪!由于她实在太胖,双腿无法弯屈,所以动作看来才如此奇形怪状的姿态。
我这样说,可以说是已经对她迁就到了极点。我极少给人这样的应允,这次主要是为了万夫人的想法,使我感到兴趣——人如果能够知道来世的身份,确然是极有趣的事情。
她毕竟是一个很成功的人物,处事有很高的能力,一下子就说到了正题。
万夫人继续道:“在你的记述之中,很多次捉到灵魂。”
她竟然要向我下跪,这实在出乎意料之外,而且我这一惊也非同小可,我想去扶她,可是面对这样一座肉山,真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才好。
万夫人立刻钉着我的话发问:“精神状态异常才出现这种情形,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其人临死之前意志高度集中,所以才不像一般情形,投生之后忘记前生的事情?”
我站了起来,准备离去。万夫人笑得停不了,她向我连连做手势,示意我且坐下,然后她努力停止了狂笑,喘着气道:“对不起,想到了连卫斯理也没有办法,实在忍不住感到好笑。”
我把这件事称之为“浑水”,当然有我的道理。因为这件事牵涉到了超过一百亿美金的庞大财富,必然会有种种不可思议的骯脏事情环绕着它发生,等于是一大块腐肉,必然引来一大群苍蝇一样。
万夫人笑:“谁要你来管理?我会设立一个管理委员会,处理一切财富,投资生利,使财富日趋庞大,而这个委员会除了管理费用之外,无权处置财富——处置财富是你的权力!”
我转过头来,望向这个胖女人,心中对她十分佩服,她的确把未来每一步可能发生的事情,计算得极其精确。我现在虽然说不理,可是如果她刚才所说的情形出现,我绝没有不理的道理!
我用心听她的话,她举出了陈长青这个例子,更令我思绪变得紊乱。
万夫人哈哈大笑:“不会,绝不会,我相信我对你认识得很清楚,你不会做这种事。”
这件事是灵魂占据他人身体的一个典型——只要承认灵魂的存在,就可以了解灵魂和身体的关系,也就可以知道这种情形能够发生的可能性。
她要把确认她未来身份这件事,完全交给我去办理。
当然如果我就是她的遗产执行人,那么我刚才拒绝的理由就不再存在,假设我知道了有这样的一个婴儿,我当然会把遗产交给他。所以我要找新的理由来拒绝。
我仍然没有出声。
她向我指了一指:“这第二条路,完全是从你的一系列记述中得到的想法。”
我才喝了一口酒,一听得她这样说,霍然起立,一口酒呛在喉咙,引起了一阵剧陔。
所以如果万夫人的目的是想继续拥有她庞大的财富,她就不应该以灵魂的方式存在,不然矛盾至于极点了。
她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笑容满足之至:“只怕要花光我的财富,会令你大伤脑筋,纵使不短命几年,也必然会头发发白!”
而这位超级智能的女士还在继续发挥:“虽然花钱不会比赚钱更困难,可是奇怪的是,世界上懂得花钱的人,绝对比懂得赚钱的人少。你自称花钱大王,我的财富可以令你如鱼得水,两者配合,必然可以成为千古美谈。”
我瞪着她,狠狠地道:“你的财富交给我,我一定把它侵吞得干干净净!”
万夫人的声音更高:“不!还有一个例子,是一个婴儿,出世时还记得前生的事情,会说话!”
万夫人听得我这样说,神情很受鼓舞。开始时她还尽量想保持仪态,可是可能由于心情实在太兴奋,她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手舞足蹈,并且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呼叫声。
她吸了一口气:“那就只好走第二条路了。”
我很谨慎地回答:“理论上来说,可以行得通。可是实际上却难以成功。那些活佛毕生从事修为,才只不过隐隐约约知道自己的未来身份,还要许多人仔细参详,才能肯定。而且要百分之百肯定,还要靠信仰来支持,其间有太多可以弄虚作假的地方,近年的强权势力自说自话选立了二活佛的转世灵童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正如你刚才所说,大不了还有二三十年,就算从今天开始就修为,在有生之年,也难以有这样的神通。所以此路不通。”
万夫人仍然笑容满面,她点头:“所以,经过了详细的考虑,我决定选择你,卫斯理先生,做我的遗产执行人!”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