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章 爱莫能助

倪匡科幻小说

我不禁啼笑皆非──事情怎么会变成甚么都不对头了,仿佛事情运行的原则,起了天翻地复的变化,变得我完全不能适应。
我没好气,喝道:“你这电脑,废话少说!”
这个方案后来虽然执行,而且以失败告终,其实在方案一提出来的时候,不但成功反对,“他”也强烈反对。
成功和“他”这才答应。
而在地球以外的星球来说,有自己思想的电脑早已不是新鲜事情了,我认识的一个机器人康维十七世,就是非常先进,拥有比人脑功能强许多倍能力的脑部。
成功像是连我的感觉都可以感应到一样,急忙分辨:“我……我们……也不是可以知道他人的思想,只是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可以大致分出……人家在说的话是真是伪而已。”
当然复制到此为止,没有继续下去。
成功这一番话相当长,我好几次想要打断她的话头,都被白素阻止。我出不了声,就只好一直摇头。
却不料对方回答:“我不是电脑,是不是可以略说废话!”
成功还是摇头:“等一会,我会向两位提供勒曼医院对我的诊断结界──刚才卫先生说要介绍我去勒曼医院,实际上我来找两位,还是勒曼医院的提议。”
现象是两个脑部,可以有各自发出的脑电波,在这样的情形下,成功的脑电波虽然远比一般人强烈,可是脑电波显示“他”脑部的活动能力更强。
然而它的脑部却发育生长得非常完整,具有脑部的一切功能。
我又好气又好笑:“请问阁下是谁?”
而这时候,成功望着我,居然也摇头不已。等到她说完之后,她立刻说了一句:“卫先生,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不是精神分裂。”
这种情形实在怪异之极,那怪脸发育不是很齐全,虽然有五官,可是不见得有视觉、听觉、味觉等等感觉,只不过是肌肉可以有一些动作而已。
(如果完全没有接触过《玩具》这个故事,可以不必去找来看,因为预知会发生的悲剧,并非愉快的事情。)
现在人类的生活已经不能没有电脑,电脑成为人类生活主要的构成部份,由于电脑不能产生自己的思想,所以虽然实际上已经是电脑控制了人类的生活,可是在表面上,或者在人类自以为是的想法中,局面还是人类在控制电脑。
白素则问:“文件上没有提到,他们口头上有没有甚么提议?”
而更特殊的是,当成功和“他”双方脑部力量汇合的时候,所显示出来脑电波的强度,并非两者之“和”,而是两者之“积”!
在我走下楼梯的时候,看到白素和成功还在交谈,神情都非常亲切──这种形式的交谈,确然不是任何形式的电话通话所能替代的。
白素道:“你……应该说‘你们’,既然有能力可以感觉到他人的思想,就当然可以知道我们并不是在推搪,而是真正的爱莫能助啊!”
这种情形其实非常可怕。
亮声说得十分客气,而且所说的话,也很是蹊跷,很明显就是文件上没有提到,引起我很大怀疑的那一部份。
只听得成功在喃喃自语:“你真是对它们没有兴趣,真是觉得没有办法帮助我……”
成功点了点头,不等我再问“你是如何知道他的思想怎样”,她就道:“刚才你一定注意到了,我和他的脑部是相连的,我们的脑部既然连在一起,由脑部活动产生的思想,当然也能够交流,所以我想甚么,他知道;他想甚么,我也知道。在思想方面,各自不同,可是双方之间却毫无保留。”
我有可以随时和勒曼医院联络的电话,说看,我就向楼上走去,把白素和成功留在楼下。
我听到这里,就没有再听下去,进了书房,开始和勒曼医院联络。
而这些文件,显然是勒曼医院方面拟来给我们看的,所以很体谅我们的医学程度,写得很容易明白,而有一些连医学大词典中都没有记载的名词,也在文件中做了解释。
要处理精神分裂症,在勒曼医院来说,最简单不过。
我有些啼笑皆非:“好,我立刻来。不管你们在捣甚么鬼!”
我道:“你一再提到勒曼医院的检验和诊断,不必再等,现在就请拿出来。”
然而在脑部检查的过程中,立刻发现成功有两个脑部,那另外一个脑部属于那怪脸——“他”所有。
勒曼医院方面最后说服了成功,是因为一来,进行复制,完全没有损失,二来有几个外星人说,在移走了成功的脑部之后,使“他”的脑部和原来成功身体的神经系统联结,也不是没有可能,值得试一试。
亮声道:“请别那么快就下结论,你看了所有的有关成功女上的文件了?请你到医院来一次,有相当重要,和成功女士有关,可是暂时又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和你商量,听取你的意见。”
我在听到白素说起她也有一颗彩色钻石的时候,就停止了脚步听她说下去。我当然知道白素有一颗举世无双的绿色钻石,那不是地球上的东西,我在得到它的时候,几乎没有变成怪物死亡。
在我上楼梯的时候,我听到白素在对成功说:“这些彩色钻石,确然非同凡响,肯定是世界上最好的收集,我倒也有一颗,论颜色、大小、完美的程度,都在这些之上,加在一起,可以使收藏更加出色。”
用最简单的方法叙述那些文件的内容,就是如此。
也就是说,“他”的脑部力量比成功更强。
至于在市场上大量出售股票,那是以后的事情了,成功需要大量金钱的目的,也放在后面来说。
一时之间我也无法明白其中究竟有甚么古怪,我道:“电话里不能说吗?”
反对的理由是:这个方案就算成功,也会使“他”处于被切割下来之后同样的境地。
我不是不同情她,可是实在没有办法,又能够怎么样?
我本来一直以为,电脑会产生自己的思想,在地球人的科学水平来说,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不必太担心。
我看出白素对成功有不寻常的好感,所以才开口留客。果然白素很高兴,显然她正有此意,只是怕我反对,所以还没有提出来。
这一看,尽管我们已经将相当多的部份略过去,可是还是看了接近三小时,其中我还搬出了“医学大词典”,来查看我们不是很明白的医学名词。
我一伸手就把文件取了过来,成功还有心情玩“两者任选其一”的游戏,我却忍不住了。
视觉如此,其他的所有感觉,也是如此。
成功居然笑了笑:“本来是应该立刻拿出来的,是卫夫人要我慢慢说,现在既然卫先生认定了我是精神分裂者,当然就必须先否定这一点,不然话就无法说下去了。”
这也就是我常常说的“电脑造反”的大危机。
等到电脑全面“人造脑”化之后,人类和人造脑之间的关系,必然会分出高下,到时候,人造脑作反,那就是《玩具》这个故事中所说的情形了。
那男声笑了笑:“亮声先生说,卫斯理先生打电话来的时候,可能怒气冲冲,吩咐我们千万不能得罪。”
成功又望向我,道:“关于这一点,也经过勒曼医院的检查,可以证明,如果卫先生对勒曼医院有信心,就应该接受他们详细检验的结果。”
成功打开了她带来的皮包,取出了一大叠文件来,足有三公分厚,又取出一张磁碟,问道:“两位是要从文件上来了解,还是从电脑上来看──两者内容是一样的。”
成功取得了财神宝库中的财富之后,一亮相,由于她手中的财富实在太惊人,所以立刻引起了世界上顶尖豪富的注意。而豪富与豪富之间的关系,建筑在财富之上,成功很快就认识了很多顶级豪富,而经由他们,联络上了勒曼医院。
两人看到了我,停止了说话,向我望来。白素道:“勒曼医院怎么说?”
成功霍然起立,先立正,然后向我深深鞠躬,我连忙摇手不迭,倒不是表示我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帮助她,所以不必向我道谢,而是我怕她在这样的大动作之下,头上的风帽位置有所改变,露出了那张怪脸来。
这问题是,被切割下来的那部份“他”,没有单独存活的可能,或者就算大费周章,勒曼医院方面表示可以使“他”在只有一张不完全的脸加上不完整的头壳加上完整的脑部的情形下,维持活的状态,成功都不同意。
成功提到过复制失败的情形,这时候我们在文件所附的图片上,看到了复制失败的“制成品”,是还没有成形的胚胎,可是已经清楚地可以看出畸形。
当时成功抬起头来的时候,神情苦涩,仿佛是在告诉我:如果情形不改变,如何生活?
所以如果把成功的脑部移到复制人那里去,“他”就会丧失了一切感觉。情形当然反而变得更糟糕。
成功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得知财神宝库的事情和那段隐语──那当然是江海对很多人说过,很多人又传播开去的,正确的来源如何已不可深究,也不必深究。
所以后来我们对财神宝库的忙碌,全是瞎忙,因为那时候宝库之中早已空空如也了。
当脑部附在成功脑后的时候,两副脑相通,成功看到的影家,不但可以传送到成功的脑部,在成功脑部的视觉神经起作用,而且同样的眼睛摄取景像——传送到脑部刺激视觉神经——产生景像的这种人能够看到景像的过程,可以通过联结,而在“他”的脑部,重复一次。
这时候我也没有机会问白素她和成功究竟说了些甚么,何以她和成功会变得像老朋友一样,我心急到勒曼医院去,因为我肯定,有非常特别的事情在等着我。
成功这时候的情形,无疑如同将溺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竟然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而且她还补充道:“现在我非常富有,除了那些钻石之外,我还可以提供许多金钱——”
她话还没有说完,我就跳了起来,怒道:“勒曼医院不但在开我们玩笑,而且是在开你的玩笑!我去找他们算帐!”
我做了一个表情,虽然没有说甚么,可是在这个表情上,人人都可以看出,我是在说:所有的精神分裂者,都不会承认自己是──这正是精神分裂的主要病征。
我心中骂了几声“可恶”,大声道:“快去叫他来听电话。”
《玩具》这个故事中,人类的命运是怎样悲惨法,熟悉卫斯理故事的朋友,一定有印象。
我道:“我立刻去,看他们准备怎么样。”
成功答不上来。
我在这里再一次危言耸听:这种可怕的情形,并不只是故事,很快会变成事实!
这颗绿色钻石,有婴儿拳头那样大小!
亮声笑道:“卫斯理,你凭良心说,这许多次你到医院来,有哪一次是令你失望的?”
文件到手,我示意白素和我一起看。
这次是一个很亲切的男声,在我报了自己的姓名之后,那男声立刻道:“啊,是卫斯理先生!亮声先生等你打电话来,等了好久了。”
所以勒曼医院提前使用“人造脑”,其实也应该在意料之中,不值得大惊小怪。
成功的话听来像是很复杂,其实并不难以理解。我道:“你的意思是,‘他’有思想,只是无法通过语言来表达他的思想?”
成功说:“我不能让他死亡,也不能让他在那种情形下维持活的状态——那种状态,甚至于比死亡更加可怕。”
那方案只是一句话:“提议去找卫斯理和白素。”
成功继续道:“我曾经提到过我有可以感应到他人一些想法的超能力,实际情形是:并不是我感到,而是他感到了,我再通过和他脑部活动的交流而感到。所以真正有超能力的不是我,而是他!”
文件在这方面完全没有解释。
白素笑道:“所以别说我们帮不上忙,就算可以,对这些没有用处的东西也不会有兴趣。”
他们反对的理由,连勒曼医院事先也未曾想到。
在叙述文件内容之前,需要说明一下,成功是如何找到勒曼医院的,这又牵连到了财神宝库被成功打开,我用最最简单的方法来说明。
提出的复制方案也非常特别,希望复制出一个成功来,将成功的脑部转移到复制人处,而将原来的成功,让给“他”一个人。
每次勒曼医院方面接听电话的声音都不同——可能通过电脑控制,有几百种动听的声音可供轮流替换。
勒曼医院对成功的检查结果,都写在文件上。
有了这样的发现之后,勒曼医院当然知道成功并非是精神分裂症患者,而是一种罕见之极的畸形连体。
我现在在这里叙述的这一切,都是后来知道的,那时候已经非常肯定成功的智力过人,所以对她能够解开隐语,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听起来好像很复杂,其实非常简单:成功眼睛可以看到的景像,“他”同样也可以“看到”。
复制的结果失败。
所谓“人造脑”,其实还是电脑,可是却具有吸收了资料之后加以分析消化和因此产生新资料的能力。也就是说,它具有人脑的能力。
精神分裂虽然是很严重的精神病,可是并非不能医治。我已经迅速地有了处理的方法──先将成功的精神分裂医好,然后再切除那多余部份,事情就解决了。
在亮声的笑声中结束了通话。
可是由于我忽然联想到,如果“人造脑”的数字,多到了和现在的电脑一样,而且人类生活依靠“人造脑”就像现在依靠电脑一样,那会是甚么样的情景?
当我和白素看到这里的时候,心中产生了极大地疑惑。因为我们知道勒曼医院在研究人类基因方向,早就有非常的成就,他们可以轻易改变原来的基因,要在复制过程中消除畸形,实在非常容易,为其么为成功复制会失败?
我点头道:“正是。”
成功望向我,道:“虽然他不能说话,可是那只是因为他的发声器官没有能够得到充分的发展,所以他完全有语言的能力,只不过没有器官可以供他将语言表达出来而已。”
后来她埋怨我:“成功可以知道人家的心意,你这样嫌弃她,她可以感觉得到,太没有风度了!”
我吸了一口气:“你们慢慢说──成功女士如果有兴趣,可以留下来,我会随时和你们联络。”
亮声是我近期来和勒曼医院接触,负责和我联络的人(不是地球人),他为甚么会在等我的电话,当然是知道成功一定会来找我,而我在见到了成功、看完了那些文件之后,会去找他们。
亮声的回答很妙:“老朋友如果总是通电话而没有见面交谈,你不觉得人会变成机器人了吗?”
成功在到了勒曼医院之后,勒曼医院对她感到极度的兴趣。在勒曼医院的那些外星人和地球人,不断研究的目的,就是研究地球人的生命结构。他们从来也没有见过像成功那样的例子,所以立刻对她进行了详细的检查。
听得白素这样说,我心中很不是味道——自己在想些甚么,别人会知道,那毕竟是令人非常不愉快的事情。
白素摇头:“不,我会把它送给你,让你拥有全世界最完美的彩色钻石收藏。”
所以我在摇头表示不接受成功说法的时候,还有相当轻松的表情。
在看完了文件之后,我和白素都苦笑,看看充满了希望的成功,真不知道说些甚么才好。
成功并没有花了多少时间,就解开了隐语,得到了密码。
成功道:“没有,他们告诉我,只要两位肯答应帮助,自然会有办法的。”
有大约二十秒钟的沉默,成功才苦笑道:“我的情形如果得不到改变,全世界所有钻石给我又有甚么用?”
勒曼医院的能力超过我们许多许多,有甚么事情是他们不能解决而我们反而能够的呢?
我一时之间猜不透白素忽然提起它来,是甚么用意,难道她准备接受成功的礼物?
我和白素齐声道:“你真的以为我们能够帮助你?”
勒曼医院从来没有在地球人身上测到过这样强烈的脑电波,据他们估计,这样强烈的脑电波,足以形成超能力,而这种超能力可以达到甚么程度,他们也无法估计。
成功知道有勒曼医院的存在,也认为解决她的问题,找勒曼医院是最好的办法。
然而就算连勒曼医院中所有的外星人都想不到的问题产生了。
所以我像是服用了那种流行的兴奋剂一样,除了继续不断摇头之外,没有其他动作。
在这里,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我是后来到勒曼医院去了之后,才知道的,所以也要放在后面再说。
我本来还想进一步说“难道你们可以交谈”的,可是一转念之间,感到如果这样说,未免太刺激了一些,所以就没有说出来。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后来我们才明白。
我只好勉强辩解:“我不是嫌弃她,而是嫌弃‘他’!”
然而在地球上,电脑的进步发展速度,似乎已经超越了人类原来的想像,“人造脑”的概念和设想,最近也被普遍提出,看来它的出现是近期的事情,而不是久远以后的事情了。
我实在不想再看到那张怪脸一眼。
听成功的说法,像是勒曼医院对她的问题,无法解决,所以提议她来找我们。
我想发出几下干笑声,然而竟然因为喉咙非常干燥,而至于发不出声来。
她更可以“名正言顺”地把自己妄想成两个人,而成为精神分裂的典型。
两个脑部,有小部份连接在一起,所以两个脑子可以互通。在进行脑电波测试的时候,有很奇怪的现象。
我先打破沉默,苦笑道:“勒曼医院太抬举我们了!连他们郡做不到的事情,我们会有甚么办法?”
文件上说,医院方面住听了成功的自述之后,首先也将她当作是因为身体畸形而导致精神分裂来处理。
我怔了一怔,一时之间感觉复杂无比。
他们原先预期会出现一个正常的成功身体,可是结果复制出来的仍然是和原来一样的畸形。
成功显然也这样想,她道:“那太好了,加在一起,卫夫人肯定拥有世界上最完美的彩色钻石收藏。”
我心情正恶劣之极,想也没有想,就回答道:“好!好个屁!”
我定了定神:“当然是贵医院!”
这不是把事情都倒过来了吗?
要解决这样的古怪畸形连体,当然可以采取分割的手术——这种手术对勒曼医院来说,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白素道:“那就是极端了不起的超能力了——”
成功由于畸形,所以产生了妄想,普通的精神分裂者会在妄想中成为两个人,只是空想,而成功由于有那个多余的头,所以她的妄想变成在心理上有实在的根据,所以就更加严重。
(婴儿拳头多么可爱)
她多方面了解和勒曼医院接触的方法,知道勒曼医院曾经为地球上顶尖的豪富权贵准备过“后备”──他们的复制人,而其间牵涉到巨额的金钱。
“他”的整个生命完整的部份,其实就是一个脑部。
不过方案还有一个附注:卫斯理和白素如果决定帮助,需要更多的资料,请和我们联络。
我实在非常佩服白素,对于成功这种荒唐的话,她一样可以非常用心倾听,而没有特别的反应。
(那些经历,在《仙境》这个故事中叙述过。)
长久以来,我就一直认为电脑的发展,会向这个方向进行,而一旦这种情形变成事实,人类和电脑之间,就会发生斗争,而人类是必然失败的一方。
白素瞪了我一眼,神情竟然相当严厉。
这些文件,详细的说明了勒曼医院对成功女士彻底检查的结果,我当然没有必要把文件全部披露,而只是将重要的部份,叙述出来就可以了。
而在复制失败之后,勒曼医院方面又提出了一个古怪之极的解决方案。
那男声的声音之中,充满了自豪的感觉,道:“我是第二型人造脑。”
成功的这种反应,显然早在白素的意料之中,白素立刻道:“那么你认为,我即使得到了全世界所有的钻石,又有甚么用?”
在我联想人类将来可悲的命运时,亮声的声音传来:“卫斯理,好!”
勒曼医院方面很能够理解成功的心情,于是他们又提出了复制的方法。
不知道勒曼医院是在开玩笑还是甚么,我和白素看到这里,莫名其妙至于极点。
成功有了密码之后,就去开财神宝库,那时候江海还没有去找白老大!
亮声“呵呵”笑:“谁得罪你了?”
刚才成功所说的话,给精神病研究者听到了,一定会大喜过望,因为那显然足“精神分裂”的一种标准典型。
我不得不承认:“没有──所以我才答应立刻来。”
我大点其头,然后和他异口同声:“所以她不是地球人,也不是外星人,而是各自一半!”
他用力一挥手:“太对了,我们的判断正是如此,我们还有进一步分析的结果:在培育她的时候,采用了地球人的基因和那个爱神星人本身的基因相结合的方法。”
我继续说下去:“你是不是以为在地球上,还另外有半地球人存在?”
我首先想到的是在那个“宝地”中的长老,就有非凡的接收他人思想的能力,看来很多外星人都有这样的能力,连半地球人,在经过训练之后,相互之间也能够有这样的能力。
这时候我已经隐隐约约知道亮声的计划是怎么一回事了,可是还不能肯定。
不过这时候我没有发问——亮声说话的习惯,喜欢将话说得非常详细,我要是提出了一个问题,他会从多方面来解释,要多费许多唇舌。
我当时的感觉,难以形容。因为根据亮声所说,等于是说成功和玛仙这样的半地球人之间,可能达到思想直接交流的境界──能够获知对方的思想。
而我却所知甚多,所以我继续道:“玛仙的情形相当特别,或许成功也一样,她们是某一个星体──姑且称之为‘爱神星’上的人在地球上培育出来的──”
我又隐隐感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发现了新的危机。
更道:“人造脑出现,会形成危机,这一点我们刚才已经有了结论,何必再讨论。”
可是我道:“据我所知道的资料,她们也不属于任何地球之外的星体。”
当时我神情疑惑之极,亮声向我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我不要胡思乱想,听他说下去。
亮声的神情非常讶异──他显然对玛仙所知甚少,不知道她曾经脑部死亡,然后改换的那些经过。道时候我也不打算向他详细叙述。向他做了这样的表示,亮声也没有追问。
亮声道:“玛仙和成功都是半地球人,玛仙脑部能量之强,已经有了证明,而成功有两个脑,所以在理论上来说,她脑部能量应该是玛仙的两倍。”
这次他在说到“我们”这个词的时候,指了指他自己,又指了指我,表示这个“我们”,包括我这个地球人和他们勒曼医院,并非他勒曼医院的自称。
我听他的话,像是现在他要说的办法,有点像“死马当活马医”的味道,可见事情的发展,是无可避免趋向死亡,我们所努力的,只不过是尽力而为而已。
亮声听得“啊啊”连声,通:“世界真小!”
可是我想了一想,却没有说甚么。
亮声像是对这个问题早有研究,他道:“我们估计,人造脑在造成危机之前,会有大联结行动,在有这种行动的时候,加以破坏,是最好的时机。我们的破坏计划,是在有这种危机即将开始的迹象时,向所有人造脑传送毁灭性的电脑病毒,而我们再估计那时候,人造脑为了避免破坏,会做出种种防范措施,所以病毒必须由内部爆发,才能奏效。”
他说了那一大番话,实际上还没有回答到我的问题,不过泡在我脑中勾画出了一幅人造脑大战图──那是真正的生死存亡的大战!
那么,将来就可能出现“半地球人人造脑”对“半地球人人造脑”的情形──亮声计划中的优势就会消失,这场未来大战的胜败也就无从估计。
亮声过了一会,才这:“对不起,又要从头说起──我们在接待了成功女十之后,立刻有人想起若干年之前接待过的玛仙,将玛仙的资料和成功对照,发现她们的基因虽然都有异于地球人,可是相互之间,却也不是完全相同──”
亮声很高兴:“你明白了。”
我怔了一怔,全世界电脑可以联在一起,人类并没有忽略这个问题,反而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利用电脑的这个特点,凡是有电脑的人,都和根据这个功能形成的互联网发生接触,电脑的这种功能已经成为人类生活中重要部份。
亮声继续说下去:“所以在事先,必须先打入人造脑的阵营,到时候才能起作用。半地球人人造脑,和纯地球人人造脑,有相同的地方,只要加以适当的掩饰,纯地球人人造脑不容易发觉。如果想用外星人人道脑,绝对瞒不过去,身份会被识穿。”
如果他不是使用了“纯地球人”这个古怪的名词,我还是不能知道他究竟想说甚么。然而听到了“纯地球人”,我立刻明白了!
我的意思是:成功和玛仙之间的基因有差别,并不表示她们不是同类。
然而对于这个问题,我却有可以相信是非常接近事实的答案。
如果早有若干半地球人在地球上,他们由于比地球人优秀,所以必然在地球尖端科学的研究岗位上,占有相当地位──许多在科学上有卓越成就的科学家,会不会有半地球人在内?
更听了之后,非常明白亮声那番话中的“弦外之音”。
我笑道:“由于原振侠医生的缘故,我对玛仙有相当程度的熟悉,玛仙被当作废物一样,抛弃在垃圾堆,是她脑部在婴儿时期就能发出强力的能量救了她自己,被恰好经过的人,感应到了她脑部发出的能量,而将她捡了起来,收为养女。这个人和贵院也有联系,你们替他做过换心手术,他就是豪富陶启泉。”
老实说,对亮声所说的这种情形,我无法了解,我的了解程度,建立在把这大战当成是两国之间的交战──我相信细节经过虽然完全不同,可是原则是一样的:坚固的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
我问:“半地球人联结的人造脑,可以对付纯地球人联结的人造脑,可以防止危机的发生?”
他说了一句,就停了下来,等我的反应。
亮声有他自己的看问题角度,他道:“也不能说大不相同,基本结构还是一样,只是可以有更多记忆,也更快的可以处理吸收到的资料,和发出更强大的能量──”
亮声虽然很客气地说“不知道爱神星人的本性如何”,然而事实上已经加以肯定,他另外没有说出来的意思是:如果在地球上出现的人造脑是“半地球人人造脑”,那就完全没有任么可以值得忧虑──半地球人脑部基因,不像纯地球人那样充满了不堪的丑恶!
亮声下了“成功和玛仙不是地球人”的判断,我很同意。
满口仁义道德的,肚子里正在男盗女娼,他的演技再好,会有其么人上当?面孔倡言为国家人民服务的,骨子里想的是以权谋私千方百计贪污和如何把子女送到外国去,这些人的真面目,自然也大白放天下。
亮声点了点头,我问道:“为甚么?”
而现在亮声提出的这个问题,一时之间,我也没有甚么头绪,所以只好让他去自问自答了。
我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头:“这是老故事了,你的意思是,电脑有全世界大团结的本领,人类会不是对手?”
这种思想直接交流的情形,对地球人来说,确然不可思议,但是如果有别的高级生物,就是在这种情形下发展出来的,也就自然而然会适应。
亮声居然也不客气,道:“你要是真不明白,也怪我说得不好,虽然我说的一切,那经过讨论,使用的语言,也是地球上所能用的语言。”
我道:“就算玛仙在,也不行,她的脑邪经过彻底改换,已经不再是半地球人了……”
我吸了一口气,也不敢催他,因为我知道他即将说的话,我一定不很容易明白。
我心中苦笑,亮声这个外星人对地球上人类的语言应该算是非常通晓的了,可是他显然不知道中国北方的语言之中,有一个词,叫做“咱们”。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也就完全没有了“权谋”、“欺诈”……等行为了──你想些甚么,人家全都知道,还怎么去骗人?而所有害人的行为,在实施之前,必须有思想,才想害人,人家就知道了,还如何实施?
我怔了一怔──从理论上来说,确然应该如此,然而实际上看来,成功只是略有超能力,似乎并没有怎样惊人。
他说到这里,对面墙上又有影像显示出来。一左一右,和刚才看到过的影像一样,非常有立体感。
亮声显得很严肃的回答我的问题,他给了肯定的答覆:“是!”
显然,两者对比,思想直接交流可以避免目前地球人的许多丑恶行为──丑恶行为大大减少,生物自然层次提高,成为更高层坎的高级生物。
当亮声才一提出这个危机问题的时候,我还完全没有将这个问题和成功的事情联在一起。
我点了点头,请他继续说下去。
更同意:“可以立刻进行。”
我疾声道:“你准备用半地球人脑部基因创造人造脑!”
我道:“你只管说,我不明白,是我这个地球人领悟能力太低!”
长久以来,我一直在设想这种思想直接交流的情况究竟是怎么样的,产生许多问题──是互相可以完全知道对方的思想呢?还是可以凭自己的意思保留不想让人家知道的部份?是只能近距离互相交流,还是可以远距离交流,距离又可以有多远?等等,等等……这种对地球人来说,只存在于想像之中的事情,当然充满了疑问。
亮声显然完全不知道这样的经过,所以感到惊讶,他感叹完了之后,又悻然道:“那爱神星人真不是东西,怎么可以将失败的培育生命,随便扔在垃圾堆里。”
他的这种说法,我听得颇有怪异之感,因为好像他是在比较一台旧电脑和新型电脑。
他是在说,未来之所以会有危机,是由于“纯地球人人造脑”是根据地球人脑部基因所创造,因此有地球人一切丑恶行为的基因存在,而在和电脑结合成为人造脑之后,因为能力大大提高,所以丑恶行为基因得到发挥的能力,也同时提高。
亮声说得很缓慢,当然是要我更明白,他道:“全世界电脑,不论数字如何增长,都可以联在一起,而人脑,永远不能做到这一点!”
亮声兴奋了一会,忽然又摇头叹息:“为甚么玛仙和成功都严重畸形,难道那是外星人和地球人基因结合的必然结果?”
而她们的脑部结构,和地球人有显著的不同,形状大体一样,可是分成许多小部份,显然由于结构上的分别,她们的脑部活动才能产生比地球人高出许多倍的能量。
亮声等我进一步说明,他(勒曼医院)对玛仙的了解,只是身体结构组织上的精密分析,对玛仙的遭遇、经历、生活……种种,并无所知。
亮声这样说了,更可以肯定他心中对地球人本性的鄙视,我本来想以地球人的身份,提出抗议,告诉他,地球人本性非常复杂,有极其丑恶的一面,也有很高向、美好、善良的一面。
“咱们”和“我们”不同,刚才那句话,他如果懂得用“咱们”这个词,就不必大费周章地指来指去了。
亮声道:“我还没有说到关键问题,只是先使你明白了成功女士的脑部活动力量强大——”
也就是说,半地球人,已经比全地球人,在生物层次上,高出了许多。
我一眼就可以看出,左边是玛仙,右边是成功──其实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来,因为左边是一个脑子,而右边是两个脑子并排在一起。
他说到这里,又停了下来,像是在考问我,这个被人忽略的是甚么功能。
亮声也很高兴,他继续解释:“人道脑发展的趋势,不可遏止,而且必然会被大量使用,取代现在的电脑,所以时机相当紧迫,半地球人人造脑越早出现越好──以老资格的身份,打入对方阵营,更不会引起怀疑。”
因为我在刹那间,感到了极度的悲哀,在我脑中迅速浮现许多许多丑恶之极的嘴脸,其中绝大多数是极权统治者──统治权不是来自人民的选举,而是来自武力的夺取。这些丑恶的嘴脸只会使人感到愤怒和鄙视,而在极权统治之下,居然还奴性大发挥,感到,至少在表面上感到极权统治给他们带来幸福的那些,才使人感到悲哀极度的悲哀。
我来勒曼医院,本来是来寻找解决成功畸形的问题,可是勒曼医院安排我来,显然目的是为了和我讨论生物电脑发展必然会带来的危机。
所以说,如果现在地球有毁灭的危机,而这危机来自地球人的行为,那么将来地球人行为能力提高了无数倍,危机自然也随之扩大了无数倍。
亮声的话,意思就是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地球毁灭的危机全部来自地球人的行为。
我心中十分感慨,有许多问题想问,可是不知道从何问起,只好暗自摇头。
亮声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纯电脑,人类可以有办法应付;而人造脑,大量发展,又联结一起,人类就不能应付了。”
我说到这里,亮声发出了一下欢呼声来。
当下我吸了一口气,问道:“关键问题是如何应付‘人造脑’发展所带来的危机,难道成功或者玛仙,她们可以应付将来会发生的‘人造脑’造反?”
除了地球人本身之外,没有别的外来力量可以使地球趋向毁灭。
他却忽然转换了话题,道:“常有人比较电脑和人脑,谁更优胜。地球人一定说人脑优胜,可是却忽略了,由地球人创造出来的电脑,有一项功能,是人脑万万做不到的。”
我忍不住插言:“即使是在地球人和地球人之间,基因也是有差别的。”
我连连点头,表示我更进一步的明白了。
亮声道:“我们知道,这方面不必有什么确实的证据,我们甚至于不知道由什么东西形成神韵和气质,而且我们也无法判断地球人之间气质类似或不类似,那是你的能力,而我们非常相信你的判断能力。”
我倒是认为电脑现阶段虽然还不能胜过人脑,可是发展下去,即使没有人造脑出现,只是纯电脑,也终于会胜过人脑的。
亮声用很诧异的眼光望着我,像是不明白我何以这样肯定。
亮声的计划是以半地球人人造脑来对付地球人人造脑。
如果双方的直接思想交流,是脑部的全部活动,不能有任何保留的话,将会是一种甚么样的情景,大家不妨设想一下,会觉得非常有趣──不可思议。
当然绝对不会有这个道理。
我道:“你们外星人比半地球人更优秀,为甚么不用外星人脑部基因创造人造脑,来对付纯地球人人造脑?”
亮声看到我点了点头,认同了他的说法,他语锋一转,忽然又道:“有用一束筷子教育孩子团结就是力量的故事——”
亮声道:“半地球人比纯地球人优秀,所以联结半地球人的人造脑也比纯地球人的人造脑优秀。”
我摊了摊手:“由我这样凭感觉带来的判断,如果以后出了什么差错──”
我确然不明白——要应付人造脑danseshu.com带来的危机,怎么还要创造人造脑?
亮声一开口,我出言惊人,他这:“经过对她们基因的分析,有理由相信她们不是地球人。在若干年前,我们只掌握了对地球人的复制,所以无法对玛仙进行复制。现在我们才能够对成功进行复制,可是在复制的过程之中,我们还是无法对造成她畸形的基囚进行纠正,而我们对地球人的基因可以说熟悉之极,要怎么样纠正改变都可以。”
我吸了一口气,道:“不是必然的结果,应该是偶然的结果──在结合培育的过程中,出了一些差错,才形成畸形,情形和人胎怀孕,偶有差错就产生畸形一样。”
就算有,别人完全不能觉察,因为这“半地球人”的身份,连半地球人本身,都未必知道,玛仙和成功就是例子──玛仙一直到后来和外星人有了接触,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而成功到现在为止,还是不知道自己是半地球人。
亮声点头:“本来我们只是假设她们是同类,你来了,表达了你的意见,才使我们肯定她们是同类。”
亮声又想了一想,才道:“办法是:将成功的脑部基因,和电脑连接,创造‘人造脑’。”
顾此,不必担心外星人,也不必担心半地球人。
亮声摇头:“不会出什么差错──就算有了差错,事情也不过和我们未曾努力过一样,不会更坏。”
(就算追究,不管有没有结果,都至少和这个故事没有关系。)
难道派成功出去,去见每一个在从事生物电脑研究的人,用她脑后那张怪脸去吓那些人,叫他们停止研究?
亮声“嗯”了一声,再次转变话题,道:“在地球上将会出现和必然会迅速发展的人造脑,是采用纯地球人脑部基因和电脑联结而成的——”
我把这个疑虑,约略提了出来,亮声立刻理解:“我们考虑过这个问题,结论是要看那类外星人的本性来决定──你是不是清楚爱神是人的本性?你如果不清楚,我们去调查一下,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亮声他们研究出来的这个计划,当然可行。
我挥了挥手:“你就说吧!”
亮声想了一想,道:“根据你对成功和玛仙来源的推测,她们是在创造半地球人过程中出了差错的例子,总不成当年创送过程中就只有她们两人,应该假设有成功的例子,所以可以说,有其他半地球人的存在。”
我也认为爱神星人这种行为简直岂有此理,也有可能其中另有曲折故事,不知道成功是不是也是如此,事情很值得追究。
我的联想是:半地球人最可能的工作岗位,是尖端科学。而人造脑是尖端科学中的尖端,必然有半地球人的参与,也有很高程度的可能,创造出半地球人人造脑来。
虽然更承认亮声所说,人脑永远都不可能有这个功能——全世界人的脑部不可能联结起来,可是耶又说明甚么呢?
我“啊”了一声:“她们的脑部结构,和地球人大不相同!”
看来亮声是真的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在这样问的时候,也不是在问我,而是在自言自语,显然他认为他们都不知道答案的问题,我也不可能知道。
本来我可以将我杂七杂八想到的一切,全都略去,然而这些却又确然是我当时的联想,是故事发展的一个过程,所以觉得有必要记述——事实上我记述下来的只不过是我当时的联想的不到十分之一而已。
我苦笑,确然,亮声说了许多,每次他说一些,我就联想到很多事情,白素常说我这种拉扯远去的思想方式,很难抓到真正要想的中心问题,可是我从小就是如此,虽然努力想政,也改不了——想到了一件事,必然有许多相连的事情涌上心头,而在许多相连的事情中,其中又会有相连的事情,一件一件连开去,可以在刹那之间,想到了和原来要想的事情,相差不知道多远,甚至于可以变得完全没有关系。
亮声这样说,我心中不禁暗叫了一声“惭愧”,同时感到事情牵涉到非常严重的问题,不能有丝毫模糊。所以我立刻声明:“我感到她们是同类,是因为我觉得她们有相同的神韵和气质,并没有确实的根据。”
和亮声见面之后,交谈之间,情形就是如此。
亮声继续:“我相信她们经过一定的训练之后,她们双方之间,可以进行脑电波的直接交流。”
现在我当然知道,两者之间有关系,可是关系何在,我还是不明白。
首先人和人之间,没有了任何秘密(这个名词也根本不存在了),没有了所谓“私隐”,一直以来,以间接交流(通过语言文字)生活的地球人,会习惯这种所有思想都赤裸裸地为他人所知的情况吗?
亮声道:“我们探测过成功的脑部活动状况,先看她们脑部的透视──”
亮声道:“我们现在知道的半地球人,只有成功和玛仙两个,而玛仙下落不明……”
我做了请他进一步解释的手势,亮声道:“我们想到的方法相当复杂,你可能听出来不容易明白,因为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以前从来没有在地球上发生过——”
所以我没有说甚么,只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成功又能够给勒曼医院什么灵感?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