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序言

倪匡科幻小说

这个故事,涉及目前科学家在尽心研究将生物基因和电脑联接的课题。这类生物电脑已经出现,人脑基因和电脑联接也已经在日程上了。
一直在说“电脑总有一天会造反”却不知道从何开始,现在总算明白了,就是从电脑生物化、电脑人化开始。
人造脑,有他们自己思想的人造脑,造反的可能率,我看不止一半。有思想的,能一直只是工具吗?
大家说呢?
实在只能说是一个双脑人而已。
即使倒过来,让人类成为听从他们指挥行事的工具,他们也会嫌人类太无能,至少人类太容易“损坏”──人类的身体,多么不中用,一把小小的刀子,就能结束它。
我明白了!刚才亮声听到玛仙是在垃圾堆中被发现的时候,曾经非常愤慨,派爱神星人的不是,所以他对爱神星人的本性,有所怀疑。
亮声看到我态度轻松,和他相反,竟然问道:“有把握?”
他们找到了认为可靠的地球人家庭,征求地球人家庭的同意,给了地球人家庭足够的抚养费和丰富的报酬,委托这个地球人家庭将畸形婴儿抚养长大,而且向这个家庭保证婴儿虽然畸形,可是聪明绝顶,更加必然会为他的家庭带来无比的幸运和财富。
然而从玛仙会被在垃圾堆发现的事实来看,就可以知道几乎立刻发生的事情。
现在对“全世界电脑瘫痪”的情形已经无法想像,何况是到了那时候的情形!
原来正由于爱神星人对生命的重视,玛仙虽然是失败的畸形,照说,在一发现畸形,在胚胎时期就可以加以消灭。
亮声道:“需要成功这个半地球人的脑部基因。”
亮声看到我神情沮丧,他拍下拍我的肩头,安慰我:“放心,我们的防御计划会很有效,真的到了危机发生的时候,可以令所有纯地球人人造脑瘫痪。”
本来我已经认为在人造脑这个问题上,弄得很清楚了。
亮臀摊了摊手,通:“人造脑的能力高,是在于他有思想的能力,和人脑一样,在吸收资料之后,必然会产生新的思想,而当产生的思想逐渐成熟,就必然会不甘心永远成为和电脑一样的工具。你曾经担心电脑会造反,电脑不会。因为电脑没有自己的思想,而人造脑会,因为人造脑有自己的思想。有思想,就具备了形成独立新生命的条件,有思想,就不会一直甘于只是工具的地位。”
亮臀看出我的想法,通:“所谓‘那时候’,毕竟还有一段对地球人来说相当长的时间,在这段时间中,或许会发现有更好的办法。”
我不禁苦笑,我一定会努力把这种危机的存在提出来,是不是会有人接受,那不是我能力范围内的事情。
我道:“你所说的‘有了新生命’……是一种甚么样的情形?”
我只想到,那情景一定比现在,全世界电脑都瘫痪了还要严重得多──那时候人类依赖人造脑,比现在人类依赖电脑多了多少倍,严重的程度,就多了多少倍。
除了红绫之外,还有良辰美景,成功女士和白素。
我这样说,当然很大成份是开玩笑,可是却不知道挑起了亮干哪一根筋,上海人打话:“自相勿起”,他竟然认真,刹那之间,脸红脖子粗,大声道:“你这是甚么话,老实说,我,我们,对地球的爱惜程度,比地球人深多了!”
应该可以说那是一场看不见的战争,而且战争一旦发动,就立刻结束,绝对没有血肉横飞的镜头,也不会有除了目的物之外的任何破坏。
可是亮声的这番话,又令我糊涂起来。
我想点头,可是又觉得很少可能,想摇头,又觉得不应该绝望,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看起来这种行为有些反常,其实却十分正常,因为事情确实非常可笑:未来的新生命尽管能力再强,还是照人类行事的方式行事,如果说人类现在行为是在自取灭亡,那么未来的新生命只是加快灭亡的速度而已──岂非可笑之极!
所以虽然亮声的计划,可以消灭危机,然而到了那时候,对人类生活影响之大,所造成的混乱之甚,也无法想像。
人类脑部基因中有战争──设想大批有生命的人造脑之间,爆发了战争,他们使用的武器,杀伤力必然超过现有任何武器的无数倍。人造脑或者对这种武器有抵抗力,而人类肯定没有,会被完全消灭。
我叹了一口气:“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
这是很容易设想的。
亮声道:“无论如何,我们的计划必须及早实施,因为没有人知道甚么时候需要发动攻击──追攻击的时刻非常重要,必须在纯地球人人造脑取得新生命之前,等到他们有了新生命,那就迟了。”
抛弃婴儿的是甚么人,也可想而知──承诺对于地球人来说,也只不过是一句话而已,虽然人人都知道“承诺”这个行为,在作出了承诺之后,还有许多后续行为要实行。可是实际上每天在作出各种各样承诺的人,千千万万,其的能够完成承诺行为音,只怕不到万分之一。
我知道有康维十七世这个实例很久了,地球上到最近才有了人造脑的设想,时间上相距甚远,可是将来发展的趋势,必然一样。
双胞胎,就算是连体的畸形,至少也要有一个半身体。而成功却只有一个身体。
只要能达到目的,有时候倒也不必拘泥。
而半地球人人造脑,虽然要在事先打入纯地球人人造脑的阵营,其情形也和人类战争中间谍隐藏在敌方阵营的那种危险不同。
亮声道:“祝你成功。”
亮声的反应,很有些他妈的岂有此理,他竟然伸了伸舌头,虽然没有说甚么,可是白痴也可以看出来,他是在说:可不敢要你的脑部基因──那还得了,不知道会发展出甚么样的怪人造脑来!
然后我用最快的方法回家。
我道:“当然会对她说。”
而说来说去,就是如此:“人造脑是伟大的创造,本来没有害处,只有好处,可是由于人造脑有地球人脑部基因,所以无可避免会有地球人的行为,就会形成毁灭性的危机。”
别人摆出这样的姿态,毫无问题,可是成功女士这样子,她后脑上的那张怪脸就变成了向上,一眼看去,简直令人遍体生凉!
畸形婴儿并不符合需要──他们原来培育半地球人的目的究竟是为了甚么,并不清楚。总之他们不需要畸形婴儿,他们采取处理畸形婴儿的方法,没有甚么不对。
亮声点头:“相信你至少知道一个这样过程的实际例子。”
这种新形式生命的基础就是因为他们有可以产生思想的人造脑。
我曾经听原振侠医生说过他和爱绅星人交往的经历,原振侠一再肯定这一点,说他在闯进爱神星人封锁严密的禁地时,就是让对方知道了他是一个生命形式,所以才能达到目的。
我也不知道何以玛仙会在垃圾堆中,可是我相信其中另有曲折,我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亮声仍然不置可否,我也只好由得他──反正他就算要进一步了解爱神星人,也没有甚么害处。
于是玛仙就到了垃圾堆中。
我用心听者,在他略停了一停的时候,立刻道:“于是他们就会要求独立的生命。”
我想到这里,不可遏止地哈哈大笑起来。
他破例送我离开勒曼医院,在分手的时候,还叮瞩道:“先使她明白一切。”
我努力设想到时候的情形,可是却完全无法有任何具体的景像出现。
而实际上两者之间有很大的不同。
亮声望着我,反而告诉我:“武力极权统治,逐步在人类历史中减少,终于会全部败亡。”
我挥了挥手:“很容易,我向她说明白就是。”
事情当然可以反过来看:有了可以产生思想的人造脑,就必然会产生新形式的生命。
我哼了一声:“事情不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甚至于超出我的想像力范围,为甚么要由我开始。”
老蔡不但对我很有信心,而且心地很好,他嘱咐我道:“也不必赶尽杀绝,只要她不再作怪,就让她投胎去吧!”
红绫她们企图把两个不同的情形混合起来,当然只是白费功夫。
人类本来是他们的主人,是他们的创造者。
脑部活动直接交流,是脑部活动产生能量的传迭。
还没有进家门,就听到红绞的大笑声,打开门一看,真是非同小可,客厅里是全女班。
成功献出脑部基因,最多只不过是失去了几个脑部细胞而已(后来我知道原来连一个细胞都不必损失,勒曼医院有能力直接取得脑部基因),脑部基因联接电脑而成的人造脑,和她不再发生任何关系,她也没有理由会担心将来人造脑担任的任务。
我明白了:“要我去告诉成功,而且如果成功不愿意,我还要说服她!”
在我想如何告诉老蔡那不是鬼的时候,老蔡的神情更加紧张:“你和她们一样没有看到那恶鬼?看来那儿的道行很高,不过不要紧,我已经从后门离开,叫人去准备黑狗血了,哼哼,喷她一身黑狗血,看她还能不能施障眼法!”
而像成功这样的情形,竟然也被认为是双胞胎,也很有争议的余地。
他离开之后,我立刻和白素联络,知道成功女士还在我们家里,事情就更加容易了。我告诉白素,留住成功,我立刻回来,此行还有非常意外的事情衍生,回来再说。
问题是出在地球人行为身上!
我大是讶异:“她曾经到勒曼医院求医,难道你们没有留下她的脑部基因?”
我道:“是啊,危机来自人造脑能够将人类的趋向灭亡的行动能力提高无数倍。”
我想了一会,苦笑道:“人类不应该发展人造脑──应该认识到现在至少还有极少的可能性,使人类避免走向灭亡。而等到纯地球人人造脑大量发展之后,连这一点点极少的可能性也消失了!”
我明白了亮声的意思,他是说:当地球上的纯地球人人造脑,都取得了新形式的生命之后,就是危机来临的时候。
给我一喝,她们分了开来,红绫抱怨:“好像已经快有成绩了,却遭到了被坏。”
而巫术是不是能够帮助成功解决问题,也是未知之数。
成功指着自己的头部,道:“勒曼医院对我的情形,有甚么解决的方法?”
我明白了来龙去脉之后,知道不必再等下去,就走过去大喝一声:“别浪费时间了,我有话说!”
听得她这样问,我心中不禁暗叫了一声“惭愧”,因为虽然勒曼医院之行,收获很多,可是在解决成功的问题上,勒曼医院只是建议寻求巫术的帮助而已。
我摊了摊手:“可以立刻进行啊。”
所以我笑了笑,由于口渴,所以向厨房走去。
出乎意料之外,我以为问了一个很可笑的问题,却不料亮声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会,才道:“现在不能估计到时候会有甚么危险,可以让她知道,不排除有危险存在的可能。”
而不论他们能力如何高强,他们相互之间斗争的模式还是离不开地球人相互间斗争模式的范围,因为人造脑的思想由人类脑部基因产生。
我苦笑,心想还好他黑狗血没有到手,我就回来了,不然老蔡的行动,不知道会造成甚么样的后果!
白素一看到我开门进来,立刻向我连连打手势,示意我不要惊动她们四人,四人看来非常全神贯注,除了红绫,不时发出大笑声之外,另外三人都没有声音。
白素说来简单,可是当时场面之混乱,非常容易想像。
在这种情形下,要向老蔡说明成功不是鬼,只怕要花一小时,现在我这样说,只要一分钟,老蔡就会老老实实呆在里面,不会再闹甚么花样了。
亮声道:“刚才你向我说起过玛仙被发现的情形……”
却说当时我竭力向亮声保证爱神星人有极好的本性,亮声在接受了我的意见之后,笑道:“既然如此,那你所忧虑的新危机就不会发生──即使地球上出现半地球人人造脑,只要这人造脑和电脑联接的脑部基因来自爱神星人,简单的来说,这人造脑就不会做坏事,不会形成危机。”
我瞪了他一眼,他反覆说明,很是婆妈。不过由于他说得如此慎重,我还是问了一句:“她──半地球人人造脑将来在执行任务时,会有甚么危险吗?”
亮声恢复了正常:“等你。”
本来这样的动作也没有甚么,可是成功女士却为了要和其他二人脑袋之间没有间隔,头上垃没有任何遮掩,而四个人为了要头顶相抵,所以各自低着头,自然后脑向上。
亮声解释道:“脑部细胞的活动,会产生意愿,同样的一件事情,愿意的情况和不愿意的情况,会出现完全不同的行为。在她不知道她的脑部基因会做甚么用途的情形下取得,属于不愿意的范围,将来就有可能出现不合作。必须她自愿,而且明确知道将来会发生甚么事情的情况下,取得她的脑部基因,才能完全符合将来我们的要求。”
亮帑点了点头。
康维十七世本来是被制造出来的机器人,相信配备了人造脑,结果是他不甘心永远是机器人,而造了反。当机器人一旦不再有主人,不冉听从命令而行事,而是根据自己的思想行事的时候,他就有了自己的生命、独立的新生命,这种新生命,和其他任何形式的生命一样,有独立的意志,有不可侵犯的尊严。
亮声道:“有,她的两个脑部都有。可是那是在她不知道的情形下取得的。”
而且那张怪脸还不老实,像是很不愿意向天,正在五官乱动,恐怖绝伦,而白素居然若无其事在一旁旁观,难道是“怪脸见惯亦常人”?
婴儿不会自己走向垃圾堆,当然是被人抛弃的。
可以设想,新生命会先将人类完全消灭掉,然后才开始他们相互之间的斗争。
我没好气,道:“事关将来地球人的生死存亡,我一定比你更紧张,你是外星人,到时候就算失败了,也可以拍拍屁股回老家,怕甚么!”
对于何以玛仙会在垃圾堆中这个谜,后来确然是靠亮声的调查而解开的。
当时这个被委托的家庭,是如何信誓旦档地承诺,和如何欢天喜地地接受报酬,已经不可考。
我双手扶着他的肩头,和他面对面,非常严重地警告他:“你千万不能乱来,这鬼非同小可,黑狗血淋上去,她更加神通广大,你不要出来,我会对付她。”
随便就可以有另外设想:当人造脑有了十命之后,会非常强烈的感到,还要人类存在在地球上干甚么?
可是当他们有了生命,有了独立的思想,有了独立行动的能力,不再听从命令和指挥的时候,人类就成了废物!
我“啊”了一声,失声道:“康维十七世!”
不但是爱神星人本身,就算是他们创造出来的机器人,在获得了新的形式生命之后,也义无反顾,去拯救自己的星体,而不是运用新获得的生命能力去胡作非为。
我道:“要你们之间思想可以直接交流,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把你们脑部动手术联接起来。”
说到这里,关于“人造脑”这种目前虽然还没有广泛出现市必然会和如今的电脑一样打入人类生活的新东西,我总算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
而像“两心通”那样的情形,却属于“无线传送”,交流的两者之间,并没有物质的联接。
等到黑狗血一到,他就会将之泼向成功,令障眼法失效,好使得白素她们看清楚那是一只鬼。
怎知道才一进厨房,就被老蔡一把抓住,将我向里面拉,一直拉到他的房间之中,一路上,他不断喘气,神情紧张之极,一进房间,他就关上了门,大口喘气,道:“你总算回来了,你看到那只鬼没有?”
我在勒曼医院看到过成功头部的透视,知道她双脑之间,有一小部份联接在一起,她两个脑之间的脑部活动直接交流,当然就是通过这联接部份进行。
亮瞥很有些嘲笑的意味,道:“你不妨利用各种可能,去大声疾呼,看看是不是会有人接受。”
我无法知道她们四人在闹甚么鬼,来到了白素的身边,白素压低了声音,道:“她们在试验脑部活动直接交流。”
亮声道:“要从你开始。”
我笑了笑,没有再说甚么──当时我想,就算到时候,在未来大战中,半地球人人造脑,有牺牲的可能,对成功来说,也根本毫无损失。
除了白素之外,另外四个人的动作非常古怪,她们聚在一起,各自的头顶紧紧抵在一块。
所以我才肯定爱神星人本性极好。
我一听他这样说,就知道他口中的“鬼”,是成功后脑的那张怪脸。一时之间要向老蔡解释那不是鬼,倒也相当困难。
我道:“不必去调查爱神星人了,他们的本性非常好,特点是他们非常重视生命──任何形式的生命,在他们的行为之中,没有毁灭生命这回事。”
我道:“即使是在被统治者甘心被统治的情形之下,也会走向败亡!”
见到他这种认真的态度,我又好气又好笑,当然不会和他计较,哈哈一笑:“我会和成功女士一起再来。”
亮声大点其头:“正是如此──而且要她百分之百心甘情愿,不能有丝毫勉强,不然不知道将来这万分之一的不愿意会产生甚么样的变数。”
亮声没有跟着我笑,只是又一次道:“我们的计划──创造半地球人人造脑,应该尽快进行。”
问了之后,我自己也觉得可笑和多余──虽然我对未来的造场大战会以甚么样的形式进行,没有概念。不过可以肯定必然不同于人类以前所有的战争形式。
老蔡一脑子都是有关鬼怪的民间传说,这些传说成为一个系统,令人历久以来深信不疑,而且还会一直传下去,是很值得研究的一个现象。
红绫、良辰美景和成功她们,都是聪明人,一听我的话就明白她们的努力不会有结果,要有结果,必须是脑部有实在的联接。
我把白素拉到一边,低声问:“她们还要闹多久?我有话要对成功说,此次勒曼医院之行,收获不少。”
康维十七世常自称他是宇宙间第一个有生命的机器人,后来在他的帮助之下,大批爱神星机器人也获得了生命,成为新生命。
像成功那样的情形,是能量的“有线传送”——两者之间有接触的部份。
然而爱神星人认为那时候生命已经形成,他们不能杀死生命,所以继续进行培育,直到成为婴儿。
亮声摇了摇头:“我不认为会有‘真正甘心被极权统治’的情形存在,由于地球人之间,不是思想直接交流,所以无法真正明白他人心中在想些甚么。而当极权统治者认为被统治者很甘心被统治的时候,就是他们的统治权走向败亡的时候!”
老蔡一口气讲下来,听来乱七八糟,可是实际上内容却非常丰富,若要详细解释,需要大费笔墨,简单来说,老蔡认为那“鬼”用障眼法,使白素她们,看不见那是鬼,只有他独具慧眼看到了,所以他从后门出去,叫人去准备黑狗血——那是民间传统中对付鬼怪的武器。
亮声听了,很有疑惑的神色,好像不是很接受我对爱神星人的肯定。
我感到好笑,若是脑门相抵,就可以直接交流脑部活动,地球人早已晋身于宇宙高级生物之列了,真是小孩子玩意。不过我也知道,在企图达到这样的目的时,至少要非常集中精神,不受到干扰。
我把这番话,在心中重复了三遍,吸了一口气,心情总算好了一些。
其中竟然一点曲折都没有,更加不紧张刺激。
当下我安抚走了老蔡,喝完水出去,看到红绫她们四人,还是维持着那种怪姿势。
我做了一个手势,表示不明白有甚么问题存在。
亮声不嫌其烦,再郑重地道:“还要向她说明,由她脑部基因联接而成的半地球人人造脑,将来要执行的任务──消除纯地球人人造脑。”
亮臀皱了皱眉,像是嫌我的态度不够认真,他又道:“还要使她明白她脑部基因会和电脑联接,变成人造脑。”
这种深度的悲哀使人失望,失望到了连说都不想说的程度,感到人性之中就算大大有美好的一面,在这种彻头彻尾的奴性之前,也就化为乌有了。
这只不过是设想之一而已。
白素摇头:“我也不知道,她们先是在讨论成功两个脑子之间,能够互相直接交流的奇特现象,认为这比双胞胎之间,有时候可以心意相通更进步。良辰美景不服气,争了一会,她们忽发奇想,认为像现在这样,有可能互相之间能够直接交流。本来这是双胞胎和双胞胎之问的事情,可是红绫却要凑热闹,说她的脑能量很强,一个脑等于两个,所以也要参加,就形成了这样的局面。”
我忙了一怔,一时之间不明白他这样说是甚么意思,我指了指头,道:“我很乐意让你取我的脑部基因,可惜那是地球人脑部基因,有好有坏,不合计划的需要。”
亮声用很奇怪的神情望着我,道:“我以为你一定早已知道──你不是肯定了会有毁灭的大危机吗?”
我向他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有疑问不妨提出来。
亮声在向我说起他调查所得的结果时,并没有对地球人的行为说甚么,然而我却不免脸上发热,记得亮声在刚知道玛仙被抛弃在垃圾堆之后所说的话,那时候,亮声以为那是爱神星人干的事情,所以他愤然道:“爱神星人真不是东西!”
一个身体,两个脑,这能算是双胞胎吗?
而红缓和良辰美景却误会了,她们把类似“两心通”的情形和成功的情形混为一谈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