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章 海上亡命者

碎石科幻小说

当小型压力弹在狭小密闭的船舱内炸开时,许多人身体都忍不住一抖,控制员不得不调低音量。这一声之后,基本上就再没有枪声了。
阿特拉斯一惊:“你发现了?”
“哧——”阿特拉斯失笑一声。他揉着太阳穴疲倦地说:“好了,现在我可没有开玩笑的心情。把它给我吧。你拿着也没用,反倒危险——瞧瞧今天发生的事,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实话。现在你已经荣登每一个通缉榜的首位了,黑道白道都指着你吃饭呢。只有我能把你弄出境,到一个绝对没人找得到的地方,你明白么?”
“见过,真是神奇。”矢茵从窗户里钻了出来,跟阿特拉斯靠在一起望天。她说:“那面墙上的字,是不是安蒂基西拉的文字?”
“我不想说再见。”矢茵说,“说了就不能回头了。”
“就是你那狗窝旁……话说回来,你狗窝修在下水道里,还真般配。”
矢茵默默收了包,艰难地指指电视。
“支援单位,报告情况。”叶襄发问。
“强行破开!”
矢茵四面看看,船员们都回到船尾舱室里,只有大副还在头顶的舱室内操纵船。她低声问:“那天晚上,是你把我救出来的?”
在她的逼视下,阿特拉斯闭上了眼睛。如果狂暴之气可以换算成质量,这会儿船已经压穿地壳,一直沉到地幔深处去了。
“我没玩花样,”矢茵委屈地说,“你还不明白么?我只是看了几眼,又把它放回了保险库。然后让银行重新设置了我的指纹、眼纹、六段非关联密码,以及一份DNA样本。普里斯银行另外提供了一组十六个单词序列,我在三段背景音乐下分别录制了读音样本,以保证绝对不可能通过语音模拟通过测试。他们说美国总统要解码核武器也就是这个标准了,我不是太懂,只知道这项服务真是贵得吓死人……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便是世界上唯一能开启那只保险柜,取得黑玉的钥匙。请您向上、防潮、小心使用。”
“目标在二层,”五号低声说,“靠近船头的位置。一组负责清理第一、二层,二组跟我接收目标。”
周围几个人都默默点头。
“是。”阿特拉斯说,“或许根本不应该叫安蒂基西拉文字,只不过到目前为止,只在几具安蒂基西拉机器上见过这种文字,才以此命名。安蒂基西拉是希腊的一个小岛屿,第一具安蒂基西拉机器于1900年在该岛附近海底沉船里被发现,由此得名。其实一千多年来,世界上发现了至少8具类似的机器,有些甚至还能使用。”
“船在下沉!进水严重吗?要帮忙吗?”
“我说过了,没……”特勤队员还没说完,五号走上前一把推开他,手中的枪指向天空,砰砰砰地来了一梭子。
“没有发现门……”
“不用了!”
“你寄存在酒店的包。”阿特拉斯顺手将一个小包丢在她身旁。“只有证件、卡和一把钥匙。你真有种,净身出户啊。”
“咚!”阿特拉斯回身一拳打在船舱上,喝道:“也不可能是他!”
他走到墙边,推开舱门,再次使劲点着头,像对矢茵,更像是对自己说:“好!”
“你可以试呀?”矢茵坦然迎上阿特拉斯几乎喷出火来的眼睛。她干脆走上两步,昂着头,把光溜溜的脖子亮给他看。“试试一刀切下去,这辈子你有没有办法从里面拿出来。”
“准许行动。”
“编码组报告,没有迹象表明该目标向外发送或接受有效信号。没有试图测试该目标的信号。第二、三、四声纳没有发现水底目标。第一声纳检测到行动小组的推进器动向。”
“吸烟不好。”
“懂了就别废话!”
矢茵摸着脖子,咽了片刻气,才说:“你不该问秘密。问密码也没用,你得问‘能真正打开保险箱的东西’。”
咚,咚,咚。阿特拉斯凝重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矢茵还没来及喘口气,咚咚咚咚咚!这家伙飞也似的狂奔回来,一下扑在地上,半边身体都探了进来。“嘿!嘿!”
矢茵摇头。他自己含了一颗,低声问:“你见过那面墙了吧?”
“求求你……你这可怕的家伙!”仅仅一秒钟,阿特拉斯的声音就变成了哭腔。他惊慌地连连后退,咕咚一声,不知撞上什么,摔了个四脚朝天。
船在离管制区域10海里左右的公海下了锚,舱外没有悬挂任何灯光,这是典型的偷渡船的习惯。这些提头卖命的家伙,才不会在乎有没有船黑灯瞎火撞上来呢。望远镜侧面一根线连在他身旁一台雷达上,雷达一遍遍扫过船舱,他看得很清楚。
“嗤,你不是不知道吗?”
突然,头顶的铁板门发出沉闷的敲打声。矢茵惊得一跃而起,随即眼前一黑——等她再次清醒过来,又躺回了床板,而阿特拉斯的脸就在几尺之外。
“那可没什么荣幸的。”
“你不会对那个家伙也要说同样的话吧!”
大厅里的空气顿时凝固。几秒钟后,传来八号的声音:“这里是春霆号,发现一艘中型渔船由东南方向驶来,预计3分钟后将与目标船相遇。重复,一艘……”
五号深深呼吸一口,戴上潜水镜,咬住气管。他站起身,向身后漆黑的大海举起右手。
矢茵瘪瘪嘴巴,还是没回答。她眼睛乌溜溜地转了几圈,敲敲船身。
“事实上,我那台安蒂基西拉机器就安装在那面墙背后。那墙,不可被破坏。”
他居高临下地瞧了瞧矢茵张大的嘴。“你以为我把它安放在那里是好看?是风水?是显摆?还是某种神秘主义?错了,那是我那狗窝最坚固的地方,与外界隔绝的最后一道壁垒。爆炸?哈,省省吧,也许连点痕迹都不会留下。爆炸只会让地道坍塌,从而更加牢固地保护我那狗窝。至于水底下的通道,被炸掉确实可惜,不过能进去的路又不止一条,你说是吧?哈哈,哈哈哈!”
叶襄突然说:“可能还有别的密封舱,全部打开搜查!”
实际上五号并没有等待这个命令。事到如今,谁都不会再犹豫了。他只是象征性地举了几秒,就立即蹲下,坐在橡皮艇的船舷上。他最后环视一遍参与行动的七人,身体往后一仰,落入海里。
“不信。那么大的爆炸,我亲眼看见的呢,整个地道都炸上天了!”
“普里斯银行的钥匙……我真蠢,第一次居然没有认出来。密码呢?”
“……目前确认的爆炸共6起,造成16人受伤……另有44人因践踏或吸入过量烟雾不适,其中5人伤势严重,已紧急入院抢救……卫生署证实该黄色烟雾系普通烟雾弹所致,并没有任何有毒物质,请市民不用担心。有感觉呼吸困难的市民可就近就医……警署宣布展开调查,悬赏10万元给提供有效消息的市民……港署并再次提醒市民,此次爆炸威力不大,不需要无端惊慌,更不要过度联想。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将加强以下地区的警戒安全……”
渔船开出几海里之后,那艘即将沉没的船已被漆黑的大海和天幕完全遮蔽了。一直趴在船头的阿特拉斯慢慢坐直身体,吁了口气。在他对面,矢茵从船舱里探出脑袋。海风吹得她的头发胡乱飞舞,千丝万缕缠绕在她脸前。她的眸子幽幽发着光。
他的声音极苦涩、艰难,听得矢茵背脊一冷。她继续默不作声地画着。
“那是现在能找到的最完美的一具,”阿特拉斯没有恼怒,反而得色更浓。“虽然无人能操纵,但我相信它的功能是完整的、无损失的。”
矢茵咕咚咕咚一口气喝空了两瓶水,终于缓过劲来。阿特拉斯递给她三明治,她摇头拒绝——只要一开口,水好像就要自行喷出来。
“那就真是帝启了……”矢茵露出同样迷茫的神色。
4海里之外,一艘舱外同样没有悬挂任何灯光的舰船上,一名观察员大声报告:“五号报告,一切就绪,请求开始行动!”
这个时候,投影幕上的画面剧烈晃动,伴随着砰砰、咚咚咚的沉闷的声音。等到稍微稳定下来,画面比之前亮了许多,不过还是看不清楚。架设在特勤队员肩头的小型摄像头拼命自动搜索着聚焦点,奈何该队员不停变换位置,所以画面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叶襄抬头看墙上的时钟,从行动组攀爬船舷开始,一个倒计时时间就被启动,到现在刚刚52秒。通讯频道吱吱响了两下,五号的声音传来了:“一号,这里是五号,我们已经控制局面。”
阿特拉斯跳起身就跑,听他在走道里一叠声的咆哮:“都他妈给我起来,你们这些死鱼!快、快、快点!”
“那么说,咱俩还得合作下去?”
“我他妈也不明白!”阿特拉斯怒吼一声,脸涨得通红。“这玩意儿就他妈让我难受、难受、难受!”他双手撑在墙壁上,大口喘息,半响才渐渐平复下来。
“好!”
“你怕黑玉?”
“行动组已经攀上了右侧船舷!”观察员报告,“对方没有察觉。三人在船尾,四人在船头……等等……船舱内有人在移动!”
“是啊,很珍贵,不该就这样被炸了。”
“我们搜索了第二层,没有发现102。重复,没有发现102。发现少量武器及毒品。”
“发现第三层……在改装过的密封舱内。我打开了……是毒品,重复,是毒品。”
不过等他再一次睁开眼,已经露出了笑容。“说说吧。”他避开矢茵的目光,收了匕首,掏出烟点上,退到墙角的凳子上坐下,深深抽了一口。“什么条件?”
“我想我已经说过了,对你这种丫头,我一丁半点儿兴趣都没有。”
“哈哈,回头!”阿特拉斯嘲笑道,“跟这玩意儿沾了边的,永远也别想回头!你这个笨蛋,我等着你肠子悔青的那一天,哈哈哈!”
“你是不能理解——有时候,我巴不得抽死呢。”阿特拉斯感慨。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你真是不可思议。只凭着一只音频共振设备,只听了几遍协奏曲,跟我说了不超过50句话,就如此果敢的跳了出来。狗逼急了才跳墙呢,究竟是什么把你逼成这样?”
五号狠狠拍了拍那人胸前抱的枪。“除了目标,其他的自行决定。这里是公海,我们也不是在收容难民船。动手要快,要狠。干净点。”
匕首擦着矢茵的咽喉飞过,插入她身后墙上的一段木桩,要不是木桩后就是钢板,匕首几乎要整个穿透过去。
轰!
“好吧,那么,呃……你看见的,是不是?”阿特拉斯下意识地压低声音,倾身向前,一眨不眨地盯着矢茵。
阿特拉斯丢还给矢茵,矢茵向他嫣然一笑:“你还真爽快。不要把我卖到马尼拉就行了。”
他凝视着自己。灯光把他耸立的头发勾勒出一道白色辉光,他的脸隐藏在阴影里,沉重得活像在凝视一具尸体。矢茵被他的眼神震住,半天不敢开口。
阿特拉斯又缩了回去,掏出根烟点上,脑袋偏向一边,却不时飞快地瞄矢茵一眼。过了一分钟——简直像过了一百年——阿特拉斯把烟狠狠甩出去,举起双手叫道:“好吧,好吧,我认输了!我等不及了。你当然是拿到它了,对不对?可是,可是它在哪里?被执玉司的人抢回去了?哦,不——看你的眼神……哦,是了,你把它藏起来了!告诉我,好姑娘!告诉我真相!”
“为什么你要那黑玉?”矢茵突然问。
哗的一声,一名水鬼冒出头,向五号打出一切就绪的手势。
“就像你家那具?”
“我当然也可以就在这里杀了你。”阿特拉斯唰地一声抽出匕首。那匕首匕身极薄,仅两指宽,乍一出鞘,矢茵顿觉面上一寒,仿佛冰霜扑面,禁不住坐倒在床板上。
阿特拉斯懒得跟她嚼舌头,随口道:“好,好吧,管它是什么,统统给我!”
“但是沿着这些线索追查下去,就一定查得到。”矢茵说,“我矢茵也在此发誓,一旦你协助我查出真相,那只黑玉就是你的,绝无失言。”
“放心,警察被我引往内陆方向,执玉司也得到了错误情报。现在船差不多都要到公海了。船老大干这行几十年了——这个!”他竖起大拇指比了比。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低声说:“这就够了。”
矢茵摇摇头。
“合作?咱们不是已经合作,把那东西从层层包围之中拿出来了吗?我必须承认,那堪称成功合作的典范!但是现在,我要它——别逼我对曾经的合作伙伴动手!”
“天蝎号报告,距离目标1400米,高度230。需要降低高度增援么?”
“你可真绝情。”
“我必须承认,”过了半响,阿特拉斯开口说,“你是我这辈子佩服的三个女人之一。”
不会再出错了。已经下了格杀令呢。五号长长出了口气。他再次举起夜视望远镜,看一海里之外的那艘船。
当当当——铁皮船身打得乱响。
她回过神来,不再追问,只叹息道:“可惜你那狗窝炸上天了。虽然我不喜欢那些古怪的东西,不过你肯定收集得不容易吧?”
矢茵看他的脸,心中隐隐一动。他的神情分明在说,他的确不知道,却又对自己的推论非常肯定。这模样、这感觉……啊,是了!当帝启说到那些他不知道、却又坚信的事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这真奇怪,他俩坚信的东西,往往都是根本没见过的……
矢茵脸上没有任何得色,反而更苍白了些。
“明白了。支援船五分钟后赶到。打开桅灯,等待救援。春霆号、天蝎号从空中掩护行动小组。通知海监局,撤销之前的封锁令,派艘船来接人。我们返航了。”叶襄疲惫地揉了揉眼睛,放下麦克风叹道,“这次被彻底愚弄了,对方真是算无遗策,完全看穿了我们的部署。接下来怎么办?”
“对,我很清楚。”
“为什么?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阿特拉斯小心地把玩匕首,似乎他也害怕这股寒彻透骨的刀气。“我喜欢收集旧时文明……”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阿特拉斯咆哮道,“再跟我玩花样!你把它藏到哪儿去了?”
矢茵走到墙边,用手沾了点水,在铁皮墙面上画了几个符号。这几个符号与西伯利亚神圣光辉军团投射在石墙的上的字符类似,但又不尽相同。矢茵认真地写着,画着。她记得很清楚,每一个字符都记得很清楚。她的思绪仿佛又回到了几个小时之前,回到在银行里久久凝视它的那个时候……
“嗨!怎么回事?触礁了吗?”
矢茵迟疑片刻,用手抹去符号。她回头看阿特拉斯,这个可怜的家伙已蜷缩成一团,背对她靠在墙角。他的脑袋低垂下去,从后面只看得到他高耸的双肩。他浑身都在颤抖。
“天空。”阿特拉斯走到甲板中央,重新倒下,张开双臂伸了个惬意的懒腰。他脑袋枕在手臂里,望着星空说:“看呐,高高的、蓝蓝的、一望无垠的天空啊。你看见了么?”
“102呢?”矢理终于开口说话。
“钥匙还给我,那是我老爸的遗物。”
好在声音听得清楚。砰砰砰!砰砰砰!这是微型冲锋枪的声音。
阿特拉斯冷冷地说:“你不信就算了。”
阿特拉斯举起匕首,匕身遮住灯泡,却仿佛透明一般,发出逼人的寒光。在光芒之中,隐隐有条龙形,绕着匕身四周游走。
五号抬头望天。
砰砰砰!
“瞧,”阿特拉斯说,“我说过我们很安全。要跟你的二叔说再见吗?”
“第一批视频传来了!”
“干嘛?”
“哈!”
唰的一下,矢茵闪电般退开一步,但是刀气还是把她胸衣的肩带切断了一根。矢茵狼狈地抓着带子。“小心点,全天下就此一个,切坏了可就看不了了!”
又过了三分钟,大厅里的人早已偷偷散去,装着很忙的做事去了。频道里再次传来五号的声音:“船体破裂,底舱开始进水,我们无法阻止。现在弃船,重复,底舱进水,现在弃船。请求支援!”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里远离航道,除了晚归的渔船,没有别的船只通过!听着,我不管你是做什么的,我也什么都不会问。”渔船突突突的靠近,有人站在船头,作势要把缆绳扔过来。
天穹之上星空灿烂,武仙座和天琴座挨得很近,其下暗淡的北冕座都看得清楚。也许是知道他们要潜游接近1海里远,今晚的大海很平静。风很小,而且方向稳定;海浪一波一波拍打在船舷,节奏感非常好。没有乱流的干扰,水下推进器在5分钟内就能把他们带到对面那艘船头。
“这里是春霆号。悬停高度70米。没有高能量反馈,没有基于安蒂基西拉编码的信号。10公里范围内没有目测到船只信号灯光。”春霆号悬停在离目标4海里之外的低空,与这艘船形成夹击之势。
“你这么聪明,会不知道?”
“让我奇怪的是你居然会相信他。”矢茵终于长出口气。
咚!
“因为他是我的人。”阿特拉斯洋洋得意,“以后就会知道他的本事了。”
“击毙1人,击伤10人。我方没有损失。”
矢茵呆了片刻。不知为何,她真的相信那墙壁不可被破坏。墙上的字……那些字……她忍不住伸手捂住胸口。哎呀,那些墙上的字啊,一个个从脑子里冒出来,就像安蒂基西拉机器上的金属片一根根弹出来一样,她明明不认识,却偏偏熟悉得很!
“我不信。你以前并没有见过,而且这玩意儿的资料也绝对不可能流传,你怎能肯定?其实那里面什么也没有,对不?我可知道你那点儿小心眼儿。你身上单薄得连张纸片都藏不下。你老爹只是死得不甘心,跟大家伙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阿特拉斯眉眼渐渐展开,神色重新恢复平常,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如果你知道我这辈子见过多少女人的话,就会觉得实在是荣幸了……好吧,起来,喝点水。我看你饿得——呃,吐得差不多快干了。”
她躺在舱室那肮脏的床上,觉得自己像条濒死的鱼。舱室狭小,密闭,处在船身最下方,由船体密封舱改造而成。几厘米厚的船板外就是大海,头顶的舱门又只能从外面打开,一旦触礁漏水,跑都没地方跑。舱内只有一只五瓦的灯泡,随着船身颠簸打着旋地晃悠,实在照亮不了什么。
“那么你是得到了……”他转过身,神色恢复正常,向矢茵伸出手。“拿来罢。”
矢茵咽喉一哽,浑身爆出层冷汗。阿特拉斯欺身上前,揪住她的领子快活地说:“嘿,宝贝儿,我恐怕你没能搞清楚状况。你现在落在我手心里,我只需轻轻一捏,就能把你捏得渣都不剩。或许你还想见识世面,你瞧,从这儿东不到六百公里,我就能把你卖个好价钱。至于你是死在高档夜舞中心,还是哪个贫民窟的窑子里,就不是我能管的了。我没有立即把你的衣服扒个精光,吊起来慢慢找,仅仅是因为我对你这个萝莉身体一点也不感兴趣而已,懂吗?!”
等眼睛适应了,就会发现星光、发光藻类和一些鱼的萤光隐约照亮了大海。幸好这里离渔场很近,动辄几十万条的大型鱼群早已绝迹,否则一头扎进去,没几十分钟出不来。五号的夜视仪显示出一根辅助红线,指向目标方向。
滚烫的子弹壳当啷啷地掉落甲板。渔船仓皇掉头,船头那人屁滚尿流地往回跑,被缆绳绊住,摔得山响。五号面无表情地盯着它转向北方,加大马力逃去,冷冷地说:“解释个屁。快,把人押出来!”
无人能操纵……矢茵咬着下唇出了一会儿神。好吧,暂时还是不要炫耀的好,而且即使告诉他,自己能操纵,不被他笑死才怪。等哪天当他的面做一次,非活活吓死他不可。
众人耐心等待。谁没有耐心呢?瞧瞧指挥台上的一号吧。他双手撑着下巴,面无表情。从半个小时前五号带队出发的时候,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谁都能从他这静谧的姿态里,看出滔天的怒火。
他纵身跳上去,探头进来说:“你再耐心等几个小时。”
“报告情况。”
“你不是乐滋滋地想要收藏这份文明遗物么?”
阿特拉斯像不知道被谁狠狠抽了一巴掌,尴尬中透着羞愤,羞愤中带着迷茫,隔了半天才说:“真不是我,真的。而且我还不知道是谁。唉,那次算是认栽了。”他用力把烟头扔出去。船身正在倾斜,红色的烟头似乎还没落到船舷下方,就被看不见的浪头吞没。
“你说谎。”矢茵打断他,“你也想要窥探那后面隐藏的秘密。实话说吧,我对这个秘密并没什么兴趣,但我一定要查出究竟是什么夺走了我老爸的命。所以,我们很可能殊途同归……”
阿特拉斯叹口气:“你根本没听懂。我不是说那面墙太重要而不可被破坏,而是说——那面墙不可能被破坏。我承认我没能力用核爆做测试,但除此之外,当今世界还真怕没有一样东西能破坏得了它。”
“你看到了?”阿特拉斯得意地说,“6处爆炸,误差不超过3秒,却没死一个人。这下够执玉司的人解释一阵了。你跳得也非常准,简直太准确了。我一直以为你会摔死,真的,99%的人都不敢跳,剩下1%跳的人有99%的可能摔死,所以你是万分之一的那一个。”
阿特拉斯静静抽了一会儿。他掐灭了烟头,整理衣服,把气得翘起来的头发梳理顺当,诚恳地说:“我阿特拉斯,对天发誓,如果知道你老爸的死因而没告诉你,活该一辈子死不了……呃,不、不。明天就天打五雷轰死!”
“没有发现第三层,你们两个去问他……”说到这里,五号关闭了耳麦,不过拾音器里却传来清晰的惨叫声。被打的人破口大骂、继而惨嚎连连,仅仅持续了不到一分钟,这些声音统统消失了。
“接下来就拜托你了。”矢理站起身,摘下耳麦,头也不回地走出大厅。叶襄看着他僵硬的后背,心中一时百味杂陈。
“那可得讲上几天几夜了。”阿特拉斯伸个懒腰。“要有红酒,有音乐,有女人……哈哈,如此才能慢慢诉说的故事。”
眼前忽地变黑,身后的阿特拉斯站起身,遮住了灯光。他影子的形状很古怪,像要举起双手扑上来,却又弓腰驼背,不肯跨前一步。灯光摇曳,墙上的影子在瑟瑟发抖。
“别……”他突然说道,“不要再写下去了,求求你!”
“如果遇到抵抗呢?”有人问。
咣啷——有人敲碎了玻璃。
矢茵不理他的嘲笑,一手裹紧了身上披的毯子,一手按住纷飞的头发,默默看着天穹。阿特拉斯走到她旁边,靠着舱门,点了根烟。他惬意地吐出两个烟圈,后面一个小的从前面一个大的中央穿过,他得意地哼哼两声。
“……没事。”矢茵深吸口气,把这些怪异的念头抛开,问他,“这些稀奇古怪的墙啊、机器啊,你从哪里弄来的?”
阿特拉斯重新恢复了得色,靠墙又掏出支烟来,却被矢茵一把抓过扔了。他居然也不恼,摸出一盒润喉糖,问矢茵:“要不?”
“哪天?哪儿?”
“嗯。”
“没事!”一名特勤队员顶着海风回答前来询问的渔船。
伴随着时快时慢的马达声,船身不时左右晃荡。虽然这晃荡并不怎么明显,毕竟今天的浪并不大,而且船本身足够大。但连续晃荡两三个小时之后,矢茵已经吐了四五次,胃都快翻出口腔了。
“那里?哦,那么是真的了。可是,该死!我还是不能相信!你能证明吗?”
“暂时不要,就停在那个位置。”
“不,我只是觉得痛苦。”阿特拉斯叹息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它让我痛苦。”
“有第三层么?”矢理手一挥,叶襄忙掐断了春霆号的线路。
一号一定也正焦头烂额的转来转去。五号舔舔嘴唇,放下了望远镜。
“嗯?晕船了?”阿特拉斯问。
矢茵说:“我肯定。”
矢茵点点头。
水下等待的人员将预热好的推进器交到五号手中。他没有等待,一马当先向前驶去,其他特勤队员有条不紊地跟上。这一片海域没有珊瑚,他们贴着30米深的海床以雁形队列向前,前面的推进器卷起细细的海砂,后面的则把海砂向两侧喷射出去。海水的通透度只有10米左右,但在夜里灯光可透出几十米,因此谁都没开灯。海水的温度也限制了辅助夜视镜的效果,最初的十几秒,他们几乎是摸黑向前。
“你不是说过,咱俩的关系是合作吗?”
“它,就在那里。”
4分钟之后,前方出现了一条断断续续的亮线。那是前导队员涂抹在锚链上的荧光液体。亮线上方,就是船体了。五号举起右手,食指晃着圈,随即向前伸出两指。队员们立即停了引擎,抛下推进器,开始各自准备起来。
矢茵站起身,在床板上默默地转圈,转圈,转圈。
画面一开始混沌一片,什么也看不分明。接着开始有些光亮出现,不过仍然是些大块的黯淡的颜色,看不出形状。画面颤抖着,不时跳跃、中断。行动小组施放的一艘遥控船接近了目标,它上面的拾音器传回声频信号。之前只听得见海浪单调的拍打着船体,不过现在,偶尔能听到咕咕的气泡翻滚出水面的声音了。
啊……哇啊——…有人惨叫。
“放出来。”叶襄下令。大厅里所有人都暂时放下手里的活,一起抬头看右边墙上那面巨大的投影幕。
矢茵瘪瘪嘴巴。“不讲就算了,谁稀罕呢?接下来我们要去哪儿?”
“怎么会?”矢茵惊讶地说,“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你可是为了看一眼而拼了老命呢。”
唯一没有让她死过去的,是那台三十四寸的液晶电视——话说船老板也挺懂得心理学,知道要偷渡者不绝望地烂在舱里,就是给他们看高清的搜捕画面,提振士气。电视只有一个新闻频道,翻来覆去的播报着今天上午发生的连环爆炸事件。
“你弄痛我了。”矢茵眼圈一红。阿特拉斯这才发现自己揪得太紧,领子把矢茵的脖子勒得发青。他冷哼一声,放开了矢茵,却又探手伸进她领口。矢茵尖叫一声,他已经扯下戴在她脖子上的那枚钥匙,收回匕首,徐徐后退。
这是艘很普通的渔船,船身一共两层,十来个人。热量基本集中在第一层,第二层只有一个人——目标在狭小的舱室里焦急地转来转去。五号按动望远镜侧面的按钮,计算机模拟的船舱三维图慢慢旋转,几个主要的出口和舷梯被高亮标出。
“当然。”
矢茵从容把钥匙戴在脖子上,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所以你的动作一定要快呀!”
阿特拉斯把脑袋顶在钢板墙上,用力深呼吸,说:“好。”
他莫名其妙地兴奋得搓了半天手。
“你费尽心力,帮我逃出来,就是为了黑玉?难道不是为了我?”
过了足有五分钟,阿特拉斯才艰难地挤出几个字:“你在耍我?”
“……懂了……”
“哼,”阿特拉斯冷笑一声,“我说其实一切完好无损,你信吗?”
“我为什么要给你?”矢茵两只眉毛高高翘起,嘴角也往上翘。看阿特拉斯痛苦挣扎,她心情真是大好。
AI从来不会提出尚无法解决的问题。它的优先级可比自己高呢。它一定是要宣布什么方案,才会提及此事的……帝启拼命压下倒头就睡的冲动,故作镇定地问:“那么你要离开克拉特克么?也许是到了离开的时候了。我早就跟你说过,单靠我们俩是不可能完成……”
“脱离前哨站距今,已8647年又48天。”她凑近帝启,几乎贴上他的脸颊,帝启顿时觉得被一股清幽透体的香味笼罩。她低声说:“几率进一步降低了。”
足野内浑身一震,忙双手接过,飞快地用布包了紫檀盒,放入怀里。帝启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吾知汝忠奉之心,汝去罢。迟则五年,早则三年,吾必奉陛下之命,前来寻汝。汝好自为之。”
女子举起一只手。“你不必再说,这些事都与我无关了。而今太子已在灵武登基,他也不再是皇帝。只求他能平平安安。你见到他时,替我传句话:今世身死他乡,妾身也绝不会再踏入中土半步!”
AI抽回探针组,发梢啪的闭拢,徐徐收回脑后。她注视着帝启,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你已经习惯使用人类的纪年单位了。那么你知道今年是离开前哨站的第几年么?”
“哈!测试测试!”帝启愤怒地一拍身旁的坑壁,“那你怎么不跟我换换?为什么非要我继续这……这该死的……这让人绝望的……这……”他又用力拍了几下,一片石壁碎裂,淅沥沥地塌落。
“我,无法接近完美数据。我,始终无法明白一些事。比如愤怒。比如失落。比如爱恋。”AI睁大了眼睛向上看,嘴巴微微撅起,像极了少女犯难时天真困惑的表情。但是帝启只觉得说不出的别扭。
过了好久好久,女子才又开口道:“你放心罢。这三天,我等够了,也想透了。谁人我也不怨,只是命而已。大人甘冒奇险,费尽心力送我至此,这份恩情,此生是无法报答了。”
仿佛为了回答他,天空中突然爆发出一片闪光,强烈到帝启用手遮住眼睛,仍觉得强光穿透了手背,又穿过眼皮,映得一片白茫茫。
“我不会离开克拉特克一步。”AI说这话时,眼望前方,口气淡淡的,却没有一丝转寰的余地。
那女子由始至终没有发出任何悲声,帝启却觉得五腹痛如刀绞。她是这一个二十年,唯一让自己纠结的女子,但自己既没有说,也永不可能再说出口了——
“夫人请珍重。”
这一下毫无征兆,帝启浑浑噩噩没做出任何反应,坑底又全是乱石,摔得肩胛和肋骨咯咯作响,也不知摔断了没有。
“我……嘶嘶……该死,这次注射可真痛啊……”帝启不想在AI前示弱,可见鬼,倦意席卷而来,他竟然都无法睁眼了。以往注射后,不是要十几分钟后才会进入嗜睡状态么?
“什么几率?……任务完成几率?”
“……赫……赫赫……”
“我真不明白,”他恼火地说,“你只是一段AI,为什么每次都要扮得人模狗样地出来?而且一定是女性?”
这是近七千年来,第一次超越原定计划的行动。帝启很想追问,可不行了,他的四肢僵硬,双眼翻白,全身所有的感官都被飞速地剥离,温度、重量、甚至时间统统消失……7000年……不、不,是21500年来,他第一次陷入恐惧,仿佛即将进入一个再也无法醒来的噩梦……
“因为我讨厌再等下去。”
他最后听见的一句话是:“……该计划并非完美无缺,然而经过计算,却能使成功几率上升至……”
“是生命。”AI重新恢复平静的脸色。“根据16000年来的人类学统计结果,及十三使团的一致建议,我,授权启动‘人类基因组紧急补偿计划’。该计划独立于系统之外运作,具有完整意义上的不可逆转性,一旦开启,将不可更改、追踪、反馈、终止或删除。”
女子轻轻一笑。“迎我?他若能遣人去那梨树下烧祭,也不枉我……”话音在这里戛然而止。
“你来得很早。”一个空洞、尖锐、单调的,简直有点刺耳的声音说。
这是一片面向大海的高地,方圆数里之内都平平整整,然而却向海面倾斜。坡上是齐腰深的蔓草,坡下是黑黝黝的礁石。蔓草在风中窸窸窣窣地起起伏伏,礁石迎头劈碎海浪,散成一片片白花。它们看上去如此之近,仿佛一脚就能从蔓草丛跨上礁石。
足野内又重重磕了几个头。“执玉使大人之恩,小人永世不忘!小人在眉山,日夜盼大人至!”说完倒着膝行出几丈,才爬起身,又匆匆单色书网走下山崖。
帝启清清喉咙,厉声说:“足野内,此番回复汝国,该如何行事,汝都明白么?”
“好吧……那么……呃……那个……”帝启咬咬牙,把后面几个字吞进肚子里。AI却已经猜到了。她从脑后抽出一根长长的辫子,辫子末梢嗒的一下展开,露出里面三十二根针头组成的传输阵列。
那女子却浑然没有被大海的庞然震撼。她穿一袭黑色长衣,批着一件赭色云缎披风,乍看披风上绝无装饰,当它随风曼卷时,才隐隐透出暗绣的云纹。除此之外,她没有任何腰佩、首饰单色书,甚至连发髻也没梳,任一头青丝散开。
足野内叩头道:“是!执玉使大人之命,小人谨记在心,不敢稍忘。娘娘之安危,胜过吾等所有之性命。请大人放心!”
但事实上,蔓草的尽头便是高达三十几丈陡峭的绝壁。天气晴好时,海天一线,就特别容易让人迷失距离感,坠下悬崖。
“21744号碱基断裂痕迹很明显,导致43488号配对碱基出现线性萎缩。你可能需要3000千秒的系统治疗。”
“可是……第二……你顶不住的……而如果失去你,我一个人也不可能完……完成……”
那人蹲下身,凑近了帝启。这是一具令人怦然心动的赤裸躯体,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皮肤紧绷而富有年轻人特有的弹性,白皙中显出红润,如同婴儿一般——事实上,它成形的时间不超过标准时间3万秒,接触这湿润冰冷的空气更不到120秒。
AI跳下坑,跪坐在帝启身旁。她右手伸到脑后摸索,饱满温润的胸部就在帝启眼前晃悠。帝启抚摸她的皮肤,摸到她紧致的小腹上。“你的骨骼又变了……统计数据显示,现在的女性都是如此丰润么?”
帝启失魂落魄地沿着山路往回走,没走多远,四周就变得伸手不见五指。这片山崖地势险恶,远离驿道,他跌跌撞撞地再走出十几步,突然脚底踩空,向下坠落,结结实实摔进一个深达数丈的坑里。
正想着,左首一阵响动,从崖下上来一行人。当先一人额头剃得光光的,发髻扎在脑后,神色肃穆,乃扶桑国第十一批遣唐使团的足野内。他身后跟着的几名侍女着寻常百姓打扮,不过举止得体,显出常年在宫中侍奉的底子。
等他好容易从天旋地转中清醒过来,刚一动弹,背上就如撕裂般疼痛。他叹了口气。反正它就要来了,帝启勉强伸展四肢,就静静地躺在坑底,看着漆黑的天空等待。
“嘶——”帝启还未从剧痛中恢复过来,闭着眼喃喃地说,“第几年?我哪里记得……几千万年了吧?去他妈的!”
“这一个6300万秒,你觉得快么?”声音的主人似乎在快速调节,这一次听上去就和润得多,虽然仍然有点平淡死板。
光盈盈地颤动着,凝神静听,似乎真能听见它发出嗡嗡的噪音。帝启自言自语地说:“光旋发生器……又要换了。你就不能再快一点么?”
帝启道:“是。然则,请夫人登船。此去虽然艰险,请夫人一定保重贵体。一旦中原平定,陛下自然会遣人来迎夫人的。”
也不是真的无声,而是因为太过宏伟巨大,震慑天地,是以人反而听不见,把它与风声、蔓草起伏之声混淆。只是每当海潮涌动,人身体内就禁不住跟着微微颤抖。
一切骤然归于死寂。
她的脸被设计成鹅蛋形,宽额低眉,小而饱满;她的身体曲线更是美得惊心动魄。她梳着高高的飞云髻,两缕黑缎一般的发丝紧贴着脸颊垂下,一双眸子如同淡青色的琉璃。她盯着帝启,那双眸子便持续伸展、收缩,以获取他外表显露出来的所有信息。
不知是由于高地太过倾斜,还是风太大,人站在蔓草丛中,像斜着插的草标,而藏青色的海则仿佛在头顶上方无声地翻滚。因为隔得远了,看不到风吹起的一片片水花和浪头,它的形状就愈发庞大凝重。
大限已至,退无可退。
AI点点头。“经过14次独立计算,我们成功完成任务的概率,降至不到4.43‰。220年前,开始呈现曲率下降的趋势。速度在加快,事态已处于失控边缘。第二……”
女子站立的地方是整个坡面最高之处。越过她单薄的背影向前看,天幕向东方垂落,还没真正倒下呢,云雾就承不住哀哀风雨,淅沥沥地落下来。几里之外的大海和云已经搅在一起,辨不分明了。
奇怪,这个计划完全不在可搜索的数据库里。帝启三天前刚抵达海岸时,曾经紧急浏览过一次数据,这意味着该计划被制订出的时间不超过259千秒。
“什么?”
帝启看大海久了,脑子里一阵阵眩晕。他低下头,努力把目光聚在几步之外那位女子身上。
山崖下看不见的潮蚀洞里,扶桑国遣唐使的船队已经秘密集结。一切准备就绪,他们已经等了整整三天,但那女子不开口,谁也不敢轻言走字。
不久,山崖下隐约传来喊声,许多人大声呼应着,偶尔也有咚咚咚的撞击声,呜咧咧的船帆卷动之声——遣唐使团的船队开拔了。但在坡上只看见涌动的海面和翻滚云雾,船队会沿着崖壁右侧一条狭窄的水道行驶,绕过山头,才会真正驶入大海。
所幸天气不好。雨从中午开始就时断时续,这会儿雨虽然停了,天顶却越发浓云密布。云雾卷舒着、撕裂着、又忙不迭地揉捏在一起,被狂乱的风引领,一路越过头顶,卷入波涛汹涌的大海。
帝启叩首道:“夫人此言,岂不折杀臣下?臣下职责在身,不能亲送夫人远渡扶桑,已是愧疚不已了。请夫人放心,朔方节度使郭子仪和河东节度使李光弼大人已经在常山会师,收复河北指日可待。等銮驾回到东都……”
AI说出这两个字,罕见地顿住。她美丽的眼睛微微眯起,额肌、眼轮匝肌、口轮匝肌、提上唇肌、提口角肌、颧肌、颊肌……三十七块人造肌肉出生以来第一次整齐运动,现出害怕的神情。但她只停顿了两秒,就又立即说,“第二单独从你身上获得前哨站授权密码的几率,则已增至23.34%,超过系统可以容忍的极限4倍。而我,能量已经低到3亿卡之下,面对下一次可能的冲击,存留的概率低于十万分之一。”
风停了,头顶的云变得浑浊模糊,大海好像也没了挣扎的力量,死沉沉地往下落去。一丝儿声音也没有,夜幕正飞速地从四面八方围上来,仿佛把空气压缩得几近凝固,连走路都需要用力挤着才能向前。
“治疗?我才没时间。”帝启眯起眼瞧了瞧她,眉头皱得更紧了。
她的声音充满憔悴,仍然说不出的好听,像玉石节节相扣,每个字吐出来,都敲得人心怦怦乱跳。
帝启抬起头,看见了光芒的来源——坑边那双白皙的赤脚。
在看不见的光压冲击下,大地微微震动,帝启憋着气,忍受着横冲直撞的低频波带给身体的强烈不适感。光爆至少持续了10秒,又骤然间消失。等到帝启睁开眼睛,天穹重新没入黑暗,但坑顶却被某种柔和的白色光芒照亮了。
帝启怔怔地听着,一会儿是风声,一会儿是呼喊声,一会儿是海潮冲入洞穴的咆哮声……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怵然而惊,抬头看时,天已经昏黑一片。
起初是一道光,很细、很亮的光。光像一根针,刺破了厚达数百米的云层,笔直地投射下来。光穿越几千米——或许几万米——的高度,却只照亮了不到半丈方圆的地方,就在帝启所在的石坑边上。
AI忽然发出一声哼哼,极似人类女子得意时的轻哼。帝启怀疑自己听错了,用力抬起好似千斤重的眼皮看她,却见她罕见地露出了一个笑容。“你知道到目前为止,地球原生系统里,最强大、并且有意识存在的力量,足以对抗第二的力量,是什么?”
足野内似乎不敢正视女子,甚至觉得离得太近都是亵渎了她,还隔着老远,便跪伏在地。侍女们则一直走到女子身旁,才徐徐半福下去。
“3784万千秒……啊,老天,三百年!啊……不,一千两百年!”帝启痛苦地拍打自己的脸。突然胸口一阵剧痛,他痉挛似的倒抽口冷气:“你……你就不能温柔一点?”
她说完了,双手自然地往前一伸,两名侍女立即上前搀扶。梭梭声响,她在侍女们的簇拥下迈步向前走去。一直到走下山崖,她都没有回头。
帝启撩起衣袍,从容跪下,叩头道:“娘娘……”话说了半句,再说不下去了。
“统计数据一向准确。”
那女子幽幽地叹了口气,低声道:“娘娘?娘娘已死在马嵬坡,死在路祠佛堂前那棵梨树下了。”
从崖下不时蹿上狂风,猎猎地吹动她的长裾、披风和头发,吹得她周遭的蔓草齐齐伏倒。她却抱紧了自己,身体向前微倾,倔强地顶着狂风,始终不肯回头。
“很慢……天呐,我简直都要疯了。”帝启抱住脑袋,疲惫地说,“快点动手吧,我必须好好睡一觉了。这该死的让人心烦的尘世,我一秒也不想多看见了。”
她一边拉开帝启的衣领,一边说:“20千秒之前,位于冥王星轨道的劫掠号发回的第一组高解析辐射云图显示,它们离太阳系边缘只有不到340亿光秒了,大致位于太阳系黄道面下方10度,坐标在30336、30337之间。误差约2000千光秒。由于激波边缘效应,至少还要等待3784万千秒标准时,才能收到第一批确认信息。”
已经永不能回头了。帝启怔怔地想。此去海天永隔,她这“已死去”之人,再也不可能踏上中土之地了……
它没有让帝启等太久。
帝启知道他为此次东渡之事,熬尽心血,他的弟弟目前仍在东都做质,也顾不得了。他走到足野内身旁,将一只大而薄的紫檀盒递到他面前。
“我,一直在测试人类。你,作为第三类人,同样在测试范围内。基于此前的3000份独立样本的统计结果表明:我作为女性出现而得到你配合的概率,远远大于同性出场。”AI说。她的声音只经过几句话调试,已非常接近人类所谓的“珠玉之音”。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