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七章 瑰丽夺目的火焰冰

沈石溪科幻小说

大家都被火焰冰震惊了、震慑了。
冻土僵尸有点慌乱,刚开始,还想趁火圈尚未合拢,从火圈的缺口逃出去。但他动作缓慢,哪跑得过火呀!风助火势,火圈缺口迅速合拢,不密封的火圈将它团团包围。
易燃的荒草,易燃的枯枝败叶,一切都早已布置妥当。
冻土僵尸在水晶宫里得意地哈哈大笑。
“唉,整个地球就要变成一个大冰球了,地球上所有的动物都要变成冰雕了。”象元帅叹息道。
南极帝企鹅在前面吭哧吭哧逃,冻土僵尸在后面气喘吁吁追。
这是一块茂盛的草场,秋风料峭,荒草已开始枯黄。
立在山头的象元帅翘起鼻子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
很快,动物军团就作了鸟兽散。用鸟兽散来形容,很贴切,他们本来就是动物,非禽即兽,聚在一起作战,现在失败了,逃散了,当然就是鸟兽散。
一切都按智囊狐拍拍来制订的作战方案有条不紊地进行。
企鹅酋长顺利地将冻土僵尸引到月光森林边缘一块椭圆形的草甸子上。
企鹅酋长带着一群帝企鹅,来到冻土僵尸跟前,距离冻土僵尸五米远。离冻土僵尸越近,温度就越低。五米距离,气温低至摄氏零下50度。这个气温,普通动物根本受不了,很快就会被冻僵,但南极帝企鹅却很适应这种温度,不冷不热,惬意舒服,神志特别清醒,头脑特别灵活,四肢特别有力,身体特别矫健。
果然如智囊狐拍拍来预料的那样,冻土僵尸气得七窍冒烟,拔腿追赶。
天干物燥,风助火势,火越烧越大,草场瞬间变成火海。
山顶上瞭望的动物战士,吵吵嚷嚷准备喝庆功酒了。
“哦,你就是大象冰雕。冰雕就是艺术品,千年不化,万年不朽。恭喜你了,你很快就要变成与世长存的冰雕作品了,晶莹剔透,很美的。”智囊狐拍拍来说。
天冷冷,地冷冷,从头冷到脚,我是凉冰冰,让你变成冰。
冻土僵尸赶紧打开自己的胸腔,掏出那颗用宇宙冰核雕制的心脏,随即放声高唱:
冻土冻,吃果冻,冻土土,土鳖虫,僵尸头上插根葱,五花大绑进蒸笼。
“看来,世界末日真的到了啊!”智囊狐拍拍来一脸惊恐。
在浓烟的掩护下,担当诱兵的帝企鹅们在兔子探哨的引领下,钻进事先挖好的地洞。
看这情形,冻土僵尸插翅难逃了。
火焰包围圈越缩越小,火舌已无情地舔吻冻土僵尸的脸。
突然间,智囊狐拍拍来发出一声怪模怪样的狐啸,什么也不说,转身仓皇逃窜。所有动物战士也都如梦初醒般发出惨烈的号叫,夺路而逃。
一句话,冻土僵尸跑得很慢,速度和南极帝企鹅不相上下。
兵败如山倒,用这句话来形容,一点都不错。
“冰雕作品,美确实很美,但所有动物都变成冰雕作品了,又有谁来欣赏这些冰雕艺术呢?”象元帅苦着脸说。
恐怖的火海变成童话世界的水晶宫了!
奇迹出现了,大片大片炽热的火焰,刹那间停止跳动,安静了,凝固了。跳动的火苗、火舌、火焰,火的形状还来不及改变,火的颜色还来不及改变,骤然间都变成冰了。彤红的、橘黄的、青蓝的、绛紫的火,变成了彤红的、橘黄的、青蓝的、绛紫的冰,五彩缤纷,瑰丽夺目,在阳光下闪动着水晶般奇幻的光亮。
地面上,烈焰腾腾,形成一个巨大的火圈,将冻土僵尸团团包围。
帝企鹅战士齐声高唱战歌:
帝企鹅们很快顺着地道逃进安全地带。
埋伏在四周的动物战士迅速点燃荒草。刹那间,烽烟滚滚,遮天蔽日。
冻土僵尸的武器是寒冷,其他方面就要差一些,僵尸嘛,身体本来就僵硬,冻土僵尸是用冻土做的骨肉,身体比普通的僵尸就更僵硬了;而且心脏是用宇宙冰核做的,冷到极点,硬到极点,当然分量也很重,所以跑起来有点吃力。
“我想到赤道去躲避战乱。那里天气热,兴许冻土僵尸不乐意去。”象元帅说。
山顶上的动物战士看得目瞪口呆,傻傻地站着,没有一个说话,也没有一个叫嚷,就像一群泥塑木雕,一片寂静,静得连枯叶落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他左冲右突,企图突围出去,但火焰蹿至两三丈高,将他死死困在里面。
前几天,象元帅还命令善于筑巢的鸟,乌鸦、苇莺、喜鹊、黄鹂……到森林捡拾枯枝败叶,堆积在草场四周。
“太可怕了,我现在只恨爹娘少给了我两条腿。”象元帅说。
火焰都能变成冰,谁受得了啊!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逃跑,逃得越远越好。
象元帅迈动大步,逃在最前面,差不多与智囊狐拍拍来逃得一样快。
动物战士都爬到山顶,与象元帅站在一起,观赏这难得一见的火烧僵尸的场面。
“等到这家伙一去,赤道也变成极地了。”智囊狐拍拍来说。
狐狸不愧是煽风点火的行家。
兔王洞五是挖洞的高手,俗话说狡兔三窟,兔王洞五却有五窟,比普通兔子还多了两窟,所以叫洞五。兔王挖的地道又深又长又宽敞,就像一座地下迷宫。
“你准备逃到哪里去?”智囊狐拍拍来问。
到了晚上,这对北极狐浑身上下只有尾巴还是毛茸茸的,其他身体部位的狐毛全部掉光了,露出了难看的青紫色的皮囊。
冻土僵尸被啄恼了,伸出手来,一手捏住一只帝企鹅,左右开弓,就像扔石头玩一样,一只一只扔出去。冻土僵尸个头虽不大,身高也就一米七的样子吧,力气却不小,扔东西扔得很远,把帝企鹅扔出三十多米远。可怜的帝企鹅,虽然属于鸟类,但两只小小的滑稽的翅膀却早已丧失飞翔能力,无法凭借翅膀的力量来减轻落到地上的重量。啪啪啪,他们一只接一只重重砸在地上,好几只帝企鹅脚被砸伤了,还有好几只帝企鹅被摔得头破血流。
一声令下,企鹅酋长便率领整个帝企鹅家族,向冻土僵尸发起了攻击。
“剃光毛的熊,跟掉光毛的狐狸,有何差别?还能打仗吗?还能对付冻土僵尸吗?”象元帅忧虑地说。
巨手北极熊得了剧痒症,浑身发痒,奇痒难忍,痒得搔挠个不停,痒得在地上打滚,痒得吃不下饭,痒得夜不成寐,痒得拼命在树上蹭痒,把七棵松树的树皮都蹭掉了,还是痒得要命!很快,北极熊魁梧的身躯就消瘦了整整一圈。
帝企鹅家族就像一群尊贵的帝王,大模大样冲到冻土僵尸面前。不愧是世界寒极来的动物,竟然能顶住刺骨寒流,跑到距离冻土僵尸几米远的地方,将冻土僵尸团团围住。遗憾的是,帝企鹅虽然模样像帝王,可毕竟是一种鸟,蹼掌善于游泳,却不能当作武器来战斗,嘴喙能麻利地捉拿水里游的鱼,却不具备强大的杀伤力。企鹅酋长带头扑到冻土僵尸身上,用力啄咬,咚咚咚,就像啄到石头上一样,啄了老半天,也没能啄碎冻土僵尸硬邦邦的身体。
原来,北极熊生活在北极,北极熊喜欢在厚厚的雪层挖个洞居住在雪洞里,北极天寒地冻,各类寄生虫难以生存,所以北极熊身上是从来不生寄生虫的,当然也就没有应对寄生虫袭扰的本领。到了月光森林,各种寄生虫欢天喜地地爬到北极熊这位最可爱的寄主身上来,觅食、筑窝、繁殖,整天又叮又咬,巨手北极熊当然痒得受不了了。
虽然以冷血对冻土的战术惨遭失败,但大家觉得责任不能都算在智囊狐拍拍来身上,要一分为二看问题。智囊狐拍拍来主要是因为知识储备不够,被人类误导,犯了张冠李戴、用兵不善的错误,但作战思路还是正确的,就是要找真正不怕冷的、特别耐寒的动物来对付冻土僵尸。
巨手北极熊一面搔着痒痒,一面嗷嗷叫着冲向冻土僵尸。
地球最冷的地区就是南极,南极最冷时的气温可降到零下88.3摄氏度,而北极最冷时是零下55.9摄氏度,因此,南极被人们称为“世界寒极”。帝企鹅世世代代居住在南极洲,当然不适应月光森林的气候。
北极狐就是靠一身浓密厚实的狐毛抵御北极严寒的,据测算,北极狐皮的保暖性比北极熊皮还要好,所以北极狐皮一向是人类皮草市场上的珍品,其中珍珠狐皮、白金狐皮、宝石蓝狐皮,更是狐皮中的极品,价格极其昂贵。
幸运的是,北极熊不会掉毛。北极熊很厉害,能用熊掌和壮硕的身体击碎厚厚的冰层,捕捉藏在冰层下的海狮,想来也能用犀利的熊掌击碎冻土僵尸身上的冻土。
于是,大家把巨手北极熊送到前沿阵地。
“还有南极企鹅!”象元帅说,“南极比北极还要冷,企鹅应该是地球上最耐寒的动物了!也把他叫来吧。”
他们不远万里从北极和南极来到月光森林,当然要先休整两天,然后再投入战斗。
帝企鹅尽失高贵优雅的帝王风度,帝王变乞丐,一瘸一拐,狼狈不堪地逃了回来。
又一个始料不及的情况出现了,越接近冻土僵尸,巨手北极熊身上痒的感觉就越剧烈。那些爬满他全身的扁虱、跳蚤、蚧虫、螨虫、蜱虫、臭虫等寄生虫,别看他们个头小,鬼心眼却不小。当寄主北极熊冲向冻土僵尸,他们便感觉到滚滚寒流扑面而来,他们意识到危险,不愿寄主向刺骨寒流靠近,便在北极熊毛丛里大施淫威,害虫总动员,拼命叮,拼命咬,咬他个天翻地覆,咬他个不亦乐乎,以阻止北极熊冲向冻土僵尸。
北极熊独来独往,发情期雌雄短暂相聚,过后便分道扬镳,各过各的日子,天性喜欢独自生活,所以就单独跑来帮月光森林动物军团对付冻土僵尸。志愿来参战的是只公熊,两只前掌特别大也特别厚,名叫巨手。
“是的。”医生很肯定地说,“北极冬季很长,我们月光森林现在是温暖的秋天,北极早已是大雪纷飞的冬天了。我们这里的气温比北极高很多,气温一升高,他们就脱掉冬装换夏装了。”
于是,企鹅酋长发出指令,帝企鹅家族在前沿阵地排成横队。他们黑白分明的羽毛,就像穿着全黑的燕尾服和银白色的衬衣长裤,脖颈那块耀眼黄斑,就像系了一个金黄色的领结,精神饱满,举止从容,一派绅士风度。
不远万里赶来的极地动物,也奈何不了冻土僵尸。
一句话,如醍醐灌顶,拨开云雾见青天。
智囊狐拍拍来很想挽回面子,所以就像拍皮球一样拼命拍自己的脑壳,终于又有了主意:“我有个远房亲戚北极狐,生活在北极。北极多冷呀,冰天雪地,可北极狐活得很开心,真正不怕冷。把北极狐请来,或许能助我们一臂之力。”
智囊狐拍拍来分别写了两封邀请函,斗鸡多来米咬咬牙从自己尾巴上拔了六根鸡毛,分别插在两个信封上,做成两封十万火急的鸡毛信。极地遥远,派了两只信鸽作为信使,一只信鸽往北飞,一只信鸽往南飞,分别向北极和南极求救。
但第二天,就出现了意外。那对北极狐,突然就开始掉毛了,早晨一觉醒来,就像鬼剃头一样,脖颈上浓密的狐毛就脱落了一大块。到了中午,情况更糟,用舌头舔理皮毛,一舔就掉一大片,好像这些狐毛,不是长在他们身上的,而是用劣质胶水粘在他们身上的。
这对北极狐冬毛掉了,也就失去了与冻土僵尸搏杀的资本,只好哪里来哪里去,重返北极。
“这么说来,是月光森林的气候,使得这对北极狐掉毛了?”智囊狐拍拍来问。
象元帅允许智囊狐拍拍来将功赎罪。
象元帅再次从野战医院请来皮肤科医生,检查结果,巨手北极熊身上爬满扁虱、跳蚤、蚧虫、螨虫、蜱虫、臭虫等寄生虫,所以才会奇痒难忍。
雌狐圆圆很爱漂亮,一身洁白、浓密、柔软、光滑的狐毛,是她的骄傲,突然间狐毛掉光了,伤心得不得了,整天以泪洗面,扯了几片树叶裹在身上,躲在角落里,再也不肯出来见人了。雄狐尖尖脸皮要厚一些,赤身裸体也不在乎,但半夜凉风袭来,连打了好几个寒战,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
北极狐实行单偶繁殖婚配制度,也就是说,北极狐雌雄结对,组成家庭,出入成双成对,共同生活,当然也共同来月光森林参加反侵略战争。这对北极狐,雄狐嘴吻尖突,名字就叫尖尖;雌狐嘴吻圆润,名字就叫圆圆。
虽然采取了一系列防热措施,但到了第三天,这只名叫巨手的北极熊还是出问题了。
“这样也好,早点开打,打完就走。”智囊狐拍拍来说,“你回到北极,既不用涂消虫药,也不必请牛椋鸟,只要在北冰洋的浮冰上一躺,扁虱、跳蚤、蚧虫不管什么寄生虫,立刻就会死光光,你的剧痒症也就不治而愈了。”
象元帅连夜从野战医院调来好几位皮肤科医生,专家会诊后得出的结论是:这对北极狐掉毛,不是病,而是正常的生理现象。
原来,北极狐以换毛来适应气候变化,一年要换两次毛。夏天时,浓密的冬毛掉落,换上细柔的夏毛;进入冬季,轻薄的夏装掉落,再换上厚实的冬装。狐毛的颜色也会随着季节变化而变化:夏毛深灰,与北极土壤颜色相似;冬毛纯白,以适应白雪覆盖的环境。
医生给开了消虫药,但北极熊全身长满浓密厚实的熊毛,消虫药根本就涂不到皮肤上去。又请来牛椋鸟,这是一种勤劳的小鸟,专门飞到水牛、犀牛、长颈鹿等动物的身上,为宿主清除身上的寄生虫,是大自然著名的灭虫能手。遗憾的是,北极熊身上的熊毛太长太密太厚了,寄生虫躲藏在毛丛深处,牛椋鸟很难捕捉得到。
唉,连月光森林的夜风吹在身上都觉得冷,还能指望他们去对付冻土僵尸吗?
“我不想变成赤膊熊!”巨手北极熊叫道,“身上虽然痒,但我熊掌还在,力气还在,快快送我去战场,早点摆平冻土僵尸,我就可以早点回家了。”
南极帝企鹅是群居动物,几十只乃至几百只帝企鹅组成一个大家庭共同生活,所以来了一群帝企鹅,领头的是企鹅酋长。
“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剃光全身熊毛,涂上消虫药,才能彻底治愈他身上的剧痒症。”皮肤科医生说。
大家把希望寄托在北极熊身上,好酒好肉款待。象元帅还调集三千只红蜻蜓,早班、中班、晚班,三班轮流,日夜值勤,在北极熊身边飞舞,红蜻蜓长长的翅膀就是自然界的电风扇,一天二十四小时为北极熊输送凉风,预防北极熊热出病来。
“我也有个远房亲戚,北极熊,也是抵御严寒的高手。”黑熊金刚已经从冬眠状态苏醒过来,也兴奋地吼叫起来。
没过多久,一对北极狐、一只北极熊和一群南极企鹅便来到月光森林,加入到动物军团抗击僵尸入侵的行列中来。
此时月光森林已进入秋天,天气已变得凉爽,但对来自极地的动物来说,还是太热。
还是企鹅表现最好,既没换毛,也没传染寄生虫,只是感觉有点热,热得萎靡不振,热得神情恍惚,热得有点受不了。
唉,几只小小寄生虫,竟也会坏了大事!
巨手北极熊实在受不了了。自打他从娘胎生出以来,还是第一次尝到被巨量寄生虫叮咬的滋味,痒得惊心动魄,痒得翻江倒海,痒得生不如死,痒得丧失了思考的能力,痒得脑子里一片空白……离冻土僵尸还有一百来米远呢,他就忘了自己是干什么来了,忘了自己肩负的神圣使命,忘了发誓要摆平的冻土僵尸,拐进另一条岔路,擅自脱离战场,逃回北极去了。
这种企鹅之所以叫帝企鹅,就是因为在地面行走时,挺胸凸肚,神情傲慢,慢腾腾一步一摇,神态很像人类社会的帝王。
“我教你一个凉快的办法。”智囊狐拍拍来说,“到冻土僵尸身边去,他的名字就叫凉冰冰,到了他身边,我保证,你就再也不会觉得热了。”
“那就变成一只赤膊熊了。刚刚送走一对赤膊狐狸,又变出一只赤膊熊,哈哈哈哈!”笨笨猪说。
“我怎么感觉像生活在蒸笼里啊?”企鹅酋长一边擦汗一边说。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