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章 馊主意想了一大筐

沈石溪科幻小说

象元帅拼命翻动物花名册,指望再翻出一些有本事能与冻土僵尸一决雌雄的动物来。但冻土僵尸是宇宙绝对低温,象元帅翻烂了动物花名册,也找不到能经受“绝对零度”考验的地球生命。
“我们的蹼掌抓不破冻土僵尸的脸,我们的嘴喙啄不破冻土僵尸的鼻子,我们根本就不是冻土僵尸的对手,你是存心让我们去当炮灰呀!”企鹅酋长抗议道。
“胡说!”智囊狐拍拍来没好气地说,“太阳,太阳鸟,虽然只相差一个字,差别却十万八千里!太阳的儿女,那是诗人的形容词,你们也当真?”
“火龙果也带个火字,而且是一条着火的龙,是不是也要召来对付冻土僵尸呀?”智囊狐拍拍来不无讽刺地说。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了,让南极来的帝企鹅做诱兵,帝企鹅能接近冻土僵尸,做诱兵再合适不过了。”智囊狐拍拍来说。
“太阳鸟呢?太阳鸟号称自己是太阳的儿女啊。”黑熊金刚说。
遥远而又炎热的征途,对帝企鹅来说,绝对是无法克服的困难。
“我们不能将太阳像摘果子一样从天上摘下来,但可不可以想个办法利用太阳的热量来战胜冻土僵尸呢?”象元帅说。
“烤熟的鸡特别好吃,金灿灿、油亮亮,香得肚子里蛔虫都会爬出来。火烈鸟没烤过,想来味道也不会差。”狼王莫莫流着口水说。
“可怎么才能把冻土僵尸带到赤道去呢?”笨笨猪问。
“谁来当诱兵?我们走不到冻土僵尸跟前,就会冻死的呀!”狼王真真说。
“这个想法不错,很有新意。”智囊狐拍拍来说,“什么地方的太阳最热?赤道!假如我们能把冻土僵尸带到赤道去,我就不信他能受得了热辣辣的太阳长时间的暴晒!”
“傻瓜,这也不懂!”智囊狐轻蔑地瞟了笨笨猪一眼说,“就是冷的克星。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有克星的。猫克鼠,狼克羊,虎克牛,食蚁兽克蚂蚁,这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要找能克制冷、压倒冷、战胜冷的东西。”
“反正我也不喜欢猜谜的,每次猜谜比赛我都是倒数第一。”笨笨猪说。
“冻土僵尸又不是牛,穿根鼻绳就可以牵到赤道去。”黑熊金刚说。
“你究竟什么意思啊?说话能不能说得明白点,让人听起来像在猜谜单_色_书。”象元帅不满地望着智囊狐拍拍来说。
“什么叫克冷的动物啊?”笨笨猪问。
“唉,太阳公公来帮忙就好了,不用打,太阳公公只需往冻土僵尸身旁一坐,冻土僵尸就会变成一锅滚烫的粥。”笨笨猪说。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女会打洞。既然是太阳的儿女,那肯定热量无限。”笨笨猪高兴地说。
“我的意思是说,请来的极地动物都对付不了冻土僵尸,实践证明以冷制冷这条路是行不通的,我们干吗还要钻牛角尖,还要到动物花名册里去找能扛得住宇宙绝对低温的耐寒动物呢?我们何不转换思考角度,来个反向思维,找能克冷的动物呢?”
诱敌深入的计划,就此搁浅。
智囊狐拍拍来脑子活络,眼珠子转了几圈说:“我们是不是钻进了死胡同?干吗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干吗非要一条道走到黑?不能换棵树吊吊吗?不能换条道走走吗?”
“我有办法。”智囊狐拍拍来很有把握地说,“我们可以采取诱敌深入的办法,假装在冻土僵尸面前打了败仗,引诱他来追,就像抓住了一根无形的牛鼻绳,一步一步把他引到赤道去!”
月光森林地处北温带,现在又是金秋十月,秋风送爽,早晚还有点凉,现在帝企鹅都觉得热,要他们往赤道走,当然是行不通的。
馊主意想了一大筐,却没有一个主意管用的。
“使不得,使不得。”企鹅酋长连连摇头,“你这个办法,绝对是拍脑袋想出来的办法,严重脱离实际,缺乏可操作性。你想想,我们帝企鹅,在海里游泳还算机灵,在陆地行走却非我们强项,我们走起路来,一摇一摆,走得很慢,冻土僵尸很容易就能追上我们,啊呜啊呜一口一只,把我们都吃了。退一万步说,就算冻土僵尸比我们走得更慢,追不上我们,从月光森林到赤道,少说也有几千公里吧,就我们这样一摇一摆慢腾腾地走,猴年马月才能走到呀?再退一万步说,就算允许我们慢腾腾走,我们是极地动物,哪受得了赤道高温呀?现在在月光森林,我们都快热得受不了了,浑身是汗,还长痱子,用不着走到赤道,走到亚热带,我们帝企鹅就会全部热死。”
一摸企鹅酋长和他率领的帝企鹅身上,果然都在流汗,果然都生痱子了。
“还是元帅高明啊!”智囊狐拍拍来说。
“不用你们去搏杀,我编了首战歌:冻土冻,吃果冻,冻土土,土鳖虫,僵尸头上插根葱,五花大绑进蒸笼。你们齐声一唱,冻土僵尸肯定气得七窍冒烟,就会拔腿来追赶你们,你们就可以一步一步把冻土僵尸引到赤道去了。”智囊狐拍拍来很自信地说。
“谁爱吊谁吊,反正我不爱上吊。”笨笨猪嘟囔道。
“我会反向思维。”象元帅说,“冷的反义词是什么?冷的对立面是什么?就是热嘛!以热克冷,以热攻冷!”
“你们就知道吃吃吃,赶快开动脑筋!”象元帅说。
“人人都知道,太阳是个大火球,只要能把太阳像摘果子一样摘下来,别说区区一个冻土僵尸,就是十万冻土僵尸兵团,也能把他们烧成灰烬。问题是,谁有本事把太阳像摘果子一样给摘下来呢?”智囊狐拍拍来说。
“愚蠢!”智囊狐拍拍来说,“火鸡是姓火,可他身上有火吗?火烈鸟,听起来更厉害,好像一团烈火,可你在他身上能找到一粒火星吗?他们身上真有火的话,早就烤熟了啊!”
“我吃过火龙果,虽然带个火字,但吃起来凉爽爽的。”笨笨猪说。
“我找到冷的克星了!”笨笨猪说,“火鸡,带着个火字,听起来挺热的吧!还有火烈鸟,听起来就更热了!叫火鸡和火烈鸟来融化冻土僵尸吧!”
兔子以善挖洞而闻名于世,所以把挖逃生地道的任务交给了兔子。
“我抗议!”企鹅酋长悲愤地说,“你要把我们帝企鹅同冻土僵尸一起烧死吗?我们可不愿做殉葬品!”
遇到难题,智囊狐拍拍来就用这样的方法以求从自己聪明的脑袋里拍出锦囊妙计来。但这一次,不知为什么,智慧之门好像锁死了,怎么拍也打不开。
“你倒是快想个对付冻土僵尸的办法出来呀!”笨笨猪催促道。
象元帅的脸色这才放晴。
“哎哟,你怎么打人哪!疼死我了!”智囊狐拍拍来呻吟道。
“哈,要打地道战了,太好玩了!”帝企鹅们转悲为喜。
“拍拍来,拍拍来,智慧之门生锈了,愚蠢狐狸人人呸!”许多动物战士见智囊狐拍拍来迟迟未能拿出主意,也都火冒三丈,齐唱歌谣讽刺。
啪!黑熊金刚突然伸出毛黪黪的熊掌,在智囊狐拍拍来脑壳上拍了一下。黑熊金刚力大无穷,能一掌拍断碗口粗的小树,这一掌下来,智囊狐拍拍来摔出两丈远。
“你这样拍我的脑袋,不但拍不出智慧来,恐怕会拍出脑震荡来!”智囊狐拍拍来捂着脑壳说。
“不行不行,再厉害的兔子,也挖不出可供大象行走的地道来啊。”兔王洞五毫不客气地投了反对票。
象元帅有点郁闷,拉长了脸,用鼻尖从地上卷起泥沙,扬到自己背上,洗泥沙浴。象最爱洗泥沙浴了,保养皮肤,清除寄生虫,还可以解闷消气。
智囊狐拍拍来善于察言观色,一看见象元帅生气了,赶紧出来打圆场:“元帅不能当诱兵,当然也不用钻地道。元帅的职责就是指挥,站在山顶,登高望远,辽阔的战场尽收眼底,看见冻土僵尸进入草场,扬起你的鼻子威风凛凛吼一声,命令我们点火。嘿,比钻地道好玩多了。”
“我们不做殉葬品!我们不做炮灰!”帝企鹅们扇动可怜的小翅膀,齐声叫嚷。
“那是我拍得太轻了。”黑熊金刚说,“你的智慧之门生锈了,很难打开,要再拍得重一点,才打得开。”黑熊金刚说着,又抡起熊掌。
“嘿,有了!有主意了!”智囊狐拍拍来突然两眼放光,兴奋地大叫起来,“火……火……我们烧一把真正的火,火攻冻土僵尸。再是千年冻土做的骨肉,再是宇宙冰核做的心脏,只要一把火,一把熊熊燃烧的烈火,冰就化成了水,冻土就烧成了陶瓷。”
单-色-书
“大家别发火,别发火,我再想想,我再想想!”智囊狐拍拍来鞠躬作揖说。
“你是智囊团核心成员,你有责任帮我出谋划策。你想不出主意来,就是失职,要追究渎职罪,轻则罚款,重则交军事法庭处理!”象元帅心急如焚,口不择言。
“……”智囊狐拍拍来仍脑子乱得像盆糨糊。
“主意是不赖,可怎么让冻土僵尸跑进烈火里去呢?”笨笨猪问。
“我有办法。”智囊狐拍拍来胸有成竹地说,“我们选一个草场,带着火种埋伏在草场四周,然后由南极帝企鹅当诱兵,把冻土僵尸引诱进草场来,然后一声令下,我们在四周一起点火,形成一个火焰包围圈,熊熊烈火将冻土僵尸团团围住,我们就大功告成了。”
“打地道战,是挺好玩的,能不能帮我也挖个地道,让我也玩玩?”象元帅恳求道。
“我眼冒金星,疼都疼死了,哪还有什么主意啊!”智囊狐拍拍来说。
象元帅立刻伸出象鼻子,长长的象鼻就像巨大的警棍,拦住了黑熊金刚毛黪黪的熊掌:“你再拍重一点,主意拍不出来,脑浆倒拍出来了。”
“怎么样?想出主意来了吗?”黑熊金刚问。
“火气这么大,该吃碗绿豆百合汤降降火!”笨笨猪说。
“好主意!嘿嘿,该好好谢我,”黑熊金刚得意地说,“要没有我这一巴掌,你生锈的智慧之门现在还没打开呢。”
“我没打你,我是在帮你拍脑壳,帮你把脑袋里的智慧之门打开!”黑熊金刚说。
“是啊,我们准备一个火葬场,然后跑去跟冻土僵尸说,你来玩玩吧,他肯来吗?”象元帅用鼻尖搔搔头皮显得很困惑。
啪——啪——智囊狐拍拍来轻轻地拍打自己脑壳,还轻声吟唱:拍拍来,拍拍来,智慧之门都打开,聪明狐狸人人爱。
“放一百个心。”智囊狐拍拍来对企鹅酋长说,“我们请兔王洞五带着他手下的弟兄事先挖好地道,一看见火焰四起,你们就赶紧钻进地道去,便可安全脱身了。”
“……”智囊狐拍拍来一筹莫展。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