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章 飞鸽传信,搬来北极救兵

沈石溪科幻小说

“我不想变成赤膊熊!”巨手北极熊叫道,“身上虽然痒,但我熊掌还在,力气还在,快快送我去战场,早点摆平冻土僵尸,我就可以早点回家了。”
这种企鹅之所以叫帝企鹅,就是因为在地面行走时,挺胸凸肚,神情傲慢,慢腾腾一步一摇,神态很像人类社会的帝王。
南极帝企鹅是群居动物,几十只乃至几百只帝企鹅组成一个大家庭共同生活,所以来了一群帝企鹅,领头的是企鹅酋长。
这对北极狐冬毛掉了,也就失去了与冻土僵尸搏杀的资本,只好哪里来哪里去,重返北极。
一句话,如醍醐灌顶,拨开云雾见青天。
巨手北极熊得了剧痒症,浑身发痒,奇痒难忍,痒得搔挠个不停,痒得在地上打滚,痒得吃不下饭,痒得夜不成寐,痒得拼命在树上蹭痒,把七棵松树的树皮都蹭掉了,还是痒得要命!很快,北极熊魁梧的身躯就消瘦了整整一圈。
唉,连月光森林的夜风吹在身上都觉得冷,还能指望他们去对付冻土僵尸吗?
巨手北极熊实在受不了了。自打他从娘胎生出以来,还是第一次尝到被巨量寄生虫叮咬的滋味,痒得惊心动魄,痒得翻江倒海,痒得生不如死,痒得丧失了思考的能力,痒得脑子里一片空白……离冻土僵尸还有一百来米远呢,他就忘了自己是干什么来了,忘了自己肩负的神圣使命,忘了发誓要摆平的冻土僵尸,拐进另一条岔路,擅自脱离战场,逃回北极去了。
“这么说来,是月光森林的气候,使得这对北极狐掉毛了?”智囊狐拍拍来问。
象元帅允许智囊狐拍拍来将功赎罪。
大家把希望寄托在北极熊身上,好酒好肉款待。象元帅还调集三千只红蜻蜓,早班、中班、晚班,三班轮流,日夜值勤,在北极熊身边飞舞,红蜻蜓长长的翅膀就是自然界的电风扇,一天二十四小时为北极熊输送凉风,预防北极熊热出病来。
但第二天,就出现了意外。那对北极狐,突然就开始掉毛了,早晨一觉醒来,就像鬼剃头一样,脖颈上浓密的狐毛就脱落了一大块。到了中午,情况更糟,用舌头舔理皮毛,一舔就掉一大片,好像这些狐毛,不是长在他们身上的,而是用劣质胶水粘在他们身上的。
地球最冷的地区就是南极,南极最冷时的气温可降到零下88.3摄氏度,而北极最冷时是零下55.9摄氏度,因此,南极被人们称为“世界寒极”。帝企鹅世世代代居住在南极洲,当然不适应月光森林的气候。
不远万里赶来的极地动物,也奈何不了冻土僵尸。
“我教你一个凉快的办法。”智囊狐拍拍来说,“到冻土僵尸身边去,他的名字就叫凉冰冰,到了他身边,我保证,你就再也不会觉得热了。”
一声令下,企鹅酋长便率领整个帝企鹅家族,向冻土僵尸发起了攻击。
原来,北极狐以换毛来适应气候变化,一年要换两次毛。夏天时,浓密的冬毛掉落,换上细柔的夏毛;进入冬季,轻薄的夏装掉落,再换上厚实的冬装。狐毛的颜色也会随着季节变化而变化:夏毛深灰,与北极土壤颜色相似;冬毛纯白,以适应白雪覆盖的环境。
“还有南极企鹅!”象元帅说,“南极比北极还要冷,企鹅应该是地球上最耐寒的动物了!也把他叫来吧。”
“那就变成一只赤膊熊了。刚刚送走一对赤膊狐狸,又变出一只赤膊熊,哈哈哈哈!”笨笨猪说。
帝企鹅家族就像一群尊贵的帝王,大模大样冲到冻土僵尸面前。不愧是世界寒极来的动物,竟然能顶住刺骨寒流,跑到距离冻土僵尸几米远的地方,将冻土僵尸团团围住。遗憾的是,帝企鹅虽然模样像帝王,可毕竟是一种鸟,蹼掌善于游泳,却不能当作武器来战斗,嘴喙能麻利地捉拿水里游的鱼,却不具备强大的杀伤力。企鹅酋长带头扑到冻土僵尸身上,用力啄咬,咚咚咚,就像啄到石头上一样,啄了老半天,也没能啄碎冻土僵尸硬邦邦的身体。
帝企鹅尽失高贵优雅的帝王风度,帝王变乞丐,一瘸一拐,狼狈不堪地逃了回来。
他们不远万里从北极和南极来到月光森林,当然要先休整两天,然后再投入战斗。
虽然以冷血对冻土的战术惨遭失败,但大家觉得责任不能都算在智囊狐拍拍来身上,要一分为二看问题。智囊狐拍拍来主要是因为知识储备不够,被人类误导,犯了张冠李戴、用兵不善的错误,但作战思路还是正确的,就是要找真正不怕冷的、特别耐寒的动物来对付冻土僵尸。
北极狐实行单偶繁殖婚配制度,也就是说,北极狐雌雄结对,组成家庭,出入成双成对,共同生活,当然也共同来月光森林参加反侵略战争。这对北极狐,雄狐嘴吻尖突,名字就叫尖尖;雌狐嘴吻圆润,名字就叫圆圆。
“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剃光全身熊毛,涂上消虫药,才能彻底治愈他身上的剧痒症。”皮肤科医生说。
象元帅连夜从野战医院调来好几位皮肤科医生,专家会诊后得出的结论是:这对北极狐掉毛,不是病,而是正常的生理现象。
幸运的是,北极熊不会掉毛。北极熊很厉害,能用熊掌和壮硕的身体击碎厚厚的冰层,捕捉藏在冰层下的海狮,想来也能用犀利的熊掌击碎冻土僵尸身上的冻土。
智囊狐拍拍来很想挽回面子,所以就像拍皮球一样拼命拍自己的脑壳,终于又有了主意:“我有个远房亲戚北极狐,生活在北极。北极多冷呀,冰天雪地,可北极狐活得很开心,真正不怕冷。把北极狐请来,或许能助我们一臂之力。”
冻土僵尸被啄恼了,伸出手来,一手捏住一只帝企鹅,左右开弓,就像扔石头玩一样,一只一只扔出去。冻土僵尸个头虽不大,身高也就一米七的样子吧,力气却不小,扔东西扔得很远,把帝企鹅扔出三十多米远。可怜的帝企鹅,虽然属于鸟类,但两只小小的滑稽的翅膀却早已丧失飞翔能力,无法凭借翅膀的力量来减轻落到地上的重量。啪啪啪,他们一只接一只重重砸在地上,好几只帝企鹅脚被砸伤了,还有好几只帝企鹅被摔得头破血流。
“剃光毛的熊,跟掉光毛的狐狸,有何差别?还能打仗吗?还能对付冻土僵尸吗?”象元帅忧虑地说。
唉,几只小小寄生虫,竟也会坏了大事!
雌狐圆圆很爱漂亮,一身洁白、浓密、柔软、光滑的狐毛,是她的骄傲,突然间狐毛掉光了,伤心得不得了,整天以泪洗面,扯了几片树叶裹在身上,躲在角落里,再也不肯出来见人了。雄狐尖尖脸皮要厚一些,赤身裸体也不在乎,但半夜凉风袭来,连打了好几个寒战,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
“是的。”医生很肯定地说,“北极冬季很长,我们月光森林现在是温暖的秋天,北极早已是大雪纷飞的冬天了。我们这里的气温比北极高很多,气温一升高,他们就脱掉冬装换夏装了。”
“这样也好,早点开打,打完就走。”智囊狐拍拍来说,“你回到北极,既不用涂消虫药,也不必请牛椋鸟,只要在北冰洋的浮冰上一躺,扁虱、跳蚤、蚧虫不管什么寄生虫,立刻就会死光光,你的剧痒症也就不治而愈了。”
又一个始料不及的情况出现了,越接近冻土僵尸,巨手北极熊身上痒的感觉就越剧烈。那些爬满他全身的扁虱、跳蚤、蚧虫、螨虫、蜱虫、臭虫等寄生虫,别看他们个头小,鬼心眼却不小。当寄主北极熊冲向冻土僵尸,他们便感觉到滚滚寒流扑面而来,他们意识到危险,不愿寄主向刺骨寒流靠近,便在北极熊毛丛里大施淫威,害虫总动员,拼命叮,拼命咬,咬他个天翻地覆,咬他个不亦乐乎,以阻止北极熊冲向冻土僵尸。
于是,大家把巨手北极熊送到前沿阵地。
虽然采取了一系列防热措施,但到了第三天,这只名叫巨手的北极熊还是出问题了。
北极熊独来独往,发情期雌雄短暂相聚,过后便分道扬镳,各过各的日子,天性喜欢独自生活,所以就单独跑来帮月光森林动物军团对付冻土僵尸。志愿来参战的是只公熊,两只前掌特别大也特别厚,名叫巨手。
北极狐就是靠一身浓密厚实的狐毛抵御北极严寒的,据测算,北极狐皮的保暖性比北极熊皮还要好,所以北极狐皮一向是人类皮草市场上的珍品,其中珍珠狐皮、白金狐皮、宝石蓝狐皮,更是狐皮中的极品,价格极其昂贵。
还是企鹅表现最好,既没换毛,也没传染寄生虫,只是感觉有点热,热得萎靡不振,热得神情恍惚,热得有点受不了。
原来,北极熊生活在北极,北极熊喜欢在厚厚的雪层挖个洞居住在雪洞里,北极天寒地冻,各类寄生虫难以生存,所以北极熊身上是从来不生寄生虫的,当然也就没有应对寄生虫袭扰的本领。到了月光森林,各种寄生虫欢天喜地地爬到北极熊这位最可爱的寄主身上来,觅食、筑窝、繁殖,整天又叮又咬,巨手北极熊当然痒得受不了了。
没过多久,一对北极狐、一只北极熊和一群南极企鹅便来到月光森林,加入到动物军团抗击僵尸入侵的行列中来。
象元帅再次从野战医院请来皮肤科医生,检查结果,巨手北极熊身上爬满扁虱、跳蚤、蚧虫、螨虫、蜱虫、臭虫等寄生虫,所以才会奇痒难忍。
“我怎么感觉像生活在蒸笼里啊?”企鹅酋长一边擦汗一边说。
巨手北极熊一面搔着痒痒,一面嗷嗷叫着冲向冻土僵尸。
“我也有个远房亲戚,北极熊,也是抵御严寒的高手。”黑熊金刚已经从冬眠状态苏醒过来,也兴奋地吼叫起来。
到了晚上,这对北极狐浑身上下只有尾巴还是毛茸茸的,其他身体部位的狐毛全部掉光了,露出了难看的青紫色的皮囊。
智囊狐拍拍来分别写了两封邀请函,斗鸡多来米咬咬牙从自己尾巴上拔了六根鸡毛,分别插在两个信封上,做成两封十万火急的鸡毛信。极地遥远,派了两只信鸽作为信使,一只信鸽往北飞,一只信鸽往南飞,分别向北极和南极求救。
医生给开了消虫药,但北极熊全身长满浓密厚实的熊毛,消虫药根本就涂不到皮肤上去。又请来牛椋鸟,这是一种勤劳的小鸟,专门飞到水牛、犀牛、长颈鹿等动物的身上,为宿主清除身上的寄生虫,是大自然著名的灭虫能手。遗憾的是,北极熊身上的熊毛太长太密太厚了,寄生虫躲藏在毛丛深处,牛椋鸟很难捕捉得到。
于是,企鹅酋长发出指令,帝企鹅家族在前沿阵地排成横队。他们黑白分明的羽毛,就像穿着全黑的燕尾服和银白色的衬衣长裤,脖颈那块耀眼黄斑,就像系了一个金黄色的领结,精神饱满,举止从容,一派绅士风度。
此时月光森林已进入秋天,天气已变得凉爽,但对来自极地的动物来说,还是太热。
“我吃过火龙果,虽然带个火字,但吃起来凉爽爽的。”笨笨猪说。
“火龙果也带个火字,而且是一条着火的龙,是不是也要召来对付冻土僵尸呀?”智囊狐拍拍来不无讽刺地说。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了,让南极来的帝企鹅做诱兵,帝企鹅能接近冻土僵尸,做诱兵再合适不过了。”智囊狐拍拍来说。
“我们的蹼掌抓不破冻土僵尸的脸,我们的嘴喙啄不破冻土僵尸的鼻子,我们根本就不是冻土僵尸的对手,你是存心让我们去当炮灰呀!”企鹅酋长抗议道。
“谁来当诱兵?我们走不到冻土僵尸跟前,就会冻死的呀!”狼王真真说。
“冻土僵尸又不是牛,穿根鼻绳就可以牵到赤道去。”黑熊金刚说。
“人人都知道,太阳是个大火球,只要能把太阳像摘果子一样摘下来,别说区区一个冻土僵尸,就是十万冻土僵尸兵团,也能把他们烧成灰烬。问题是,谁有本事把太阳像摘果子一样给摘下来呢?”智囊狐拍拍来说。
“傻瓜,这也不懂!”智囊狐轻蔑地瞟了笨笨猪一眼说,“就是冷的克星。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有克星的。猫克鼠,狼克羊,虎克牛,食蚁兽克蚂蚁,这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要找能克制冷、压倒冷、战胜冷的东西。”
“我找到冷的克星了!”笨笨猪说,“火鸡,带着个火字,听起来挺热的吧!还有火烈鸟,听起来就更热了!叫火鸡和火烈鸟来融化冻土僵尸吧!”
“你们就知道吃吃吃,赶快开动脑筋!”象元帅说。
“我会反向思维。”象元帅说,“冷的反义词是什么?冷的对立面是什么?就是热嘛!以热克冷,以热攻冷!”
“使不得,使不得。”企鹅酋长连连摇头,“你这个办法,绝对是拍脑袋想出来的办法,严重脱离实际,缺乏可操作性。你想想,我们帝企鹅,在海里游泳还算机灵,在陆地行走却非我们强项,我们走起路来,一摇一摆,走得很慢,冻土僵尸很容易就能追上我们,啊呜啊呜一口一只,把我们都吃了。退一万步说,就算冻土僵尸比我们走得更慢,追不上我们,从月光森林到赤道,少说也有几千公里吧,就我们这样一摇一摆慢腾腾地走,猴年马月才能走到呀?再退一万步说,就算允许我们慢腾腾走,我们是极地动物,哪受得了赤道高温呀?现在在月光森林,我们都快热得受不了了,浑身是汗,还长痱子,用不着走到赤道,走到亚热带,我们帝企鹅就会全部热死。”
“太阳鸟呢?太阳鸟号称自己是太阳的儿女啊。”黑熊金刚说。
“谁爱吊谁吊,反正我不爱上吊。”笨笨猪嘟囔道。
馊主意想了一大筐,却没有一个主意管用的。
“我有办法。”智囊狐拍拍来很有把握地说,“我们可以采取诱敌深入的办法,假装在冻土僵尸面前打了败仗,引诱他来追,就像抓住了一根无形的牛鼻绳,一步一步把他引到赤道去!”
象元帅拼命翻动物花名册,指望再翻出一些有本事能与冻土僵尸一决雌雄的动物来。但冻土僵尸是宇宙绝对低温,象元帅翻烂了动物花名册,也找不到能经受“绝对零度”考验的地球生命。
“胡说!”智囊狐拍拍来没好气地说,“太阳,太阳鸟,虽然只相差一个字,差别却十万八千里!太阳的儿女,那是诗人的形容词,你们也当真?”
诱敌深入的计划,就此搁浅。
“你究竟什么意思啊?说话能不能说得明白点,让人听起来像在猜谜单_色_书。”象元帅不满地望着智囊狐拍拍来说。
遥远而又炎热的征途,对帝企鹅来说,绝对是无法克服的困难。
“可怎么才能把冻土僵尸带到赤道去呢?”笨笨猪问。
“什么叫克冷的动物啊?”笨笨猪问。
“反正我也不喜欢猜谜的,每次猜谜比赛我都是倒数第一。”笨笨猪说。
“这个想法不错,很有新意。”智囊狐拍拍来说,“什么地方的太阳最热?赤道!假如我们能把冻土僵尸带到赤道去,我就不信他能受得了热辣辣的太阳长时间的暴晒!”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女会打洞。既然是太阳的儿女,那肯定热量无限。”笨笨猪高兴地说。
“我的意思是说,请来的极地动物都对付不了冻土僵尸,实践证明以冷制冷这条路是行不通的,我们干吗还要钻牛角尖,还要到动物花名册里去找能扛得住宇宙绝对低温的耐寒动物呢?我们何不转换思考角度,来个反向思维,找能克冷的动物呢?”
“我们不能将太阳像摘果子一样从天上摘下来,但可不可以想个办法利用太阳的热量来战胜冻土僵尸呢?”象元帅说。
“不用你们去搏杀,我编了首战歌:冻土冻,吃果冻,冻土土,土鳖虫,僵尸头上插根葱,五花大绑进蒸笼。你们齐声一唱,冻土僵尸肯定气得七窍冒烟,就会拔腿来追赶你们,你们就可以一步一步把冻土僵尸引到赤道去了。”智囊狐拍拍来很自信地说。
“愚蠢!”智囊狐拍拍来说,“火鸡是姓火,可他身上有火吗?火烈鸟,听起来更厉害,好像一团烈火,可你在他身上能找到一粒火星吗?他们身上真有火的话,早就烤熟了啊!”
智囊狐拍拍来脑子活络,眼珠子转了几圈说:“我们是不是钻进了死胡同?干吗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干吗非要一条道走到黑?不能换棵树吊吊吗?不能换条道走走吗?”
月光森林地处北温带,现在又是金秋十月,秋风送爽,早晚还有点凉,现在帝企鹅都觉得热,要他们往赤道走,当然是行不通的。
一摸企鹅酋长和他率领的帝企鹅身上,果然都在流汗,果然都生痱子了。
“还是元帅高明啊!”智囊狐拍拍来说。
“唉,太阳公公来帮忙就好了,不用打,太阳公公只需往冻土僵尸身旁一坐,冻土僵尸就会变成一锅滚烫的粥。”笨笨猪说。
“烤熟的鸡特别好吃,金灿灿、油亮亮,香得肚子里蛔虫都会爬出来。火烈鸟没烤过,想来味道也不会差。”狼王莫莫流着口水说。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