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一章 狼打喷嚏熊冬眠

沈石溪科幻小说

莫莫身为狼王,当然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眼瞅着再有几秒钟就要扑到冻土僵尸身上了,突然,一股尖锐的寒气扑面而来……
大敌当前,理应重量级的象元帅亲自披挂上阵。
仿佛喷嚏也会传染似的,所有的野狼突击队员,一个接着一个开始打喷嚏,好像在举行喷嚏大赛,那喷嚏打得哟,一个比一个响亮,一个比一个猛烈,身体旋转,腰肢扭挺,阿嚏——像跳舞一样蹦得老高。
“连打两个败仗,现在该如何是好啊?”象元帅有点乱了方寸。
黑熊金刚冲到离冻土僵尸还有百来米远时,感觉就不大对劲了。他确实体质好,冻土僵尸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刺骨寒流,并没有让他打喷嚏,但身上却越来越觉得软绵绵,一个接一个打哈欠,可以说是哈欠连天,就像有千万只瞌睡虫叮到身上来了,一种无法抑制的想睡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虽然狼王莫莫穿着厚厚的羊毛衫,但突然感觉羊毛衫变得像层纸一样薄,根本无法抵挡这刺骨的寒冷。
纺织娘不辞辛苦,给黑熊金刚特制了一件羊毛保暖棉袄。
“唉……”象元帅叹了口气伤感地说,“我那位远房亲戚一万年前就已经灭绝了,如今只有在人类博物馆里才能见到猛犸象的化石标本了。”
此时冻土僵尸凉冰冰就在一公里开外的小山坡上散步呢。
象元帅脸微微有点红了,象皮很厚,所以象的脸皮也很厚,即使害羞到极点,也很难红到脸皮上来;微微发红,已经说明象元帅害羞得想挖个地洞把自己藏起来了。
象元帅喃喃地说:“我们大象生活在热带地区,假如到赤道去打仗,对付火山僵尸、岩浆僵尸,我一定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我不怕热,就是怕冷。一着凉,就会感冒,就会得肺炎,就要打吊针。我如果要打吊针,桶装纯净水的大桶一次就要吊满满一桶药水,医药费很贵的。对了,我有个远房亲戚,倒是不怕寒冷,就是生活在西伯利亚的猛犸象,浑身长着长毛,就喜欢在冰天雪地里生活。”
象元帅只好命令牦牛物流公司出动好几条牦牛,将重得要死的呼呼大睡的黑熊金刚从战场上抬回来。
运动健将跳跳蛙出了个主意:生命在于运动,运动产生热量,热量战胜寒冷,如果先剧烈运动,让身体发热发烫,就更不怕冷了。
冻土僵尸凉冰冰来了!
狼王莫莫也经历过风雪迷漫的冬天,甚至有一次还率领狼群攀爬到雪山去找寻猎物,但却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厉害的寒气,就像无数根针刺进肌肤刺进骨髓。
“好啊,那就到冻土僵尸身边去凉快凉快吧!”象元帅说。
黑熊金刚还没走到冻土僵尸面前,就冬眠了,睡着了。
狼王一退,其他野狼突击队员当然也就心无斗志,一边打着喷嚏一边转身逃窜。
黑熊金刚应召出征,去对付冻土僵尸凉冰冰。
莫莫牙口八岁,年富力强,久经沙场,是个很有经验的狼王。他拍着胸脯对象元帅说:“您尽管放心,不就是一个冻土僵尸吗?还不够我们野狼突击队塞牙缝的呢!我们狼群冬天外出打猎,找到冻死在雪地里的猎物,肉冻得像石头一样硬,我们狼牙还不是照样把冻肉咬碎吃掉。什么冻土僵尸,世界上就没有我们狼牙咬不碎的东西!”
黑熊金刚身穿保暖棉袄,心怀炽热豪情,又因剧烈运动而身体烫得像只火炉,巴不得立刻冲到冻土僵尸面前,伸出黑黪黪的熊掌,先给冻土僵尸结结实实两巴掌,将冻土僵尸打翻在地,然后将硕大的熊屁股坐在冻土僵尸身上,使劲磨呀磨。
这就是所谓的冬眠,而黑熊是有冬眠习惯的动物。
狼王莫莫果断发出扑击信号,全体野狼突击队员向目标狂奔而去。
动物在进化过程中养成的生活习惯,是很难改变的。
大象是陆地上最大的动物,被动物们一致推举为元帅。按照惯例,象元帅命令狼王莫莫率领野狼突击队首先向冻土僵尸凉冰冰发起进攻。狼性情刚烈、骁勇善战,理应冲锋在前。
“没想到,黑熊金刚比野狼突击队输得更惨,还没开打呢,就躺倒睡着了。”笨笨猪说。笨笨猪是象元帅的副官,有时脑子会不大够用,所以大家都叫他笨笨猪。
“画饼充饥,你这不等于白说嘛!”笨笨猪不满地嘟囔道。
狼王莫莫开始还想带病坚持战斗——一边打喷嚏一边继续向冻土僵尸扑去,但仅仅又向前迈了几步,又一个天大地大的喷嚏像高压气枪般从鼻孔喷出来,他像表演杂技一样身体高速旋转,狼嘴都咬到狼尾了,狼腰扭动的幅度实在太大,竟然把腰给扭伤了!这腰伤得很蹊跷,伤得很别致,身体向右弯成一个半圆,怎么伸也伸不直了。一只身体奇怪地弯成半圆的狼,还怎么指挥打仗呀?狼王莫莫哀号两声,无奈地败下阵来。
冻土僵尸是入侵地球的沃尔夫星球僵尸军团中的一个成员。冻土僵尸的身体是用千年不化的冻土捏塑而成的,心则是用宇宙冰核雕制。
智囊狐拍拍来提议道:“要论体质,恐怕谁也比不过黑熊金刚了。黑熊金刚身强体壮,抗寒流的本领应该比狼强。我自打认识这家伙,就从没见他感冒过,也从没见他打过一个喷嚏,狼的悲剧绝对不会在他身上重演。”
更难以想象的是,扑面而来的寒气似乎还有无孔不入的特性:寒气钻进嘴巴,嘴巴里的牙齿失去知觉,连舌头和声带也冻得僵硬,连叫都叫不出声来了;寒气钻进眼睛,眼珠子好像都快被冻住了,转动起来都不太灵活;寒气钻进鼻孔,啊,难受得就像一根草棍在捅鼻子,越捅越深,都快捅到脑门里去了,阿嚏——他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我现在身体热得就像一只火炉!”黑熊金刚高声叫道,“我已经热得受不了了,好想跳到冰河里去洗个澡!”
可是,谁来对付这可恶的冻土僵尸呢?
不就是冷吗?冷有什么了不起的,地球也有冬天,冬天大雪纷飞,滴水成冰,也很冷的!动物们不也都熬过来了?喝点烧酒,吃个火锅,身体暖融融的,就不怕冷了。要是再冷的话,多穿点衣服,羊毛衫、羊绒衫、棉衣、棉裤、棉袜、棉鞋、棉帽外加棉手套,全副武装起来,还怕对付不了冻土僵尸?!大家信心满满,斗志昂扬。
为保险起见,勤劳的纺织娘连夜给每位野狼突击队员织了一件厚厚的羊毛衫。
“说大话,比说废话还不靠谱。”智囊狐拍拍来在心里说道,他没把这话说出口,因为大象是元帅,总要给元帅留几分面子,不能让元帅太下不了台啊。
顾名思义,冻土僵尸的本领就是寒冷,隔着好几百米远,就朔风扑面、寒气逼人;再走近些,就像遭遇了暴风雪,冷得刺骨,连地上的石头都被冻得嘎嘎炸裂了。
笨笨猪在一旁说:“那你还不赶快写个邀请函,特快专递,把你那位远房亲戚猛犸象给请来呀!”
“我不想睡觉,睡懒觉可不是好习惯,我要打起精神来战斗!我现在如果睡着了,那就太丢脸了!我发誓,我坚决不能睡觉!”黑熊金刚不断鼓励自己。
黑熊金刚不愧是大力士,趁机举行一场举重表演,举起一块几十斤重的大石头,围着象元帅营帐跑了一圈又一圈,跑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熊身上最厉害的武器就是熊掌和屁股,一掌能劈断一棵小树;熊屁股更可怕,抓住猎物后,塞到屁股下,大得像磨盘、重得也像磨盘的屁股磨几下,猎物就会骨碎筋断,再磨几下,猎物就变成一张肉饼了。黑熊金刚想把冻土僵尸用千年不化冻土做的骨肉磨成肉泥!想把冻土僵尸那颗用宇宙冰核做的心磨成冰激凌!
大家都觉得跳跳蛙的话很有道理,便督促黑熊金刚运动运动,让身体预热起来。
象元帅通过望远镜目睹了野狼突击队溃败的整个过程,摇头叹息道:“狼虽然勇猛,但毕竟个头小、体质弱,遭遇寒流,个个都喷嚏连天,哪有不败之理啊!拍拍来先生,现在该怎么办呀?”
“好啊,那就派黑熊金刚去试试吧。”象元帅说。
大象是目前地球上最大的陆生动物,个头当然比黑熊高,身体当然比黑熊壮,力气当然比黑熊大。
开始,英勇无畏的动物战士们并没有把冻土僵尸凉冰冰太当一回事。单_色_书僵尸见多了,什么口水僵尸、鼻涕僵尸、竹子僵尸、火龙果僵尸,最后还不是通通败在动物战士脚下?
黑熊金刚雄赳赳气昂昂地扑向冻土僵尸。
金刚者,大力士也,黑熊能征善战,且能吃能喝,膘肥体壮,脂肪厚,就耐寒保暖。大家都把战胜冻土僵尸的希望寄托在黑熊金刚身上。
大家的眼光齐刷刷投向象元帅。
喷嚏是鼻黏膜受刺激后气流通过鼻孔快速喷发的一种现象。如果偶尔打一两个喷嚏,当然无伤大雅,喷嚏过后,说不定会显得更精神些,但连续不断打喷嚏,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喷嚏一串串打出来,那就非常麻烦了——头昏脑涨,天昏地暗,所有的力气都消耗在喷嚏上了,精神几近崩溃。别说去跟冻土僵尸打仗了,就是站也有点站不稳了。
黑熊天生就有冬眠的习惯,到了秋天,黑熊敞开肚皮大吃特吃,把自己吃得膘肥体壮,等到天气一转冷,头场雪还没下来,黑熊就会找个温暖的地洞,呼呼大睡,一睡就是好几个月,睡到来年春暖花开,这才伸伸懒腰醒来。
组建动物军团,狐狸因为智商高,被推举为智囊团,协助象元帅指挥作战。所谓智囊团,就是影子内阁,专门替统帅出主意的。拍拍来是狐狸智囊团里最杰出的一位。
“抱歉,不好意思,实在抱歉。”象元帅不断上下拱动鼻子向众多动物战士打躬作揖,“我的心情和大家一样,也恨不得立刻将冻土僵尸踩在象蹄下。顺便说一句,如果我能将冻土僵尸踩在脚底下,不是吹牛,我几象蹄下去,准能将冻土僵尸踩成一堆泥渣。唉,现在没办法,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爱莫能助啊!”
冻土僵尸到底冷到什么程度呢?普通温度计是测不出他的体温究竟是零下多少度,只能用宇宙温度计才能测算他的体温。他身体表面的温度与月球阴面的温度相同,为零下180摄氏度,而他那颗用冰核雕制的心脏就更冷了,为零下273.15摄氏度,达到宇宙低温极限,称为“绝对零度”。就像太阳有黑洞,冻土僵尸超低温的身体也形成一个“冷洞”,能吸收一切热量与热能。
象元帅态度很诚恳,话也有几分道理,大家也就不再勉强象元帅出征了。
“黑熊金刚打了败仗,那就应该派一个比黑熊金刚个头更高、身体更壮、力气更大的动物战士去和冻土僵尸一决雌雄!”智囊狐拍拍来说。
但瞌睡虫实在太厉害了,叮在他身上,让他四肢发软;叮在他脑子里,让他脑袋一阵晕眩。黑熊金刚又勉强往前走了十多米,身体摇晃得就像梦游症患者,一脚深一脚浅,一脚没踩稳,跌了一跤,身体躺倒的一瞬间,便呼噜呼噜发出响亮的鼾声。
狼王莫莫一声长嚎,二十多个穿着厚厚羊毛衫的野狼突击队员便争先恐后冲了上去。狼习惯集体狩猎,很有战术意识,冲到离冻土僵尸还有三百米远时,狼群便分成两队,左右包抄过去,将冻土僵尸像包饺子一样包围了起来。
很快,野狼突击队员离冻土僵尸仅有最后一百米远了。
狼群一点点收缩包围圈,看这情形,冻土僵尸插翅难逃啦!
“怎么样,身体热了没有?准备好了没有?”象元帅问。
遥远而又炎热的征途,对帝企鹅来说,绝对是无法克服的困难。
“还是元帅高明啊!”智囊狐拍拍来说。
“太阳鸟呢?太阳鸟号称自己是太阳的儿女啊。”黑熊金刚说。
“我们不能将太阳像摘果子一样从天上摘下来,但可不可以想个办法利用太阳的热量来战胜冻土僵尸呢?”象元帅说。
“这个想法不错,很有新意。”智囊狐拍拍来说,“什么地方的太阳最热?赤道!假如我们能把冻土僵尸带到赤道去,我就不信他能受得了热辣辣的太阳长时间的暴晒!”
“谁来当诱兵?我们走不到冻土僵尸跟前,就会冻死的呀!”狼王真真说。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了,让南极来的帝企鹅做诱兵,帝企鹅能接近冻土僵尸,做诱兵再合适不过了。”智囊狐拍拍来说。
“唉,太阳公公来帮忙就好了,不用打,太阳公公只需往冻土僵尸身旁一坐,冻土僵尸就会变成一锅滚烫的粥。”笨笨猪说。
“可怎么才能把冻土僵尸带到赤道去呢?”笨笨猪问。
“傻瓜,这也不懂!”智囊狐轻蔑地瞟了笨笨猪一眼说,“就是冷的克星。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有克星的。猫克鼠,狼克羊,虎克牛,食蚁兽克蚂蚁,这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要找能克制冷、压倒冷、战胜冷的东西。”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女会打洞。既然是太阳的儿女,那肯定热量无限。”笨笨猪高兴地说。
“冻土僵尸又不是牛,穿根鼻绳就可以牵到赤道去。”黑熊金刚说。
“烤熟的鸡特别好吃,金灿灿、油亮亮,香得肚子里蛔虫都会爬出来。火烈鸟没烤过,想来味道也不会差。”狼王莫莫流着口水说。
“我们的蹼掌抓不破冻土僵尸的脸,我们的嘴喙啄不破冻土僵尸的鼻子,我们根本就不是冻土僵尸的对手,你是存心让我们去当炮灰呀!”企鹅酋长抗议道。
“火龙果也带个火字,而且是一条着火的龙,是不是也要召来对付冻土僵尸呀?”智囊狐拍拍来不无讽刺地说。
“使不得,使不得。”企鹅酋长连连摇头,“你这个办法,绝对是拍脑袋想出来的办法,严重脱离实际,缺乏可操作性。你想想,我们帝企鹅,在海里游泳还算机灵,在陆地行走却非我们强项,我们走起路来,一摇一摆,走得很慢,冻土僵尸很容易就能追上我们,啊呜啊呜一口一只,把我们都吃了。退一万步说,就算冻土僵尸比我们走得更慢,追不上我们,从月光森林到赤道,少说也有几千公里吧,就我们这样一摇一摆慢腾腾地走,猴年马月才能走到呀?再退一万步说,就算允许我们慢腾腾走,我们是极地动物,哪受得了赤道高温呀?现在在月光森林,我们都快热得受不了了,浑身是汗,还长痱子,用不着走到赤道,走到亚热带,我们帝企鹅就会全部热死。”
智囊狐拍拍来脑子活络,眼珠子转了几圈说:“我们是不是钻进了死胡同?干吗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干吗非要一条道走到黑?不能换棵树吊吊吗?不能换条道走走吗?”
“谁爱吊谁吊,反正我不爱上吊。”笨笨猪嘟囔道。
月光森林地处北温带,现在又是金秋十月,秋风送爽,早晚还有点凉,现在帝企鹅都觉得热,要他们往赤道走,当然是行不通的。
象元帅拼命翻动物花名册,指望再翻出一些有本事能与冻土僵尸一决雌雄的动物来。但冻土僵尸是宇宙绝对低温,象元帅翻烂了动物花名册,也找不到能经受“绝对零度”考验的地球生命。
“我有办法。”智囊狐拍拍来很有把握地说,“我们可以采取诱敌深入的办法,假装在冻土僵尸面前打了败仗,引诱他来追,就像抓住了一根无形的牛鼻绳,一步一步把他引到赤道去!”
“胡说!”智囊狐拍拍来没好气地说,“太阳,太阳鸟,虽然只相差一个字,差别却十万八千里!太阳的儿女,那是诗人的形容词,你们也当真?”
“我找到冷的克星了!”笨笨猪说,“火鸡,带着个火字,听起来挺热的吧!还有火烈鸟,听起来就更热了!叫火鸡和火烈鸟来融化冻土僵尸吧!”
诱敌深入的计划,就此搁浅。
“人人都知道,太阳是个大火球,只要能把太阳像摘果子一样摘下来,别说区区一个冻土僵尸,就是十万冻土僵尸兵团,也能把他们烧成灰烬。问题是,谁有本事把太阳像摘果子一样给摘下来呢?”智囊狐拍拍来说。
“什么叫克冷的动物啊?”笨笨猪问。
“反正我也不喜欢猜谜的,每次猜谜比赛我都是倒数第一。”笨笨猪说。
“我会反向思维。”象元帅说,“冷的反义词是什么?冷的对立面是什么?就是热嘛!以热克冷,以热攻冷!”
“不用你们去搏杀,我编了首战歌:冻土冻,吃果冻,冻土土,土鳖虫,僵尸头上插根葱,五花大绑进蒸笼。你们齐声一唱,冻土僵尸肯定气得七窍冒烟,就会拔腿来追赶你们,你们就可以一步一步把冻土僵尸引到赤道去了。”智囊狐拍拍来很自信地说。
“我的意思是说,请来的极地动物都对付不了冻土僵尸,实践证明以冷制冷这条路是行不通的,我们干吗还要钻牛角尖,还要到动物花名册里去找能扛得住宇宙绝对低温的耐寒动物呢?我们何不转换思考角度,来个反向思维,找能克冷的动物呢?”
一摸企鹅酋长和他率领的帝企鹅身上,果然都在流汗,果然都生痱子了。
“愚蠢!”智囊狐拍拍来说,“火鸡是姓火,可他身上有火吗?火烈鸟,听起来更厉害,好像一团烈火,可你在他身上能找到一粒火星吗?他们身上真有火的话,早就烤熟了啊!”
“我吃过火龙果,虽然带个火字,但吃起来凉爽爽的。”笨笨猪说。
馊主意想了一大筐,却没有一个主意管用的。
“你们就知道吃吃吃,赶快开动脑筋!”象元帅说。
“你究竟什么意思啊?说话能不能说得明白点,让人听起来像在猜谜单_色_书。”象元帅不满地望着智囊狐拍拍来说。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