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微访谈

沈石溪科幻小说

还有一点,我也想说一说。人们叫我黄鼠狼,又是鼠又是狼的,感觉是一只黄颜色的长得像老鼠的狼,鼠和狼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动物,世界上有既鼠且狼的怪物吗?揣摩人的心思,闻不惯我们的屁,又痛恨我们半夜去偷鸡,便将心目中最坏的两种动物形象鼠和狼叠加在我们身上,以示憎恶。
大家好!我叫大板牙,俗名屎克郎。能来到动物微访谈节目直播室,是我的荣幸。我知道自己地位卑贱,不过是一只小小的昆虫,不过是大自然一个小小的清洁工。

老鼠上尉吱吱呜

我们给自己起了个外号:鸟不食。希望借微访谈节目直播室这个平台,给我们做一条免费广告,让更多的鸟知道我们叫“鸟不食”,这样,我们活下去的希望就更大了。
众所周知,鸟食昆虫。但很多鸟都不吃我们,原因很简单,我们吃了一肚子别人的屎,鸟吃了我们,也等于间接吃了别人的屎。很多鸟爱干净,不喜欢吃别人的屎。这么一来,我们无意之中躲过了被吃掉的厄运,比别的昆虫多了一些生存机会。
大家好!我叫顶顶臭。这个名字不是我自己起的,也不是爹妈给我起的,而是月光森林动物军团给我起的。我晓得这个名字含有贬意,但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放臭屁是我们最厉害的防身武器,一旦遭遇天敌,如猫、狗、豺、獾、狼、人等等,来不及逃跑,我们就会喷个臭屁出去,趁天敌臭晕之际,逃之夭夭。在我族群里,谁放的屁最臭,证明谁的身体最强壮;谁放的屁越臭,谁活下去的可能性就越大。
我有个心愿,就是打完仗,生活安定下来后,我要开一家香水店,专门经营世界级品牌香水。大家肯定会奇怪,一具以粪蛋当作武器、到处散播宇宙级恶臭的僵尸,怎么会钟情香水呢?哦,来到地球我才明白,我身上那股味道,确实不好闻,确实令人讨厌。慢慢的,我的嗅觉被动物们同化了,我也开始喜欢泥土的清香和花卉的芬芳。
我的座右铭是:放自己的屁,不管别人怎么说。
我有一种生不逢时的感觉。我们曾经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我们曾经是最受器重的军事装备。没有我们,就没有叱咤风云的骑兵。但自打发明了汽车,我们便逐渐退出了人类的生活舞台。没有骑兵了,也没有谁把我们当交通工具。除了马术赛场、马术俱乐部和一些马戏团,人类日常生活已经很难见到我们的身影了。

巨蜣螂大板牙

顶顶臭黄鼠狼

粪蛋僵尸波波娅

喜欢香水的人,肯定是生活很精致的人,也是有品味、懂情趣的人。
嗅觉在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卧室里放一盆夜来香,能让人安神静心,窗台上放一盆百合花,整个家变得温馨可人,茉莉让人心旷神怡,玫瑰让人激情飞扬,桂花让人提神醒脑,莲花让人清心淡雅……气味能有效调节人的心情,气味能左右人的情绪,遗憾的是许多人不太明白这一点。
我们的座右铭是:做别人不愿或不屑做的事情,拾遗补阙,也能为自己赢得一席生存之地。
我的座右铭是:顺应潮流,调整心态,自得其乐,等待机会。
人类的小心眼可见一斑。
被边缘化的滋味确实不太好受,希望地底下的石油早日枯竭耗尽,没了油,汽车就是一堆废铜烂铁,或许人们又会把我们当作不可缺少的生活伴侣了。
大家好!只有我们老鼠不太好。都说要保护野生动物,请告诉我,我们老鼠是不是野生的?我们老鼠算不算动物?我们老鼠是货真价实、不折不扣的野生动物。但保护野生动物,为什么就不包括我们老鼠呢!同为野生动物,大熊猫享受国宝级待遇,被当作友好使者,坐专机到国外展览,而我们老鼠呢,却躲在地洞里不敢出来,随时随地要提防毒鼠强和捕鼠铁夹,还有可怕的猫。
你们尽管叫我顶顶臭,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一种恭维。
大家好!欢迎来到微访谈直播室。我叫波波娅,来自宇宙深处沃尔夫星球。我透露一个秘密,从宇宙角度看,地球表面百分之七十被海洋覆盖,是一颗蔚蓝色的水球。其实,地球不仅仅是一颗水球,地球还是宇宙唯一一颗散发着香味的星球。其他星球,闻到的都是死亡的气息,阴暗的气息,唯独到了地球,才能闻到生命的气息,阳光的气息,鸟语花香的气息。真的,把地球称作香球,也未尝不可。
这实在太不公平了,这是百分百物种歧视。可恼的是,没有哪家法院会来受理物种歧视的案件。我们老鼠真正是含冤蒙屈,投告无门。
我的座右铭是:做个宅男,没事躲在洞里。我的人生格言是:离猫远一点。

大白马霹雳神

其实我们是鼬科动物,学名叫黄鼬,与鼠和狼风马牛不相及。
大家好!我叫霹雳神。大家一听就知道这是一个好名字,强壮骠悍,日行千里。其实,日行千里是一种夸张的说法,千里马只是人们一种美好的愿望,世界上任何良种马,都不可能每天跑五百公里,一天能跑两百公里已经算很不错了。
“后来呢?”
“以后少做这样不健康的梦。”象元帅谆谆教导,“要把全部心思都放到工作上来。做梦也要做健康的、励志的梦。做梦也梦见与僵尸打仗,这样何愁打不败僵尸呢。”
“岂止是听说过啊,我还碰到过这样倒霉的事呢。”象元帅愤愤地说,“有一次女朋友到我家来,她是一位容貌出众的象姑娘,漂亮的姑娘都有点脾气,我哄了老半天,才把她哄到家里来。为了讨她高兴,我还亲自下厨做了一大锅蘑菇汤,端上桌来。还没来得及让女朋友尝一口呢,一只老鼠,从房梁上走过去,大概是恶作剧吧,就拉出一粒老鼠屎来,恰恰就掉进蘑菇汤里……女朋友恶心得拔腿就走。这是我的初恋啊,纯洁的初恋,就这样泡汤了。唉——”
象元帅把敌情通报扔到智囊狐拍拍来脸上:“自己看!”
拍拍来是动物军团的智囊人物,智商特别高,不管遇到什么难题,他拍拍脑袋,就能想出应对的办法来,所以起名叫拍拍来,拍拍主意就来。
象元帅睡梦中被吵醒,一看表,三点十九分,忍不住发起牢骚:“什么狗屁情报,不就是几颗粪蛋嘛,值得大惊小怪吗?僵尸会拉屎,难道我们就不会拉屎?公共厕所有什么了不起的,谁没上过公共厕所呀?实在味道重了,捂住嘴巴,憋住呼吸,不就挺过去了嘛!糊涂官通报糊涂军情,害得我好梦也没做完,哼!”
“千万锅汤,那就是湖,那就是海!我们要用屎海战术,来战胜僵尸的粪蛋战术!”智囊狐拍拍来振振有词地说。
“我又没让老鼠去和粪蛋僵尸比谁的力气大。”智囊狐拍拍来撇撇嘴角说,“粪蛋僵尸是以粪蛋作武器向我进攻,我们就用老鼠屎来回击他们!”
树洞再宽敞,象元帅也钻不进去,便在门口喊叫。但智囊狐拍拍来睡得太死了,象元帅叫了半天,也没能把智囊狐拍拍来从睡梦中叫醒。本来象元帅半夜被吵醒,心里就窝火,老半天也叫不醒智囊狐拍拍来,就更生气了。身体钻不进树洞,鼻子能钻进树洞,就把万能的象鼻伸进树洞,勾住狐狸尾巴,轻轻一拉,就把智囊狐拍拍来从树洞拉出来,翘起鼻子,高高挂在鼻尖上。
智囊狐拍拍来当然就惊醒了,埋怨道:“快放我下来!半夜三更,我可不想玩荡秋千!我做了个好梦,正梦见……啧啧……真讨厌,关键时候,好梦给你搅黄了。”
“军人无隐私,一切都要向长官汇报。”象元帅严肃地说。
牢骚归牢骚,但象元帅毕竟是个军人,知道军令如山,可不是儿戏,便瞪着惺忪睡眼,拿着敌情通报找智囊狐拍拍来商量对策。
“她走到我面前……桃花般鲜艳的小脸蛋……”
智囊狐拍拍来一字一句读完敌情通报,打了个哈欠说:“我以为天塌下来了呢。啧啧,就这么一点事,也值得半夜把我叫醒,让我半夜挂在你鼻尖上荡秋千?”
“是是。”智囊狐拍拍来点头如鸡啄米,“半夜把我叫醒,出什么事啦?”
按常规,松鼠传令兵应该摇元帅的身体将元帅摇醒,但大象的身体太重了,重达六吨,小小的松鼠传令兵根本摇不动,就只好摇象鼻了。
“保密。”智囊狐拍拍来没好气地说,“我做的梦,是我的隐私,不告诉你。”
“让老鼠对付粪蛋僵尸,你没搞错吧?”象元帅迷惑不解地用鼻尖摩挲自己的脑壳,“打仗可不是儿戏。粪蛋僵尸大脚一踩,老鼠就被踩成肉酱了。”
“后来你就用鼻子把我从树洞里揪出来了呀。”
“你听说过这句话没有?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松鼠传令兵一看是绝密电报,不敢怠慢,立即钻进军用帐篷,拼命摇象鼻,把正鼾声如雷的象元帅叫醒了。
象元帅、智囊狐及全体将士: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那千万粒老鼠屎呢?”智囊狐拍拍来问。
象元帅仍然用象鼻抚摸自己的脑壳,还是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老鼠屎,有这么厉害?”
“你这是什么态度!敌情通报上写得清清楚楚,十万火急!”象元帅生气地说,“贻误战机,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快快,快拍拍你的脑壳,想个退敌良策出来。”
“我……梦见……一只美丽的……狐小姐……向……向我走来。”智囊狐拍拍来不敢违抗军令,不得不老老实实交代。
“回答正确。你的数学成绩不错哦。千万锅汤是什么概念?”
据侦察员报告,一支粪蛋僵尸小分队,正在向你驻地开进。粪蛋僵尸的武器就是粪蛋,能量极大,资料显示,一颗粪蛋所产生的异味,就相当于一座公共厕所。号称宇宙级恶臭,能轻易将孟加拉虎熏晕过去。望你们切勿轻敌,即刻进入临战状态,做好一切战备工作,痛击来犯之敌。
象元帅把智囊狐拍拍来放在地上,好奇地问:“你做了什么好梦?说来听听。”
象元帅暗暗吃惊,他也做了个几乎和智囊狐拍拍来一模一样的好梦,可惜,也是在节骨眼上,被松鼠传令兵给吵醒了。梦中的象小姐也是漂亮得一塌糊涂。唉唉,梦醒了,梦碎了。看来好梦都是很容易碎的啊。都说是同床异梦,他与智囊狐拍拍来却是异床同梦。但象元帅没有说出自己做了和智囊狐拍拍来同样性质的梦,领导的隐私要保密,领导的心思不能透露,透露了就没威信了。
“好主意,拍拍来,你太有才了,算我没看错你!”象元帅高兴地说。
“再厉害,也只是坏了一锅汤啊。打败粪蛋僵尸,好像还差十万八千里。”
“让老鼠上尉吱吱呜,把他的老鼠特混大队拉到阵地上来,嘿,保证能把粪蛋僵尸打得哭爹喊娘。”智囊狐拍拍来轻松地说道。
“什么办法?”象元帅瞪大眼睛,竖起耳朵。
“什么概念?”
2608年10月13日凌晨,月光森林动物军团接到动物野战军总指挥部发来的一份敌情通报:野总第333号文,十万火急,绝密。
总司令白犀牛
智囊狐拍拍来耸耸肩说:“这样的小问题,也用得着我来拍脑壳吗?你看好了哦,我现在没拍脑壳吧,可我已经想好对付粪蛋僵尸的办法了。”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你用坏了的汤招待女朋友,能不泡汤吗?”智囊狐拍拍来说。
“千万粒老鼠屎,坏了千万锅汤。”象元帅答。
“后来呢?”
智囊狐拍拍来住在宽敞的树洞里。树洞冬暖夏凉,狐狸最喜欢住树洞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