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僵尸教室

沈石溪科幻小说

蜣螂,俗称屎壳郎,属鞘翅目蜣螂科。一般为黑色或黑褐色。世界上有2万多种蜣螂。巨蜣螂是世界上最大的蜣螂,身长约10厘米。
臭虫一般过群居生活,因此在适宜隐匿的场所常常发现有大批臭虫聚集。不论是幼虫,或是雌雄成虫,它们都在晚上偷偷地爬出来,凭借刺吸式的口器嗜吸人血;在找不到人血时,也吸食家兔、白鼠和鸡的血。人被臭虫叮咬后,常引起皮肤发痒,过敏的人被叮咬后有明显的刺激反应,伤口常出现红肿、奇痒,如搔破后往往引起细菌感染。臭虫怕光,多在夜间活动。

巨蜣螂

斑蝥

臭虫

长圆形小昆虫,体被黑毛,头呈圆三角形,有粗密刺点,复眼大,略呈肾形。触角一对,前胸长稍大于宽,鞘翅基部各有两个大黄斑,翅中前后各有一黄色波纹状横带。有特殊的臭气。可用作药材。
大多数蜣螂是粪食性的,以动物粪便为食,有“自然界清道夫”的称号。它常将粪便制成球状,滚动到可靠的地方藏起来,然后再慢慢吃掉。一只蜣螂可以滚动一个比它身体大得多的粪球。巨蜣螂则喜欢先在地面上大吃,然后再着手在地面下挖一个小小的贮藏室,把粪球推到那里边紧紧地封好。
中小型野鼠,头小,吻尖,耳朵较长,可接近眼部。背毛一般呈棕褐色,背部有一条明显黑线。以夜间活动为主,黄昏和清晨活动最盛,白天也能出洞觅食。一年中以春、秋两季最为频繁。没有冬眠习性,即使在严寒冬季还能在田间取食。
臭虫有一对臭腺,能分泌一种异常臭液,此种臭液有防御天敌和促进交配之用,臭虫爬过的地方,都留下难闻的臭气,故名臭虫。
臭虫吸食人和温血动物的血液。在我国古时又称床虱、壁虱。成虫能耐饥一年以上。

黑线姬鼠

“前面是杀鼠不眨眼的粪蛋僵尸,后面是吃鼠不眨眼的猫武士突击队,吱呜,前进也是死,死得轰轰烈烈,吱呜,后退也是死,死得窝窝囊囊,弟兄们,我们该怎么办?”
一只花背仓鼠说:“一看见猫,我就腿软,还怎么冲锋啊!”
战斗动员,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鼓舞士气。
“弟兄们,人家看不起我们老鼠,讨厌我们老鼠,吱呜,还说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今天,我们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终于可以一雪前耻了。吱呜,我们不再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了,我们是光荣的老鼠战士了,现在轮到我们喊打了,吱呜,老鼠喊打,去打僵尸。可以这么说,现在是僵尸过街,鼠鼠喊打。吱呜,多么威风,多么神气!所以,我们一定要万鼠一心,吱呜,奋勇向前,努力拉屎,拉出千千万万粒老鼠屎来,吱呜,把我们的老鼠屎堆成山、铺成海,打败万恶的粪蛋僵尸。吱呜,各个立功授奖,实现我们的鼠生价值!”
猫王袖珍虎督战不力,被罚扣去三个月薪水。
对老鼠战士来说,简直是臭上加臭,雪上加霜。
“老鼠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勇敢,老鼠就不叫老鼠了。”象元帅说。
时间紧迫,上尉吱吱呜让米老鼠吹响集合号,把老鼠部队集合起来,进行战斗动员。
老鼠上尉吱吱呜虽然对象元帅制订的战斗方案有不同看法,但胳膊扭不过大腿,象元帅下了死命令,他也只好执行。军人嘛,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广场上,黑鸦鸦一片,数不清究竟有多少老鼠战士。老鼠不仅数量多,品种也多,家鼠、田鼠、沟鼠、褐家鼠、黄胸鼠、荷兰鼠、花背仓鼠、黑线姬鼠……等等等等,全世界共有一千八百余种鼠形动物。
“当然应该拉到粪蛋僵尸身旁去,最好能拉到粪蛋僵尸身上去,如果能直接拉到粪蛋僵尸的鼻孔里,效果更佳!你灌我一鼻孔恶臭,我灌你一鼻孔老鼠屎,臭死你没商量。老鼠屎小而硬,应该是可以塞到粪蛋僵尸鼻孔里的。”智囊狐拍拍来说。
“不能钻地洞。”老鼠上尉吱吱呜毫不含糊地说,“吱呜,重新来过,或者做逃兵被处死,或者做英雄去战死,除了钻地洞,吱呜,二选一,你们自己挑吧!”
“按你的思路,这老鼠屎应该拉在哪里呀?”笨笨猪问。
粪蛋僵尸是沃尔夫星球入侵地球僵尸军团里很特别的僵尸,嗜食观音土,嗜食曼陀罗、箭毒木、毒鱼藤、毒蘑菇等各种有毒植物,还喜欢吃各种蛋,鸡蛋、鸭蛋、鹅蛋、鸽蛋、鸟蛋、蛇蛋、乌龟蛋、蜥蜴蛋、鳄鱼蛋……凡是蛋他都喜欢吃。地球上的生物,不管是两足行走被称为裸猿的人还是动物,都喜欢吃蛋,但吃蛋总是挑最新鲜的吃,越新鲜越好,越新鲜营养价值越高。粪蛋僵尸就不一样了,非要把蛋放在太阳下晒,晒成臭鸡蛋,而且越臭越好,越臭吃起来越开心。吃了观音土、臭鸡蛋和有毒植物搅和在一起的食物,拉出来的屎又硬又臭,一粒一粒像驴粪蛋,却又比驴粪蛋小,就像山核桃,硬得也像山核桃,秽气冲天,臭飘万里。闻一闻,臭三天,闻三闻,臭死你。更值得一提的是,粪蛋僵尸大肠很特别,有一节像仓库一样,专门储存屁的,而且可以把屁压缩起来储存,一旦需要,压缩屁就迅速膨胀开来,形成一股高压气流,像高压气枪一样把粪蛋喷射出去,可射出好几十米远。
“他们本来就是老鼠嘛!”笨笨猪说。
“这一仗打得太匆忙。”智囊狐拍拍来说,“事先我们应该挑一些最勇敢的老鼠,组建一支老鼠敢死队,前赴后继,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前进。老鼠人多,总有一些能冲到粪蛋僵尸跟前去。老鼠各个都是翻垣攀墙的高手,只要能抱定同归于尽的决心,就能爬到粪蛋僵尸身上去,既然能爬到粪蛋僵尸身上去,也就能爬到粪蛋僵尸脸上去,既然能爬到粪蛋僵尸脸上去,当然也能把老鼠屎拉到粪蛋僵尸鼻孔里!”
混乱中,上尉吱吱呜被逃兵踩伤了胳膊,只好把受伤的胳膊用绷带包扎起来,吊在头颈上,模样有点狼狈。
老鼠们异口同声地说:“抱头鼠窜。”
混乱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抱头鼠窜!”刹那间,所有的老鼠转身逃命。猫武士督战队跳跃咆哮,想阻止老鼠溃逃,但兵败如山倒,一座山都要倒下来了,区区一百只猫武士怎么挡得住啊。老鼠们很容易就冲破猫武士形成的拦截线,逃回月光森林来了。
粪蛋僵尸的大肠,其实就是一支很特别的粪蛋枪。
好多老鼠难受得咬断了自己的尾巴,身体弱一些的老鼠,鼻子流血,在地上打滚。
僵尸粪蛋落到鼠群里,虽然粪蛋不会爆炸,但臭气立刻弥漫开来,恶臭难闻,又臭又毒。老鼠战士开始还想屏住呼吸、捂住嘴巴忍一忍,希望臭气很快就能过去。但粪蛋僵尸的粪蛋遇到空气后,会产生化学反应,就像水达到摄氏一百度会变成蒸汽一样,那些粪蛋也会源源不断释放恶臭,直到释放完为止。
“都是你出的好主意,什么屎海战术,屁用也没有!”
“我来替你们回答,吱呜,冲上去,为保卫我们共同的家园,与粪蛋僵尸拼了!”老鼠上尉吱吱呜用威严的眼光扫射全场,“有反对的意见没有?没有,好,吱呜,一致通过!幺八点幺八分幺八秒,进攻的时间到了,弟兄们,冲啊——”
老鼠上尉吱吱呜站在主席台上,双手叉腰,讲得慷慨激昂,讲得唾沫横飞。
全场静穆了,静得连老鼠的心跳声也听得见。
“如果说我有什么责任的话,我唯一的责任就是对胆小如鼠这句话理解得还不够深刻。”智囊狐拍拍来拼命为自己开脱责任,“鼠辈啊,太渺小啦!鼠辈啊,坏我大事!”
一只黄胸鼠说:“是啊,脚长在我们自己脚下,我们想怎么跑就怎么跑。”
老鼠上尉吱吱呜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老鼠大军潮水般拥向粪蛋僵尸。
粪蛋僵尸就坐在两百米开外河边的柳树下乘凉呢,见老鼠大军冲杀过来,也不着急,慢腾腾散成一字队形。等老鼠大军冲到离河边还有四五十米远时,一个首领模样的喊了一声口号,所有的粪蛋僵尸弯下腰,撅起屁股,随着一声声闷响,一粒粒黑色的核桃般硬屎,就像是从高压气枪里射出来一样,在空中画了一条黑色的抛物线,准确投掷到老鼠队伍里。
象元帅带着智囊狐拍拍来和副官笨笨猪站在远远的山头上,用望远镜观看战场动静,看到老鼠潮水般溃逃,象元帅气得扔掉了望远镜,大声埋怨智囊狐拍拍来:
有一点小问题,老鼠的肠子没有高压气枪的功能,不可能噗的一声将老鼠屎像子弹一样射出去,只能是将老鼠屎拉在自己脚后跟,千万粒老鼠屎倒是形成一片屎海了,但这片屎海未能淹没粪蛋僵尸,倒是淹没了老鼠自己。
但台下,老鼠却叽叽喳喳交头接耳开起了小会。老鼠生性散漫,军纪也差,上面开大会,下面开小会,很正常。
“我没想到,老鼠的胆子这么小,真正是胆小如鼠啊!”智囊狐拍拍来感叹道。
僵尸粪蛋散发出来的恶臭越来越浓,老鼠们算是实实在在领教了僵尸粪蛋的厉害,堪称宇宙第一臭,比毒鼠强还厉害。毒鼠强,要吃下去才会烂肚肠,你如果识破了毒鼠强,不去碰它,也就没事了,但那些个粪蛋所散发出的恶臭,无孔不入,尤其喜欢往鼻孔里钻。老鼠战士可以不吃东西,但不可能不呼吸,也不可能永远捂住嘴巴,实在憋不住了,吸半口气想缓缓劲,恶臭就钻进鼻孔直冲脑门,立刻头晕眼花,气涨胸闷,就像掉进粪坑里一样。
“有这么勇敢的老鼠吗?”笨笨猪问。
一只田鼠说:“让我们老鼠打头阵,明摆着是让我们去送死嘛!”
“安静!请安静!”老鼠上尉吱吱呜大声说,“大家别害怕,那些猫,只是来督战的,吱呜,只要我们不当逃兵,他们是不会咬我们的。我现在提一个问题,吱呜,不是抢答题,不用举手抢答,你们要一起回答。吱呜,你们可以放开喉咙喊,喊出你们渴望战斗、渴望胜利的心声!我现在开始问了,听清楚了——”
一只黑线姬鼠说:“前有粪蛋僵尸,后有凶猫压阵,现在我们真的是老鼠钻进风箱——两头受气,两头都出不去。”
一只小家鼠说:“老鼠打僵尸,鸡蛋碰石头,能赢吗?”
粪蛋僵尸们哈哈大笑,齐声高唱:“屁也臭,屎也臭,粪蛋就是小炮弹,世界变成大粪缸。”
这一次,老鼠们回答得十分整齐,也十分响亮:“钻地洞!”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米老鼠使劲吹响了冲锋号。
“也不能抱头鼠窜,吱呜,重新来过,吱呜,是想冲锋做烈士,还是想逃跑做猫食?选!吱呜——”老鼠上尉吱吱呜气急败坏地喊。
一只沟鼠说:“我可不想当炮灰!”
开的虽然是战斗动员会,但这么多品种的老鼠聚在一起,就像在开万鼠博览会。
动物军团一场精心准备的屎海战术,遗憾地落下了失败的帷幕。
老鼠上尉吱吱呜出的其实是一道单项选择题,只有一个标准答案,那就是:奋勇向前,杀开一条血路!
老鼠七嘴八舌议论,整个会场乱得像锅粥。
不可能有第二种回答的,他想,与粪蛋僵尸战死,总比被猫吃掉强吧?
老鼠上尉吱吱呜停顿几秒钟,故意卖了个关子,等到所有老鼠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后,便声嘶力竭地问:
就在这时,猫王袖珍虎带着一百个猫武士已经开进老鼠部队的营房,凶神恶煞般站在老鼠战士后面。
老鼠战士们还算有责任心,没忘记应该以老鼠屎回敬粪蛋僵尸,便捂紧嘴巴匆匆排泄,一时间,老鼠屎如倒翻的黑芝麻撒满大地。当然,大部分老鼠是自觉地拉出老鼠屎以对抗粪蛋僵尸的粪蛋,也有不少的老鼠,是因为恐惧,被威力巨大的僵尸粪蛋吓得屁滚尿流,吓出屎来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完成了千万粒老鼠屎形成屎海的作战意图。
一只荷兰鼠眼尖,发现身后的猫武士督战队了,“吱——吱——”发出恐惧的叫声,鼠们心惊胆战,纷纷扭头张望。
“这能怪我吗?”智囊狐拍拍来委屈地说,“老鼠特混大队士兵的素质也实在太低了啊,离敌人还有好几十米远呢,就稀里哗啦排泄了,这能管用吗?”
一只褐家鼠说:“嘿,到了战场上,随便拉几粒屎出来,交个差,也就算完事了,就可以脚底抹油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