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九章 英雄的昆虫部队

沈石溪科幻小说

虽然成千上万臭虫被踩死、掐死,但臭虫是消灭不光的。臭虫们前赴后继爬到粪蛋僵尸身上,活着的臭虫要为死去的臭虫报仇,每一只臭虫急不可耐地张开嘴来大咬特咬。被臭虫咬一口,又痒又痛,还会鼓起一个包。短短几分钟,每一个粪蛋僵尸就都被臭虫咬出成百上千的红疙瘩来,奇痒难受,拼命挠呀挠,身上都挠出血来了。
“拉得太少了!别小气呀,再多拉点啊!”
“没有鼻子好啊,没有鼻子就不用害怕宇宙级恶臭了啊。”
紫脸是粪蛋僵尸小分队的头,官衔是小队长,喷射了一些粪蛋后,便站在一块大石头上观察动静。他以为,粪蛋落地,宇宙级恶臭弥漫开来,小小的昆虫立刻就会被熏倒一大片,剩下的就会喊爹哭娘转身逃命。他完全没想到,小小的昆虫不仅没被熏死,反而像吃酒席一样把粪蛋吃下去了。他勃然大怒,想当然地认为,没能消灭敌人,是因为火力不够强,喷射不够猛,于是下令:
梦里寻她千百度,蓦回首,却在灯火阑珊处。
智囊狐拍拍来很爱干净,作为动物军团智囊团的领军人物,薪水也很高,所以请了个钟点工,帮他清理粪便。狐狸不像猫,猫会处理自己的粪便,狐狸不会,只好请钟点工帮他处理。智囊狐请来的钟点工是只巨蜣螂。蜣螂属鞘翅目蜣螂科,是一种食粪性昆虫,俗称屎壳郎,有“自然界清道夫”的称号。世界上有两万多种蜣螂,分布在南极洲以外的任何一块大陆。巨蜣螂是世界上最大的蜣螂,有十厘米长。
为了提高胜算,智囊狐还出了个主意,让蜣螂的远房亲戚——斑蝥也来参战。斑蝥身上有股特殊的臭气,别名叫放屁虫,据说身体三分之一储存着臭屁,名副其实的臭屁仓库。还让蜣螂的另一个远房亲戚——臭虫也来参战。臭虫身上有股难闻的臭味,专门躲在阴暗隐秘的角落里,伺机吸食人和动物身上的血。大家都讨厌臭虫,但此时此刻,对付粪蛋僵尸是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也只好不拘一格用人才了,雇用臭虫来对付粪蛋僵尸。为了出奇制胜,智囊狐还想出一个计策,让臭虫部队半夜悄悄爬过去,事先埋伏在粪蛋僵尸阵地左侧一片山茅草里,做一支神出鬼没的伏兵。
四五十米距离,刚好是僵尸喷射粪蛋的有效射程。
很多人的灵感都来自“三上”。所谓“三上”,指的是马上、枕上、厕上,通俗地讲,或者在骑马时,或者在睡觉时,或者在上厕所时,最容易来灵感了。古代很多伟大的诗篇,都是在“三上”萌芽的,简直就是灵感发源地。所以,智囊狐拍拍来坐在马桶上灵感闪现想出破敌良策,十分正常,一点也不值得奇怪。
“啊啊,我们蜣螂,天生就没有鼻子。”巨蜣螂大板牙老老实实回答。
这时,巨蜣螂支队已经清理完所有的僵尸粪蛋,绝大多数巨蜣螂只是吃了个半饱而已,便汹汹飞临粪蛋僵尸阵地,降落到地面,紧跟在粪蛋僵尸屁股后面。每一个粪蛋僵尸背后都跟着好几百只巨蜣螂,每一只巨蜣螂都嗷嗷待哺大张着嘴。
很快,千千万万巨蜣螂聚拢起来,一支庞大的蜣螂支队组建成功。
肚子饿了,吃什么都香。
于是,所有的僵尸,包括那个名叫蹦蹦娃的三岁小僵尸,全都撅起屁股,像喀秋莎火箭炮一样,连续不断喷射粪蛋。
巨蜣螂大板牙当然乐意,打工嘛,不就为了多挣点钱。
“我们是好孩子,我们从不挑食。”巨蜣螂大板牙自豪地回答。
动物军团大获全胜,月光森林所有的居民再也不用戴着防毒面具过日子了,还破天荒抓到一个僵尸小俘虏,可以说战绩辉煌,庆功酒喝了三天三夜。
巨蜣螂已饿了三天,早就饿坏了,僵尸粪蛋落下来,巨蜣螂们便争先恐后冲过去。僵尸粪蛋散发出弥天大臭,而且是宇宙级恶臭,但巨蜣螂没有鼻子,对气味反应十分迟钝,天生就是不怕臭的小勇士。山核桃般的僵尸粪蛋还在地上滚动,就被巨蜣螂抱住。一颗僵尸粪蛋平均有五六只蜣螂争抢。
巨蜣螂们兴高采烈,争抢还冒着热气的食物。
“拍拍来先生,我温馨地提醒您,我们是家政服务公司持有上岗证的家政服务员,我们是按时间收费的。公司有规定,等待的时间也是要收费的,不足一小时按一小时收费,超过一小时的按两小时收费。我已经等了您两小时零五分钟了,要按……”
就这样,粪蛋小僵尸蹦蹦娃成了动物军团的俘虏。一百只红头蜘蛛用蜘蛛丝将小俘虏捆绑起来,押回象元帅营帐。
“慢慢吃,不着急,小心噎着。”智囊狐拍拍来和蔼地说,“我再问你,你们巨蜣螂,凡粪便都吃,还是只挑某几样粪便吃?”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人类用脑过度,会掉头发,满头青丝变成秃头,雅称谢顶。狐狸用脑过度,头发倒不会掉,但脸颊两边的绒毛会掉,变成秃脸。一只狐狸就像刮过胡子一样,脸上光溜溜的没有毛,别提有多难看了。
粪蛋僵尸落到地球上的每一粒粪蛋,通通被巨蜣螂清除干净。
“加强火力!连续射击!千万别吝啬你们肚子里的弹药,射击、射击、再射击,坚决把这些可恶的小昆虫消灭干净!”
“浑蛋!屎壳郎!吃屎虫!闭上你的臭嘴!我花了足足两小时,好不容易快出来了,你一说话,又缩回去了!要你赔!还想要工钱,呸,你得赔我!”智囊狐拍拍来本来就心情糟透了,憋着一肚子火,正没地方发泄呢,一个小小的钟点工都敢冲撞自己,这算个什么世道呀,忍不住就破口大骂。“屎壳郎,吃屎虫,臭臭臭,滚滚滚……啊——不不,不要滚,不要滚——”他突然歇斯底里般大叫起来,把正要赌气离去的巨蜣螂大板牙叫了回来。
僵尸粪蛋虽硬,但每一只巨蜣螂都长着一副大板牙,巨蜣螂的大板牙更硬,剪刀似的咔嚓咔嚓剪,很快就把僵尸粪蛋剪碎,狼吞虎咽吃进肚去。
陡坡很长,山谷很深,母粪蛋僵尸没法回来救自己的孩子。
无数臭虫在身上叮咬吸血,无数斑蝥在头顶喷洒臭气,无数巨蜣螂在屁股后面讨债似的讨要粪蛋,粪蛋僵尸四面楚歌,嚣张的气焰熄灭了,终于支撑不住,四散溃逃。
那个名叫波波娅的母粪蛋僵尸,带着名叫蹦蹦娃的三岁小粪蛋僵尸,在羊肠小道上仓皇奔逃。母粪蛋僵尸心急慌忙一脚踩空,像坐滑梯似的,从陡坡上滑了下去。小粪蛋僵尸还太小,不敢跟着妈妈坐滑梯一样从陡坡滑下去,就在小路上一面蹦跳一面哭叫:
巨蜣螂大板牙在厕所门口等了很长时间,智囊狐拍拍来哼哼唧唧就是拉不出来,巨蜣螂大板牙等得有点不耐烦了,便尽量用柔和的声调说:
“太好了,不挑食好,凡属粪便一律照吃不误。好啊,太好了。”智囊狐拍拍来说,“我付你十倍工钱,你去把你的兄弟姐妹、七大姑八大姨都找来,越多越好,组建一支蜣螂支队,我让象元帅任命你为支队司令。”
粪蛋僵尸的造粪能力特别强,密集的僵尸粪蛋持续不断喷射而来,就像下了一场很别致的粪蛋冰雹。
为智囊狐服务的这只巨蜣螂,长着一对大板牙,再硬的粪块,他用大板牙一咬,也像吃酥饼一样咬得粉碎。
一个灵感,一个对付粪蛋僵尸的灵感,突然神秘地在智囊狐拍拍来脑子里出现了。
更让智囊狐拍拍来无比难受的是,他患了便秘症,通俗地说,就是拉不出屎来了。苦思冥想也想不出能有效对付粪蛋僵尸的办法来,急火攻心,烦躁不安,吃不下也睡不香,虚火上升,拉不出屎来了。这之前,智囊狐每天定时排便,生活很有规律,现在腹部胀痛,什么时候都想拉,可就是拉不出来,别提有多难受了。
“现在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只要如实回答,一小时工我付两小时钱,有几个小时算几个小时,好吗?”智囊狐拍拍来尽量克制住内心的激动,用平静的口吻问道。
还是有不少巨蜣螂未能抢到僵尸粪蛋,实在饿得吃不消了,就去草丛里捡食僵尸们以前喷射的还没来得及散尽臭气的粪蛋,还有一些头脑比较灵活的巨蜣螂,刨开前几日猫王袖珍虎率领猫武士们辛辛苦苦盖起来的一万个小厕所,把埋在沙土下的僵尸粪蛋也挖了出来,聊以充饥。
有几个僵尸撅起屁股,漫不经心地向巨蜣螂大军喷射粪蛋。
“妈妈抱!妈妈抱!”
这个时候,智囊狐拍拍来已经解决好肚子问题,跨出厕所。巨蜣螂大板牙已钻进厕所帮雇主清除排泄物。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也难怪粪蛋僵尸会犯轻敌的错误,自打来到地球,与月光森林动物军团开战以来,动物军团是屡败屡战,而他们却是屡战屡胜,所向披靡。胜则骄,当然就会滋生骄傲情绪。老鼠、野马、猎狗、黄鼠狼,都无法抵挡宇宙级恶臭的威力,小小的昆虫还在话下吗?
隔夜饭虽然味道不怎么样,好歹也能裹腹啊。
“你们真的就不怕臭吗?再臭的……那玩意,也咽得进去。”
巨蜣螂身体黑色,千万只巨蜣螂落在地上,黑鸦鸦一片,像一块黑色的地毯,又像一片黑色的潮水。
但巨蜣螂数量更大,成千上万,数也数不清。浩浩荡荡的蜣螂大军,吞噬着每一粒落下来的僵尸粪蛋。
一些僵尸粪蛋,散落到巨蜣螂大军中间。
——拉呀!怎么不拉啦?有本事就继续拉啊!我们饿了,都等不及了,再不拉,我们就要钻到你们肠子里去掏啦!我们很乐意做个模范的掏粪工人。
“地球无大将,蜣螂当先锋。”一个名叫波波娅的粪蛋僵尸说。
这么痒,谁还有心思打仗呀!
“赏他们几颗粪蛋吧,让他们也尝尝什么叫宇宙级恶臭!”紫脸粪蛋僵尸说。
粪蛋僵尸们哈哈大笑,纷纷夸奖蹦蹦娃唱得好。
这时,象元帅又挥舞令旗,用旗语命令斑蝥部队出击。
落下来的僵尸粪蛋不多,巨蜣螂大军密密麻麻,可谓僧多粥少,绝大部分巨蜣螂都未能抢到可以充饥的食物,未免失望,未免愤慨,纷纷叫嚷:
你想臭人家,最终只能臭到你自己!
就在粪蛋僵尸谈笑之间,大板牙率领巨蜣螂大军,划动六条细细的腿,已冲到离粪蛋僵尸阵地仅有四五十米的地方了。
斑蝥会飞,属于空降部队,呼啦啦飞到粪蛋僵尸头顶。斑蝥发挥放屁虫的优势,像飞机喷洒农药一样,喷洒储存在体内的特殊臭气。空放屁,放空屁,屁空放,空屁放,放屁空,屁放空,不管怎么放吧,反正是从空中千屁万屁放下去。
“臭粪蛋,来得更猛烈些吧!”
粪蛋僵尸的造粪能力再强,肚子里储存的弹药再多,也经不起长时间连续射击。不一会儿,粪蛋僵尸肚子里的弹药就消耗得差不多了,火力慢慢减弱。
臭虫虽为昆虫,但属于半翅目,所谓半翅目,就是翅膀退化得已经不起作用了,所以臭虫不会飞。虽然臭虫只会爬,但臭虫部队埋伏的位置离粪蛋僵尸阵地很近,一袋烟工夫,大量的臭虫就冲进粪蛋僵尸阵地,争先恐后往粪蛋僵尸身上爬。粪蛋僵尸也讨厌这些会吸血的小昆虫,拼命用脚踩,用指甲掐,打死了很多臭虫。臭虫之所以叫臭虫,就是肚子里有一种难闻的臭液,臭虫爬过的地方,都会留下臭味,被踩死被掐死后,肚皮破裂,那臭液就流了出来。一只死臭虫只有一粒臭液,成千上万只死臭虫就有成千上万粒臭液,粪蛋僵尸阵地就像刷地板漆一样刷了厚厚一层臭液。粪蛋僵尸虽然是以臭而闻名整个宇宙,但还是头一次闻到臭虫身上那股特别的臭味,很不适应,闻多了还会引起气管炎,吭哧吭哧拼命咳嗽,已开始军心涣散。
粪蛋僵尸当然发现巨蜣螂了。没有谁把这种仅十厘米长的昆虫放在眼里,那个紫脸粪蛋僵尸轻蔑地说:“看来地球上的动物都给我们打趴下了,再没有哪种动物敢跟我们作对了,只好派些昆虫前来送死。哈哈,我一脚踩下去,就可以踩死七八只。”
为了提高效率,象元帅让所有的巨蜣螂饿三天,只只巨蜣螂饿得眼冒金星,饿得连做梦都梦见别的动物在撅着屁股拉屎。
蜣螂支队属于主攻部队,一声令下,巨蜣螂大板牙便率领千万只蜣螂,抖动透明的翅膀,向粪蛋僵尸阵地飞去。巨蜣螂会飞,但笨重的身体配着一副小小的翅膀,飞行速度和高度都十分有限,也就能飞到离地面几米高的半空,飞到离粪蛋僵尸还有八九十米的距离,就飞不动了,降落到地面。
智囊狐拍拍来绞尽脑汁,还是想不出对付粪蛋僵尸的新办法来,愁得脸上掉毛。
巨蜣螂大板牙听说自己不用再做被人看不起的钟点工了,不但可以光荣参军,还可以做支队司令,当然高兴,立刻振动透明的翅膀,飞往草原召集同类去了。
面对在头顶飞来飞去的斑蝥,粪蛋僵尸束手无策。粪蛋僵尸再厉害,也不可能把屁股撅得老高老高,像打高射炮一样把粪蛋打到天上去回敬斑蝥的。
制造粪蛋需要时间,需要一个完整的消化过程,不可能随时随地拉个没完。
大概紧张情绪松弛下来的缘故吧,折磨了智囊狐拍拍来好几天的便秘毛病也在一瞬间自动痊愈了,稀里哗啦,酣畅淋漓,好不痛快。
这只巨蜣螂的名字就叫大板牙。
这时,在远处无名高地观战的象元帅,抓住这个有利战机,朝天发射三颗红色信号弹,命令埋伏在山茅草里的臭虫部队发起冲锋。
粪蛋僵尸波波娅,是个母僵尸,身边有一个名叫蹦蹦娃的小粪蛋僵尸。蹦蹦娃是波波娅的儿子,牙口三岁,正在牙牙学语。蹦蹦娃年纪虽小,却也学会了对地球动物的仇恨与蔑视,小嘴巴一张便唱道:“屁也臭,屎也臭,粪蛋就是小炮弹,世界变成大粪缸。”
“就算不戴高帽子游街,也不开公审大会,但也决不能轻饶了这个小僵尸。”一位野狼突击队员说,“理应咔嚓一声彻底解决,以免他继续喷射粪蛋毒害地球。”
“这话不应该说给我们听,应该说给粪蛋僵尸听。”顶顶臭黄鼠狼愤怒地说,“我在野战医院重症病房躺了整整五天,差一点老命就玩完了。我凭什么跟粪蛋僵尸讲文明?”
“这倒是个办法。”智囊狐拍拍来眼珠子转了几圈说,“权当是个人质,粪蛋僵尸再向我们进攻时,这个小人质兴许还能起点特殊作用哩。”
“啊啊,该怎么个彻底解决呢?”象元帅问。
“我以为是青面獠牙的怪物,闹了半天,是个孩子呀!”太太羊说。
咕噜咕噜,小僵尸蹦蹦娃一口气把一大杯牛奶喝完了,好像味道还不错,嚷嚷还要喝。奶牛泉泉流又慷慨地挤了一杯牛奶出来,吃得小僵尸蹦蹦娃直打饱嗝。
“饿了也不管饭,饿死拉倒,这算不算虐待犯人呀?”太太羊柔声柔气地问道。
抓住了粪蛋小僵尸,鸡鸭狗猫,猪马牛羊,兔鼠蛇龟,豺狼虎豹……月光森林很多动物居民都跑到元帅营帐来看稀罕。
但牛奶端到面前,小僵尸蹦蹦娃闭紧嘴巴咬紧牙齿就是不肯吃。
“灌他毒鼠强!”老鼠上尉吱吱呜手上绑着石膏,咬牙切齿地说,“我们老鼠,可是深受毒鼠强之害啊,闻起来有点香,吃起来有点甜,刚咽进去,肠肠肚肚就烂成一堆泥了。”
老鼠上尉吱吱呜偷听到了奶牛泉泉流的话,老鼠耳朵很尖,擅长偷听别人讲话,便嗖的一声蹿跳出来,大声嚷嚷:“像话吗?居然同情小僵尸!我提醒各位,他向我们喷射宇宙级恶臭的粪蛋,是我们不共戴天的敌人!”
小僵尸蹦蹦娃一整天没吃过东西了,也确实是饿坏了。
“总不能吃顿饱饭,发给路费,遣送回家吧?”智囊狐拍拍来不悦地说。
“不说了,不说了,别影响团结。”象元帅说,“大家看看,该怎么处置这个小俘虏呀?都可以发表意见,群众最有发言权了。”
“为了不让他排泄,就不给他吃饭,世界上有这样的道理吗?”奶牛泉泉流说。
“小僵尸是我们抓到的俘虏,我们不是说要优待俘虏吗?干吗一定要处死他呢?”
大家都觉得猴王圣圣说得很有道理,都同意用考试这种看起来挺文明其实却是世界上最最厉害的刑罚来处置这个粪蛋小僵尸。
“考啊,考啊,难死你!”顶顶臭黄鼠狼兴奋地叫道。
老鼠上尉吱吱呜背后钻出一串小老鼠来,贪婪的小眼珠盯着那杯牛奶。
“我能提点意见吗?”暖羊羊就像在课堂上一样举手提问。
大白马霹雳神撇撇嘴说:“我不干。五马分尸,我也只是在历史书里看到过。别说我不会,我祖父的祖父的祖父,也没干过这样的事。发黄的历史,能搬到今天来用吗?”
“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我可下不了手。”蟒蛇懒洋洋游过来说。
“戴高帽子游街、开公审大会,都是什么年代的事了呀!”奶牛泉泉流不满地说,“难道我们要时光倒流回到过去的年代吗?”
“是啊,是啊。我们要站稳立场,要爱憎分明。”象元帅说。
这时,猴王圣圣跳了出来,很神秘地挤挤眼睛说:“我知道什么样的刑罚看起来挺文明却又让你非死不可。”
“喂饱了,该考试了!”顶顶臭黄鼠狼说。
“不不,都不是。”猴王圣圣说,“我年轻时在人类马戏团当过动物演员,亲眼看见学校的考试比任何刑罚都要厉害。只要家里有孩子的,考试前,你去听听,家长和孩子都愁眉苦脸。有的说急死了,有的说愁死了,有的说难死了,有的说苦死了,有的说怕死了,有的说恨死了……都带个死字,可见是世界上最最厉害的一种刑罚。”
“那就处以绞刑吧,叫蟒蛇特种兵来执行绞刑最合适了。蟒蛇天生就是绞杀机器,先绕成麻花,然后收缩肌肉用力一绞,啧啧,绞刑执行完毕。”猫王袖珍虎提议道。
对小孩子来说,肯定是抢来的东西最好吃。
“童言无忌,嘿嘿,童言无忌。”象元帅笑着说,笑得有点不大自然。
“妈妈,什么叫戴高帽子游街?什么叫公审大会?”暖羊羊问。
一看小老鼠真的要来抢牛奶了,蹦蹦娃不干了。我的东西,你干吗要来抢呀,你来抢,证明这东西确实是不错的,不让你抢走,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把这好东西给吃下去!
“这个刑罚好,在笑声中与世长辞,够文明的。”金刚鹦鹉说。
“五马分尸!”顶顶臭黄鼠狼说,“我考证过,这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刑罚了。我们有野马方阵,他们可以轻松办到。”
“就算要处以极刑,也不能不给饭吃吧?”奶牛泉泉流一面悄悄抹眼泪,一面说,“饿得哇哇叫,太作孽了啊!”
“妈妈,我饿死了!妈妈,你在哪里呀?我饿死了!”
很快,奶牛泉泉流就挤出满满一大杯牛奶来。
没想到粪蛋僵尸的脚底板,竟然也像马脚一样,脚底板有一层厚厚的角质硬蹄。虽然只是三岁的小僵尸,脚底那层角质硬蹄也有一寸多厚了。这样的脚底板,别说挠痒痒了,就是踩在火炭上也没什么感觉。
智囊狐拍拍来说:“大家尽管靠近来看,绝对安全!小僵尸肚子里的粪蛋早已打光,肚子空空,也没喂他东西吃,别说喷射粪蛋,连个屁都放不出来了。”
象元帅说:“这个年头,戴高帽子游街,开公审大会,好像是不大流行了。”
“如今已是文明进步的时代了,能不能少一点血腥、少一点恐怖呀?”奶牛泉泉流说,“我们奶牛,反对一切形式的暴力。”
太太羊已生过四胎羊羔,是一位很有经验的羊妈妈,懂儿童心理,知道怎么哄孩子。
“大家看这样行不行?先关起来,以观后效。”象元帅说。
“请讲。”象元帅说,“本元帅最讲民主了,人人都有发言权。”
讲着讲着,老鼠上尉吱吱呜眼圈就红了,声情并茂,血泪控诉。
智囊狐拍拍来轻轻拍了两下自己的脑壳,立刻就想出了一道很难的考试题:“四条腿的兔子和两条腿的鸡关在一只笼子里,一共有一百零二条腿,已知鸡比兔子多一倍,请问有几只兔子几只鸡?”
“那就用捕鼠铁夹夹死他!”老鼠上尉吱吱呜说,“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捕鼠铁夹更可怕的东西了,半根香喷喷的油条,看起来唾手可得,却是个诱饵,一口咬下去,铁夹迅雷不及掩耳砸下来,可怜我们老鼠哟,当场七窍流血。”
“我饿!我要妈妈!我饿!”小僵尸蹦蹦娃哭号得嗓子都有点嘶哑了。
智囊狐拍拍来又轻轻拍了两下自己的脑壳,立刻就想出了一道很难的作文题:“有线拉着,风筝无法自由飞翔,但如果线断了,风筝就会从天上掉下来。是线限制了风筝自由飞翔的权利,还是线成就了风筝高高飞翔的梦想?结合少年儿童身心成长的经历,试论风筝线的意义。议论文,不少于六百字,四十五分钟交卷。”
“戴高帽子游街!做一顶两米高的高帽子,上面用红笔写上:散布宇宙级恶臭者的下场!”猫王袖珍虎说,“为了对付粪蛋僵尸,我们日日夜夜挖厕所,累得我现在都还直不起腰来,该给我们机会出出这口恶气了!”
笨笨猪说:“我有个主意,挠脚底板,挠痒痒痒死他。我在一本书上看到的,挠脚底板可厉害了,开始还嘻嘻哈哈笑,后来就又是哭又是笑,再后来流着泪笑得浑身发抖,最后笑着笑着一口气上不来,就……两眼一翻——死了。”
奶牛泉泉流一甩尾巴,将小老鼠们给赶走了:“去去,想吃奶,找你们的鼠妈妈去。小老鼠应该吃鼠奶。”
“那还不简单?吃饭撑死,喝酒醉死,彩票中奖乐死,捡个钱包笑死,数钱数得累死,打麻将自摸糊牌激动死……”智囊狐拍拍来说。
一只警犬立刻叼起小僵尸蹦蹦跳的脚,亮出脚底板供大家观瞻。
开始时,大家不敢靠近了去看,虽然只是一个三岁的小僵尸,但毕竟是臭冠宇宙的粪蛋僵尸,靠得太近,突然屙几颗宇宙级恶臭的粪蛋出来,该如何是好呀。
投票结果,以压倒的多数赞成先将小僵尸蹦蹦娃关押起来。
“肚子饿的时候,根本考不出来的。”暖羊羊说,“我每次考试前,妈妈都要我吃得饱饱的,就有力气应付考试了。”
“不妥,不妥。”智囊狐拍拍来说,“粪蛋僵尸为什么会喷射宇宙级恶臭的粪蛋,就是因为吃观音土,吃曼陀罗、箭毒木、毒蘑菇等各种有毒植物,吃变质的臭鸡蛋,所以才会制造出奇臭难闻的粪蛋。灌他毒鼠强,难说他就像喝饮料,很乐意喝呢,非但毒不死他,以后拉出来的粪蛋就更臭了。我们决不能投其所好。”
将小僵尸蹦蹦娃关在什么地方合适,又成了月光森林动物军团一道棘手的难题。
但小僵尸蹦蹦娃已经睡着了。小家伙又蹦又跳,又哭又号,折腾了整整一天,早就累坏了,吃了两大杯热乎乎的牛奶,又困又乏,躺在地上就睡着了。
“开公审大会!”花狗上校鼻特灵脸上还绑着厚厚的绷带,瓮声瓮气地说,“我要上台控诉,就是这奇臭无比的僵尸粪蛋,害得我抓破了自己的鼻子!我还要借公审大会给自己辟谣,我只是抓破了自己的鼻子,我并没有割掉自己的鼻子,我还是五官齐全的猎狗。”
“可我们要给小僵尸吃什么呀?”智囊狐拍拍来问。
暖羊羊是月光森林双语学校二年级四班的学生,还是头一次听到戴高帽子游街,也是头一次听到公审大会,好奇地问道。
“打住,打住。”象元帅用鼻尖顶住自己的耳朵皮,做了个暂停动作,“顶顶臭黄鼠狼的心情可以理解,差点被宇宙级恶臭熏死,理所当然想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可是……可是,文明毕竟是时代的大趋势,是时代的滚滚潮流,我个人意见,还是找个不那么血腥、不那么恐怖的办法出来,比较稳妥。”
“那就喂他点东西吃吧。吃饱了好让他有精神考试。”象元帅发话了。象元帅心肠软,也不愿给大家留下一个蛮不讲理的暴君的负面印象,“哦,给四条警犬戴上防毒面具,以防万一;命令蜣螂支队紧急集合,随时准备应对突发事件。”
“这主意听起来不错。”智囊狐拍拍来说,“但是有点血腥,太过残忍了。”
挠脚底板的刑罚只好就此终结。
“我也没说错啊,小僵尸在想妈妈,他妈妈也在找他,这也是事实啊。”奶牛泉泉流也小声为自己辩护。
“还应该出作文题,学生最怕做作文了,一想到考作文,头就大了。”猴王圣圣说。
“不能喂他东西吃!”智囊狐拍拍来说,“他吃下东西后,就有可能会排泄,屙出宇宙级恶臭的粪蛋来,怎么办呀?”
“身上有股臭味,像个小叫花子,挺难闻的。应该给他洗个澡。”跟随太太羊一起来看热闹的暖羊羊捂住鼻子说。
“考啊,考啊,考死你!”花狗上校鼻特灵快乐地嚷道。
“不能放。放回去,长大了,又是一个祸害!”花狗上校鼻特灵说。
食草动物的数量远多于食肉动物,特别是那些雌性食草动物,天生就对未成年的孩童有一种怜爱之心,都不乏恻隐之情。
“我要妈妈——呜呜——我要妈妈——呜呜——”
“我又没说小僵尸不是我们的敌人。我说他还是个孩子,这难道不是事实吗?”太太羊不悦地说。
“应当喂他点东西吃,饿着肚子怎么考试呀!”好心的太太羊说。
老鼠上尉吱吱呜嘴里流着口水:“又香又甜的牛奶,我们家小老鼠也很想喝呢!”
“不行,你只能吃牛奶!”奶牛泉泉流语气很温柔,但态度却很坚决。
象元帅虽然强调这是他的个人意见,但他是元帅,月光森林动物军团最高长官,说话还是有分量的,一句顶好几句。
“你没必要懂。”太太羊对女儿说,“我们羊类是温和善良的动物,不必知道这些狠毒的惩罚手段,这些会玷污你纯洁的心灵的。”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才好。
小孩子一旦睡着了,在他耳边打雷都叫不醒的。
“好什么好?猪脑子能想出什么好主意来!”智囊狐拍拍来说,“挠痒痒,也要看挠谁的脚底板,假如是挠猴脚、猿脚、人脚,或许还能挠出些笑声来,但牛脚、猪脚、马脚,能挠出笑声来吗?马脚都可以钉烧红的铁马掌,还会在意挠痒痒吗?小僵尸的脚底板,你们查过没有?像猴脚、猿脚、人脚,还是像牛脚、猪脚、马脚?”
太太羊走了过来,指着蹿来蹿去的小老鼠说:“你不吃,小老鼠要来抢了!”
大家这才敢凑近了来看。
蹦蹦娃一个劲哭,一个劲喊妈妈。
“捕鼠铁夹是专门对付老鼠的,连其他动物都未必对付得了,何况僵尸呢!请不要张冠李戴。”太太羊用不屑的神态说道。
没料到的是,小僵尸蹦蹦娃还不愿意吃牛奶,大声嚷嚷道:“我要吃观音土!我要吃毒蘑菇!我要吃臭鸡蛋!”
象元帅频频点鼻。但老鼠上尉吱吱呜、花狗上校鼻特灵、顶顶臭黄鼠狼、巨蜣螂大板牙等等,仍叫嚷着要处死小僵尸。象元帅便决定采取无记名投票的方式,来征求大家意见。
象元帅让木匠搭了一个简易舞台,蹦蹦娃绑在舞台上,由四条警犬看守。
很多动物居民只是听说过僵尸,却从未见过僵尸,现在抓到了僵尸俘虏,当然很有兴趣来看看僵尸究竟长什么模样。
“用这么毒辣的手段对付一个孩子,合适吗?”太太羊把女儿暖羊羊搂在怀里说。
“我有奶,我愿意给他喂奶。”奶牛泉泉流说。泉泉流本来就是奶牛,身体里源源不断分泌芬芳的乳汁,在所有的奶牛里,她的乳汁不仅数量最多,质量也最高,所以起名叫泉泉流,意思就是乳汁像泉水一样丰沛而甘甜,哗哗流淌,永不枯竭。
粪蛋小僵尸名叫蹦蹦娃,顾名思义,就是爱蹦爱跳,特别调皮。现在给绑在舞台上,妈妈不知到哪里去了,身边有四条威猛的警犬虎视眈眈地望着他,有一条警犬还不时地跑过来,伸出长长的狗舌舔他的脖子,分明就是在警告他:别乱说乱动,小心我咬断你的脖子!小家伙又伤心又害怕,忍不住哭号起来:
奶牛泉泉流眼圈红了,哽咽道:“好可怜哟!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哦,前些年我也丢过一个孩子,我天天以泪洗面。小家伙的妈妈,哦,就是母粪蛋僵尸,现在肯定满世界在找寻她的孩子啊。唉,作孽。”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