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章 屎海战术没有成功

沈石溪科幻小说

时间紧迫,上尉吱吱呜让米老鼠吹响集合号,把老鼠部队集合起来,进行战斗动员。
动物军团一场精心准备的屎海战术,遗憾地落下了失败的帷幕。
“前面是杀鼠不眨眼的粪蛋僵尸,后面是吃鼠不眨眼的猫武士突击队,吱呜,前进也是死,死得轰轰烈烈,吱呜,后退也是死,死得窝窝囊囊,弟兄们,我们该怎么办?”
“我没想到,老鼠的胆子这么小,真正是胆小如鼠啊!”智囊狐拍拍来感叹道。
猫王袖珍虎督战不力,被罚扣去三个月薪水。
对老鼠战士来说,简直是臭上加臭,雪上加霜。
粪蛋僵尸的大肠,其实就是一支很特别的粪蛋枪。
老鼠们异口同声地说:“抱头鼠窜。”
粪蛋僵尸就坐在两百米开外河边的柳树下乘凉呢,见老鼠大军冲杀过来,也不着急,慢腾腾散成一字队形。等老鼠大军冲到离河边还有四五十米远时,一个首领模样的喊了一声口号,所有的粪蛋僵尸弯下腰,撅起屁股,随着一声声闷响,一粒粒黑色的核桃般硬屎,就像是从高压气枪里射出来一样,在空中画了一条黑色的抛物线,准确投掷到老鼠队伍里。
好多老鼠难受得咬断了自己的尾巴,身体弱一些的老鼠,鼻子流血,在地上打滚。
混乱中,上尉吱吱呜被逃兵踩伤了胳膊,只好把受伤的胳膊用绷带包扎起来,吊在头颈上,模样有点狼狈。
一只褐家鼠说:“嘿,到了战场上,随便拉几粒屎出来,交个差,也就算完事了,就可以脚底抹油了。”
“这能怪我吗?”智囊狐拍拍来委屈地说,“老鼠特混大队士兵的素质也实在太低了啊,离敌人还有好几十米远呢,就稀里哗啦排泄了,这能管用吗?”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米老鼠使劲吹响了冲锋号。
老鼠上尉吱吱呜出的其实是一道单项选择题,只有一个标准答案,那就是:奋勇向前,杀开一条血路!
一只沟鼠说:“我可不想当炮灰!”
粪蛋僵尸是沃尔夫星球入侵地球僵尸军团里很特别的僵尸,嗜食观音土,嗜食曼陀罗、箭毒木、毒鱼藤、毒蘑菇等各种有毒植物,还喜欢吃各种蛋,鸡蛋、鸭蛋、鹅蛋、鸽蛋、鸟蛋、蛇蛋、乌龟蛋、蜥蜴蛋、鳄鱼蛋……凡是蛋他都喜欢吃。地球上的生物,不管是两足行走被称为裸猿的人还是动物,都喜欢吃蛋,但吃蛋总是挑最新鲜的吃,越新鲜越好,越新鲜营养价值越高。粪蛋僵尸就不一样了,非要把蛋放在太阳下晒,晒成臭鸡蛋,而且越臭越好,越臭吃起来越开心。吃了观音土、臭鸡蛋和有毒植物搅和在一起的食物,拉出来的屎又硬又臭,一粒一粒像驴粪蛋,却又比驴粪蛋小,就像山核桃,硬得也像山核桃,秽气冲天,臭飘万里。闻一闻,臭三天,闻三闻,臭死你。更值得一提的是,粪蛋僵尸大肠很特别,有一节像仓库一样,专门储存屁的,而且可以把屁压缩起来储存,一旦需要,压缩屁就迅速膨胀开来,形成一股高压气流,像高压气枪一样把粪蛋喷射出去,可射出好几十米远。
“他们本来就是老鼠嘛!”笨笨猪说。
一只黑线姬鼠说:“前有粪蛋僵尸,后有凶猫压阵,现在我们真的是老鼠钻进风箱——两头受气,两头都出不去。”
不可能有第二种回答的,他想,与粪蛋僵尸战死,总比被猫吃掉强吧?
“安静!请安静!”老鼠上尉吱吱呜大声说,“大家别害怕,那些猫,只是来督战的,吱呜,只要我们不当逃兵,他们是不会咬我们的。我现在提一个问题,吱呜,不是抢答题,不用举手抢答,你们要一起回答。吱呜,你们可以放开喉咙喊,喊出你们渴望战斗、渴望胜利的心声!我现在开始问了,听清楚了——”
混乱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抱头鼠窜!”刹那间,所有的老鼠转身逃命。猫武士督战队跳跃咆哮,想阻止老鼠溃逃,但兵败如山倒,一座山都要倒下来了,区区一百只猫武士怎么挡得住啊。老鼠们很容易就冲破猫武士形成的拦截线,逃回月光森林来了。
僵尸粪蛋散发出来的恶臭越来越浓,老鼠们算是实实在在领教了僵尸粪蛋的厉害,堪称宇宙第一臭,比毒鼠强还厉害。毒鼠强,要吃下去才会烂肚肠,你如果识破了毒鼠强,不去碰它,也就没事了,但那些个粪蛋所散发出的恶臭,无孔不入,尤其喜欢往鼻孔里钻。老鼠战士可以不吃东西,但不可能不呼吸,也不可能永远捂住嘴巴,实在憋不住了,吸半口气想缓缓劲,恶臭就钻进鼻孔直冲脑门,立刻头晕眼花,气涨胸闷,就像掉进粪坑里一样。
老鼠战士们还算有责任心,没忘记应该以老鼠屎回敬粪蛋僵尸,便捂紧嘴巴匆匆排泄,一时间,老鼠屎如倒翻的黑芝麻撒满大地。当然,大部分老鼠是自觉地拉出老鼠屎以对抗粪蛋僵尸的粪蛋,也有不少的老鼠,是因为恐惧,被威力巨大的僵尸粪蛋吓得屁滚尿流,吓出屎来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完成了千万粒老鼠屎形成屎海的作战意图。
老鼠上尉吱吱呜虽然对象元帅制订的战斗方案有不同看法,但胳膊扭不过大腿,象元帅下了死命令,他也只好执行。军人嘛,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全场静穆了,静得连老鼠的心跳声也听得见。
老鼠上尉吱吱呜停顿几秒钟,故意卖了个关子,等到所有老鼠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后,便声嘶力竭地问:
“有这么勇敢的老鼠吗?”笨笨猪问。
一只黄胸鼠说:“是啊,脚长在我们自己脚下,我们想怎么跑就怎么跑。”
“弟兄们,人家看不起我们老鼠,讨厌我们老鼠,吱呜,还说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今天,我们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终于可以一雪前耻了。吱呜,我们不再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了,我们是光荣的老鼠战士了,现在轮到我们喊打了,吱呜,老鼠喊打,去打僵尸。可以这么说,现在是僵尸过街,鼠鼠喊打。吱呜,多么威风,多么神气!所以,我们一定要万鼠一心,吱呜,奋勇向前,努力拉屎,拉出千千万万粒老鼠屎来,吱呜,把我们的老鼠屎堆成山、铺成海,打败万恶的粪蛋僵尸。吱呜,各个立功授奖,实现我们的鼠生价值!”
这一次,老鼠们回答得十分整齐,也十分响亮:“钻地洞!”
广场上,黑鸦鸦一片,数不清究竟有多少老鼠战士。老鼠不仅数量多,品种也多,家鼠、田鼠、沟鼠、褐家鼠、黄胸鼠、荷兰鼠、花背仓鼠、黑线姬鼠……等等等等,全世界共有一千八百余种鼠形动物。
象元帅带着智囊狐拍拍来和副官笨笨猪站在远远的山头上,用望远镜观看战场动静,看到老鼠潮水般溃逃,象元帅气得扔掉了望远镜,大声埋怨智囊狐拍拍来:
老鼠上尉吱吱呜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老鼠大军潮水般拥向粪蛋僵尸。
“我来替你们回答,吱呜,冲上去,为保卫我们共同的家园,与粪蛋僵尸拼了!”老鼠上尉吱吱呜用威严的眼光扫射全场,“有反对的意见没有?没有,好,吱呜,一致通过!幺八点幺八分幺八秒,进攻的时间到了,弟兄们,冲啊——”
开的虽然是战斗动员会,但这么多品种的老鼠聚在一起,就像在开万鼠博览会。
“老鼠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勇敢,老鼠就不叫老鼠了。”象元帅说。
僵尸粪蛋落到鼠群里,虽然粪蛋不会爆炸,但臭气立刻弥漫开来,恶臭难闻,又臭又毒。老鼠战士开始还想屏住呼吸、捂住嘴巴忍一忍,希望臭气很快就能过去。但粪蛋僵尸的粪蛋遇到空气后,会产生化学反应,就像水达到摄氏一百度会变成蒸汽一样,那些粪蛋也会源源不断释放恶臭,直到释放完为止。
“不能钻地洞。”老鼠上尉吱吱呜毫不含糊地说,“吱呜,重新来过,或者做逃兵被处死,或者做英雄去战死,除了钻地洞,吱呜,二选一,你们自己挑吧!”
但台下,老鼠却叽叽喳喳交头接耳开起了小会。老鼠生性散漫,军纪也差,上面开大会,下面开小会,很正常。
一只小家鼠说:“老鼠打僵尸,鸡蛋碰石头,能赢吗?”
粪蛋僵尸们哈哈大笑,齐声高唱:“屁也臭,屎也臭,粪蛋就是小炮弹,世界变成大粪缸。”
“如果说我有什么责任的话,我唯一的责任就是对胆小如鼠这句话理解得还不够深刻。”智囊狐拍拍来拼命为自己开脱责任,“鼠辈啊,太渺小啦!鼠辈啊,坏我大事!”
“这一仗打得太匆忙。”智囊狐拍拍来说,“事先我们应该挑一些最勇敢的老鼠,组建一支老鼠敢死队,前赴后继,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前进。老鼠人多,总有一些能冲到粪蛋僵尸跟前去。老鼠各个都是翻垣攀墙的高手,只要能抱定同归于尽的决心,就能爬到粪蛋僵尸身上去,既然能爬到粪蛋僵尸身上去,也就能爬到粪蛋僵尸脸上去,既然能爬到粪蛋僵尸脸上去,当然也能把老鼠屎拉到粪蛋僵尸鼻孔里!”
“都是你出的好主意,什么屎海战术,屁用也没有!”
“当然应该拉到粪蛋僵尸身旁去,最好能拉到粪蛋僵尸身上去,如果能直接拉到粪蛋僵尸的鼻孔里,效果更佳!你灌我一鼻孔恶臭,我灌你一鼻孔老鼠屎,臭死你没商量。老鼠屎小而硬,应该是可以塞到粪蛋僵尸鼻孔里的。”智囊狐拍拍来说。
一只荷兰鼠眼尖,发现身后的猫武士督战队了,“吱——吱——”发出恐惧的叫声,鼠们心惊胆战,纷纷扭头张望。
“按你的思路,这老鼠屎应该拉在哪里呀?”笨笨猪问。
战斗动员,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鼓舞士气。
就在这时,猫王袖珍虎带着一百个猫武士已经开进老鼠部队的营房,凶神恶煞般站在老鼠战士后面。
“也不能抱头鼠窜,吱呜,重新来过,吱呜,是想冲锋做烈士,还是想逃跑做猫食?选!吱呜——”老鼠上尉吱吱呜气急败坏地喊。
老鼠上尉吱吱呜站在主席台上,双手叉腰,讲得慷慨激昂,讲得唾沫横飞。
有一点小问题,老鼠的肠子没有高压气枪的功能,不可能噗的一声将老鼠屎像子弹一样射出去,只能是将老鼠屎拉在自己脚后跟,千万粒老鼠屎倒是形成一片屎海了,但这片屎海未能淹没粪蛋僵尸,倒是淹没了老鼠自己。
老鼠七嘴八舌议论,整个会场乱得像锅粥。
一只花背仓鼠说:“一看见猫,我就腿软,还怎么冲锋啊!”
一只田鼠说:“让我们老鼠打头阵,明摆着是让我们去送死嘛!”
“再厉害,也只是坏了一锅汤啊。打败粪蛋僵尸,好像还差十万八千里。”
2608年10月13日凌晨,月光森林动物军团接到动物野战军总指挥部发来的一份敌情通报:野总第333号文,十万火急,绝密。
象元帅把敌情通报扔到智囊狐拍拍来脸上:“自己看!”
智囊狐拍拍来耸耸肩说:“这样的小问题,也用得着我来拍脑壳吗?你看好了哦,我现在没拍脑壳吧,可我已经想好对付粪蛋僵尸的办法了。”
“什么概念?”
“你这是什么态度!敌情通报上写得清清楚楚,十万火急!”象元帅生气地说,“贻误战机,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快快,快拍拍你的脑壳,想个退敌良策出来。”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那千万粒老鼠屎呢?”智囊狐拍拍来问。
象元帅、智囊狐及全体将士:
“保密。”智囊狐拍拍来没好气地说,“我做的梦,是我的隐私,不告诉你。”
“让老鼠对付粪蛋僵尸,你没搞错吧?”象元帅迷惑不解地用鼻尖摩挲自己的脑壳,“打仗可不是儿戏。粪蛋僵尸大脚一踩,老鼠就被踩成肉酱了。”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你用坏了的汤招待女朋友,能不泡汤吗?”智囊狐拍拍来说。
智囊狐拍拍来住在宽敞的树洞里。树洞冬暖夏凉,狐狸最喜欢住树洞了。
“什么办法?”象元帅瞪大眼睛,竖起耳朵。
“我又没让老鼠去和粪蛋僵尸比谁的力气大。”智囊狐拍拍来撇撇嘴角说,“粪蛋僵尸是以粪蛋作武器向我进攻,我们就用老鼠屎来回击他们!”
象元帅仍然用象鼻抚摸自己的脑壳,还是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老鼠屎,有这么厉害?”
智囊狐拍拍来一字一句读完敌情通报,打了个哈欠说:“我以为天塌下来了呢。啧啧,就这么一点事,也值得半夜把我叫醒,让我半夜挂在你鼻尖上荡秋千?”
“后来呢?”
“后来呢?”
“千万粒老鼠屎,坏了千万锅汤。”象元帅答。
“以后少做这样不健康的梦。”象元帅谆谆教导,“要把全部心思都放到工作上来。做梦也要做健康的、励志的梦。做梦也梦见与僵尸打仗,这样何愁打不败僵尸呢。”
牢骚归牢骚,但象元帅毕竟是个军人,知道军令如山,可不是儿戏,便瞪着惺忪睡眼,拿着敌情通报找智囊狐拍拍来商量对策。
总司令白犀牛
“让老鼠上尉吱吱呜,把他的老鼠特混大队拉到阵地上来,嘿,保证能把粪蛋僵尸打得哭爹喊娘。”智囊狐拍拍来轻松地说道。
“军人无隐私,一切都要向长官汇报。”象元帅严肃地说。
“你听说过这句话没有?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拍拍来是动物军团的智囊人物,智商特别高,不管遇到什么难题,他拍拍脑袋,就能想出应对的办法来,所以起名叫拍拍来,拍拍主意就来。
象元帅睡梦中被吵醒,一看表,三点十九分,忍不住发起牢骚:“什么狗屁情报,不就是几颗粪蛋嘛,值得大惊小怪吗?僵尸会拉屎,难道我们就不会拉屎?公共厕所有什么了不起的,谁没上过公共厕所呀?实在味道重了,捂住嘴巴,憋住呼吸,不就挺过去了嘛!糊涂官通报糊涂军情,害得我好梦也没做完,哼!”
“是是。”智囊狐拍拍来点头如鸡啄米,“半夜把我叫醒,出什么事啦?”
据侦察员报告,一支粪蛋僵尸小分队,正在向你驻地开进。粪蛋僵尸的武器就是粪蛋,能量极大,资料显示,一颗粪蛋所产生的异味,就相当于一座公共厕所。号称宇宙级恶臭,能轻易将孟加拉虎熏晕过去。望你们切勿轻敌,即刻进入临战状态,做好一切战备工作,痛击来犯之敌。
“岂止是听说过啊,我还碰到过这样倒霉的事呢。”象元帅愤愤地说,“有一次女朋友到我家来,她是一位容貌出众的象姑娘,漂亮的姑娘都有点脾气,我哄了老半天,才把她哄到家里来。为了讨她高兴,我还亲自下厨做了一大锅蘑菇汤,端上桌来。还没来得及让女朋友尝一口呢,一只老鼠,从房梁上走过去,大概是恶作剧吧,就拉出一粒老鼠屎来,恰恰就掉进蘑菇汤里……女朋友恶心得拔腿就走。这是我的初恋啊,纯洁的初恋,就这样泡汤了。唉——”
“千万锅汤,那就是湖,那就是海!我们要用屎海战术,来战胜僵尸的粪蛋战术!”智囊狐拍拍来振振有词地说。
树洞再宽敞,象元帅也钻不进去,便在门口喊叫。但智囊狐拍拍来睡得太死了,象元帅叫了半天,也没能把智囊狐拍拍来从睡梦中叫醒。本来象元帅半夜被吵醒,心里就窝火,老半天也叫不醒智囊狐拍拍来,就更生气了。身体钻不进树洞,鼻子能钻进树洞,就把万能的象鼻伸进树洞,勾住狐狸尾巴,轻轻一拉,就把智囊狐拍拍来从树洞拉出来,翘起鼻子,高高挂在鼻尖上。
象元帅暗暗吃惊,他也做了个几乎和智囊狐拍拍来一模一样的好梦,可惜,也是在节骨眼上,被松鼠传令兵给吵醒了。梦中的象小姐也是漂亮得一塌糊涂。唉唉,梦醒了,梦碎了。看来好梦都是很容易碎的啊。都说是同床异梦,他与智囊狐拍拍来却是异床同梦。但象元帅没有说出自己做了和智囊狐拍拍来同样性质的梦,领导的隐私要保密,领导的心思不能透露,透露了就没威信了。
智囊狐拍拍来当然就惊醒了,埋怨道:“快放我下来!半夜三更,我可不想玩荡秋千!我做了个好梦,正梦见……啧啧……真讨厌,关键时候,好梦给你搅黄了。”
“后来你就用鼻子把我从树洞里揪出来了呀。”
按常规,松鼠传令兵应该摇元帅的身体将元帅摇醒,但大象的身体太重了,重达六吨,小小的松鼠传令兵根本摇不动,就只好摇象鼻了。
“我……梦见……一只美丽的……狐小姐……向……向我走来。”智囊狐拍拍来不敢违抗军令,不得不老老实实交代。
松鼠传令兵一看是绝密电报,不敢怠慢,立即钻进军用帐篷,拼命摇象鼻,把正鼾声如雷的象元帅叫醒了。
象元帅把智囊狐拍拍来放在地上,好奇地问:“你做了什么好梦?说来听听。”
“回答正确。你的数学成绩不错哦。千万锅汤是什么概念?”
“她走到我面前……桃花般鲜艳的小脸蛋……”
“好主意,拍拍来,你太有才了,算我没看错你!”象元帅高兴地说。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