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章 “老头子”沙漠象龟

王路科幻小说

蝙蝠侠额头上直冒汗——这个,自己好像并没有答应变色龙菲迪南会出手赶走怪仙人掌啊。而且,为什么在变色龙菲迪南的嘴里,自己变得好勇敢呢?
蝙蝠侠伯格被太阳晒得头晕,没好气地道:“变色龙菲迪南,你忘了,我是用超声波来辨别方向的,视力可不好,你有时候不是偷偷在背后叫我‘蝙蝠瞎子’吗?”
变色龙菲迪南单_色_书的身子一晃,差点摔倒。只见他身上站着的“岩石”晃动着,从沙子里升了起来,从石头下面“长”出四根粗壮的满是厚厚鳞片的腿,一个秃头慢慢从前面伸了出来,两只小眼睛还向空中的蝙蝠侠伯格眨了眨,打了个招呼:“噢,大白天看到蝙蝠侠可真是少见啊。”
咕咚,蝙蝠侠伯格和变色龙菲迪南双双掉到了沙地上。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老顽童一样缩缩脖子:“呵呵,和你们两个小家伙开个玩笑。我这里很少有小朋友来玩,难得表现一下我的幽默感。好吧,孩子们,听我说,在我已经有——嗯,我已经活了多长了?算了,反正已经记不清了——总之,在我漫长的生涯中,从来没见过或者听说过会走路的仙人掌。”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伸长着脖子想啊想,变色龙菲迪南和蝙蝠侠伯格眼巴巴地在旁边看着,等了好半天,蝙蝠侠伯格才小心翼翼地问道:“沙漠象龟安卡·托尔爷爷,你想出来那怪仙人掌的弱点了吗?”
变色龙菲迪南站在一块大石头上,扭着脖子转来转去:“蝙蝠侠伯格,你有没有找到沙漠象龟安卡·托尔这个老头子?他什么时候也学会我的变色隐形法了,我找了半天没找到。”
蝙蝠侠“哼”了一声:“这就叫背后嚼人舌头,总有一天要露馅的。”
变色龙菲迪南这才想起两人前来的初衷,忙急切地说道:“沙漠象龟安卡·托尔爷爷,沙漠里出大事了,有一棵会走路的怪仙人掌不知从哪儿跑到了沙漠里,他会发射身上的刺扎小动物,很多小动物都受伤了。蝙蝠侠伯格要把他赶走,但他以前从来没见过这种奇怪的仙人掌,所以特意来请教睿智的您,那棵怪仙人掌有什么缺点?”
原来,那块“岩石”正是沙漠象龟安卡·托尔,他把头尾和四肢缩在壳里躲避阳光,那龟壳半埋在沙子里,看起来就像一块岩石一样,怪不得变色龙菲迪南和蝙蝠侠伯格都没找到他。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住在一片乱石滩上,这里遍地是大如锅盖、小如卵石的石头。
看着蝙蝠侠伯格和变色龙菲迪南沮丧地垂下了头和翼翅,沙漠象龟安卡·托尔连忙道:“我虽然没有印象,但我的祖先的祖先曾经曰过,历史里总能找到真相。来吧,孩子们,让我们到祖先沉眠之地,去寻找那怪仙人掌的来历吧。”
变色龙菲迪南一吐舌头:“啊,我在你背后说的悄悄话怎么被你知道了?”
变色龙菲迪南可是个厚脸皮,他才没有因为被沙漠象龟安卡·托尔抓了个现行而尴尬呢,还狡辩道:“沙漠象龟安卡·托尔爷爷,我叫你老头子是对你的尊敬啊,你是我们胡拉胡拉沙漠里年纪最大的动物,那不就是‘老’嘛,而且有着无比睿智的‘头’脑;至于‘子’嘛,听说在古老的传说中,‘子’字是授予那些品德最高尚的动物的尊称。你看,这加起来不就是‘老头子’吗?”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慢腾腾地翻着老花眼看了看蝙蝠侠伯格,点点头:“噢噢,蝙蝠侠伯格真是个了不起的勇士。嗯,让我想想,会走路的仙人掌……这果然很奇怪,老头子我也喜欢吃仙人掌,那饱满肥厚的茎叶可香甜了。可老头子我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仙人掌会走路的。”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好像从梦中惊醒一样,眨了眨小眼睛:“你说什么?什么怪仙人掌?真是抱歉,年纪大了就容易走神,我刚才尽想着仙人掌有多好吃了。”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呵呵笑道:“两个小家伙,你们大热天的跑到我这个孤老头子家里,可不是为了开玩笑来的吧。”
一声苍老低沉的笑声从变色龙菲迪南身下传来:“没错,在背后说人坏话总是隐瞒不了的。变色龙菲迪南,你叫我老头子,我也知道了。”
蝙蝠侠伯格连忙忍着呛人的沥青毒烟,飞到了龟甲上空,他一眼看到,古老的龟甲中央是一幅巨大的蝙蝠图像,奇怪的是,蝙蝠的翅翼居然是由无数小蝙蝠组成的。蝙蝠侠伯格虽然满腔疑问,但毕竟记着沙漠象龟安卡·托尔说过龟甲会沉没的话,连忙记下巨型蝙蝠画像旁的龟甲文,虽然那些文字他一个都不认识,但还是努力记住那文字的形状。
月亮爬上了沙丘,银白的月光照在祖先沉眠之地奇形怪状的化石上,在沙地上投下了扭曲的阴影。
然而,和狮子金·罗威争斗了一辈子的大雕狄瑞吉·搭搭汗却丝毫没有欣喜之意,就连他的眼神也没有了往日的锐利。他叹了口气,满怀内疚道:“现在争夺沙漠之王的称号还有什么意义吗?我们的家园已经被植物僵尸侵占了,也许就在明天、后天,你的皇家花园绿洲和我的上不去下不来绝壁,都将落入他们手中。沙漠之王?我看我们两个更像是沙漠小丑,是不知道团结、热衷于互相争斗、不关心臣民们的两个大傻瓜。”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摇了摇头:“不,蝙蝠侠伯格,你并没有吹牛,你的确是吸血鬼德古拉伯爵的后人。你刚才看到的远古龟甲上的巨型蝙蝠像,就是德古拉伯爵的画像。”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轻轻点了点头:“非常好,非常好,狮子金·罗威和大雕狄瑞吉·搭搭汗,你们终于认识到所谓的沙漠之王只是个可笑的空名。”他一扭头,对蝙蝠侠伯格道:“小蝙蝠侠伯格,你现在还热衷于叫自己是什么蝙蝠大侠吗?”
蝙蝠侠伯格在沙尘暴中被刮得灰头土脸,连薄膜翅翼上都被沙粒打出了好几个洞,他羞愧地摇头道:“对不起,我骗了大家,我根本不是什么大侠,那仙人掌僵尸是误打误撞被我吓走的。我、我其实只是个胆小鬼,天天想着怎么逃跑。”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慢腾腾地摇了摇头:“这个秘技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学会的,在沙漠里,只有一种动物能学会并施展这一秘技。”
变色龙菲迪南吐了吐他长长的舌头:“这个,我也有错啦。在邀请狮子金·罗威时,没有告诉他正确的消息,却玩什么激将法,结果知己不知彼,被植物僵尸打了败仗。”
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大家纷纷嚷道:“沙漠象龟安卡·托尔爷爷,快把这个秘技教给我们。”
但今夜的祖先沉眠之地却再没有了往日的庄严肃穆。从沙尘暴里逃出来的小动物们都聚在这里,有的在为失去家园哭泣,有的正在互相舔着身上的伤痕,不时有动物宝宝寻找走失的妈妈,在边抽泣边呼唤。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摇了摇头:“不,你已经学会了,之所以施展不出化身千万秘技,是你还缺少血之精华。”
蝙蝠侠伯格惊叫道:“可我不会吸血啊,而且,就算我会吸血,我也不会去吸小动物们的血的,那不是在伤害他们吗?”
“因为,你自己的身上也有血,只是,如果用自己的血施展化身千万这一秘技,会对你的身体造成可怕的伤害,甚至可能有性命之忧。所以,蝙蝠侠伯格,你愿不愿意牺牲自己,为了保护沙漠里的小动物,施展化身千万这一秘技?”象龟说。
大雕狄瑞吉·搭搭汗也认真地低了下他的头:“狮子金·罗威,我,大雕狄瑞吉·搭搭汗,愿意和你成为最真诚的伙伴。”
蝙蝠侠伯格激动万分,他拼命回忆,终于回想起了所有的远古文字,他飞到空中,大喊一声“变身!”
蝙蝠侠伯格一眼看到,沥青湖的中央突然冒出许多巨大的泡泡,像开了锅一样咕嘟咕嘟翻腾起来。沙漠象龟安卡·托尔道:“我观察了很久,每天夜晚这个时候,沥青湖都会喷发,这时,就会把埋藏在湖里的秘密暴露出来。”
蝙蝠侠伯格终于在龟甲沉没的最后一刻,记住了那些古老的文字。
变色龙菲迪南看着这一切,悄悄爬下了山坡,不知为什么,看着蝙蝠侠伯格和狮子金·罗威、大雕狄瑞吉·搭搭汗一起为赶走植物僵尸而努力,他在感动之余,却有些难受。
沥青湖不断翻腾涌动着,龟甲又开始渐渐下沉。
大雕狄瑞吉·搭搭汗骄傲地展开翅膀:“我是天空的霸主,就算是沙漠玫瑰僵尸的流沙也不能伤我分毫。当然,狂风僵尸的风对我的飞行影响很大,但是,狮子金·罗威,你身为沙海里的英雄却能轻松对付狂风僵尸,在你眼里,他只是个会走路的电风扇。狮子金·罗威,只要你和我合作,我们一定能赶走那些植物僵尸!”
狮子金·罗威、大雕狄瑞吉·搭搭汗、沙漠象龟安卡·托尔以及蝙蝠侠伯格、变色龙菲迪南站在一座高高的沙丘上,看着动物们凄惨的景象,各个心如刀绞,从今夜起,他们失去了沙漠这个共同的家园。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道:“来吧,孩子,在心里默默回忆那古老龟甲上的文字,你就能学会这项化身千万的神奇本领了。”
蝙蝠侠伯格喃喃道:“可是沙漠玫瑰僵尸和狂风僵尸合作施展的沙尘暴太可怕了,无论是沙海里的英雄,还是天空上的霸主,谁都无法抵抗沙尘暴啊!”
蝙蝠侠伯格尖叫一声:“不!不!我、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翼翅一拍,飞快地消失在月光下的沙漠里。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道:“你的祖先吸血鬼德古拉伯爵之所以名字里有吸血两字,是因为他的确会吸小动物的血,这些吸来的血融聚成血之精华。只有用它驱动,才能施展化身千万这一秘技。”
这时,一片巨大的龟甲从沥青泡泡里冒了出来,被冲到了岸边。沙漠象龟安卡·托尔连忙道:“蝙蝠侠伯格,快去记住龟甲上的图画和每一个龟甲文!秘技就隐藏在那里面!记住,动作要快,这龟甲很快又要沉没到沥青里的。”
蝙蝠侠伯格跟着沙漠象龟安卡·托尔来到了祖先沉眠之地的中央,他惊讶地看到,在月光下,祖先沉眠之地中央的沙海中,居然有一汪湖泊!而且——他忍不住惊叫出声:“这湖泊在冒烟!”
狮子金·罗威对着大雕狄瑞吉·搭搭汗低了一下头:“连小蝙蝠为了保卫家园都不甘落后,我们更不能服输。大雕狄瑞吉·搭搭汗,我,狮子金·罗威愿意和你在明天肩并肩战斗。”
蝙蝠侠伯格大吃一惊:“是我吗?”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道:“这是沥青湖。当大海变成沙漠时,它就存在了,在这个湖里,埋藏着最远久的秘密。当心,蝙蝠侠伯格,这湖里散发出的沥青的黑烟是有毒的,无论是小动物还是飞鸟,闻到毒烟就会掉到湖泊里,被沥青吞没。”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却不急,他慢腾腾道:“蝙蝠侠伯格,听说你一直自称是吸血鬼德古拉伯爵的后代?”
说着,他举起了爪子,慢慢地从大家身上虚空划过,最后,定格在蝙蝠侠伯格身上。
大家一时沉默下来。半晌,沙漠象龟安卡·托尔沉声道:“最近我一直在古老的龟甲文里寻找植物僵尸的来历,却在无意中,从一片非常非常古老的龟甲文上找到了一个秘技。这种秘技,能在沙尘暴中活动,如果学会了这种秘技的话,我们就不怕沙漠玫瑰僵尸和狂风僵尸施展的沙尘暴了。”
蝙蝠侠伯格沮丧地落地:“对不起,沙漠象龟安卡·托尔爷爷,我没有学会。”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转过身:“蝙蝠侠伯格,跟我来吧。你将发现沙漠里远古以来埋藏着的最惊人的秘密。”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呵呵轻笑道:“孩子们,不要沮丧,虽然你们今天失败了,但只要勇于认识自己的错误,团结合作,终究能够打败入侵者。”
他喘着气回到沙漠象龟安卡·托尔身边:“我全记住了,告诉我,我怎样才能施展不怕沙尘暴的秘技?”
变色龙菲迪南喃喃自语道:“为什么动物们和植物僵尸要打来打去呢?这个沙漠足够宽阔,完全可以容纳大家一起快乐生活。不行,我要找沙漠玫瑰僵尸谈谈,她有着植物僵尸中最美丽也最善良的心灵。我一定要赶在明天大战爆发前,劝说植物僵尸们不要再欺负小动物了。”
“血之精华?那是什么?”蝙蝠侠伯格瞪大了眼睛。
狮子金·罗威和大雕狄瑞吉·搭搭汗重新振作了起来,狮子金·罗威大声道:“没错,我今天的失败是因为轻视了沙漠玫瑰僵尸,没想到外表娇弱的她居然能施展出流沙,而别的那些植物僵尸,都不是我的对手。”
狮子金·罗威和大雕狄瑞吉·搭搭汗知道沙漠象龟安卡·托尔要带蝙蝠侠伯格去学秘技,都以羡慕的眼光目送着他们消失在黑暗的沙丘后。
蝙蝠侠伯格脸一红:“对不起,那是我吹牛的。”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点了点头,郑重地问:“蝙蝠侠伯格,你愿意为保护沙漠里的小动物们,学习这一秘技吗?”
蝙蝠侠伯格的心怦怦跳,天啊,不怕沙尘暴的秘技!谁要是不想学,谁就是沙漠里头号傻瓜。他连忙点头:“我愿意,我愿意。”
沙漠象龟安卡·托尔点点头道:“你当然不会吸血了,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你的祖先德古拉认为吸别的小动物的血太过残忍,所以放弃了吸血的功能,改为吃小昆虫甚至吸食花蜜。现在你就是想重新学这吸血的本领,也不可能了。但是,没有了吸动物们的血融聚成的血之精华,你一样能施展化身千万。”
狮子金·罗威耷拉着巨大的头颅,脏兮兮的鬃毛垂在身上,甚至拖到了地上。他慢慢走到大雕狄瑞吉·搭搭汗身边:“我输了,我不配做沙漠之王。我因为骄傲自大,而败在一个小小的沙漠玫瑰僵尸手里。大雕狄瑞吉·搭搭汗,非常感谢你救了我。我在此宣布,沙漠唯一的王者,就是大雕狄瑞吉·搭搭汗。”
蝙蝠侠伯格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沙漠象龟安卡·托尔道:“吸血鬼德古拉伯爵最厉害的本事就是化身千万,他能够指挥无数的小蝙蝠聚在自己身上,然后攻击敌人;但当敌人反击时,他的身体又能散开恢复成小蝙蝠,让敌人扑个空。蝙蝠侠伯格,你的身上保留着吸血鬼德古拉伯爵的血脉,你也能学会并施展这个化身千万的秘技。有了这个本领,沙尘暴也不能伤害你!”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