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章 大象输了战斗

汤萍科幻小说

“咚咚咚……”来到卡里拉僵尸城堡的时候,猴子们的战鼓声更响了。
猴子们忙着给大象用干净的水冲洗眼睛,花了九天九夜的时间,象眼才重新变得清澈起来。
凤梨僵尸吃了解药后,心情好转,又开始打理他的头发了,他一边梳着头一边照着镜子走了进来。
“布鲁,这次能大胜动物军团,你的功劳最大,来来来,我敬你一杯……”斯奇亚虽然心里有些不快,但还是做出大度的样子。
大象又拼命地洗泥沙浴,他把那些泥沙一层层地裹在身上,仿佛穿上了一件坚硬的铠甲。
斯奇亚什么也没有说,却看着布鲁离开时的大门,眼里喷射出火花。
食人藤僵尸也凑到斯奇亚面前说:“头儿,我们正等着解药呢……”
狮子王霍尔愁眉紧锁:“唉,真没有想到,这个泪珠僵尸这么厉害,河马那么勇猛的动物,也被他打败了。如果他们再来下战书,我们应该派谁去应战呢?”
大象撒腿就跑,不一会儿,他就冲到了泪珠僵尸布鲁面前。大象将巨腿抬起,狠狠向布鲁踩去。布鲁连忙闪身躲开,嘴里开始念念有词地唱起了他的战斗歌:“一滴滴,两滴滴,我的泪珠无数滴,滴滴叫你惨兮兮,滴滴叫你没法笑嘻嘻。”
“就是,就是……”众僵尸应和着,除了泪珠僵尸布鲁。布鲁远远地坐在一个角落里,眼泪汪汪的,看起来闷闷不乐,神情忧郁而悲伤。
动物们神情严肃地聚在一起,努力地想办法。
出征了,三百只猴子敲打着三百面大鼓,大象走在后面,气势雄伟,队伍浩浩荡荡地向着僵尸的卡里拉城堡出发了。
事不过三,僵尸们已经是第三次来下战书了,怎么办?难道眼看着敌人继续嚣张下去?
接着,只见大颗大颗乒乓球大的泪珠从布鲁的眼睛里流了出来,布鲁用戴手套的手将泪珠接住,一颗颗向着大象扔去。
“布鲁……”斯奇亚喊道。
布鲁抓紧时机,接二连三地向着象眼投去了很多颗泪珠,那泪珠渗透进了大象的眼睛,象眼立刻浑浊起来。顿时,大象就感觉到一种黑沉沉、阴森森的感觉向自己袭来,仿佛自己人生的快乐和希望都没有了,都被吸走了……
“看看我的象牙,多么尖利!我会狠狠地刺向那些僵尸,让他们尝尝我利牙的厉害!”说着,大象摇晃着头,展示着他的利牙,那利牙长达三米,果然很吓人。
狐狸军师灵灵听了大喜:“是啊!象皮这么厚,泪珠僵尸的眼泪一定拿大象没有办法!”
“哼,别长别人的威风,灭我们自己的志气。”这时候,大象挺身而出,“我愿意去迎战泪珠僵尸。”
可是,布鲁却头都没有回一下。
“看看我的象鼻,多么有力,我能轻易地卷起任何僵尸,把他们扔到远远的地方,恐怕他们的老腰都会摔断了!”说着,大象伸卷着象鼻,拔起一棵碗口粗的树木,重重地扔在了地上。
凤梨僵尸一直在暗暗记恨布鲁,因单色书网为他的头发被布鲁给毁了。自从被布鲁的泪珠砸到后,他就没心情打理自己,弄得头发乱蓬蓬的,要知道平时他最怕别人搞乱他的发型。凤梨僵尸的座右铭就是:你可以攻击我任何地方,除了我的头发,否则后果自负!现在,泪珠僵尸布鲁弄乱了他的头发,他心里十分不爽,总惦记着给布鲁找点碴儿。眼看斯奇亚敬酒,布鲁却不喝,他当然要挑拨离间一下。
动物们看在眼里,振奋不已,看样子,这回不会再吃败仗了。
斯奇亚心里十分恼火,可是想想布鲁的能量,他强忍着怒火说:“作为僵尸军团的首领,布鲁,我劝你拿出解药,只有所有僵尸都有战斗力,我们才能把动物们都消灭掉……”
突然,泪珠僵尸布鲁脚下一滑,摔倒在了地上。大象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进攻机会,于是低下头,用自己长长的象牙直刺向布鲁,这个时候,象眼就暴露在了布鲁的眼前。
斯奇亚端着酒杯,尴尬地站着。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凤梨僵尸看到野狼战士索尔的利牙,立刻收敛了好多。
与此同时,动物军团也在召集紧急军事会议。
斯奇亚的脸变得一会儿青,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看起来很不高兴。
斯奇亚点点头,对泪珠僵尸说:“布鲁,兄弟们自从中了你的眼泪,一直都心情不好,战斗能量也降低了,你说有解药,拿出来给大家吃吧。”
布鲁冷冰冰地说:“我本来就冷血,如果不冷血,怎么可能打败敌人?”
布鲁却摇了摇头:“我不喝酒,你们自己喝吧。”
大家沉默地回到了动物乐园。
狮子王霍尔一掌拍去,把战书打得四分五裂,凤梨僵尸眼看情形不妙,又撒开腿,飞快地溜走了。
大象迈着那小山一样的脚,一步一步逼近泪珠僵尸布鲁。
僵尸指挥官斯奇亚喜笑颜开,举起酒杯说:“来,让我们庆祝僵尸军团大获全胜!动物们现在恐怕还在那里哭哭啼啼的,气焰被我们大大地打击了,我们一定能最终战胜动物军团!”
动物们都愤怒地瞪着凤梨僵尸,野狼战士索尔露出尖利的牙齿一步步向凤梨僵尸逼近。
卡里拉城堡的大门又缓缓打开了,泪珠僵尸布鲁慢腾腾地走了出来。他的脸上毫无表情,眼神忧郁,呆头呆脑的样子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他有那么强大。
狐狸军师灵灵急得猛拍脑袋:“唉,怎么办呢?泪珠僵尸的眼泪渗透力那么强,我们有什么办法不让眼泪渗透呢?”
一见到动物们,凤梨僵尸装模作样地摆了一个POSE,将头发一甩:“我这可是第三次来下战书了。不知道河马先生近况如何?是不是整天泪流满面,都不用再到河里去了?”
石桌上摆满了美食,红烧鸡、黄焖鸡、辣子鸡、烤鸡翅……僵尸们正在吃全鸡宴。
说着,布鲁就推开酒杯,站起身,向着大门外走去。
凤梨僵尸悄悄凑到斯奇亚面前,低声说:“头儿,我看他是居功自傲,一点不把你放在眼里。他以为他是谁,除了会流几滴眼泪,什么都不会,还这么自以为是……”
凤梨僵尸、食人藤僵尸、花椒僵尸、红椒僵尸听了布鲁的话急了,一起嚷嚷起来:“什么,他不给我们解药?那我们怎么去战斗?真是个冷血的家伙。”
动物们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加速!”狐狸军师灵灵觉得还是先下手为强,趁着泪珠僵尸布鲁还没有扔出他的眼泪的时候,大象就把他踩在脚下,这才是上上之策。
卡里拉城堡里,僵尸们正在开庆功宴庆祝胜利。
狮子王霍尔听了,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了:“太好了!这次我们一定要战胜泪珠僵尸!”
“进攻!”狮子王霍尔一声令下。
可是,他们都因此记恨着泪珠僵尸布鲁:“哼,要不是因为他,我们怎么会受那么多罪!”
布鲁十分不情愿地拿出了三颗白色的药丸:“如果以后再要,我可不会再提供了!”
大象很不高兴地说:“你看看我的象皮,厚成这样,那小小的泪珠能渗透进我的身体吗?再说,我喜欢洗泥沙浴,到时候,我往身上多裹一些泥沙,那眼泪就更不能渗透进来了!”
僵尸们的庆功宴不欢而散。
凤梨僵尸、食人藤僵尸、花椒僵尸、红椒僵尸吃下了解药,只觉得肚子里五脏六腑仿佛都在翻腾,全身都不舒服,他们忙着跑向卫生间,拉了很多次肚子后,终于感觉到心里那种郁闷痛苦的心情消失了。
大象颓废而沮丧地败下阵来,他转过身,拖着沉重的身体缓缓地向着远方走去。
凤梨僵尸拿出一张破旧泛黄的羊皮纸,宣读起来:“僵尸军团指挥官斯奇亚代表军团宣布,动物军团第二次大败而归,动物乐园应该由强者占有领地,我们僵尸军团发出挑战宣言:进攻!一定要打败动物!迎战吧,小动物们!你们的死期马上就要来临了!”
“狐狸军师,快拿个主意吧。”野狼战士索尔急了,忍不住嗥叫起来。
狐狸军师灵灵再次惊讶地发现,经过了上一次和河马多多的战斗,泪珠僵尸布鲁的个子又长大了一些,他现在已经不再瘦弱矮小,仿佛膨胀了起来。
“我败了,也许我太老了……”大象说着,眼泪不停地往下落,“我对不起大家的期望,我真是失败……”
因为大象平均每天能消耗上百公斤的植物,出征前,猴子们忙着为大象准备食物,要让他吃得饱饱的,他才能有力气去战斗,凡是草、草根、树芽、灌木、树皮、水果和蔬菜等等东西,猴子们都拼命地采集。结果,大象狼吞虎咽,把所有东西都吃光了,猴子们却累得脚瘫手软,坐在一旁直喘粗气。
大象输了战斗,动物们都很失落,他们原本以为这一次一定能胜利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一只负责通风报信的猴子跑来了:“报!僵尸军团的凤梨僵尸又来下战书了!”
大象果然威风凛凛,气势逼人,大家都喜欢得不得了,可是,狐狸军师灵灵却仍然很苦恼:“我们和泪珠僵尸不是拼力气呀,他的眼泪渗透力太强,会让人失去一切信心,我还是担心……”
原来,卡里拉城堡里的僵尸们被泪珠僵尸布鲁的眼泪击中后,心情一直都不太好,听说布鲁有解药,都想拿它化解眼泪攻击后的郁闷心情。
“傻瓜,我是故意摔倒的,就是为了引你露出破绽……”布鲁冷冷地说,脸上毫无表情,没有喜悦,也没有得意,但是,眼里却是深深的忧郁。
显然,布鲁也知道这点,他扔的泪珠一颗颗直袭大象的眼睛,大象忙着挥动象鼻抵挡,布鲁也拿大象没有办法。
凤梨僵尸对斯奇亚说:“头儿,你发现没有,经过这几次战斗,布鲁的身体越来越大了。刚来的时候,他又瘦又小,可是现在,他都快赶上你的个头了。这真是一种威胁啊……”
布鲁冷冷地扫视了身旁的这群僵尸,说:“这种解药是很珍贵的,我也没有多少,如果不是他们先来惹我,我怎么会攻击他们?这是他们自找的,我凭什么要给他们解药?”
大象知道自己的弱点是眼睛,因为如果布鲁的泪珠扔到象眼里,泪珠一定会渗透进眼睛,那么必败无疑。
狐狸军师脑子里快速地闪过大象的情况:大象是群居性动物,以家族为单位,由雌象做首领,每天活动的时间、行动路线、觅食地点、栖息场所等均听雌象指挥,而成年雄象只承担保卫家庭安全的责任。大象是现存世界最大的陆生哺乳动物,他的嗅觉和听觉发达,视觉较差。长鼻起着胳膊和手指的作用,能摄取水与食物送入口中。大象足足比河马大三倍。
“看看我的象蹄,多么强壮!我会把那些僵尸狠狠地踩在脚下,将他们踩得粉身碎骨!”说着,大象用力地跺了跺他的象蹄,顿时,地面颤动,就仿佛要地震了一般。
斯奇亚听了这些肉麻的吹捧话,心里很得意,就在他要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的时候,他却看到泪珠僵尸布鲁并没有举起酒杯。
僵尸们纷纷举起了酒杯,爱谄媚讨好的凤梨僵尸急忙说:“都是首领您领导有方,我们才能战胜那些不可一世的动物,让我们敬您一杯吧。”
泪珠僵尸布鲁面无表情地看着大象逼近,仿佛不知道害怕一样。
“传他进来……”狮子王霍尔眉头皱得更紧了。
可是,大象不再自信而快乐了,他总是低着头,沉默地走着,走着……
这不由得让狐狸军师灵灵感到了一阵阵的担心,这究竟是种什么僵尸,他似乎对一切都没有感情,也没有畏惧,只剩下那吸走别人快乐和希望的眼泪。
大象伸出他的长鼻子左挡右防,果然,泪珠怎么都扔不到他的身上。而且,最重要的是,大象的皮厚,再加上洗了无数次泥沙浴,裹着厚厚的泥沙,布鲁的眼泪一时还渗透不进象皮里。
凤梨僵尸拿出一大串鞭炮,点燃了引线,顿时,鞭炮巨大的爆炸声响彻云霄,动物们彻底被吓坏了。凤梨僵尸、食人藤僵尸和花椒僵尸趁机作乱,又咬又撕又扯又抓又挠,动物们更是吓得一塌糊涂。
顿时,清清河水边的动物们一片混乱,不知如何是好。
原来,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布鲁流出来的眼泪,不再是有层膜,里面黑乎乎、黏稠肮脏的眼泪,而是清澈的、亮晶晶的眼泪,更重要的是,眼泪流到了闪电、伶俐和斑斑的身上,那泪水也没有吸走他们的快乐和希望。
“对,我们不是调皮鬼三人组,而是勇敢者三人组!”闪电挥了挥拳头。
然而,因为布鲁受伤了,闪电和斑斑行动受到影响。好几次,为了保护受伤的布鲁,闪电和斑斑都被野牛撞到或踩到,但是,两个人咬咬牙,又重新站起来,一瘸一拐地抬着布鲁向巨石奔去。
“前面山谷中间有一块巨石,如果我们爬上去,就能躲过去了。”伶俐有了主意。
“当然,我是个说话算数的人,我想你对这个结局一定会很满意的……”斯奇亚眼里闪着诡异的光。
布卡太小了,奔跑的速度也很慢,每当有危险袭来,为了保护布卡,伶俐都会挡在前面,伶俐因此也受了伤。
凤梨僵尸犹豫地说:“头儿,他的能量比我们都强大,要除掉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只要向我们扔几颗脏兮兮的眼泪,我们就会败下阵来……”
“我不相信你们!你们是动物,是我们的敌人,怎么会反而来帮助我?”布鲁冷冷地说。
三个调皮鬼轻手轻脚地离开这个房间,在卡里拉城堡里到处寻找,可是他们找遍了整个城堡,也没有看到布鲁的踪影。
凤梨僵尸、食人藤僵尸和花椒僵尸慢慢逼近了动物们……
“不……不行了,我再也跑……跑不动了,我只求你们,把我的儿子救走……”布鲁看起来十分虚弱。
布鲁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眼泪:“真的,我的眼泪变了,我也变了!”
凤梨僵尸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道:“头儿,你的意思是要除掉布鲁?”
“快,把他们往达达山谷赶!”凤梨僵尸说。
布鲁听到了山谷里轰隆隆的响声,知道大事不好,而儿子布卡还在达达山谷,他加紧了奔跑的速度。他的身后,闪电、伶俐和斑斑也在奋力狂奔。
“爸爸……”布卡看到了布鲁,惊慌地喊叫着爸爸。
响声越来越巨大,如雷声在轰鸣,布鲁看到了儿子布卡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而他的身后,无数动物正狂奔而来……
“呵呵呵……”斯奇亚发出一声冷笑,“不必我们亲自动手,我们可以借助德古拉草原上的动物……”
而此时此刻,凤梨僵尸、食人藤僵尸和花椒僵尸已经来到了清清河水。
趁着动物们不注意,凤梨僵尸突然跳起来,猛地朝着身边的羚羊乱咬,食人藤僵尸突然伸出藤条缠住周围的角马,花椒僵尸拿出了他的花椒弹……
“好!大家都要格外小心呀!”伶俐叮嘱道。
“我们也跟着去……”闪电说。
闪电、伶俐和斑斑毫不犹豫地跑到了布鲁和布卡面前。
布鲁和布卡终于安全了。动物从巨石旁边狂奔而过,掀起的尘土呛得他们直咳嗽。
“我们没有撒谎,你千万不能去达达山谷!”闪电、伶俐和斑斑挡在了布鲁的面前。
“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救我?要知道,我……我是你们的敌人。”布鲁哽咽着问。
躲在门外的闪电、伶俐和斑斑听了大吃一惊,他们没有想到斯奇亚竟然要这样对待布鲁。
“我一直错看你们了,更是做了很多错事……”布鲁后悔不已,情不自禁地流出了眼泪。
“快看,快看!”伶俐突然惊讶地叫了起来。
动物们在狂奔着,弱小的布卡不停地闪躲着,好几次险些被动物们踩到。布鲁更加着急了,他迎着狂奔的动物努力向儿子靠近。
“布卡……”布鲁叫喊着,向着儿子奔跑而去。
“怎么借助?”凤梨僵尸还是摸不到头脑。
说完,布鲁绕过闪电、伶俐和斑斑,直接跑向了达达山谷。
“哥哥,哥哥……”布卡去拥抱着闪电、伶俐和斑斑。
过了一会儿,狂奔的动物都跑过去了,达达山谷里静悄悄的,只听得到风一阵阵呼啸而过的声音。
“怎么办?”斑斑急得直冒汗。
“伶俐,你负责照看布卡,我和斑斑负责抬布鲁,我们一起跑到那块大石头上。”闪电安排道。
三个僵尸趁着动物乱昏了头,把动物们往达达山谷赶去。
于是,无数的野牛、河马、犀牛、羚羊和角马等动物一路向着达达山谷狂奔而去。只见尘土漫天飞扬,动物的奔跑声就像一阵阵巨大的击鼓声,在山谷中回荡……
“布鲁,你不能去达达山谷……”闪电焦急地说。
就在他们快要灰心的时候,突然看到布鲁走进了城堡的大门。斯奇亚迎了上去,对他说:“布鲁,你还记得我的承诺吗?你的儿子布卡现在就在达达山谷,你可以去找他了……”
闪电、伶俐和斑斑跟在后面,迎着狂奔的动物紧追着布鲁,许多次险些被动物踩到,幸好他们三个很机灵,才躲过了劫难。
“动物大逃奔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们要是赶去,说不定也是死路一条。”斑斑想想就害怕。
伶俐带着布卡小心翼翼地奔跑在动物群中,闪电和斑斑运着受了伤的布鲁也奋力往前跑。
“哦……”布鲁摔在地上,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他挣扎着再向前爬了几下,终于抓住了儿子布卡的手,“布卡,我的孩子……”
“达达山谷,清清河水,动物大逃奔……只要布鲁遇上了,任他有多大的能量,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什么?”布鲁简直难以相信这个喜讯,他的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这是真的吗?”
终于,经过艰苦的奋斗,五个人终于来到了巨石面前。闪电和斑斑用尽全身力气把布鲁搬上了巨石,伶俐也把布卡抬到了巨石上。然后,三个人才拼尽全力也爬上了巨石。
伶俐沉思了一会,说:“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我们也一起去吧!”
“为什么?”布鲁疑惑地问。
闪电、伶俐和斑斑只有等着斯奇亚走了,才急忙奔出大门,紧紧地追赶着布鲁。但是,布鲁跑得那么急切,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闪电、伶俐和斑斑在后面追得气喘吁吁,终于在快要到达达达山谷的时候追上了布鲁。
“不错,他现在越来越威胁着我们,再说,现在动物乐园里的动物都已经被他的眼泪攻击得失去战斗力了,我们要去侵占动物乐园,轻而易举。没有他,我们照样能做到……”斯奇亚阴森森地说。
这时候,斯奇亚早把泪珠僵尸布鲁的儿子布卡带到了达达山谷,然后,自己跳到了山谷一旁的巨石上,观看着事态的发展。
“快,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布鲁,告诉他斯奇亚的阴谋,否则,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伶俐轻声对闪电和斑斑说。
“那是斯奇亚的阴谋,他故意把你骗到达达山谷,然后又派其他僵尸去引起动物大逃奔,就是想让狂奔的动物踩死你!”伶俐急得都快跳起来了。
布鲁缓缓睁开眼睛,他看到布卡没有受伤,而闪电、伶俐和斑斑却浑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布鲁面无表情地说:“就算这是一个陷阱,我也要去闯一闯,因为我的儿子布卡就在达达山谷!”
闪电和斑斑连连点头。
清清河水这一带水草丰美,动物们都爱聚集在这里饮水。这时候,清清河水边,野牛、河马、犀牛、羚羊和角马等许多动物都在悠闲地漫步着,一边饮水,一边吃着青草。
布鲁转身就向着大门外跑去。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你快去安排食人藤僵尸和花椒僵尸到清清河水那里……”斯奇亚阴险地点点头。
一只飞奔的野牛迎面撞来,撞倒了布鲁,一脚踩在了布鲁的身上,另外几只野牛也跟着踩了布鲁几脚。
布鲁的眼泪大颗大颗地落在了巨石上。
这一切,都让躲在山谷一侧巨石上的斯奇亚看到了,他恼怒地握紧了拳头,恶狠狠地骂道:“该死的动物,破坏了我的计划!”
“我明白了,头儿,你是要把布鲁引到达达山谷,然后在动物聚集的清清河水引起动物恐慌,从而引起动物大逃奔。僵尸的奔跑速度很慢,他就会被那些狂奔的动物踩死,特别是那些野牛、河马、犀牛,狂奔起来,躲都躲不开……”
“无论你是不是我……我们的敌人,当你有困难的时候,我……我们都会出手相助的。因为,这是我们动……动物乐园的传统……”闪电、伶俐和斑斑有气无力地回答。
“布鲁,你的眼泪变了,你也变了!”伶俐高兴地叫了起来。
“不!不行!你一定要坚持!我们会把你救出来的!”闪电坚定地说。
动物继续狂奔而来,布鲁和布卡的处境十分危险。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