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一章 进化之树

雨魔网络玄幻

我和邱雷同时望着吃了进化果实的隼儿,这个家伙吃了半天也没有发生变化,我暗道,难道一枚进化果实并不足以促进它产生进化吗?
“啊?”我道,“没有了。”
等我们攀上悬崖时,柳远藤已经不见踪影了,只留下一地受伤的猴子。不过看起来柳远藤好像急于逃走,并没有与这些猴子为难,受伤的猴子们也并无大碍。
猴王的一只手悬在肋下,一定是被柳远藤给打折了,两条腿似乎也受了伤,不够灵活自如。我探过身,伸出一只手将这平时桀骜不驯的家伙给抱在怀中,另一只手拉着藤蔓向上爬去。
我将剩下的那个果子拿了出来,邱雷接过了果子,仍有些不相信地道:“你觉得一个果子就足以证明你的清白了,一个破野果……”
我愕然道:“没有啊,我去了后山。”
兰虎白天吃的进化果实经过消化后,也释放出大量糅合了生命力的暗能量。它们被“盘龙劲”吸收后,还没来得及转化,便在经过胸前的经脉时被盘踞在此的隼儿给强行“掳走”。
情急之下,我赶忙飞掠出去,向着摔出崖外的猴王接去。但我还是迟了一步,猴王与我擦肩而过,坠落下去。我心中一惊,待要转身,不忍看它坠落悬崖摔死的惨相,迅速下落的猴王却突然睁开眼来,竭力伸出一只手去抓悬崖上的藤蔓、树枝、凸出的石头。
另两群猴子也相继离开,片刻间,偌大的悬崖上只剩下我一个人。
今天第一场比赛就是我和柳远藤的,当我出门的时候忽然发现我的支持者们已经站满了楼前的空地。也难怪,我的比赛可是关乎到宠兽学校的荣誉,难怪大家这么给面子。
他声音颤抖着道:“何止是了不得的东西,这是所有拥有宠兽的新人类都梦寐以求的珍贵至极的宝贝。”
现在离比赛时间还差少许,柳远藤还没到,我一个人站在场地中,四周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
我将猴王放在地上,猴王蹒跚几步竟然能够自由行动了,想来下肢伤得不重。属于它的猴群马上上前,将它们的猴王给迎了回去,另两只猴王也都在自己的猴群保护中。
这果子肯定有其不凡之处,否则那个吝啬的猴王也不会在送我的时候还一脸的依依不舍,似乎十分珍贵的样子。
我将隼儿召回体内,向四周望了一眼,在南面山坡上正有一个人影在快速地掠动,我心中暗自忖度,算你逃得快,明天再和你算今天的账。
我向猴子们招招手,要把手中剩下不足三分之一的果子喂给它们,猴子们却露出畏惧的神色,连连后退不敢过来。也许猴王给它们下过命令,让它们只能看不能吃。
邱雷目瞪口呆地看着我道:“竟然让你吃了吗?这种果实虽然神奇,但是对宠兽才会有效果,人吃了是没什么用的,顶多让你增加一点暗能量而已。唉,浪费了一枚宝贵的进化果实。”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真的去了后山,还见到了柳远藤,那家伙正在欺负后山的那群猴子,我就顺手帮猴子们赶走了柳远藤。看,这是猴子们送我的礼物。”
邱雷见我突然脸色大变,也似乎猜到了什么,惊道:“你不会在不小心之下,把唯一的种子给毁了吧。”
原来外面那层如同薄膜的果皮有密封香气的效果,果肉的香味十分浓郁,但因被果皮包裹住才微微透出些许。
命运被别人操控在手中的感觉绝不好受,我再一次迫切希望我的隼儿能够早日进化成熟,能够与我合体。
我看着手中的两枚果子,心中暗道怎么以前我没见到这里有哪种果树是产这种果子的。只从外形来说,这两枚果子绝对属于让人看了便舍不得吃下去的那种。
我深吸了口气进入比赛场地。比赛场地就是原来学校的武道基地,由于基地占地很广,高度也有近二十多米,故不虞会限制选手的发挥。
我和邱雷垂头丧气地又回到寝室中。
柳远藤持鞭傲然站立,准备应付被激怒的猴群。突然他的目光落在站在猴群后面的我身上,顿时露出惊愕的神色,同时戒备地望着我。
这种果子味道非常不错,既生津解渴,又有异香染口,等我明天比赛结束,一定要再来向那猴王要上几颗送给风柔和丽丽雅。
他的实力甚至比我还强一些,不至于怕我而逃走,这或许正说明他心中有鬼吧。
突然我脑海中出现了之前听到的那段对话,难道柳远藤就是那个神秘的少主吗?这倒是有很大可能,也许他和他的老奴分开后,不小心走到了这里,却和这里的猴子们发生了冲突。他一见到我就露出非常戒备的神色,随即就很快逃走,这并不像他的风格!
从他反常的行为上,我马上猜到我带回的果子肯定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不过却猜不到究竟是什么东西令他激动成这样。我道:“难道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他这一鞭肯定让三只猴王都受了重http://www.danseshu.com伤,两只猴王摔在猴群中,另一只头上长有一撮金毛的猴王却落向悬崖外。
我恨恨地又盯了他的背影两眼,旋即又想,这家伙怎么会找到这里呢?忽然心中一惊,我想到了在沙漠中他妄图抓住仙人掌宠兽用来提高他的宠兽的能力,不过我马上又推翻这个推测,他的宠兽是植物系的,这些猴子宠兽虽然暗能量很高,却不适合他的宠兽。
一直到了晚上,隼儿也没有产生任何变化,我也只能把它收回体内。看来是机缘不到,明天对付柳远藤,我得更加小心。若柳远藤不与宠兽合体,我自信能强过他,无论在战斗技巧还是在暗能量的积累方面。
邱雷又道:“而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进化之树’竟用十年时间将所有的生命力融合暗能量,结成我手中的果子,随后,它就会枯萎,只留下一点生命力化作种子,等待下一次的成长。”
邱雷道:“你不说那猴王给了你两枚果子吗?”
当我离悬崖还有不足六米的距离时,柳远藤突然出现在悬崖边上,冷冷地望着我,一只脚踩着我抓住的那根藤蔓。他只要微微用力,我抓的这根藤蔓就会立即断成两截。
他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个果子是一种叫做‘进化之树’的稀有树种生长出来的。”
小虎代替兰虎掌管身体后,按照兰虎平时修炼的“盘龙功法”不断地吸收外界游离的暗能量粒子,驾御着“盘龙劲”依次经过兰虎身体内的每一条经脉,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里的任何一个微小的暗能量粒子,再经过转化后收回到丹田中储存起来,如此循环往复,不断壮大本身的暗能量。
我叹道:“可惜,这么神奇的种子可能已经被毁了,但是却是柳远藤做的‘好事’。”当下我将早上的事告诉了邱雷。
邱雷感叹地拿着唯一的一枚进化果实摩挲着。半晌后他道:“把你的隼宠召唤出来吧,你不是天天想着能够和你的隼宠合体吗,它吃了这枚果子一定会提前进化成熟。”
我心头一震,脸色大变,我终于猜到为什么柳远藤见着我后立即迅速离开,他一定是取到了“进化之树”唯一的种子,而且说不定他将种子喂给了他的宠兽。种子集中了“进化之树”的所有生命精华,对他的宠兽来说,那是一剂大补药,说不定会令他的宠兽一下跃升两个级别。
我躺在床上又想了会巧合下听到的和新联盟有关的神秘对话,这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我道:“难道‘进化之树’不可以人工种植吗?”要知道新人类拥有的特殊能力是与大自然非常接近的,若是要养活一种植物可以有很多种古人类科技无法达到的方法。
所有人可能都在猜测这场战斗谁能胜出,要知道八位能够进入最后阶段的选手,实力都是非常强的,虽然彼此之间仍有强弱之别,却相差不大,什么样的情况都可能发生,不存在必胜这回事。
猴子们只是担心地望着我怀中的猴王,并没有主动攻击我,看来这些猴子智商很高,懂得分辨敌人与朋友。
我怕过早出现过盛的战意会因为对手迟迟不出现而泄了锐气,故此我盘膝坐下,竭力保持着心中的宁静。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我不敢迟疑,抓起脚下的一根藤蔓,飞身向它荡过去,很快我就来到它身边的一块大岩石上。看它眼中透露出的哀求的神色,我心中暗道你在这处山崖霸占着所有长着最好的野果的果树,现在终于也尝到苦头了吧。
邱雷不信道:“别骗我了,我不会把你和风柔的事说出去的。你若不是见过风柔,身上怎么会有这样的香味?你身上可从来没有这种气味,只有女孩身上才有这样的香味。”
经他一提醒,我这才反应过来,大喜之下招呼出隼儿。隼儿果然非常识货,一出来,双眼就眨也不眨地盯着邱雷手中的进化果实,邱雷叹了口气,将进化果实抛向隼儿。
屋内都沉浸在黑暗中,不知何时起,一圈朦胧的蓝光从兰虎胸前循着某一特定规律发出,如同潮水般时起时伏,煞是好看。
邱雷接着道:“‘进化之树’是一种十分独特甚至是难以解释的树,这种神秘的树据猜测是随着新人类一块出现的,它结出的果子竟然可以促进宠兽进化。不过可惜的是,这种树非常稀有,否则可以极大地提高当年新人类的整体战斗力,倘能如此,新人类当年和古人类联邦政府作战时也不至于死伤那么惨重了。”
当翌日清晨醒来时,我忽然感到气力饱满、身体也更加轻盈了,经过一夜的休息,我已经进入最佳状态。我看了一眼左手,伤势大好,看来今天想不教训一下柳远藤都不行了。
邱雷叹道:“我们能想到的,我们的先辈又岂会想不到?只是‘进化之树’非常奇怪,不但对环境的要求非常严格,而且生长出进化果也非常耗时,五年一开花,五年一结果,你想想谁又能等得了这许久时间?”
我还在思索的时候,忽然被我救下的猴王抱着两颗晶莹剔透的果子送到我面前。我愕然望着它,疑惑地道:“送给我的?”
它一脸“沉重”地点了点头,似乎颇为不舍,但还是把果子塞到了我手中,作为我救了它一命的报答。随后它尖啸一声,一瘸一拐地在猴群的簇拥下离开了。
一切改造都在兰虎进入梦乡的时候完成,隼儿也最终从成长期进入初步成年期,能够与兰虎合体了。
只是,他怎么会不合体呢?他与宠兽合体后,暗能量将大大超过我,我就危险了。若在我被困角斗场之前,我对上合体后的柳远藤可以说一点胜算也没有,但是学了驾御力量平衡之道后,又有不同了,我并非没有取胜机会。
两枚果子加在一起还没有一个拳头大,外皮光滑、圆润、无毛,隐隐透出一种淡淡的绿色光华,整个看起来晶莹剔透,倒像是件精美的艺术品,一丝如同苹果成熟了的香气若有若无在鼻尖飘过。
我点了点头,邱雷说得没错,十年才能结出进化果实是太久了点。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即便我有隼儿相助,受伤恐怕是免不了的。我紧张地望着柳远藤,希望他不会是一个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因为明天的第一场大赛就是在他和我之间举行,我受了伤自然对他大有好处。
我闷哼一声,全力将藤蔓如同一条鞭子般甩了出去。藤蔓在“盘龙劲”的带动下缠住了一块从悬崖边凸出的尖形石头。我来不及呼一口气,迅速向上攀去。
我更是后悔得要死,叹道:“好在另一枚进化果实没有浪费,只要隼儿能够在明天之前进化成熟,我就有更大的可能修理柳远藤了。”
见它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蹲下身,将没吃完的果子送到它嘴边,小家伙接过果子贪婪地吃起来。它吃得很快,三口两口就把剩下的吃完,吃完后冲我“吱吱”叫了两声,转头又跑回到母猴身边。
隼儿一张嘴便接住吞了下去,眨眼吃了个干净,连皮也没剩下。
他表情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我也动容道:“这是什么宝物?”
我颓然道:“被我给吃了,我哪里知道这果子竟然是这么珍贵的进化果实?我还分了三分之一给了一只小猴子吃,早知道它是进化果实,我肯定要留给小兽王的。”
猴群的愤怒的叫声在悬崖上边不断响起,看来猴子们已经开始向他展开了报复,恐怕他是没有时间来对付我了。柳远藤一闪身从悬崖边消失了,我心中一松,突然手中也跟着一轻,柳远藤到底没有如我希望的那样,做一个品格高尚的宠兽战士。
他忽然不说话了。
在我沉浸于果子的香气中的时候,十几只猴子也闻香而来,远远地望着我,满脸渴望的样子,有的还情不自禁馋得流出口水。我心想这果子想必平日里只有三只猴王才有资格享用,其他的猴子猴孙都只有看的分儿吧。
拿出先辈记载着“进化之树”的手札仔细比对了半天,邱雷叹道:“这棵树就是‘进化之树’了。本来它是灵气充沛、虫害不侵的一棵生机旺盛的果树,到最后果子全部成熟后,全部生命力也都消耗殆尽,变成现在的这副可怜模样。这附近并没有灵气特别充溢的种子,看来一定是被柳远藤那个自私的家伙取走了。”
众人热烈欢呼着一直将我送到比赛场地才散去,因为大赛裁判委员会要保护八位选手的秘密不泄露出去,所以只有少数人才能欣赏到这新人类界最大的盛事!
他必定是在那里发现了“进化之树”,但是这种神奇的树种被猴群看守着,因此双方发生了冲突,演变到我看见的那一幕。这也同时解释了为什么仅仅几个月不见,三只猴王的暗能量就有了极大进步,这一切都是“进化之树”造成的。
我将果子举到鼻子前,深深吸了一口气,清新醉人,有种别样的诱人气味。我忍不住吃了一口,顿时www.danseshu.com香气四溢,汁液四溅,一时间满口盈香,令我食欲大动,又大大地啃了一口,香味更浓,顺风荡漾,萦绕在我周身的都是这种好闻的香味。
兰虎却因为正在沉睡中,身体交给小虎代为管理,而没有发觉这一奇异的现象。
三只猴王毕竟实力和柳远藤相差太多,就在我犹豫的片刻,柳远藤发挥出了他的真正实力,柳鞭如同毒龙出海,掀起漫天的鞭影,将三只猴王笼罩在内。只听着三声凄厉的惨叫,三只猴王不分先后同时被击中,无力地向三个方向仰跌出去。
邱雷心中却还存有一丝侥幸,拉着我去了后山猴子的领地。我带着他寻到了今早柳远藤和三只猴王争斗的地方,寻觅良久,邱雷终于在一棵枯朽、腐败的树前停了下来。
我看向他时,他正聚精会神地盯着手中的果子。忽然他慎重地将果子放在桌上,一头钻进他的桌下,拖出了一个落满灰尘的箱子。刚打开箱子就有一股腐朽的霉味从内蹿了出来。片刻后,他从箱子中翻出一本泛黄的书来。半晌后,他抬起头来激动地望着我道:“兰虎,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果子?”
我又召唤了几声,仍没有一只猴子敢过来一尝美味。我正要把剩下的果子都吞掉,忽然一只贼兮兮的小猴趁它父母不防备一下子蹿了出来,那只母猴在它身后着急地“吱吱”叫着,小家伙却装作没听到般一直跑到我身边,一对猴眼期盼地望着我。
隼儿在吸收了从兰虎身体中夺取的进化果实的生命精华后,本身的暗能量也产生了变化,一吞一吐间不断将自身的生命精华吐出,然后再将掺杂了进化果实暗能量的生命精华吸回。
不知经过多少时间,那圈蓝光变得更加纯粹,更加明亮,仿佛蓝宝石一样闪耀着华贵的神光。
我干脆盘膝坐下,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只守着心中的那片宁静。
我震撼地道:“十年一次轮回,好像十年的努力只为最后的一次结果。”
邱雷也感叹道:“所以‘进化之树’只会越来越少,不会越来越多。毕竟一棵‘进化之树’只会留下一粒种子,种子毁灭,就等于毁灭了一棵‘进化之树’。”
他在离开的瞬间踩断了我抓着的藤蔓,我和猴王都快速地向悬崖下落去。我第一时间召唤出隼儿,隼儿两只铁钩般的爪子使劲地在我的背后抓着我,双翼用力地扇动着,但这也仅仅只是减慢了我降落的速度,我们还是不断地向下坠落。
我一回到屋中,邱雷就奇怪地在我身上大大嗅了两口,嘿嘿地神秘地笑着望着我道:“你是不是一早上又去见风柔了?”
我刚要扔掉手中的藤蔓好减轻隼儿的负担,突然心中一动,“盘龙劲”倏地涌进我抓着的藤蔓中,也许是因为“盘龙劲”中有一部分是植物系暗能量,藤蔓成了我的“盘龙劲”的很好的传导体。
我带着剩下的一枚果子离开了后山,回到了宠兽学校。
我身躯遽震,马上知道柳远藤为什么会在那里出现了。从沙漠上他为了使自己的宠兽得到进化就残忍地要杀死两只仙人掌宠兽可以看出,此人是为了得到更大的力量什么也会去做的人。
这也造成了兰虎胸前蓝光涨落的奇景。
折断了三根树枝后,终于让它抓到了一根较结实的横出的枝桠。它的身体悬在半空,不断摇动,似乎随时有可能再坠落下去。
说实话,经历了HZ市角斗场那种大场面,现在我并不觉得怎么紧张。只是令我奇怪的是,我的心境素来平和,今早起来却觉得充满了旺盛的斗志,好似浑身都洋溢着战意,这与我平素的心境有很大的不同。不过我发现除了自己的身体状况比平时更佳外,并没有什么不良反应。
邱雷道:“把你的兽王也召唤出来,把另一枚果子给它吃吧。”
不过有李秋雨这位经验丰富的老手的照顾,我和雷欧倒显得格外轻松。在其他人陆续上路时,我还赤着脚在湖中捕鱼。沙漠荒凉死寂,但绿洲内却正好相反,生机勃勃,湖水中的鱼儿肉质甘美非平常可比。似乎正因为死亡如此接近,它们才更懂得生命的珍贵,生机才愈加旺盛。
雷欧力场保护罩的颜色较重,接近于土黄色,他的情况与李秋雨相似,能够轻松地吸附与自己暗能量属性相近的能量粒子,吸附其他能量粒子则有些力不从心,故力场颜色偏土黄。有了力场保护罩,雷欧也终于摆脱了高温的困扰,我们三人的速度也因此加快了不少。
我心中暗想,难道凡奇他们也有人掉进流沙中?可是听声音有些急乱,似乎是同时有几个人在呼喊。难道是几个人同时掉进去?我不禁生出过去看一眼的冲动,于是向两人道:“我的同校师兄们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你们先走,我过去看一眼,再回来追你们。”
雷欧纳罕道:“他们明显占有优势,沙蝎宠虽然凶猛却根本威胁不到他们,为什么非要把它给弄死呢?”
李秋雨道:“这只三级的野生沙蝎宠死定了。”
李秋雨眼神中惊讶得无以复加,简短地解释道:“我虽然也是利用力场,跟你的方法却是截然不同。”接着将她使用的方法说了出来,却是另一套奇妙的功法,利用周身的暗能量与力场结合,布置在周身阻挡外界能量的侵入。虽然效果相同,比起我的方法却是更加消耗暗能量。
我一边听着她的叙述,一边看着下面的事态发展。刚刚逃回流沙中的沙蝎宠片刻后又从流沙中跃了出来,惶惶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在我还没有将我的疑问提出时,那只来去如风、凶狠异常的沙蝎宠形势已经变得岌岌可危了。虽然拥有坚硬堪比钢铁的外壳和闪电般的速度,它仍然陷入了被围攻的海洋,九大宠兽战士外加一只同类的高级宠兽,它不可能有胜算。
见两人并不是虚言敷衍,于是我没有坚持,首先展开身法,凝气轻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李秋雨与雷欧也各自展开不同的特殊的奔行身法,暗能量迅速地在周身经脉流转,庞大的力场显露无遗。
它体内精华都被凡奇的蝎宠吸得一干二净。吸收了沙蝎宠兽的蝎宠体形更为壮大,身上的颜色也掺上了一层沙蝎宠的金黄色,外壳也进化得更加坚硬,比之沙蝎宠不差多少。
雷欧用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气恼地瞪我一眼,没好气地道:“快说,不要在我面前卖乖。”
我们紧走几步,发现原来是前面有人不小心落进流沙中了,身体很快就陷了进去无法自拔。陷进去的人心中紧张,猛地由内而外放出自己的暗能量,趁着四周无穷无尽的流沙被挤开的时候,腾身跃了出来,流沙随即覆盖上去,填平了那人脱身后留下的空间。
我愕然转头,看见她和雷欧都望着沙丘下面的凡奇一伙人。这是只沙蝎宠,不过小虎竟然没有显示出它的数据。唯一的可能是沙蝎宠比较稀少,并不在学校记载宠兽的数据库中,因此小虎并没有显示。
李秋雨叹了口气,语气中有些不忍,道:“我原还以为这是只刚产卵的沙蝎宠兽,他们捉住它,是想得到它产的宠兽卵。现在看来,凡奇是打算让他的蝎宠吞噬了这只沙蝎宠,以获得它的特殊能力和力量。”
因为同是竞争关系,两人又与他们没什么交情,倘若他们遇到了什么危险需要我出手相救,我自然不能拉李秋雨和雷欧下水,所以提议两人先走。没想到两人倒没有想那么多,也要与我一同前往。
太阳初升,晨曦便透过林木的缝隙间射进来,随风颤动的树影光晕被映在湖水中。这是进入沙漠的第三天了,也是大赛规定的最后一天,每位参赛选手都早早地醒来,在湖边清洗后,便离开了绿洲开始赶路。
日光斜射,温度有增无减,一眼望去尽是无聊的沙砾,乏味而令人烦躁。忽然随着风声远远传来急速的叫喊声,这顿时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喊叫声是我们宠兽学校的队员们发出的。
雷欧亦在一边目瞪口呆地望着我,像是看着一个怪物一样盯着我看,半晌才幽幽道:“如果我不是昨天还看到你与我一样汗流满面,我一定会觉得这等奇思妙想是高人传授给你,而不是你自己悟得!”
“沙蝎宠!”李秋雨在我身边淡淡地道。
我惊讶地发现,从外面看几乎一点也看不出流沙与普通沙漠的区别。幸好是掉进去的人有本领推开流沙的吸附,倘若换成一只动物什么的,没准就被流沙给无情地吞噬了。
我们刚翻过一个沙丘,突然前方不远处传来一声暴喝,接着有暗能量的光芒冲天而起,随即一闪而灭。
雷欧显然也跟我想法相差无几,他的成年血虎宠也一直未放出来。李秋雨虽然具有如杜木干一样的实力,却仍然同我俩一起步行。
片刻后,凡奇在几人的帮助下,避开沙蝎宠的垂死一击,然后用暗能量将它重重困住,令它动弹不得。凡奇的蝎宠精神亢奋地爬了过去。
雷欧的疑问也正是我想要问的。李秋雨淡淡地道:“这么好的宠兽谁不想拥有?他们的第一只宠兽都已成熟,现在正好可以再培养一只自己的宠兽。”
见他们没事,我倏地停下,被我带动的气流猛地往前卷去,带起了一片黄沙。我眯着眼睛,远处的景物迅速被拉近,在我眼中变得异常清晰。
雷欧跟在我身后,我在中间,阳光将我们三人的影子长长地拉在身后。我亦学李秋雨般催动体内的暗能量激发出力场,将炽热的光线和高温都排除在外,甚至连席卷而过的大风也无法影响到我。
凡奇冷漠的眼神中也闪过一丝狂喜,宠兽的进化就代表他力量的增长。尤其是吸收了这只罕见的沙蝎宠兽,他甚至感觉到了一股特有的暗能量通过沙蝎宠进入了自己的身体,火热的特性告诉他,这是沙漠的特性,等他完全将这种暗能量与自己融合,他将和那只沙蝎宠兽一样,拥有出入流沙、控制沙漠的能力。
不过此中也有实力变态的选手照样我行我素,比如骑黄蜂宠的杜木干,他凭借着自己强横的暗能量修为仍然骑着黄蜂宠代步,即便以沙漠恶劣环境的变幻莫测,他仍然能够应付自如,虽然看起来狼狈了点。
在它身后紧跟着一只体形比它稍大一些的蝎子宠兽,这只蝎宠赫然是凡奇的那只。两只蝎宠相继从流沙中跃出,包围着的九人迅速地向后退去,空出大片的地方留给两只宠兽。单论战斗力,凡奇的蝎宠比起那只沙蝎宠要差上一些,但是有凡奇在一边控制,身旁还有八个虎视眈眈的强大的宠兽战士威胁着,沙蝎宠就更危险了。
“啊!”我震惊之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雷欧道:“我也听老师说过,一些低级别的宠兽可以通过吞噬同类宠兽而得到进一步的进化,成长为更高级别的宠兽。只是这种方法过于残忍,而且宠兽的数量也很少,因此绝少有宠兽战士用这种方法来提高自己的宠兽。”
这点是众人皆知的,可是就我知道的知识来说,养一只宠兽难道不都是从卵生期孵化时开始吗?这只成年的沙蝎宠又有什么用?它注定了是无法进行认主的。
我满脸疑惑地反问道:“难道姐姐不是用的同样的方法吗?”
李秋雨笑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总要吃饱了才有力气赶路。”她娇媚的脸颊被火光映得红彤彤一片,似乎并未将环境恶劣的沙漠放在眼中,一点没有别的选手那般战战兢兢的怯态,正是一副高手风范,令我和雷欧倍加佩服。
这是两天内,我观察李秋雨的举动时揣摩出来的技巧。
李秋雨见我目光惊讶地望着她,猜到我并不知道这种宠兽,于是娓娓地给我讲道:“沙蝎宠是沙漠的特产,因为长年累月地经受高温和低温的反复淬炼,因此它的壳比起一般的蝎子更坚硬,而且尾针上带有火毒。沙漠的恶劣环境也造就了它凶猛的性格,单就战斗力来说,很少有能超过它的宠兽了,但是它的数量比起普通宠兽更加稀少,常年居住在沙漠的流沙中,非常难捕捉,没想到让他们在这里遇见了……”
九人都凝聚起光剑,虎视眈眈地盯着一处全无异样的沙面。我正兀自奇怪,陡然那沙面倏地蹿出一个怪物,怪物有磨盘大小,一身金黄色硬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李秋雨闻言吟吟一笑转过头来,小口轻启正要揭破这个秘密,忽然眼光落在我脸上,见我面庞干净无瑕,既无风沙也无汗珠,眼中露出惊讶的神色。我嘻嘻一笑,故意打趣对雷欧道:“亏你还号称什么古南美洲大陆的天才战士,连这么简单浅显的道理也领悟不到。”
雷欧也意兴阑珊地随我们离开。我们三人恐怕谁也不会为了提高自己的宠兽的能力而残忍地杀害一只无辜宠兽。如果不杀它,也许数年后,它会产下更多的宠兽卵,令更多的尚没有宠兽的新人类受益。
被控制住的沙蝎宠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力,凡奇的蝎宠很容易就刺破了它坚硬的外壳下面相对柔软的腹部。生命的色彩在沙蝎宠的眼中渐渐消失,它桀骜不驯的眼神逐渐变成了灰色,失去了生命力。
我惊讶地道:“他想干什么?”
正如李秋雨所说,在哈暮啦沙漠这等恶劣的环境中,不是土生土长的宠兽根本不可能一下子适应这里的气候变化,即便是这些宠兽都是站在各自食物链的顶端,拥有强悍、特殊的力量,可是在大自然面前,一切都得低头行事。
见他汗如水洗,我也不再难为他,道:“我也是从姐姐身上领悟到的,只要释放出你的力场,吸附空气中游离的能量粒子附着在力场上,自然会排斥一切侵入的能量。”
今天的天空分外晴朗,无一丝云彩,强烈的阳光没有任何遮拦地直射下来,周身就像多了十几个火炉一般,开始发热,黄澄澄的沙子吸收了阳光的能量,也开始升温。
我赤着手在湖水中捞着,一个由水能量粒子组成的无形大手,灵巧地捕捉着湖水中的鱼儿。这些被捉住的鱼儿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往常与自己亲密无间的湖水突然间变成了束缚自己的凶手,像是无形的囚牢将自己层层包裹住。
我们三人分吃了两条肥美的鱼儿,灭掉了篝火余烬,也出了绿洲上路。
李秋雨却似乎一无所觉,俏脸挂着淡淡的笑意继续前行。
我一把抓起两条肥美的鱼儿从湖水中走了出来。树下雷欧收集了很多枯枝枯叶作点火之用,搭了一个简易的架子,李秋雨麻利地将两条鱼儿清理干净,叉起来放在架上烤着。
转眼间,绿洲内的人已走得寥寥无几,小孔雀等人也早早地出发了。有了第一天的前车之鉴,她们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因为宠兽也在大沙暴中受了伤便不再放出来乘坐飞行,而是随其他选手一起步行。
而且在凡奇有意识地指挥自己的宠兽的攻击下,沙蝎宠已经被迫远离了唯一可令它逃避灾难的流沙,并且它通往流沙的路也被九人给牢牢地阻挡住,它没有一丝机会逃生。
凡奇身边两人也并非无能之辈,那只怪蝎攻势虽然勇猛,但依然被他们轻松化解,两柄光剑分别与两只大螯撞击在一块。令我惊骇的是,光剑只在大螯的壳上擦出一溜光华,并没对它造成实质伤害。
等我接近时,才发现这一行人并没有如我想像中那样陷入流沙中,而是各自掣出武器,叫喊着,戒备着,似乎正在围堵着什么足以威胁到他们安全的厉害东西!惊鸿一瞥没有看清那东西的模样,似乎是个长有硬壳的动物。
这种方法确实残忍!我心中惴惴不安,而凡奇冷漠的表情在我眼中似乎也狰狞起来。
李秋雨惊讶地道:“你竟然是用这种方法来抵挡风沙和热浪的吗?”
这个力场并非简单意义上的力场。力场是一个人具有的暗能量达到了一定的强度而自发衍生出来的,无影无形,但是却会被同样的高手感应到。因此有时也可凭一个人力场的强弱判断对手的实力高低。当然有的人会用种种巧妙的方法将自己的暗能量掩饰起来,或者说使大部分暗能量蛰伏,令暗能量总数无法达到产生力场的强度。
她美眸异彩闪动,叹道:“姐姐一直自认为天赋过人,少有人及,没想到你的天赋连姐姐也感到自愧不如。我真猜不到你如何想到如此妙法,竟然用自己的暗能量驾御外界的能量,这样真是既省力又简单。”
当一天内的阳光最刺眼的时刻度过后,便迎来了一天最热的时候,遥望前方,看不到尽头,真不知道今晚是不是能赶到沙漠的对面,通过第一关的考核。不过这种担忧只是一闪即没,如果连八校的第一宠兽战士李秋雨也无法按时通过考核,那就太没天理了。
难怪这两天,每次一到绿洲的时候,她总是先找地方打坐冥想,原来是因为使用这种方法,消耗了过多的暗能量所致。
我正想着,前面又有惊叫声传来,看来这一片是流沙区,到处都隐藏着致命的陷阱。好在众人基本上都是三五成群地结伴走,就算自身无力脱困,还有同校队友的帮忙,倒是有惊无险。
很显然,这行人并不是因为突然遭受到金蝎的袭击才众志成城地来对付它,因为蝎子被众人击回到流沙中后,九人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一动不动地全神贯注地盯着流沙,似乎在等待什么。
李秋雨叹了口气道:“好戏已经完了,我们走吧。”瞥了一眼得意的凡奇,我也转身离开了。凡奇的残忍令我大为失望,想起神鹰城少城主和李秋雨的话,我不禁动摇了,也许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
叫喊声此起彼落,我也小心翼翼起来,落到流沙中并不是件好玩的事,要是我一不小心被流沙给淹没了,就是校长在此,也无能为力。
经过这两天的反复揣摩,我对驾御暗能量有了更多的心得,汲取外在的空间中的游离的能量也更加得心应手。只是外在的能量粒子虽然可以更快速地被我吸入体内却不能立即为我所用,必须经过“盘龙劲”的吞吐转化后送到丹田,与我本身的暗能量融为一体后才能使用。
那只怪蝎突然凶猛地向着凡奇他们扑去,去势疾快,两只大螯分别击向凡奇身边的两人,尾针也在瞬间如闪电般出击,直刺向凡奇。
“快点,兰虎,火已经烧得很旺了。”雷欧在湖边一棵树下叫着。
那怪物从沙土中一蹿而起,吓了我一跳,没想到被九人围着的那片看似普通的沙地竟是一眼流沙,更让人吃惊的是,流沙中竟然潜藏着一个怪物。等到怪物全部暴露在我的视线中,我才发现那是一只金色的蝎子,双螯如剪,尾钩如针,两只小眼怨恨地盯着众人。
走了不知多久,只感觉阳光愈发刺眼了。雷欧忽然紧走几步,跟我并排,诧异地道:“为何你与李秋雨姐姐似乎一点也感觉不到热的样子?难道你们天生耐热吗?”
见他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我也不知道自己随口说出来的东西,会让两人感慨良深,更没想到原以为自己模仿李秋雨躲避酷热风沙的功法竟然成了自创。
凡奇表现得格外冷静,等金蝎尾针迫近的一刹那,倏地右肩一晃,右腿向后一退,便避开了金蝎的雷霆一击,同时蓄势待发的右手猛地欺上,一掌击在金蝎坚硬的背部。金蝎被砸得摔在地上,发出痛楚的“吱吱”声,两只小眼闪过一丝惊恐的目光,倏地纵身掠回流沙中。
好处自然是使我不受外在环境的侵扰,坏处就是,释放到体外的“盘龙劲”会慢慢消耗殆尽,我需要再催发出一些暗能量维持整个力场的稳定,使附着在上面的各种游离能量粒子不会离开。
隼儿和小犬狼我一直没有将它们放出来,原因是它们虽然是高级宠兽,可是毕竟还没有成年,哈暮啦沙漠的环境又十分恶劣,它们恐怕无法克服困难的环境。如果再有一场那样的大沙暴,我无法想像自己能不能将宠兽从那样的天地威势中救出来。
不过这个功法由他俩施展起来却是与我有小小不同,我的力场接近透明,而他俩的力场的颜色各有偏重。李秋雨的力场偏向于青蓝色,似乎和水的力量比较接近,她的力场大部分吸附的都是这种颜色的能量粒子,而其他游离的能量粒子则较少,也不容易控制。
宠兽能够发掘自己的潜力,但是宠兽的级别和属性不同,发掘的潜力也不同。就大多数情况而言,一只宠兽并不能完全发掘出一个战士的全部潜力,所以当一个宠兽战士拥有的宠兽成熟后,就会再去养一只。不过一个人的潜力终究有限,所以并不是拥有的宠兽数量越多,拥有的力量就越大。
而我现在释放出来的力场更像是一个保护罩,如同我驾御水中能量粒子那般,将“盘龙劲”释放到体外,吸附空气中的游离能量粒子,使其附着在我的力场上,阻挡一切外在能量的侵入。
在他俩咬牙切齿的“逼迫”下,我将自己悟到的方法悉心传授于他俩。他俩不愧天赋非凡,很快就学会了我的小把戏。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