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九章 赏金猎人

雨魔网络玄幻

雷欧张大了嘴巴惊讶地看着这不可思议的场面,李秋雨面带饱含深意的笑容望着我。我能够伤害到近两年未尝一败的古澳洲大陆新人类学校的第一高手,从此全世界新一代的顶尖宠兽战士名单中将再多出兰虎这一个名字。
不过当他与我对视时,他的眼中瞬间闪过一丝炽热的光芒,看来他是不会放弃挑战我的兽王身份的,对他来说,我成为他的踏脚石身份还未能改变。
若是正常比试,我或许还会弱他一筹两筹的,但是如此近距离的贴身攻击,擅长长距离攻击的柳鞭根本发挥不出作用,而他另一只手显然也并不擅长贴身搏斗。
雷欧搂着我的肩膀道:“兰虎,你是不是以前和我打的时候都保留实力了,为什么我没能看出来你竟然能把那么厉害的家伙打败?实在太让人吃惊了。”
我们三人边走边聊,等到了傍晚的时候,终于到了七洲八校联合裁判委员会规定的终点,准时到达,通过了第一关。
柳远藤看我一副失去控制、自由落体运动的情形,心中再无怀疑,一声长啸,柳鞭陡然暴涨,一圈圈向我卷来。
忽然站在我身边的李秋雨扯了扯我的衣角,原来校长已经在上面开始宣布第二关的内容了。
当我被点名上前抽取名单时,我发现众人看我的目光都与三日前不同了,果然正如李秋雨姐姐所说,我与柳远藤的一战,早已让很多有心人记在心中。能够打败柳远藤这种早就在新人类中出名的年轻辈的高手,再没有人敢轻视我,也不再会有人会质疑我的兽王身份。
校长的“兽王十式”,李秋雨的“灵猫三步”,雷欧的“霸王拳”,无一不是厉害的武学。但是这些武学在我脑海中各成一体,无法互相融合在一起为我所用,达到随心所欲的效果。这些必须要在实战中培养出来,并不是空想就能够做到的。
这时候雷欧再也忍耐不住,手捏双拳就待要向我这里冲跃而来,却被李秋雨纤纤玉手一把抓住,竟硬生生地遏制住雷欧一跃而起的强大冲击力。雷欧这才切身体会到,旁边这个娇小美丽的女战士的身体里蕴涵了多么强大的暗能量。
本来不被我看好的几个水族宠兽战士和水系亚超人反而一个不差地都轻松过关,可见李秋雨说得对,这段沙漠之路是经过裁判委员会深思熟虑选择的,对任何一种宠兽战士都是公平的。
李秋雨赞赏地看了我一眼,淡然道:“走吧,再不走恐怕我们就要晚了。”
我扫了一眼其他的选手,有接近三分之二的人都和我刚才的想法一样,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在他们眼中,古人类社会上的那些罪犯不过是些只会欺负小孩和女人的胆小鬼。
雷欧望了一眼四周,果然有不少参赛选手都在看着我们,我和柳远藤无论谁受到重创,对他们来说都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而当我从柳远藤身边经过时,他神色正常,悠然自得,脸上挂着一向的带着淡淡邪意的笑容,似乎和我之间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我收拾心情,集中注意力听校长宣布的内容。
我忍不住笑道:“你本来就是高手,别忘了,你可是被人称做天才宠兽战士的家伙,比起柳远藤,你的名气并不差。”
我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凡奇绝对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有风度、恭敬和正义,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的恶行。这纯是我心中的一种直觉。
我站在人群中,站在我身边的是雷欧和李秋雨,经过昨夜的休息,两人与我一样,已经彻底消除了沙漠三日累积的疲劳,精神和体力都已完全恢复,李秋雨明净的眸子更是闪闪发亮。
“众所周知,在新人类中有一个神秘的机构,叫做赏金猎人,主要针对新人类中出现的败类而成立的。这些败类的名单被列在所谓的‘赏罚榜’上,其中在‘赏罚榜’上也有一些是古人类中的败类。第二关的任务就是你们任意从‘赏罚榜’名单上抽出一个,只要将其擒获,你们就通过了第二关,而这一关任务的时间限制在一个月内完成,凡是在限制时间内没有完成任务的,以任务失败论处。”
按理说,这种香气一进入到我的体内,我就会很快失去活动能力,但令我奇怪的是,我只是降低了一半的战斗力,同时我的触觉、器官对外界的感觉、皮肤对空气中气流变化的感觉等一系列重要的能够觉察到敌人动向的感官都失去了一半的能力。
李秋雨笑而未答,顿了顿道:“这些名单中的人,我敢保证每一个都不会比我们这里的参赛选手差多少。那些家伙个个厉害非常,你们要记住一点,‘赏罚榜’上并没有普通人,普通的罪犯都交给世俗的社会处理了,只有那些厉害的家伙才会名列‘赏罚榜’,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有一身令人难以小觑的厉害本领,否则不会拿来做我们的通关任务。我想我们中的一大半人可能完成不了这个任务。”
当我将思维探向小虎的数据库时才知道,自己中了一种天然毒药,就是我身下这朵古怪植物发出的香气,能够令误入到其中的猎物很快麻痹失去反抗能力,然后被植物的消化液给一点点蚕食消化。
柳远藤看着自己的噬人草被一点点地吸取生命力逐渐消失,这意味着站在他面前的对手和他一样拥有驾御植物宠兽的能力,而他也就失去了最大的优势。
他怨恨地望着我道:“准备跪地求饶吧,我们的兽王大人!”
雷欧仍在犹豫不决的时候,争斗的场面突然直转急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的光剑被他荡开后,画了一个半圆,又顺势向他攻去,“兽王十式”随即展开,空中充盈着绵绵细雨般的光点向他洒去。柳远藤也展开了浑身解数,空着的一手,指爪并用,竭尽全力地抵挡着我的攻势。
我暗暗叹了口气,虽然我进步速度飞快,但是比起他来还是有段差距。这需要用时间来弥补,急不得的。
柳远藤惊骇莫名地看着整个诡异的过程,整个新人类世界中,能够拥有植物宠兽的并不多,原因在于暗能量的属性不匹配。
在他怨毒的目光注视下,我体内的经脉中突然发生了变化。刚刚侵入我体内的暗能量已经被我给彻底破坏了,原本以为没事了,没想到凭空长出数十个绿色的根茎来,正疯狂地攫取我的经脉中的暗能量,破体而出。
与柳远藤一战使我充分认识到自己与真正高手之间的差距,这不仅仅是天赋和经验的差别,还需要时间来磨炼,其实我懂的东西已经很多了,不用再求诸于外。
我低头望了一眼手掌心内长得很奇怪的二十三颗噬人草的种子。刚才它们的暗能量被我完全抽光后,竟然没有死亡而又变成了种子。
他的攻势并不强,若我在正常情况下可以站着不躲不避让他的柳鞭刺过来,也难伤我分毫。我心忖难道是他有意放过我,所以只使出不到自己一半的攻击力量?
想到这里,我的脑子迅速活动起来,他和我等于又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只不过他占了一点点先机,而我也有自己的优势,他一定会以为我中了毒,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
校长的话又在我心底浮现出来:“暗能量有很多特性,它可以像广阔的大海一样包容万物,也可以变成锋利的冰锥破坏一切异物。暗能量是一种奇迹,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一道并不算十分凌厉的劲气从我身后的斜下方迅速向我冲来,等到将要迫近我身边时我才有所察觉,我心中大呼不妙。
柳远藤目光内惊惧与杀气交相替换,突然长啸一声,转身走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将目光移到前排凡奇的背影上。他似乎感应到我的目光,突然转过头来,与我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向我淡淡一笑,便又转过头去,恭敬地听着上方众裁判对选手们的鼓励之言。
柳远藤之所以能胜我一筹就在于他有一套属于他自己的武学,切合他的暗能量属性,符合他的身体特点,这都是我比不上的。所以如果真的在大赛上遇到他,我虽有信心,但我知道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他。
“盘龙劲”在二十三颗种子的根茎中努力地吸取着,但只有一丝丝的植物暗能量从几乎已经生长成形的噬人草中脱离出来,像这样的吸法,估计十天半个月也吸不完。可恨它们将吸收我的暗能量都转化成了独特的植物的暗能量,所以用我的“盘龙劲”来吸效率低了许多。
柳远藤这个家伙确实厉害,我从他逸走时的速度和从容猜测到他刚才可能未尽全力,原因可能是由于深为他所忌惮的猫女李秋雨正站在不远处,所以他要保留一些实力以应付可能会随时进攻的强敌。
雷欧沉声道:“放开我,难道你没看到兰虎中了那个可恶的家伙的暗算,昏过去了吗?”
其他众人也都神采飞扬,显然三天的沙漠之旅,令每一个人都得到了磨炼,修为和暗能量更进一步,所以大家都对即将进行的第二关显示出了极大的信心。
我瞥了他一眼,突然装作失去活动能力一样,加速向下坠去。柳远藤见我落下,眼中露出喜色。本来他还在犹豫,我吸了他的植物香气后为什么还能自由活动,现在见我突然坠落,心中暗暗以为我的体质大异常人,所以支撑到现在,毕竟兽王拥有者有什么特殊地方都是正常的。
雷欧听完我的分析后先是一怔,随后哈哈大笑道:“兰虎,你真的成熟了,下次再有这么好的练功对象一定要让给我,让我也有机会发挥一下我的‘霸王拳’,体验体验被人当作高手的感觉。”
在我意识的指挥下,包裹着二十三颗种子的暗能量忽然凝固起来,像是水结成了冰,令它们无法从我身体中再攫取哪怕一丝的暗能量。
我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心中充满了信心,我将会在时间的磨炼中越来越强,当我再次遇见他时,将是我战胜他的时刻。
柳远藤眼中蓦地露出诡异的笑容,用又增加一处伤痕的代价,将我逼退。他趁机抽回自己的柳鞭,向后飞快地退了几步,站在沙砾上嘿嘿冷笑着望着我。
光剑被他拍个正着,划过他执鞭的手臂,带起一蓬鲜血溅在空中。
我似乎又回到了那夜河边悟道领悟“兽王十式”的状态中,攻势绵绵不绝,兴之所致,招式随手捏来,不拘泥已有的“兽王十式”中的任何变化。柳远藤左支右绌,身上又多出几道伤痕,但依然战意不减。
我向雷欧微微一笑道:“别以为他那么容易被打退,依我看他刚才是有所保留的,所以我才能够与他平分秋色。他并非是怕我,抑或是打不过我,我们三人真正能对他造成威胁的只有秋雨姐姐。而他志不在此,你忘了他的宏愿了吗?他的愿望是成为新人类中第一宠兽战士,而宠兽大赛冠军只是他踏出的第一步,何苦和我两败俱伤,平白无故地让别人捡了便宜?所以他硬忍了一口气先退一步。如果大赛中他还会遇到我,定不会这么便宜我了。”
我瞬间将这个念头排除,以他的性格根本不可能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够重创我的机会。另一个念头倏地冒出水面,一定是他凭空开辟出这个方圆十米的植物园消耗了他大量的暗能量和体力,所以他现在和我一样,战斗力急剧下降,根本不到全盛时期的一半。
柳远藤哈哈狂笑道:“当这二十三棵噬人草吸取了足够的暗能量长大后,它们开出的花朵会将你当作食物一点一点地吃掉。”
说完,校长又补充了一句道:“在榜单上的无一不是穷凶极恶之徒,我们会在每一个名单下列举他们所犯罪行,所以你们要万分小心,他们是不会对你们手下留情的。”
我怔了一下,没料到他宁愿受伤也不愿意放弃手中的柳鞭,这柳鞭一定对他十分重要。
虽然我和雷欧对她的话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不过既然是从她嘴中说出,自然是有权威性的,看来这一关并不是那么容易过的。
要知道古人类身体孱弱,根本无法和新人类对抗,这是所有新人类的共识。就是新人类中一个普通的孩子也抵得过古人类里的一个大汉,何况是我们这些百里挑一的宠兽战士,除了联邦政府的超级智能机械战士外,还有什么人是我们的对手呢?
我从那个古怪植物的华盖中一冲而出,锋利的光剑将眼前的屏障剪得粉碎,残破的花瓣片与植物碎片被劲气一冲纷纷上扬。
李秋雨并没有因为雷欧的愤怒而有丝毫退步,一双充满灵气的美眸望向两人争斗的天空,淡淡地道:“我感觉得到兰虎并没有失去作战能力,也许柳远藤要吃亏了。”
我忽然心中一动,既然这些植物是靠吸收我的暗能量生长的,我是否也可以将它们的暗能量取回呢?
我在柳鞭将我的腰缠住时突然睁开眼来,暗能量光剑破开虚空直向柳远藤执鞭的手臂刺去。
听她的语气,似乎古人类中还有比我们新人类更厉害的家伙,这令我和雷欧诧异地道:“难道不是因为联邦政府的超级智能机械战士挡住了我们新人类的脚步,才令古人类苟延残喘至今吗?”
见他一副有恃无恐的嚣张模样,我知道他定有所恃,定是刚刚刺入我体内的暗能量有问题,因此我也站着不动,没有追他。
但是吃惊归吃惊,我的剑已经瞬间刺向他的手臂。柳远藤不愧是最顶尖的宠兽战士之一,反应十分迅速,他出乎我意料的并没有松开执鞭的手,而是另一掌疾快地向我的光剑拍来。
因为柳远藤的逸走,失去他力量支持的植物园很快失去了生命力,重新化为一片沙漠。
接下来,裁判委员会就一一点名让我们上去抽取名单,谁也无法预料抽取到的对手会是谁,因此这样的安排对大家是最公平的,何况这些名单也是事先经过筛选的。
奇怪的是这种毒药并不会使我的身体中警觉的“盘龙劲”排斥它,从而我也无法利用“盘龙劲”将其驱逐到体外。
在我睁开眼的刹那,柳远藤已经发觉了,双眸中充满了惊骇,他完全想不到会有人能够不受他的专门麻痹生物神经的植物香气的影响。
李秋雨的话也许没错,这一次的任务恐怕有一大半人都无法通过。只有熟悉“赏罚榜”的人才会知道这一关的任务比第一关要艰难许多。
雷欧和李秋雨都来到我身边站住,李秋雨一双美眸异彩连闪地道:“兰虎你知道吗,这一战已经奠定了兽王的位置,你竟然能把古澳洲大陆新人类学校的第一宠兽战士给吓退,传出去再没人敢看轻你,也没有人会再质疑你兽王的实力。”
忽然我感到身体一重,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情况,从胸间传来一种麻痹的感觉,顺着经脉在四肢蔓延,虽不至于立即让我失去活动能力,却令我的战斗力在瞬间降低了一半。
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凡是通过第一关考核的人又都集中起来。
还有几个没有能及时过关的宠兽战士则是因为贪心捕捉沙漠中的厉害宠兽,反而意外受到伤害,以至于来晚了,惨遭淘汰。
我遍观众人,各新人类学校的顶尖高手一个不落地都在这里。八十位选手,只有数个在第一关意外落马,其中有两个是小孔雀她们的队友。其实本来她们有很大优势,可惜贪功冒进,以至于那天晚上被沙漠风暴给卷到中间,大伤元气,否则肯定会全部通过。
我艰难地转过头去,刚好看到柳远藤一张得意狰狞的脸正在快速向我靠近,手中的柳鞭绷直得像一把利剑,直取我胸腹。
李秋雨呵呵娇笑道:“那是你们还没有真正和古人类交过手,否则倘若新人类真的能够占绝对优势,古人类早就在一百年前被新人类取代,为什么现在新人类还要躲在这些古人类所难到达的原始森林中呢?”
他的话亦是我想说的,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会弄出一个这样的任务来。我道:“要是抽到的名单是一个古人类中的犯罪分子不是占了大便宜吗?”
突然我感到一股特殊的暗能量正随着柳鞭向我传来,瞬间刺破我的护体能量,进入到我的经脉中。
他猖狂的神色顿时为我的冷静从容所镇住,目光惊疑不定地望着我。
我心中也不由得有些佩服他,明显这种劣势下,最后结局只会落败,可他的眼神除了刚开始显现出惊骇外一直保持着镇定。
刚刚与他的视线在空中相遇,虽然他极力掩饰,但是他双眼精光闪动,显然比三天前修为又大有进步,我想这与他让他的宠兽吞噬了那只沙蝎宠进补大有关系。宠兽的进化可进一步发掘主人的潜力,这种优势是以修炼暗能量为主的亚超人无法相比的。
我闭上双眼只是将“盘龙劲”从体内伸出,勉强驾御着周围的一些游离能量,令它们附着在我全身周围,这样一来,只要有任何异物侵入到游离能量所构造的一个肉眼难以看见的警戒线中,我都会立即察觉。
我心中大骇,这么多植物不可能凭空出现,但是刚刚在我消灭那股入侵的暗能量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发觉呢?
我淡淡地望着他,运起丹田的暗能量,瞬间就将在我经脉中扎根生长的二十三棵噬人草的根茎给淹没了。
我正要放弃,但“盘龙劲”中那丝独特的沁绿色却渐渐地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作用,二十三棵噬人草像是被刺破了的气球快速被吸干,很快又变回了种子形状。
我看着这些外形独特的噬人草在我的周身快速生长着,肥大的绿叶如同宝石般闪耀着旺盛的生命力。我叹了口气,望着他道:“每次都是这种把戏,难道你就没有新的玩意了吗?柳兄,看来并不是每一个高手都是名副其实的。”
雷欧咕哝一句道:“什么赏金猎人,我为什么没听说过这个神秘组织?”
我叹了口气,心中总是不大赞成这种损人利己的行为。
好在宠兽的进化是非常困难的,这才不至于打破亚超人和宠兽战士之间的实力均衡。
眼见自己弄出这么大声势来,当下我一扭头,夺路而逃。
既然是“兽王十式”,自然应囊括天下生灵,招式中自然当有鱼游、蛇走、狐奔、狼突、虎冲、熊扑,而这鹞鹰的飞行轨迹也自当参悟出来,补充“兽王十式”的不足。
我没捞到多少好处,就被这些猴子猴孙赶得狼狈而逃,险些还从山崖上摔下去,此后每天我便来此地解决午饭。
今天我是特意过来雪耻的。我运起暗能量护住手掌,随手采来一把枣子,囫囵吞枣地嚼了嚼,运起气力向着前面拦截我的猴子们吐去。
我曾在神鹰城的宠兽电子大赛中与那只鹰宠合体,体验过飞行的感觉,却从未有过这种随心所欲驾御身体的畅快之感。
我似乎从中悟出了什么,体内的暗能量随之运转,我终于在最危险的时候停住了下滑的身体。
前几次都因为它们占有地利之便,我被赶得四处逃窜,最后无奈之下让隼儿招来那些鹞鹰,才将这些穷凶极恶的猴子们赶走。
被众猴子围成一团的三只大猴子都站了起来向我张望,看我正在远处向它们挥手,几乎同时咆哮一声,纵跃如飞,向我冲来。在它们身后,一群大猴小猴、公猴母猴也义愤填膺地跟着,如同洪水流经大地,在山崖上如履平地般向我掠来。
但是我眼前却有一道令我心中畏惧的关卡,我若不能当机立断,飞跃过面前的枣树群,便一定会被一群猴子捉住,或者我有胆量敢直接跳下悬崖,落进瀑布下方不知道多少个年月形成的深潭。
昨天的山势是背风之处,少受风雨却阳光充足,因此草木茂盛,野果多汁,但却如温室中的花朵经不起风雨,植物的根扎得很浅,经不住过重的力气;而今天的山势却常受风雨,虽不如昨天的植被繁茂,郁郁葱葱,却根骨结实,经得起风霜洗礼,根深扎在泥土、山石缝隙之中,虽看起来瘦弱不堪,却能够坚韧不拔。
想到妙处,我不禁也手舞足蹈。日头渐升渐高,转眼已是中午时分,几只鹞鹰飞得筋疲力尽,开始消极怠工,我只好挥手让隼儿将它们遣散,我自己也从山凹中钻出,腹中饥肠辘辘,也该是我进午饭的时间了。
不过这一切当我有了新的感悟,恢复了自信后,都改变了过来。我瞄准了前方两米远的一根粗藤,借这根藤我可以荡向更前方一处较为平坦的山石,我的重力借粗藤化去后,便能很轻松地攀附在岩石上,然后再想办法摆脱后面三个大家伙。
我仿佛风中飘摇的树叶,随时有覆灭的危险,好在我又抓住了另一根粗藤,但是重量拖着我沿着粗藤迅速下滑。
我不时地施展松鼠的纵跳功夫向外斜掠出去,一纵便是两米远,虽不如飞鸟弧线般飞得远,却胜在灵巧,随时可以改变方向。
猴子们的叫声在我耳畔变得嘹亮起来,我隐约还能够嗅到一丝丝的猴子的臊味,紧迫感不断地涌上心头。
我没有任何缓冲地向下坠去,那根粗藤也在片刻后断为两截。
落日尚在天边释放最后的余辉,朵朵云彩被阳光穿透显得神秘而又美丽,一个身材颀长的老者正背对着我,站在悬崖之边,欣赏落日的美景。山风吹得他的衣服猎猎作响,但他却如劲松牢牢地扎根在泥石中,任山风如何凛冽,他自屹立不动。
小犬狼虽贵为宠兽之王,却在这片山崖上发挥不了作用。山崖似乎呈九十度的矗立,小犬狼根本无法随我在山崖上攀登,不过也许等到它完成了成长后,会踏峭壁如履平地。
捕捉着它们飞翔的动作,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了“兽王十式”中的某些招式。
其实在我多次感悟并将其演变后,最初的校长创出的“兽王十式”已经面目全非了,校长的“兽王十式”只是一个根,我却已将它不断进行扩充,加进自己的理解和感悟,变成了百式、千式。
今天太阳刚从地平线升起,我就来到了山脚下,这次我又选择了一条和昨天不同的路线向山上攀登。不同的路线山崖的走势也自不同,千变万化每一处都给人以新鲜之感,但是攀登起来却更加困难,也正因为如此也更能磨炼我,令我在短时间的训练中得到极大的提高,以至几乎能和那些高手们平起平坐。
于是我开始加速向上攀登,一草一木在我眼中都变得分外熟悉,不管山势变得何等崎岖,在我眼中也无区别。当我没有丝毫停顿地攀上山崖之巅时,被汗水浸湿的衣服也被风干。
心中充满了喜悦,我微微起身向上弹起,抓着山石向山上灵敏地攀爬,比起今早刚刚爬山之时又有了显著的进步。攀登的动作变得不拘一格,常常随着体内暗能量的流动做出种种匪夷所思却又合理无比的动作,看起来一切都显得灵巧而又自然。
自打几天前,这片山崖的鹞鹰归附了隼儿后,我也每日狐假虎威地指挥这群勇敢凶狠的鸟中斗士给我表演空中“舞蹈”。
眼看就过了最佳的飞跃时机,我硬着头皮跳了起来,一瞬间我感到一股绝大的吸力在吸着我向山崖下坠去,耳边传来猴宠吱哇乱叫的嘈杂声,像是从地狱传来的声音。原本的丝丝暖风现在忽然变得生冷,似乎一阵阵阴风般令我额生冷汗。
在我四周簇拥着一团团、一簇簇长势喜人的植物,结着累累的果实,在它们枝叶的掩护下,不断有藏身其下的猴子们蹿出来,“吱吱”叫着向我扑过来。
这些山中野猴虽然皮糙肉厚,但却经不住我含有暗能量的攻击,一个个痛得龇牙咧嘴,摔开到一旁,让出一条康庄大道。
那种飞行的弧度,若用来躲避攻击则令敌人难以把握,若用来攻击敌人则令敌人难以躲避,当真是玄妙至极。
我好奇地道:“如何应变?”
在离我不远处,一大堆毛色青亮的猴子正在山崖上惬意地晒着太阳,三三两两簇拥着三只大猴子,小猴子讨好地给大猴子抓着虱子。
不多大会儿,耳中就被“隆隆”的水声充斥,水声愈来愈大,说明我距目标也越来越近。
三四个枣核天女散花般飞了出去,其中一个正落在那大猴子的脑袋上。
倘若在战斗中,一方不断有新生暗能量作后盾,而另一方却在不断地消耗暗能量得不到有效补充,胜利的天平显而易见会偏向有补充的一方。战斗中凭借的是实力,没有任何侥幸之说。
我站直身体向它们招了招手,有只机灵的小猴子发现了我,立即激动万分地舞动着,朝我尖叫。
再说后面的三个家伙猴眼中也露出恼怒之色,气愤我竟然比它们跳得更远,当下一落下就好像三匹奔腾的野马向我疾冲。
我刚刚穿进来时,也是小心翼翼地从枣树之下穿过,不过眼下,显然我没有那样的闲情逸致了。
不久,我便来到这片山果之中。最外围的是些山枣,青青红红味道也不坏,且果肉中饱含水分,吃下去如一口咬在多汁的苹果上,味道虽淡口感却不错。
我抓住一块山石稳定身体,四下眺望,又侧耳倾听,最终辨清了方向,身手利落地一路攀爬过去。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凹一凸,包括桀骜的山石和虬劲的苍松都令我感到有熟悉之感,仔细看去却又有不同,在细微处总是能体现出这处山势与昨天我选择的山势的差异。
距那日四肢负重攀山业已过去十多日,基本上我已经适应了这种强度的训练,攀爬的速度非当日可比。我现在可以四肢并用在山石上灵活地穿梭,时而如壁虎贴墙游走,时而似蜘蛛网上荡漾,时而学松鼠枝头跳跃,时而仿飞鸟纵飞横沟。
在我眼前是一处最宽、最多的枣树群,如果按正常来说矮小得很,便是一个普通人也能轻松跃过,但在悬崖峭壁之上,这种跳跃过树木的动作却令人觉得尤为惊悚、恐怖。
却说我与这几群猴子的恩怨也非是一日而来,十天前我一路找野果充饥,便误入这里,本以为找到一个好去处,没想到却有三群猴子霸占着这里的丰富资源。
在隼儿啸声的催促下,数只鹞鹰不得不在我的眼前展开了它们玄妙的舞姿,一只只疾掠如闪电,来去匆匆。在旁人眼中这只是普通的飞翔,我却看得津津有味。
这片山崖上最凶狠好斗的动物就属生长在悬崖上的鹞鹰了,它们疾掠如风,来去如电,尤其两只以上的鹞鹰同时出击时,我也只好找一个地方隐蔽起来,等到它们离开时我才能出来。
这里靠近水流瀑布,受水汽滋润,山石之中生长着好些味道甜美的野果,且数量丰富,自可安然坐下吃个饱。
每一个动作都被我按照最节省力气的方式来设计,按照不同的地势而施展,做到因地制宜。体内的暗能量也在运动中以消耗最小的方式供应着体能的需求,与此同时我还一心二用地运转着“盘龙功法”不断地积蓄暗能量,虽然我在行动中无法全力运转“盘龙功法”,但是即便这样也令我得到不断的补充。
就在此时,一片混乱的脑海中突然一道闪电打过,一道奇妙的弧线出现在脑海中,如此清晰,如此简单,我的双手下意识地模仿飞鸟的翅膀一般张开。
校长淡然道:“应变贵在心不变,心不变则能应万变,因此在战斗中保持一颗不屈不挠、不被外物迷惑的坚强的心非常重要。”
这些出生便生活在此的猴子们对这片山崖简直了如指掌,山崖虽然险峻,但在它们看来就如同我们眼中的平坦大地。
就连雄霸天空的鹞鹰也不敢轻易来这里吃果子,当然它们更喜欢吃肉食。
没料到三只大猴子宠兽玩命一般地追我,三个猴子群也倾巢出动,似乎布下天罗地网一般,准备捉拿偷它们食物的贼,倒令我倍感荣幸!
这时阳光大放异彩,天边霞云朵朵,山风贴面拂过也带着一丝的暖意,我放出隼儿,嘬唇尖啸数声。
我轻松地从这些山枣丛中穿过,在里面靠近瀑布的地方还有更多美味的山果。我穿过这里,一边攀爬,一边将早已准备好的布口袋拿出,不断地将所经过之处的好吃的果子往袋子里塞。
这些东一丛、西一丛的山枣四周都生长有木质尖刺守护,层层叠叠,一不小心手就会被划破。这些木刺足以吓走那些笨拙的只能用嘴叼食的鸟儿,不过却难不倒另一种灵巧的动物。
“吼!”一只猴宠眼看自己的敌人被枣树群挡住,兴奋地叫嚣起来。
我慢慢地在凸出的巨石上停下,转首望向远处的猴群,因为有了它们的帮助,我终于能够突破自己,使自己这个月领悟到的东西与自身融合在一起。
我手足冰冷,望了一眼脚下的几米宽的枣树丛,心中哀叹,除非是飞鸟,否则谁能飞过去。
我猛一蹬峭壁,身体如秋千般荡漾出去,借着这股力量我成功地荡到另一边,又抓住另一根粗藤继续向前荡去,几次过后,我便冲出了三只猴宠的包围。
我失声道:“校长!”
和猴子们一耽搁,太阳便开始下山了,淡淡的金光洒在山崖上似乎透明了许多,晚风带着丝丝的凉意告诉我要加快速度了,否则回去没晚饭吃了。
事前估计不足,我没想到猴子们会花这么大的阵势捉我,好在一个月以来的艰苦训练令我的心志更为坚定,才没有被它们群狼逐月般的凶姿给震吓得手足发软。
一群群老猴小猴也各自找地方坐下,和它们的大王一块尖声叫着,愤怒的吼叫声在我身后数百米的地方荡漾着,响彻山崖,惊起一只只寒鸦。
隼儿知晓我的心意,猛地拍翅离去,直冲云天,化作一个黑点,在我头顶盘旋一圈后,向着东面的方向飞去。
校长用他一向和善的目光打量着我,微微笑道:“一个月的训练今天算是结束了,你用事实证明了你的实力,两天后我也可放心让你代表宠兽学校参加七洲八校联合举办的宠兽大赛了。以你现在的实力,我相信你与任何学校的强者相比都已经毫不逊色,剩下的就是‘应变’二字。”
我四肢并用,心无旁骛地匆匆向上攀去,等到太阳在东边的半空向大地洒射金光时,我已经来到了半山腰处。今天又比昨天快了许多,见时光尚早,我选了一个能够令我暂时栖息的山凹坐了下来。
我一直心痒痒鹞鹰的飞翔奥秘,便趁每日休息之时放出隼儿招来一些鹞鹰,令我能够意态悠闲地揣摩它们的飞行轨迹。
我正惊奇,那人却似乎感应到了我的存在,转过身来。
一来二去,我就和这些猴子们结下了不解之缘,它们将我视为偷它们食物的贼,而我也将它们作为磨炼自己的对手。
我掂量了一下袋子,足以连晚饭一块解决了,于是心满意足地拴好袋口,系在腰上。望了一眼那边的大猴子们,我嚼了嚼口中的枣核,运了口气,忽地朝一只大猴子吐去。
我一声长吟,身体划过和鹞鹰一样的弧线,自然地飞过枣树丛,落向前方的山崖。
接着校长又笑道:“现在你已经练成了‘快’,相信你现在的速度很少能有人比得过,当你在战斗中充分发挥了‘快’的要诀,便已掌握了胜利的最重要因素。好好加油吧,兰虎,让大家见识到兽王的风采。”
突然,粗藤陡然一振,接着便是一阵阵的力量如水波般从上方传来,我仰头看去,正看到三只猴宠分别抓着三根不同的粗藤向我滑来,其中有一只猴宠就落在我手中的粗藤上。
好在我有一只高级的隼宠替我征服了这片山崖上的鹞鹰,否则我不知道登山之路还有多少坎坷。同为飞翔类的鸟类,这片山崖上还未进化出鹞鹰宠兽,因此虽然它们数量众多,但天生的气势不足令它们不得不放弃抵抗,屈服于隼儿上位者的威严。
望着手下不足半寸长的粗藤,我长长地喘了一口气。
这么多天的艰苦卓绝的训练虽然一直没有达到校长的要求,四个小时从山下到山上往返一次,但是我对武技的认识却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背负着数百斤的重量,即便还未到行云流水、从容不迫的境界,但我已能够行动自如了,不像第一天那么笨手笨脚把自己搞得满身伤痕,狼狈不堪。
下沉的感觉突然一扫而空,我似乎重新获得了自由,身体格外轻捷。
我如同预期般落在了粗藤的面前,伸手一抓拿个正着,但是我并没有能像预料的那样借着粗藤荡过去,有几百斤重的沉重身体再加上我飞跃的冲力,就好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从天而降。
这些天,我没有一天能够按时回到学校吃中饭,不过三天前开始,我已经能够赶上晚饭的时间了。
我抓着山石迅捷地向上攀登,如同一只壁虎般灵巧地扭动着身躯,双手爬得飞快,三只猴宠不甘心地仍紧跟在我身后。
大猴子正任由猴子猴孙们给自己搔痒,懒洋洋地享受,却突然后脑勺一痛,顿时愤然跳了起来,龇牙咧嘴地咆哮着,露出满口锋利的牙齿,一撮金色的尖毛在脑袋上漾来荡去,显得格外显眼。
脑海中那道弧线褪去,出现了一张巨网,上面还挂着露水,在阳光下反射出柔和的白光。一只蜘蛛吊在一根细小的蜘蛛丝上,似乎随时都会掉下去,然而微风吹来,蜘蛛相对蛛丝庞大的身体在空中荡漾着,却丝毫不会有掉落下去的感觉。
眼前的枣树群极度接近,我的脑子里却杂乱纷呈,没有固定的主意,数不清的景象在我脑海中如走马灯一般一一闪过。
我好整以暇地坐在仅可以容半个身子的山凹中,略微闭眼休息了片刻,几声鹞鹰的吟叫倏忽间传到耳内,我睁开眼来,正看到隼儿赶着一群鹞鹰向我这边飞来。
不过从它们的飞行的动作上,我却领悟到了一种武技身法的真谛,那是鹞鹰飞行时的轨迹。在它出击的一瞬间身体掠过的弧度奇妙至极,似乎隐含某种难懂的天地至理,使人难以捉摸,令我心中萌生莫名的感悟。
在我身后的三只大猴宠不依不饶地也相继在我身后腾空而起,兴奋地尖声嚣叫起来。自从带领猴子猴孙们占山为王后,三只猴宠可能还从来没有如此兴奋过。
中饭,自然全靠这山崖上生长的野果充饥,这么多天的训练虽在身上添上了很多新的伤疤,却也令我对生长在这里的野果有了充分的认识,知道哪种果子好吃,哪种果子淡而无味,哪种果子附近有什么动物,哪种动物对我最不友好。
三只大猴,意气风发地在我身后追着,它们的速度很快,逐渐拉短了我与它们之间的距离。三只猴子脑袋上都长有一撮尖状的毛,一只是金毛,一只是黑毛,一只是青毛。看起来怪异至极,却又倍添威猛。
我虽然不能回过头去看,也知道三只体形最大的猴宠紧紧地跟在我身后,只要我一有迟疑,它们就会蜂拥而上将我逮住。
不过像现在这般三群猴子一起出动的壮观景象还是头一次。三只大猴子尖叫着,手足并用,在陡峭的山崖上飞驰。这三个家伙是这三群猴子中唯一的宠兽,身高力大,因此占地为王,霸占了这片果实丰富的山崖,不许他人染指。
当三只猴宠终于在追我无望的情况下停住脚步时,我亦翻过山角到了另一面,三只大猴气急败坏地冲着我逃逸的方向大声叫喊着,发泄着它们心中无比的愤怒。
然而我的危险还没有完全解除,这不等同平坦陆地,我正常落下,只会被嶙峋凸出的怪石碰断双脚,然后如纸鸢般坠崖。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