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七章 仙人掌宠兽

雨魔网络玄幻

在我的“盘龙劲”控制下,我驾御着这股新形成的能量束去接触被我逼到经脉一角的仙人掌宠兽的暗能量。
这一鞭要让他打实,这只宠兽包完蛋。
我向它伸出了手掌,小家伙毫不怕生地抱住了我的一根手指,费力地攀到我手心中来,一屁股坐下来,晶莹剔透如一泉清水的眼睛好奇地转动着,嘴中不时发出“咿呀”声,似乎在向我打招呼。
那仙人掌宠兽虽然行动迟缓,但是力量却不小,而且满身是刺,与它争斗起来,我还得小心尽量不伤害到它,是以颇为棘手。
我眉头一皱,随即哈哈笑道:“既然是他,那我就不客气了。”倘若是别的选手还好说,既然是老对头,自然是要他竹篮打水一场空,既救了那植物宠兽,也报复了这个狂妄自大、数次找我麻烦的家伙。
看来我一番误打误撞的解毒竟给自己带来了意外的收获。
当然沙漠中并没有足够的植物能量提供给我,但是这也足够我在入侵的暗能量的意识变得很弱的情况下,接管它们,同化它们,最后将它们化成我的暗能量的一部分。
换言之,这个大家伙刚刚不要命地和柳远藤战斗,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它的孩子,我面前脚下的那个刚露出个小脑袋的家伙,一只未成年的仙人掌宠兽。
然而在一片荒凉沙漠里,居然能够看到千万朵鲜花齐齐破土而出的壮观奇景,单调乏味的视觉顿时为之一振。我喃喃道:“怎么会有这么多花?”
雷欧也吃惊地说不出话来,眼下的情景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这些游离的绿色能量粒子非常温和,不具有任何主观意识,它们通常漂浮在不高的空中,受到吸引就会飘过来。
雷欧猛地如受伤的野兽般大吼一声,陡然腾空跃起,以泰山压顶之势朝柳远藤攻去。
我只觉丹田内暗能量充盈,就像是吃了一剂补药,感觉到不但消耗的暗能量全补了回来,而且还有所长进。
也许它们很少见到同类,因此小家伙在看到我后格外开心,虽然它的模糊的外表使我很难分辨出它的感情,但是从眼神中,我看得出它对我也充满了好奇与喜悦。
碧绿的锐刺失去了自己鲜艳的绿色,变得枯黄。因为绿色的暗能量与毒素都涌到了我的体内,这一刻,我的皮肤已经变成了纯绿色。
这只宠兽身上原本长满了锐刺,现在锐刺已经消失了一大半,变得光秃秃一片,在上面还布满了伤痕,绿色的汁液正如血液般向外溢出,显然是负伤不轻。但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它并无丝毫逃跑的意思,仍然顽强地与柳远藤对抗着。
我似乎已经感应到破空而来的锐刺有多么锋利,周身的毛孔也为之颤抖。我与它相隔不足两米,这么近的距离根本无法躲避,手中的光剑也来不及扫荡眼前这么多的锐刺。
他与这仙人掌宠兽交手半天,当然清楚地知道这个家伙的飞刺进攻有多厉害,何况还是在这么近的距离里发出,就是想躲避也躲避不了。
侵入我体内的暗能量与毒素,在进入我体内时已经被我的暗能量防护网给过滤了一部分,所以我虽然看起来全身碧绿,事实上并没有别人眼中看见的那么严重。
我绞尽脑汁也无法将绿色的暗能量收服。“盘龙劲”虽然强大,但是若要强行消灭这些入侵的能量体,一定会对我的经脉造成严重的破坏,所以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大惊失色地望着充满视线的如漫天野蜂般的绿色锐刺,这并不是普通的锐刺,上面闪烁明灭的绿光告诉我,每一根锐刺上都蕴涵着仙人掌宠兽充满破坏力的暗能量。
我把心一横,全力防御。脸上的面具急速地颤抖起来,体内的“盘龙劲”发了疯似的高速转动,瞬间,一层薄如蝉翼、肉眼难以察觉的淡淡白色光芒覆盖在我的每一寸皮肤表面。
仙人掌宠兽愣愣地望着我,它智商有限,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身体中予它以同类的感觉。我却知道我是因为吸收了它的暗能量,虽然被我同化,但依然令它感到熟悉,因此它现在并不会攻击我。
其实我也猜到了,这些能量粒子都是植物身体上才有的,自己站在百花丛中,自然可以轻易采集到一些这类能量粒子。
远处看来,这里繁花似锦,待到近处才发现也只是覆盖了方圆十米的位置,一只高近两米的高大仙人掌宠兽正在与柳远藤殊死搏斗。仙人掌宠兽呈人形发展,两手臂分别有一米多长,绿色的肌肤上长满了细如钢针的尖刺,在上身三分之二处,有一对细小的眼睛,嘴巴很大,此刻正“哇哇”地发出古怪而如闷锅般的声音,显得愤怒异常。
甫一接触,“盘龙劲”控制的新能量束就有被感染脱离控制的危险。原本毫无意识的新能量束在接触了仙人掌宠兽的暗能量束后竟然也产生了若有若无的朦胧意识,对我起了抗争的念头。
那仙人掌虽然是植物却依然可以活动自如,但是下盘的移动显然比起另一人来慢了许多,是以一直落在下风。它挥动着身上长满尖刺的手臂,竭力阻挡着对手的进攻。
一指长的锐刺几乎扎进我身体中一半,绿色的暗能量通过锐刺扎进我身体中的部分流入我体内,带有毒性的暗能量开始肆意地破坏我的体内组织。
仙人掌的暗能量与被动从体外被吸进我体内的能量不同,它们带有很强的攻击性和淡淡的意识,也就是说,似乎这些侵入我体内的暗能量还受到主体的控制而无法被我吸收。
我两手向前一伸,光剑倏地延伸出去,手腕扬动,只见寒光一闪,巧之又巧地斩在柳鞭的鞭梢一指处。
柳远藤的柳鞭呼啸生风,每一鞭都力道万钧,打得对面的宠兽无处躲闪。柳远藤感觉到突然而来的两人都停在一边,以为两人是想坐山观虎斗,最后来个渔翁得利,不禁扬声道:“小弟是古澳洲大陆新人类学校的柳远藤,君子不夺人所好,两位兄台还是去别处碰碰运气吧。”
看到如此场景,坐在远处的李秋雨也豁然起身,眼中露出震惊之色,但远水救不了近火,当下只能束手无策地望着,祈望奇迹出现。
小虎在我和两只仙人掌宠兽相处的时候,也对两只难得一见的宠兽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扫描,并得出了相应的数据。
“当啷!”
忽然我心中一动,既然它排斥我的暗能量,不知道会不会排斥与它属性相同的能量体呢?
无论宠兽怎么厉害,面对柳远藤这种级别的宠兽战士,都如待宰的羔羊,无法逃脱最后的厄运。
它忽然停止动作,身体绿光一闪,我刚感应到空中传来一阵古怪的能量波动,便见眼前绿色飞针闪烁,数排仙人掌身上的锐刺以雷霆之势,铺头盖脸地将我卷在其中,笼盖了方圆数米的范围。
吃得胖胖的巨蟒通体染成了绿色,拖着臃肿的身体游进了丹田中。片刻后出来,又基本上恢复了洁白如玉的身体,只是染着一层淡淡的绿色。
他看见竟然是我破坏了他的好事,脸上现出震怒的神色,英俊的脸容露出狰狞神色,怒喝道:“小狗竟然主动惹我,找死么?”
柳远藤、雷欧、李秋雨包括仙人掌宠兽都惊呆了望着我,被扎成这样,似乎很难有生还的可能了。
“快看!”雷欧突然兴奋地大声叫起来。
我倏地一运气,身体随之向外膨胀,数百根锐刺顿时被我震出体外,落在一米外的地面。我睁开眼时,只觉得眼前的世界比之先前又明亮了许多,皮肤也在同一时间恢复了正常。
我小心翼翼地推动着体内的暗能量,那些毒素很快被我控制住,但是仙人掌宠兽独特的暗能量却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它们在肆意破坏我体表组织的同时,与我的暗能量也展开了殊死搏斗。
说着话,趁着仙人掌宠兽的一次疏忽,柳鞭以鬼神莫测之速度在空中打了个旋,向着仙人掌宠兽的脑袋上卷去。
柳远藤当下小心翼翼地对待,不敢再存轻视之心,虽然心中恼怒,但是雷欧亦非庸手,被他占得上风,却是一时半会难以扳回劣势。柳远藤心里气恼不已。
我心中刚刚有所感悟,小虎就机灵地在我眼旁显示出了我现在的各项数据,暗能量的总量和战斗力都有了一定提高,对身体的控制程度也有了一定幅度的增加。
虽然我的暗能量能够吸收任何进入我体内的能量元素,再经过丹田的转化使之成为我自身暗能量的一部分,但是显然这部分暗能量十分特别。
雷欧盛怒之下,使出了自己的绝学“霸王拳”,拳风波动,如排山倒海,劲气四溢,群花顿成残花。雷欧拳势威猛无匹,一副不要命的打法,仿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有千军万马不敌之势。此举正合了“霸王拳”的奥秘精髓,个中妙处被雷欧施展得淋漓尽致。
我驾御着“盘龙劲”延伸到体外,化为无形的大手探索着四周空间内有没有游离着与绿色暗能量具有相同或者类似属性的能量粒子。
以它们所具有的暗能量和其他宠兽相比,完全可以划在四级中品一列,但是因为缺陷太大、移动缓慢又不能跳跃等几个原因,将其划分在三级上品的行列。特殊能力自然就是可以发射饱含有着强烈麻痹作用的毒素的锐刺,一旦射出,十米之内绝无幸免。
我突然注意到在它身体后一片沙地中,正露出一个小脑袋,好奇地打量着我。看它露出的部分,与我面前高达两米的大家伙竟有九成以上的相似,据小虎的扫描数据告诉我,这是一只与仙人掌宠兽同一类的宠兽。
我和李秋雨不约而同地向着雷欧指着的方向看去,震撼于眼前的五颜六色,我不禁惊叹出声。在沙漠中走了三天之久,除了漫漫黄沙与半掩盖于沙下的森森白骨和偶然经过的一蓬蓬枯草,便再没见过令人感到惊喜的东西。
柳远藤虽然也心中震惊,但在雷欧发出攻击的时候便已恢复正常,从容不迫地接下了雷欧的攻击。雷欧虽然是新一代宠兽战士中一流的高手,但是柳远藤更加厉害,他在古澳洲大陆的新一代宠兽战士中排名第一,自然不将雷欧放在眼中。
我身形一滞,倏地加速,身体如炮弹般弹出,将雷欧落在身后。雷欧早在说话之前已经猜到我听完后的反应,是以嘴角莞尔一笑,也加速跟了上来。
柳远藤似乎也从我和雷欧奔跑发出的声音猜测出有人过来,但是正在收服宠兽的紧要关头,他并无闲暇去看是谁前来此地,而是一紧手中的柳鞭,使出了全部力量去镇压眼前桀骜不驯的宠兽。
我落在那仙人掌宠兽身边,那怪模怪样的家伙看我落下,不但不感谢我,反而向我发起了攻击,似乎在盛怒之下把我当作了柳远藤的同伙,“呼呼”地叫着向我进攻。
我这才知道它身上长满的锐刺是作何用处,而原本覆盖全身的锐刺,有些地方却光秃秃一片,恐怕也是在和柳远藤战斗时用掉了。
不过好在千钧一发之际,小虎精细入微的控制能力在我的配合下调动起潜伏在全身各条经脉中的暗能量,组成了一道覆盖在皮肤上的微薄暗能量防护网。
它跳了几下,好像想要跳到我腿上,但都没有成功。植物能够走动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了,更遑论难度对它们来说颇大的跳跃了。
这个小家伙睁着一双充满灵气与生气的绿色小眼睛,不知恐惧地望着我。它似乎感应到我体内的同类的气味,此刻正努力地从沙子下面往外挣脱出来。
我忍俊不禁地也摸了摸它,却感觉到它身体表面刚长出来的锐刺柔柔软软的,还称不上是刺,更不锐利。
正如我想像的那样,当我提供的绿色能量粒子到一定程度后,仙人掌宠兽的暗能量果然意识渐渐淡薄。“盘龙劲”吸收它们时,它们只是略微地反抗一下,但是因为“盘龙劲”过于强大,而它们的“信念”也不如先前那般激烈,所以很快被我吸收得一干二净。
我心中大喜,遂尽可能地不断从外界吸收更多的游离的绿色能量粒子,只要我能够源源不断提供更多的这类能量,那么仙人掌宠兽的绿色暗能量的攻击意识就会越来越淡,直到完全消失。
与它的长辈相比,它除了在外形上相似外,身体的颜色呈现通透的嫩绿色,似乎有一层水蕴藏在体表下。
而另一个却并非是人,而是一奇形怪状的宠兽,看其模样大概是仙人掌类的宠兽,小虎的资料库中也没有记录。
猫女李秋雨悠然自得地在沙丘上一处视野好的地方坐了下来,望着下面飞驰的我和雷欧,淡淡笑道:“小孩子的游戏。”
在万花丛中,我突然瞧见两个人影在穿梭打斗。我下意识凝神细看,远处的场景顿时拉到眼前,看清眼前诡异的情景,我顿时抽了一口冷气。在万花丛中,其中一人手持一鞭状武器上下飞舞,指远打近,显然武技非同凡响。
我对这个奇怪而又陌生的小精灵也充满了好奇与喜悦。
我脚下一顿,身体仿松鼠枝头跳跃的动作骤然跃起,“盘龙劲”飞快地在经脉中运转着,瞬间将我的速度提高到超过鞭速一筹。
看了凡奇的残忍行事,我的心中有些不舒服。弱肉强食本也无可非议,为了生存不得不吞噬比自己弱小的,这是生存的需要。不过那只野生沙蝎宠与凡奇等人并不存在食物链的关系,他却因自己的一时私欲毁灭其他生物,令我难以信服。
金铁交击的脆鸣声响起,我虽成功击退了他的柳鞭,却为之一愕,他那看似与真实柳枝无异的柳鞭竟如金石般坚硬,不知何物制造,连无坚不摧的光剑都难以损毁分毫。
只不过想要把身上数百根的锐刺连同侵入我体内的暗能量和毒素一块排出去而不留下任何后遗症,就有些难度了。
我小心翼翼地将能量粒子采集到经脉中,再用“盘龙劲”将它们一一吸收,但是并未马上将其拉进丹田中转化为与自己同属性的暗能量,而是将这股无意识的能量粒子融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力量较强、对外界的单个能量粒子具有吸引力的能量束。
再加上这几日来,我们三人互相切磋武技,更有第一高手之称的李秋雨的指点,雷欧的武技也一日千里地精进,原本的“霸王拳”又融合了“兽王十式”中诸多精妙,再配上从李秋雨“灵猫三步”中演化而来的“虎步”,已经将原本的“霸王拳”蜕变为拥有自己特质的新拳法,此刻一经施展顿时让轻视他的柳远藤吃了一个大亏。
本来准备偷袭的柳远藤见此情形,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双眼流露出得意的神色。
剩下的事就很简单了,将毒素逼回锐刺中,枯黄的锐刺又变成诡异的绿色,只因为没有了暗能量,锐刺也缺乏了先前的夺目光泽,更没有了强大杀伤力。
这一切刚做完,飞针般的锐刺几乎同时钉在我身上,发出如中皮革般的“噗噗”声,针尾急剧地颤动,接着停了下来。我的正面如同刺猬一般,全身上下扎满了绿色的锐刺。
柳远藤本来被我搅了好事异常震怒,可一见我反而被自己所救的宠兽攻击,顿时嘿嘿笑出声来,讽刺我有此报应。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凶戾之色,脚下向我移来,无耻地打算前后夹击,让我吃些苦头。
雷欧落在十米方圆鲜花范围之外,见柳远藤有所预谋,便小心地注视着他。
我们一路无言,继续向前走着。
这个家伙遍体鳞伤,身体除了颈部和头部还剩一些锐刺外,其余部分都已变得光秃秃的,看起来着实有些别扭。
我蹲下身去,尽量拉近我和它的距离。小家伙看我蹲下身显得很兴奋,手舞足蹈,几次晃晃悠悠地站不稳差点摔倒。
幸运的是我很快就在周围的空间中找到了这些能量粒子,这些能量粒子同样是绿色的,因此很好分辨。
我大吃一惊,刚想将能量束拉回来,陡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形,虽然新能量束感染了一定的意识,但是原本具有很强攻击意识的仙人掌宠兽的暗能量的攻击性竟然减弱了。就好像它将自己的一半意识转移给了新的能量束。
它的长辈,我不知道是父亲还是母亲,盯着它的孩子,眼神中有些不安,但却没有阻拦,任它的孩子跑到了我的脚下。也许是它们对同类之间的信任令它能够放心地让我接触它的孩子。
雷欧紧跟着我掠了过来,很快就来到我身边,边疾奔边道:“兰虎,那个人好像是柳远藤,我们这次参赛选手中,只有他的宠兽是植物系的。”
柳远藤本不以为意,奈何一接触便吃了个大亏,灵活无比的柳鞭在对方的“霸王拳”中竟成了摆设,丝毫起不到阻拦的作用。柳远藤数次险些被雷欧击中,虽然惊险地躲过,却仍被拳风扫过面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袭来,令他感到脸面无光。
我从空中飘然落下道:“正是因为你是柳远藤,才要与你难看!”
“过去看看。”我招呼一声,第一个抢身飞掠过去。这种宠兽我从未见过,自然好奇至极。且观他们的打斗,那仙人掌宠兽明显落在下风,而且多采取守势,攻击的欲望很低,显然不可能是它主动攻击人类。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一个解释,那个人发现了这只宠兽,想把它吸收了来提高自己宠兽的等级。
沙漠中早晚气候差异巨大,且极为缺乏水分与合适的土壤,除了仙人掌这类植物能够生存外,实在再无其他的植物了。
一时间外面发生的事我全不知晓,幸好我及时闭上双眼,又有小虎坚比金铁的身体护住,才不至于变成瞎子,但是锐刺扎在面上,却一时半刻无法睁眼。
即便这样,当我勉强做完,收回“盘龙劲”时,也感到一阵眩晕,这是耗费心力过度的征兆,看来以后得慎用。
这套武技,他本想在大赛最后阶段遇到如同李秋雨这种级别的高手时才拿出来使用,以收奇兵之效。所以他刚才虽然一直被雷欧新领悟出来的“霸王拳”搞得十分头疼,但却强忍着没有使用自己的绝学。现在感到受辱,对方还有一个超级高手李秋雨在一边虎视眈眈,不得已亮出了自己的秘密武器。
宠兽毕竟是宠兽,智慧比起人类来仍然有限。它受伤如此严重,如果没有人帮助它疗伤,它只有死在沙漠中。失去了它的庇护,小仙人掌宠兽也一定难逃一劫,不是被自己的夙敌吃掉,就是被人类捉了去。
若要任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我的攻势将会降到最低谷,那时亦是他反攻的最佳时机。他那灵活无比的柳鞭将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展开反击,到时候此消彼长,就轮到我吃苦头了。
绿色能量粒子一点点进入仙人掌宠兽的体内,它发出“呜呜”的叫声,似乎状甚欢愉。它细小的眼睛里向我露出感激的神色,它受的伤因为不断得到外界能量的补充而开始愈合,通体变得更加浓绿。
我沉重地呼了一口气,收回了“盘龙劲”。没想到自己异想天开的疗伤的方式竟然奏了效,这不禁令我大为高兴,同时脑海中也隐隐捕捉到一些奇怪的念头,这些念头似乎能够帮助我在驾御暗能量的方法上更进一筹。
我大步走去,速度极快。雷欧虽然也是宠兽战士中的高手,但哪能比得上柳远藤这位宠兽战士中的顶尖强者?因此无法在柳远藤的攻击下脱身,不能够想走就走。我几步走过去,从另一角度对柳远藤构成了很大威胁,使他不得不分心注意我的举动,防止被我偷袭。
我的气势在不断被削弱,光剑的力量也因为要不断突破他布在空中的暗能量而逐渐减弱。
柳远藤毕竟是八十位参赛选手中最顶尖的几位高手之一,虽然失去了先机却不至于那么不堪,让我一招击败,何况他数年的战斗经验丰富无比,不是我这种速成的高手能比得过的。
雷欧惊喜的声音从两人的鞭风拳影中传出,他大声叫道:“哈哈,我没猜错,你果然不会有事,堂堂兽王要是一下子就被干掉,那也太丢人了。我只是暂时代你掠阵,你现在既然无恙了,自然是要把这个任务交还给你。”
我平静地道:“它们不是对我俯首帖耳,它们是对我信任!对一个信任你的朋友,你会背叛它们吗?”
柳远藤与雷欧心情刚好相反,心中大骇,他明明见到我被仙人掌宠兽带毒的锐刺扎得如同刺猬一般,此刻竟然中气十足,生龙活虎地站在他面前,心内不禁大受震撼。
眼前忽然发生了令人叹为观止的一幕,本来在刚才我们几人混战的战斗中已经变成残花败柳的“花园”,此刻就像是八十岁的老人又重新焕发青春活力,那些残败的花朵植被正在以惊人的旺盛生命力疯狂地生长着,重现之前千万朵鲜花破土而出的奇观。
他的脸色阴沉无比,似乎被我激怒,手中的柳鞭仿佛活物一般在空中扭动着,尖梢微微颤抖,但却始终对着我。他冷哼一声,口中喝道:“你一个月前不是我对手,现在仍不是我对手。”
我应了一声,在他脱身而出的时候跃了过去。柳远藤作为古澳洲大陆新人类学校的第一高手,自然是有高手的自尊,被我们如同货物般推来让去,心中愤怒自不必言。见我凌空跃进与雷欧交换了位置,他强压住心头怒火,突然收拢漫天鞭影,化作一鞭迅如闪电般向我击来。
话虽如此,我却从他阴沉的双目中看得出他对我的忌惮,刚才的交手,表面看来是我吃了亏,但事实上他动用了看家本领也只是打碎了我的光剑,将我震退几步,相比一个月前举手投足就能把我制住的轻松,他已不敢小觑我。
在他仍处在我最佳攻击范围之内的时候,我猛地俯冲下去,蓄势待发地一剑凌厉劈去,剑气森森,似乎要突破虚空将他斩为两半。
我忽然感到一种似金非金、似麻非麻的刚中带柔、柔中带刚的感觉。他的柳鞭既非金属又非别的柔软物质,但却韧力惊人,令我有种难以抵挡的错觉,手中的光剑意外地在这次交锋中化成了零碎的暗能量碎片。
我还来不及喘一口气,忽然一股奇特的如蜜汁般的香气从脚下袅袅飘了上来,我向下面落去,脚下忽然一滑,似乎踩中了什么黏滑的物质。转头一看,自己竟落在一个大若澡盆的植物表面,正中央像是根植物的芯,香气正从那发出,头上凭空出现一个盖子,正缓缓落下。
我感受到一股极强的暗能量波动正在以他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辐射。
“胡说!你怎么会是我对手!”柳远藤面目狰狞地道。一直具有心理优势的柳远藤,此刻突然受挫我手,巨大的落差感令他突然变得疯狂起来。
刹那间,他的眼中露出惊讶的神色,为我的判断感到吃惊。
鲜花散发着诱人的香气,野草很快就攀升至我齐胸高,一瞬间我似乎置身水草茂盛的大草原上。越过各种植被,我望向柳远藤那张因为过度释放力量而显得扭曲、邪异的俊脸,心中禁不住感叹对方暗能量之雄厚,难怪野心勃勃想成为新一代最强的宠兽战士。
李秋雨一双美目异彩连闪,欣然望着我道:“兰虎,你也许会成为最伟大的兽王。”
我谨慎地望着他!
离开这里最简单最快捷的方法就是腾空跃出去,到那时,视线一览无余,他就是想偷袭我也是不可能。
他们两人只顾酣战,并未注意到我已经“活”了过来。直到我毫不掩饰地向两人走去,这才使两人发现我仍然活得好好的。
他拥有的暗能量是植物的生命力,被他灌注了暗能量的植物都能够起死回生。
这样一来,雷欧压力大减,突然豁出全力打出一拳,破开了柳远藤的重重鞭影,逼得他不得不回防。雷欧这时一声大笑脱身跳出,道:“兰虎,看你的了。小心他的柳鞭,此物有些诡异。”
我知道如果不能尽快穿出这片植物领域,我将会如同一个陷入黑暗中的孩子,睁眼如盲,引颈待戮。
这一鞭非同小可,出自古澳洲大陆新人类学校的至高武技“灵蛇舞”。这套武技一共只有八招,却是千变万化,诡异难测,配合他的独特武器柳鞭使用更是相得益彰,威力倍增。
我一甩手将光剑投了出去,正穿过那张大嘴飞了出去,那凶狠的植物颓然倒下。
我心中一动,何不将计就计呢!
我哂笑道:“你我都知道强者规则,谁的拳头硬谁说话,规则只是束缚那些弱者的。徒在那里逞口舌之利,还不如回家抱孩子,让我看看你比起一个月前有没有什么长进。”
柳远藤与雷欧战得如火如荼,一条柳鞭洒出漫天鞭影,将雷欧笼罩在内。雷欧却因为心情的愤怒骤然突破了自己的极限,融合了我与李秋雨的武技,和柳远藤打得有声有色,虽然表面看起来凶险异常,但却游刃有余。
我身后不远处的李秋雨和雷欧也感到了不正常,神色俱都凝重起来,毕竟对手不是一般人,若真拼起命来,谁也不敢轻视。
他神色忽然现出痛苦的模样,艰难地喝道:“灵蛇乱舞!”
我这才猜到原来我们之前看到的千万朵鲜花也是他搞出来的,目的是吸引仙人掌宠兽上钩。就如同钓鱼一样,拿出诱饵放在水中,等到贪吃的鱼儿吃了才知道,诱饵的里面竟是致命的鱼钩。
我刚跃向场中,就见一条鞭影灵蛇般向自己弹射过来,速度之快,竟令我有猝不及防之感。
“霍霍!”我耳中忽然听到大仙人掌宠兽严厉的警告声,不禁睁开眼来。
我就这么站着闭上眼睛休息,白色巨蟒染着一层淡淡的绿色在我经脉中运转,我一边恢复心力,一边默默地观察着“盘龙劲”的变化。可能绿色的植物暗能量比较难转化,因此刚才我没能彻底化去仙人掌宠兽侵入我体内的暗能量,原本通透的白色巨蟒才会染上一层淡淡的绿色,然而有了这股沁绿后,吸收起经脉中的绿色能量粒子的速度却增加了一倍。
我淡淡一笑,在李秋雨和雷欧的眼中有说不出的从容,但在他眼中却显得颇为神秘,我道:“难道你不知道有天赋这么回事吗?”
李秋雨惊奇地道:“什么事?”
我正待运力跳起,脚下猛地一紧,硬生生将我拉回地面。无数条细如毛发却坚韧无比的奇怪植物正不断地从我的脚面爬过,把我的双脚盖住。
他的退速很快,但是若论速度我自信在八十位参赛选手中可以排在前三,但是我却放弃了对他的追击,因为令我颇有顾忌的柳鞭像是蛇一样在他面前画着一个又一个的圆圈,同时布下层层暗能量阻挡我。
我一感觉不对,立即就做出了反应,“盘龙劲”所幻巨蟒瞬间从手中生出一柄带着淡淡绿色的白色光剑。我厉叱一声,手中光剑施出“兽王十式”,层层剑浪化去那一鞭所给我造成的压力。
“别和他硬碰!”李秋雨忽然在我身后大声警告道。
但是她的话略迟一步,我只感到手腕遽然一麻,耳边才传来“叮”的一声轻响,光剑正好点在柳鞭的尽端三分处。这时候也才听到李秋雨的警告声。
若是想要将这么多游离的能量粒子同时吸入到自己体内,或者使之充实光剑补充消耗的暗能量,显然在短时间内是无法尽全功的。于是我干脆利用“盘龙劲”驾御着它们在空间中形成一个巨大的口袋,当我一剑劈下时,各种游离能量粒子组成的口袋卷着空中的气流一块向着柳远藤压下。
柳鞭未至,但其中蕴涵的森冷气劲已经吹得我面部生寒,绿色光芒附着在灵蛇周身闪跳不已,等到临近时光芒陡然大盛。柳远藤含怒出手的一击确实非同小可,连站在一边观望的李秋雨也为我捏了一把汗。
对自己所拥有的暗能量的强度及属性特点的熟悉程度,我怎么也不可能超过他,而对他的了解我亦只是停留在很肤浅的表面,所以想要胜他,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不过虽然胜他很难,但是挫一挫他的锐气却是一件简单的事。
我淡淡一笑,一紧手中光剑大鸟般腾空而起,光剑释放出强烈的光华,使人不能正视。在他闭眼的刹那,我倏地加速向他投去,光剑的光芒甚至把我整个身体包裹在其中,化为一体急速地向柳远藤刺去。
我高声道:“雷欧且退,这场是我的,岂能让你越俎代庖?”
他脸色阴阴地望着我,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既然先出手阻挡我降伏那对宠兽,我就不算破坏大赛规则私下械斗。”
我吐出“盘龙劲”,在小虎精密的控制下,“盘龙劲”很灵活地分化成上百条触手,这些细微的触手像是一条条布满了吸盘的能量带,不断地从四周空间吸来绿色能量粒子,再将捕捉到的绿色能量粒子送往大仙人掌宠兽。
校长曾告诫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待我手摸到它身上时,它也没有做出攻击的样子,我不禁松了口气。它伤痕累累,身上布满了柳远藤的柳鞭留下的痕迹,我怀疑,柳远藤如果不是对它另有企图,它早就毙命鞭下了。
他难以置信地望着我叫道:“你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暗能量?”
“教训一下柳远藤,我很久前就想这么做了!”我长笑一声道,大步向着雷欧和柳远藤战斗的场地走去。
我伸手在空中一抓,暗能量碎片纷纷被我吸收回来,再次组成了一柄暗能量光剑。有刚才的前车之鉴,我又从丹田中调出一部分暗能量强行压缩在光剑中,使光剑看起来更为凝练,犹如玉般的实质。
我正要趁头顶盖子未合拢之际穿出去,突然感觉到一股异常的能量波动,一闪即没。我马上明白这是柳远藤正在我附近聚集力量,所以才会出现不同寻常的能量波动。在我从这个植物的囚笼中穿出时,必将会受到觊觎在我身侧的他势若雷霆的一击。
他这么说,无非是想要激我和他单打独斗,不要别人帮忙,由此可见他对李秋雨的忌惮,我呵呵笑道:“便如你所愿,就你和我。”
柳远藤见我目露讶色,傲然道:“凭你的力量还不是我的对手,换了你身后的那只野猫,或许还能与我过上几招。”
我依然腾空跳起,一副忙着要脱离此地的着急模样。突然头上一黑,一张巨大的嘴巴当空噬下,我硬生生地止住上弹的动作,凭空横移了数步,逃开了那凶狠植物的大口。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在经过了校长一个月的残酷训练后,我的反应速度比起八十位参赛选手中的任何一位顶尖高手也丝毫不逊色。
放开脚下的小仙人掌宠兽,我向它的母亲走去,大仙人掌宠兽怔怔地望着我,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应付我这个正逐渐走近它的“同类”。
李秋雨站在离我二十步外,被大仙人掌宠兽给挡住了。大仙人掌宠兽已经把我当作一个对它有恩的同伴来对待,绝对不允许别的生物威胁到我。连胆小的小仙人掌宠兽也站在我身边,鼓起胆子模仿着它母亲般发出“霍霍”的警告声。
能量搅动着周围的气流都跟着强烈地波动起来,闭着眼睛的柳远藤感受到剧烈的能量振动,知道我这一剑非同小可,又因为自己失去了先机,只有快速向后退去,等到我剑势衰弱始有还击的机会。
光剑在脚下连闪数下,缠在我脚踝与脚面的奇怪植物都被我斩断,流出鲜红如血液的汁来。
我相信无论他的暗能量有多么雄厚,但却不能把整个沙漠都化为植物的乐园,或许他只能在方圆十米左右搞出这些植物来。
我被仙人掌宠兽的锐刺击中变成刺猬的时候,李秋雨本想过来救我,却没想到,只是片刻的工夫,我竟然安然无恙地脱困而出。她的一双妙目远远地向我望来,既有欣喜,又有疑惑。冥冥间,她似乎也感应到我正在快速地进步、成长。
我心头既是吃惊又是钦佩,柳远藤不愧是难得一见的强者,竟然可以生出这么多诡异的植物出来。
这正合我心意,若是他一直隐忍不出,我可能真有可能被他层出不穷的古怪植物给伤害到,或者一不小心露出破绽让他钻了空子。
他一声厉喝,倏地站定,柳鞭就像是漫天飞扬的灵蛇,将他包裹在内,挡住我劈下的光剑。
其中奥妙任柳远藤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是以当他误以为我的暗能量竟然比他还要强大时,他神色大变!
只是第一次使用这种方法感觉很累,我要在同一时间控制上百条微小的“盘龙劲”所化的触手。我的极限也只能控制三到四条触手去吸取周围的绿色能量粒子,这已令我心神疲惫了。其他触手都是小虎在帮我控制,如果没有它非凡的机器脑子,我肯定无法做到。
事实上这种植物类野生宠兽是很容易相处的,并不像沙漠中的如同沙蝎类的野生宠兽。植物类宠兽性格温顺,较容易和平相处,沙蝎等野生宠兽却没有这么好说话,对胆敢侵入它们领地的生物会主动发起攻击,不死不休。
事实上刚刚一击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我也费尽心思才让他吃了个小亏。刚才我跃起在空中向他刺去时,任由他不断消耗光剑的暗能量,暗地里却放出自己的“盘龙劲”,在小虎的帮助下,不断吸附空中的各种游离的能量粒子。
李秋雨见我睁开眼来,莞尔道:“不愧是兽王的拥有者,这么快就能令一个从未谋面的宠兽为你效命。”
我为之一愕,没想到她会给我这么高的评价,却是不大符合她高傲的性格。我莞尔一笑道:“不管会不会成为最伟大的兽王,我现在都要做一件事。”
我未想到他的由具体物质构造而成的武器竟能在一瞬间破去纯能量组成的光剑,余波向我袭来,将我震得倒退几步。
看着两只宠兽离开,李秋雨大有深意地望向我眸中,道:“这种野生宠兽是无主的,为什么你不把你的兽王给召唤出来吞噬了仙人掌宠兽?一旦吞噬了它们,你的兽王会因为吸取了它们难得的植物暗能量和小部分它们的特殊能力而变得更加强大。它们对你俯首帖耳,你如果要这么做,它们是不会反抗的。”
忽然我眼前一花,他消失在草丛鲜花中,我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因为他的暗能量与围在我身边的花草树木的暗能量完全相同。
有了刚才的前车之鉴,我也调动着全身的暗能量,以防它再突然袭击,我好有所防备。
虽然他成功地挡住了我的攻击,但也没有任何取巧的方法化去附在光剑上的庞大暗能量,只能动用自己的暗能量硬挡了一记,顿时“噔噔”倒退两步,接着又往后退了半步才停下。
我走过去安抚大仙人掌宠兽的惊怒情绪,受到了柳远藤的袭击后差点丧命的它现在已经变得如同惊弓之鸟,易怒且暴躁,很容易对任何企图靠近它的生物采取攻击。不过惟独对我,它显得十分温顺。
大仙人掌宠兽带着小仙人掌宠兽离开了,小仙人掌宠兽还恋恋不舍地不时回头望向我。
四周没有动静,我猜柳远藤正在寻找最佳的偷袭时机。种出这一大片植物一定消耗了他不少的暗能量,何况他自信心受挫,不敢再与我正面交锋。
在自己不熟悉的环境中作战,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他的柳鞭突然变得诡异起来,在他手中疯狂地扭动着,似乎要挣脱什么束缚一般。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