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章 参赛名单

雨魔网络玄幻

校长这么做却是把我推到了一个备受争议的位置上。恐怕他也是怕我心里抵触得很,一心应付他不愿意参加大赛,故把我放到风口浪尖上,先造成舆论压力,生米煮成熟饭,我在不得不参加大赛的情况下,也只好努力修炼,想着怎么提高自己的能力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凡奇的宠兽,心中暗暗惊骇。好大一头蝎子宠兽,虽然不如李查的黑金蝎来得厉害,但也十分吓人,金黄色的外表,日光下闪闪发亮,一身坚硬的外壳像是套了一层耐打的盔甲。
我来不及抗拒,他手上生出无数的紫藤飞快地生长着,将我缠绕起来,令我的拳头无法离开。钻入我体内的异能量一边阻挡着我的暗能量运转,一边攫取我的暗能量破体而出,生出嫩绿的枝叶。
对于他们来说,数年的辛苦修炼,等待的就是宠兽大赛的这一天,好扬名立万,得些荣耀,以后毕业出去,也受人尊敬。
我撇了撇嘴道:“谁想参加谁参加,我才不想参加呢,我的暗能量最多也就是排在学校的前一百位,这已经算是奇迹了。现在让我参加大赛和那些厉害的家伙打,这不是把我推出去给人揍吗?”
凡奇从蝎子身上跳下,口中召唤一声,他的蝎子宠兽十来尺长的偌大身躯急剧缩下,一眨眼就化成拇指盖大小钻入凡奇的身体中。
我搔了搔头说不出话来,就像风柔说的,我以前遇到过的对手、敌人也都没有一个弱的,就算是在雪原上历练时所遇到的野生宠兽也都个个有很强的战斗力。
弄了好半天,累得我满头大汗,才让我的暗能量把根茎给绞断。
一番话说下来,我才知道,雷欧是跟着他老师一块来的,而他老师就是那天我在校长室看到的五个老者中的一个。
我心中更是加深了去向校长请教破解方法的念头。
“这你也知道?进了宠兽杂志社团没几天,倒变得神通广大了。”我瞥了她一眼道,“就是通知我要参加宠兽大赛,另外告诉我后天开始,要参加选手集训,晚上还要单独对我进行训练。就这么多。”
我心中思考着,冷不防从我身边穿出一人,撞了我一下。我抬头一看,却是笑望着我的风柔,眼神中透出促狭的笑意,露出雪白的贝齿。
我与柳远藤的矛盾她是知道的,我有点紧张地望着她。柳远藤这家伙竟然当着我的面邀请风柔共进晚餐,实在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柳远藤如临大敌地望着凡奇,表情很沉重,双手缠着的紫藤在空中飞舞得更快了,如同万蛇涌动。
我向着前面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距离虽然有些远,但是我经过异能强化后的鹰眼却看得很清楚。
望着她,我无奈地苦笑了一声,道:“真让你猜着了。”
但那些植物似乎永远不会死一样,不断地从我身体中长出来,弄得我手忙脚乱,一边催动体内的暗能量去驱逐扎在我皮肤下的植物的根茎,一边扯下长在外面的藤蔓枝叶。
凡奇说了两句便离开了,只剩下我、风柔、雷欧。
我坦白完毕,风柔发出了一声惊呼,道:“校长要单独指导你吗?这可是莫大的幸运,听说校长已经很多年没有亲自传授过武技了。”
风柔见我脸色几次变化,最后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知道我心中经过一番斗争已经看开了,也高兴起来。
来人沉声道:“柳远藤,不要在这里胡闹。”
我正下意识地思考着,忽然前面传来嘈杂的声音,有人窃窃私语,又有人兴奋地大声叫喊,却是参差不齐。
他身前是凡奇,身后是我和雷欧,这令他无法轻松。他和凡奇单打独斗尚且无法预料战斗结果,更何况还有我和雷欧在一旁虎视眈眈。
我用另一只手不断地将缠在我手臂上的植物给撕扯下来,风柔也过来帮忙一起撕扯。
听他讥讽,我冷冷地哼了一声,知道他是故意想惹怒我,好趁机出手,找回刚刚在风柔面前丢的面子。我道:“有缺陷的兽王始终是兽王,再完美的苍蝇也只不过是只苍蝇。”
正在对峙的时候,一句阴沉的声音忽然在柳远藤身后响起:“这里似乎还轮不到柳兄嚣张吧。”
有道是抬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这是大庭广众之下,我们三人也不好真的出手拦他,就见着他肆无忌惮地从我们视线中消失。
想到“冠军”二字,我心中忽然一动,却是想通了。之前我一直对参加大赛有抵触情绪,只是因为以我现在的能力参加大赛没有夺冠的可能,而我心中也一直因为自己是兽王的关系,对“冠军”二字看得很重。既不能蟾宫折桂还是留待以后等到自身的暗能量更强了再参加大赛,毕竟以后五年中,我还有机会参加。
我唤出小犬狼跟随在左右,又放出隼儿在天空翻飞翱翔。看着两只宠兽日渐长大,逐渐显露出上等高级宠兽的不凡之姿来,心中得到了不少安慰,心情渐渐平复。
声音异常耳熟,那人转过身来,不是雷欧却还有谁!雷欧虽然挡住了他,却也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似乎对他能够灵活驾御植物的特殊本领颇有几分忌惮。
不过现在被风柔点破,我也看开了,只当是去历练一番。
我自然知道那五个老者都是非同寻常之辈,也难怪雷欧会这么厉害,原来是有名师指点。
虽然想通了,但还有些心情烦躁,一时不想回寝室,便在校园里走了起来。
我怏怏不乐地离开了校长室,想到后天就要接受校长的单独训练,不由得又强迫自己振作精神。既然本来不同意我参加大赛的校长都已经做出这种决定,想必他有别出机杼的功法,有把握能让我在短时间内有极大的提高,可以和其他大陆的强者们争斗。
原来前面正是学校向学生们发布消息的地方,一般来说学校有什么举动和措施都会在这里向全校师生公布。
我们俩说说走走,突然一人迎面走来,却是熟人柳远藤。
今天他虽然吃了个瘪,却于他的名声无损,无论是谁以一对三被我们三人围住,都得退避三舍。只不过他自吞屈辱,甘愿道歉也不动手,倒是令我趁机教训他一顿的想法落了空。
看到他,我不禁头疼起来,这家伙总是阴魂不散,老是出现在我身边。我叹了口气,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看着他将蝎子宠兽收到体内,我忽然感到经脉中有异物存在,却是刚刚柳远藤留在我身体中的那些奇异的植物。此刻柳远藤虽然离开了,这些植物仍旧凭着本能大肆攫取我的暗能量,一个个破体而出,将我整条手臂都缠了起来。
他的脸色异常难看,没有之前的十分之一的风度,却是我和风柔两次巧妙对答,逼得他撕破了假面具。
我心中顿时“咯噔”一声,这家伙提的建议却是令风柔难以拒绝,毕竟这么好的机会,除了他还有谁能对古澳洲大陆新人类学校有更深入的了解呢?
他在这时候突然倏地迎了上来,击在我的拳上,震得我浑身一颤。刚要催发体内的暗能量抗御他的力量,忽然从他的手中发出一股极细小不易察觉的阴柔之力,宛如闪电小蛇刹那钻入我体内经脉。
我道:“这幸运不要也罢,我才不稀罕。”
一边欣赏着校园种植的花草树木,一边心里思忖着校长究竟会用什么方法来训练自己。毕竟自己虽然资质不错,甚至还在神鹰城的宠兽电子大赛上侥幸击败了古南美洲大陆新人类学校中大名鼎鼎的天才战士雷欧,可要是真正面对面地较量,自己却还是较雷欧差一两筹。
我挤进人群去一看,心中暗道晦气。
校长本来就反对我参加大赛,现在虽然令我参加大赛,恐怕也不会抱着我夺得冠军的念头吧。
这一次他也是他们学校的参赛选手之一,不过却不是主要角逐冠军的选手,他虽然厉害,却还和凡奇、柳远藤这样的人相差一定的距离。
风柔话一说完,我暗暗叫绝,风柔的话明确地告诉他,如果你自认为敌不过凡奇,那古澳洲大陆学校就没有资格角逐宠兽大赛冠军,也没有了解的必要了;倘若你自认为敌得过凡奇,那就先去和凡奇打一场,证明自己的实力。
柳远藤“咦”了一声,没想到我反应如此之快。待要再催发紫藤将我缠住却是来不及了,我往后一退,离开他的掌握,双手一握,暗能量急速催发,一柄纯净无瑕的暗能量光剑在手中生出。
柳远藤停在我们面前,脸色挂着特有的邪异的笑容。我见他神色不善,他倒出乎我意料地解释了一下,道:“兽王莫怪,这次我倒不是来找你的。贵校参赛名单已经公布,兽王榜上有名,虽然名悬末位,但总会在大赛中相遇,我倒是不急着与你争斗。”
风柔走回到我身边,道:“刚刚校长都跟你说什么了?”
我走上一步,站在雷欧另一边,互成犄角之势。我不知道雷欧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又怎么认识柳远藤这个邪异的家伙,不过现在并非聊天的时候,所以暂时按捺住心中的疑问,一同对付柳远藤。
我在一旁望着他,心中却在暗暗叫好,希望他能够忍耐不住抢先出手,我就可以趁此机会和凡奇、雷欧两人教训他一顿,也出了口恶气。
我心情已不像刚从校长室出来时那么烦躁,看到前面人头攒动也不禁心中好奇,紧走两步带着小犬狼向前面的公布消息的地方走去,心中揣测会是什么消息让大伙都聚集到这里,大声谈论,留滞不走。
凡奇似乎也存了心思想要教训他一顿,开口道:“柳兄还以为这是古澳洲大陆,能够任你为所欲为的地方吗?你几次三番找我校师兄弟的麻烦,今天却要给个交代。”
“不错。”风柔看着手中的照片发表议论。照片中我笑得阳光灿烂,小犬狼在我身边凝重沉稳,两眼精光有神。一人一兽搭配,倒也显出几分英姿勃发。
柳远藤讽刺了我后,便不再理我,转而望向风柔,不知怎么的,他原本空空的两手突然就变出一大捧紫丁花。艳丽的紫色,鲜艳欲滴,湿润剔透的叶子似乎是刚浸过露水一样,紫色的花朵香气飘飘渺渺,倒是比艳丽的玫瑰显得清新脱俗。
背壳上长着一个个微耸的凸起,连成一片,看起来更为恐怖。数尺长的蝎尾高高翘起,不时地甩动一下,似乎在警告别人,它随时都有可能以雷霆之势扎下去。
很多人停留在此,群情激昂,争得脸红脖子粗,大多都因我而发。虽然最近我在神鹰城做出了一些事情得到了一些名声,可是却是参赛选手中最具有争议性的一位。
“笑一笑!”风柔忽然从手里翻出一个相机,几步走到我面前向我道。
这段时间因为经常配合她拍照,我形成了条件反射。她刚说完,我便挤出灿烂的笑容。
我心想只要和他有身体接触,难保不会再生出紫藤将我缠住,我打定主意不和他肉搏,故生出暗能量光剑。
他语带嘲讽,我忍不住哼了一声,却也不想与他马上动手。这家伙太厉害,等到后天校长给我特训时,我就问问他,校长学识渊博广泛,一定知道这家伙的底细。
我往前一闪,将风柔拉到身后,猛地一拳捣出,刚刚积蓄的暗能量倾巢而出。眼看两拳相交,他的拳头却似乎突然往后退了一退,令我算计好的距离落了个空,拳势转而衰弱。
他目光一转,又移到我身上,似笑非笑地瞥了小兽王一眼,哂笑道:“这只宠兽便是兽王吧,好看倒是好看,却不知道究竟有多大力量。听闻你的兽王却是一只瘸腿的兽王,兰兄凭着这只兽王恐怕不能在高手云集的宠兽大赛中有所作为吧。”
因此我的突然出现,令在场众人都下意识地停了下来望着我。我头系雪狼丝带,身边跟着小兽王,即便不认识我的人,也猜出了我的身份,低声议论着我。
风柔转头瞥了我一眼,见我脸色铁青,她又转过头来望着柳远藤。
凡奇的意外出现令柳远藤无法再保持脸上的轻松自若的神情。
校长的宣布真如晴天霹雳把我惊呆了,本以为不用再担心大赛的事,没想到事情几经转折却还是躲不过。
我知道想躲也躲不开他,迟早还是要面对,便索性站住,转过身望着他。
柳远藤见到他,先是一怔,旋即嘿嘿笑道:“我以为是谁胆敢拦我,却是你这头大蠢熊!你虽然比你后面的小子强上一些,我倒也不介意你们俩联手对付我。”
我露出慌张的神色,心中暗骂,竟然又是这一套。
原来是校长公布了这次本校参加七洲八校联合举办的宠兽大赛的选手名单,“兰虎”二字赫然立在榜尾。正如风柔所猜,名单上是本校公认的前十名宠兽战士。
“恭喜你了,别愁眉苦脸的,能够参加宠兽大赛可是很大的荣耀呢,多少人羡慕你,想参加还没机会呢。”风柔打趣我道。
小犬狼不像我心中有烦心事,只是步履沉稳地跟在我身边,那条受伤的后腿也显得矫健有力,如果不和别人打斗,丝毫看不出这是条受伤的腿。
唯一令人觉得不协调的就是处在名单最下方的我了。十个人中只有我替换了本校十大高手中的最后一名,成为参赛选手。
柳远藤没想到我没有争辩,只是用了那两句话来回应他,把他比做一只完美的苍蝇,他不由得气得直哆嗦。他见我们无视他的存在,自顾自地离开,顿时压抑的怒气喷发出来,勃然大怒道:“站住!”
柳远藤忽然出人意料地扫开满脸阴霾,哈哈笑道:“我只不过仰慕兽王的威名,想要和他切磋一下。既然凡兄误以为我是猖狂,小弟就向三位道个歉。”说着当真向我们三人道了歉,接着转身离开,道:“各位,咱们宠兽大赛上见。”
他突然怒喝一声,几步走将过来,一抬手,一拳快若流星地向我打过来,劲风四溢。上一次被他莫名其妙地制住不算,这一次才算是真正的交手。他一出手,我便知道自己论暗能量是低了他几分,不过却不是没有一拼之力。
柳远藤也不在意,又道:“我知道你是贵校宠兽杂志社团的一员,听闻你们最近正在做一个关于宠兽大赛前各校实力评比的专题,我愿意提供一个机会让你们做个采访,了解一下我古澳洲大陆新人类学校的实力。”
柳远藤为之愕然,显然风柔的牙尖嘴利、善于机辩却是他没有料想到的。他的脸色变了变,似乎想要发怒,但最终还是恢复了正常,只是神色中有些不大好看。
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够像雷欧、凡奇那样强大的,即便面对面地对上雷欧,我虽然十有八九会输,但也不见得会怎么惧怕。
待我向校长学会了破解的方法后再好好地教训他。
说完,我便低声对风柔道:“咱们走。”我和风柔兀自从他身边擦肩而过,也不理他脸色有多么难看。
我另一手赶忙运起“能量刀”,一刀迅若雷霆地斩下,紫藤被锋利的“能量刀”斩成无数段,掉落下去。
风柔倒是神色清冷,并没有要答应他的意思,倒让我松了口气。
我见气氛激烈起来,暗暗欣喜。
柳远藤嘿嘿一笑,身体一动,就欲再抢到我面前来,却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
我自惴惴不安,风柔已经开口了,她悠然自得地道:“古澳洲大陆新人类学校确实实力非凡,不过我并不觉得我需要了解,不知道作为贵校第一高手的你,是不是敌得过我们学校的第一宠兽战士凡奇?”
我叹气道:“他再怎么厉害,也不能在一个月时间内把我提高到和凡奇同一高度,暗能量低微去了也是丢人,我只有尽力而为,尽量不要太快被对手给打败。”
风柔一双美目异彩连闪,双眸中透出坚定的神色,望着我道:“我认识的兰虎可从来没有这么气馁过。神鹰城的宠兽电子大赛中虽然是小规模的比赛,但是也有好几个厉害的家伙,像你碰到的雷欧、小孔雀、杜宇都是暗能量比你强的人,你也从来没有沮丧过,最后还是击败了他们。在新联盟飞船上更是高手众多,你也没丝毫惧怕。怎么就怕了七洲八校的那些还未毕业的宠兽战士了呢?”
说着话的时候,他手上的紫藤似乎为了增加他的气势,缠绕在他手上和前臂上,像是无数条小紫蛇一般在空中飞舞涌动,怪异得很,也骇人得很。
凡奇站立在蝎背上像是一尊魔神,目光阴鸷地盯着柳远藤。我奇怪地望向他时,他的眼神却透露出笑意,似乎在安慰我不要担心。
柳远藤骇然转头,只见凡奇踏在一尾巨蝎身上,巨蝎挥动着两只螯肢,嘴中发出刺耳的“吱吱”声,张牙舞爪颇为骇人。
我一面责怪着校长,一面急匆匆地往回走。名单一公布,就成了全校的焦点,我这么大大咧咧地走在路上,让有些人看到,还以为我是傲慢自大。先不说别人,原本应在参赛名单中的那个排名第十位的宠兽战士,现在被我顶替了名额,一定会来找我麻烦。
风柔道:“校长做事一向都是很稳健的,既然他让你参加大赛,又要亲自指导你,一定有他的道理。你不用担心,校长是七大洲里少有的高手,有他的亲自指导,你的暗能量一定会一日千里的。”
柳远藤捧着鲜花,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望着风柔道:“美丽的小姐,我可以邀请你共进晚餐吗?”说完,他的一双贼眼就一眨也不眨地望着风柔。
我脸皮没那么厚,心中暗怪校长非要把参赛名单公布到这么显眼的位置,一边忙转过身挤出人群走远了。
柳远藤冷笑连连,仿佛真的不在乎我和雷欧联手。我不禁猜测这家伙刚才同我拼斗究竟用了几分实力。
我站定,面无表情地望着他,内里却在暗暗积聚暗能量,防止他像上一次那般,无声无息地突然将我制住,那就尴尬了。
唉,要是能得到卓风的亲自教导,也许我能够更快体会到“破风斩”的精妙之处,可我知道这只是妄想罢了。
它渐渐地成为“盘龙劲”中特殊的一部分,它和我的本源暗能量既相互融为一体,又彼此泾渭分明。不过由于这是一种温和的暗能量,而且在我意识的调动下也格外温顺,所以我将它保留了下来,并没有刻意将其炼化成我的本源暗能量。
做好了一切,我才有一点闲暇进行回想,刚才的情形其实非常恐怖。“破风斩”在宠兽电子大赛中施展和在现实中施展确实有很大的不同。
少主哂笑道:“能进入最后阶段的这几人,哪一个人背后不是拥有很大的力量,你这样不是逼得他们联手对付我们吗?他们中背景力量最弱的就是兰虎那小子,但是也有仙师李圣在背后支持。父亲大人告诉过我,现在还不是出手对付那些大战后幸存下来的老家伙的时候。最好能够拉拢联合他们中的一部分,我们就有更大的把握推翻联邦政府,建立一种真正的强者为尊的新秩序。”
没想到躲在这里修炼植物系暗能量,竟然令我鬼使神差地听到这番话,我心中的震撼无法用言语形容,以至于我在心神激荡下,没有听清他们接下来说的话。不过我听到的这些话已经足以令我惊骇不已了,没想到新联盟居然插手到这种级别的大赛中,可见其神通广大。
沙漠中绿色植物有限得很,也难怪在我来到这布满植物的地方后,体内的绿色暗能量如同孩子般兴奋起来,隐隐透露出喜悦的情绪。当然暗能量是不会有情绪的,只是它的反应令我联想到了这种情绪。
吸收了这些外界的植物系的暗能量后,仙人掌宠兽的绿色暗能量迅速壮大起来,再经过我有意识地一番凝炼,原本只是一条细线般的淡淡绿色,顿时变得绿意盎然,细线也变成了粗线。
当我随着猴子的叫声来到领地的终点时,骇然看到大大小小数百只猴子将一片并不大的山腰处的开阔地围了个水泄不通。猴子们情绪激动地尖声叫喊着,显得十分暴躁。
剩下四人中,“银虾”方冰我不熟悉,无法判断其真实情况。柳远藤、杜木干都有嫌疑。凡奇虽也有嫌疑,但是因为我知道凡奇的父亲是位比较有名且性格正直的前辈宠兽战士,所以也排除了凡奇是所谓少主的身份。
卓风前辈早就归隐了,不过也许等我从宠兽学校毕业后,会有机会找到他。
从他们的对话中,我可以判断这位身份尊贵的新联盟的少主必然是进入大赛最后阶段的八人中的一个,否则他不会一再说“七人的资料”,这是因为他排除了自己,故八人被他说成七人。
“盘龙劲”在我全身暗能量胜利会师后得到了很大加强,现在的“盘龙劲”已经隐约有了龙的模样。不但身躯长大了不说,而且身上的鳞片也看起来更实质化,龙腹下还长出了稚嫩的龙爪,最大的变化就是龙首了,两根肉质龙角微微凸出,龙的面部也隐约成形,两条龙须垂在颔下,一条绿色细线从尾部一直延伸到龙首,在微微启开的龙嘴中,一颗蒙蒙的绿珠散发着清凉气息。
蒙蒙的雾气笼罩着山坡、森林、溪流。穿行在薄雾中,有种亦真亦幻的感觉,令人兴起探索的欲望。
我的速度很快,虽然视野被雾气所阻,但是我的直觉总能抢先一步令我察觉到下一个位置的地理环境,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就好似我的思维也长出触手探出了体外。
略有些低沉的声音在离我百米外响起,也许是怕被人听见,所以声音压得很低,听对话应该是有两人。由于我的听觉特别灵敏,所以把他们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全收到耳内。
“吱吱。”突然耳边传来猴子愤怒的刺耳尖叫声。
我立即判断,这三个家伙一定在这几个月有了奇遇,否则不可能暗能量一下子提高这么多。因为它们吸收暗能量过多,而又不懂得转化,所以由内而外体现在它们外表的变化上。
借助小虎的扫描我发现,三只猴宠级别不变,但在短短数月间战斗力竟然由之前的三百升高到一千,这种变化简直可以用奇迹来形容。
我望了望天,天色只比刚才亮了一些,我本以为破除鬼佬的禁制用了很长时间,原来只是一小会儿而已。
我的暗能量充盈无比,远远超过了此前最鼎盛的时候,而且左手的伤势也正在快速复原,若抛去刚才听到的阴谋不论,我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以雷欧的性格来说,他的可能性也很小,可以排除。
突然一种玄妙的直觉告诉我,正有人向这边走来。
只是吸收了仙人掌宠兽的暗能量后,连“盘龙劲”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不知道会不会对“盘龙劲”有什么影响。
我能够感受到绿色暗能量每次通过我左手的伤口时,神经都会传来轻微痒痛的感觉,这正是伤口在复原的征兆,没想到绿色暗能量竟对疗伤有奇效。
进化后的小虎可以在我休息的状态下自主助我调理气血、经脉,因此我虽然酣睡了一夜,没有冥想修炼,但是第二日醒来,昨天消耗了的暗能量又都补了回来。有了小虎的这个功能,只要我每天休息的时候带着它处在合体状态,我修炼一天便等于别人修炼两天。
因为意外听到那段对话,知道新联盟准备暗中对付这次参加大赛的选手,尤其是七位进入大赛最后决战的选手,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找了一处更为隐蔽的地方放出小犬狼,才能放心地开始沉静心神,全力破除剩下的数道禁制。
我就这么边胡思乱想边向前行进着,一落下便利用脚部的力量弹起,如松鼠般在山涧中跳跃着。
我现在的暗能量水平和肉体的强度都远远达不到施展“破风斩”的要求,只要想想刚才周身器官都有“蠢蠢欲动”的感觉,我甚至有些后怕,自己刚才如果继续推高速度,我身体部分器官恐怕会因为承受不了太快的速度而崩溃。
山中的雾气要比外围散得迟一些,所过之处的植物的茎叶上都沾满了晶莹剔透的露珠,再加上淡淡的雾气,给人一种如误入仙境的梦幻感觉。
阳光终于从高空中射下,驱散了漫天的雾气。
且不说古亚洲大陆宠兽学校之隐蔽,外人根本想找也找不到,否则上次新联盟的东方首领李查也不会冒着莫大的危险跟踪我和罗兰阿姨,想要探出宠兽学校的确切位置。
我停止了吸收暗能量,转而开始凝炼刚刚吸收进来的绿色暗能量,绿色暗能量以经脉为通道,流向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包括四肢百骸。一种凉凉的、通体舒泰的感觉传遍全身。
当然那人也不会是我,那么剩下的五人中必有一人是“少主”了。
我倏地一震,自己不知不觉来到了猴子们的领地,脑海中马上浮现出几个月前在这里修炼时,时常来到猴子领地偷野果吃的情形。不知道那三只猴王怎么样了,是不是还懒懒地躺在一边,享受着小猴子们的忠心服侍?
我暗抽了一口冷气,自己实在是太莽撞了,卓风作为数十年前顶尖宠兽战士之一,他的成名绝招又岂是这么简单一学就会的,否则怎么能称得上“绝招”呢?
“破风斩”虽然不是新人类武技中威力最大的招式,但是想想吧,那种打破速度极限的超速度,以现在的年轻一代宠兽战士的实力,谁能躲得过去呢?可以说只要我能够掌握这招“破风斩”,我就具备了更强的实力,足以对付隐藏在我们八人中的那个敌人。
短短时间内,绿色暗能量迅速壮大了三倍。没想到植物系暗能量是这么容易修炼的,我大喜之下,干脆留在这里继续吸收暗能量。
“你马上把这份绝密名单交给我父亲,不可有丝毫延误。”声音很低,语调却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威严。
我落下后向着猴子们的领地攀爬过去。
但是这样快的速度想要停下来,确实很难一下做到,情急之下,我纵身跃起,身体划过一道弧线向远处“飞”去。虽不是真的飞起来,不过由于“盘龙劲”的作用,我的身体变得很轻,倒是可以利用这么快的速度滑翔一段距离。
我干脆找了一处草木茂盛的地方坐了下来,四周长长的青草将我的身形也隐藏了起来。
我强忍着一睹他们真容的念头,隐藏在草丛中一动不动,生怕一点细小的举动引起他们的怀疑。我心中也有点庆幸,今天没有将小犬狼放出来,否则不但听不到这两人的对话,还会遭到两人联手打击。
激动之下,我紧紧握住双手,却忽然发现这个动作竟然没有牵动左手的伤口产生疼痛感。我下意识地望向左手,左手的伤口不知在什么时候痊愈了,一层新嫩的皮肉补上了伤口,皮肉下透出淡淡的绿光。
少主语气轻了点道:“我知道你的忠心,所以才让你来做这件事,但是这件事非常重大,你绝不可有半点差池。这份名单不但有这七人的个人资料和背景情况,还包括了其他所有参加大赛的七十二人的详细资料。”
我惊喜地发现,自己的暗能量在突破了鬼佬的禁制后,竟然又有长足的进步,比往日充沛了不少。微一错愕后,我马上就想到,这种进步的原理恐怕和我穿重量服攀山来修炼一样。
推论的结果是,只要我的速度能达到“破风斩”的要求,我自然可以在现实中使出这威力无与伦比的杀招。
这也难怪柳远藤一时无法解决三只猴宠了,不过他为什么不合体立即赶走这三只纠缠他的猴宠呢?要知道他合体后,战斗力至少可以提高一倍啊。
破除了禁制之后,“盘龙劲”如龙入大海,在我全身经脉中畅游,活力十足。我的速度也随之逐渐推高,突然一个骇人的念头在我脑中电闪而过。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送名单的那人必定是这次从别的新人类学校过来的老师和裁判中的一人。但是这人的确切身份却难以猜到了。
只是想想掌握了“破风斩”的奇妙感觉,就足够让我兴奋的了。
时间尚早,我又很久没有体验过在山中飞速奔跃的快感了,因此兴致大起,手脚并用,像一只最灵敏的大猴子般向山顶攀去。
如果让这种组织推翻联邦政府建立所谓的新秩序,我不知道地球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我定要尽自己的全力不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究竟是谁瞒过了所有人,成功地进入最后阶段了呢?听他的声调,应该是男性无疑,那么便可以排除八位选手中的两位女性。李秋雨和云莲应该是清白的,与新联盟没有任何关系。
我念头一起,有意识地推动经脉中的“盘龙劲”更快速地游动起来,我的速度也逐渐增加。当我左手传来疼痛之感时才发觉,因为我只顾增加速度,忘了给自己增加一些保护措施,身上被四周的山石和植物的枝叶蹭出很多伤口来。再加上速度太快,与空气的摩擦也令体表的皮肤迅速升温。左手的伤口也因为承受不住极速带来的压力而迸裂,这才让我意识到情况不妙。
“少主英明,小人就没有想那么远,只想着帮少主完成大首领的任务。”
“笨蛋!”少主冷哼一声骂道,“打败他们需要你们出手吗!‘风之无形’虽是我必得之物,但我却要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打败这七人,我要让每一个新人类都知道,我才是新生代第一宠兽战士。”
我心中纳闷,除了我还有谁这么早到这里来?要知道这个时间只是天刚亮而已。我正要起身看看是不是我认识的哪位参赛选手,突然一句话传进我的耳内,令我打消了站出来的念头。
另一人马上谄媚地笑道:“少主果然光明磊落,让小人佩服万分。那这七人该如何处置呢?等大赛后,将他们全部抓住杀了,令这些人不能阻挡我们新联盟大计?”
而它们脑袋上的那撮毛也更加招摇,金色的就如同黄金一样耀眼,青色的就像在脑袋上长了一撮青嫩的绿草,黑色则如夜空中的宝石。
从我进入宠兽学校开始起,新联盟就阴魂不散地一直跟在我身边,做尽了坏事,所以我对新联盟绝没有一丝好感。
天始亮未亮的时候,我便又出了学校,向着昨天的地方行去。
一种舒适而又懒洋洋的感觉传遍全身,我躺了下来,放开身心去感受四周各种植物的生命。植物系的暗能量忽然脱离了“盘龙劲”,在我经脉中欢快地流动着,环绕周身的植物系暗能量似乎受到召唤般开始向我涌过来。
因为高压电的创伤破坏了皮肤的内部组织,恢复起来比较艰难、缓慢,但是绿色暗能量却似乎刚好对这种伤势有特殊效果,分出一条条肉眼难以察觉的极细的绿色暗能量线辅助本来难以愈合的组织以最快的速度再生。
我转身离去,我要抓紧时间赶快寻找一处安全的地方,放心地破除体内剩下的鬼佬的禁制。
剩下的三人中,究竟谁才是“少主”呢?这令我难以判断。
以我对三只猴王的认识,它们绝对不是柳远藤的对手,现在竟然令柳远藤吃了一些亏,从柳远藤受的伤可以看出,他一时间拿三只猴宠没有任何办法。
既然神鹰城的宠兽电子大赛里的人物是按照现实中的宠兽战士们的实际资料用电脑模拟出来的,那么卓风的“破风斩”就是确确实实存在于这个世上的,是可以在现实中施展出来的。
这条绿线是我从沙漠中仙人掌宠兽身上得来的,属于植物系的暗能量,虽然被我吸收的植物系的暗能量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但我的本源暗能量却一直未能将其同化,由此可知这种植物系的暗能量是多么坚韧了。
这数道禁制虽然只是冰山剩下的最后一角,但是因为都设立在极为重要的位置上,我也不得不小心对待。经过漫长的时间,最后一道设置在我丹田一侧的禁制也被我破解了,全身的暗能量终于融会贯通,形成一条汹涌的暗能量流,数次循环后,最后重归丹田中。
这是仙师李圣的“盘龙功法”,校长说,龙完全成形时,也就是“盘龙功法”大成之时,不过看来我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到达那个境界。
不过好景不长,当我的绿色暗能量吸收到一定程度后,吸收的速度就不断地下降了。我猜到可能是经脉内能容纳的绿色暗能量已经饱和了,所以再无法吸收更多植物系暗能量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思维是一种无形无质的东西,比暗能量更令人难以捉摸。暗能量虽然也是无形的,但是用心去感受,你仍能“看见”它们是一个个极微小的暗能量粒子,仍是有质的。
三只猴王就是猴群中最强的三只猴宠,体形很大,比普通的猴子要大一倍不止,且动作也相当灵活。三只猴宠不知是不是相处时间长了,竟然还懂得配合,分别从三个方向攻击柳远藤。
也许我无法阻止他们与其他几位选手的背后势力相联合,但是我可以尽力阻拦“少主”夺得神剑。听他们俩对话的语气,可知新联盟对这柄神剑非常看重,有势在必得的意味,只要我打败其他选手获得冠军,神剑自然为我所得,等于间接破坏了他们阴谋的一部分。
我原来已打算带着受伤的手参加第一场大赛,没料到绿色暗能量给了我意外惊喜,现在外伤基本上已经全部愈合了,剩下的就是左手内部受伤害的组织,以现在的愈合速度想必到明天一定可以完全恢复。
而且就算知道宠兽学校的确切位置,想要混进来也是十分困难的,因为宠兽学校内的每一个人的身份都是经过确认的,陌生人根本无法长时间待在宠兽学校而不被人发现。
当两人逐渐远去,脱出了我感知的范围后,我才从藏身之地走了出来,下意识地望了一眼两人离去的方向,匆匆地赶往丛林深处。我必须尽快突破鬼佬在我身上留下的三处最后的禁制。
一天有两个惊喜,今天的收获不错,而且就算以后再碰到鬼佬这种禁制的东西,我都有相当的应付手段了,不会再那么轻易地被制住了。
我忽然想到,那个以下人身份自居的新联盟的人是怎么混进宠兽学校里来的呢?
感受到这四周的旺盛生机,我体内的暗能量也显得格外活跃,与环绕在身侧的生命遥相呼应。一吞一吐之间,“盘龙劲”中那一条淡淡的绿线愈发翠绿喜人,透出澎湃的生命力。
还好两人心中有鬼,也怕被人发现,所以两人说完话后,很快地离开了。
这两人既然一个是选手,一个是裁判,其中任何一个我都很难应付,若是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对话都被我听到,我恐怕会遭到两人的联手报复,那时别说把这个消息告知校长,就是我自己的性命也难以保全。
趁着这个机会,我赶紧利用“盘龙劲”吸引外界的暗能量粒子制作了一道防护罩,这才渐渐稳定了我全身的状况。
柳远藤是植物系暗能量,我只要能掌握更多的植物系暗能量的特点,与他战斗的胜算就更大。
我看见柳远藤脸色铁青地和三只猴王战斗,其他的猴子们也似乎知道自己的力量太渺小,上去也帮不上忙,于是围在四周高声地为自己的大王打气助威。
另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道:“是请大首领立即抓走这些人吗?啊啊,那时候还有谁能和少主争夺大单-色-书赛冠军,那柄‘风之无形’神剑自然就是少主的囊中之物,大首领交代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不过我的暗能量是可以探出体外的,我在沙漠的时候就研究过,还创出一种简单有效的功法,可以用最省力的方法阻挡外界的恶劣环境,比如高温、射线、风沙等。
当我穿过猴子们的外围领地山枣丛时,惊讶地发现居然一只猴子也没有,我心中忽然有种不安的感觉,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