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章 意外的决定

雨魔网络玄幻

凡奇呵呵笑道:“你既是兽王,最近又因为在神鹰城的表现声名鹊起,自然已经被他认定为必须要打败的目标。鉴于你的年龄,他未必能够在宠兽大赛中碰到你,所以他才想在大赛前激你动手!”
校长示意我在他对面坐下。校长微笑着望着我,道:“兰虎,经过全部评委的投票,我们决定破格让你参加此次宠兽大赛!”
我诧异地望着他,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出现。他转过头向我莞尔一笑,道:“他就是故意用话想激你出手,你一旦先出手,他便有了口实。说实话,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
老人们神态都很祥和,当我进入的时候,众人的目光一瞬间都集中到我身上,令我有些坐立不安。
这次的大赛一定给了她很大压力,我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腿,道:“你的导师让你参赛的目的也只是让你历练一下。比赛中,万一对手太强,你就认输好了,这也没什么好丢人的。毕竟一山更比一山高,谁也不敢说自己是最厉害的。”
校长的话一说完,我眼前顿时如拨开了漫天阴霾,满心欢喜。一直以来我都担心校长会要求我参加宠兽大赛,现在校长在几位评委面前一口否决让我参加宠兽大赛的提议,其他几位评委想必也不会强人所难,校长都不答应,他们还会有什么话说?
其他几位评委表情也都似有所悟,没有人说话。校长让我回去等候消息,后天将会公布本校参加此次宠兽大赛的名单。
我不解地望着他离去,心中发出怀疑的声音,难道我以前都看错他了?他如果想对我不利就不会来警告我,并且告诉我柳远藤的身份,借柳远藤的手来报复我不是更好吗?
我叹了口气,一时间也弄不清凡奇的真正用意究竟是什么。
一眨眼时间就到了校长说要公布参赛名单的这一天。
“那你……”我望着风柔。
今天刚刚上完下午的历史课,我意外地收到校长的邀请。刹那间我心中闪过不好的念头,校长为什么会突然找我,难道是为了宠兽大赛的事?我心中七上八下地向着校长室走去。
其中一个胖胖矮矮的老者眯着眼道:“资质尚可,暗能量稍显弱。”
我在脑海中幻想着两人战斗,令人惊心动魄的场景。凡奇忽然望着我道:“他的宠兽是一株罕见的植物系宠兽,据说合体后拥有操控植物的能力,不过他的宠兽本体谁也没有见过。他是个非常难缠的家伙,在你的力量还不足以与他一拼的时候最好离他远点。”
邱雷道:“他们两人都是这次夺冠的大热门,十有八九不会在赛前大动干戈,便宜了别人。不过柳远藤这么猖狂,明目张胆地找你挑战,凡奇如果不理也显得他太胆小了。”
柳远藤神色一正,道:“真正的强者是不会躲避敌人的,只有弱者才会像老鼠一样躲避自己的敌人。兰兄身为这一代的兽王,胆色竟如此不堪,实在令我失望。不过无论如何,我都将会在大赛中打败你,我将向世人证明,我柳远藤才是最强的宠兽战士,而你,将是第一个被我打败的可怜虫!”
我搔了搔脑袋道:“当时我只是想着为邱雷赚点钱,所以参加宠兽电子大赛,并没有想过什么表现之类的东西,不过在大赛中结交到几个好朋友让我感到很满意。”
校长说完,转过头望着各位评委,道:“人你们已经看到了,各位评委可以思考一下,在明天做出选择。但是我先申明一下我的观点,如各位所看到的,我们这位小兽王虽然拥有众多的品质和天赋,但是并不符合参加大赛的条件,过早地让他接触强者是一种拔苗助长的行为,所以我将投反对票,否决兰虎加入宠兽大赛的决定。”
校长望着我激动万分的样子,悠然自若地道:“鉴于你的修炼还只处在二年级的水平,除了参加后天开始的选手集训外,在大赛前的这一个月内,每天晚上我还会对你进行特训,在短时间内最大可能地提高你的力量。”
我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坐在他旁边的一个红光满面的老者道:“王老说得不错,小家伙暗能量稍微弱了点,不过以他的年龄来看,还算是不错的,但是以他这个级别的暗能量参加宠兽大赛未免过于勉强!”
我好奇地问:“都有哪些学校来参加?”
我感激地望向校长,校长淡淡地向我一笑。
“什么?”我没反应过来,反问了一句。
“千万不要上了他的当!”突然有人在我耳边道。
我一踏入内室,就看见了几个陌生的客人或站或坐地待在屋中。我偷偷扫了一眼,一共有五位客人,每一个人都像校长这般已达花甲之年,但是看起来俱都精神矍铄,似乎正是老当益壮的时候。
校长引着我在一个位子上坐下,还给我倒了一杯果汁,然后转过身道:“他就是兰虎,刚刚升到二年级。”
我刚一出门没走几步,就看到了多日来我最不想看到的一个人:柳远藤。他孤身一人靠在一棵树下,正似笑非笑地望着我。
我苦着脸道:“希望不会这样,我才是二年级而已,离最低参赛资格还差一年呢,希望那些评委老人家会放过我这棵幼苗。”
她微笑道:“现在就开始正式采访了,你要老实地回答问题哦。”
凡奇嘴角扯出一抹古怪的笑容道:“他可是鼎鼎大名的人物!”
我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说完后,凡奇告辞离开。
风柔叹气道:“哪有你这么回答问题的?算了,还是我帮你修改一下吧。第二个问题,可以透漏一下你结交到的几个好朋友的姓名吗?”
小金丝猴宠显然对用自己的尾巴钓鱼情有独钟,且乐此不疲,这从它的神情中看得出来,它扭动着自己的尾巴,恋恋不舍地望着河中的鱼群。我不由得又想起当日在冰湖上,三个小家伙合作捉鱼的事。
我强笑道:“不论是谁,如果遇到有人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用柳兄的方式来交朋友,我想都会溜之大吉的吧。”
她忧郁的双眸中突然透出个狡黠的笑容,道:“别忘记了,你可是兽王,宠兽大赛有兽王参加才算得上盛事啊。何况你在宠兽电子大赛上的表现比我还要优秀,在某些人的眼里是可圈可点呢,你比我有更大的机会参加这次大赛呢!要加油哦!”
风柔抿嘴轻笑,道:“我们继续吧。嗯,你对兽王红色军团是怎么看的?你会不会觉得她们给予你很大的力量和信心?”
我和风柔在一棵柳树下坐了下来,风柔给了小金丝猴宠一个栗暴,将它抱在怀中,望向我的双眸在长长的睫毛下露出羞赧的神色。
“什么?”我讶道。
我也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道:“真没想到你就是兽王红色军团的那个背后黑手,你回去一定要告诉那些女孩们,下次千万不要在吃饭排队的时候邀请我插队。”
有了战斗的想法,我的鲜血愈发地沸腾起来,战意逐渐高昂,思想反而更加清晰,我感受到体内的暗能量在不断地提升,我犹如一座火山在为爆发积蓄着力量。
我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向他打了个招呼道:“竟然又见到柳兄。”
今天一下午的促膝长谈中,风柔不小心透露出她就是兽王红色军团的组织者。所以我忍不住将今天在食堂发生的事告诉了她,顺便抱怨了一下。
邱雷道:“不错,一山不容二虎。何况这里是凡奇的地盘,岂能容他这么嚣张?我想凡奇不久就会有动作的。”
风柔道:“具体情况我们宠兽杂志还没打探清楚,不过雷欧似乎是古南美洲大陆新人类学校的参赛选手,小孔雀则是古欧洲大陆学校的参赛选手。”她顿了顿,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接着道,“听说因为这次参赛的学校过多,由几个学校联合组成的裁判委员会决定缩减各个参赛学校的选手名额。每个学校只允许有十人代表参加这次大赛。”
“我好像以前并没有见过他。”我疑惑地道。
我出了校长室,多日来影响着我的阴云一扫而空。全世界尚未毕业的最顶尖的宠兽战士都将齐聚本次大赛,我的水平至少还需要两到三年的修炼才能和他们抗衡,我可不想被他们打得惨兮兮的,在心底埋下失败的种子。
“开始吧。”她道。
“噗!”我差点一口把果汁给吐出来。我只是因为紧张所以才习惯地喝着果汁,来降低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的心情放松而已,跟勇敢完全沾不到边。
“你虽然在神鹰城的大赛上一路过关斩将,但事实上,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真正厉害的家伙,就像雷欧,你就很难赢他。如果换作少城主和你对阵,你肯定只有招架之力。”
“哈哈!”柳远藤得意地大笑起来,笑声中又似乎带着不屑的意味,“兰兄的意思是害怕我了?”
我停下脚步,叹了口气,转身向他走去,心中慨叹为什么我总是会碰见他,至今邱雷也没有查到他的资料,我更没有想到破解他的特殊能力的方法。
中午的丝丝暖风悄悄从我们身边吹过,融洽的气氛中,我和风柔促膝而坐,开始了采访。
我颓然道:“这段时间我只有尽量少出门了。”
风柔秀眉轻蹙,想了想道:“好像会有来自七大洲的八所新人类学校代表参加这次大赛。对了,你的好朋友雷欧和小孔雀都会来参加这次大赛呢。”
风柔仿佛很满意我震惊的反应,嫣然一笑道:“是啊,就是数校联合评委组织啊。因为你在神鹰城大赛上的优异表现,他们很有可能因此而戮力邀请你参加这次盛大的赛事。”
我“咦”了一声道:“你不是都认识吗?”
我吓了一跳,暗能量也如被扎破的气球一下子泄了出去。我马上转过身望着骤然出现在我身边的人,我可能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柳远藤身上,反而忽略了周围的情况。
“什么!”我激动得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
风柔显然是早有准备,拿出一个写满问题的小本子开始逐条问我道:“你对自己在神鹰城宠兽电子大赛上的表现满意吗?或者给出一个评价。”
“我虽然没有见识过学校之间的宠兽大赛,但是光想想,那时全世界最厉害的宠兽战士将会济济一堂,就知道会遇到多少厉害的家伙了。风柔你一定要抓紧修炼啊。”
“对呀,”风柔一脸轻松地道,“如果这条规则被确定下来,我是肯定无缘参加这次比赛的,我们学校的十大高手怎么也轮不到我啊。不过这条规则还在讨论中,能不能实施还不确定呢。”说到最后,她的脸色又黯淡下来。
我脚下一转避开了他,向另一条路走去。没走两步,身后传来他的声音:“兰兄,难道你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我无奈地道:“希望凡奇不会置之不理。”
鲜血一瞬间从脚底灌到脑部,我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小看,面对强者的挑战,我的战斗欲望也被点燃,我突然有种马上冲过去与他一决高下的冲动。
我瞄了他一眼,凡奇望向柳远藤背影的目光似乎也包含着战意。
回到了宿舍,我将今天遇到的事情都告诉了邱雷。邱雷道:“你这么一说,我似乎也有点印象,好像听说过柳远藤这么个人,据说很厉害,人也很冷酷,凡是和他对敌的宠兽战士没有一个不受重伤的,曾经因为这件事差点被学校开除,没想到你竟然会碰到他,这下有大麻烦了。”
他说完便没再看我一眼,转身离开,步伐坚定。望着他的背影,我感受到了他充沛的信心和强烈的战斗意识。
听他的意思似乎对柳远藤颇为了解,我道:“你认识他?”
风柔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飞速地在小本子上写下了:雷欧、小孔雀和少城主的名字。她又道:“第三个问题,对于即将到来的数年一度的学校之间的宠兽大赛,你有什么感想?”
穿过长廊,我敲开了校长室的大门,校长亲热地把我请进了里面。
我道:“凡奇也似乎很忌惮的样子,否则也不容他逍遥到现在了。”
凡奇挂着友好的笑容站在我身边,也同我一样望着远去的柳远藤。
我望着她道:“你不是我们学校的种子选手之一吗?你应该比我更有感想才对。对了,最近都没见你去努力地修炼了,你是打算退出宠兽大赛吗?恐怕你的导师不会答应吧。”
风柔显然是想到了我当时的窘迫,忍俊不禁道:“我会告诉她们的,不过也希望你不要拒绝她们的好意。”
“宋老所言不差,”另一个老者悠悠微笑道,“他在神鹰城宠兽电子大赛上的优异表现足以证明宋老所言。且以他弱冠之龄就能够养活两只高级宠兽,这在宠兽战士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凡奇道:“你不用担心,这里是宠兽学校,容不得他乱来。他倘若试探你,你一定要沉住气。只要你不先动手,他便不敢出手!”
我颇为惊讶地点了点头,难怪他的力量这么强大,我原以为他是今年的新生,原来竟是另一所新人类学校的高手。我道:“可是他为什么要针对我呢?”
我胆战心惊地快速瞥了一眼面前的五位老者,心中期盼着他们会做出拒绝让我参加大赛的决定。
“啊!”我心中大叫,心脏顿时怦怦地剧烈跳动起来。没想到,担心已久的厄运终于降临到我头上,希望风柔的话不会一语成谶!不过他们的话语中似乎是嫌我的暗能量弱了点,不够资格参加宠兽大赛,希望他们可以一直保持这种观点。
他似乎感受到我惊讶的目光,转过头看着我,笑道:“我知道因为我弟弟的事情,你对我心存戒心,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做人的原则。你要注意点,他是个非常执著的人,既然他认定你作为对手,他就会继续骚扰你,直到达到他自己的目标。不过只要你在大赛之前不给他机会,他就不会有机会了。”
待他说完,校长望着我道:“不要紧张,我把你叫过来是应各位评委的要求,各位评委是想看看你,以决定是否破格让你参加八校联合举办的宠兽大赛。”
风柔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笔,为难地道:“想想也让人头疼,据说这次将是宠兽大赛开办以来规模最大、参赛学校最多的一次。”
我忽然记起,站在我身边的凡奇也是第一高手!一个是古澳洲大陆新人类学校的第一高手,一个是古亚洲大陆宠兽学校的第一高手,两人如果碰到一起,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某些人?”我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虽然有资格参加这种全世界范围内的大赛是一个宠兽战士莫大的荣耀,但是我还有自知之明,我的级别还没到那种程度,加入大赛只会被强者蹂躏,给我留下失败的一页,所以当我的能力还未到一定的程度时,我还是不希望过早地和那些强者发生任何正面的对抗。
如此十几天的时间悠然度过,我渐渐也适应了在自己身边有兽王红色军团女孩们的存在。而那天找我晦气的柳远藤却意外地很多天没有见到,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或许他已经将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兽王给忘记了。
他嘿嘿笑着道:“兰兄似乎有点不大愿意见到我的样子,我只不过想和兰兄交个朋友,兰兄不用避我于千里之外吧。”
风柔似乎也想到了那日的事情,嘴角露出淡淡的温馨的笑容。
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使人一看便颇生好感,他道:“强者与弱者的区别就是勇敢与变通!除非暗能量过于悬殊,否则谁也不敢声称自己一定能战胜对方。勇敢能使你在逆境中保持着一颗平和并敢于求胜的心;变通能使你在暗能量低于对手的时候用技巧来弥补暗能量的不足。这个孩子还是第一个敢在我们这些老家伙面前从容喝着果汁的人。以前无论是谁,就是罗兰那个丫头在我们几个面前也必恭必敬。我希望能在这次大赛上看到这个小家伙的身影。”
我惊讶地望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好心!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又是为兽王的名声所累!
一直站在立柜前欣赏校长收藏品的一个老者忽然走过来,神态从容自信地道:“你们强大太久了,已经忘记强者的标准并非只是暗能量的多少而已。”老者身体颀长,上肢微微垂在身体两侧,看起来异常灵活,眼神坚定而充满儒雅之气。
我接到了校长的通知,又来到了校长室。这一次校长室中只有校长一人,其他的评委并不在,我心里一阵轻松。
时间渐渐来到傍晚,夜风也变凉了,小猴子早已在风柔的怀中睡着了,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今天的访谈也终于结束了,风柔伸了个懒腰长身而起,梨窝浅浅地向我笑道:“谢谢你的配合,陪了我一下午,希望没有耽误你的事才好。”
我欣喜地道:“真的吗?他们都是哪个新人类学校的?”
……
风柔深吸一口气,绽出一个明媚的笑容,道:“这几天导师都没有来督促我去修炼,似乎这条规则有很大可能被确定下来。其实就算不被定下来也没什么,还有你陪我呢。”
校长走过来道:“不要吓坏了孩子。”众人陆续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我忽然感到突如其来的压力消失了,轻松多了。
凡奇道:“你没见过他并不奇怪,因为他并不是我们宠兽学校的学生。他是古澳洲大陆新人类学校六年级的学生,也是古澳洲大陆最具战斗天赋的宠兽战士。他在四年级的时候打败了他们学校的第一高手后,一直雄踞第一高手的宝座,两年后的今天,想必他比以前更加厉害了。”
我心驰神摇地望着李秋雨的惊艳一剑,似乎她所有的暗能量都集中到这一剑上,故能产生这么大的威力,连空间也变得扭曲起来。她的战斗力数值疯狂攀升。
我忽然想到柳远藤,他的植物宠与最后出现的这株杜木干的植物宠兽相比不啻是云壤之别,不知道他看到这幕后会有什么表情。
邱雷叹气道:“无外乎是柳鞭归属的问题。一半人以为应将柳鞭还给柳远藤;另一半人则觉得应就柳鞭开一个神器认主大会,嘿,见者有份嘛;还有少部分人认为柳鞭应归你,这些人当然是热烈拥护你的红色军团的女孩们。不过大家并不知道校长已将柳鞭还给了柳远藤,而柳远藤又将柳鞭寄存在你这里,而你却已决定将威力无匹的神器送给黑豹女王的女儿。你们这样送来送去,像足了柳鞭是个无用的东西。”
杜木干忽然发出犹若蛙鸣的怪声,那株植物突然动了起来,它那水桶粗的主干好像蛇一般弯折下来,遽然向李秋雨展开了攻击。
突然李秋雨身体歪了一歪,虽然只是很轻微的晃动,但是我已猜到她中了杜木干的诡计被催眠了。以李秋雨的能力,杜木干是很难一直使其处在催眠状态中,但只是这简短的片刻工夫,已足够一个像杜木干这样的顶尖宠兽战士锁定战局了。
我和凡奇正气氛尴尬的时候,李秋雨和杜木干相继从远处走过来。
我质疑道:“李秋雨姐姐固然从容不迫,但杜木干也是依然如故,如同往常般面无表情、淡漠世情。从比赛前的气度来说,两人都是无懈可击,不分轩轾,雷欧你怎么看出李秋雨姐姐必胜?”
依我猜测,定是李秋雨劈出的这一剑有些古怪,不知道用什么独特的手法限制了杜木干的速度,令他无法增速,渐渐被李秋雨追上。
两人战斗力大致相当,杜木干要差上少许,但这并不能影响战斗的胜负。从表面看来两人优劣难分,杜木干予人神秘莫测的感觉,虽然与雷欧一战暴露了他深藏的神秘蝴蝶宠,但他仍保持着强大的信心。
邱雷道:“或许有这个原因,但是你自身的因素才是最主要的。只要看你现在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便知你成竹在胸。此战,若我猜得不错的话,凡奇若干年来在宠兽学校的不败神话将被你改写。”
雷欧先是向我们俩打个招呼,然后兴奋地向李秋雨道:“只看姐姐和兰虎走进来时的从容,我敢说此战李秋雨姐姐必胜无疑,我在这祝姐姐旗开得胜,把杜木干打回老家。”
李秋雨行动犹若闪电,步履轻盈、坚定,哪有一丝被催眠的迹象?
一股紧张严肃的气氛在空气中弥漫。虽然今天是半决赛,但四人中除了我之外,其余三人实力相当,等会儿战斗起来,其激烈程度肯定比之决赛也不遑多让。其他先前被淘汰的选手也都早早在场地周围站好,如此难得一见的高手之间的战斗,众人岂肯错过?
好在有小虎替我扫描到数百幅模糊的轨迹,使我大概推测到他的意图,他是想一击取胜,所以取的是李秋雨的双肩。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场上的变化,谁也没有想到杜木干竟然还有第三只宠兽。若以拥有的宠兽数目来论,他肯定是在场所有人中最多的。
等我和李秋雨到了武道基地,众人都已来齐。
陡然光晕大盛,一阵刺耳的低频声波撞击着我的耳膜。两块翅膀碎片在空中抛飞,接着一道红线溅射在空中。
我苦笑摇头道:“你太高估我了,也低估了他。我是明知胜他无望,故不愿自己陷入一心求胜的怪圈中,我又不是什么英雄人物,败一次两次也没什么打紧。我已打定主意在明天比赛中尽情发挥,不去考虑胜负,所以干脆放松自己,侍弄侍弄我的宠兽,我很久没给它们洗澡了。”
我摇头苦笑道:“我多希望你能看在师兄弟的分上放水。”
我心中骇然,我本身以速度见长,眼睛也因为小隼的关系而更加灵敏,现在竟然难以捕捉到杜木干的行动轨迹,可知他的速度到了何等快捷的程度。以我推测,他现在的速度应该是在场所有选手中最快的了。
凡奇哈哈长笑道:“如果是三天前的兰虎,我说不定就会放水,可是今天的兰虎,我却不敢轻言放水。”
出了寝室,刚转过一个广场正好遇见凡奇。凡奇看见我,立即神采奕奕地向我走来,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欣然道:“兰虎一定成竹在胸,所以看起来气色很好,是否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武器?”
场上的情况因为杜木干召唤出第三只宠兽而急转直下,李秋雨陷入非常被动的状况。既要注意植物宠无处不在的攻击,还要小心翼翼地避开十个杜木干的袭击,不能让他们形成合围之势。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杜木干的胜利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
柳鞭虽说是暂时让我保管,可是以他现在的能力,想要超过一个拥有兽王的新人类谈何容易,他在进步的同时我亦在进步。更何况想要得到叶尾蛇的认可,据我所知,除非他是一个拥有兽王的人,否则是不可能的。
有黑豹女王镇着,柳远藤就别想再以柳鞭作恶。
我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移动,观测两人的变化,当我的目光下意识地扫过杜木干的眼睛时,心中顿时起了一丝波澜。
邱雷笑道:“在我眼中你的机会却是最大的。从你拥有兽王以后,哪一次遇到的对手不比你强大?可是看你现在仍能完好无缺地站在我面前,这说明了什么?”
所有变化在一眨眼间发生,众人似乎还来不及思考,李秋雨的暗能量光剑已经快要挨至杜木干刀翼般的翅膀上。
场下一片哗然,众人都不耻杜木干的卑鄙手段。但是战斗中无所不用其极,谁也不能说什么,我叹了口气,没想到比赛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最被人看好的李秋雨竟然以这种方式落马,令人扼腕。
她话声一顿,又抿嘴笑道:“不过大赛对冠军的奖励真的很让我心动。”想到冠军的奖品,我心内不禁慨然长叹,那柄神剑注定不能归我所有了。数天之内,连续与两柄神器擦肩而过,任谁都会感叹的。
凡奇笑道:“事关宠兽战士的荣誉,怎容得放水?”说完他先一步离开,留下我和李秋雨两人。杜木干也随即目无表情地从我们身边经过。
李秋雨浅笑道:“说实话,杜木干与我暗能量的修为在伯仲之间,所以我和他比的是经验、耐力和应变。两人的战斗就如同两军交战的战场一般,瞬息万变,任何一个完备的计划都无法涵盖整个战场,所以必须根据当时的情况而做出改变。与杜木干一战将是我成为宠兽战士以来最艰苦的一战。胜负已不是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在战斗中突破自己的极限。”
我心中感叹不已,战场瞬息万变,智慧的较量更在力量的角斗之上。李秋雨一定是发现了对方想要催眠自己,所以以身为饵,故意装作被催眠的样子引杜木干来袭,然后再寻找对方的破绽加以反击。
我问道:“杜木干非常厉害,姐姐有没有把握?”
我下意识地垂下视线不忍看到她的惨败,突然场外众人又发出一片惊呼声,似乎场面有了转机。我向场中望去时正好看到她身体奇妙地向左闪了一闪,刚好避开了杜木干迅如闪电的一击。
战斗一开始,谁也没有废话,两人同时召唤出宠兽合体。
柳远藤实与我相差无几,但是他致命的缺陷就是错估我不能与我的宠兽合体,导致他在与我战斗时,使用了错误的战略,过早地消耗了大量的暗能量,而使我得到了宝贵的机会,从而掌握了胜利的契机。
他见我正面否定使用柳鞭比赛,眼中闪过难言的喜色,而在我问他从什么地方知道柳鞭在我手中时,他却一脸尴尬,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我们甫一进入武道基地,就看到雷欧向我们招手,我们随即向他走去。前几天惨败在杜木干手下的雷欧,今天一扫当日颓败的模样,双目精光闪烁,似乎暗能量不退反进,修为更加精进了。
不过与凡奇一战,我休想有此机会。小犬狼这张王牌已经亮了出来,凡奇定会在这两天想好防御措施,不会让我有利用小犬狼战胜他的机会。尤其他的性格一向隐忍、深沉,不会像柳远藤那样狂妄,犯下轻视对手的错误。
当下一夜无言,本来担心会因为压力大而睡不好觉,没想到我竟一夜睡到天明时分才悠然醒来。想起昨夜邱雷说的话,看来真的是因为我放弃了胜负的念头,反而压力大减,故能轻松自在。
杜木干见李秋雨在刹那间神态突然恢复清明就知道不好,待要迅速退后时,李秋雨已经来到他的右侧,明亮的暗能量光剑挟着撕破空气的力度,发出呜咽的响声,向着他的翅膀劈下。
邱雷动容道:“你这种态度正是胜利的关键,心中没有荣辱成败才能进入武道的最高境界。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不过这两天最热门的话题并不是半决赛的事,而是关于柳鞭的。”
杜木干极快地向前飞去,试图摆脱李秋雨这一剑,但是李秋雨速度也非常快,在杜木干身后如影随形,再加上一股莫名的吸力,使得杜木干无法逃脱厄运。
我摇头苦笑,心内感慨,如此罕有的神器,谁不想要?关键这件神器并非是无主之物,我不可能心中无愧地接受这件神器,所以别人当柳鞭是个宝物,在我这里却是个烫手山芋。
接连两天,我都在仔细地揣摩邱雷、风柔两人给我找来的凡奇的相关战斗资料,两人在我研究凡奇的战斗习惯与战斗特点的时候,又已经在帮我查找杜木干和李秋雨的资料,一副认定我必胜凡奇的样子。
雷欧似笑非笑地道:“兰虎,你难道没有注意到杜木干今天没有像往常那般驾御着黄蜂宠飞来,而是走来的吗?”“喔。”我恍然大悟。
我呵呵笑道:“这说明我还有点运道。”
杜木干刚刚眼看无法摆脱李秋雨的光剑,猛地下定决心不退反进,在李秋雨的光剑劈在他翅膀上时,他的另一侧翅膀也在电光火石之间在李秋雨的胳臂上留下了一道伤口。
杜木干竭力想要避开这一剑,但是看起来好像有某种力量将他吸住,使他无法从容面对这一剑,就算是想要在这时候解除合体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场中情况瞬间发生了巨大的转折。杜木干表现出来的速度令李秋雨极为忌惮,故在躲开他的攻击的一瞬间就对他的翅膀发起了攻击。
凡奇哑然失笑道:“在校长破格选你参加大赛时,有很多人都心中不服,不过你现在杰出的表现证明了校长的眼光有多么厉害。在一年前,你还只是个刚入学的普通新人类学生罢了,现在却能够力克群豪,杀入四强,连被看好的夺冠热门选手柳远藤都在你面前落马,由此可知小看你的人是多么愚蠢。虽然你是我师弟,但是在比赛上我仍然会全力出手,因为这样也是对一个宠兽战士的尊敬。”
今天是半决赛开始前的最后一天,我蹲在阳台上悠闲地给小犬狼梳理着身上的毛发,小虎在阳台上余晖中走来走去吸收着最后的太阳能,隼儿陪着它站在阳台上,如同胸怀远大者盯着远方瑰丽的夕阳。
两人谁也没有动,都只是凝视着对方,似乎在用眼神交战。但是我感应到两人都在用一种玄妙的方式试探对方,不动则已,一动必然是雷霆之势。场内场外一片寂静,在场的无不是高手,自然看得出两人的凶险之处。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两人,因为今天第一场比赛是杜木干和李秋雨的,但两人仍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好似去吃早点一样轻松,不由得我不啧啧赞叹。两人到底是经验丰富的高手,越是压力大反而越轻松。
我敏锐地捕捉到场中的变化,原本是李秋雨占据上风,现在却被杜木干以自杀似的大勇气闯出了两败俱伤的局面。
我眼前一花,杜木干已向李秋雨掠去。
我早料到众人会对柳鞭的事展开热烈讨论,故在邱雷说出后,也不怎么惊讶,不过仍有些好奇地道:“他们都在说些什么?”
以杜木干的淡漠,脸上也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的目光扫过人群,在一个角落中看见了他,他表情震惊至极,似乎完全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我叹了口气,把视线转回到场中。
李秋雨合体后与黄蜂战士恐怖的外表截然不同。本来就面貌姣好、身材窈窕的她在合体后更是拥有了天使般的脸孔,脑袋上一对尖尖的耳朵和微启的嘴巴中的两对尖牙更使她美貌中透出股逼人的野性,魔鬼般的身材也更加凹凸有致,散发着无穷的魅力,也引来无数对她深有好感的男性选手的热烈欢呼声。
李秋雨明艳照人地向我走来,嫣然笑道:“你俩是在协商今天究竟由谁胜出会比较好吗?你俩虽是同校,但却不能放水哦。”
杜木干也在随后召唤出第二宠兽,场上顿时出现大大小小十个不同的杜木干,在古怪植物的配合下向李秋雨发起进攻。
我好奇地道:“这是为什么?”
邱雷向着阳台走来道:“你知道学校最近两天什么话题最火吗?”
我转头瞥了一眼雷欧,他表情凝重,似乎已从杜木干的气势上感觉出了杜木干的可怕。
不过即便是他主动将柳鞭交与我保管,我仍不想担上一个觊觎他人宝物的罪名,引人非议。更何况将一只拥有兽王灵兽的柳鞭送给丽丽雅作为生日礼物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雷欧继续道:“他如此做只是想在逐渐接近比赛场地时,不断地调整自己的状态以适应比赛的气氛。更何况,他在两天前与我的一战中已经被逼出了老底,他还有什么资格与李秋雨姐姐争胜呢?”
我讶然望着他,忽然心中产生个奇怪的念头,他之所以和我说这么多话,就是想打探我是不是会在比赛中使用柳鞭。我正色道:“柳鞭乃是柳远藤家传之物,他虽然将其给我暂时保管,但无论我如何厚颜也不会在比赛中用他人之物。不过你如何得知柳鞭在我这里?柳远藤只是暗地里将柳鞭给我,这事除我之外并没有别人知道。”
他的战斗力数值在我眼前快速攀升,比起与雷欧战斗的那天又有了不小的提高,想来他在与雷欧一场恶战后也获益不少。这场战斗恐怕不会如雷欧猜想的那样轻松结束,李秋雨面临的将是一场恶战。
两人同时受伤。我原以为两人可能会偃旗息鼓,进入短暂的对峙阶段,可是随着两人同时受伤,场面反而更加火爆起来。
柳远藤出人意料的“赠”宝行为顿时让我成为众矢之的,拥有一只兽王已经令人羡慕,现在又再得到一只百年前的兽王,如此运气,已不止是让人艳羡,更多了几分嫉妒。
我苦笑道:“凡师兄,别人不知道我,你应该最清楚了。我来宠兽学校还不到两年而已,能够参加这次七洲八校的宠兽大赛,纯粹是因为校长的另眼相看。说实话,在所有参赛选手中,我最怕和你对战。昨晚我差点因为担心今天的比赛而睡不好,不过后来想通了,无论怎么样反正都是输,我反而睡得踏实了。”
我和李秋雨结伴向武道基地走去。
柳鞭虽然为柳远藤所有,可是他并非什么善良之辈,所以我并不希望他获得柳鞭,要知他力量越大便危害越大。现在他既主动将柳鞭送于我手,我就再将柳鞭转送到丽丽雅手上。
古怪植物如同鞭子般雨点似的向李秋雨拍去,结实的比赛场地也犹若被重物击打般发出沉重的响声,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拍裂。
我仍自顾自地精心梳理着小犬狼长而柔软的狼毛,随着小犬狼的长大,它的皮毛开始像缎子一般散发着美丽的光泽。我漫不经心地道:“应该是谁能够在半决赛中胜出进入决赛吧。不过我们剩下的四个选手中,我的机会是最小的。”
感受到他强大的自信,我也受到感染,凡奇未必就是不可战胜的。他虽知我底细,但同样我也深知他的底细。李秋雨听了雷欧的叙述,既没有赞同也没有反驳,只是淡然一笑,似乎真的没有将胜负放在心中。
我心内大骇,马上想起杜木干在合体后眼睛已经拥有了黄蜂宠的特殊能力,现在杜木干的眼睛是一对具有强力催眠功能的眼睛,李秋雨恐怕会在不小心的情况下着了道。我虽然明知其中玄机却不能出言提醒,心中焦急不在话下,只盼她能够早点发现杜木干的诡计。
一株有小孩手臂粗、墨绿色、披着黏液的植物突然出现在场地中央,一出现后就飞快地生长起来,一直长到五米高、水桶粗才停了下来。
李秋雨双手长出尖尖的指甲,双瞳猫眼释放着奇异的光芒,整个人散发出爆炸性的力量。
场外几乎聚集了新人类中最博学的人,但是却无人知道这株突然出现的植物是什么种类,有什么特殊能力,但是从它散发出来的暗能量来看,它一定是宠兽。
两人的攻守交替看得我心惊胆战。如果李秋雨不能破去杜木干的翅膀,杜木干凭借着惊人的高速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想要胜他更是难上加难,所以李秋雨首先就选择破去他的翅膀,使他失去速度优势。
这两人对我的信心,实在比我对自己的信心还要大。看着自己的好友如此热忱,我也不能偷懒,于是振作精神,投入到修炼当中。与柳远藤一战我获益良多,正好利用两天的时间好好进行消化。
比赛很快开始了。众人屏住呼吸,拭目以待即将上演的一场龙争虎斗。
凡奇双眸陡然迸射出神光盯着我道:“光是柳鞭中的叶尾蛇就让我难以应付,何况你还有另一只兽王。”
我心中暗忖,难道是柳远藤告诉他的?但是这似乎并不可能,因为两人关系并不算好,柳远藤也没有必要将一件关系到自己脸面的事情告诉一个不相干的人。我又想也许是邱雷和风柔不小心说出去的,可是这个可能性也很小。
杜木干仍然召唤出最让众人熟悉的黄蜂宠,只不过这次的合体与以前稍稍不同,似乎比以往的合体程度更进一步。他的周身都呈现出黄蜂的体征,黄绿色的条纹布满全身,身后两对如刀翼般锋利的翅膀急速地扇动着,使人有种他随时会以最快、最诡异的方式出现在对手面前的错觉,甚至在他的脑袋上还长着一对节状触角。站在众人眼前的仿佛就是一只人形黄蜂,令我惊叹不已。
杜木干本来就是蓄势待发,现在一出手果然如同猛虎下山般凶狠。李秋雨纵有一身本领,恐怕也只能在杜木干这一击下饮恨了。
夕阳西下时,邱雷回来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