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二章 宇宙航空母舰

雨魔网络玄幻

独孤奇愕然道:“什么事,很重要吗?对我们而言,现在最重要的事是逃走。”
独孤奇随口道:“这些原始晶石经过加工后有很多作用,听说最近梦幻星人研究出一种新的轻型手持武器,这是用它们作为能源。”
我纳闷地道:“梦幻星人找九玄龟珠可以理解,玄龟是他们尊奉的神,但是后羿星人找九玄龟珠干吗?他们都快被灭国了,难道是想给梦幻星人找不痛快?”
这时有两个梦幻星低级战士从我们身边经过,我向那两个家伙露出雪白的牙齿一笑,那两个家伙一愕,随即凶狠地望着我。
独孤奇赶紧拉着我快走两步,低声道:“兰虎,你是我祖宗。你知不知道,在这些低级战士中,向别人露牙齿就意味着挑衅?拜托,我们身在虎穴,你就不能老实一点?”
我们俩一边互相交流着一边向梦幻星人的基地掠去。
对于我们这些新人类和修炼武技的人来说,打开始就想变强,变强后就想变得更强。他之所以说等我们收集到所有九玄龟珠我再作决定不迟,是因为他认为我获得了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后,就会变本加厉地想要获得更强大的力量,那个时候他就不愁我不和他合作对付其他神兽。
我道:“可是他有八万个兄弟在附近的山谷中等我的消息呢。”
我笑望了他一眼,这家伙还念念不忘九玄龟珠被我夺走的事。我问道:“你来这里有一年多了,弄到几颗九玄龟珠了?”
独孤奇气愤地道:“我豁出去了,我陪你去炸动力中心!”
独孤奇尴尬地道:“说实话,开始我也想学来着,但是高等战舰通常都会有专门的高级战士看管,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何况就算得手了,我也不能马上学会驾驶技巧,等到梦幻星人一发现,我就跑不掉了。”
一进去,就是一个宽阔的金属大厅,地面一尘不染,四壁的灯光也将整个空间照射得恍如白昼。
独孤奇也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一拍脑袋道:“我倒是忘了,我的宠兽也是我到了这里差不多大半年后才苏醒的。不要紧,我有个口诀传给你,可以不需要宠兽的同意,就能够暂借它们的力量,不过维持的时间只有五个小时。”
独孤奇充满诱惑的声音在我耳边给我描述着未来的壮丽景象:“我也知道你的兽王被贪狼给改造了,如果它要是能够吸收贪狼的力量,恐怕就会立即成为另一个贪狼。那时候你与兽王合体,天下还有谁能是你的对手?说到底还是你占了便宜啊。你也不想永远被神兽贪狼控制吧,还要受联邦政府那些嫉妒我们新人类的将军的气。”
独孤奇不屑地道:“胆子这么小,还想干什么大事?只不过一千多高级战士罢了,在我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独孤奇忽然笑道:“哈哈,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我说的高级战士根本不是纳娲那一级别的。在梦幻星上有很多智慧物种,其中最强大、最好战、最残暴的一支就是纳娲这种蛙人,实力非常强悍,并且控制着梦幻星的所有物种。在他们之下还有很多物种,同样好战而残暴,但是比起蛙人实力要逊色很多,我说的高级战士就是这些战斗力次一级的物种。最下层的就是蛙人用试管培育出来的智商不高的低级战士。每一个高级战士的水平可以单独对付二十个低级战士,而纳娲他们则是站在塔顶的特级战士。”
独孤奇低喝道:“你不用激我,我在这艘宇宙航空母舰中待了大半年,对这里的情况比你熟悉得多。你想破坏整艘宇宙航空母舰的动力中心那是痴人说梦,这是整艘宇宙航空母舰的要害,守卫森严,就凭你我二人,就是丢了性命也别想做到。”
独孤奇哂笑道:“无论在地球还是在外星,哪里都是围绕着利益在转。梦幻星人只要凑齐了九玄龟珠,就可以通过某种秘法使玄龟再次复活,而后羿星人找九玄龟珠是受到神龙的指示。神龙受重创,沉睡于后羿星地底深处,若是无外力干扰,恐怕怎么也得几百年才能恢复,但是有了九玄龟珠就不同了。九玄龟珠是玄龟一生的生命精华所凝聚,要是落到了神龙手中那是绝佳的补品,嘿嘿,你来这里恐怕也是接受神兽贪狼的命令前来收集九玄龟珠的吧?贪狼万年前被火鸦重创,火鸦虽然被封印,但是贪狼花如此大力气创造出一个虚拟的世界,为什么?”
我摸了摸怀中的两颗龟珠,我并没有他那么大的野心,他想获得最强大的力量然后君临天下,而我只是想有足够的力量保护我的亲人就满足了。
原来如此,我松了口气。独孤奇傲然道:“就算在梦幻星蛙人一族中,纳娲也算得上是非常厉害的,否则我也不至于受了伤,以致九玄龟珠……”
“那么多人?”独孤奇惊讶地道,但他马上明白了其中的含义,兴奋地道:“你是说挑动他们和梦幻星人开战,我们坐山观虎斗,然后偷一艘战舰趁机逃走?哈哈,兰虎你真是太聪明了。”独孤奇搓着手激动地道:“怎么联系他们?我们马上联系他们,八万人,足够抵挡梦幻星人一阵子的了。”
我笑道:“你新联盟家大业大,金钱无数,难道你竟然没有拿飞船练过手?”
等到快要抵达基地的时候,独孤奇倏地停了下来,向我道:“你这样进去太显眼,梦幻星人的宇宙航空母舰中防守十分严密,各处交通要道都有监控设备,你这个样子很容易让他们看出不对。”
我愕然道:“可是它还在沉眠中未醒。”
我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独孤奇道:“在地球排队等着为我驾驶飞船的特级驾驶员怎么也有好几百人,何况我一心修炼,哪有时间学习这个?否则以我的过人天赋,学习这个还不是很轻松的事?”
我也一笑跟上,我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人心的欲望是无穷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就还想得到更多,永远无法满足。
独孤奇站在我身后,迟疑了两秒钟后,才跟了上来,气急败坏地道:“兰虎,你是成心找死!”
两颗龟珠贴在一起后竟发生奇怪的反应,不再烧灼般火热,反而变得温暖,两颗龟珠的生命能量受到了激发般彼此吸引着,形成一个小小的生命场,这使得我也在不知不觉中受益不少。同我一样受益的还有沉眠中的小兽王,我感觉得到它快要从沉眠中醒来了。
独孤奇道:“据我观察,整艘宇宙航空母舰中大概有两万多低级战士,一千多高级战士,还有一万多负责开采晶石的奴隶。”
独孤奇沉思道:“这确实有些难度,没有武器,人再多也不够杀的。嗯,得想办法给他们弄点武器才能让他们撑的时间长一点。”
独孤奇笑吟吟地道:“不错,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等我们收集齐了所有的九玄龟珠,你再作选择也不迟。”
我道:“你当梦幻星人是傻子吗?我们偷了他们的战舰,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们,宇宙航空母舰就如一个巨大的母巢,要想对付两个偷东西的小贼易如反掌,能在远距离瞬间将我们消灭。所以我们首先要干的事是破坏宇宙航空母舰的动力中心和它的备用动力系统。”我斜睨了他一眼,激他道:“你是不是当了一年的低级战士,已经成了人家的奴隶,连胆子也没了。”
我呵呵一笑道:“这才有点以前在地球时的气势。既然如你所说,保护动力中心的高手众多,我们还是不要去碰为好。何况若要破坏这艘宇宙航空母舰的动力中心就得连备用动力系统一块破坏了,否则根本起不到效果,这样成功的可能性太低。若是能找到这艘宇宙航空母舰的控制室,让整艘宇宙航空母舰出现短暂的失控倒是可行的方法。”
我捅了捅他道:“别做梦了,现在这艘宇宙航空母舰还是梦幻星人的。这里大概有几万战士吧,就算我们占领了这艘宇宙航空母舰,你能驾驶走吗?”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道:“一千多高级战士?”若是这些高级战士都是纳娲或者古游那个级别的,我们有多少人也不够他们杀的,何况还有两万多低级战士。
独孤奇咬着牙道:“我的提议是我们偷一艘战舰就溜走。混蛋,我都被你害死了,现在想转头都难了,我们这样走了一半,再转身离开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的。”
独孤奇低声喊道:“你疯了吗?你看看这附近没守卫吧,为什么?因为这里是军营,这里的人全是装备精良的战士,所以不需要森严的守卫,我们可以很轻松地通过,但是储藏室不同。储藏室通往整艘宇宙航空母舰的心脏部位——动力中心,那里有整艘宇宙航空母舰中最森严的巡逻和守卫,而且还有很多高级战士,我们要是走那条路将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暴露。”
我道:“是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别人的心中所想,怀有什么目的,我们总是难以猜透,但是我不管贪狼打的什么主意,我只要清楚我自己该干什么就行了。我没有能力做到让所有人满意,所以我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足够了。”
独孤奇满脸堆笑道:“你就不要瞒我了,你的那个智能机器人可是地球上最高科技的产物,不会连个飞船也开不好吧。”
我们在通道的尽头停了下来,在我们眼前横亘着另一条竖直的通道,运着晶石矿的矿车平缓地在我们眼前的通道中行驶着,上面的晶石熠熠生辉,好看极了。
照独孤奇的话说,你以为是地球呢,到哪都有自己的私人飞船,在这不搞艘战舰开开,那是寸步难行。
我道:“你杀了一个纳娲还受了不轻的伤势,若是让你对付一千多个纳娲,你还有活路吗?”
这关乎我和他的性命,他自然不可能乱说,如果以他的身手都觉得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应该没错。
看着他笑呵呵地赔小心的样子,又怎么能看出一点他在地球上专横跋扈的影子呢?独孤奇这样的人就有这么个特点,得势时张狂无比,失势的时候也知道夹着尾巴做人。
竟还有这么神奇的口诀,我大喜,洗耳恭听独孤奇传授口诀。
我心中呵呵一笑,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我要找的就是动力中心。这下可好,省得我没头苍蝇般到处乱找了。我当下就转过身,向着通往储藏室的通道走去。
口诀别出机杼,非常巧妙,也并不复杂,独孤奇说了两遍,我就记在心中了。按照口诀所述,我开始借用沉眠中的小犬狼的力量,很快我感觉到流水似的暗能量从小犬狼蛰伏处流到我的经脉中,我的身体也很快变成了狼人的样子,模样粗陋,浑身兽毛,两只眼睛闪着幽幽的绿光。
独孤奇得意洋洋地道:“我可是天才,这样的口诀自然是我自己参悟出来的。”独孤奇说到这里,忽然戛然而止,表情有点慌乱,似乎什么不应该说的话被他给说漏嘴了。
独孤奇喜道:“行了,这样保证那些智商低下的低级战士们会把我们误作同类。”
我和他一同向着宇宙航空母舰的一个入口奔跑过去,我问道:“这么奇妙的口诀是哪位前辈教给你的?”
我好奇地道:“你怎么知道我就会驾驶呢?”
我也冷笑道:“有些人自己龌龊,总以为别人都和他一样龌龊。”
我们来到宇宙航空母舰入口处,四个低级战士正守在入口那里。我和独孤奇经过时,他们只是朝我们看了一眼,没有任何阻拦的动作就把我们放了进去。
我一把拉住他道:“我觉得我们应该走通向储藏室的那条路。”
我道:“梦幻星的高级战士很多吗?我感觉高级战士应该是很稀少的,不过区区一个高级战士应该难不住你吧?”
独孤奇道:“鸟人战士在梦幻星上非常罕见,倒是后羿星上有一群鸟人战士,不过战斗力不太高。我怀疑梦幻星高级战士都是由青蛙进化来的,他们变身后的样子与青蛙很像。要是把你弄成青蛙的样子难度很大,反倒是他们的低级战士与我们合体后的样子很像,你不如召唤出你的兽王宠兽合体,和我一样扮成一名低级战士混进去。”
独孤奇嘿嘿笑道:“这些都不重要,不重要,人最重要的是要有目标,有了目标就好。”
我斜睨了他一眼道:“你来梦幻星一年多了,怎么没找个机会学一下这种很轻松的事?”
我看着他,这个家伙的野心不小啊,竟然敢打四大神兽的主意。
我沉思了片刻,忽然心中一动,猜到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神态了。记得他在地球时曾得意无比地跟我说过,神兽火鸦再也不能控制他了,反倒是他可以无需火鸦的同意就能借用到它的庞大无比的力量。如果他没有说谎的话,刚才他传给我的口诀显然就是他在借助火鸦的力量的时候参悟出来的,我心中暗暗惊叹他确实是个天才。
独孤奇笑道:“四大神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万多年了,轮也该轮到我们了。”他亲热地搂着我的肩膀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以前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不快,一笔勾销,我弟弟的事也就算了。最重要的是未来,开创我们的时代,我们要掌握未来就得精诚合作。九玄龟珠总共九颗,我只要四颗,给你五颗。只要我们能吸收了九玄龟珠中蕴藏的力量,我们的实力虽然达不到四大神兽中任何一只神兽鼎盛时期的力量,但至少有它们的六成实力。咱们两个联手再从地底揪出神龙,干掉它,炼化它的神龙珠,然后回到地球消灭贪狼,等我们吸收了贪狼珠的力量之后,我们的实力就绝对不逊于任何一只神兽了。”
独孤奇道:“你也是乘坐单人宇宙飞船过来的,知道在宇宙航行中沉眠了一年后我们的身体是个什么样的情形,能成功活下来就已经很难了,还想和一个高级战士作对?我的状态也是最近才恢复到鼎盛时期。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你难道有什么奇遇吗,修为恢复得这么快?”
我暗暗发笑,独孤奇相当聪明,而且也非常狡猾,不过他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怕死,爱惜自己的性命胜过一切,一旦危及他的生命安全,他就变得没有那么精明了。我道:“如果这八万人有了武器,而且我们能想办法让他们靠近宇宙航空母舰使得梦幻星人难以发挥重型火力武器的优点,我们大有可能占领这艘宇宙航空母舰。”
独孤奇颓然道:“头一年的时间,我都在拼命修炼以求自保,然后花了半年的时间打听到梦幻星人和后羿星人也都在寻找九玄龟珠,梦幻星人总共找到了四颗九玄龟珠,而后羿星人一颗也没有找到。”
我放慢了脚步道:“那你有什么好的提议吗?”
我道:“自然是为了防止火鸦这种凶兽再出来为害世间罢了。”
独孤奇冷笑道:“你太天真了,四大神兽实力相当,任何一只神兽都是星宿之力凝聚而成,贪狼受重创本该马上陷入沉睡以恢复自身实力,但是它却花大力气耗尽仅剩的力量创造出鼎神世界封印火鸦,图的是什么?自然图的是火鸦积累上万年的星宿之力和浩瀚的生命力。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做好事不留名,不图名不图利。”
他嘿嘿一笑,领头向前走去。
我道:“这些晶石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我道:“我发现你不但胆子变小了,而且连幽默感也没有了,真不知道你这一年多受了多少罪啊!”
独孤奇吃惊地道:“控制室我倒是知道在哪里,不过守卫同样严密,而且那附近有两个军营,共六百人,可以在十分钟内赶到控制室,我们的难度同样很大。就算我们成功了,那么短的时间,也难以让我们逃离第五行星。”
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羽毛,迟疑地道:“那我要什么样子进去?”
我道:“他们没有武器,你难道想让他们抄着石头和树枝同那些手持威力巨大的武器的梦幻星战士战斗吗?”
我道:“我有一件事忘了和你说。”
我道:“这个我还需要再考虑一下,眼下,咱们还是先想办法脱离险境。”
独孤奇眼中一亮道:“这种型号的宇宙航空母舰,整个梦幻星也只有三艘,两艘在后羿星战斗,一艘在这里控制第五行星,抢夺这里的能源晶石。若是能抢了这艘宇宙航空母舰,我们就安全了;如果能驾驶它回地球,呵呵,可以轻而易举地灭了古人类联邦政府,由我们新人类主宰地球。”
我笑道:“你的胆子确实越来越小了。”
与大厅相连的有三条通道,独孤奇领着我向中间的那条通道走去,他边走边低声道:“这里通向梦幻星人的一个军营,大约有三百名战士,不用怕,只管往前走就是,没有人会问我们的,他们的智商很低。右边那条通道是通向另一个军营的,左面那条通道通向储藏能源晶石的储藏室。”
独孤奇道:“龙原?你在这里交的新朋友吗?算了,不要管他了,我们现在已经自身难保。”
我道:“我有个朋友叫龙原。”
独孤奇嘿嘿一笑道:“我是不会驾驶啊。”
我道:“你在梦幻星当了这么长时间的战士,为别人出生入死,连架战舰都没混上?”
独孤奇继续道:“我承认你是比较特殊的一个人,但是你不能天真地以为,所有人做事都是带着不求回报的心去做的。”
这人果然自私自利,一听到有八万人就想让别人送死,来争得一些时间让他逃走。
就在我们以为杀死梦幻星人的事件将不了了之的时候,我们的小木屋中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我惊愕地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沉眠中的小犬狼,因为它已经被神兽贪狼改造过,所以只有足够的星宿之力才能唤醒它,暗能量无济于事。
龙原道:“就是两天前你跟我说的那些问题,我回去想了想,果然是我的家传功法出现了问题。现在我已经弥补了我的家传功法中出现的破绽,我有更大的信心了。你是好样的,现在我来告诉你修改后的正确的功法。”
龙原突然怒道:“你说得没错!这帮混蛋数典忘祖,竟忘了自己是后羿星人,甘心当梦幻星人的奴隶走狗!你们怕,老子却不怕,老子不但不怕,老子还要和他们干到底,老子要将他们从后羿星上赶出去!”
龙原气哼哼地道:“这些人早就没有了骨气,甘愿做一个没有家没有星球的流浪者。大不了,我拼死与梦幻星人一战,有什么好怕的?”
在龙原的带领下,尤其是当他的家传功法被完全弥补了缺点后,所有人又都有了极大程度的提高。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是我的功劳,因此对我的态度依然,不过在看到龙原时则多了几分敬畏。
龙原似乎对于我能够屡屡看出他的家传功法中有问题的地方也感到十分惊讶,他似乎不相信据说是他的祖上某个很厉害的大人物创造出来的家传功法会有这么多错误。不过,因为有前面的事例在那儿摆着,他略微有些恼怒地带着我的问题离开了。
其后几天,我就是苦思冥想,改变“九曲十八弯”功法的一些细节,使之更好地顺应这几个星球的能量规则。我使用了正确的方法效果是可观的,我对暗能量的吸收速度要比之前快了三倍到五倍,但是这些暗能量我一丝不剩地全输入到隼儿体内去了。
我道:“他是要我们交出杀死那两人的凶手,还是要把我们全部交给后羿星人?”
龙原虽然自信心膨胀,但不得不说他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不会因为地位的改变而对别人改变了以往的态度。
龙原这次的表情与前两次不同,前两次对我指出缺陷会生出恼怒的情绪,而这次竟然出现了兴奋的神色,好像是要战胜某种挑战一般,兴高采烈地离开了。
我喝道:“选择第一个还是选择第二个,一言可决,你龙原何时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我在一旁旁观,我没有见过更多的后羿星人,更没有见过梦幻星人,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强,最强大的战士又究竟有多强,但是我知道,龙原的修为即便是放在地球也只能算是普通高手。就凭这样的身手,想要带领二十几个人推翻另一个强大的政权,这只是痴人说梦。我看着龙原的自信心一天天地膨胀,总要有人让他从梦中醒来。
龙原在说到强氏兄弟的父亲是某个大将军时,神情也露出一些酸酸的表情。据他说,他的曾曾祖父是后羿星皇族的旁系,所以他才能姓龙,普通后羿星人是不能姓龙的。虽然他们家族没落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皇族的一员。
秃头大汉说完,理也不理龙原夫妇,径直离开了。
龙原振作起来了,但是想要做到某一目标又岂是这么容易的,不说别的,只是强之的武功修为就比他高了一筹不止。
龙原大喝道:“我龙原从来就没有怕过什么,男子汉头顶天,脚踏地,死了也有千斤重。只是,我怕自己没有那个能力。”
我心中松了口气,我要传达的意思很简单,你的家传功法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完美,那么强,这里有很多缺点,换句话说,凭这样一个破绽百出的家传武学功法就想打败梦幻星人简直是痴人说梦。
我道:“若是强之、强盛兄弟俩不答应呢?”
我想了一会儿,暗能量上涌到眼部,两道光华猛地直视龙原双眸,断然问道:“你是想做一个勇猛的战士在战场上与敌人厮杀,直至轰轰烈烈地战死,还是想做一个星球的英雄,力挽狂澜,击退甚至打败梦幻星人?”
“很聪明?”秃头壮汉斜睨了我一眼,哼了声道,“你们好自为之吧,把事情了结了,不要连累别人,否则也别怪我们不把你这二三十人当做同族的兄弟姐妹。”
受到宇宙环境的影响,不同的星球之间总会存在一些差异,这些差异就在于能量规则存在细微差别。我的暗能量之所以恢复缓慢,事实上是因为我对这个星球的能量规则还不熟悉而出现的必然结果。
我道:“我在修炼你传给我的家传功法时,发现了一些问题,想同你讨教一下。”
尤梅神色黯然,轻轻地道:“他们说让我们交出杀人凶手,由他们交给梦幻星人泄愤,并保证不会牵连到其他人,否则他们就会亲自带人上门来抓,把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抓去顶罪。”
一转眼就是半个月过去了,我待在龙原身旁,不时地旁敲侧击,从他的思想上入手,帮他开阔眼界,加深他对各种能量规则的认识。他的修为短短半个月就提高了一倍,学习龙原家传功法的众人的修为也随之水涨船高。龙原非常高兴,同时也更加倚重我。
我打断他道:“没有什么可是!你有皇族血脉,这是你应尽的义务,是男人就不要唧唧歪歪,大不了就是一死罢了,你到底在怕什么?”
对方有战舰,有高科技武器,有充足的能源,正面战斗我们只会死得一个不剩。然而,我的举措似乎却出乎意料地起到了反作用。
我道:“你一个人无论怎么厉害,就算能杀得了十个梦幻星人,一百个梦幻星人,能杀得了成千上万的梦幻星人吗?先把强氏兄弟的条件说出来,我们想想对策。”
龙原脸色尴尬地看着我道:“他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我哑然失笑,我真想告诉他我并不是无鳞人,而是地球人。
龙原眼中不断变幻各种色彩,脸上也显出挣扎的神色,但马上道:“我当然选择第二个,但是……”
又过了两天,龙原再次找到我,这次不仅将我指出的四处缺陷完全弥补了,甚至还自己从家传功法的其他部分找出了两处破绽,指出给我看,并以探讨的口气对我讲述了他是怎么做出修改的。
我淡淡地道:“我刚才在外面也注意到多了几个陌生人,而且看起来武功修为也比较厉害,应该是强之带来的。我想他应该是带人直接来抓龙原的,但是来到这里后,发现我们不但团结,而且功夫似乎都很不错,强行抓人恐怕行不通,所以才临时想出个法子,让我们自己交人,而且不牵连其他的人。这一招非常狠毒,想破坏我们的团结,让大家为了自身的利益和生存,逼龙原大哥自己交出自己。”
我惊讶地看着他,这家伙还真的颇有些武学上的天分,竟然将我提出的那些错误的地方给修改成正确的了,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这也令我生出好奇心来,我想看看他究竟能走到哪步,于是我又装出一副求教的态度,指出了后面的四处错误。
他问道:“我的家传功法中还有什么破绽吗?”
在我再三的催促下,龙原才将事情的大概向我娓娓道来。来的人叫强之,他还有个哥哥叫强盛。据说这兄弟俩的父亲是后羿星军队中某个大将军,不过在与梦幻星人的战斗中不但全军覆没战败身亡,连自己的两个儿子也没能保住,强氏兄弟被后羿星人抓住,扔到了第五行星当猎物养着。
龙原摇了摇头。
我在心里思考着,龙原有种天生豪侠的气质,不愿向恶势力低头,就是落难到这里也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对抗梦幻星人,并且热心救援自己的同胞。这种人自有吸引人的魅力,让人钦佩,但是这样的人宁折不弯,也容易被人陷害利用。
龙原拉着我,唯恐我没听明白,详细而耐心地给我讲述了一遍,然后自豪地道:“没懂的话,我就再给你讲一次。”
我哈哈一笑道:“既然你已知道现在是最糟糕的情况,你还怕什么,还怕会出现更糟糕的情况吗?记住你身上流淌的是皇族的血脉,这是上天给你机会让你重振家族的雄风。”
我道:“强之这次来,代表的是他们兄弟二人,还是代表了这附近的其他所有人?”
我皱了皱眉头道:“这就有些麻烦了。若只是梦幻星人想要杀我们,我们还能周旋,如果这些后羿星人和梦幻星人勾结到了一块,恐怕我们连躲藏的地方都没有。”
自从那天后,龙原就将众人组织了起来,分出两个人每天在四周巡逻,剩下的人分作两拨,一拨人出去打猎,另一拨人在家修炼。龙原是众人中武功最高的,这是因为他的家传武学比较出色,为了实现对抗梦幻星人的大计,他将自己的家传武学功法贡献出来教给所有的人,包括我。
龙原杀气很重,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只要他认准了的事情,肯定会不择手段做到。我道:“还是放过他们兄弟吧,他们毕竟也是后羿星人,杀了他们会让人心凉的。”
龙原一把甩开妻子的手,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日子在紧张充实中度过,一连七天过去了,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梦幻星人出现的征兆。我不禁怀疑难道是我估计错了,毕竟这是在星球大战期间,相比一个贵族的后裔,打败后羿星,取得后羿星的占领权才是最重要的吧。
龙原先是不以为然,然后露出些许的惊愕之色,再接着神色就凝重起来,过了会儿后,状态看起来有些低沉地离开了。
尤梅望着龙原道:“兰虎说得有道理,你一定不能莽撞,求求你了,你要是死了,我就陪你一起死。”
他看见我略一惊愕,随即嘲笑道:“你们还养着一个无鳞人啊,这种没有用的人只会拖累你们。”
我莞尔道:“任何才能都不是天生的,你现在没有,又怎知你以后不会有?你看看现在后羿星的样子,马上就会被梦幻星人给踩在脚底下了,我问你,还会出现比这更恶劣的情况吗?”
两天后,龙原兴高采烈地找到了我,豪爽地道:“多亏了你啊,多亏了你啊,没想到无鳞人身体虽然差一点,脑袋却很好用。”
我道:“知道强之条件的只有我们三人,所以我们三人绝对不能说出去。也许在平时我们这二三十人都是好兄弟,好姐妹,但是生死关头,谁也不能确定会不会有人为了自己而出卖别人。所以我们不能将自己的命运交付于这种不确定的因素上。不但不能说,而且要说,强之要把我们所有人都抓去顶罪,这样一来,同仇敌忾之下,大家就会心齐了,至少绝大部分人是心齐的,一两个不心齐的人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龙原顿时呆住了,犹豫着没有像以前那么爽快地说出自己的答案。
龙原也许在对梦幻星人的问题上确实自大了一些,但是很显然他非常好学,并且很有天赋,如果我能将他培养成一个更强大的家伙,辅助他成为首领,也许这对我也有很大帮助。
那是一个外貌看起来三十多岁正当壮年的人,但是头顶有些秃,他脖子上的鳞片紧密细致,富有光泽。
我发现龙原在这些大事的把握上非常聪明,我只是给他开了个头,他就立刻想到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龙原雄壮地道:“不错,从今天起,我将恢复我皇族的身份,我要拯救后羿星。我要以皇族的身份邀请所有第五行星的人加入到我的军队里来,请求他们帮助我。”
“发生什么事了?”我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什么事发生了,而且还是不好的事情。
他亲热地一拍我肩膀道:“有什么问题,说吧。”
龙原神色不变地道:“与家国大义相比,个人生死都是微不足道的,若是他们不愿意,我会亲手杀了他们。”
这强氏兄弟落难到第五行星后,倚仗着自己死去的老子的名声,再加上自身的修为也颇为高强,竟也聚拢了一帮落难的后羿星人,在某处深山老林中定居下来,颇有点占山为王的意思。
龙原脸色阴沉下来,因为他天生有侠义心,又可能因为他有皇族血脉的骄傲,使得他的性格中不愿意做这些他曾经非常不屑的事情,但是尤梅的哀求却让他狠不下心来。
当我从外面挑水回来的时候,一个我从未见过的陌生人端坐在小木屋中,而龙原夫妻则看起来有些拘束地站着。
他当下又将他修改过的地方告诉我,我顿时笑不出来了,龙原真的有这样的天分,他竟然别出机杼地用另一种方法弥补了家传功法中的不足。虽然整个功法修改过的部分还无法和原有部分浑然一体,但是确确实实弥补了原有的缺陷。这种令人敬佩和羡慕的天分恐怕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这一次,我仍然又指出了四处缺陷。
龙原家传功法在我来看并非什么高深的武学功法,比起“盘龙功法”要差得多,但是它却像一把解开问题答案的钥匙。通过对他家传功法的研究和了解,我对后羿星、梦幻星、第五行星这几个星球的能量规则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尤梅道:“强之说这是他们兄弟和其他部落的人商量过的处理办法。”
我希望他能明白我的意思,在眼下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我们最紧要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联络更多的人,以数量取胜,然后对敌人发动出其不意的进攻,占领对方的武器库,切断他们与梦幻星之间的联系,抢夺他们的战舰,最终回到后羿星加入到战争中去,这才是正途!
龙原笑道:“哈哈,连你也看不出其中的破绽了吗?看来我的家传功法已经是最完美,最强大的功法了,我现在越来越有信心修炼家传功法把自己变成最厉害的人。”
“啊,这该怎么好,龙原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尤梅抓着龙原的手紧张地道。
龙原越说越气愤,一拳击打在旁边的木桌上,木桌轰然四分五裂。尤梅有点被吓着了,赶紧抓着他的手道:“千万别气坏身子,为那些抛弃尊严、下流无耻的小人生气不值得的。”
龙原蓦地坐下道:“好,我说给你听,大不了就是一死,你放心,我龙原一定不会牵连大家的。”
他这次并没有动怒,而是反问道:“为什么不是呢?”
我道:“一个木头杯子无论它是丑陋的,美丽的,甚至是完美的,它能够盛放的水已经固定了,将木杯子上的破洞给补上,只是不会让它漏水,但是却不能让它增加更多的水。很明显,这个木杯子无论怎么完美,它所能盛放的水都不会比一个最丑陋的水缸盛的水多。”
龙原教我这一举动令众人迷惑不解,他们认为没有必要。一个无鳞人,即使平平安安也活不了多少年,而且早就有证明无鳞人根本没有办法学会高深的武学,所以大家认为我学也是白学。
两天后他又找到了我,看着我的目光中充满了惊讶,还有一丝丝的敬佩。他问道:“是不是所有的无鳞人都像你一样聪明?”
“唉。”龙原夫妇均叹了口气,但是什么也没说。
当然,真实情况并不像他们猜想的那样,每个人都喜欢自以为是,但是事实的真相往往与个人的猜想是相反的。
“是的,”龙原想了想道,“他们兄弟俩的父亲是将军,有很广的人脉,杀了他们对我们很不利。如果他们不答应,先将他们囚禁起来,以后就将他们放逐在这个荒凉的星球自生自灭吧。”
这里的人们依旧情绪高涨,学习了龙原家传武学功法,每个人的修为都在不断增长之中,这使得他们似乎看到了希望之光。在后羿星不论男女,每个有鳞人的体质都非常棒,都是天生的战士,所以在这里,无论男女都在积极修炼龙原的家传功法。龙原每天也都神采奕奕,似乎他成为了带领大家走向光明的天命英雄。
龙原道:“他很聪明。”
龙原双眸瞬间变得神采奕奕,整个人都似重生了一般,再不似刚才动不动就要与梦幻星人拼死一战般悲壮。
虽然也不断有后来的后羿星人各自聚集成大小不一的部落,但是以强氏兄弟的势力最大,所以也都以他们兄弟马首是瞻。
有的时候,思想单纯的人就是这么容易获得幸福。
我道:“既然现在有了目标,你就出去告诉大家强之的来意,并且还要告诉他们,你决定恢复皇族的荣光,带领大家冲破梦幻星人对第五行星的禁锢,回到后羿星,任何阻挠你们回家的人都将是你们的敌人。”
龙原原本笑呵呵的脸顿时凝重起来,甚至带着一丝怒色,这不难想象,任何人质疑你引以为傲的东西,你都会非常不快。龙原道:“是什么问题,你说来听听。”
首先我并非一个无鳞人,其次龙原家传武学功法对我的作用比他们想象的要大得多。
正如每一个游戏都有不同的规则,无论你在另一个游戏中有多么强,多么厉害,但是在新的游戏中,新的规则中,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一个脆弱的新手。
这一天,我拉过他道:“龙原大哥,我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
我于是拣了几条龙原的家传功法中错误的地方说了出来,并以暗示的方法说出了我的正确的见解。
说到这,我基本上已经猜到对方的来意了,我道:“他是不是为了你杀了那两个梦幻星人而来?”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无声无息地走开了。
我笑着摇头道:“没有了。”他自己找到的两处破绽就是这个功法的最后两处破绽。当他告诉我他自己找到剩下的两处破绽后,我感到龙原就像是一块未经雕琢美玉,在生死存亡的压力下被磨炼得熠熠生辉。
我道:“也许你的家传功法现在已经比较完美了,但却不是最强的功法。”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