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章 传说中的大人物

雨魔网络玄幻

我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依我看,像强氏兄弟这样不思为父母兄弟姐妹们报仇,不思回到后羿星,甘愿在梦幻星人的魔爪下苟延残喘的后羿星人毕竟是少数。他们未死之前,他们的手下自然是要听他们的,但是现在强氏兄弟已死,我们又为强氏兄弟报了仇,更何况你是义王,皇族血脉,占了大义,在眼下群龙无首的时刻,只要登高一呼,必然从者云集。又有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跟你作对呢?”
这个威武的男人气宇不凡,只是眉头深皱,神情有些憔悴,他呆呆地悬浮在半空中,眼睛中露出痛苦的神色。一束束霹雳在他身后落下,好似要将整个星球劈开,这愈发衬托得他仿佛天神。
这个声音不是通过耳朵捕捉到的,而是直接在我心底响起。其中的话,并不是对我一个人说的,而是对所有人,尤其是梦幻星人,因为当我转头向龙原和其他人望去时发现他们满脸惊讶,很显然,他们也同我一样听到了这个声音。似乎这个声音的主人竟然是一棵树!
龙原打断我的话道:“强氏兄弟的部落一直与我们作对,而且他们兄弟俩带人追杀我们反而落入梦幻星人的陷阱。虽然强氏兄弟着实可恨,但他俩的死我还是有一点责任,这种情况下,我们去强氏兄弟的部落无异羊入虎口,更遑论收编他们了。”
他微微地点了点头,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趴了下来。我道:“大家千万不要离开这个圈子,只要我们在这里,我们就是安全的。”
听到尚未死去的梦幻星人的惨叫声,我们二十个人都显得战战兢兢,即使平时再勇敢的人这个时候也都变成了胆小鬼。
众人看得心惊胆战,本来和他一样跃跃欲试想要冲出去的几个战士也都纷纷偃旗息鼓。刚才的变化实在太惊人,任你有多厉害,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被无数的藤蔓一拥而上,绑了个结实扔到火中去烤了。
树人抓着九玄龟珠,片刻后道:“为什么我看不到这颗珠子中的记忆?”
说完,树人忽然深深地望了我一眼,扭转着它庞大而僵硬的躯干离开了。我被它临走的一眼看得毛骨悚然,它似乎在一瞬间预知了未来将会发生的什么事情。
我点了点头道:“不管你以前是谁,但是从今往后,你就是大家公认的义王,皇族的血脉,众人的领袖,你将领导我们打败梦幻星人,带领我们回到后羿星!”
在我们惊讶的目光注视下,一棵高约五米、浑身长满嫩绿枝叶的树缓慢地走了过来。它和别的树不一样,在它的主干上长着五官,也许我们可以称它为“树人”。
前面正在逐渐平息的骚乱,忽然间又纷扰起来。几个速度极快的身影如闪电般在枝蔓中来回纵横着,很多被枝蔓包裹起来准备等死的梦幻星战士身上的枝蔓都被斩断,恢复了自由身。
龙原目光炯炯地盯着外面危险的世界,沉声道:“出去就只有死路一条,我们只有耐心等待。何况,不管怎么说,看着我们的敌人活生生地死在我们面前也是快事一件。”
剩下的几人惊惧地围成一个圈。
我庆幸龙原没有向我发问,为什么我们待在这个圈里就不会受到攻击,一出去就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我还真不好解释,但是我却在心中琢磨之前那个在我心中发声警告的是谁。
我道:“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
我看到那人刚一冲出去,就有十几条藤蔓骤然改变方向朝他缠了过去,我喊道:“快回来!”
龙原和其他人也都被眼前的一幕镇住了,如果之前他们因为火焰和浓烟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他们真真切切地看见十几棵参天大树在走路,而且从不同的方向把我们围了起来。
我大讶,细细望去,这才看清,有五个快如闪电的身影不断地掠动着,让枝蔓没有机会缠上身体。我们原来一直以为对方只有两个领头的高级战士,没想到竟然有五个之多,不用猜也知道其他三个肯定是装作普通的低级战士混在队伍中。难怪上次偷袭明明侦察好了避开了那两个高级战士,龙原仍会被对方一个高手给打伤。
我松了口气,连挥数剑将那人身上的束缚斩断,藤蔓的汁液溅了一身,他神色羞赧,满脸通红,在为自己的莽撞不好意思。
当小树开始有能力应付外在的危险的时候,那个天神般的男人忽然飞走了。
参天大树移动起来,虽然很缓慢,但是确实是在移动。我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不知道树什么时候也能够移动了,但是发生了前面的一幕,已经让我变得见怪不怪了。
虚惊一场!众人苍白的脸色也显得放松下来,没有什么比劫后余生更值得庆幸的了。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荒芜的星球表面,没有动物也没有植物,地面光秃秃的,酷热无比。忽然星辰转变,响起晴天霹雳,一场倾盆大雨浇了下来,一个状若天神般的男人出现在天地间。
那个声音应该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年约六十、饱经风霜的老人发出的,他应该是面无表情,眼神冷漠,我开始在心中勾画那个未知神秘人的形象。
树人空荡荡的声音在我们耳畔回荡着,但却直接在我们脑海中响起:“从我出生到现在,我从没有主动在别的智慧物种面前现身。因为他们都太渺小了,他们的生命在我眼中只不过是转瞬即逝。我后来曾一度以为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和我一样拥有漫长寿命的智慧生物了。不过从你们进入沼泽的那个瞬间,我就感应到两股极为强大的生命力,这让我感到非常高兴。”
我想了一会儿,想出了一个能让它看到玄龟部分记忆的方法,我向树人道:“不如,让我来启动九玄龟珠中的记忆,而你可以将意识进入到我的脑海中,通过我来观看这部分的记忆如何?”
龙原点了点头坐下,不再说话。
我点了点头道:“是的,它们杀了所有的梦幻星战士,所有的,一个不剩。”
我一怔,听出了他话中之意,就是万一这些枝蔓要是不退怎么办,万一它们始终在这里怎么办?毕竟谁也不敢保证这些突如其来的令人匪夷所思的枝蔓会存在多久。
我可以肯定我看到的只是树人最早的一小部分记忆,但是即便只是这一丁点的记忆也足够让我震惊不已了。
我向树人道:“这不关我们的事,火不是我们放的。”
龙原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一笑道:“其实我这个义王是……”
龙原着急地在我身旁问道:“怎么了?前面是怎么回事?”
总之一句话,几个横行霸道的梦幻星高级战士在短短数秒内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杀死了。
其他后羿星人只听到前面接连发出凄惨的嚎叫声,却因为浓烟火焰阻挡而看不见前面发生的事情。
他们像无头苍蝇一般,毫不气馁地不断地四处冲撞,直到他们中的一人被五花大绑地吊在半空中,才停止了努力。
十几棵大树一直长到十几米高才停了下来,十几棵枝叶繁茂的大树往四周一站,就组成了一个不可逾越的藩篱。任何试图翻越的人都会在一瞬间遭到数以千计的攻击,很快就只剩那五个高级战士还能够动弹了。
龙原恍然大悟,嘿嘿一笑,道:“那我们要怎么办?”
十几棵参天大树忽然转动了一下,虽然它们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能被称作眼睛,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它们在盯着我们。
龙原红光满面,神色严肃,从这一刻起,他才第一次真正认同自己义王的身份,正视自己的责任和神圣使命。正所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正是有志之士的呼声。
知道在茫茫宇宙中还有和自己一样的生物存在,这是一件可喜的事情。就好像倘若我们有一天一个人被困在茫茫大海中的一个孤岛上痛苦寂寥得快要疯了的时候,忽然知道在这个小岛上的另外一端或者在临近的一个小岛上还有同类存在,顿时便会有不再寂寞之感。
不多会儿,参天巨树走得一干二净,只留下我们怔怔地呆在原地。
树人道:“你们没有放火所以你们还活着,不过他们是被你们引进来的,你们需要负责任。”
龙原联想到之前听到的惨叫声,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问我道:“刚才是它们在杀梦幻星人?”
在随后枯燥的日子里,那粒单薄的种子竟然突破恶劣的环境限制茁壮地生长起来,成为这个星球的第一株绿色植物,虽然它还只是一棵小树。这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拥有漫长而悠久的生命力的树人了。
有人小声地道:“我们安全了吗?”
它大概花了两分钟的时间才走到我们跟前,随后它身后的两棵巨树又回到原来的位置。此刻天已露白,但是我们这里却被四周的树木遮挡得严严实实,不见一点阳光。
我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记忆忽然中断了,那团绿色的光团从我脑海中离开,原来九玄龟珠中的那段记忆已经播放完了。
五个高级战士不断地横冲直撞,试图闯出包围,但都被挡了回来。如果他们像我一样拥有一柄锋利至可以切开任何物体的神剑,或许还有一丝逃走的机会,因为那些突然生长出来的大树的枝干都似乎坚逾金石,以他们手中的兵器根本难以杀出一条生路来。
我惊得目瞪口呆!
树人道:“在我们存在的空间里竟然还有这些如我一样生命力强悍的物种,真的是很好啊。”它的语气有些唏嘘,好像在说“吾道不孤”。
就在我还为他们感到乐观的时候,突然四周正在燃烧和已经烧秃了的树木身上骤然生出一道显眼的绿光,霎时间树木身上的火全灭了,且以肉眼可察的速度迅速生长出繁盛的枝叶来。这就好像地球上的催熟剂,但是这个效果却是催熟剂的几百几千倍。
看起来苍老不堪的树人却拥有一双纯净的眼睛,虽然纯净却饱含智慧。树人忽然张开嘴巴,露出后面黑洞洞的空间道:“我从来没有伤害过别的智慧生物,但是你们却放火烧死了我的同类。”
突然,先前的那个声音又在我脑海中响起:“我在这里生长了很久,但是我从来没有过问你们人类的事情,你们的厮杀与我无关,但是你们却放火烧林,残害我的同类,我要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惩罚。从今以后,这里禁止任何人类进入,凡是闯入到这里的人类都会被我当做入侵者杀死。”
几个梦幻星高级战士有的被参天巨树生生撕裂,就如同远古时代的酷刑车裂,被五匹烈马分别绑住四肢和脑袋,然后让五匹马分别朝五个不同的方向奔跑,身首异处。有的则被一棵树冠上生出的巨花一口吞下,而地面上的尸体也会被参天巨树的根须给包裹起来,在根部形成一个巨大的团状。
我当机立断,腾空跃起,“封鱼剑”舞出一片剑光护住自身,等我来到那人身边时,被我护身剑光给割断的藤蔓已经铺了一地。一圈剑光电闪,缠着他的藤蔓已经被我斩断,我一把抓着他掠回了空地中。
我们都向四周看去,大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到处一片狼藉,但是地面没有任何尸体,那些倒霉的梦幻星战士死后也被废物利用,当做了树木的肥料。那十几棵二十公里外也能一眼看到的参天巨树和那个特殊的树人也都了无踪迹,就好像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一样让人惊叹。
这竟是一群食人树,这种认知让我不寒而栗。没有想到除了四大神兽外,世界上还有这样强悍且聪慧的生物。
众人也都因为敌人发出的惨叫声而又看不到具体的情况而惴惴不安,心神不宁,我于是向众人简略地描述了一下发生的事情。
龙原沉思了一下,微微颔首道:“这确实是一个好机会,兰虎,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又过了好一会儿,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追杀我们的梦幻星战士因为放了一场火而被全部杀死,但是我们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我们自己也是生死未卜。
我笑着制止他道:“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不是每个后羿星人都像你还有强氏兄弟那样懂得变身?你们变身后战斗力增大了一倍不止。”
好在我们回到空地中后,袭击我们的藤蔓又都纷纷掉头离开了。
它的手状树枝伸过来,直接从我手中将九玄龟珠取走。我没有丝毫的愤怒,因为我感到它并没有掠夺甚至将九玄龟珠占为己有的念头,这种感觉虽然很玄妙,但是我相信我的直觉。
我道:“义王,两百多名梦幻星战士已死,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死了,也没有人知道我们仍活着,眼下正是回去的大好机会。”
但是为时已晚,在他离开我们所在的空地迈出去第三步的时候,就被一根突然伸出来的枯枝给绊了个踉跄,十几条藤蔓一拥而上,有缠脚的,有缠手的,有缠腰的,他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就被缠了个结结实实,只露出个脑袋来,“哇哇”地惊恐叫喊着,藤蔓快速地将他往燃烧的火焰中拉去。
我将树人说的那些奇怪的话抛到脑后,又将九玄龟珠放进怀中,当务之急是要帮助龙原扭转局面,把梦幻星战士赶回自己的星球去。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在我引出玄龟的记忆的同时,我也观看到了树人的一些记忆。
龙原咳嗽了一下,壮着胆子站了起来,冲着四周的参天巨树恭敬地道:“谢谢你们仗义出手,我们后羿星人非常感谢你们。”
我将九玄龟珠取出来拿在手中,道:“你说的应该是这个吧?”
这好似永远不可能被击倒的天神忽然喃喃地说了两句什么,随手抛下一颗种子。
四周的参天巨树半晌没有任何反应,龙原有些尴尬。龙原一拱手要继续说几句,我拉了他一下道:“你看到它们有耳朵了吗?你说的话它们是听不见的。”
突然,右侧的两棵巨树向两旁缓缓移开,发出“嘎吱嘎吱”令人牙酸的声音,让出了一个不小的空间。
我心道有了这五个梦幻星高级战士,敌人还能再多支撑一会儿。
我一时为之语塞,它说的是实情,确实是我们将梦幻星人引到这里来的,如果我们没有逃到这里,他们也不会放火烧林,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确实有责任。
如果我以为十几棵参天大树就可以吓倒梦幻星高级战士,那我就错了。梦幻星高级战士们一向横行无忌惯了,又怎么会向一棵树低头?他们向大树发起猛烈攻击,接下来的场景惨不忍睹,也使我更为警惕,人类并非世界上最强大的物种。
安静了三秒钟,众人顿时欢呼起来,其中一人还激动地从地面爬了起来,口中叫道:“杀了这群魔鬼。”那人一抄手中兵器就冲出了我们所在的空地,向着前方梦幻星人的位置掠去。
龙原露出恭敬的神色道:“据说只有拥有神龙的血脉的人才具有变身的能力,而拥有神龙的血脉的就只有皇族的人了。后来因为皇族的人逐渐增多,有一些皇族旁系渐渐就融入到平民中,和普通人通婚生子,但是因为这些皇族旁系与普通人生下的孩子拥有的神龙的血脉的极少,所以能变身的人也很少了。”
一切像往常一样进行。
我望着它,突然恍然大悟,它竟然知道这颗珠子里有玄龟的记忆,那么之前我不小心看到九玄龟珠中记忆的时候,应该就是它在暗中与我一同观看。从我们进入沼泽到这里我和龙原一直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暗中观察我们,想必也就是它了吧。
龙原道:“好了,安全了,它们已经走了。”
我将想好的计划和盘托出,道:“强氏兄弟未死之前,隐隐为方圆上百个大大小小的部落的主事人!现在强氏兄弟已死,后羿星人群龙无首,我们正好趁此机会回去,同时宣布我们已经杀了两百多名梦幻星战士为强氏兄弟报了仇,顺势收编强氏兄弟的部落的几百名战士,然后再一一联合附近的部落,形成一个大的声势……”
我将自己的意识潜入到九玄龟珠中,引导着九玄龟珠中的生命力,直到引发出玄龟的记忆。另一方面,我则感觉到一团浓郁纯净的绿色光团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树人望向我,道:“你的生命力很弱,在我眼中如同萤火虫一般,随时会被时间带走生命,但是比起你的同类,你已经非常强大了。我想告诉你,你还有很大的潜力,你可能会成长为像我这样伟大的生命,那是因为你的体内有一股庞大的生命力,但是它在沉睡。当它苏醒并彻底地与你融为一体时,你将成为不朽,记住我的话吧。”
“是的。”树人的声音依然是没有一丝波折,但是我却听出了其中的喜悦。
众人于是都沉默不语地看着,或者说听着,听着敌人不停地惨叫,由中气十足的惨叫变得声音衰弱,低不可闻。我想这些被烧死的梦幻星人一定死状很惨,唉,我在心中长叹了口气,玩火者自焚。
我拍拍他道:“没事,这种事不是任何人都能猜到的。”
我道:“你想怎么样?”
要轮到我们了吗?我心中一颤,对方行事如此狠辣,对杀人根本没有任何顾忌。植物在我心中一向是美好、善良等优秀品质的代名词,但是现在,我不敢再给这些面前的大家伙们也冠以类似的词。它们的行为使我明白,它们根本不在乎杀人,如果有需要,它们会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把我们杀光,如果它们有眼睛的话。
树人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的波动,但是我却毫不怀疑它是个拥有丰富感情的生命,凡是智慧生物就必然会有感情。
众人都屏气凝神地听着梦幻星人的惨叫,忽然有个战士问道:“义王,难道我们能一直待在这里?”
在我身旁一直对我视若无睹的神主、地母两人忽然恭敬无比地叩首道:“参见火神。”
我道:“你打算告诉我的是什么?”
独孤奇顿了顿,继续道:“不过今天我的本意并不是要与你探讨人性,而是要告诉你在这世上就有这么一种人,天生就残忍好斗,以杀戮为乐。”
“战争爆发了,数百年的战争中,被入侵的星球的居民因为有神龙的保护而一直苟延残喘着,而另一个星球的凶暴的智慧物种在玄龟的带领下坚持不懈地进攻着。”
一批高手人从火海中冲了出来,总共十八个人。显然每个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因为他们并没有因为从火海中出来而有烟熏火燎的迹象,反而人人神采奕奕,动作迅速果断,一出现就呈弧形将独孤奇包围起来。
我冷冷地道:“若是想劝我加入世界末日恐怖组织那就算了,我对你的恐怖组织一点兴趣也没有。”
我动容道:“神兽是不是会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而改变本身的性格我无法肯定,但是这个消息你又是从哪里得知的呢?”
我向丁屠天喝道:“还不快走,更待何时!”有我缠住地母,神主又被我重创在先,没有余力进行阻挡,这正是丁屠天逃走的最佳时机。
看来他们都知道我的身份,可是我却从没见过他们。
我道:“人生下来就如一张白纸,哪里有什么天生善良或天生邪恶的人?无非在成长的过程中,受家人、朋友与环境的影响,有的形成了善良的性格,有的形成了恶棍的性格。人生来就有欲望,那是生存的欲望,懂得克制自己的欲望不将自己的生存建立在他人的毁灭基础之上的就是善良的人,不能控制或者不愿控制自己欲望的人就是邪恶的人。”
独孤奇冷笑道:“难道只有人类才有欲念吗?即便是上古神兽面对生存的危险,也会有欲念。别忘记,你和桃花源的人还有神兽贪狼一直在找火鸦,而它在被封印了几千年后,早已变得虚弱不堪了。我只是利用你们造出一些危机的假象,它就被迫开始与我合作,而我就利用这种微妙的形势,慢慢地控制住了它,它现在只是我的一个傀儡罢了。”
我愕然道:“那你又怎么会没被它控制?”
独孤奇道:“害怕了吗?不用担心这种情绪,害怕有的时候是催人奋进的一种力量。想要成功,获得他人难以企及的成就不冒点险怎么行?”
地母的攻击更加犀利,招招狠辣,欲夺我性命,甚至全然不顾会因此而被我重创乃至死亡,我面对的是一个完全蔑视死亡的人。
独孤奇漫不经心地冷笑道:“怎么?很惊讶吗?我冒着巨大的危险深入桃花源打破贪狼神兽的封印,救出火鸦,难道只是为了乞求它赐给我一些微不足道的力量吗?如果你这么想,你就错了,我告诉过你,我要做整个生物链中最顶端的生物,即使是四大神兽也要踩在脚下,我又怎会甘心只是永远做火鸦的奴仆?当然我与火鸦完全是利益的合作,它也并没有安什么好心,它想利用我帮助它恢复力量,甚至想控制我的身体,控制我的思想。”
那声音道:“哈哈,便是你不来见我,我也要去见你的。”
一声声低沉的吟诵声从我背后响起,不用回头看我也知道那是神主的声音,因为被我重创,而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地母眼中一亮,忽然从战圈中脱身而出,飘立到神主身边,神态虔诚地与他一同诵念,声音绵绵不绝,情况诡异至极。
丁屠天松了口气,几乎扑倒在路上,呼呼地喘着粗气,全靠身后的一株老树支撑着,才没有跌倒,脸上挂着狼狈而庆幸的神色。
独孤奇道:“神龙在被玄龟重创后,分别向贪狼和火鸦发出了讯号,如果推算讯号在宇宙中传播过来的时间,这已是玄龟死后的第十五个年头了。火鸦那个愚蠢的家伙收到消息后并没有将此当做一回事,而我却深知,那九颗龟珠乃是玄龟的生命力凝集而成,倘若我能得到这九颗龟珠,并纳为己有,天下还有谁堪做我的对手?”
“神龙与玄龟以其强大的力量和生命力在宇宙星际中遨游,当它们的生命力因为旅途的消耗而开始减弱到一个危险状态的时候,它们正好发现了两颗适合它们休息生存的星球,这两颗星球就像是一对双子星,距离很近,以人类现在的科技只用十年的时间就能从一个星球到达另一个星球。”
笑声渐渐停止,一个雄厚的声音道:“兰虎,怕了吗?”
我一皱眉头道:“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我沉声道:“若是你真的掌握了那种力量,恐怕你早就一句话不说将我轰杀了吧。”
我哂笑道:“这只是你的痴心妄想吧,光是这遥远的星路你就难以越过……啊,我知道了,原来你早就有觊觎之心,所以才掠夺那么多科学家为你制造宇宙飞船。”
“神龙在杀死玄龟的同时,自身也受到玄龟重创,再也无力保护当地的居民,而这个星球再也无法抵挡来自另一个星球的残暴智慧物种的进攻。”
我趁势反击,一拳轰出,地母双手连着手臂犹如两条柔若无骨的毒蛇向我的手腕噬来。
但是火球却不是朝着我而来,那团看起来微弱的拳头大小的火球猛地在空中爆开,仿佛流星劲矢陡然射向我右手边的树林,熊熊火焰瞬间便将整片树林给笼罩了。
神主脸色难看地迅速向后退去,我长笑道:“神主为何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双翅一扇,如影随形地跟了上去,双手击出,或拳或掌,绕着他闪电般游走。神主神色大变,全力防守,如裂帛般的劲气撞击声不绝于耳。
“于是神龙与玄龟各降临到其中一颗星球上,开始休养生息,并进入深度睡眠。当它们沉睡千年醒来后,才发现原来星球中已经诞生出新的有别于人类又与人类非常相近的智慧物种。而从沉睡中醒来的神龙、玄龟也各自恢复了强大的力量,因为展现出近乎神的力量而毫无意外地被两个星球的智慧物种尊为神明。”
独孤奇看向我道:“希望你有兴趣听我把故事讲完。玄龟因为受到当地星球土著居民的影响而日渐凶残好杀,终于有一日,那个星球的智慧物种的科技达到了可以遨游太空的程度,玄龟带领着他们来到了神龙居住的那个星球。”
独孤奇满不在乎地一笑,身体微微浮起两厘米,道:“在我看来,世上并没有永恒的敌人或朋友,永恒的只有利益。我今天出现在这里并不是为了和你打架的,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个大秘密,也许咱们俩能够因此而合作也说不定。”
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我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邪门的事情,既然丁屠天已死,我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面对这种诡异的情况,我其实已经萌生退意。不过我又怕是这两人故弄玄虚,于是试探地道:“如果两位没事的话,我就先行一步了。”
我哂笑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人性了,难道准备改邪归正吗?”
独孤奇坦然道:“是的,你知道从我将火鸦放出来的那一天起,它就非常脆弱,毕竟它被封印在那里近一万年,得不到能量补充,它的力量几乎消耗殆尽。吸收星宿之力能够快速帮助它恢复,可惜贪狼神兽那个爱管闲事的家伙,时时刻刻都在注意着我们,一旦我们吸取星宿之力,它就有可能出现。迫不得已之下,我只能动用我的力量,从全球各地捕捉拥有强大力量的各种兽类,包括宠兽。只要能够吸取这些兽类的生命力,也同样可令火鸦快速恢复过来。”
独孤奇道:“人类都可以发明出催眠这种东西,难道生活的年代远远超过人类的神兽就没有什么方法使一个卑微的人完全臣服在它脚下吗?”
地母这种级别的高手一旦使出拼命的招数,杀伤力十分惊人。我不敢小觑,更不敢退让闪避,这只会使得对方气势更盛。我厉啸一声,“飞燕斩”使出,右手撮指成刀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以切开空气的高速,命中对方可洞穿金石的铁爪。
十八人道:“参见小宗主。”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独孤奇浑身包裹在一层火焰中,脚不沾地地徐徐飞了过来,一对被火焰包裹的翅膀在他身后展开,如同波浪般缓缓地波动着,充满了韵律和美感,组成翅膀的每一片羽毛都释放出柔和的火光。
地母见我示意丁屠天逃走,雍容、娇媚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森然的狰狞,语气冰冷地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救得了他吗?背叛火神只有死路一条,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也休想安度余生!顺火神者昌,逆火神者亡。从地狱复生的火神,将以霹雳之势降临人间,扫除人间一切污垢……凡相信火神者将得永生,凡不信者将永坠地狱……”
我惊讶地道:“控制你的思想?”
随着声音靠近,透过芜杂的树枝,一个人影出现在我视野中。
信念,尤其是狂热的信念,并不全然是好事,有的时候它会带来死亡,令人丧失理智,行为疯狂。
独孤奇道:“事实证明,新人类是最强的智慧物种,我们必将统一地球,乃至宇宙。你的骨子里流淌的其实也是好战的鲜血,不如你和我联手,共同征服外星如何?”
两人却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双目虽然凝视着我,但我却感觉得到两人的目光穿过我,望向了无限远处,嘴中不停地念叨着莫名其妙的语句,偏偏神色又一丝不苟,旁若无人。
“可惜玄龟的力量要比神龙差一些,在最近的一次战斗中,玄龟被神龙杀死,身体化作九颗珠子。幸运地得到一颗珠子的人,立即获得了玄龟的部分力量而变得异常强大,因而这些珠子被当地的人称作九玄龟珠,视作力量的象征。”
我看得头皮发麻,这不属于任何已知的火系暗能量,我叹道:“你终于可以自由地借用火鸦的力量了。”因为我从他身上感应到了强大的星宿之力。那是属于火鸦的力量,而现在却完美地与他融合在一起,这证明了什么?他竟然可以与上古四大神兽之一的火鸦合体了。
我转身正要向仍在激斗中的丁屠天和地母两人扑去,地母却出乎我意料忽地抛开摇摇欲坠、似乎随时可能被她击毙的丁屠天,转而厉叱着向我扑来。她双眼射出森寒仇恨的光芒,双手幻化出漫天的爪影,声势惊人地向我头部抓来。
我道:“不要在这危言耸听,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
独孤奇哈哈狂笑道:“不错,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深知若不早日吸收九玄龟珠,迟早有一天会被你与贪狼再次封印。”
我觉得自己无法再多待一分钟。我正踮起脚尖,拍动翅膀要飞起来时,忽然一声长笑从树林的深处响起,声浪如闷雷般滚滚而至,令我震惊于发声之人修为之深厚,比起我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在我为地母的行为而感到震惊的时候,已经逃到树林深处的丁屠天却突然发出濒临死亡的一声凄厉惨叫,短暂而高亢,随即戛然而止!丁屠天还是难逃一死!
独孤奇仰起头悠然道:“真想见见他们,想知道他们究竟有多厉害。”
“你们?”我从他们的衣服上发现他们都是桃花源的人,有的是花心宗的,有的是丹心宗的,有的是酒心宗的。只是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让我不解。
独孤奇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道:“结果你也看到了,效果非常好,恢复了一部分力量的火鸦已经能够与我合体,让我可以源源不断地借用它的力量。”
独孤奇冷哼一声,似乎并不将十八人放在眼中。
独孤奇道:“你相信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
我感受到凛然杀气突然从他体内喷薄而出,我大惊,这家伙竟然说动手就动手了,我刚掣出“封鱼剑”,他手中的火球已经被他掷出。
我深吸一口气道:“今天就让咱们俩在这里把事情给了结了吧,整个森蚺城都已经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你就是想逃也逃不掉。”
独孤奇目光透出沉思状,随即笑道:“你不知道也不要紧,我现在告诉你。当年火鸦以强大的力量威慑整个地球,贪狼与人类结成联盟对抗火鸦,以至于将地球变成了修罗战场后,神龙与玄龟同时离开地球。”
我愕然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独孤奇笑道:“我现在知道你是怎么看待我的了,我正是那种不愿控制自己欲望的人。我并不是一个伟大的人,我只想自己能够以强者的姿态生存下去,至于别人怎样看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强者就要有强者的态度,强者从来不会顾忌弱者对他的看法,就好像人类从来不会担心蚂蚁是怎么看待自己的一样。”
他伸出一只手虚空一握,一团深色的火焰无声无息地瞬间出现在他手中,他不屑地一笑道:“这个力量杀你已经足够了。”
独孤奇哈哈大笑道:“自然是从愚蠢的火鸦那里知道的。”
我浑身一震,他的能量就如两柄利剑刺入我的经脉中,而我拳头中蓄势待发的庞大的暗能量也在接触的瞬间如山洪暴发般向神主倾泻而去。神主蓦地一颤,脸色微变,厉喝一声,宽大的袖袍好像充了气般猛地鼓胀起来,但是马上又泄了气般瘪下去,如此反复,瞬间就达到十余次之多。
独孤奇道:“远古四大神兽时期,属火鸦最为风光,神龙和玄龟先后离开地球,以它们超绝的能力自然能够遨游星际,最后两者分别在两个不同的星球定居下来,而这两个星球各自有自己的原始居民。”
他脸上露出一丝陶醉的表情,深吸了一口气道:“这种掌握力量、决定别人生死的感觉真是美妙。”
“当然,”独孤奇顿了一下,嘿嘿笑道,“这并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在玄龟的星球中诞生的新的智慧物种正是我刚才所说的一群天生邪恶、好战、杀戮欲望极强的家伙。玄龟在千年的沉睡中不知不觉沾染了这种杀戮欲望而不自知,更在随后的数千年后不断受到影响,渐渐地变得与那些家伙一样了。”
既然他不想马上动手,我也乐得如此,我做了个洗耳恭听的手势。
突然神主一声厉啸,全力一击,然后迅速向后退去,我随即从战圈中抽身飞出。只见他脸色苍白,鲜血染红唇角,眼神慌乱中带有几许凶狠,但是神情再无之前的从容不迫,可微笑面对任何事的样子。
地母与神主本是夫妻,此刻自然将我视作仇人,展开全身功夫向我报复。她施展的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古怪狠辣的阴柔功夫,两条手臂仿佛是两条活过来的毒蛇,做出种种不可思议、任何正常人类都无法做出的高难度肢体动作,招式无孔不入又充满仇恨杀气。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他竟然做到了这一点,掌握了火鸦的力量后的他,还有人能对付得了吗?
独孤奇眼中寒光一闪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看得没错,我只是初步掌握了这种力量。想要完全将火鸦庞大的力量化为己有,并不是一两天的时间可以做到的,不过即便如此……”
“既然如此,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我道,同时做出了进攻的架势。
我几乎可以确定地母是一个狂热的世界末日恐怖组织信徒,尤其是后面念的几句东西更是听得我头皮发麻。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的语气神态对火鸦并无丝毫尊敬,这……难道他不怕火鸦盛怒之下杀了他,或者离开他,收回赐给他的力量?
眼前林中之人原来就是一直神秘无比的世界末日恐怖组织的首领,我也情不自禁地生出好奇心来。刚才的恐惧一扫而空,人有什么好怕的!我朗声道:“什么人装神弄鬼,何不出来一见?”
“砰”的一声闷响,神主的袖袍因为难以化解庞大的暗能量而炸开,碎成十几块破布条溅到空中。
独孤奇傲然道:“邪正都只是别人眼里的东西,每个人都视自己所作所为为正义,奇怪的是当他们看待别人所做的事时,又分成正义与邪恶。而所谓正义和邪恶,无非是符合他人的利益,就会被他人视作正义,触犯甚至抢走了他人的利益,就会被他人视作邪恶,仅此而已。而我,在我心中并没有什么邪恶与正义,在我心中的第一要务是生存,我要成为整个食物链的最顶层的生物,谁阻挡了我,谁就是我的敌人,我就会不择手段地杀死他。哼,正义与邪恶都是哄小孩子的把戏。”
丁屠天精神一振,顿时醒悟到这是最后的机会,匆匆扔下一句“兽王果然是守信之人”,便跳起来向森林深处逃之夭夭。
神主莹润如玉的双手突然从一对狂卷乱舞的袖袍中弹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与我的拳头撞在一起。
我道:“那又如何?”
片刻后,独孤奇忽然讶然道:“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
独孤奇神秘地笑道:“我有个问题忍不住想要问你。”
非法侵入的能量很快就被小虎调动我体内的暗能量给围追堵截消灭掉了。我没有丝毫停留,闪电一脚无声无息地踢出,神主只忙着化解我顺着他的双手侵入他体内的暗能量,哪还有余力抵挡我脚下的杀招!匆忙中他狼狈地向一旁闪开。
独孤奇道:“自以为是只会让人耻笑你,我要告诉你的是一个除了我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的消息。”
我匪夷所思地望着地母,她的嘴角却噙出一丝神秘笑容,似乎一切尽在意料之中,令我心中不寒而栗,我劝自己要镇定,理智地看待这件事情,或许他们早已在树林中埋伏了很多好手。可是究竟什么样级别的高手才能瞬间击毙丁屠天这样身经百战的宠兽战士呢?
突然而来的震撼,令我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我实在不愿相信这是个事实。片刻后我睁开眼睛,重新凝聚起自信心,凝视着他道:“原来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操控,从各地捕捉强大宠兽也是你的主意了。”
地母为我所阻,身形在空中凝滞,气势终于弱了下去。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