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十九章 火烧古云泽

雨魔网络玄幻

听着身边众人紧张的呼吸声,我感觉到自己非常冷静,心神借助着小虎的扫描射线向着远处延伸开去。
我笑道:“你昨晚受的伤好了吗?”
我道:“你也有这种感觉吗?你觉得会是什么凶猛的野兽在暗中观察我们呢?”早在进入古云泽的第三天,我就感觉到浑身不自在,就好像在暗中有一双眼睛在不停地窥视着我。我一直以为这只是我的一种错觉,是在梦幻星人的压力下产生的一种被人偷窥的错觉。但是现在其他人中修为最高的龙原也有这种感觉,我相信这应该不是错觉,而是真的有什么强大的“东西”在窥探我们。
“这是怎么回事?”龙原惊道。
“没错!”龙原神色一凛道,“这几天我们已经暗杀了他们二十多个战士,他们既然不怕死,我们今晚再次出击,多杀他几个。”
在这片广阔沼泽的独特地形上,追在我们身后的梦幻星人是不大可能瞒过我的感应而潜入到我们附近却不会被我们发现的。所以我第一个念头是,这片沼泽里或许生活着一个厉害的家伙,也许是什么厉害的已经有了智慧的猛兽。
正想到这里,直觉告诉我有危险。我有点不明所以,可能脑袋刚刚从激动的情绪中恢复过来,还不大清醒,所以想不到会是什么危险。
这个场景顿时将我给震撼住了,我顾不得被人窥探,继续感受因九玄龟珠而出现的奇景。
我大愕,收回心神,往四周看去,四面都是翻腾的火焰,看不到任何东西,究竟是谁在对我说话?
其中的好处是无形的,也是不可估量的。
小虎道:“有三十多人从我们的正面靠近过来,还有三十多人在离他们不远的另一侧向我们靠近。”
我摇摇头道:“要镇定,看起来它们并不是冲着我们来的,而是冲着纵火者去的,这下梦幻星人恐怕要吃苦头了。”
众人于是忙活起来,纷纷抽出自己的兵器将树木砍倒拖出去,不大会儿就清出了一片空地。
场景在飞速地向后退去,很快,眼前出现了一个海峡,两边峭壁森森,水下暗流激涌,有暗礁乱石横亘水中。疾风恶浪,海水隆隆之声于耳不绝,海浪四溅,惊天而起。
我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之前那个在我心中响起的声音,我压低声音斥道:“别动!待在圈里,它们不会伤害我们。”
我仍坐在歪脖子树上,将九玄龟珠拿出来抓在双手中,将心神沉浸在九玄龟珠中,慢慢地引着九玄龟珠中庞大的生命能量向外释放。
龙原这点很好,愿意接纳别人的建议,一个人的智慧总归有不足之处,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当月亮升起的时候,我从自己打坐的位置站了起来,该是警戒换岗的时候了。当然这里的“月亮”其实并不是我们在地球上看到的月亮,而是第五行星的卫星,但它起着和地球的月亮一样的作用。
二十对两百,这样的劣势,我的手心也微微渗出汗来。
我道:“一切都很正常,四周很安静,但是我就是感觉不大对劲,而且这种感觉很强烈。”
很快,成群结队的各种我们平常甚至都没有在沼泽和树林中见到过的野兽纷纷从我们身边跑过。不用我们招呼,所有人都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我一个激灵,从心神不宁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忙问道:“有多少人?”
龙原拉开衣服,露出左胸一道两指长、一指宽的暗红色疤痕,哈哈笑道:“这点小伤算什么!更何况你用那颗九玄龟珠给我疗伤,若是梦幻星人知道他们的祖神死了所化的珠子被我们拿来疗伤会是什么表情呢?哈哈,我现在基本上已经好了。”他活动了一下左臂,抡了两个圈,以表示自己完全没事,不过他皱眉头的表情仍落在我眼中。
神龙摇头摆尾,朝着我狠狠地扑来,那种可令天下万物颤抖而不敢生出一丝反抗之心的威势令我好像被一块巨石压在胸口,喘不过气来,想动却又不敢动。
本来第五行星的星宿之力极少,这让我很痛苦,吸收不到足够的星宿之力就无法发挥出神剑的全部威力,而且也无法唤醒仍在沉睡中的小兽王。当然,小虎可以帮助我将吸收的暗能量转化为星宿之力,但是其中的浪费过于严重。一百个单位的暗能量只有不到百分之六十能转化为星宿之力,其他的都浪费掉了,消失在空气中。
我压低声音道:“我感觉到有危险在迫近,我们最好还是马上转移。”
龙原注意到了我的神情变化,问道:“兰虎,你怎么了,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声音?”
我道:“想痊愈哪有那么容易!若不是我去得及时吓走了他,这一刀足以将你胸骨斩断。这两天还是小心点,尽量少用你的左臂,会牵连到伤口的。何况我们连续偷袭,敌人已经大致摸清楚了我们的习惯,今晚说不定会挖好了陷阱等我们光临呢。还是谨慎点,今晚也让大家好好休息一下,大家也好多天没睡过一个完整觉了。”
龙原咽了口唾沫道:“兰虎,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你看它们完全不怕火烧,它们是植物吗?从来没听说发生过这样诡异的事情。”
也许是梦幻星人发现了我们,并暗中摸过来。
忽然一个干瘪木然的陌生声音在我心中蓦地响起:“待在原地别动!”
不过在这时,场景忽然暂停,接着消失,又归于黑暗,我收回意念,浑身仍在激动地颤抖着。两神兽之间的战斗情形仍不时地在脑海中浮现,能亲眼目睹两神兽之间的战斗,对我来说自然是大有裨益。就像一个乒乓球学徒,看到两个宗师级别的乒乓球高手的对决,虽然未必完全明白两人打法技巧,却因为亲眼目睹过,印象深刻,更有了成长的目标。
龙原当即向众人宣布,今晚放梦幻星的小兔崽子们一马,咱们也好好地睡个觉。众人多日未休息好,虽然有对梦幻星人的仇恨支持着,但总归是疲劳的。听到龙原的决定后,众人都欢呼起来,除了巡逻警卫的人,大家都开始忙活起来,准备多收集点食物,吃饱了睡个好觉。
灵光一闪,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个逼真的场景是玄龟的记忆。凶狠扑下的神龙被重重地撞了出去,庞大的身躯撞在其中一边的峭壁上,斜伸在海面上的峭壁顿时被砸成两段,如同地震般,碎石大若磐石,小若拳头,下雨般落下坠入海水中,击起惊涛骇浪。
好在我们四周有沼泽,并不缺水,虽然水有点脏。我们每人都从身上撕下一小片布浸湿了蒙住鼻子,防止被烟熏倒,然后众人列成一队,跟在狂奔的野兽群后也跑了起来。
我来到龙原休息的地方,我刚一走近,龙原就醒了过来,看见我惊讶地道:“有什么情况吗?”
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兽鸣从远远的天边传来,一个庞大而耀眼的身影不多会儿出现在我视野中,我惊得目瞪口呆,那不是传说中的四大神兽中的神龙吗?
龙原忽地停下道:“敌强我弱,又有大火,敌人一定会以为我们会抱头鼠窜,如果我们反其道而行之……”
我也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把视线从远处正不断向我们这里小心翼翼潜行的敌人身上收回,向四周一扫,我顿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在我们身边,有无数节龙原口中所谓的枯枝,正在以惊人的姿态在地面爬行,像极了一条条爬虫。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错,那是一节节长长的仿佛活了过来的藤蔓、枝条在地面爬行。
龙原咕哝了一声,意思说这个小东西真是不怕死,因为这么多天来我们都以这种小兽为食,普通的小兽哪还敢靠近我们这群掠食者啊。
我向龙原打了个准备战斗的手势。火光与浓烟遮挡人的视线,一般好手很难看清较远的位置,所以龙原尚未发现有敌人靠近。不过他信任我的判断,一挥手,众人就都手持兵器,虎视眈眈地凝视着前方。
我与龙原面面相觑,这似乎有些不大正常。很多正在睡觉中的人也被这群赶集似的动物给惊醒,有的人继续蒙头大睡,有的人则兴奋地开始捕捉这些自投罗网的四脚蛇模样的怪兽。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的眼前好似蒙着一层窗户纸,只要再用力一点就会捅破,看到窗户外面的世界。这令我心痒难耐,九玄龟珠究竟会生出什么变化来呢?
经过我反复试验,基本上现在我已经能灵活运用九玄龟珠,并利用九玄龟珠帮助我吸收天地之间所蕴藏的与我同本同源的暗能量。九玄龟珠还具有集聚星宿之力的作用,就如同我的狼脸面具,甚至犹有过之,可惜狼脸面具在遇到梦幻星人海盗船的时候丢失了。
我道:“选一处地方,将草木全部砍伐清空,自然可以阻挡火势靠近我们。”
不一会儿,浓烟四起,火势也跟着渐渐大了起来,把半个沼泽都映照得红彤彤一片。
“主人,有人正向我们这边迅速靠近。”小虎在我脑海中道。
龙原感叹了一下,神色有些谨慎地道:“这两天我一直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暗处观察我们,但又不敢确定。”
我摇了摇头,心神不宁地收回了视线。
慢着!朝我扑来?怎么可能,神龙不是与玄龟一战后受重伤而消失了吗?
就在不知不觉中,我忽然感到九玄龟珠生出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这种变化我以前从未发现过。我保持着自己心境不变,仍是不疾不徐地导引着九玄龟珠蕴含的庞大生命能量。虽然这股能量我不可能据为己有,但是在这种导引过程中我能获得很多好处。
所有人都停住脚步,信任地等候着龙原的指示。这段时间逃亡中龙原的表现使得他已经得到所有人的尊敬,所以即便停留在这里会有被大火烧死的危险,但仍没有一个人皱一皱眉头。这就是人格魅力,龙原可以为一个战士差点被梦幻星人杀死,他们也当然可以为龙原献上宝贵的生命。
龙原想了想,大喜道:“果然是个不错的方法。”
龙原吃掉手中最后一只刚刚猎到的小兽的后腿,向我走来。这两天我们的食物都是当地生活在沼泽中的一种弱小的类似四脚蛇的东西,这些小东西可能没有天敌,繁殖得到处都是,这给我们捕猎带来了极大的方便,而且这种动物的肉是无毒的。可是为了防止追在我们身后的梦幻星人因为我们生火烤猎物而发现我们,我们都是将这些猎物洗干净后生吃,这实在让人倒尽了胃口,好在我们不时地会发现一些野果,还有生长在朽木上的蘑菇。
我一惊,正要收回自己的意念的时候,窗户纸被捅破了,眼前出现了一片汪洋大海,宽不可见边界,四周海浪滔天,在远远的几十里外,隐约有大型海兽在波浪中若隐若现。
也许一两根藤蔓和枝条还容易对付,但是成百上千的藤蔓和枝条纠缠上去,顿时令所有梦幻星人都手忙脚乱起来。
龙原将信将疑,我也运足了目力,视线随着在地面上爬行的藤蔓、枝条移动。
昨晚偷袭时,我们的一个战士不小心和一个梦幻星高级战士碰了面,被对方死死缠住,难以按照计划逃走,龙原拼着受了对方一刀,救了他。龙原这种行为使得他在众人心目中地位更高。
我们大喘了一口气,但是却还没有完全放下心来。
火势渐渐蔓延过来,但是我们二十人都待在空地上,火势因为无物可烧而从我们身边绕开。
我决定谨慎一点,先通知龙原,集合队伍赶紧离开这里。我们只有二十人,只要出了一点娄子被梦幻星战士给包围了就插翅难飞,非得全军覆没不可。
龙原蓦地一震,道:“你是说梦幻星人在放火烧林?”
龙原脸色凝重道:“你发现了什么吗?”
龙原沉声道:“我们怎么能光靠感觉行事?不过,我们确实输不起。我马上通知大伙,我们马上转移地方。”他的话刚一说完,突然一条四脚蛇模样的怪兽跃起,从龙原的腿上翻过去,向着沼泽的更深处飞奔。
我眼中一亮道:“如果我们能巧妙地利用这个形势,一定会让他们栽个大跟头。”
我笑道:“虽然有些人生下来就是上天的宠儿,但是这个世界上却没有天生的弃儿,再平庸的人也可以通过努力,达成自己的梦想。”
龙原沉吟了一下道:“应该不是野兽,自从我突破瓶颈学会神龙变身后,就对野兽的存在十分敏感,暗中观察我们的,并不是一只猛兽,否则我应该能够感应到。这种感应似乎是某个有智慧的生物在观察我们,并无恶意,但是这个星球并无土著居民,这让我困惑不已,会是谁呢?”
可惜这段记忆并不完整,想来是玄龟丧生之后,身体一分为九,每一颗九玄龟珠中都只藏有记忆的一部分吧。
有了小虎的提醒,我马上猜到梦幻星人是怕我们趁乱溜走,故不等火势完全熄灭,将两百多人的队伍分成三十多人一组,彼此相互联系着往前推进,只要其中一组发现了我们,所有人就会迅速向我们包围过来。
忽然队伍中最年轻的一个战士压低声音道:“义王你看,那是什么东西?好像有蛇过来。”
我迎着风向嗅了嗅,脸色大变,向龙原道:“如果我没嗅错的话,这是树木被烧焦的气味。”
我看得热血沸腾,神兽之间的战斗,其威势果然不同。
就在窗户纸马上就要捅破的时候,那种被窥探的感觉又突然出现了。
刚刚站起身来的一个梦幻星战士尚惊魂未定,又一次被拉倒。藤蔓、枝条一拥而上,将他缠得结结实实,然后拖到火焰旺盛的地方。在那战士凄惨的鬼哭狼嚎声中,焦臭的味道渐渐弥漫开来。
“它在动,像蛇一样在爬动。”那个小战士的声音已经有了一丝的颤抖。
很快,正面的三十多人敌人小队就生出了骚乱,我隐约看到有两三个战士的腿被藤蔓缠住,跌倒在余烬未熄的火堆上,但是马上就有同伴帮助他们将藤蔓砍断。那几人气恼地在砍断的藤蔓上又砍了几下,但是马上从烈火中蹿出更多的藤蔓和枝条来,向着所有人缠了过去。
大半个月的逃亡,众人就像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对任何事情都能做到见怪不怪了,所以众人醒来后并没有发生什么混乱,大家开始娴熟地把自己的东西打包,随时准备上路。有人惊问发生了什么事,我苦笑,除了放火烧林,还有什么事能让这些野兽拖家带口地逃难?
龙原在我旁边一段已经腐朽横倒在地面上的树干上坐下,充满敬意地道:“真没想到无鳞人的武技也能修炼到你这样的程度,这真是一个奇迹。”
进入古云泽后,我感觉到一直逃跑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建议龙原率领队伍大着胆子对敌人进行反击,大多都采取在凌晨和深夜偷袭的方式,打过就跑,坚决不给对方反应和追踪我们的机会。这么多天,我们已经利用这个方法暗杀了对方二十多名战士,但是梦幻星战士却丝毫没有要撤退的意思,仍是紧紧咬着我们的尾巴。
所有人都胆战心惊地看着藤蔓、枝条向我们爬来。就在要接近我们的时候,所有的藤蔓、枝条都自动绕过我们清理出的这片空地向前方继续爬去。
龙原苦恼地道:“我们只要隐藏在火场中,静静等待他们经过就行,但是火势太大,恐怕我们也会被火烧伤。”
我的耳朵里忽然充斥着“沙沙”的声音。
眼看着这些诡异的东西就要靠近我们了,有的战士惊恐地从地面弹起来,想要朝反方向逃跑。
果然龙原马上道:“别紧张,那是你眼花了,不是蛇,只是一节酷似蛇的枯枝。”
龙原奇怪地打量了我一眼,也不再说话。
龙原皱着眉头道:“不大对劲啊。”
我沉重地点了点头,这是将我们从暗处驱赶出来的最好的也是最直接的方法。
我望了望天色,还有三个小时天就会亮了,这些家伙倒是真会选择偷袭的时间,不过小虎并没有发现四周有危险靠近。
我不知自己怎么能看到几十里外的东西,那简直不是人力所能达到的,但是我却看到了,而且很真切地知道那是在几十里外的场景。
我沉醉在这种顶级对决的惊心动魄中不能自已,一直过了很久,我才渐渐恢复常态,心情也逐渐趋于平静。窥探我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我现在可以完全肯定,在暗中察看我们的人,或者说是智慧生物,对我们并无恶意,否则大可趁我刚才的失态一举将我杀死,我毫无还手之力。
但是有了九玄龟珠就不一样了,这几天我不断地将吸收的星宿之力转给小犬狼,我已经感觉到它有苏醒的迹象了。
龙原还没咕哝完,就看到又一条四脚蛇模样的怪兽从我们身边飞奔而过。接着是更多的四脚蛇模样的怪兽,它们你推我挤,纷纷在我们四周出现,并且毫不停留,往沼泽深处跑去了。
龙原不好意思地道:“还是你想得周到,我光图着自己痛快了,倒是忘了大家很多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好,听你的,今天就让大家休息好了。”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看四周既无人烟,也无人类存在与科技的痕迹,只有海兽与山壁两边的海鸟为伴。
同一时刻,原本烧得只剩下半个根部的树根也纷纷生出新的树枝,向着四周的梦幻星人缠绕过去。
有蛇?这么大的火怎么可能有蛇?眼花了吧,我暗自道。
我道:“我也感应到那个暗中观察我们的……智慧生物并没有杀气。既然它看来对我们并无恶意,那也不用过于担心,毕竟我们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应付追在我们身后的梦幻星战士。”
我悄无声息地在沼泽与稀疏的树林中穿梭着,大部分心神仍沉浸在九玄龟珠中,而小虎则代替我不断地扫描着四周的变化。
不好的念头在我心中闪过,纳娲看来是想先将周围的后羿星人消灭干净,然后再伙同其他的梦幻星高级战士围攻我。
我径直朝纳娲俯冲下去,怀中“封鱼剑”已经掣在手中,没有了星宿之力的驱使,“封鱼剑”无法发挥出神剑应有的威力,但只依仗其锋利特性亦非常了得。
巨变陡生,我也为之愕然,我原还以为强之目睹自己哥哥被梦幻星人杀死会突然醒悟过来,没想到,他却将所有仇恨都发泄到龙原身上。
龙原冷漠地道:“只有我和你,我不会让别人插手。”
龙原的力量瞬间提升虽然使他拥有了击败强之的能力,但是后果也是很严重的。即便我对他们的变身了解不多,也可猜出,龙原强行提升力量的后遗症会使他如普通人进行了一场超出自身能力的长跑后那样,榨干了身体的每一点力气,轻则脱力,重则死亡。
我虽然想救强盛,但是却分身乏术,只好高声向强之提醒道:“强之,强盛危险了。”
连喊数声,强之竟置若罔闻,我只有暗叹一声专心对付起两个梦幻星高级战士。这两人一高一胖,都已变身,比起纳娲虽然要逊上一两筹,但胖的那个每一拳都有千钧之力,而高的那个却剑走偏锋,出手狠辣刁钻,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一时间竟让我无从化解,只能以攻对攻,抵挡着两人的攻击。
如果被这两百多名老练的梦幻星战士在大草原上给包围起来,我们很难幸免,所以大家不约而同地加快速度向前飞奔。
强之震惊地看着龙原,闪烁的目光透露出他心中的恐惧,强之强自镇定地向龙原道:“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这样比拼下去,只有看谁的抗击打能力更强,谁能坚持不倒下,谁就胜了。我在一旁看得暗暗摇头,这两人完全抛弃了战斗的技巧和智慧,只是玩命般你打我一拳,我再还你一拳。
纳娲一直面无表情地凝视着我,忽然眼中寒光迸射,陡然跃起,利矛闪电般向我刺来。这一刺大有讲究,取的是我和她之间最短的直线距离,加上她猛然爆发,速度奇快,我眼前只是寒光一闪,矛尖已经出现在我的胸前。
他们的目标是我怀中的九玄龟珠。
论敌我双方的兵力,梦幻星战士十倍于我们,我们区区二十人只有利用树林中的特殊地势,争取创造出局部的兵力优势,慢慢和他们磨。
四周杀声阵阵,很明显梦幻星战士们已经取得了优势,消灭掉所有的后羿星战士只是个时间问题罢了,纳娲此时逃走实在出乎龙原的意料。我道:“刚才那一脚,几乎用了我一半的暗能量,虽然表面看不出来,但是她已受严重内伤,必须要找个地方马上治疗,否则命在旦夕。”
强盛在龙原变身后,也变身了,不过他的变身显然与龙原和强之的变身有很大差距,他的变化并不大,基本上还保留着“人”的大部分特征,只是身上鳞片加厚,体力和能量有一定的提高而已。
龙原受到一击后,却宛如无事般厉吼一声,也不管强之的攻击,同样一掌迅如疾风般插向对方的肚脐。强之大吃一惊,来不及防御,只得侧身闪开,但仍被龙原的手掌给扫中,也被龙原的掌力给震得退后一步。
龙原这时才从我与纳娲两人的惊心动魄的战斗中回过神来,吃惊地道:“她怎么逃走了?”
纳娲望了我一眼,向着旁边的另一个高级战士说了一声,两人向着龙原、强之扑去。
龙原是个重义气的人,这从他将我救出鹰穴,知道我是“无鳞人”仍能悉心照顾我,在食物并不充沛的情况下仍能让我每天吃饱肚子就可看出。目睹强氏兄弟与后羿星人死伤惨重,他也生出与他们同生共死的念头。
梦幻星人果然非常好战,即便目睹了自己的同伴重伤退出,明知他一个人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但仍然不放弃这稍纵即逝唯一可能险胜我的机会,连我也不得赞叹他对机会把握得非常好。但是我又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放弃手中的翎羽剑,我不退反进,倚仗玄奥的游鱼身法,硬生生侵近他的身前,展开一套绵绵不绝的细腻招数。
若是纳娲和她的同伴共同对付我,我怕也是凶多吉少,他们俩应是今晚出现的所有梦幻星高级战士中最强大的两个,绝不易对付。我双翅一振,蓦地加速向着纳娲的同伴扑过去。
龙原的变身又与强之有少许不同,虽然周身金光仍然很淡,但却比强之的金光浓郁了许多,体型大了不少却没有变得强之那么夸张。从衣服破洞处露出的皮肤看来,细密紧凑的鳞片如指甲状一片片有序地排列着,鳞片呈乳白色,染着金边。
尤梅在两个女战士的保护下来到龙原身边,道:“我们还是先走吧。”
再往树林深处,渐渐有了水洼和沼泽,还有在这里很少见的高达六七米的大树,于是我们将这里命名为古云泽。
好在,龙原还有所牵挂,他要坚持死在这里,他深爱的妻子就必然同他一起赴死,在目前梦幻星战士占绝对优势情况下,所有后羿星人绝无幸免的可能。再者,龙原一直念念不忘要回到后羿星,何况他现在是义王,他的生命不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了。
真是让人疑惑,我们只有区区二十人值得出动两百名梦幻星战士吗?
龙原眼中寒光一闪,毫不退让地也使出同样的招式向着强之攻去。
纳娲和另一个梦幻星高级战士早已介入龙原和强之的战斗,强之激动地大喊:“他就是杀害你们梦幻星贵族后裔的家伙,只要你们保证以后不再追究别的后羿星人的责任,我现在就可以帮你们杀了他,替你们的人报仇。”
我低斥一声,“封鱼剑”骤然光芒大盛,凭空增长了半米的距离,这就是神剑的好处,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就能短时间内改变神剑的长度。
第七天,敌人出现了,两百个梦幻星低级战士在两名高级战士的带领下出现在我们后方,并以极快的速度追上来。
这一招非同小可,大概是纳娲的压箱底绝招,这一矛看似直线,其实矛势在空中在不断变化,每变化一次,速度就增快一分。
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叫,我匆忙望去,纳娲的利矛正中强盛的胸口,将他刺了个对穿。
因为这里有水源,有树木,林荫浓密,温度至少要比别的地方低十度,所以这里有很多小动物和鸟类出没,还有一些能够吃的小型野果。因此我们二十人虽然在逃难中,但还能吃饱肚子,不至于饿着肚子跑路。
纳娲与她的同伴的合作实在惊人,只是两个呼吸的工夫,强之全无反抗之力,毙命当场,龙原也被眼前的情形给惊呆了,一动不动。
我们暗自庆幸,这片树林救了我们的命,若不是这片树林,我们迟早会被后面的敌人追上杀死。
两人接着又厮杀到一块,变身后的龙原虽在体力和能量上要胜强之一筹,但是他是第一次变身,对变身后的种种情况都不熟悉,突然掌握了强大的力量却无法很精巧地掌握其中的分寸。反观强之,对自己变身后的身体十分熟悉,同时也熟悉变身后身体的每一处弱点。所以强之总能针对龙原的弱点进行攻击,但是龙原仿佛拼命三郎一样,不管怎么样,同样的招数吃了一次亏后,下次就必然如法炮制,以牙还牙。
小虎分析得很快,但是纳娲的矛来得更快,我意念一动,“飞燕斩”破空而出,在空中留下一道月光般的完美弧线,在利矛命中我前,神剑正击中利矛的前端三分之一处,这正是纳娲这一矛所有力量的平衡点上。“飞燕斩”击出时,我已将驾驭力量平衡之道的技巧运用到其中,纳娲这一招顿时被我击破,紧接着,她的利矛被我斩成两截。
另一方面,纳娲被我十二根翎羽阻挡后,似乎放弃了从我手中抢夺九玄龟珠的想法,而是加入其他战团中,对后羿星战士们展开了屠戮。此刻她正和另一个梦幻星高级战士一起围攻强之的哥哥强盛。
看着龙原龙行虎步,散发着强大自信向着强之走去,我忽然醒悟,龙原是在妻子受伤后所引发的巨大愤怒下获得了突破,领悟了某些真谛,可能是对自身的领悟,也可能是对家传功法的领悟,使他在一瞬间明白了变身的道理。
虽然我有把握将他留下,但我仍让他就这么离开了,我转身向龙原疾掠过去。
不理会他瞠目结舌的神情,我的翅膀猛拍他身上,在我的蓄意施为下,每一根翎羽都像是利刃般坚硬锋利,这一下有他好受的了。
纳娲的同伴嘿嘿冷笑,突然横移到强之的身后,一拳破空击出,强之大骇,挣扎着向前掠出,但是这一拳好似带有强大的吸力般,硬生生地控制住强之的行动,纳娲的同伴的拳头好似命中皮革,发出“噗”的闷响。
我正要前去替强盛分担一些压力,又有两个梦幻星高级战士向这边掠了过来。我若让开,他们必然是直奔强之、龙原两人,因为他俩在所有后羿星战士中是最强的,因此最为显眼。
可惜他并不了解我,须知我在空中,虽然不像双脚踩在地面上那么随心所欲,但亦非常灵活,想要抓我又岂会那么容易?
兄弟之间的血脉联系使得强之在哥哥死的一瞬间感应到了强盛的变化,强之转过头来望向强盛时,强盛已经气若游丝,眼睛中神采渐失,看见自己弟弟望着自己,微微张开口正要说话,突然另一个高手一拳轰在强盛的脑袋上,强盛顿时毙命。
龙原变招不及,只来得及将手贴在腹部,以手掌硬接了对方一招。龙原踉跄着退了两步,强之则精神大振,连连展开攻击。
以强盛的修为对付变身后的纳娲一人都嫌费力,更何况同时面对两个梦幻星高级战士,没有几下就险象环生,而本来在他身边的手下们也都被梦幻星战士们杀得一个不剩。
纳娲突然发出一声厉叱,一道寒光从剑芒中穿出,直指我的咽喉。
强之眼中射出狂喜,强忍着道:“你不会后悔,不怕我杀了你吗?”
这一套招数一经施展开就如水银泻地般连绵不断,绝不会给他任何机会,再加上我的游鱼身法,来去如电,迅如鬼魅,在外人眼中,就好像他同时与四个方向的众多敌人战斗一样。只是一个呼吸的工夫,他的额头已经渗出汗来。我的招式眼花缭乱,他应付得手忙脚乱,他势大力强的拳法根本不适合这种近身搏斗。
进入树林后的第五天,敌人追了上来,开始和我们有短兵相接的战斗,我们基本上一触即退,不给对方纠缠的机会。
久经生死考验使我在关键时刻心神极度冷静,小虎则飞快地将这一招分解成两百万张连贯的图片,从中分析其疏漏和破绽之处。
他见我向他飞去,脸上浮起一丝残忍的笑意,双手捏成爪状。当他判断我离他的距离足够近的时候,腿部倏地发力,迅疾地弹起到半空,向我的翅膀抓来。看他凶残的目光,必是打定了主意先将我身后的一对翅膀给折断,待我落到了地上,再任由他和纳娲摆布。
“封鱼剑”如出水蛟龙,光芒电闪,涌出重重剑影将纳娲围在当中,鯈鱼在剑内上蹿下跳,更是将自身的力量与剑合为一体。
我一咬牙,卖了一个破绽,高个的梦幻星高级战士一剑如毒蛇般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刺来,我早做好准备,身体高速地闪动,但仍被刺中,一蓬鲜血喷出,我的翎羽剑却在下一刻的瞬间切在他持剑的手臂上,他捂着断臂向后疾退。
好在只是侦察机,并没有足够的力量能够拦下我们。侦察机在我们上空盘旋了一阵子飞走了,我真想用弩弓“展翼”将那架侦察机给射下来,但是侦察机离地面较远,不知道射出的弩箭能不能将其击落,所以我忍了下来。
纳娲这一招精妙异常,对使用者驾驭能量的技巧要求也非常严格,因此平衡点被我击破后,她的所有后招全都溃不成军。
从空中一直打到地下,兵器撞击的响声连绵不断。她的武器必非普通货色,否则早就被我的神剑削成十段八段了。
在与他们的战斗过程中,我不断地从各个方面试探梦幻星人的武学,发现他们的武技追求的是杀伤力大、威力大的招数,而破坏力没有那么大的细腻招数并不是他们所擅长的方向。
幸运的是,在这片千顷草原的尽头是一个脚下无序躺着众多嶙峋怪石的峡谷,越过峡谷,是一片稀稀落落的树林。虽然树木与地球相比仍是稀少,但在这里已经算是奇迹了。
强之很无奈,他如果不变招,结局肯定是两败俱伤,因为他也同样禁不住这招的攻击。他不得不改变招术,缩回攻向对方喉咙的手,闪电般直取龙原的腹部肚脐眼的位置,这里同样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
纳娲神色大变,但是败势已成,无论她有多高强的修为,都难挽颓势。她竭尽全力地连挡我十一招,终于被我找着一个机会,磕飞她手上的半截利矛,闪电般一脚踢中她的肚子,蓄势已久的暗能量顺着这一脚一股脑灌入她体内。纳娲顿时脸色惨白,跌出十几米开外,迅速起身逃离战场。
四个呼吸的工夫过后,我已成功创造出将其挫伤的机会,一拳两肘连续击中他肥胖的身躯,暗能量势如破竹般破开他护体能量罩直攻入他的经脉中,同一时刻,我听到他肋骨接连折断的声音。
强之怔在当场,突然呼天抢地地一声哀号:“龙原,我杀了你这个浑蛋!”说完就突然疯了一样向龙原杀去。
但是他的幸运也仅仅到此为止了,偷袭他的梦幻星高级战士闪电般跟了上去,连出数拳,强之像是一个布娃娃般在对方强大的拳力下抛上抛下,全无反抗之力,到那个偷袭他的梦幻星高级战士最后一拳击出时,他的脸色已经虚弱得如同一张白纸。这时,纳娲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强之面前,一道寒光闪过,迎着他抛飞过来的势头,利矛将他刺了个对穿。
胖的那个梦幻星高级战士眼中闪过残忍的光芒,趁我对付他的同伴而露出右半边身体的破绽时,双拳齐出,漫天的拳影以排山倒海的凶猛之势向我袭来。
他当然也非常聪明,跃起所取的方向正是我的飞行轨迹前方,在外人看来,就好像我主动将自己送到他手下。我不动声色地保持自己的方向飞了过去,直到他嘲弄的笑容清晰出现在我眼前时,我才骤然改变飞行轨迹,又急又快地转了个圈,绕到他身后。
经过我们极力劝说,龙原最终答应逃走。一同来的二十九人,加上后期加入的五人,一共三十四人,现在包括我只剩下二十人,而且还人人带伤。
侦察机的出现,令我们这群正在逃难的人顿时变成若惊弓之鸟加速逃跑,因为大家都猜得到,梦幻星人已经发现了我们,对方会不会为了我们这二十人出动大军过来围剿,那是说不定的事。
纳娲神色微愕,被迫回矛自救。
将他从空中击落,不再关注他下场如何,我蓦地加速向着纳娲飞去,这个才是今晚逃走的关键,不击伤她休想从容带着龙原夫妇离开。
强之狂喷一口鲜血向前扑去,他背部的鳞片救了他一命,使他没有被击穿身体。
纳娲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将利矛抽出,一蓬鲜血随之喷出。强之难以置信地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伤口,又抬起头来望向一脸漠然的纳娲,最后将目光停留在龙原脸上,眼中闪过羞愧后悔的神色。随着生命不断流逝,他最终徐徐瘫倒在地上。
胖的这个梦幻星高级战士强悍的脸上首次露出惊骇欲绝的表情,眼珠乱转,不吭一声,转身就逃。
我们连夜逃走,跑跑停停连续四天,等到我们觉得自己已经安全的时刻,梦幻星人在第五天出现了。
话未说完,强之身体已经抢先动了,如炮弹般向着龙原掠去,五指平伸向着龙原的喉咙插去。这里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即便龙原变身后,这里覆盖着一层紧密的鳞片,但喉咙内部却禁不住强大力量的冲击,所以这里可算是变身后的后羿星人的所有要害部位中最脆弱的地方。
如此,一直到我们进入树林后的第十天,事情发生了我们意想不到的转机。
九玄龟珠这几天真是物尽其用,我用这颗九玄龟珠帮助众人疗伤,恢复体力和能量,所以每一个人都体会到九玄龟珠的好处。
我猜可能是纳娲看到了侦察机拍摄下来的影像,并认出了我,所以才一次派出这么多战士,以防万一。
在树林中休息了一夜,又打了几只树林中的鸟儿和野兽果腹,我们继续前往树林的深处,因为后面的敌人锲而不舍地追了上来。我们只能前往树林深处,与他们玩起了捉迷藏。
我道:“战局已经无法逆转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应在敌人合围前离开,等到养好伤再回来,第五行星上的后羿星人并不只有这数百人,还有成千上万的人等着有人能站起来领导他们打败梦幻星人,回到家乡呢。”
我们闯入了树林,到了傍晚还起了大雾,这在第五行星也很少见。
龙原望着四周残肢断骸,悲叹道:“大势已去了。”
这种人,确实已经没救了。
龙原道:“你觉得你有这个能力吗?”
最令我感到痛苦的是,这个该死的星球森林非常稀缺,竟然大部分地方都是草原,虽然草很深,趴伏在当中,外面很难发现,但是二十个人一旦行动起来就会马上暴露行踪。若是有像地球上那样的深山老林,我们只要潜入深山中,昼伏夜出,别人是很难发现我们的行踪的,但是在这里却行不通。
我则趁机发动攻势,一时间剑芒排空而去,将纳娲卷进剑芒中。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