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十六章 误入陷阱

雨魔网络玄幻

强之道:“我是强盛,我想你可能对我们兄弟有些误会,我们之所以要抓你们也是迫不得已。不过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人伤了你一根毫毛,我们非但不会将你们交给梦幻星人,反而会保护你们。”
在静坐中,我的听觉格外灵敏,我听到山下正有人摸上来。我推了推在我身旁不远处同样静坐中的龙原,他马上清醒过来,我低声道:“敌人正从下面摸上来,强氏兄弟的封锁网出现了漏洞,现在正是我们溜走的大好机会。”
我们二十九人加上新投诚的五人杀气腾腾地向敌人冲杀过去。
这几天下来,我渐渐也摸到了一些运用九玄龟珠的窍门,能够像古游一样借用九玄龟珠的力量。我试探的结果是,虽然可以短时间内借用九玄龟珠的部分力量,但是这些力量并不属于使用者,用完还得归还,并且九玄龟珠会带走一些使用者的生命力作为利息。
我疑惑了片刻,恍然大悟,那是一种尊敬的表情。
就这样,我们又多了五个狂热崇拜龙原的战士。
很快我们就杀出一条血路,冲了出去。
龙原与我一样也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对方,所以声音也自动变弱了,疑惑地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龙原霍地站起道:“看来我们跑到人家家门口了,两百多人势力太大,我们马上离开。”
真是一个邪门的东西,不过只要不借用它的力量就不会发生这种事,而且龟珠会自动帮助愈合伤口,恢复佩带者的气力。
挥汗如雨又疲惫不堪的众人纷纷来到溪流边,大口大口地吞咽着清澈的溪水。龙原和我则主动担当起了警戒的责任,虽然我们已疾行六百多公里,但是总会有未知的危险存在,所以小心一些总是好的。
劲风涌动,飞沙走石。
当我们来到山脚时,我却发现我错了,或者说我们中计了。
龙原一挥手道:“不用去理他,让他一个人喊着玩吧。让大家抓紧时间多休息,一会儿还得连夜赶路呢。”
我道:“他只是很年轻,没经历过这样的事罢了。”我转头望向龙原道:“义王,看来我们要马上离开了,既然他们的族长吩咐让他们留意有没有陌生人,想必是针对我们来的,他们应该是强氏兄弟的盟友,我们留在这里就不安全了。”
龙原低吼道:“要将我们抓去献给梦幻星人反而是保护我们,是我糊涂了,还是听错了?”
事实上所有人早已收拾好行李,主要是一些食物和自制的武器,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
我向那个正颤颤发抖的年轻人道:“不要害怕,告诉我,你们的部落离这里有多远,部落里有多少人,是不是都是有鳞人?”
一夜的急行军,等到第五行星的太阳的光芒打开黑暗照射到我们身上时,我们已经奔掠出了六百多公里的路程。
龙原的判断与我一样,我也不去理会,只在一旁静坐,心灵沉浸在九玄龟珠中。每次将心灵沉浸在九玄龟珠中探索其中奥秘时,我都对区区一颗小珠子所承载的巨大到无边无际的力量感到震惊。想想玄龟数万年的生命力全部分解到九颗龟珠中,自然每一颗龟珠所分到的生命力都非常惊人。
我从未在他们面前显露出我会武功,但是昨夜匆匆离开,一夜疾行六百多公里,每个人都跑得身心疲惫,唯独我看起来仍然与平时没什么两样,傻子也猜得到我不但不像他们想的那么柔弱,反而比他们更强。所以刚才那两人一改以前对我的不屑态度,神色中露出前所未有的尊敬。
“义王,这个窝囊的家伙怎么办?杀了他,以免他泄露我们的行踪。”刚刚警戒的那人提议道。
强盛的修为很强,甚至比龙原还要强一分,龙原说杀的时候,他最先反应过来,猛地从原地弹起,迅如恶豹般向龙原扑去,起的是擒贼先擒王的心思。
警戒的两个人抓到了一个人,带到了龙原的面前。被抓到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脸色看起来有些颓丧,还有一些恐惧。我瞥了一眼,他的脖子上有鳞,不多,且粗糙黯淡,这说明他是一个低等的有鳞人。据说越是高级的有鳞人,鳞片越是细密,且光泽丰富,也越是强大。
我们一路马不停蹄地向东方赶路,就像是一群在草原上急行军的狼。狼群虽然行动隐蔽,但仍有被狮子发现的时候。
我们在经过一个后羿星人部落附近时不小心泄露了行踪,虽然这只是一个偶然事件,并且我们全身而退,对方追之不及,但是引发的后果是,强氏兄弟终于找到了我们。
他们二十八个人个个身体素质出色,虽然有男有女,但这并没有什么区别,每个人都是战斗力可观的战士。舍弃了居住了两年的地方,这或许在一些人的心中有些不舍,但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有掩饰不住的兴奋神色,因为这是“回家”的开始,这是帮助义王成就非凡功业的开始。做一件这么伟大的事,足以让每个人心动,并且愿为之付出一切。
那个被抓来的年轻人,看到对方做出要打他的动作,马上吓得大叫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知道,只是两天前族长让我们留心从这里经过的陌生人,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呜呜,不要杀我。”
毫不客气地说,所有人中我的视力是最好的,无论白天还是夜晚。所以众人跟在我身后,小心地避开那些摸上山的人,从对方的漏洞溜走了。
龙原道:“你为什么会对我们这么优待,那你又准备怎么应付梦幻星人呢?”
这时,山脚下忽然传来一声响亮的声音。
强盛道:“以前你只是个普通的有鳞人,谁也不知道你有皇族血脉,但现在你是义王,自然就不同了。至于梦幻星那边,我会派两个人去顶罪的,你就放心好了,一切有我们兄弟呢。”
我虽然尚未恢复到鼎盛时期,但是对付这些普通的战士却绰绰有余。我拳脚并施,大开大阖,迎面冲来的敌人纷纷踉跄败退,有的被我震飞出去,有的被我踢飞出去,龙原紧跟在我身后勇猛无敌,所向披靡。
总之这是一个看起来充满朝气和希望的队伍,虽然人数很少。
负责警戒的一人道:“义王,我们在水源五百米外的那个小树林警戒时,看到他和他的两个同伴正鬼鬼祟祟地朝这边窥探。我们见他们也同样是有鳞人就过去打招呼,没想到这三个人看到我们撒腿就跑。我们猜想这几个人可能认识我们,更有可能是强氏兄弟的人,所以我们就打算将他们都擒下来,不过另外那两个家伙太狡猾,让他们给溜了。”
在一个傍晚,我们遭遇到了一组搜查我们的巡逻队,对方共八个人。我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了袭击,二十九人对八个人,以绝对优势击毙了其中的三人,俘虏了五人,然后我们潜入到山中隐藏了起来,希望能躲过强氏兄弟的搜查。
强盛笑道:“这也难怪你对我们兄弟有误会,但你要知道,这世上本来就有许多事不能光看表面。我们放出风声说要抓你,又让强之去警告你们,这都是我们不得已而为之,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你们。”
被抓的小伙子脸上“刷”一下就冒出许多汗来,低着头道:“我,我没看清,我以为你们是梦幻星人。”
谈判破裂,在山上的强之还没有下来,我们的敌人只有围在四周的四十三个有鳞族战士,绝大多数都是普通战士。
强盛似乎没有听到龙原语气中的愤怒,满不在乎地道:“能为皇族而死那是他们的荣幸,以两人的性命换回你义王一人之命,我觉得很划算。为了全体后羿星人,死两个普通的有鳞人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个你不用担心,一切由我来安排。”
我们二十多人行动迅速地离开了这里,继续向着东方前进。在出了这个小插曲后,我们以后都是先在水源边将随身携带的兽皮水袋灌满水再打扫掉我们留在水源边的脚印后马上离开,然后再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喝水,休息。
不久,有两个喝过水的人来接替我和龙原警戒,当他们的目光向我望来时,我意外地从他们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奇怪的表情。
以龙原的修为即便不会在一个照面就被他擒住,但肯定会被他缠住,脱身不得。龙原要是被缠住,就等于是所有人都被他缠住了,一旦等到强之赶来,我们就插翅难飞了。
我忽然醒悟到自己错了。我不应该挑有水源的地方停下休息,因为这个星球本来就缺水,所以有水源的地方必定有人定居,不管他们是不是有鳞人,但是肯定会有人定居在水源周围,人无法离开水而生存。因为我的这个错误决定,使得我们被前来打水的附近部落的人给发现了。
我与龙原对视了一眼,他眼中的杀机一闪而没,我点了点头。对方只有四十三人,根本拦不住我们这面如狼似虎的三十四个勇猛的战士。三十四人中有二十八人修炼过龙原的家传武学,这些人比起普通的战士要强得多。再加上对龙原的盲目相信和崇拜,只要龙原一声令下,我们会像一柄锋利的刀子插入敌人的要害。
四周仍然很黑,除了我,大部分人只有在极近的距离下才能看清楚对手,所以一旦混战就容易伤到自己人。
龙原告诉他们,他正积极地奔走四方,寻找更多的力量加入,并且准备汇聚所有人的力量推翻梦幻星在第五行星的统治,抢他们的战舰和武器回到后羿星保家卫国。五人顿时被龙原的伟大理想所感动,接着龙原又告诉五人自己有皇族血脉,所以被众人公推为“义王”,这时这五人再也忍不住了,向龙原跪倒就拜,提出要加入我们的请求。
强之带着一群他手下的战士正在我们以为的漏洞位置等着我们呢,我们刚一出现就被对方快速地包围了。
龙原看到面前这个有鳞人,皱了皱眉头,问道:“你们从哪儿抓来了一个人?”
龙原望着被抓的小伙子道:“你为什么要跑,难道你不知道我们都是后羿星人吗?”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很快,我们的麻烦就来了。
爱美之心已经刻在每一个女人的骨子里,因此虽然我们是在逃难,但是这些女战士仍然比较注意自己的仪表。不过现在时间紧迫,谁也猜不到会不会有他们的同胞们追在后面,要将我们全部抓住送给梦幻星人。因此最重要的是,吃饱肚子、休息。
强之哈哈笑道:“各位这是要去哪儿,不如去我家做客如何?”
我和龙原结伴来到溪流边,感受着每个人望向我的尊敬目光,即便我很少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但我仍然在这样的尊敬中感到很享受。
所以当他们猜到我是个很厉害的家伙后,虽然我是一向让所有有鳞人瞧不起的无鳞人,但也同样获得了他们的尊敬。
“我最讨厌有的人自以为高高在上,视别人的性命如草芥,你这种人根本不配做我的兄弟。我绝对不会出卖我的族人,也绝对不会和出卖同胞的人做兄弟。”龙原几乎一字一顿地道,接着从齿缝中挤出一个字,“杀!”
强氏兄弟仅凭他们带来的两百多个战士就想把这片山给封住,是绝对没有能力做到的。只要他们将力量分散,我们就有了逃走的机会,在这样一个夜晚,逃走就显得更加容易。所以龙原很镇定,好似外面那些人根本不存在一样,悠然和被俘虏的五个人聊起天来,又让人给他们东西吃,给他们水喝。
龙原吩咐停下休息,这个地方是我和小虎精确计算过的,因为在这里可以找到一些水源。
虽然冲杀出去,但是并没有伤及敌人的根本,对方有好几百人,我们既然暴露了行踪,对方很容易就能追踪在我们身后。
当夜,在这里吃过了最后一顿晚饭后,龙原一声令下,所有人便背起了行囊,在龙原的指示下向着东方前进。在我们身后,那些两年来为他们遮挡风雨的小木屋化成了一片火海废墟。说到行军打仗,故弄玄虚,他们确实要比我出色得多。火烧营地这一手,会抹掉我们的所有痕迹,更会使得欲捉拿我们的几组人马互相猜疑。
在第五行星水非常珍贵,所以当大家看到白花花的溪水从眼前流过时都不由得惊叹出来,他们以为这很幸运,或者以为这是义王的英明领导之功,但其实这一切不过是小虎估计地势和地理环境测算出来的。
我冷眼旁观强盛慷慨激昂地与龙原对话,这个家伙和强之长得至少有九成相像,大概是双胞胎兄弟。我在心中琢磨,对方占有绝对优势,却不动手,反而与龙原聊起天来,这说明了什么?他定是另有所图,他图的又是什么呢?难道我们误会了他,他真的如他说的一样是个好人,装模作样地抓我们只是为了保护我们?
强盛一扑过来,我就抢在龙原反应过来之前,迎了上去。仗着我在黑暗中视觉优势,变幻莫测的“兽王十式”水银泻地般向他招呼过去。
强盛见我们有所松动,强压着声音中的兴奋,颤声道:“跟我们回去,你放心,我们兄弟一定会保护你们的安全,只要有我在,没人能动你龙原一根毫毛。”
而那三只很像秃鹰的幼兽,本来龙原是打算喂大了后作为人的坐骑,还可起到从空中监视地面的作用,可惜经过这几个月的喂养,虽然它们都已经能够飞了,但还无法承载一个成年人的体重,于是也在这晚将它们放飞了。带着它们恐怕我们的储备粮食就要不够用了。
看来不光是地球人,即便是后羿星人也奉行强者为尊的道理,只有有本事的人才能获得别人的尊敬。
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我们就冲破了对方的包围。
有人来报告龙原,说是山脚下的强盛要求与龙原对话。
那个年轻人一边哆嗦着,一边回答我的问题道:“我们的部落到这里只有十分钟的路程,我们有两百多人,除了有鳞人,还有一些其他族类的人。”
龙原有些犹豫地盯着瘫在地上不断叫着“不要杀我”的年轻人,迟疑了几秒钟道:“他也是后羿星人,我们若杀了这个孩子,又与强氏兄弟有何区别?放过他吧,也许过几年后,他就会成为一个为后羿星而战的响当当的战士。”
龙原告诉俘虏,他们是有血性的后羿星人,绝对不会屈服于梦幻星人的暴政,并且举例说出了很多后羿星人的兄弟姐妹们被梦幻星人悲惨地杀死的事实。这同样勾起了这五个人的可怕回忆,他们对我们不再以敌视的态度对待。龙原还告诉他们,他的队伍和强氏兄弟只是内部矛盾,但是对梦幻星人的深仇大恨是一定要报的。龙原的态度引起了五人的共鸣,发誓与梦幻星人不共戴天。
龙原道:“你们会这么好心吗?”
旁边的那个人看到他竟呜咽起来,把手放了下来,狠狠骂道:“真是没用的胆小鬼,后羿星人怎么会有你这么窝囊的家伙!”
那个小伙子匆匆抬头看了龙原一眼,但是马上又低下头去道:“我真的以为你们是梦幻星人。”
但是很不幸,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我们被强氏兄弟的队伍包围了。幸好因为夜间一片漆黑,谁也看不见谁,所以我们暂时是安全的,我们耐心地等对方疏忽的时机,好冲出包围圈。
龙原沉声道:“你用别人的两条性命来换回我一个人的命?”
我狠狠灌了两口清水,顿时觉得每个毛孔都舒展开来,龙原更是将脑袋整个伸进溪水中。
山下的四十三个敌人,除了强盛自己和两三个高手外,其余只是普通战士,被我们雷霆般一冲,顿时有十几个倒在地上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旁边一个人喝骂道:“你胡说,梦幻星人谁没见过,和我们差别那么大,难道你眼睛让眼屎糊了,哪只眼看到老子像梦幻星人?”
龙原低沉的声音像是一只随时准备进攻的野兽,他冷冷地道:“强之你这个有鳞人的败类,今天正好是上天借我的手惩罚你们这些出卖后羿人的败类。”
虽然在黑暗中,我依然可以感觉到他在与我交手之后的震惊。人在惊讶中难免犯错,这就给了我可乘之机,我的右手穿过他的防御,食指点在他的胸口,蓄势待发的暗能量重锤般打了出去。他低哼一声,连看也不敢多看我一眼,任凭他的手下挡住我,自己向后疾退。
我们却像是被对方牵着鼻子的牛,一步步地踩在对方的陷阱里。唯一让我感到乐观的是,从我们逃出来到现在并没有与对方发生过正面的武力冲突,所以他们只知道有二十九人,却不知道我们的真正实力,因此强之也托大了,围着我们的有鳞族战士只有四十三人。
我有些气闷,没想到第一次与强氏兄弟的正面较量就落在了下风,我知道强氏兄弟的人手不足以封锁整座小山,强氏兄弟自然也知道,所以他们就故意设下了一个陷阱,一面由其中一人出头在山下向我们发出谈判的对话,另外派人从山后摸上来,逼我们下山,同时故意暴露出一个好似无人看守的漏洞等着我们下山。
当强盛说到用两个有鳞人来替龙原顶罪时,我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龙原不但不会答应他这么做,反而会对他这种行为深恶痛绝。
喝饱了的龙原将脑袋露出来,然后向坐在溪流边梳妆打扮的女人和正在闲聊的男人们道:“吃饭、休息,在这里停留一个小时,二人一组轮流警戒,大家尽量争取时间休息。”
强盛道:“信不信由你,要知道梦幻星人在第五行星的战士虽不多,但并不是我们能抵抗的,他们有先进的武器,有专门监视我们的部队。我们的人虽多,但手无寸铁,根本无法与之抗衡,我们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你们杀了梦幻星人的一个贵族,梦幻星人虽然不知道是谁杀的,但是他们会把这笔账算到每一个后羿星人的头上,我们兄弟若不做做样子,恐怕梦幻星人的屠刀早就落到我们头上了。”
龙原声音平缓地道:“你抬起头看着我,你真的是这么以为的吗?”
龙原哼道:“这种后羿星的败类,我和他没有什么好说的。他带了两百多人来追赶我,难道就是为了和我说话不成?他无非是想钓我上钩,确定我们的位置,然后火速带领一群人杀上山来,干掉我们,当我龙原是傻瓜吗?”
以龙原的声望,吩咐出去后,每个人都自觉地开始快速地吃着随身携带的干粮,吃饱了的就赶紧打坐休息,以求恢复更多的体力和能量。
在这被囚禁的几天中,每天只发很少的食物和水,没有人会好心地将奇缺的食物与淡水分给我这个看起来快要死的家伙一些,因此我的状态比刚醒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起色。
当大汉离开后,我闭上眼睛,感受到自己的力气正在一分一分地恢复,小虎调理了我的肠胃,帮助我更快地吸收肚子里食物的能量。
痛苦、恐惧的叫声在草地上空回响着。我也只能有心无力地听着,我连动一下手指的力量都没有,又何谈帮助他们?
突然洞内一暗,一个身影将洞口的光线遮住了。
炽热的阳光射在身上,让我感觉非常舒服,身下的怪兽动作非常灵活,而且看起来也颇为强悍,可惜现在我体内没有一丝暗能量,否则可以感应到它是否也属于宠兽一类。
整个洞穴顿时为紧张的气氛所充斥,三只幼崽好像感受到了巨大威胁,跌跌撞撞地往洞穴深处跑来,瑟瑟发抖地挤成一团。
“主人,这里的温度似乎有些异常。”小虎道。
过了一会儿,惨叫声都消失了,吃饱了的秃鹰般的怪兽站在一个小坡上,一边用尖锐的喙梳理羽毛,一边不时地用阴冷的眼神打量着它的王国。不久后,厄运开始降临在我身上。
我从两米高的空中摔了下来,我甚至没来得及喊出来,背部就已经撞到地上,虽然地面比我想象中的要柔软许多,而且有茂密的草丛给了我最大程度的缓冲,但我仍痛得眼前一黑,喷出一口血沫。万幸的是,这几天虽遭遇各种意外,我仍然奇迹般地活着,我在心中道:“小虎我们到了哪儿?”
一丝光线射了进来,随即万千光线跟着涌进黑洞洞的房间里。多日不见阳光使得房间里所有人都睁眼如盲,不敢妄动。
狸猫模样的怪兽很快就走到了三只幼兽前,凶狠地向其中一只幼兽咬去。
接着就响起杂乱的脚步声,我感觉有十几人冲了进来,惊叫声四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有一个粗大的手掌抓起我,将我像扔垃圾一样扔出去时,我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一声长鸣在头顶上空响起,四周混乱的尖叫声愈加尖锐起来。我感到一阵气流猛烈地冲击过来,一个庞大的黑影遮住了射向我的阳光,一个人凄厉地尖叫一声,随即声音戛然而止,然后就听到一阵吞咽的声音。
小虎道:“现在我们所处环境的温度是四十五摄氏度。”
我道:“有可能,但是有一个更大的可能,这个大家伙有孩子了,我们是它带给它的孩子们的食物。”
救我的大汉,忽然想起还有我的存在,吹了个响哨,狸猫模样的怪兽驮着我来到了人群中。人群看见我显得很惊讶,并且开始低声地议论起来,有人露出愤愤之色,激动地向救我的大汉质问。说了几句之后,大汉就和他们吵了起来,可惜我听不懂他们在吵什么,唯一可肯定的是,起因必是我这个外来者。
秃鹰般的怪兽带回来的食物足够自己的三个孩子吃的,但是体形最小的那只没有在哥哥姐姐口中抢到更多的食物以至于肚子仍然饿着。在另两只幼崽开始休息的时候,最小的一只开始跌跌撞撞地向我爬了过来。
种种迹象表明,突然出现的另一只怪兽是这只秃鹰般的怪兽的天敌,我的机会来了!
我的食量一天天在增大,我的力气也一天天在恢复。到了来这里的第四天早上,我终于凭借着自身的力气站起来了。我步履有些不稳地走了出去,四周全是高大茂密的树木,但是仍有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空隙洒下一块块碎金。温度依旧很高,但是我感觉很舒服。
一个在人群中显得比较美丽的女性向救我的大汉扑了过来,大汉哈哈笑着将女性搂在怀中,然后得意地将自己的战利品——三只秃鹰幼兽拿了出来,放在她的面前。
大汉和他的妻子将我从狸猫模样的怪兽身上弄了下来,抬进了一间小木屋中。将我放在一张木质的床上。很快大汉端着一个木碗走了过来,食物的香气纷纷向我的鼻孔中冲来。
那个大汉避过几次后,终于难逃一死,被秃鹰般的怪兽给撕成两半。接下来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戮,这些不知道是哪个星球的智慧生物,暂且也称之为人类,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过怪兽的速度,唯一的结局就是成为怪兽的食物。
眼前是一片被砍伐掉树木的空旷地带,十几间树木搭建的小房子围在一起。远远地有人从木制小房子中走了出来,看见我们走来,大喊了一声。很快每间房子中都有人跑了出来,有男有女,但是没有小孩,也没有老年人。
忽然一股热浪拂过我的身体,我感到好似泡在温泉中一般舒服。很快又有一股热浪卷过,我如同冬眠中的动物般贪婪地吸收着周围的热量,对四周惊恐的叫声充耳不闻。
我叹了口气道:“你不会死的,你是金属体,怪兽不会对你感兴趣的。答应我,倘若我死在这里,你要想办法离开这里回到地球,去找罗兰阿姨,告诉他们我的死讯。”
狸猫模样的怪兽逮着一个机会倏地跳起来咬中了对方的脖子,秃鹰般的怪兽拼命地拍打着翅膀,两只铁钩般的鹰爪渐渐地无力了。
新出现的怪兽是一只状若狸猫、体形巨大的家伙,它巨大而锋利的爪子甚至比秃鹰般的怪兽还要强很多。
小虎道:“催眠术在我的资料库中有很多,但我并没有学过这种技能。刚才怕主人被那只幼兽吃了,我就尝试模拟生物电磁波直接作用于它的脑神经,传递给它已经吃饱了的信号,没想到很容易就成功了。”
他缩回手,眼神中透着犹豫不决,似乎在思考是不是要救我。
我在一个木桩上坐着,突然大汉的妻子满脸惊喜地出现在我面前,向我说了一句话。小虎及时翻译道:“她在问你怎么起来了。”
片刻后,他突然将我抱了起来,我大大地喘了口气,有救了!
小虎害怕地道:“主人,它要干什么?”
怪兽将它那漆黑坚硬的鸟嘴甩了甩,蓦地振翅又腾空飞了起来。然后它又猛地俯冲下来,然而这次它没有得逞,一个外形与人类相差不大的大汉突然腾起主动出击,打在那只怪兽的腹部,秃鹰般的怪兽怪叫一声,又飞了起来。
小虎道:“我们被海盗的飞船送到了一个星球上。”
我感激地又用她们的语言说了声“谢谢”,接过食物吃了起来,我现在的身体需要更多的食物来补充体能。
做好了一切,他又在洞内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值得带走的东西了,才招呼一声,飞身出了洞穴。
这个家伙一身古铜色的皮肤,上半身赤裸,耳朵到脖子的位置奇怪地长着鳞片。
那个智慧生物走到三只幼兽面前,打开一个大口袋,将三只不敢动弹的小家伙扔了进去。在他转身的时候看见了我,他的神色同样很惊愕。
古怪的喊叫声中,狸猫模样的怪兽伸到幼兽脑袋前的嘴巴猛地停下,同时发出撒娇般的低声鸣叫向着洞口跑去。
不过当我们眼睁睁地看着这只怪兽没花一分钟就将捕捉到的猎物吞食完毕,我就知道了,它吃一个是肯定吃不饱的,好在似乎这里只有这么一只怪兽。
小虎道:“主人,要是没有奇迹发生,等待我们的只是死亡。”
过了一些时间,救我的大汉和他的狸猫模样的怪兽回来了。狸猫模样的怪兽身上挂着一只类似羚羊的动物,鲜血还不断从它的脖子处滴下来,看来他们是打猎去了。
“主人,他们的生命力非常旺盛,并且拥有不错的战斗力。”一路都在试图吸收这个星球上的阳光将其转化为能量的小虎似乎成功了,它现在已经能够调用少部分的能量去扫描远处涌现的人群了。但是它恢复的这点能量对我来说只是杯水车薪,起不到什么作用,当然也不是一点用也没有,至少,它有力气帮助我将仍处在半冬眠状态中的身体细胞给唤醒,加速身体的恢复。
我急速地喘了几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越是危险我越要镇定,同时在心中祈祷,希望这只怪兽不要发现我。
他惊愕地望着我,似乎没料到会在秃鹰般的怪兽的洞穴里遇见我。
我躺在地上,只有眼角的余光才能瞥见在洞口对峙的两只怪兽。
这些智慧生物不知道是梦幻星的还是后羿星的,与我们人类的外形没有多少差别。
狸猫模样的怪兽看到三只肉乎乎的幼兽,眼睛顿时放出绿光,嘴巴张开,露出了恐怖的犬齿。
他伸手在我的脖子上摸了摸,不知道是在摸我是不是和他一样在脖子上也有鳞片,还是在感觉我的脉搏,确定我是否快要死了。
我抬起头,正好看见幼崽正蹒跚地转过身体向着自己的哥哥姐姐走过去。“怎么回事?”我惊讶地在心中道。
随着体力的逐渐恢复,我吸收食物能量的速度也不断加快,但是我感觉到自己全身细胞正在逐渐苏醒,并且都在发出饥饿的信号。
与我一同被囚禁的人在被扔到这里后,不断地发出惊恐的声音,只有我安然享受着难得的日光浴。
看见我坐在木屋外的木桩上,大汉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哈哈笑着向我走了过来。狸猫模样的怪兽则冷冷地看着我,似乎对我并不大信任。
我在心中道:“小虎,你尽快学会他们的语言,我需要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这只秃鹰般的怪兽的巢穴是一处悬崖上的岩洞,它一下子滑进洞中,洞内响起连续的“喳喳”叫声,迎接我们的是三只普通狗大小的小怪兽,它们兴奋地拍打着尚未长出来的光秃秃的肉翅冲了上来。
小虎道:“从这个星球的位置来推测,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星球,既不是后羿星,也不是梦幻星,应该是后羿星或者梦幻星上的智慧生命新发现的一个星球。”
“把我们当做粮食储存起来吗?”小虎道。
小虎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主人,我脆弱的身体根本无法在宇宙空间中旅行,更没有足够的能量使我跨越如此宽广的星空。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回去了,可能只有一个,后羿梦幻两个星球的智慧生命开始攻击地球了。”
我知道这一次不可能再有奇迹发生,索性闭上眼睛,静静等待成为幼崽食物的一刻。
我于是向她笑了笑。她接着又说了一句,小虎道:“她问你饿不饿,如果饿的话,她去给你拿吃的。”
长期处在四十摄氏度的温度中就足以使一个普通的古人类中暑死亡,何况是六十摄氏度,果然有很大异常。
“什么?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万分吃惊地道。
突然秃鹰般的怪兽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叫,紧接着响起一声另一只怪兽的低沉吼声,这个声音我从未听过。
关系到我的性命,我的心自然也悬在半空中。
“嗯?”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日光浴中正在不断地恢复,虽然我还不能动,但是我感到周身的细胞因为得到充沛的热量而开始活跃起来。
小虎说得没错,如果有一天它真的在我死后回去了,一定是乘坐后羿星或梦幻星的宇宙飞船回到地球。而那时,信奉神龙的一族智慧生命肯定已经被信奉玄龟的暴力、好战的另一族智慧生命给消灭或者奴役了,等待地球的命运恐怕也同样不是消灭就是奴役吧。
我道:“小虎,他们在说什么?”
我躺在洞穴的地上,四周和身下散落着一些坚硬的东西,不用猜我也知道那些都是怪兽带回来的食物所剩下的骨头。这只怪兽吃人无数,更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海盗们抓了不计其数的智慧生物扔到这里。
我道:“难道是要煮一锅乳鸽汤喝吗……”
小虎忽然道:“主人,它在向我们走过来,它不会是想吃我们吧。”
小虎因为也缺乏能量的补充,所以这么多天来也一直蛰伏在我体内,不做任何事情,尽量节省宝贵的能源。
小虎道:“主人,只要我能多收集到一些他们语言的发音,很快就能将他们的话中的百分之八十给翻译出来。”
“一个智慧生物?”我愕然,同时心中又有惊喜。
那个大汉喊叫了一声,乱成一锅粥的二十多人忽然四下散开逃跑。我猜想一定是那个大汉叫众人分开逃走,这样成功的机会大一点,毕竟怪兽只有一只,分身乏术,无论它怎么凶猛,总有幸运的家伙能活下来。
那个女性显然是大汉的妻子,她欢喜地捧起一只,举起来大声地说了一句话,周围的人都欢欣鼓舞地叫起来。
在全身无力的情况下,我几乎可以肯定无法改变葬身鹰腹的下场。
然而它的对手显然并不想空手而归,两只庞大的家伙很快就展开了肉搏。狸猫似的大家伙身形快如闪电,而体形更大一些的秃鹰般的怪兽却显得笨拙得多,而且洞口被狸猫模样的怪兽给挡住,它就是想飞出去也难以做到。完全陷入劣势的秃鹰般的怪兽片刻就被对方撕扯掉很多羽毛,有些羽毛还连着皮肉。
我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催眠的?”
她一脸惊讶地看着我,和善地一笑,转身回到木屋中,给我拿出了一些吃的。
片刻后,那只小山般大小的怪兽就站立在我面前,歪着脑袋打量着我。它忽然一口将我叼住,但是没有马上将我吃掉,而是转身走开了,又用巨大的爪子抓了两个没有吃完的猎物,突然振翅飞了起来。
终于有一天重见光明了!
我问小虎道:“谢谢用他们的语言怎么说?”小虎用他们的语言在我心里说出了“谢谢”,我模仿着小虎的发音,生硬地说出了“谢谢”。
狸猫模样的怪兽大获全胜,甚至没有受伤,这让我坐收渔翁之利的想法顿时落空。狸猫模样的怪兽将秃鹰怪兽扔到一边,脚步轻盈地向着洞内走来。三只幼崽似乎感觉到生命受到威胁,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小虎道:“这句话比较难懂,没有分析出其中的意思。”
秃鹰般的怪兽又将爪子里的食物给抛了出来。血腥的气味刺激刚爬起来的三只小东西怪声叫着扑了上去,狼吞虎咽地吞食着。
洞穴处在悬崖之上,但是他身手敏捷,在悬崖峭壁上灵活自如,狸猫模样的怪兽更是如鱼归于水,纵跃如飞。
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是要将我们带回它的巢穴里去。”
他将我放在狸猫模样的怪兽身上,然后在大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摸出了一条绳子,将我给绑在狸猫模样的怪兽身上。这个大家伙显然是他家养之兽,在他面前非常温驯。
我没有急于修炼“九曲十八弯”功法来恢复暗能量,因为我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有些事情欲速则不达。我必须将自己现在一阵风都可以吹倒的身体恢复到至少平常的三分之一,才能修炼功法,吸收暗能量。
“是后羿星还是梦幻星?”我道。
我们先后越过葱茂的森林、广阔的草原和一处大峡谷,终于在一片森林前放慢了速度。
小虎道:“主人,催眠成年兽的把握不大,如果有足够的能量支持的话或许可以做到,但是现在我的能量剩下的不多了。”
在大汉的帮助下,我吃了整整一大碗肉末粥。虽然我现在几乎可以将整整一锅的粥吃掉,但是我知道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我根本消化不了,吃下太多的食物只会造成我身体的负担,甚至会被撑死,对此我毫不怀疑。我强忍着对食物的贪恋,拒绝了大汉再盛一碗肉末粥的好意。
我轻叹了一口气,自己又侥幸地活下来了,但是我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好运,我需要想办法恢复一些体力。如果我能够恢复一些暗能量,就可以将“封鱼剑”中的鯈鱼释放出来,帮助我解脱眼下的困境。可惜以我现在的体力来看,甚至从四周空间中吸取能量都难以办到。
我在心中道:“小虎,你能将这个大家伙也给催眠吗?”
我勉强睁开眼,一只巨大的似秃鹰般的怪兽正在将一个倒霉的家伙撕扯开来吞进口中。一瞬间我猜到了,我们被海盗们当做食物投放给怪兽了。
小虎道:“但是现在正处在清晨的时刻,根据我的推测,温度很快将要升到六十摄氏度。”
一个无论多么聪明的人想要学会一门外语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所以我如果想要在短时间内融入对方种族中,只有依靠小虎了。
然而一只幼崽失足跌倒并将挤在一起的另外两只幼崽给撞得跌了出去,使我幸运地避过一劫。
那个大汉倒有几分头脑,想必是众人中的头,武功修为看起来也不弱,可惜他却要死了,而且是剩下的人中第一个死。秃鹰般的怪兽已经被大汉给触怒,它将他当做了下一个目标,不断地俯冲下去捕杀。
秃鹰般的怪兽一仰头将我抛了过去,几只小东西兴奋地昂着头,张着嘴,等着我落下。
我道:“是有一些高,但在地球上有些特殊的地方也有这么高的温度。”
不过,我更需要的是食物的补充。
在幼兽的鸣叫厮打声中,我道:“小虎,我活下去的几率有多少?”
秃鹰般的怪兽张开翅膀使自己看起来更大一些,不时地猛地向对手啄去,想用威吓的手段将入侵者吓走。
我静静地躺在黑暗的角落中,等待机会。
小虎突然轻松地道:“主人,我让它感觉到自己已经饱了,所以它走开了。”
小虎安慰我道:“主人,也许它吃一个就会吃饱飞走的。”
“催眠。这只幼兽刚刚诞生没多久,很容易被催眠。我催眠了它,让它潜意识中觉得自己已经饱了。”小虎道。
片刻后,耳朵中忽然传来幼崽离开的脚步声。
秃鹰般的怪兽的洞穴很干燥,因为在这么高的悬崖上通风良好,但是洞穴中充斥着腥臭的怪味。踉跄的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我微微睁开的眼睛看见最小的那只幼崽幽蓝的眼睛中释放出单纯的看见食物的喜悦,散发着刺鼻臭气的口水一连串地滴下。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