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十三章 强氏兄弟

雨魔网络玄幻

龙原大喝道:“我龙原从来就没有怕过什么,男子汉头顶天,脚踏地,死了也有千斤重。只是,我怕自己没有那个能力。”
我道:“既然现在有了目标,你就出去告诉大家强之的来意,并且还要告诉他们,你决定恢复皇族的荣光,带领大家冲破梦幻星人对第五行星的禁锢,回到后羿星,任何阻挠你们回家的人都将是你们的敌人。”
我发现龙原在这些大事的把握上非常聪明,我只是给他开了个头,他就立刻想到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龙原虽然自信心膨胀,但不得不说他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不会因为地位的改变而对别人改变了以往的态度。
龙原雄壮地道:“不错,从今天起,我将恢复我皇族的身份,我要拯救后羿星。我要以皇族的身份邀请所有第五行星的人加入到我的军队里来,请求他们帮助我。”
“是的,”龙原想了想道,“他们兄弟俩的父亲是将军,有很广的人脉,杀了他们对我们很不利。如果他们不答应,先将他们囚禁起来,以后就将他们放逐在这个荒凉的星球自生自灭吧。”
有的时候,思想单纯的人就是这么容易获得幸福。
我在一旁旁观,我没有见过更多的后羿星人,更没有见过梦幻星人,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强,最强大的战士又究竟有多强,但是我知道,龙原的修为即便是放在地球也只能算是普通高手。就凭这样的身手,想要带领二十几个人推翻另一个强大的政权,这只是痴人说梦。我看着龙原的自信心一天天地膨胀,总要有人让他从梦中醒来。
“啊,这该怎么好,龙原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尤梅抓着龙原的手紧张地道。
他问道:“我的家传功法中还有什么破绽吗?”
龙原脸色尴尬地看着我道:“他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我惊讶地看着他,这家伙还真的颇有些武学上的天分,竟然将我提出的那些错误的地方给修改成正确的了,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这也令我生出好奇心来,我想看看他究竟能走到哪步,于是我又装出一副求教的态度,指出了后面的四处错误。
我喝道:“选择第一个还是选择第二个,一言可决,你龙原何时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我道:“你一个人无论怎么厉害,就算能杀得了十个梦幻星人,一百个梦幻星人,能杀得了成千上万的梦幻星人吗?先把强氏兄弟的条件说出来,我们想想对策。”
龙原先是不以为然,然后露出些许的惊愕之色,再接着神色就凝重起来,过了会儿后,状态看起来有些低沉地离开了。
秃头大汉说完,理也不理龙原夫妇,径直离开了。
说到这,我基本上已经猜到对方的来意了,我道:“他是不是为了你杀了那两个梦幻星人而来?”
龙原道:“他很聪明。”
这里的人们依旧情绪高涨,学习了龙原家传武学功法,每个人的修为都在不断增长之中,这使得他们似乎看到了希望之光。在后羿星不论男女,每个有鳞人的体质都非常棒,都是天生的战士,所以在这里,无论男女都在积极修炼龙原的家传功法。龙原每天也都神采奕奕,似乎他成为了带领大家走向光明的天命英雄。
两天后他又找到了我,看着我的目光中充满了惊讶,还有一丝丝的敬佩。他问道:“是不是所有的无鳞人都像你一样聪明?”
我希望他能明白我的意思,在眼下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我们最紧要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联络更多的人,以数量取胜,然后对敌人发动出其不意的进攻,占领对方的武器库,切断他们与梦幻星之间的联系,抢夺他们的战舰,最终回到后羿星加入到战争中去,这才是正途!
那是一个外貌看起来三十多岁正当壮年的人,但是头顶有些秃,他脖子上的鳞片紧密细致,富有光泽。
受到宇宙环境的影响,不同的星球之间总会存在一些差异,这些差异就在于能量规则存在细微差别。我的暗能量之所以恢复缓慢,事实上是因为我对这个星球的能量规则还不熟悉而出现的必然结果。
在龙原的带领下,尤其是当他的家传功法被完全弥补了缺点后,所有人又都有了极大程度的提高。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是我的功劳,因此对我的态度依然,不过在看到龙原时则多了几分敬畏。
虽然也不断有后来的后羿星人各自聚集成大小不一的部落,但是以强氏兄弟的势力最大,所以也都以他们兄弟马首是瞻。
他看见我略一惊愕,随即嘲笑道:“你们还养着一个无鳞人啊,这种没有用的人只会拖累你们。”
我道:“我在修炼你传给我的家传功法时,发现了一些问题,想同你讨教一下。”
龙原家传功法在我来看并非什么高深的武学功法,比起“盘龙功法”要差得多,但是它却像一把解开问题答案的钥匙。通过对他家传功法的研究和了解,我对后羿星、梦幻星、第五行星这几个星球的能量规则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无声无息地走开了。
我皱了皱眉头道:“这就有些麻烦了。若只是梦幻星人想要杀我们,我们还能周旋,如果这些后羿星人和梦幻星人勾结到了一块,恐怕我们连躲藏的地方都没有。”
尤梅道:“强之说这是他们兄弟和其他部落的人商量过的处理办法。”
我道:“也许你的家传功法现在已经比较完美了,但却不是最强的功法。”
龙原似乎对于我能够屡屡看出他的家传功法中有问题的地方也感到十分惊讶,他似乎不相信据说是他的祖上某个很厉害的大人物创造出来的家传功法会有这么多错误。不过,因为有前面的事例在那儿摆着,他略微有些恼怒地带着我的问题离开了。
我在心里思考着,龙原有种天生豪侠的气质,不愿向恶势力低头,就是落难到这里也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对抗梦幻星人,并且热心救援自己的同胞。这种人自有吸引人的魅力,让人钦佩,但是这样的人宁折不弯,也容易被人陷害利用。
我道:“知道强之条件的只有我们三人,所以我们三人绝对不能说出去。也许在平时我们这二三十人都是好兄弟,好姐妹,但是生死关头,谁也不能确定会不会有人为了自己而出卖别人。所以我们不能将自己的命运交付于这种不确定的因素上。不但不能说,而且要说,强之要把我们所有人都抓去顶罪,这样一来,同仇敌忾之下,大家就会心齐了,至少绝大部分人是心齐的,一两个不心齐的人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日子在紧张充实中度过,一连七天过去了,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梦幻星人出现的征兆。我不禁怀疑难道是我估计错了,毕竟这是在星球大战期间,相比一个贵族的后裔,打败后羿星,取得后羿星的占领权才是最重要的吧。
我惊愕地道:“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我们以为杀死梦幻星人的事件将不了了之的时候,我们的小木屋中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龙原眼中不断变幻各种色彩,脸上也显出挣扎的神色,但马上道:“我当然选择第二个,但是……”
我莞尔道:“任何才能都不是天生的,你现在没有,又怎知你以后不会有?你看看现在后羿星的样子,马上就会被梦幻星人给踩在脚底下了,我问你,还会出现比这更恶劣的情况吗?”
“唉。”龙原夫妇均叹了口气,但是什么也没说。
我淡淡地道:“我刚才在外面也注意到多了几个陌生人,而且看起来武功修为也比较厉害,应该是强之带来的。我想他应该是带人直接来抓龙原的,但是来到这里后,发现我们不但团结,而且功夫似乎都很不错,强行抓人恐怕行不通,所以才临时想出个法子,让我们自己交人,而且不牵连其他的人。这一招非常狠毒,想破坏我们的团结,让大家为了自身的利益和生存,逼龙原大哥自己交出自己。”
我道:“他是要我们交出杀死那两人的凶手,还是要把我们全部交给后羿星人?”
当然,真实情况并不像他们猜想的那样,每个人都喜欢自以为是,但是事实的真相往往与个人的猜想是相反的。
我哈哈一笑道:“既然你已知道现在是最糟糕的情况,你还怕什么,还怕会出现更糟糕的情况吗?记住你身上流淌的是皇族的血脉,这是上天给你机会让你重振家族的雄风。”
我于是拣了几条龙原的家传功法中错误的地方说了出来,并以暗示的方法说出了我的正确的见解。
他当下又将他修改过的地方告诉我,我顿时笑不出来了,龙原真的有这样的天分,他竟然别出机杼地用另一种方法弥补了家传功法中的不足。虽然整个功法修改过的部分还无法和原有部分浑然一体,但是确确实实弥补了原有的缺陷。这种令人敬佩和羡慕的天分恐怕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这一次,我仍然又指出了四处缺陷。
而沉眠中的小犬狼,因为它已经被神兽贪狼改造过,所以只有足够的星宿之力才能唤醒它,暗能量无济于事。
龙原突然怒道:“你说得没错!这帮混蛋数典忘祖,竟忘了自己是后羿星人,甘心当梦幻星人的奴隶走狗!你们怕,老子却不怕,老子不但不怕,老子还要和他们干到底,老子要将他们从后羿星上赶出去!”
龙原顿时呆住了,犹豫着没有像以前那么爽快地说出自己的答案。
龙原蓦地坐下道:“好,我说给你听,大不了就是一死,你放心,我龙原一定不会牵连大家的。”
首先我并非一个无鳞人,其次龙原家传武学功法对我的作用比他们想象的要大得多。
尤梅神色黯然,轻轻地道:“他们说让我们交出杀人凶手,由他们交给梦幻星人泄愤,并保证不会牵连到其他人,否则他们就会亲自带人上门来抓,把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抓去顶罪。”
自从那天后,龙原就将众人组织了起来,分出两个人每天在四周巡逻,剩下的人分作两拨,一拨人出去打猎,另一拨人在家修炼。龙原是众人中武功最高的,这是因为他的家传武学比较出色,为了实现对抗梦幻星人的大计,他将自己的家传武学功法贡献出来教给所有的人,包括我。
“很聪明?”秃头壮汉斜睨了我一眼,哼了声道,“你们好自为之吧,把事情了结了,不要连累别人,否则也别怪我们不把你这二三十人当做同族的兄弟姐妹。”
龙原也许在对梦幻星人的问题上确实自大了一些,但是很显然他非常好学,并且很有天赋,如果我能将他培养成一个更强大的家伙,辅助他成为首领,也许这对我也有很大帮助。
我道:“强之这次来,代表的是他们兄弟二人,还是代表了这附近的其他所有人?”
龙原脸色阴沉下来,因为他天生有侠义心,又可能因为他有皇族血脉的骄傲,使得他的性格中不愿意做这些他曾经非常不屑的事情,但是尤梅的哀求却让他狠不下心来。
又过了两天,龙原再次找到我,这次不仅将我指出的四处缺陷完全弥补了,甚至还自己从家传功法的其他部分找出了两处破绽,指出给我看,并以探讨的口气对我讲述了他是怎么做出修改的。
我心中松了口气,我要传达的意思很简单,你的家传功法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完美,那么强,这里有很多缺点,换句话说,凭这样一个破绽百出的家传武学功法就想打败梦幻星人简直是痴人说梦。
我哑然失笑,我真想告诉他我并不是无鳞人,而是地球人。
当我从外面挑水回来的时候,一个我从未见过的陌生人端坐在小木屋中,而龙原夫妻则看起来有些拘束地站着。
龙原神色不变地道:“与家国大义相比,个人生死都是微不足道的,若是他们不愿意,我会亲手杀了他们。”
我道:“一个木头杯子无论它是丑陋的,美丽的,甚至是完美的,它能够盛放的水已经固定了,将木杯子上的破洞给补上,只是不会让它漏水,但是却不能让它增加更多的水。很明显,这个木杯子无论怎么完美,它所能盛放的水都不会比一个最丑陋的水缸盛的水多。”
我笑着摇头道:“没有了。”他自己找到的两处破绽就是这个功法的最后两处破绽。当他告诉我他自己找到剩下的两处破绽后,我感到龙原就像是一块未经雕琢美玉,在生死存亡的压力下被磨炼得熠熠生辉。
其后几天,我就是苦思冥想,改变“九曲十八弯”功法的一些细节,使之更好地顺应这几个星球的能量规则。我使用了正确的方法效果是可观的,我对暗能量的吸收速度要比之前快了三倍到五倍,但是这些暗能量我一丝不剩地全输入到隼儿体内去了。
龙原一把甩开妻子的手,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龙原教我这一举动令众人迷惑不解,他们认为没有必要。一个无鳞人,即使平平安安也活不了多少年,而且早就有证明无鳞人根本没有办法学会高深的武学,所以大家认为我学也是白学。
两天后,龙原兴高采烈地找到了我,豪爽地道:“多亏了你啊,多亏了你啊,没想到无鳞人身体虽然差一点,脑袋却很好用。”
对方有战舰,有高科技武器,有充足的能源,正面战斗我们只会死得一个不剩。然而,我的举措似乎却出乎意料地起到了反作用。
龙原原本笑呵呵的脸顿时凝重起来,甚至带着一丝怒色,这不难想象,任何人质疑你引以为傲的东西,你都会非常不快。龙原道:“是什么问题,你说来听听。”
龙原双眸瞬间变得神采奕奕,整个人都似重生了一般,再不似刚才动不动就要与梦幻星人拼死一战般悲壮。
龙原振作起来了,但是想要做到某一目标又岂是这么容易的,不说别的,只是强之的武功修为就比他高了一筹不止。
龙原这次的表情与前两次不同,前两次对我指出缺陷会生出恼怒的情绪,而这次竟然出现了兴奋的神色,好像是要战胜某种挑战一般,兴高采烈地离开了。
龙原越说越气愤,一拳击打在旁边的木桌上,木桌轰然四分五裂。尤梅有点被吓着了,赶紧抓着他的手道:“千万别气坏身子,为那些抛弃尊严、下流无耻的小人生气不值得的。”
我道:“若是强之、强盛兄弟俩不答应呢?”
龙原摇了摇头。
一转眼就是半个月过去了,我待在龙原身旁,不时地旁敲侧击,从他的思想上入手,帮他开阔眼界,加深他对各种能量规则的认识。他的修为短短半个月就提高了一倍,学习龙原家传功法的众人的修为也随之水涨船高。龙原非常高兴,同时也更加倚重我。
尤梅望着龙原道:“兰虎说得有道理,你一定不能莽撞,求求你了,你要是死了,我就陪你一起死。”
他亲热地一拍我肩膀道:“有什么问题,说吧。”
龙原在说到强氏兄弟的父亲是某个大将军时,神情也露出一些酸酸的表情。据他说,他的曾曾祖父是后羿星皇族的旁系,所以他才能姓龙,普通后羿星人是不能姓龙的。虽然他们家族没落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皇族的一员。
这强氏兄弟落难到第五行星后,倚仗着自己死去的老子的名声,再加上自身的修为也颇为高强,竟也聚拢了一帮落难的后羿星人,在某处深山老林中定居下来,颇有点占山为王的意思。
正如每一个游戏都有不同的规则,无论你在另一个游戏中有多么强,多么厉害,但是在新的游戏中,新的规则中,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一个脆弱的新手。
我想了一会儿,暗能量上涌到眼部,两道光华猛地直视龙原双眸,断然问道:“你是想做一个勇猛的战士在战场上与敌人厮杀,直至轰轰烈烈地战死,还是想做一个星球的英雄,力挽狂澜,击退甚至打败梦幻星人?”
龙原道:“就是两天前你跟我说的那些问题,我回去想了想,果然是我的家传功法出现了问题。现在我已经弥补了我的家传功法中出现的破绽,我有更大的信心了。你是好样的,现在我来告诉你修改后的正确的功法。”
我打断他道:“没有什么可是!你有皇族血脉,这是你应尽的义务,是男人就不要唧唧歪歪,大不了就是一死罢了,你到底在怕什么?”
龙原杀气很重,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只要他认准了的事情,肯定会不择手段做到。我道:“还是放过他们兄弟吧,他们毕竟也是后羿星人,杀了他们会让人心凉的。”
龙原笑道:“哈哈,连你也看不出其中的破绽了吗?看来我的家传功法已经是最完美,最强大的功法了,我现在越来越有信心修炼家传功法把自己变成最厉害的人。”
在我再三的催促下,龙原才将事情的大概向我娓娓道来。来的人叫强之,他还有个哥哥叫强盛。据说这兄弟俩的父亲是后羿星军队中某个大将军,不过在与梦幻星人的战斗中不但全军覆没战败身亡,连自己的两个儿子也没能保住,强氏兄弟被后羿星人抓住,扔到了第五行星当猎物养着。
龙原气哼哼地道:“这些人早就没有了骨气,甘愿做一个没有家没有星球的流浪者。大不了,我拼死与梦幻星人一战,有什么好怕的?”
“发生什么事了?”我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什么事发生了,而且还是不好的事情。
龙原拉着我,唯恐我没听明白,详细而耐心地给我讲述了一遍,然后自豪地道:“没懂的话,我就再给你讲一次。”
这一天,我拉过他道:“龙原大哥,我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
他这次并没有动怒,而是反问道:“为什么不是呢?”
独孤奇哭笑不得地道:“我独孤奇还没有这么愚蠢吧,这些丑陋的像大青蛙的梦幻星人残暴而好战,他们绝对不会满足于占领一两个星球这么简单。一旦攻占了后羿星,他们肯定是要对地球用兵,以地球的文明恐怕很难抵挡住梦幻星人的进攻。现在梦幻星人与后羿星人战争激烈,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让他们两败俱伤,我们再窃取两个星球的文明带回地球。我知道兰虎你一向善良,你不会坐视地球陷入危险而不顾吧。”
我迟疑了一下,向着九玄龟珠传来感应的方向飞奔过去。即便我不过去,持有另外一颗九玄龟珠的人也会通过龟珠之间的感应找过来,所以我决定先发制人。
我展开游鱼身法,身体蓦地加速向前弹起,一拳疾若奔雷地击出,正与蝎钩剑空中相撞,两股强劲的力量在空中产生了一个小范围的气爆。
我瞥了一眼他撕扯下来扔在地上的衣服,虽然在黑暗中,我依然认出那是梦幻星战士穿的衣服,因为这衣服是特制的,具有一定的抗击打能力,耐热耐寒耐高压,所以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我淡淡地道:“你堂堂新联盟少主什么时候给梦幻星人做起了跑腿的奴才?”
独孤奇脸上笑容一滞,半晌才僵硬地道:“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嘛,单枪匹马怎么可能是外星人的对手?咱们都是地球人,要互相扶持,否则肯定是要受梦幻星人欺负的。”
我呵呵笑道:“是吗?那这颗九玄龟珠我就留下了。”
我摩挲着手中的九玄龟珠,其内部同样蕴含着澎湃的生命能量,我看了独孤奇一眼道:“你打算硬抢吗?不过局面似乎对你不利啊。”刚刚与他硬拼一记,我已经感觉到他身受不轻的创伤,梦幻星高级战士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受的伤如果在与低级对手对战可能不算什么,但是与他同样级别的高手战斗则可能会成为致命软肋。
我蓦地加速向着事发地飞去,想起纳娲杀死古游的一幕,我心中暗道,难道又是梦幻星人在自相残杀吗?我不敢肯定,但也想不出在第五行星上还有谁能和梦幻星人叫板。
我在大草原上一路向落日大峡谷飞奔,途中偶尔会遇见梦幻星人例行巡逻的飞船,都是早早地避开,因为我一个人目标较小,又有小虎预警,再加上事先根据各个部落提供的消息大概知道哪些地方是梦幻星人比较喜欢出没的地方,所以我有惊无险地一直来到了落日大峡谷所在的山脉。
我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能遇到另一个持有九玄龟珠的人,这是个让我感到不安的意外。如果处理不好,会打乱我们反攻落日大峡谷的计划。我一边思忖着,一边飞快地滑翔。
“梦幻星人?梦幻星人是谁?”独孤奇一愕。
趁着夕阳,我上路了,婉拒了龙原派出的两百名好手,我孤身一人奔赴梦幻星人的根据地。
但是不管怎么说,尽人事听天命,大丈夫岂可轻言放弃?
而我则有七天的时间去做这件事,因为众人集合到山谷还需要四天的时间。
独孤奇道:“这一路我经历了很多危险,每一次稍有差池都能要了我的命,还好我活了下来,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
突然,一连串劲气的爆响从不远处的山坳中传来。从空气震荡的程度来看,远处有极厉害的家伙在战斗,至少是梦幻星人高级战士的级别,而且是高级战士中的佼佼者。
那场混战过去后,梦幻星人一方面派出两百多人追杀我们,另一方面派出众多高手对各地的后羿星部落进行清剿。
独孤奇缓缓将蝎钩剑举起指着我,似乎打算用武力从我手中将九玄龟珠抢走。
我在黑暗中穿行了大概十公里,忽然一阵强烈的预感传来,接着胸口感到一阵火烧般的炽热。我骇然停下,将藏在怀中的九玄龟珠掏了出来,如玉般温润的龟珠此刻竟放出蒙蒙的亮光,生命能量似乎在燃烧般,持续向外界释放出火热的温度。
我点了点头道:“你说得有理,不过……”我指了指远处的那艘巨大的宇宙航空母舰道:“瞎子也看得到梦幻星人在这里有多大的势力,陪你一起去大闹一番,对我有什么好处?难道你想故意将我骗进去,然后翻脸把我交给梦幻星人领赏?”
此处山峦层叠,山峦上稀稀拉拉地生长着一些树木。越过最高的一个山头,迎着夕阳的余晖,我看到了下方的落日大峡谷,眼前的场景令我震撼不已。
独孤奇看着我,开怀大笑起来,好像看到了老朋友一般。他摇头笑道:“我早知道,我早知道你一定会乘宇宙飞船来找我,我早知道!”
本来在第五行星上的这些后羿星人就是战败被梦幻星人掳掠过来的,因此他们打心里对残暴的梦幻星人又恨又怕,在装备、兵器上与梦幻星人也相差甚远。梦幻星人先是利用战舰对后羿星部落一通轰炸,然后派遣出众多高手对幸存的人进行屠杀,所以现在仍侥幸生存下来的人和尚未遭到攻击的部落居民都心惊胆战,处境非常艰难。
我道:“你的命比我好,我还没有来得及降落就被梦幻星人当做奴隶给抓起来了,然后被扔到了这里。不过我想,你加入梦幻星军队,恐怕不只是为了活命这么简单吧。”
我忽然向前闪去,独孤奇脸色大变,蝎钩剑挟雷霆之势向我劈来。
吸收了这两百多人后,我们就兵分几路赶往其他的部落,游说他们加入到义王的队伍中来。常常当我们正赶到某个部落的时候,会发现梦幻星人正在对其进行围剿,于是我们加入战斗。有时我们会将梦幻星人打败,收容幸存的族人;有时梦幻星人过于强大,会把部落连同我们派去的分队一起消灭掉。
这种异象从未出现过,我转过头向着南方遥望,难道又有一颗九玄龟珠出世了?
当那个被刺中的身体委顿地缓缓倒下时,我看清了她的真面目,情不自禁地道:“纳娲!”
我硬着头皮,从山顶峭壁上飞身跃下。
然而梦幻星与地球是两个不同的星球文明,电子文明的起源未必相同,换句话说两个电子文明之间若是没有相通之处,小虎编制的病毒未必能对梦幻星人的总控制器起到作用。而且即便两个电子文明有相通之处,若是梦幻星人的电子文明高于地球上的电子文明,小虎这个地球最高科技的结晶也未必能控制得了对方的总控制器。
根据龙原告诉我的,梦幻星人在后羿星的基地是在一个叫落日大峡谷的地方,落日大峡谷在当初龙原救我的山崖的西南方向,离那处山崖有两百多公里远。
四周侦察了一下,发现矿洞外并没有什么守卫,我跃往空中,从矿洞上方飞过。想想也是,这里靠近基地,有飞船、有战舰,都配有超强火力,还有许多高级战士,又有谁敢不长眼靠近这里?所以矿洞外四周并没有任何警戒和守卫,梦幻星人压根就不相信后羿星人敢到这里来找死。
我们各自退回了原地,独孤奇脸色铁青地望着我,而我另一手中则多了一件东西,是刚才退回时顺手抓住的,那件东西是独孤奇刚才扯下扔在地上的衣服。我不理会独孤奇愤恨的眼神,打开了手中的衣服,一颗圆溜溜的珠子绽放着淡淡的光芒。
我心中好笑,独孤奇这么努力地巴结我,看来他到梦幻星的这一年多还真受了不少气。想我刚到第五行星的时候,形销骨立,奄奄一息,独孤奇也是经过一年的宇宙沉眠才抵达梦幻星的,想必比我好不了多少,在梦幻星肯定是吃尽了苦头。
我在山脚下打坐,恢复体能,直到天色大黑,我才悄无声息地向宇宙航空母舰飞掠而去。
独孤奇哈哈笑着,向我伸出大拇指道:“果然是好汉,我就欣赏你这样言行一致不虚伪的做派,公私分开嘛,公事为先,私事先放往一边。咱们先研究一下,看看怎么潜入梦幻星人的基地里偷一艘战舰。九玄龟珠共有九颗,还有三颗在梦幻星,我们应该去那里找找看。”
原来梦幻星人占领第五行星并非是将此处当做狩猎场那么简单,这里应该蕴藏着大量的晶石。对于晶石的运用,地球上的文明也只是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而梦幻星人的晶石运用水平显然大大超过了地球人类文明。怪不得开来这么大一艘宇宙航空母舰作为基地,肯定是为了有足够的空间堆放晶石。
在我离开的当日,八万军队也整装待发,不日将会从四面八方向龙原救我的山崖所在的山谷中聚集。那里离梦幻星人的基地较近,且位置隐蔽,一旦我破坏了梦幻星人的电子设备,八万人就能以最快的速度向梦幻星人发起冲击。唯一可虑者,就是只有三天的口粮,换句话说,他们只能在山谷中等三日,到时即便是梦幻星人的电子设备尚未瘫痪,军队也只能发起进攻。
独孤奇脸色难看地道:“原来你也是为了九玄龟珠而来。”
事情的进展竟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顺利。
我看着手中这颗龟珠,这颗龟珠与我怀中那颗相比,颜色要淡了一些,大小却是一样的。两颗龟珠都释放着火热的温度,若不是我用暗能量护着自己的皮肤,一定会被灼伤。这颗九玄龟珠应该是在独孤奇与纳娲打斗的时候掉落在地面上的,独孤奇唯恐我发现九玄龟珠,一面和我说话吸引我的注意力,一面扯掉上身的衣服将九玄龟珠给盖住。只是他恐怕没想到我身上就有一颗九玄龟珠,那火般滚烫的温度早就提醒了我附近还有一颗九玄龟珠。
让敌人的电子设备瘫痪这活我熟,早在云岩城帮助丽珠赤那对付向家堡的时候,我就干过,所以这一次我理所当然地挑起了这个重要的任务。
空气中能量的波动愈发强烈,显然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我飞速前进。当我穿过两个山丘飞掠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高大壮硕恍如魔神一般的男人正背对着我将一柄利剑插入对手的胸膛。利剑抽出,鲜血从伤口处狂喷。
黑暗中出现了三辆小车,向着宇宙航空母舰驶去。这三辆小车上堆放的大量晶石使我知道它们是挖矿的车,我趴在原地一动不动地观察着。不一会儿又有几辆矿车开了过来,车上毫无例外地依然堆放着晶石,同时将晶石卸载到宇宙航空母舰上的空车也相继返回。
试想第五行星不过就是个大一点的囚笼,第五行星上的后羿星人都是战败被掳掠到这里的囚徒罢了,这些趾高气扬的梦幻星人又怎么会将囚徒当一回事呢?更何况梦幻星的主战部队都还在后羿星。
在我的建议下,龙原召集了各个大部落的首领前来开会,商讨进攻事宜。经过讨论,最后确定了进攻时间和联络方法。
我惊讶地看着他,眼前行凶之人竟然是先我一年到达的独孤奇。
独孤奇眼中一亮道:“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有人说,只有你的敌人才最了解你。没错,即使让我重新做出选择,我还是会选择离开地球。”
那个魔神般的男人身体突然一震,旋风般转过身来。
我这才想起梦幻星和后羿星两个名字是桃花源为两颗星球命名的,独孤奇又怎么可能知道?于是我向他稍作解释。
他这样的人永远不会一直地恨一个人,因为他没有原则,一切行事以利益为准则,认为天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要利益符合,即使是杀父的仇人也可以一起合作,并且他认为别人也和他一样。
我淡然笑着望着他,我几乎可以肯定他在冷静下来后不会出手,独孤奇是什么样的人?奸雄一样的人物,他非常理智,绝对不会在明知不敌的情况下强行出手。我本来见到他后想立即出手,因为他现在身受不轻的创伤,若我出手必有六成以上的把握能将他制伏,这个机会非常难得,但是当他告诉我他在梦幻星当了一年多的低级战士后,我忽然改变了主意。
无论如何,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龙原的势力正在如同滚雪球般地迅速扩大。
会议上还确定了进攻路线。最大的障碍就是敌人强大的战舰和监控设备,必须要在进攻前让敌人所有电子设备瘫痪,并且还要抢占敌人的军火库。没有强大的能量武器,八万人的军队徒手与梦幻星人对拼,和羊入虎口没什么两样。
独孤奇露出肉疼的神情,但马上慷慨激昂地道:“我早就承诺过,九玄龟珠咱俩一人一半,我独孤奇虽然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但说过的话从没不算数的。两年前在地球的时候我就邀请你一块过来打天下,可惜你为一些琐碎小事所困扰,没能与我一同前来。不过现在咱哥俩终于可以一同并肩作战了,我也早受够梦幻星人的鸟气了,今天咱哥俩联手大闹一番,让梦幻星人知道我们地球人的厉害。”
被刺中的人正是纳娲,而且是变身后的纳娲,她的眼睛正变得苍白无神,这显示她的生命正在急剧消失中。
过了一会儿,独孤奇果然满脸堆笑,从容地将蝎钩剑收起挂在腰上,热情地道:“哈哈,我们都是地球人,我相信在地球上大家的那点小过节应该不算什么。我们地球人应该帮助地球人,在这里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在一个小土包后,我骤然降落,趴在地面上,前面传来光亮和机器的轰鸣声。
当龙原以“义王”的名义出现在强氏兄弟留下的那个破败的部落的时候,这个最先遭到梦幻星战士清洗的部落中只剩下两百多人,而且几乎全是青壮年,老弱妇孺因为没有什么反抗力已经几乎全部惨死在梦幻星人手中。当我们说明来意,并告诉他们,我们为强氏兄弟报了仇,杀死了两百多名梦幻星战士,这两百多青壮年马上就同意加入我们,愿奉龙原为“义王”。
经过反复观察,我发现了隐藏在黑暗中的一处矿洞。
我也哈哈大笑道:“可是我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想不到,想不到再见到当年横行霸道的独孤奇竟然是在这样一种狼狈的情况下。”
进攻必须要在短期内举行,一是因为敌人尚未发现我们已经组建一支强大的队伍,二是目前士气高涨。否则无论是被敌人发现,还是士气降低,都会对我们这支刚成立的义军造成很大的打击。
独孤奇脸色开始变得耐人寻味起来,一会儿白一会儿青。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只是把玩着手中的九玄龟珠。
我道:“你不是也没有死吗?”
想要打赢纳娲,甚至是杀死她,又岂是那么简单?我与纳娲交过手,知道她手底下到底有多硬朗,而且此女秉承了梦幻星人的战斗特性,凶狠残酷,悍不畏死。独孤奇虽然杀了她,但是他的外表也很狼狈,身上多处受伤,鲜血溢出,甚至在额头上也有一指长的血痕,若是有毫厘之差,这道伤痕足以要了他的命。
我知道在九玄龟珠还没有完全收集全的时候,我和他之间能够相安无事。
敌人也觉察到苗头有些不对,在对后羿星人部落进行围剿时遇到的阻力越来越大,但是梦幻星人并没有将此当一回事。
我一路和小虎在研究该采取什么办法让敌人的电子设备瘫痪。如果能找到给敌人整个基地提供能量的能量反应堆,那么就直接炸毁完事,这是最直接的方法。如果短时间内找不到能量反应堆,就只好让小虎编制一条病毒程序输入到基地中的总控制器中,使其电子设备瘫痪。
我接话道:“若是让你重新做出选择,你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乘坐宇宙飞船来到这里。”
他一定非常熟悉敌人的宇宙航空母舰,至少要比我熟悉得多,如果有他配合,我的把握就更大了。我有很大的把握他会同和我合作。
当龙原的队伍扩大到八万人的时候,几乎第五行星上所有的后羿星人都已经囊括在这里面了。但是这些人并没有都聚集到一块,因为没有哪一个地方有足够的食物能满足八万人之需。
原来所谓梦幻星人的基地其实就是一艘硕大无朋的宇宙航空母舰,眼前的宇宙航空母舰足以容纳数万人,上方不时有仿佛蚂蚁一样的梦幻星人的飞船飞起落下。我张口结舌,以地球的科技还不足以研制出这种级别的宇宙航空母舰,可以预知,小虎十有八九无法编制出足以让整个航空母舰瘫痪的病毒,并且这种级别的航空母舰即便是炸掉一个能量反应堆也无济于事,因为通常来说,它可能会有好几个备用的能量反应堆。
九玄龟珠愈发炽热起来,显然拥有另一颗九玄龟珠的人已经离我非常近了。
我瞥了他一眼,哂笑道:“这可不大像你的一贯为人啊,哪一次咱们见面不是兵戎相向的?你这么捧我,不会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吧?”
独孤奇漫不经心地边向我走来边道:“因为我降落在梦幻星,为了活下去,就加入了梦幻星军队,所以混了这么一身衣服。”
独孤奇嘿嘿一笑,一把扯掉身上那件破烂不堪的衣服,露出金红色的蝎甲。独孤奇道:“你命真大,宇宙航行中竟然没有死!”
独孤奇确实很聪明,他知道我的软肋在哪,当然我也从未打算坐视不理,但是他现在主动提出来要与我合作,却是我占据优势,我装作半推半就的样子道:“好,我就先抛开个人恩怨,和你联手,但是你要记住,你闯入鼎神世界,放走火鸦,毁坏桃花源的账我还是要算的。”
召唤出隼儿合体,我张开翅膀,犹如一只硕大的蝙蝠贴着地面在黑夜中滑翔,迅速靠近另一颗龟珠。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