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十一章 海盗的后花园

雨魔网络玄幻

秃鹰般的怪兽的洞穴很干燥,因为在这么高的悬崖上通风良好,但是洞穴中充斥着腥臭的怪味。踉跄的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我微微睁开的眼睛看见最小的那只幼崽幽蓝的眼睛中释放出单纯的看见食物的喜悦,散发着刺鼻臭气的口水一连串地滴下。
不过,我更需要的是食物的补充。
一个无论多么聪明的人想要学会一门外语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所以我如果想要在短时间内融入对方种族中,只有依靠小虎了。
突然洞内一暗,一个身影将洞口的光线遮住了。
片刻后,那只小山般大小的怪兽就站立在我面前,歪着脑袋打量着我。它忽然一口将我叼住,但是没有马上将我吃掉,而是转身走开了,又用巨大的爪子抓了两个没有吃完的猎物,突然振翅飞了起来。
我的食量一天天在增大,我的力气也一天天在恢复。到了来这里的第四天早上,我终于凭借着自身的力气站起来了。我步履有些不稳地走了出去,四周全是高大茂密的树木,但是仍有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空隙洒下一块块碎金。温度依旧很高,但是我感觉很舒服。
痛苦、恐惧的叫声在草地上空回响着。我也只能有心无力地听着,我连动一下手指的力量都没有,又何谈帮助他们?
小虎道:“但是现在正处在清晨的时刻,根据我的推测,温度很快将要升到六十摄氏度。”
我们先后越过葱茂的森林、广阔的草原和一处大峡谷,终于在一片森林前放慢了速度。
怪兽将它那漆黑坚硬的鸟嘴甩了甩,蓦地振翅又腾空飞了起来。然后它又猛地俯冲下来,然而这次它没有得逞,一个外形与人类相差不大的大汉突然腾起主动出击,打在那只怪兽的腹部,秃鹰般的怪兽怪叫一声,又飞了起来。
我道:“是有一些高,但在地球上有些特殊的地方也有这么高的温度。”
我躺在洞穴的地上,四周和身下散落着一些坚硬的东西,不用猜我也知道那些都是怪兽带回来的食物所剩下的骨头。这只怪兽吃人无数,更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海盗们抓了不计其数的智慧生物扔到这里。
秃鹰般的怪兽一仰头将我抛了过去,几只小东西兴奋地昂着头,张着嘴,等着我落下。
然而一只幼崽失足跌倒并将挤在一起的另外两只幼崽给撞得跌了出去,使我幸运地避过一劫。
他伸手在我的脖子上摸了摸,不知道是在摸我是不是和他一样在脖子上也有鳞片,还是在感觉我的脉搏,确定我是否快要死了。
小虎突然轻松地道:“主人,我让它感觉到自己已经饱了,所以它走开了。”
那个大汉喊叫了一声,乱成一锅粥的二十多人忽然四下散开逃跑。我猜想一定是那个大汉叫众人分开逃走,这样成功的机会大一点,毕竟怪兽只有一只,分身乏术,无论它怎么凶猛,总有幸运的家伙能活下来。
他缩回手,眼神中透着犹豫不决,似乎在思考是不是要救我。
突然秃鹰般的怪兽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叫,紧接着响起一声另一只怪兽的低沉吼声,这个声音我从未听过。
我在心中道:“小虎,你能将这个大家伙也给催眠吗?”
“把我们当做粮食储存起来吗?”小虎道。
我静静地躺在黑暗的角落中,等待机会。
突然一声长鸣在头顶上空响起,四周混乱的尖叫声愈加尖锐起来。我感到一阵气流猛烈地冲击过来,一个庞大的黑影遮住了射向我的阳光,一个人凄厉地尖叫一声,随即声音戛然而止,然后就听到一阵吞咽的声音。
片刻后,他突然将我抱了起来,我大大地喘了口气,有救了!
“什么?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万分吃惊地道。
他将我放在狸猫模样的怪兽身上,然后在大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摸出了一条绳子,将我给绑在狸猫模样的怪兽身上。这个大家伙显然是他家养之兽,在他面前非常温驯。
我急速地喘了几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越是危险我越要镇定,同时在心中祈祷,希望这只怪兽不要发现我。
我感激地又用她们的语言说了声“谢谢”,接过食物吃了起来,我现在的身体需要更多的食物来补充体能。
一丝光线射了进来,随即万千光线跟着涌进黑洞洞的房间里。多日不见阳光使得房间里所有人都睁眼如盲,不敢妄动。
过了一些时间,救我的大汉和他的狸猫模样的怪兽回来了。狸猫模样的怪兽身上挂着一只类似羚羊的动物,鲜血还不断从它的脖子处滴下来,看来他们是打猎去了。
那个智慧生物走到三只幼兽面前,打开一个大口袋,将三只不敢动弹的小家伙扔了进去。在他转身的时候看见了我,他的神色同样很惊愕。
我于是向她笑了笑。她接着又说了一句,小虎道:“她问你饿不饿,如果饿的话,她去给你拿吃的。”
一个在人群中显得比较美丽的女性向救我的大汉扑了过来,大汉哈哈笑着将女性搂在怀中,然后得意地将自己的战利品——三只秃鹰幼兽拿了出来,放在她的面前。
随着体力的逐渐恢复,我吸收食物能量的速度也不断加快,但是我感觉到自己全身细胞正在逐渐苏醒,并且都在发出饥饿的信号。
秃鹰般的怪兽又将爪子里的食物给抛了出来。血腥的气味刺激刚爬起来的三只小东西怪声叫着扑了上去,狼吞虎咽地吞食着。
小虎道:“这句话比较难懂,没有分析出其中的意思。”
终于有一天重见光明了!
整个洞穴顿时为紧张的气氛所充斥,三只幼崽好像感受到了巨大威胁,跌跌撞撞地往洞穴深处跑来,瑟瑟发抖地挤成一团。
我道:“小虎,他们在说什么?”
狸猫模样的怪兽大获全胜,甚至没有受伤,这让我坐收渔翁之利的想法顿时落空。狸猫模样的怪兽将秃鹰怪兽扔到一边,脚步轻盈地向着洞内走来。三只幼崽似乎感觉到生命受到威胁,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狸猫模样的怪兽逮着一个机会倏地跳起来咬中了对方的脖子,秃鹰般的怪兽拼命地拍打着翅膀,两只铁钩般的鹰爪渐渐地无力了。
我知道这一次不可能再有奇迹发生,索性闭上眼睛,静静等待成为幼崽食物的一刻。
我躺在地上,只有眼角的余光才能瞥见在洞口对峙的两只怪兽。
小虎说得没错,如果有一天它真的在我死后回去了,一定是乘坐后羿星或梦幻星的宇宙飞船回到地球。而那时,信奉神龙的一族智慧生命肯定已经被信奉玄龟的暴力、好战的另一族智慧生命给消灭或者奴役了,等待地球的命运恐怕也同样不是消灭就是奴役吧。
然而它的对手显然并不想空手而归,两只庞大的家伙很快就展开了肉搏。狸猫似的大家伙身形快如闪电,而体形更大一些的秃鹰般的怪兽却显得笨拙得多,而且洞口被狸猫模样的怪兽给挡住,它就是想飞出去也难以做到。完全陷入劣势的秃鹰般的怪兽片刻就被对方撕扯掉很多羽毛,有些羽毛还连着皮肉。
我问小虎道:“谢谢用他们的语言怎么说?”小虎用他们的语言在我心里说出了“谢谢”,我模仿着小虎的发音,生硬地说出了“谢谢”。
过了一会儿,惨叫声都消失了,吃饱了的秃鹰般的怪兽站在一个小坡上,一边用尖锐的喙梳理羽毛,一边不时地用阴冷的眼神打量着它的王国。不久后,厄运开始降临在我身上。
秃鹰般的怪兽张开翅膀使自己看起来更大一些,不时地猛地向对手啄去,想用威吓的手段将入侵者吓走。
小虎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主人,我脆弱的身体根本无法在宇宙空间中旅行,更没有足够的能量使我跨越如此宽广的星空。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回去了,可能只有一个,后羿梦幻两个星球的智慧生命开始攻击地球了。”
我道:“有可能,但是有一个更大的可能,这个大家伙有孩子了,我们是它带给它的孩子们的食物。”
我叹了口气道:“你不会死的,你是金属体,怪兽不会对你感兴趣的。答应我,倘若我死在这里,你要想办法离开这里回到地球,去找罗兰阿姨,告诉他们我的死讯。”
小虎道:“从这个星球的位置来推测,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星球,既不是后羿星,也不是梦幻星,应该是后羿星或者梦幻星上的智慧生命新发现的一个星球。”
“是后羿星还是梦幻星?”我道。
不过当我们眼睁睁地看着这只怪兽没花一分钟就将捕捉到的猎物吞食完毕,我就知道了,它吃一个是肯定吃不饱的,好在似乎这里只有这么一只怪兽。
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是要将我们带回它的巢穴里去。”
古怪的喊叫声中,狸猫模样的怪兽伸到幼兽脑袋前的嘴巴猛地停下,同时发出撒娇般的低声鸣叫向着洞口跑去。
我道:“难道是要煮一锅乳鸽汤喝吗……”
秃鹰般的怪兽带回来的食物足够自己的三个孩子吃的,但是体形最小的那只没有在哥哥姐姐口中抢到更多的食物以至于肚子仍然饿着。在另两只幼崽开始休息的时候,最小的一只开始跌跌撞撞地向我爬了过来。
狸猫模样的怪兽看到三只肉乎乎的幼兽,眼睛顿时放出绿光,嘴巴张开,露出了恐怖的犬齿。
小虎道:“主人,要是没有奇迹发生,等待我们的只是死亡。”
忽然一股热浪拂过我的身体,我感到好似泡在温泉中一般舒服。很快又有一股热浪卷过,我如同冬眠中的动物般贪婪地吸收着周围的热量,对四周惊恐的叫声充耳不闻。
“嗯?”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日光浴中正在不断地恢复,虽然我还不能动,但是我感到周身的细胞因为得到充沛的热量而开始活跃起来。
在大汉的帮助下,我吃了整整一大碗肉末粥。虽然我现在几乎可以将整整一锅的粥吃掉,但是我知道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我根本消化不了,吃下太多的食物只会造成我身体的负担,甚至会被撑死,对此我毫不怀疑。我强忍着对食物的贪恋,拒绝了大汉再盛一碗肉末粥的好意。
洞穴处在悬崖之上,但是他身手敏捷,在悬崖峭壁上灵活自如,狸猫模样的怪兽更是如鱼归于水,纵跃如飞。
小虎道:“我们被海盗的飞船送到了一个星球上。”
我轻叹了一口气,自己又侥幸地活下来了,但是我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好运,我需要想办法恢复一些体力。如果我能够恢复一些暗能量,就可以将“封鱼剑”中的鯈鱼释放出来,帮助我解脱眼下的困境。可惜以我现在的体力来看,甚至从四周空间中吸取能量都难以办到。
救我的大汉,忽然想起还有我的存在,吹了个响哨,狸猫模样的怪兽驮着我来到了人群中。人群看见我显得很惊讶,并且开始低声地议论起来,有人露出愤愤之色,激动地向救我的大汉质问。说了几句之后,大汉就和他们吵了起来,可惜我听不懂他们在吵什么,唯一可肯定的是,起因必是我这个外来者。
种种迹象表明,突然出现的另一只怪兽是这只秃鹰般的怪兽的天敌,我的机会来了!
他惊愕地望着我,似乎没料到会在秃鹰般的怪兽的洞穴里遇见我。
我在心中道:“小虎,你尽快学会他们的语言,我需要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新出现的怪兽是一只状若狸猫、体形巨大的家伙,它巨大而锋利的爪子甚至比秃鹰般的怪兽还要强很多。
眼前是一片被砍伐掉树木的空旷地带,十几间树木搭建的小房子围在一起。远远地有人从木制小房子中走了出来,看见我们走来,大喊了一声。很快每间房子中都有人跑了出来,有男有女,但是没有小孩,也没有老年人。
我从两米高的空中摔了下来,我甚至没来得及喊出来,背部就已经撞到地上,虽然地面比我想象中的要柔软许多,而且有茂密的草丛给了我最大程度的缓冲,但我仍痛得眼前一黑,喷出一口血沫。万幸的是,这几天虽遭遇各种意外,我仍然奇迹般地活着,我在心中道:“小虎我们到了哪儿?”
在这被囚禁的几天中,每天只发很少的食物和水,没有人会好心地将奇缺的食物与淡水分给我这个看起来快要死的家伙一些,因此我的状态比刚醒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起色。
“主人,这里的温度似乎有些异常。”小虎道。
片刻后,耳朵中忽然传来幼崽离开的脚步声。
我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催眠的?”
在幼兽的鸣叫厮打声中,我道:“小虎,我活下去的几率有多少?”
长期处在四十摄氏度的温度中就足以使一个普通的古人类中暑死亡,何况是六十摄氏度,果然有很大异常。
小虎道:“主人,只要我能多收集到一些他们语言的发音,很快就能将他们的话中的百分之八十给翻译出来。”
那个大汉避过几次后,终于难逃一死,被秃鹰般的怪兽给撕成两半。接下来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戮,这些不知道是哪个星球的智慧生物,暂且也称之为人类,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过怪兽的速度,唯一的结局就是成为怪兽的食物。
接着就响起杂乱的脚步声,我感觉有十几人冲了进来,惊叫声四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有一个粗大的手掌抓起我,将我像扔垃圾一样扔出去时,我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大汉和他的妻子将我从狸猫模样的怪兽身上弄了下来,抬进了一间小木屋中。将我放在一张木质的床上。很快大汉端着一个木碗走了过来,食物的香气纷纷向我的鼻孔中冲来。
我抬起头,正好看见幼崽正蹒跚地转过身体向着自己的哥哥姐姐走过去。“怎么回事?”我惊讶地在心中道。
小虎道:“催眠术在我的资料库中有很多,但我并没有学过这种技能。刚才怕主人被那只幼兽吃了,我就尝试模拟生物电磁波直接作用于它的脑神经,传递给它已经吃饱了的信号,没想到很容易就成功了。”
这只秃鹰般的怪兽的巢穴是一处悬崖上的岩洞,它一下子滑进洞中,洞内响起连续的“喳喳”叫声,迎接我们的是三只普通狗大小的小怪兽,它们兴奋地拍打着尚未长出来的光秃秃的肉翅冲了上来。
小虎害怕地道:“主人,它要干什么?”
小虎因为也缺乏能量的补充,所以这么多天来也一直蛰伏在我体内,不做任何事情,尽量节省宝贵的能源。
那个女性显然是大汉的妻子,她欢喜地捧起一只,举起来大声地说了一句话,周围的人都欢欣鼓舞地叫起来。
她一脸惊讶地看着我,和善地一笑,转身回到木屋中,给我拿出了一些吃的。
我勉强睁开眼,一只巨大的似秃鹰般的怪兽正在将一个倒霉的家伙撕扯开来吞进口中。一瞬间我猜到了,我们被海盗们当做食物投放给怪兽了。
狸猫模样的怪兽很快就走到了三只幼兽前,凶狠地向其中一只幼兽咬去。
关系到我的性命,我的心自然也悬在半空中。
炽热的阳光射在身上,让我感觉非常舒服,身下的怪兽动作非常灵活,而且看起来也颇为强悍,可惜现在我体内没有一丝暗能量,否则可以感应到它是否也属于宠兽一类。
在全身无力的情况下,我几乎可以肯定无法改变葬身鹰腹的下场。
小虎道:“现在我们所处环境的温度是四十五摄氏度。”
我没有急于修炼“九曲十八弯”功法来恢复暗能量,因为我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有些事情欲速则不达。我必须将自己现在一阵风都可以吹倒的身体恢复到至少平常的三分之一,才能修炼功法,吸收暗能量。
这些智慧生物不知道是梦幻星的还是后羿星的,与我们人类的外形没有多少差别。
当大汉离开后,我闭上眼睛,感受到自己的力气正在一分一分地恢复,小虎调理了我的肠胃,帮助我更快地吸收肚子里食物的能量。
小虎道:“主人,催眠成年兽的把握不大,如果有足够的能量支持的话或许可以做到,但是现在我的能量剩下的不多了。”
看见我坐在木屋外的木桩上,大汉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哈哈笑着向我走了过来。狸猫模样的怪兽则冷冷地看着我,似乎对我并不大信任。
“主人,他们的生命力非常旺盛,并且拥有不错的战斗力。”一路都在试图吸收这个星球上的阳光将其转化为能量的小虎似乎成功了,它现在已经能够调用少部分的能量去扫描远处涌现的人群了。但是它恢复的这点能量对我来说只是杯水车薪,起不到什么作用,当然也不是一点用也没有,至少,它有力气帮助我将仍处在半冬眠状态中的身体细胞给唤醒,加速身体的恢复。
小虎忽然道:“主人,它在向我们走过来,它不会是想吃我们吧。”
这个家伙一身古铜色的皮肤,上半身赤裸,耳朵到脖子的位置奇怪地长着鳞片。
我在一个木桩上坐着,突然大汉的妻子满脸惊喜地出现在我面前,向我说了一句话。小虎及时翻译道:“她在问你怎么起来了。”
与我一同被囚禁的人在被扔到这里后,不断地发出惊恐的声音,只有我安然享受着难得的日光浴。
小虎安慰我道:“主人,也许它吃一个就会吃饱飞走的。”
“催眠。这只幼兽刚刚诞生没多久,很容易被催眠。我催眠了它,让它潜意识中觉得自己已经饱了。”小虎道。
“一个智慧生物?”我愕然,同时心中又有惊喜。
那个大汉倒有几分头脑,想必是众人中的头,武功修为看起来也不弱,可惜他却要死了,而且是剩下的人中第一个死。秃鹰般的怪兽已经被大汉给触怒,它将他当做了下一个目标,不断地俯冲下去捕杀。
做好了一切,他又在洞内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值得带走的东西了,才招呼一声,飞身出了洞穴。
我皱了皱眉头道:“这就有些麻烦了。若只是梦幻星人想要杀我们,我们还能周旋,如果这些后羿星人和梦幻星人勾结到了一块,恐怕我们连躲藏的地方都没有。”
正如每一个游戏都有不同的规则,无论你在另一个游戏中有多么强,多么厉害,但是在新的游戏中,新的规则中,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一个脆弱的新手。
龙原原本笑呵呵的脸顿时凝重起来,甚至带着一丝怒色,这不难想象,任何人质疑你引以为傲的东西,你都会非常不快。龙原道:“是什么问题,你说来听听。”
我喝道:“选择第一个还是选择第二个,一言可决,你龙原何时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对方有战舰,有高科技武器,有充足的能源,正面战斗我们只会死得一个不剩。然而,我的举措似乎却出乎意料地起到了反作用。
他问道:“我的家传功法中还有什么破绽吗?”
我哈哈一笑道:“既然你已知道现在是最糟糕的情况,你还怕什么,还怕会出现更糟糕的情况吗?记住你身上流淌的是皇族的血脉,这是上天给你机会让你重振家族的雄风。”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无声无息地走开了。
首先我并非一个无鳞人,其次龙原家传武学功法对我的作用比他们想象的要大得多。
龙原蓦地坐下道:“好,我说给你听,大不了就是一死,你放心,我龙原一定不会牵连大家的。”
有的时候,思想单纯的人就是这么容易获得幸福。
龙原也许在对梦幻星人的问题上确实自大了一些,但是很显然他非常好学,并且很有天赋,如果我能将他培养成一个更强大的家伙,辅助他成为首领,也许这对我也有很大帮助。
龙原家传功法在我来看并非什么高深的武学功法,比起“盘龙功法”要差得多,但是它却像一把解开问题答案的钥匙。通过对他家传功法的研究和了解,我对后羿星、梦幻星、第五行星这几个星球的能量规则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龙原道:“就是两天前你跟我说的那些问题,我回去想了想,果然是我的家传功法出现了问题。现在我已经弥补了我的家传功法中出现的破绽,我有更大的信心了。你是好样的,现在我来告诉你修改后的正确的功法。”
在龙原的带领下,尤其是当他的家传功法被完全弥补了缺点后,所有人又都有了极大程度的提高。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是我的功劳,因此对我的态度依然,不过在看到龙原时则多了几分敬畏。
龙原道:“他很聪明。”
我笑着摇头道:“没有了。”他自己找到的两处破绽就是这个功法的最后两处破绽。当他告诉我他自己找到剩下的两处破绽后,我感到龙原就像是一块未经雕琢美玉,在生死存亡的压力下被磨炼得熠熠生辉。
说到这,我基本上已经猜到对方的来意了,我道:“他是不是为了你杀了那两个梦幻星人而来?”
龙原顿时呆住了,犹豫着没有像以前那么爽快地说出自己的答案。
“是的,”龙原想了想道,“他们兄弟俩的父亲是将军,有很广的人脉,杀了他们对我们很不利。如果他们不答应,先将他们囚禁起来,以后就将他们放逐在这个荒凉的星球自生自灭吧。”
而沉眠中的小犬狼,因为它已经被神兽贪狼改造过,所以只有足够的星宿之力才能唤醒它,暗能量无济于事。
他这次并没有动怒,而是反问道:“为什么不是呢?”
龙原神色不变地道:“与家国大义相比,个人生死都是微不足道的,若是他们不愿意,我会亲手杀了他们。”
“唉。”龙原夫妇均叹了口气,但是什么也没说。
我在一旁旁观,我没有见过更多的后羿星人,更没有见过梦幻星人,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强,最强大的战士又究竟有多强,但是我知道,龙原的修为即便是放在地球也只能算是普通高手。就凭这样的身手,想要带领二十几个人推翻另一个强大的政权,这只是痴人说梦。我看着龙原的自信心一天天地膨胀,总要有人让他从梦中醒来。
这里的人们依旧情绪高涨,学习了龙原家传武学功法,每个人的修为都在不断增长之中,这使得他们似乎看到了希望之光。在后羿星不论男女,每个有鳞人的体质都非常棒,都是天生的战士,所以在这里,无论男女都在积极修炼龙原的家传功法。龙原每天也都神采奕奕,似乎他成为了带领大家走向光明的天命英雄。
龙原这次的表情与前两次不同,前两次对我指出缺陷会生出恼怒的情绪,而这次竟然出现了兴奋的神色,好像是要战胜某种挑战一般,兴高采烈地离开了。
他当下又将他修改过的地方告诉我,我顿时笑不出来了,龙原真的有这样的天分,他竟然别出机杼地用另一种方法弥补了家传功法中的不足。虽然整个功法修改过的部分还无法和原有部分浑然一体,但是确确实实弥补了原有的缺陷。这种令人敬佩和羡慕的天分恐怕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这一次,我仍然又指出了四处缺陷。
龙原教我这一举动令众人迷惑不解,他们认为没有必要。一个无鳞人,即使平平安安也活不了多少年,而且早就有证明无鳞人根本没有办法学会高深的武学,所以大家认为我学也是白学。
我在心里思考着,龙原有种天生豪侠的气质,不愿向恶势力低头,就是落难到这里也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对抗梦幻星人,并且热心救援自己的同胞。这种人自有吸引人的魅力,让人钦佩,但是这样的人宁折不弯,也容易被人陷害利用。
秃头大汉说完,理也不理龙原夫妇,径直离开了。
龙原突然怒道:“你说得没错!这帮混蛋数典忘祖,竟忘了自己是后羿星人,甘心当梦幻星人的奴隶走狗!你们怕,老子却不怕,老子不但不怕,老子还要和他们干到底,老子要将他们从后羿星上赶出去!”
龙原脸色阴沉下来,因为他天生有侠义心,又可能因为他有皇族血脉的骄傲,使得他的性格中不愿意做这些他曾经非常不屑的事情,但是尤梅的哀求却让他狠不下心来。
这强氏兄弟落难到第五行星后,倚仗着自己死去的老子的名声,再加上自身的修为也颇为高强,竟也聚拢了一帮落难的后羿星人,在某处深山老林中定居下来,颇有点占山为王的意思。
我惊愕地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哑然失笑,我真想告诉他我并不是无鳞人,而是地球人。
我惊讶地看着他,这家伙还真的颇有些武学上的天分,竟然将我提出的那些错误的地方给修改成正确的了,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这也令我生出好奇心来,我想看看他究竟能走到哪步,于是我又装出一副求教的态度,指出了后面的四处错误。
我道:“也许你的家传功法现在已经比较完美了,但却不是最强的功法。”
我道:“强之这次来,代表的是他们兄弟二人,还是代表了这附近的其他所有人?”
尤梅道:“强之说这是他们兄弟和其他部落的人商量过的处理办法。”
他亲热地一拍我肩膀道:“有什么问题,说吧。”
龙原大喝道:“我龙原从来就没有怕过什么,男子汉头顶天,脚踏地,死了也有千斤重。只是,我怕自己没有那个能力。”
我心中松了口气,我要传达的意思很简单,你的家传功法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完美,那么强,这里有很多缺点,换句话说,凭这样一个破绽百出的家传武学功法就想打败梦幻星人简直是痴人说梦。
当我从外面挑水回来的时候,一个我从未见过的陌生人端坐在小木屋中,而龙原夫妻则看起来有些拘束地站着。
那是一个外貌看起来三十多岁正当壮年的人,但是头顶有些秃,他脖子上的鳞片紧密细致,富有光泽。
在我再三的催促下,龙原才将事情的大概向我娓娓道来。来的人叫强之,他还有个哥哥叫强盛。据说这兄弟俩的父亲是后羿星军队中某个大将军,不过在与梦幻星人的战斗中不但全军覆没战败身亡,连自己的两个儿子也没能保住,强氏兄弟被后羿星人抓住,扔到了第五行星当猎物养着。
龙原振作起来了,但是想要做到某一目标又岂是这么容易的,不说别的,只是强之的武功修为就比他高了一筹不止。
龙原雄壮地道:“不错,从今天起,我将恢复我皇族的身份,我要拯救后羿星。我要以皇族的身份邀请所有第五行星的人加入到我的军队里来,请求他们帮助我。”
我道:“知道强之条件的只有我们三人,所以我们三人绝对不能说出去。也许在平时我们这二三十人都是好兄弟,好姐妹,但是生死关头,谁也不能确定会不会有人为了自己而出卖别人。所以我们不能将自己的命运交付于这种不确定的因素上。不但不能说,而且要说,强之要把我们所有人都抓去顶罪,这样一来,同仇敌忾之下,大家就会心齐了,至少绝大部分人是心齐的,一两个不心齐的人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龙原拉着我,唯恐我没听明白,详细而耐心地给我讲述了一遍,然后自豪地道:“没懂的话,我就再给你讲一次。”
龙原先是不以为然,然后露出些许的惊愕之色,再接着神色就凝重起来,过了会儿后,状态看起来有些低沉地离开了。
龙原越说越气愤,一拳击打在旁边的木桌上,木桌轰然四分五裂。尤梅有点被吓着了,赶紧抓着他的手道:“千万别气坏身子,为那些抛弃尊严、下流无耻的小人生气不值得的。”
又过了两天,龙原再次找到我,这次不仅将我指出的四处缺陷完全弥补了,甚至还自己从家传功法的其他部分找出了两处破绽,指出给我看,并以探讨的口气对我讲述了他是怎么做出修改的。
龙原在说到强氏兄弟的父亲是某个大将军时,神情也露出一些酸酸的表情。据他说,他的曾曾祖父是后羿星皇族的旁系,所以他才能姓龙,普通后羿星人是不能姓龙的。虽然他们家族没落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皇族的一员。
我想了一会儿,暗能量上涌到眼部,两道光华猛地直视龙原双眸,断然问道:“你是想做一个勇猛的战士在战场上与敌人厮杀,直至轰轰烈烈地战死,还是想做一个星球的英雄,力挽狂澜,击退甚至打败梦幻星人?”
尤梅望着龙原道:“兰虎说得有道理,你一定不能莽撞,求求你了,你要是死了,我就陪你一起死。”
龙原双眸瞬间变得神采奕奕,整个人都似重生了一般,再不似刚才动不动就要与梦幻星人拼死一战般悲壮。
龙原笑道:“哈哈,连你也看不出其中的破绽了吗?看来我的家传功法已经是最完美,最强大的功法了,我现在越来越有信心修炼家传功法把自己变成最厉害的人。”
我希望他能明白我的意思,在眼下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我们最紧要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联络更多的人,以数量取胜,然后对敌人发动出其不意的进攻,占领对方的武器库,切断他们与梦幻星之间的联系,抢夺他们的战舰,最终回到后羿星加入到战争中去,这才是正途!
他看见我略一惊愕,随即嘲笑道:“你们还养着一个无鳞人啊,这种没有用的人只会拖累你们。”
其后几天,我就是苦思冥想,改变“九曲十八弯”功法的一些细节,使之更好地顺应这几个星球的能量规则。我使用了正确的方法效果是可观的,我对暗能量的吸收速度要比之前快了三倍到五倍,但是这些暗能量我一丝不剩地全输入到隼儿体内去了。
我道:“他是要我们交出杀死那两人的凶手,还是要把我们全部交给后羿星人?”
尤梅神色黯然,轻轻地道:“他们说让我们交出杀人凶手,由他们交给梦幻星人泄愤,并保证不会牵连到其他人,否则他们就会亲自带人上门来抓,把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抓去顶罪。”
日子在紧张充实中度过,一连七天过去了,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梦幻星人出现的征兆。我不禁怀疑难道是我估计错了,毕竟这是在星球大战期间,相比一个贵族的后裔,打败后羿星,取得后羿星的占领权才是最重要的吧。
我道:“你一个人无论怎么厉害,就算能杀得了十个梦幻星人,一百个梦幻星人,能杀得了成千上万的梦幻星人吗?先把强氏兄弟的条件说出来,我们想想对策。”
我淡淡地道:“我刚才在外面也注意到多了几个陌生人,而且看起来武功修为也比较厉害,应该是强之带来的。我想他应该是带人直接来抓龙原的,但是来到这里后,发现我们不但团结,而且功夫似乎都很不错,强行抓人恐怕行不通,所以才临时想出个法子,让我们自己交人,而且不牵连其他的人。这一招非常狠毒,想破坏我们的团结,让大家为了自身的利益和生存,逼龙原大哥自己交出自己。”
一转眼就是半个月过去了,我待在龙原身旁,不时地旁敲侧击,从他的思想上入手,帮他开阔眼界,加深他对各种能量规则的认识。他的修为短短半个月就提高了一倍,学习龙原家传功法的众人的修为也随之水涨船高。龙原非常高兴,同时也更加倚重我。
龙原似乎对于我能够屡屡看出他的家传功法中有问题的地方也感到十分惊讶,他似乎不相信据说是他的祖上某个很厉害的大人物创造出来的家传功法会有这么多错误。不过,因为有前面的事例在那儿摆着,他略微有些恼怒地带着我的问题离开了。
自从那天后,龙原就将众人组织了起来,分出两个人每天在四周巡逻,剩下的人分作两拨,一拨人出去打猎,另一拨人在家修炼。龙原是众人中武功最高的,这是因为他的家传武学比较出色,为了实现对抗梦幻星人的大计,他将自己的家传武学功法贡献出来教给所有的人,包括我。
龙原杀气很重,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只要他认准了的事情,肯定会不择手段做到。我道:“还是放过他们兄弟吧,他们毕竟也是后羿星人,杀了他们会让人心凉的。”
“发生什么事了?”我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什么事发生了,而且还是不好的事情。
当然,真实情况并不像他们猜想的那样,每个人都喜欢自以为是,但是事实的真相往往与个人的猜想是相反的。
龙原气哼哼地道:“这些人早就没有了骨气,甘愿做一个没有家没有星球的流浪者。大不了,我拼死与梦幻星人一战,有什么好怕的?”
龙原摇了摇头。
虽然也不断有后来的后羿星人各自聚集成大小不一的部落,但是以强氏兄弟的势力最大,所以也都以他们兄弟马首是瞻。
龙原一把甩开妻子的手,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这一天,我拉过他道:“龙原大哥,我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
我莞尔道:“任何才能都不是天生的,你现在没有,又怎知你以后不会有?你看看现在后羿星的样子,马上就会被梦幻星人给踩在脚底下了,我问你,还会出现比这更恶劣的情况吗?”
我打断他道:“没有什么可是!你有皇族血脉,这是你应尽的义务,是男人就不要唧唧歪歪,大不了就是一死罢了,你到底在怕什么?”
龙原脸色尴尬地看着我道:“他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我道:“既然现在有了目标,你就出去告诉大家强之的来意,并且还要告诉他们,你决定恢复皇族的荣光,带领大家冲破梦幻星人对第五行星的禁锢,回到后羿星,任何阻挠你们回家的人都将是你们的敌人。”
就在我们以为杀死梦幻星人的事件将不了了之的时候,我们的小木屋中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龙原虽然自信心膨胀,但不得不说他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不会因为地位的改变而对别人改变了以往的态度。
“啊,这该怎么好,龙原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尤梅抓着龙原的手紧张地道。
“很聪明?”秃头壮汉斜睨了我一眼,哼了声道,“你们好自为之吧,把事情了结了,不要连累别人,否则也别怪我们不把你这二三十人当做同族的兄弟姐妹。”
我道:“一个木头杯子无论它是丑陋的,美丽的,甚至是完美的,它能够盛放的水已经固定了,将木杯子上的破洞给补上,只是不会让它漏水,但是却不能让它增加更多的水。很明显,这个木杯子无论怎么完美,它所能盛放的水都不会比一个最丑陋的水缸盛的水多。”
我道:“我在修炼你传给我的家传功法时,发现了一些问题,想同你讨教一下。”
龙原眼中不断变幻各种色彩,脸上也显出挣扎的神色,但马上道:“我当然选择第二个,但是……”
受到宇宙环境的影响,不同的星球之间总会存在一些差异,这些差异就在于能量规则存在细微差别。我的暗能量之所以恢复缓慢,事实上是因为我对这个星球的能量规则还不熟悉而出现的必然结果。
我发现龙原在这些大事的把握上非常聪明,我只是给他开了个头,他就立刻想到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我道:“若是强之、强盛兄弟俩不答应呢?”
我于是拣了几条龙原的家传功法中错误的地方说了出来,并以暗示的方法说出了我的正确的见解。
两天后他又找到了我,看着我的目光中充满了惊讶,还有一丝丝的敬佩。他问道:“是不是所有的无鳞人都像你一样聪明?”
两天后,龙原兴高采烈地找到了我,豪爽地道:“多亏了你啊,多亏了你啊,没想到无鳞人身体虽然差一点,脑袋却很好用。”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